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介紹

電影 Primary Colors 風起雲湧
電影 Bee Movie人類和蜜蜂這筆帳
電影 Pleasantville-批判五十年代
電影 由J. Edgar 談胡佛的一生
電影 鐵達尼號(泰坦尼克號)的謬誤
電影 The Man Who Shot Liberty Valance
電影 亂世佳人Gone with the Wind
電影 34街的奇蹟 Miracle on 34th Street
電影 春風秋雨Imitation of Life
電影 Pinky另一部講述黑白問題的電影

電影 Black Robe 黑袍

2020-12-17 21:36:51

這是1991年加拿大與澳洲聯合投資拍攝的一部黑白片,講的是17世紀時一名法國耶穌會教士,由魁北克前往Huron (現今安省Midland一帶)旅途的經歷。劇本是基於北愛爾蘭作家Brian Moore在1985年出版的同名小說改編。Moore在二戰後移民加拿大,主要作品都是描述北愛爾蘭的生活。他也負責這電影的編劇工作。

導演是澳洲籍的Bruce Beresford,他是自從這本小說出版時就希望拍這電影,但要拍這樣一部冷門的電影,籌措資金非常困難。後來澳洲政府同意負擔三分之一資金,但條件是必須有相當的澳洲籍工作人員,及至少有兩名澳洲演員。

片中飾演這位神父的是加拿大籍演員Lothaire Bluteau,演出這電影時34歲。他出生於魁北克,他原來學醫,但轉行在舞台發展,他在1989年演出的Jesus of Montreal讓他獲得奧斯卡金像獎提名,及加拿大Genie Award。其他著名作品還有:Orlando (1992),I Shot Andy Warhol (1996)等。他的這部片子還讓他獲得AFI最佳男主角提名。他也在很多部電視劇集中演出,包括:Law & Order,The Tudors。

 

 

 

 

 

 

 

電影中排名第三位的,是飾演一位印地安女子的演員Vanessa Ho,卻是中法混血,後面會提到。

片名Black Robe指的是神父穿的黑色袍子,這是一本傳記性小說,雖然人物是虛構,但是片中敘述的事件及經歷大部分是根據事實所寫,對於現代人相當忠實地介紹了當時加拿大生活的艱辛,同樣包括印地安人的生活面貌。

電影拍攝於九十年代,所以尺度上已經非常放寬,有性行為的畫面,不過還算是與劇情有關,不算過分。內容很灰,不是針對一般人的口味。但是如果對北美歷史有興趣,特別是看過我寫的「加拿大歷史1492-1892」的人,會更有興趣。這電影因為跟加拿大歷史有關,一直是各地中學放映給學生看的指定電影之一。

劇情:

電影開始時是在1634年秋天的魁北克,一個年輕耶穌會教士拉佛Father Paul LaForgue決定以划獨木舟的方式,由現今的蒙特里爾Montreal (滿地可) 啟程,前往當時的休倫部落區,在當地已經有幾位神父建立教會,他的目的是到當地去傳教。教會幫他安排了一批阿岡昆Algonquin 部落的人帶領,條件是事後會給他們一些工具,斧頭,菜刀等。當時在魁北克的法國殖民區行政領袖是香普蘭Samuel de Champlain。

出發前一位老神父Father Bourque去跟香普蘭報告這件事,香普蘭說:冬天就要到了,他們要走一千五百英里水路,每天至少要划獨木舟12小時,死亡似乎是必然的。Bourque說,死亡不是最大的邪惡。香普蘭感嘆說:也許我應該做耶穌會教士,你們好像任何事都有答案。

其實香普蘭自己在19年前走過這一條路,他是第一個歐洲人經由這條水路,到達休倫湖岸Georgian Bay喬治灣的。他知道即使在夏天,旅途都十分艱辛,何況一路上有不同的印第安部落,隨時會被捕捉殺死。(香普蘭當時的目的是要尋找通往中國的水道,後來很失望,因為沒有一條水路通往太平洋,所以失望而歸。)

Father LaForgue拉佛來到魁北克(當時歐洲人還叫這裡新法蘭西New France)之後,為了傳教已經學會了阿岡昆及休倫的語言,這兩個部落在當時是比較溫和的,和歐洲移民相處也比較好。當時在這一帶最兇悍,也最暴力的是依羅夸Iroquois部落(屬於Mohawk莫哈克族),這部落不僅經常用殘忍手段攻擊其他部落,活剝頭皮,也攻擊歐洲人,而且虐待俘虜的手段非常殘酷。出發前,一些法國工人就說,有神父去過一次回來,少了兩個指頭。

這一次他的旅程,是由二十多位阿岡昆人陪同,一共划著十艘獨木舟出發。隊伍中唯一的另一個歐洲人是二十歲的年輕人DanielDavost 丹尼爾,他承認是因為原來的木工生活有點悶,願意陪著走這一遭,他還說,也許這一次旅程之後他願意也進修做神父。而他的阿岡昆語言就比拉佛流利得多。(下:陪同神父出發的還有丹尼爾,其他都是阿岡昆人。)

 

 

 

 

 

 

 

 

這一隊阿岡昆人中,包括一位比較友善的男人喬米納Chomina,他的妻子,以及女兒Annuka安奴卡。安奴卡很美麗,她跟丹尼爾很快就走在一起。出發前,他們必須跟隨印地安習俗唱歌跳舞,然後才出發。

旅程非常辛苦,他們隨處露天而宿,和印地安人吃一樣的東西,沒有了歐洲人的習慣跟舒適。他回憶在法國時,母親的勸解跟忠告,母親叫他如有困難就回家,但是他說他要追隨一項更光榮的任務。

他每天跟著土著一起划船十幾個小時,天冷之後大家睡一個帳篷。土人衛生習慣不好,而且百無禁忌,作為神父,他要目睹那些印地安人夜晚的公然性交。讓他很不自在。後來丹尼爾跟安奴卡的接吻及性交,就讓他更不舒服,產生罪惡的慾望。他事後甚至跟丹尼爾坦白了,流著淚說沒想到自己會犯下這樣的思想上的罪行。之後安奴卡跟丹尼爾說:神父是魔鬼,因為他沒有女人,丹尼爾解釋,那是他對上帝做的承諾,不過兩人都覺得那難以相信。

土人經常跟他談到宗教,經常問他天堂上有沒有女人,有沒有香菸。他解釋,天上有上帝,這已經足夠讓大家快樂。土人半信半疑。後來丹尼爾對他說,土人有他們自己的「天堂」,拉佛也不相信,認為那是無知的迷信。而因為他不抽菸,沒有自己的女人,土人背後都叫他是魔鬼Demon。

這一天他在寫字,喬米納問他在做甚麼,他說他在寫字,對方說為什麼不用說的,他就示範給他看。他叫對方說一句沒人知道的事情,他說「我太太的母親去年冬天在風雪中死去。」他寫在紙上,拿去交給丹尼爾,丹尼爾就說出了這句話,這讓喬米納感到難以置信,拉佛就說他可以教他。

不過喬米納很愛作夢,他也很相信夢境,說十分真切。這晚上他就做夢被一群烏鴉攻擊,夢醒後,妻子分析那些黑色的烏鴉就是神父,於是他跟幾個土人就討論要殺死神父,以免自己被害。

這天他們上岸時,在樹林遇見一派不同的土著,喬米納他們說這一個部落屬於蒙泰內斯 Montagnais,這部落的人從未見過歐洲人,他們問阿岡昆人那個「臉上有毛、長得像狗」的人是甚麼人?他們說是法國人,是來幫助你們的。這部落有一個巫師,他很忌妒阿岡昆人對拉佛的態度,處處針對他,說他是魔鬼。並要其他人殺死他。這時,一個女人抱著一個死去的嬰兒放在樹上,拉佛見到就去為死嬰祝福,那個巫師就說他是在念咒語spell。

在那個巫師的影響下,這些阿岡昆人決定拋棄神父跟丹尼爾,自己去進行冬季打獵。他們說,「你有耶穌就夠了」,只留了一艘獨木舟給他們兩人,就划走了。本來喬米納不想這樣做,他說他答應過香普蘭,要送神父到休倫,但是抵不過其他人(包括他太太)的敦促,也跟著走了。丹尼爾見他們都走了,也上了最後一條船在後面追過去,只跟神父說了一聲再見就走了。

他沒有了船,一個人走向樹林,他似乎要接受自己的命運,他祈禱說:「上帝,如果這是你的意願,要讓我在未來承受更大的考驗和痛苦,我樂意接受。你給我這榮譽的十字架,以拯救這些可憐的野蠻人,我感激你。」

喬米納那一批人到了晚上靠岸時,見到丹尼爾在後面跟來,一個土著要射殺他,喬米納阻止她,這時喬米納良心不安,他一方面收留丹尼爾,一方面說自己有義務送神父一程,於是他跟妻子,女兒,還有兩個同情神父的就坐了兩條船,回到分手的地方。

這時神父在樹林裡瑟縮在樹下,他聽見有聲音,偷偷張望見到一群臉上畫花的土人路過,他相信他們是依羅夸人,所以不敢露面。過了一陣,聽見聲音又見到喬米納和丹尼爾出現,喬米納不覺有敵人在眼前,結果一個女人頸部被箭射中,神父見到有人受傷出來檢視,那女人已經沒得救了。這時更多依羅夸人出現,又殺了他們兩人,這時只剩下喬米納和兩個女兒,丹尼爾跟神父,之後依羅夸人將他們全部捉了起來,全部綑綁帶回他們的村子裡。依羅夸人商量,該怎麼處置他們,還有一個建議拿神父去跟香普蘭換槍枝跟酒。(下:喬米納和兩個女兒一起被捕。)

 

 

 

 

 

 

 

 

到了大房子哩,他們被命令脫光衣服,開始虐待他們,其中一種方式是,讓兩組人比賽攻擊他們,將他們像球一樣被踢打,看誰更兇狠。而且虐待時還要他們唱歌,喬米納說,這時候不能顯示出害怕,否則處罰更嚴厲。這期間喬米納的小女兒也死了。之後他們說要讓他們慢慢死,還要剝頭皮。

半夜,安奴卡去引誘那個看守他們的男子,她讓對方脫自己的衣服,然後讓對方跟自己性交,過程中她讓對方為自己鬆綁。丹尼爾和喬米納見到過程都強自忍著。當那男子精疲力盡時,安奴卡用牛角將他打暈,然後幫其他人鬆綁。他們逃到門外,射死了守門的男子,之後逃走。這時已是冬天,地上都是積雪,他們上了一艘獨木舟盡快逃走,逃向休倫的方向。因為神父說,那個方向是依羅夸人不會追逐的方向。

他們在一半結冰的河流中划行,還遇到很多激流,他們還要下船拖著船步行。他們都受了傷,又沒有東西吃,喬米納的傷口讓他知道自己不久於人世。旅程中他見到一個小島是他夢中的歸宿,要大家將他留在那裏。拉佛企圖說服他在此時皈依天主,他拒絕了。他們將他留在雪地上,之後三個人繼續走。喬米納死前見到了他們的聖靈She-Manitou。

他們又走了一程,到了休倫人的村落Huronia,安奴卡說要拉佛一個人進去,她和丹尼爾必須離去,因為在父親的夢哩,你是一個人進去的。丹尼爾本來要跟著他,但是他說,安奴卡現在失去全家人,她更需要你,於是他們兩人離去了。

拉佛到了村子裡的教堂,第一眼就見到一個神父被殺死了,之後他再進入內屋,見到一個老神父奄奄一息。這老神父傑洛姆Father Jerome告訴他,現在天花流行,休倫人(因為沒有抵抗力)死了很多,他們認為是法國人帶來的,所以把法國人都殺光了。

拉佛煮了食物給傑洛姆,然後到教堂外挖了坑,將已死的神父埋起來。之後他對傑洛姆說,對方時日無多,他要告解,傑洛姆說他自己要先告解。不久傑洛姆也死了。

他祈禱要上帝的幫助,之後他出去敲鐘,不久就出現一批休倫人,有的還帶了生病的親人。一個人高聲問他:你愛我們嗎?他回想這一生遇見的土著,回答「愛」,之後他們要求領洗,拉佛回答,領洗不能治病,但是如果祈禱,必會得到答覆。於是他幫他們進行洗禮。

電影最後交代,拉佛在這裡傳道15年,休倫人普遍的接納天主。但是依羅夸人看不慣,他們連日攻擊下,終於有一天將整個休倫村子的人都殺光了,神父都受到虐殺,剩餘的神父都回到魁北克。

製作與卡司:

這個休倫村落曾經是新法蘭西最大的原住民村落,原因休倫人是靠耕作維持生活,所以村莊越來越大。而阿岡昆及其他多數部落是打獵維生,居所不定。休倫人及阿岡昆人也比較溫和,一開始就跟法國人和平相處,反而因此更為激怒依羅夸人,仇恨更大。

這個休倫村落是在1649年被屠殺及焚毀,目前在安省Midland附近,還有一個以休倫村落遺跡建造的博物館。其中還有一座天主教堂,裡面還有幾位殉難神父的墳墓。當時有六名神父及兩名他們的助手被虐待致死,包括被割去嘴唇,切開胸膛及喝他們的血。就因為太殘忍,耶穌會才關閉了當地的教會。而其中一位神父後來因此被天主教會封聖。

我見到一些人寫影評時,居然將依羅夸人屠殺休倫人的責任歸咎於耶穌會,這就過分牽強。因為今天的自由派文化界流行攻擊天主教會,一位影評人甚至指責當時的基督教會過分教條主義,自以為是,有如瘋狂。這是用今天的(錯誤的)觀念,評審四百年前的人類。他們才是自以為是。其實耶穌會的教士是最刻苦的傳教士,他們無需過那樣的日子,他們到了休倫,教導那些人耕種,道德觀念,還將他們的語言編成文字,讓他們可以將經驗累積教給下一代,他們認為自己傳教的目的是拯救他們的靈魂,你只能說他們執著,不能說他們心存壞心眼。

這電影的外景多數是在魁北克拍攝,風景非常美麗,一些地方也是只有獨木舟可以到達。另外有他的回憶片段,是在法國北部的魯昂Rouen 拍攝。

這電影有多位印地安族裔的演員演出,飾演喬米納的August Schellenberg有莫哈克Mohawk以及瑞士和德國血統,飾演他妻子的是Tantoo Cardinal,她具有克里族Cree,及美堤人Metis (法國) 血統。飾演另一個印地安人Ougebmat的Billy Tow Rivers也是莫哈克人。不過排名第三位,飾演安奴卡的Sandrine Vanessa Ho卻是中法混血,父親是香港華人,母親是法國人,她最初的藝名是Sandrine Ho,後來改做Sandrine Claire Holt。(下圖:Vanessa Ho在片中的造型。)

 

 

 

 

 

 

 

 

這電影獲得多項加拿大電影獎Genie Awards多項提名,結果獲得下列獎項:最佳影片,最佳導演,最佳改編劇本,最佳男配角(August Schellenberg),最佳布景,最佳攝影,也獲得澳洲電影學院最佳攝影獎。電影賣座成績也相當不俗,預算80萬美元的電影(澳洲幣110萬元),累積收入超過八百萬元。

主要演員表:

Lothaire Bluteau飾神父拉佛 Father Paul LaForgue

Aden Young 飾丹尼爾Daniel Davost

Sandrine Holt 飾安奴卡Annuka

August Schellenberg飾喬米納 Chomina

Tantoo Cardinal 飾喬米納的妻子

Billy Two Rivers 飾Ougebmat

Lawrence Bayne 飾Neehatin

Harrison Liu 飾Awondoie

Frank Wilson 飾神父傑洛姆Father Jerome

Francois Tasse 飾神父Father Bourque

Jean Brousseau 飾鄉普蘭Samuel de Champlain

Wesley Cote飾 Oujita

Yvan Labelle 飾Mestigoit

Raoul Trujilo 飾Kiotseaton

Click: 595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