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介紹

電影 Primary Colors 風起雲湧
電影 Bee Movie人類和蜜蜂這筆帳
電影 Pleasantville-批判五十年代
電影 由J. Edgar 談胡佛的一生
電影 鐵達尼號(泰坦尼克號)的謬誤
電影 The Man Who Shot Liberty Valance
電影 亂世佳人Gone with the Wind
電影 34街的奇蹟 Miracle on 34th Street
電影 春風秋雨Imitation of Life
電影 Pinky另一部講述黑白問題的電影

電影 In the Heat of the Night惡夜追緝令

2019-09-21 06:06:34

這是1967年推出的黑白片,含有相當成分的探討種族問題的電影。導演是加拿大的諾曼鳩伊森Norman Jewison,鳩伊森本人就是一位追求政治訴求的導演,他加重了電影中的種族衝突議題。不過就電影本身的情節,及故事的陳述,這是一部相當成功的電影。

電影敘述美國南方密西西比州一個小鎮發生的一件命案,引發出黑白警察間的摩擦。電影有兩位男主角:洛史泰格Rod Steiger,及薛尼波特Sidney Poitier (西尼坡堤耶)。洛史泰格並因此片獲得奧斯卡最佳男主角獎。這電影一共提名七項金像獎,獲得五項,包括最佳影片,最佳男主角,最佳剪接,最佳配音,最佳改編劇本。但是諾曼鳩伊森的最佳導演就輸給了The Graduate 畢業生的導演Mike Nichols。

電影故事是基於美國作家John Ball於1965年推出的同名小說改編,他後來的小說都沒有這本成功。他也因為這本書的成功,後來出版了多本以書中主人翁Virgil Tibbs為主角的小說。

這電影在台灣上演時的譯名是惡夜追緝令,最近在網上見到「炎熱的夜晚」真是拙劣的譯名。

劇情:

故事發生在1966年,在密西西比一個叫做斯巴達Sparta的小鎮發生一件命案,一個芝加哥來的工業鉅子菲利浦考伯特Phillip Cobert,被人發現橫屍街頭。他的屍體是被巡夜的警察山姆Sam Wood發現的,身上的皮夾子和九百元現金都不見了。

警方立即請來法醫,他說這人死了大約幾小時,警長葛萊斯比Bill Gillespie主觀認為是路過的旅客做下的案子,就派山姆到鎮上各出入口,查看有沒有可疑人物。山姆到了火車站,見到一個黑人在等火車,就將他帶到警察局。

這個黑人叫做維吉蒂伯斯Virgil Tibbs,葛萊斯比搜他的皮夾子,發現他有幾百元現金,就懷疑他殺人偷錢。但是他拿出身上的警察徽章,原來他是費城的警官,還叫葛萊斯比打長途電話去查證。電話打通證實,蒂伯斯不僅是警察,而且是兇殺案的專家。蒂伯斯的上司並指示要他留下來協助葛萊斯比破案,葛萊斯比和蒂伯斯兩人都很不情願的同意了。

蒂伯斯到殯儀館查驗屍體後就說,死者死亡時間要比法醫說得早,他並且認為死者在別處被打死,然後搬運到馬路上拋棄的。

這時葛萊斯比接到報案,有嫌疑犯在逃,就去捉了一個嫌犯夏威Harvey  Oberst,因為他身上有死者的皮夾,還有大約三百元現金。但是夏威極力否認殺人,他說他只是貪小,在馬路上發現屍體時見到有皮夾子,就偷了皮夾。但是葛萊斯比還是將他捉了,控以謀殺罪,並且認為已經破案,並對蒂伯斯說:你可以回費城了。

但是蒂伯斯說,他認為死者是被一個使用右手的人殺死,而夏威是左拐子,所以不認為夏威是兇手。於是葛萊斯比無可奈何地將夏威的控罪改成偷竊。(下圖:葛萊斯比逮捕了夏威。)

 

 

 

 

 

 

 

 

這時死者考伯特的妻子來認屍,她聽見葛萊斯比與蒂伯斯間的談話,認為葛萊斯比沒有資格調查命案。她就去找市長,堅決要求讓蒂伯斯負責調查命案,否則就撤回在當地投資建廠的計畫。

市長運用壓力,要葛萊斯比留下蒂伯斯,負責命案調查。市長說:如果他查出結果,功勞是你的,他反正要回去;如果他查不出來,是他不好看,怎麼說你都不吃虧。

在這威脅下,葛萊斯比被迫到火車站,請回正在等火車的蒂伯斯,請他回去幫忙破案。蒂伯斯最初不答應,葛萊斯比一半威脅,一半請求,他甚至說出:「你比大多數白人都聰明」的話,最後蒂伯斯同意了。(下圖:葛萊斯比很不情願地請蒂伯斯回去。)

 

 

 

 

 

 

 

 

蒂伯斯和死者的遺孀,以及生前的下屬談過話後,懷疑當地最有權勢的農莊主人安迪考Eric Endicott有可疑,因為他大力反對在當地建工廠,說會引誘棉花田的黑人勞工。蒂伯斯又在考伯特的汽車腳踏板上見到一些羊齒植物的根osmunda,知道兇手可能來自棉花田。

安迪考的嗜好是養蘭花,蒂伯斯和葛萊斯比一起到他的棉花田內的溫室去見他。在哪裡見到很多osmunda (種蘭花的植料),談話間,蒂伯斯開始對他問話,當安迪考發現蒂伯斯是在懷疑他,甚至是質問他時,(例如:考伯特昨晚來過你的溫室嗎?大約午夜時分?)他就打了對方一巴掌,而蒂伯斯就本能的還了他一巴掌,這讓安迪考大為吃驚,因為在當時的南方,黑人不可以攻擊白人,白人有權利就地正法。於是安迪考問警長,他會怎麼處裡?葛萊斯比說:我不知道。因為葛里斯比的沒有行動,等於是認可了蒂伯斯的地位。安迪考憤怒到幾乎流淚。(下圖:兩位警察到安迪考的溫室。)

 

 

 

 

 

 

 

葛萊斯比調了一部汽車給蒂伯斯使用,這天蒂伯斯就自己開車到考伯特建工廠的預定地去蒐證。但在鄉郊小路行駛時,被安迪考雇的一批白人流氓尾隨,他們撞他的車,最後逼使他進入一個工廠區,幾個人用鐵棍攻擊他,就在最後葛萊斯比趕到,原來他聽說蒂伯斯要來這裡,就已經知道他會遇到危險,他不僅打那些流氓,並且喝令他們離去。之後葛來斯比趁機要蒂伯斯離去,說他這時又得罪了當地最大農莊主,蒂伯斯跟他要多一天時間,最多兩天,一定會破案,(讓安迪考落案。)

當天晚上,蒂伯斯要山姆按照案發當晚他巡邏的路線再走一次,山姆就開著警車按照當晚路線走一次,他們先到一間通宵營業的小餐館喝咖啡。餐館侍者Ralph賴夫模樣古怪,他拒絕服務蒂伯斯。離開餐館,山姆繼續行程,但是在拐進一條小街時,山姆臨時拐了一個大彎進入另外一條街,蒂伯斯就問他為什麼改變路線。(我們由電影開頭知道,這條街住了一個放蕩的女孩,喜歡在窗口裸體展示。而此時他可能不想讓上司知道每天到這裡窺視。)山姆有些支吾,於是葛里斯比對山姆起了疑心。他到銀行去查山姆的帳簿,發現他在命案發生後第二天,存了六百多元到戶口,差不多是他一年薪水,於是他將山姆逮捕,控告他謀殺。但是山姆堅持無辜,說那筆錢是他過去多年儲存的硬幣,一次過拿去銀行存入的。

當天,鎮上一個男子普迪Purdy將16歲的妹妹迪羅兒Delores帶到警局(她就是那個在窗口裸體示人的女孩),說山姆強姦他的妹妹令她懷孕,當葛萊斯比對普迪和狄羅兒問話時,蒂伯斯堅持要在現場(雖然普迪堅決反對),蒂伯斯聽到了迪羅兒親口說與山姆在墳場私通經過,他告訴葛萊斯比山姆不可能是兇手,因為他相信死者是在工廠建地遇害,然後兇手將屍體搬運到現場,而山姆不可能一個人駕駛兩部汽車回到鎮上。他又說:我了解他在巷子裡拐彎,是怕我一個黑人見到白人女子的裸體。

蒂伯斯這時候承認自己冤枉了安迪考。他現在懷疑考伯特是在工廠建築工地被木板打死,而兇手自己沒有車,就將安迪考的屍體放到他車上,開車回到鎮上,將屍體拋棄。他說,因為他在汽車上發現血跡,發現工地上有的osmunda,又在考伯特的頭皮上發現松木木板的木屑。他說,如果是山姆殺的,他不可能駕駛兩輛車回到鎮上。

蒂伯斯又到拘押所詢問夏威,(夏威感激他讓自己不被控謀殺罪),他問夏威,如果一個女孩子想要墮胎,大概會去那裡?夏威介紹了一個朋友,告訴他,是一個叫做Mama Caleba的黑人女人,她專門幫人非法墮胎。於是蒂伯斯去找那個女人,去了之後,費了一番唇舌讓對方承認迪羅兒就要在今晚打胎。他就在現場等,但是當迪羅兒見到他時,就企圖逃跑,蒂伯斯追上去,見到她的男友,原來是(餐館工作的)賴夫,他手持一把槍威脅蒂伯斯。這時普迪也來了,原來他糾集了一班人要來對付蒂伯斯,(抗議他白天在警察局堅持在現場,聽取白人間的親熱細節),這時蒂伯斯叫普迪檢察迪羅兒的皮包,說裡面有一百元作為墮胎的錢,那筆錢是賴夫給的,說是他指使迪羅兒將責任嫁禍給山姆。所以賴夫才是殺死考伯特的兇手。

普迪檢查過皮包,見到那一百元,相信了賴夫是讓妹妹懷孕的男人,正要對賴夫開槍時,被賴夫開槍打死。蒂伯斯奪去了賴夫的槍,這時葛萊斯比到達,逮捕了賴夫。後來賴夫承認他殺死考伯特,他說他本來只是要跟他要一份工作,結果到了建築工地,起了歹念要搶他的錢包,沒想到出手過重殺死了他。之後他在他錢包取了一點錢,然後將屍體載回鎮上。

電影最後,蒂伯斯再度去到火車站等火車,葛萊斯比親自開車送行,甚至幫他提行李。最後當火車進站時,他甚至伸出手與蒂伯斯握手,離去時還回頭說:再見…你要保重,聽到嗎?

製作與卡斯:

這電影被稱讚是一部劃時代的電影,都因為影片中有很多的劃時代的畫面,包括那個黑人打白人耳光的鏡頭。而且劇情方面,首次出現一個「比白人更聰明的」黑人,而且是穿西裝的,可以與白人同起同坐,這些都是電影中的第一次。

導演Norman Jewison很為這些「第一」而驕傲。特別是打耳光的那一段。其實這在原著中是沒有的,是他加上去的。所以我說這是Norman Jewison有意加入黑白衝突的場面,作為政治訴求。要知道,六十年代是美國黑人民權運動風起雲湧的時代,這一類電影很有推波助瀾的作用。他加深了美國黑白不平等的觀念,白人普遍歧視黑人的觀念,需要改革。

據說拍這片時,男主角之一的薛尼波特拒絕到南方拍攝,所以導演選擇了在伊利諾州拍攝多數的鏡頭。他們在伊利諾州密西西比河以北的一個小鎮Sparta找到需要的景。但是棉花田的部分必須到南方的田納西拍攝。

這電影也採取更多黑人元素,包括由Quincy Jones配樂及演出,主題曲則是由雙眼失明的黑人歌星Ray Charles主唱。

這電影拍攝於1967年,而同一年薛尼波特Sidney Poetier還拍攝了另外兩部大片:To Sir, with Love 以及Guess Who’s Coming to Dinner 誰來晚餐,也是他最紅的一年。他沒有在此片獲得金像獎提名,但是在1963年的Lilies of the Field 野百合中,已經獲得最佳男主角獎,也是第一位獲得金像獎大獎的黑人演員。此外在1958年的The Defiant Ones 中,第一次獲得提名。但他是中美洲巴哈馬的移民,並非美國黑奴後代。

值得介紹的是飾演夏威的Scott Wilson,他這年23歲,還是他第一部電影,然後他在同一年就拍了In Cold Blood冷血,還是男主角之一。雖然外型普通,很少做主角,但星運亨通,其中在1974年於「大亨小傳」The Great Gatsby中飾演受屈辱的車房主人。他演電影,電視到2017年,並於2018年去世。

我介紹了很多的好萊塢老電影,這些電影裡(只要是時代劇)裡面多少都有一些黑人僕役,旅館門房,火車站的行李夫,我希望大家知道,這不是美國的一種制度,只允許黑人做這一類工作。美國自1620年第一批黑奴抵達美國,1725年達到高峰,直到內戰前已經停止有新的黑奴抵達。(總共47萬人),他們抵達美國時全部是未開化的非洲土著。所以被主人家當作田裡工作的奴役,必須分隔居住。直到1865年美國內戰之後,他們才全部被釋放,融入社會,受教育。所以到上世紀初期,他們中接受高等教育的仍然不多,而且在學校中跟得上的步伐也比較慢。後來民權運動興起,強迫黑白學生同校,都證明美國政府有心拉平黑白教育差距。只是這平等需要時間,就像今天在大學裏,黑人學生還是比例上佔少數,絕對不是制度上的不公平。同時今天我們見到的美國黑人,都已經經過很多次的混血,他們的外形基本上與15世紀的黑奴也相去甚遠。這電影中強調多數白人都有種族主義亦非事實,的確當時在美國南方還是實施種族隔離,也有三K黨的存在,但是並非每一個白人都種族主義。我認為電影亂世佳人Gone with the Wind更接近事實。但是亂世佳人就被自由派認為太過包容黑奴制度,受到批評。

這部電影獲得當年七項奧斯卡提名,獲得五項大獎:最佳影片,最佳男主角( Rod Steiger),最佳剪接,最佳配音,最佳改編劇本。只有最佳導演,最佳音效落敗。

主要演員表:

薛尼波特(西尼波堤耶)Sidney Poitier飾蒂伯斯  Virgil Tibbs

洛史泰格Rod Steiger 飾葛萊斯比Bill Gillespie

華倫歐茲Warren Oates 飾警官山姆Sam Wood

李葛蘭特Lee Grant 飾死者遺孀Mrs. Colbert

Larry Gates 飾農莊主人安迪考Eric Endicott

James Patterson 飾普迪Lloyd Purdy

William Schallert 飾市長Mayor Schubert

Beth Richards飾墮胎女人Mama Caleba

Quentin Dean 飾迪羅兒Delores Purdy

史考特威爾遜Scott Wilson飾夏威Harvey Oberst

Anthony James飾餐館工作者賴夫Ralph Henshaw

 

Click: 1281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