電影介紹

電影 Primary Colors 風起雲湧
電影 Bee Movie人類和蜜蜂這筆帳
電影 Pleasantville-批判五十年代
電影 由J. Edgar 談胡佛的一生
電影 鐵達尼號(泰坦尼克號)的謬誤
電影 The Man Who Shot Liberty Valance
電影 亂世佳人Gone with the Wind
電影 34街的奇蹟 Miracle on 34th Street
電影 春風秋雨Imitation of Life
電影 Pinky另一部講述黑白問題的電影

電影 Hallelujah 哈利路亞

2021-04-10 23:39:48

這是米高梅公司的King Vidor金維多在1929年推出的黑白有聲片,這也是最早的一部由好萊塢大公司推出的全黑人卡斯的電影。也是很難得的一部,在當時能夠在實地拍攝外景的電影,多數外景都是在田納西州,以及阿肯色州的南方實地拍攝。

據說金維多很早就想拍一部全黑人電影,因為他生長在南方,長期觀察黑人的生活,他們的歌唱,以及幻想他們之間的男女關係。不過大電影公司都擔心沒有市場,不願意投資。1928年當他在歐洲推動自己剛剛拍好的一部默片The Crowd 群眾 時,聽到有聲片剛剛推出,而且大受歡迎,而他心目中的全黑人電影是以黑人福音歌曲為主的,這對他是極大好消息。他用這個角度向當時米高梅的主席Nicholas Schenck大力推薦。加上他願意捐出自己的片酬在這部片子上,他的計畫才得以實現。

其實在這之前,已經有至少十多部全黑人卡斯電影(默片),不過都不是大公司拍攝的劇情長片。而黑人演員亦已經有不少,多數活躍於巡迴小劇團,這電影的男主角Daniel L. Haynes就是一名舞台劇演員,這部影片讓他一舉成名,不過在當時黑人演員演出機會不多,他後來成為一名牧師,(與他在這片中的角色相似。)女主角是當時只有16歲的Nina Mae McKinney,她是在百老匯一齣舞台劇中充當歌舞女郎時,被金維多發掘的。在這電影之後,她與米高梅簽了五年合約,是第一位與米高梅簽約的黑人演員,不過因為演出機會不多,後來轉向歐洲發展,在法國及英國的舞台上都有相當成就。

金維多的努力不僅讓他在歷史上創造成就,也讓他在第二屆金像獎中再度獲得最佳導演的提名。(他在前一年以 The Crowd 群眾 獲得第一次的提名,如果金像獎早幾年開始,他在1925年的 The Big Parade 戰地之花 肯定會獲得提名及得獎),此外這電影賣座也很成功。

這電影中包含多首早期黑人福音歌曲:Goin’ Home,Swing Low, Sweet Chariot等,另外有兩首厄文柏林Irving Berlin的歌曲,也成為受歡迎的黑人民謠。此外,男主角Daniel L. Haynes在片中的一次講道中,在講台上模仿火車時的舞步trucking,其實跟我們現在熟悉的Michael Jackson的Moon Walk是一樣的,原來不是Michael Jackson才開始有,早就有了,而且Daniel L. Haynes的表演更有韻味。

這部片子在2008以歷史、文化及美學上的意義,為美國國會圖書館收藏。

劇情:

電影是敘述美國南方早期的佃農制度,黑人(或是白人貧農)可以使用地主的田地,只要事後交出一定比例的收成。

這天柴克Zeke跟他的弟弟史邦克Spunk在棉花田裡跟父母等人一起工作,大家一邊唱著:Sometimes I feel Like a Motherless Child,之後柴克跟史邦克一起,將收成的棉花裝入大簍子裡,裝上驢車運回去。這個家庭除了父母之外,還有三個弟弟,及一個領養的女兒梅西羅絲Missy Rose,聽柴克說,父母當年領養她是給他做媳婦的。

當晚他們在院子裡吃完晚飯,就有鄰居拿了樂器(Banjo)來一起唱歌跳舞。這時三個小弟弟就跳到桌子上,他們的舞步非常嫻熟輕快,音樂是帶有非洲的風味,孩子們的舞步有踢踏舞的風味,但是更複雜輕快。(讓人想起Michael Jackson小時候跟他哥哥們Jackson 5一起的表演,也讓人百看不厭)。

這時有一群客人來了,原來是一對鄰居亞當Adam 與夏娃Eve,他們說要柴克的父親Parson帕森為他們證婚。帕森笑說,這裡11個孩子不都是你們生的,現在才想起要結婚?亞當說:是呀,我們要給他們正式身分。柴克的母親Mammy媽咪想起,新娘沒有面紗,就叫羅絲拿下一小片窗簾給她作頭紗。羅絲還負責在屋裡彈風琴,彈出結婚進行曲,之後大家跳舞。

羅絲彈琴時,柴克進屋要親吻她,羅絲害羞不肯,柴克說「魔鬼進入我身體,我想要你。」羅絲跑出房間,但是說不怪他。(下:柴克要親吻羅絲。)

 

 

 

 

 

 

 

 

晚上客人都散去,媽咪帶領三個最小的兒子祈禱,之後對他們唱出安眠曲:Go to Sleep, Little Baby。然後讓柴克將小弟弟們一個個抱上床。之後全家八個人一個個互道晚安。

第二天一早,柴克跟弟弟史邦克載著一大車棉花到鎮上去換錢,出發前爸爸又領著家人一起祈禱,感謝上蒼今年的收成不錯,母親則交代他們不要忘了買麵粉跟辣椒回來。他們到了鎮上,將車上的棉花交出打包,史邦克努力工作,查克則跟著其他棉花工人一起唱著:Waiting at the End of the Road,伴奏的除了一個班左Banjo,還有一些人用小的牛奶筒吹出聲音。

之後所有棉花工人將打包好的棉花,載運到瑪頭,送上船要運到New Orleans新奧爾良。工人一邊裝運,一邊唱著Roll the Cotton。這時柴克就換到了這一季的一百元。他沒有跟史邦克回去,卻到了附近一間小酒吧。他見到一個正在跳舞的女子活潑可愛,就被她吸引了過來。這女子正唱著一首Swanee Shuffle,引起不少人跳舞。後來七八位穿制服的侍者一起到舞池跳舞。(下:柴克一眼見到在跳舞的女孩,就被他吸引。)

 

 

 

 

 

 

 

 

柴克似乎對她一見鍾情,走近去廝纏,那女子不理他,說他一副窮酸樣,他不服氣,拿出口袋的一百元,舞女態度開始改變。歌唱完了,柴克上前跟她跳舞,她也接受了,還對他摟摟抱抱。跳完舞她叫來一個綽號Hot Shot (大牌) 的,介紹他們一起玩牌,他最初拒絕,但是那女子Chick (小鳥)用激將法,說他玩不起,於是他接受了。他最初贏錢,之後大牌偷偷換了一副骰子,他開始輸錢,最後全部輸光。他要查看大牌的骰子,對方拒絕,雙方打開了,這時史邦克到處找他,找到酒吧哩,正好遇見柴克搶了一把手槍要射殺大牌,不巧別人都跑光了,他的子彈射到史邦克,當他發現時,史邦克已經要斷氣了。

半夜媽咪見到兩個大孩子沒回家,有不祥預感開始哭泣,他們出到門外,見到柴克的驢車裝著史邦克的遺體,母親忍不住嚎哭。柴克哭求父母的原諒。直到葬禮後他都不敢回去。他說他要懺悔,父親說他不裁判他,但是指示他:上帝派了一個天使來指引你的路,你見到那輛白色的馬車嗎?白色的罩袍?我將你交還給上帝,帶來你的憂傷,帶走他的喜悅。這時其他葬禮的人都來了,一起大聲祈禱,柴克說:我見到了,我聽到了,上帝給我帶來了光和指引…。於是他帶領大家一起唱出:Swing Low, Sweet Chariot。(下:他害死了弟弟,事後父親跟母親跟他一起跪下祈禱。)

 

 

 

 

 

 

 

 

 

 

之後柴克成為一名牧師,四出傳道。他坐火車,騎著驢子,甚至也開汽車。所到之處很多人包圍,有一次一群穿著白袍子的兒童沿途唱著Great Day,領導他的佈道隊伍,要大家搭上福音火車。群眾中居然出現小鳥跟那個大牌,他們見到驢子上的柴克不禁嘲笑他,柴克上前去教訓他們,柴克家人也跟著幫腔,他們才被制止。

之後,柴克在台上開始講道,群眾齊聲高唱福音歌曲:Old Time Religion。之後柴克叫大家懺悔,否則太遲。他用火車為例,唱了一首Get on Board,說趕不上火車就來不及了。他在台上學火車前進,動作是在前進,但身子沒有動(Moon Walk)。羅絲在台上彈風琴,一個弟弟則敲打警鐘,像是火車要進站。他說火車第一站是信仰,希望大家上車。小鳥在台下作鬼臉。他說第二站是服從,不要錯過,這時台下觀眾開始往前跑,表示要上車。當柴克講到第三站是懺悔時,眾人都激動起來,紛紛起立,小鳥的表情也開始轉變,她開始哭泣,高喊:我要做好人,我也要被解救。

講道之後,柴克為群眾在河中施洗禮。群眾都換上白色罩袍,排隊在河邊等待受洗。這時群眾唱的是福音歌曲Carry Me to the Water。

這時小鳥高聲哭喊她要受洗,柴克的母親及羅絲都以懷疑的眼光看著她。受洗之後,小鳥止不住哭泣,柴克就抱起小鳥到旁邊一個帳篷,柴克的母親早有疑慮,跟隨著到帳篷,見到柴克似乎受不住引誘,把他趕出去,並訓斥小鳥。柴克回到家對母親及羅絲懺悔,說魔鬼佔據了他,他必須趕快跟羅絲結婚,驅逐魔鬼,說他們去到下一站就結婚。

他們婚後繼續四處傳道,在一次講道中,羅絲跟他的父親媽咪都在台上,小鳥來到會場。群眾都很熱情,高唱I Belong to That Band,小鳥也跟著高唱,之後到講壇前,勾引柴克跟著她。之後柴克就像著魔一樣跟著她。出了會場,他抱著小鳥消失了,羅絲出來已經找不到他們。

幾個月之後,柴克在一間鋸木廠工作,跟小鳥住在附近的工人宿舍。一天他回家,見到家門前停著一輛馬車,原來是那個大牌找來了,他要小鳥跟他一起走。柴克心有疑慮,進門後見不到有其他人。當晚小鳥趁柴克打瞌睡時,收拾行李箱溜出後門,坐上大牌的馬車,柴克被聲響吵醒,見到他們上了馬車,就拿出獵槍向他們發射,結果馬車一個輪胎脫落,小鳥落下馬車,他前去抱起她,她只剩一口氣。她說:別怨我,我都不知道我要甚麼,是魔鬼佔據了我。之後就斷氣了。

他傷心不已,繼續往前追,正好大牌的馬車陷入泥中,他們在一個沼澤中追逐,最後他殺死了大牌。

之後他被捕,與其他犯人每天在採石場工作,直到他獲得假釋。他拿著一個吉他,坐火車回家,一路唱著Goin’Home。他躲在家附近的小路上,剛好全家人摘完棉花經過,他先見到母親,從樹後面跳出來,母親大喜,抱住他。之後父親見到他,他問自己是否可以回家,父親說:歡迎他趕上下一批棉花收成。之後羅絲跟三個弟弟都跑來抱住他,他終於回家了。

製作與卡司:

金維多拍攝這電影肯定是為了保留美國歷史上一個重要的橫切面。因為自從有電影開始,多數都是白人的演員,白人的故事。而他生長於南方(德州),見過黑人的生活圈子,有了好奇,對他們的生活,語言,家庭關係,以及歌曲,都想留下紀錄,這方面他成功了。在這109分鐘的電影,讓我們了解到一百多年前美國黑人的好多個層面。包括他們的音樂,還有在他們生活中非常重要的一個層面:宗教。一直到上世紀中,宗教及歌曲都是黑人生活中最重要的一部分。早期傑出的黑人(特別是政治家中)極大多數都是牧師出身,因為那時候牧師幾乎是他們唯一的「正式職業」的選擇。而教會音樂,福音歌曲更是黑人邁身於歌唱事業的踏腳石,造就了無數的黑人歌星。

後來好萊塢拍過不少全黑人電影,(盡管很多人認為還是不夠多,)有些是黑人導演自己拍的,我認為未必比這一部更貼近黑人生活,(後期的黑人電影太多髒話,暴力,對女性的不尊重。)但見到很多對這部片子的評語,居然說這部電影存在嚴重的stereotype,他們最看不慣的是:棉花田的工人看來都很快樂,滿足於現狀status quo,說這是白人才有的看法,以及表示他們頭腦簡單。(白左似乎認為,黑奴都應當每天充滿怨氣才是正常。)其實這是黑奴到美國兩三百年之後,他們已經消除了剛剛從非洲來的原始人的面貌,進步到住房子,穿衣服,說美國語言的階段,(雖然文法還是差強人意。)而且可以看出,影片中的黑人已經沒有非洲人那樣黑,這些都是進步,而且持續在進步,為什麼要每天怨天尤人。而且佃農制度是讓貧農邁入小康的機會,只要肯努力就可以致富。

他們另一個批評是這電影暴露了黑人的缺點,例如柴克一再失足,似乎暗示他無法克制性慾,又例如小鳥跟大牌,都不是正派。這就奇了,難道一部黑人電影裡必須每一個都是聖人?所有好萊塢電影裡都有反派,也都有好人,難道白人電影中也因此不應該有好人?

一些影評人更批判電影中的宗教,說(基督)教麻醉了黑人,讓他們「沒有理由的開心」,是麻醉劑。這些政治掛帥的左派,是無理可喻。

這電影後來的版權屬於華納公司,在政治正確影響下,華納在後來的版本前面還加了一段文字,說:你們現在看的這電影,是當時的產品,所以有可能存在一些當時美國社會對少數種族存在的偏見。這些偏見是錯誤的,在當時是錯誤,在現在也錯誤。我們現在完整的放映出來,如果刪減就是代表我們否認這些偏見的存在。下面這些不代表華納今日的意見,不過這些畫面就真實的反映了我們歷史的一面,是我們不能忽視的。

真的是很多餘。

這一段話好像是在批判金維多,其實我們都應該感謝金維多的貢獻,如果不是他,當時的好萊塢不會拍一部可能沒有市場的電影,他肯定是基於保留黑人文化的心理啟動他的慾望。我見到他在拍這電影時跟片中一些角色的合影,特別是那三個小男孩,他們在片中的舞蹈,精彩到讓人目不轉睛。金維多給了他們那麼多時間肯定是一種樂趣跟滿足。每一個畫面都可以看出,金維多是存著對黑人關愛的心拍的,不僅如此,金維多還特意找了很多黑人工作人員,包括一位黑人助理導演Harold Garrison,也是做顧問的意思,此外有黑人女性音樂指導Eva Jessye。這樣多苦心,居然被現代人批判為對黑人不敬。(下:金維多在拍片期間,跟幾位黑人小孩的合影。他們就是那三個很會跳舞的小孩。)

 

 

 

 

 

 

 

 

 

對於女主角的歌舞,我不覺得太特殊,倒是男主角的歌喉,跟幾首選曲非常精采。而且媽咪在送孩子上床前唱的安眠曲:Go to Sleep, Little Baby,雖然好像是隨便唱的,也非常好聽,這位媽咪的歌喉雖不是職業歌喉,卻非常感動人。只是覺得整體上歌曲可以更多,有幾首歌只唱了幾句有些可惜。

據說金維多最初是要找著名黑人歌星Paul Robeson 保羅羅布森飾演柴克,羅布森就是在舞台劇及電影 Show Boat畫舫璇宮 (1936)中演唱Old Man River的歌星,但是羅布森沒有空檔所以找了他在Show Boat中的後備演員Daniel L. Haynes。片中會跳舞的黑人男童中,有兩人是在曼菲斯一間旅館Peabody Hotel大廳中跳舞,向旅客討取銅板謀生而被星探發現的。(就像今天的街頭表演藝人。)

片中有兩首歌其實是厄文柏林Irving Berlin寫的,Waiting at the End of the Road 以及Swanee Shuffle,據說是米高梅為了白人市場,特意要加上去的,這兩首歌雖然好聽,但我寧願是找出當時黑人圈子他們自己的歌曲。

金維多當時說的一句話很對,即使這時候黑人唱的歌曲,已經嚴重受到美國音樂的影響,很多是集合了愛爾蘭,德國民謠等。所以美國黑人可以從這個角度爭取,因為黑奴到美國之後很多基本文化都消失了,也就是說被美國人同化了,當然那是題外話。因為這一點有好有壞,如果他們不是被「同化」,仍然停留在非洲文化,未必是好事。就連基督教在內,都是美國的。(下面這張相片是拍攝期間,工作人員及多數的主要演員的合照,非常珍貴。前面坐著的右邊第二位是導演King Vidor,他們還摟著三個黑人小孩,就是跳舞非常傑出的的小男孩。右邊站立第三及第四位是飾演柴克的男主角,及柴克的母親。她後面白鬍子男人是柴克的父親,他旁邊的年輕男孩是史邦克,非常英俊。他旁邊是梅西羅莎,也就是最中央者。左邊第三人穿斑馬條紋服裝的是小鳥,站立她身後包著白色頭巾的是Georgia Rodgers Woodruff,她領導的Dixie Jubilee Singers在這影片擔當合唱部分,她本人則是女高音。)

 

 

 

 

 

 

 

 

 

 

 

這電影推出後叫好又叫座,幾乎所有演員都是第一次拍片,但是表現都很好,而且雖然是最初期的有聲片,錄音效果也非常好。這是這電影到今天仍然有其歷史地位的原因。

主要演員表:

Daniel L. Haynes飾柴克Zeke

Nina Mae McKinney 飾小鳥Chick

William Fountaine 飾大牌Hot Shot

Harry Gray飾父親帕森Parson

Fanny Belle DeKnight飾母親Mammy

Everett McGarrity飾弟弟史邦克Spunk

Victoria Spivey 飾養女羅絲Missy Rose

Milton Dickerson飾帕森家庭小弟之一

Robert Couch飾帕森家庭小弟之一

Walter Tait 飾帕森家庭小弟之一

Dixie Jubilee Singers

 

Click: 116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