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生活雜文

北美原住民問題
手機越來越聰明,人越來越笨
好萊塢黑名單事件
死刑與民意
惠妮‧休斯頓之死
兩個截然不同的歌星
一件罪案是怎麼發生的
杜魯多的拳賽-政治人物是怎樣產生的
年輕人的Entitlement觀念
美加政論-宗教受箝制

亨特拜登「認罪協議」何以被法官推翻

2024-06-12 22:01:17

亨特拜登非法買槍案件已經結束審訊,亨特被陪審團裁決三項罪名都成立。事件過後,拜登跟媒體都謊稱這案件是因為共和黨針對拜登家人才引起的,事實是跟共和黨無關,所以找出去年司法部跟亨特拜登的律師達成的「認罪協議」被推翻始末,以資證明。

 

07/27/2023星期四

拜登之子亨特的「認罪協議」昨天在德拉瓦聯邦法院被法官 Maryellen Noreika 諾瑞嘉推翻之後,當時法庭中的過程逐一被現場觀察的記者、團體代表傳出來,才知道這份所謂的 sweetheart deal 原來沒有具體的文字,而且檢察官跟被告(亨特)的律師有完全不同的認知/解說。而他們卻希望到了法院,法官會例行批准。(下圖是昨日法庭繪圖,左起第二人是亨特拜登,其他是他的律師團隊以及檢控官。) 

 

 

 

 

 

 

 

所以當法官提出一句最重要的問題:將來亨特拜登是否有可能再被起訴?以及:亨特拜登目前是否還被接受調查中?時,檢控官外斯 Leo Wise 回答:是,(仍在被調查中),以及仍有機會被起訴,(雖然不願意說他被調查的項目)。這時亨特的律師Chris Clark 表示意外。說這不是他的了解。他當時就生氣的表示:「那我的看法是,這份認罪協議已經不成立,無效了。」有人聽見他對檢控官說:我們不如撕掉它。

事後聽見主流媒體解釋說,這是檢控官跟被告之間的一項誤解misunderstanding。

這就是事件奇怪之處。首先一份認罪協議應當是白紙黑字,何以雙方有這樣大的誤解?其次由法庭中的互動,大家都見到,控辯雙方不是對立的,是商量好的一致立場,直到法官發出質疑之後,雙方才有了歧見。(據說真相是,檢控官在法庭內知道自己的立場說不通了,才改變說詞,所以引起亨特拜登律師的憤怒。)

最初所有的新聞都說,亨特拜登就兩項逃稅的輕罪 misdemeanor 認罪,以及一項買槍說謊的輕罪認罪,不用坐牢,而且經過五年的調查,亨特以後都沒有事了。這是所有人的認知,也是控辯雙方傳出來的,但是到了法官那邊,控辯雙方卻對這認知有了歧見。(下左法官諾瑞嘉,右圖亨特拜登。) 

 

 

 

 

 

 

這時法官說,她不認為自己有權力修改或是拒絕這份有關逃稅的協議,而且她對那項違反槍枝法的協議內容也有意見。因為那項協議似乎是說,只要他完成兩年的買槍緩刑,就可以「阻止亨特今後再被控訴包括逃稅的罪名」的含意。她說她不理解兩項不同的案件,一個有關逃稅,一個有關買槍,會糾纏在一起。亨特的律師Clark 解釋是因為這件案子被政治化了,這是為了避免將來的政府再以亨特為目標。法官諾瑞嘉說,據她了解過去從未有這樣的案例,支持這樣的(協議)。她還詢問,是否亨特完成24 個月的divert program (遵守類似緩刑的條件)就可以免除所有刑責,及未來起訴。原來這協議中說,亨特完成了違法買槍協議中的條件,就可以讓他逃稅的部分也一起以「緩刑」取代。當時諾瑞嘉詢問外斯 Leo Wise:你見過這樣撒魚網式的diversion agreement 嗎?Wise 承認沒有。

這時法官說,她無此慣例的權力作這決定(批准),一方面她需要更多資訊,一方面她要控辯雙方回去完成一項新的協議,裡面說明亨特拜登以後無須再為2014-2019 年的稅務被起訴,以及無須再為2018 年買槍作偽證被起訴,這表示,除此之外再有新的罪證,他還是可能被起訴。她並給雙方30 天的時間完成新的協議。之後宣布休會。

這很明顯,亨特拜登仍然有機會為他為外國政府做事(收取外國政府利益)而沒有登記的罪名被起訴,這項罪名最高刑罰是每項五年刑期,及25 萬元罰款。而我們目前知道的就有他為烏克蘭,羅馬尼亞,及中國政府做agent 及收費。

對於這新的條件,當法官再詢問亨特拜登是否認罪時,他回答不認罪。所以原本是例行的到法院去認罪的行動,變成原來的協議瓦解,亨特也從「認罪」變成「不認罪」。

另外,法官諾瑞嘉還為亨特拜登這一次外釋訂下條件,這些包括:要他積極找工作;不可以飲酒、吸毒、或是持有武器;隨時接受毒品測試;改變地址或是電話號碼都要及時通知法院等等。(有多少人知道,亨特拜登是沒有工作的?但是住在幾萬元月租的加州海邊大屋,每晚幾千元的豪華酒店,應召女及毒品的開支也是每月數萬元計。此外多少人會相信,亨特會做到兩年內都不飲酒跟吸毒?)

僅僅在兩個多月前,當這認罪協議傳出時,各界都認為是無可置疑的done deal,沒想到出現這樣大的轉機。民主黨跟主媒都解釋說這位法官是川普任命的,所以做了這樣的裁決,事實是諾瑞嘉從來不是共和黨,直到上星期wikipedia 還將她歸類民主黨,(這幾天才撤除),有新聞說她兩黨都捐款,但仔細看,共和黨人中她只捐給參議員麥坎John McCain跟羅姆尼Mitt Romney,這兩人都是有名無實,極端反川普的共和黨人,就知道她的立場。

最大的轉變應當是稅務部的兩名吹哨人,他們挺身而出說他們的調查過程受到司法部的干預,說他們稅務部及聯調局的調查人員,都建議起訴嚴重的felony 罪名,但是當地檢察官懷思David Weiss 說他沒有決定權力等等。是這兩人到國會作證,加上共和黨透露了聯調局線人提供的 FD-1023 文件,明說拜登父子向烏克蘭索賄,每人獲得五百萬元等等的證詞,這些事實讓任何一位法官都無法接納這樣一份莫名其妙的認罪協議。

昨天媒體的報導還是集中於:到目前沒有證據將拜登總統扯進去;德拉瓦檢察官懷思,跟法官諾瑞嘉都是川普任命的;川普在國會的同黨要引開川普自己的法律麻煩,不斷地拉住拜登家人不放等等。

果然,整肅川普的檢察官Jack Smith 的辦公室今天就約見了川普的律師,這表示幾日之內就會起訴川普在一月六日國會騷動事件的罪名,這才是一次又一次的藉川普事件引開對拜登真正犯法的注意。下星期一,亨特的多年生意夥伴阿柴就要去國會作證,提供更具殺傷力的證據,也許川普會在那一天被逮捕及起訴。

 

07/28/2023星期五

拜登之子亨特原本要在星期三在德拉瓦聯邦法院就認罪協議「認罪」,但在過程中法官批駁了這份協議,現在整建過程的對話被公開了,證明這份認罪協議不僅荒謬,而且居然在事先隱瞞法官,準備「打馬虎」的讓法官過關,這是引起法官諾瑞嘉Maryellen Noreika 生氣的原因。

 

 

 

 

 

 

 

另外在過程中,亨特拜登被迫承認,他在2017 年從一間與中國共產黨CCP 支持的公司那裏得到六十多萬美元,這就擊破了拜登在2020 年十月大選時的電視辯論中指著川普說的一段話根本是謊言,他當時說:「我兒子沒有從中國那裏賺到一毛錢,…唯一從中國那裏賺錢的是這個人(手指川普),他是僅有的一個,沒有其他的人從中國賺到錢。」(下圖:2020 年大選總統辯論,拜登手指川普,說他是唯一從中國那裡賺錢的人。) 

 

 

 

 

 

 

 

而亨特在星期三被法官問到這筆收入時承認:「我在(2017)成立了一間公司Hudson West,我的合夥人是跟中國一間能源公司CEFC (中國華信) 有關的人。」法官問他這人是誰,他回答「Yi Jianming 葉簡明,他是這間公司CEFC 的主席。」

當然我們後來知道,亨特從中國方面得到的匯款包括好幾個五百萬元,據偵查記者及胡佛研究院研究員Peter Schweizer 許懷哲著書揭發,拜登家族從中國那邊前後一共得到三千一百萬元。(下圖:許懷哲跟他的書。) 

 

 

 

 

 

 

過去多年拜登不僅說他家人從未從外國那裏賺錢,甚至說他從未跟兒子談過他在外國的生意。其實拜登說謊的天性早已圈內外皆知,他在1987 年第一次角逐黨內總統提名時,就因為被發現說謊太多次,而被民主黨強迫退出選舉。(見:說謊總統)

現在我們發現,民主黨不允許他在黨內(向自己人說謊),但是當他向全國人說謊,而且是為了對付共和黨時,民主黨不僅容忍他說謊,還幫著他圓謊。這是甚麼樣的一個政黨?

此外這公開的法庭對話還揭發,這件案子的檢控官跟亨特的律師聯合,隱瞞他們認罪協議中的最重要部分,準備讓法官馬虎過關。這是史無前例的行為,他們所以敢這樣做完全因為現在司法部給他們霸佔了,長期的無法無天養成的霸道跟自信。而且他們心裡知道,這法官基本上是民主黨,自家人必定好說話。但是法官諾瑞嘉面對這樣一份史無前例的違法行為,無法過自己那一關。她在見到這份協議時,第一個反應是:「這協議裡的部分條款是不正常的,跟我通常見到的都不同。我認為我們必須一步步再檢討,了解究竟建議的是些甚麼,我才能做決定。」

很快她就見到不妥之處,她問:「過去有沒有先例,雙方同意因為一件不相干的案子而免除以後對其他案件的起訴?」這時檢察官Leo Wise 承認:「我不知道有過。」諾瑞嘉之後用不同的方式問了五遍。因為整件認罪協議就是要讓亨特拜登這一次只因為買槍說謊的罪名「守行為」兩年,之後就不再為過去犯過的所有洗錢,逃稅,甚至做外國政府的經紀人(拿錢)而未登記等等的重罪被起訴。

諾瑞嘉說這是違憲的,因為你怎麼能以買槍說謊罪名得到緩刑之後,連以前其他的逃稅罪名一律都被撤銷了?她一再追問,檢察官都說「沒有先例」。她還問:你認為有一個法庭會接受這份協議嗎?這時Leo Wise 只好承認原來的認罪協議不存在了,這時亨特拜登的律師就在法庭內發脾氣說:不如撕掉這份協議。這裡可以看出檢控官跟亨特的律師原來是有共識的,但是被這位法官揭穿了。

現在法官下令他們在 30 天之內重新完成一份協議。而且他說明了,新協議只能免除2014-2019 年間亨特逃稅的起訴,這表示他在未經登記就為外國政府做事的行為極有可能被起訴,而那是最高五年刑期及罰款25 萬元的罪刑。

現在值得注意的是,這份新協議會是怎樣的?你要讓這位法官(或是任何一位公正的法官)接納,你就必須寫明亨特拜登還是會被起訴其他重罪。但是圈內人都知道亨特放話他是不願意坐牢的,(這是這份協議拖了那麼久的原因)。而且經過越來越多證人的出現,越來越多證據出現。稅務部 IRS 吹哨人之一Joe Ziegler 也已經在報上發表意見,說經過這件事他更主張任命獨立調查員調查拜登跟事件的關係。最後拜登本人甚至會被定罪向外國索賄,那是足以被彈劾的重罪,他還能角逐總統連任嗎?

目前民主黨保住拜登唯一的理由是認為他可以擊敗川普,所以他們會加大力度打擊川普,只有川普垮了,他們才會放棄拜登。他們對川普的病態的痛恨,讓拜登這塊腐屍可以繼續在那裏晾著。

(原刊- 時事看板74)

 

相關文章:

亨特拜登非法買槍審訊經過

美國稅務部 IRS 吹哨人透露了拜登家族那些骯髒事

Click: 470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