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生活雜文

北美原住民問題
手機越來越聰明,人越來越笨
好萊塢黑名單事件
死刑與民意
惠妮‧休斯頓之死
兩個截然不同的歌星
一件罪案是怎麼發生的
杜魯多的拳賽-政治人物是怎樣產生的
年輕人的Entitlement觀念
美加政論-宗教受箝制

亨特拜登非法買槍審訊經過

2024-06-11 19:19:42

06/02/2024星期日

川普的紐約案件審訊結束後,輪到拜登之子亨特說謊買槍的案件,將於明日在德拉瓦開庭,第一個程序就是選擇陪審團員。不過大不同的是,德拉瓦是民主黨的地盤,顏色深藍。這個地區選出的陪審團絕對不像紐約曼哈頓那樣仇視被告,甚至是天與地之別。所以雖然亨特的案件是確實有犯罪事實及意圖,審訊結果未必肯定。(下圖:亨特自拍的持槍裸體相片,收存在自己的電腦中。) 

 

 

 

 

 

 

亨特被起訴三項罪行,第一項是買槍時作錯誤聲明,第二項是填寫聯邦紀錄的買槍聲明時說謊,(等於向聯邦執法機構說謊),第三項是在使用毒品情況下,非法持有武器。三項罪名中第一項及第三項都是最高刑期十年監禁,罰款25 萬元,以及在三年監管下獲釋;第二項是最高刑期五年,及罰款25 萬元。亨特對三項起訴都不認罪。

這宗案件由司法部的特別檢控官懷思David Weiss 起訴,他調查亨特拜登非法買槍及逃稅事件三年多,遲遲沒有起訴,並與亨特的律師達成一項寬鬆協議,允許亨特不必受到刑期處罰,而且永遠避免另一項逃稅罪行的指控。(被共和黨稱之甜心協議),但是在稅務部兩名稅務官員告密之下,這甜心協議被公開,並於去年七月被當地一名女法官Maryellen Noreika 批駁,要雙方重新檢視協議。當時懷思的檢控官承認,換了任何人這協議都不可能成立。

甜心協議被取消後,亨特才接受了買槍及逃稅兩項起訴,分別審訊。亨特的律師已經多次提出請求,要延遲甚至撤銷指控,先後被本案法官Noreika 以及一個三人上訴庭駁回。

買槍時填寫不實資料等於作偽證,而且是刑事法。據檢察官向法庭提出的資料,他們除了有證人之外,還將使用亨特自己寫的自傳,以及那個亨特遺棄在修理店的手提電腦裡的資料,做為呈堂證據。亨特自己在自傳中,以及電腦中,都收存了他在買槍當時(2018 年十月)吸食柯卡因的證據,還有相片。(這表示司法部現在都承認那個電腦確實屬於亨特拜登。)

此外檢察官還指出,他們會傳召亨特拜登的前任妻子,前度女友,前度情婦作證,她們都有證據證明亨特一方面在當時吸毒,而且有很多不負責任的行為。(他的前度女友Zoe Kestan 說,曾在他的槍套中發現柯卡因。)

至於這三名證人的消息傳出後,拜登總統在一個多星期前(本月23日)親自到媳婦(大兒子的遺孀,也是亨特拜登買槍時的情婦) Hallie Biden 家裡去拜訪。此舉令人起疑是要影響證人,明顯的瓜田李下,但是白宮解釋是因為拜登兒子Beau Biden 的死忌(五月30日) 即將來到,所以去安慰她。你相信嗎?過去八個忌日拜登都沒有拜訪媳婦的紀錄,現在挑一個星期日晚上偷偷去造訪?(因為白宮沒有公開行程,是事後被保守派記者發現的)。川普只要公開說一句批評證人的話,都要被罰一千元,還要被威脅坐牢。現在拜登到證人家裡去造訪(拉關係,說服,威脅),都說跟案情無關?

聽到不只是民主黨人指責,說這是共和黨的報復行動,藉口亨特行為不當,用司法整肅拜登總統家人,甚至聽到共和黨人都這樣說。這真是豈有此理。這件事的被揭露以及之後的調查都與共和黨無關,事件被公開是2018 年十月底警方接到報告,說亨特拜登擁有的一把手槍被棄置在德拉瓦一間超市外的垃圾桶,而且當地接近一間學校。其次,亨特買槍作偽證也不是共和黨發現的,起訴及調查他的是拜登的司法部,(他們躲不過了才勉強起訴的),因為兩個告密的稅務部IRS 官員舉發相關調查內容,而他們都不是共和黨,其中一個還因為自己是同性戀,鄭重表示自己一直是民主黨,實在看不慣了才舉報的。唯一一個跟共和黨有關的是那位法官Maryellen Noreika,她是川普任命的法官,然而她的任命也是由德拉瓦兩位民主黨參議員的推薦,因為當地根本沒有共和黨議員。當她推翻這甜心協議時,理由正當,沒有人可以指責她立場偏頗(好像紐約這位馬向。)

何況,每一次有罪案,拜登都將責任歸咎於槍枝身上,從來不責備罪犯,說都因為管制不嚴,還將責任怪罪在共和黨身上,說共和黨縱容國民買槍,現在自己的兒子買槍時作偽證,更拋棄手槍。如果是罪犯撿到這把槍?如果有兒童撿到這把槍?卻責怪共和黨?

所以Hallie 是這件事件的重要證人,但是因為拜登的親自造訪,目前還不知道Hallie 是否會出庭作證,即使她作證,她會迴避作答嗎?我們都見到川普的紐約「掩口費」審訊,檢察官跟法官如何串連起來,扭曲證人證詞。拜登的行為是最嚴重的干擾司法,妨礙司法,但是你見不到媒體做一個字的報導。到目前我們目睹了美國的兩套司法,一套針對共和黨,一套針對民主黨。現在還未開庭已經可以預見結果。

 

06/03/2024星期一

越來越相信,亨特拜登的審訊不可能是公平的,你要一個深藍色選區,拜登家族的「家鄉」德拉瓦的陪審團,12 個人一致裁決他有罪?根本不可能。這是一個小州,特別在他們居住的威明頓Wilmington,沒有一個人不知道他們,除非有深仇大恨,都會買他們的帳,何況誰不想沾他們的光?即使證據黑白分明。但是看看川普的審訊,那所謂的證據比麻花糖還有扭曲,居然12 個人都裁決他有罪。(下:亨特跟現任妻子Melissa 一起到法院。) 

 

 

 

 

 

 

今天選擇陪審團,被告亨特被要求出庭,但是第一夫人Jill Biden 也全程在座。還帶了她的女兒Ashley,她們都坐在第一排,看得見陪審團員,他們會怎麼想?第一夫人在這裡,我們是否應當幫她一把。這是考慮非常周詳的心理戰的計謀。

最後選出了12 名陪審團員,及四名候補,陪審團員中六男六女,其中七個黑人,五個白人。在問話時,他們中幾乎全部都說,他們至少認識一個使用毒品的人,或是家庭中有有毒癮的人,這表示他們對於吸毒者或者有相當的同情心。

聽到不只一個律師說,他們很意外亨特拜登沒有跟檢察官達成 plea deal,現在我一點都不意外,他根本沒有可能被判有罪,不管有多少證據。在今天美國這樣的政治氣氛下,在德拉瓦這地方,拜登家人根本不可能被裁決有罪。即使有一兩個人認為他有罪,也是 hung jury,mistrial,這就夠了。而 plea deal 至少會留有案底。

到時候民主黨更可以大聲喊叫:我們必須相信美國司法制度。不相信的就是違反民主,破壞憲法。

亨特的逃稅罪名將在九月在加州開庭,加州也是深藍州分,他有可能被裁決有罪嗎?原來司法是分區的。

據說亨特拜登的律師今日提出的辯論理由是:他在買槍時根本沒有在表格上填寫No,所以他沒有撒謊,還說他們相信有人「製造」答案,幫他填寫No,所以是被陷害。

這些人甚麼樣的謊言都製造得出。

還有昨天說過,亨特的罪名不只是說謊買槍,作偽證,原來他的情婦Hallie Biden 將槍丟在公眾垃圾桶,不是因為兩人吵架,而是因為知道這槍是非法買來,所以拋棄證物。這是罪加一等。要知道手槍是最重要的非法武器,如果給黑幫揀去,給青少年揀去,後果會是甚麼?拜登整天喊著要禁槍,卻容忍自己「最聰明的」兒子非法買槍,之後丟在垃圾桶?

後來是警方接報手槍被拋棄事件,才去追回來,才引起調查。這件事從頭到尾跟共和黨無關。而且聽到所有的新聞報導,都說這件案子的檢察官是「川普總統任命的」懷思David Weiss,這又是誤導。首先當川普任命德拉瓦的檢察官時,是在當地的參議員提供的名單上選的,當地沒有共和黨參議員,而名單上的選擇根本沒有共和黨人。其次,這位懷思完全聽命於拜登政府的司法部。記得嗎,就是他拖延調查,讓亨特的報稅年限一年年度過,等到IRS 稅務部的官員檢舉時,已經過了兩個最重要的年限:2015-2016,他也是跟亨特拜登的律師達成甜心協議的,企圖讓他逃過所有的刑罰,所以他根本不是共和黨人。媒體對此應當是知道的,但是故意強調。(我見到中文媒體也都跟著報導。)但是媒體在報導川普的掩口費時,怎麼從來不提那件案件的檢察官布萊格不僅時民主黨人,而且是索羅斯George Soros 資助的,而且競選時就說要拉倒川普,還要讓他入獄?

這些細節主流媒體都沒有報導,今天聽到CNN大談:拜登特別愛惜家人,這件事對他打擊很大,他們父子情深,昨天才一起上教堂,…充分顯示同情心。這就是媒體集體運作,要影響陪審團,好像川普沒有兒子。至於非法買槍,作偽證,隨意拋棄槍枝,不會在陪審團的腦子裡註冊。不像川普被指控報錯帳那樣罪大惡極。

 

06/04/2024星期二

美國第一夫人今天又到繼子亨特拜登的刑事案法庭去旁聽,現在顯示她會每天出席旁聽,為亨特打氣。不過明顯人都知道,她不是去打氣,她是去收買陪審團。(下圖:拜登夫人Jill Biden 昨天在隨員陪同下出席德拉瓦法庭。)

 

 

 

 

 

 

 

民主黨確實太厲害了。一件刑事案件他們不是打「事實」,而是打溫情牌。川普的「掩口費」案件開庭最初幾個星期,他都沒有一個家人在場,我不覺得奇怪。這是法庭審訊,講的是犯罪事實,他是一國元首,有律師就夠了。當時聽到很多敵對的評論員說:他沒有一個家人在場。好像是一個「負數」,都覺得奇怪,現在才知道,原來陪審團的心理因素對於裁決有天大的影響。陪審團見到一個繼母都坐在法庭幫兒子打氣,當然值得加分。那非法填表,作偽證,隨便拋棄手槍,掩滅證物都算甚麼。

難怪95% 的刑事律師(辯護律師)是民主黨,(在其他國家是自由派政黨),這些人不是講證據,是講影響,是講拉票。民主黨是這方面的專家。

還有,德拉瓦威明頓真的是小地方(只有七萬人口),這案子的一個女陪審團員居然趕不及出庭,要開庭了她才用電郵通知法庭,她沒有車,而她住的地方距法庭有一小時距離,所以今天的開場陳詞要延遲,這也可以見到當地居民的素質。後來法官決定將她除名,由候補陪審團員取代。

 

06/04/2024星期二

亨特拜登非法買槍的案子今日開庭,檢控官Derek Hines 漢斯在開審陳詞中指出,被告亨特選擇說謊,掩飾他是吸毒者的事實,填寫不實報告以便取得槍枝。而亨特的律師Abbe Lowell 羅威爾就說,亨特是在槍店店員的強迫推銷下被迫買槍。(下:亨特拜登連續兩天跟妻子一同出席審訊。) 

 

 

 

 

 

 

漢斯說,亨特是在2018 年十月12 日開著父親的凱迪拉克,在德拉瓦州威明頓一間AT&T 想買手機,但是見到對面的槍店StarQuest,就進去,在哪裡「因為說謊」成功購買了一把Colt Cobra .38 左輪,以及子彈。他又說,十一天之後,亨特當時的女友黑莉Hallie Biden在亨特的福特F-150 車上見到這把槍,跟一堆吸毒器具放在一起,就丟到路邊一間超市的垃圾桶。漢斯還說,當時亨特正在說服黑莉開始吸毒。

漢斯說,證據顯示亨特當時發送給黑莉的短訊中這樣寫:他睡在汽車哩,一邊吸食柯卡因(毒品),一邊等毒品拆家。

漢斯說,很明顯亨特當時吸毒,所以他在買槍時填寫「沒有吸毒」是說謊,是對聯邦調查局作偽證。他更說,後來警方在這把槍的槍套中發現有毒品殘餘,證明亨特是一邊吸毒,一邊把玩手槍。

本案的法官諾瑞嘉 Maryellen Noreika 在指示中說,檢察官不必證明被告在買槍「那一刻」吸毒,只要能證明他在買槍的時期吸毒,就可以。

漢斯還在庭上拿出亨特2021 年出版的自傳 Beautiful Things 有聲版,播放亨特自己錄音的段落,敘述他在當時與毒品掙扎的經歷。

而亨特的律師羅威爾在開場陳述中稱,(現年54歲的) 亨特一生都因為遭受打擊,所以一直都跟毒癮搏鬥。說1972 年他很小時候母親妹妹就在車禍中死去,哥哥又在2015 年病逝。亨特屈服在這些壓力之下。所以開始酗酒,之後使用毒品。之後他說,他從未使用這把槍,同時將責任推到黑莉身上,說是她將這把槍放到有毒品餘跡的槍套裡。羅威爾更說,槍店的表格是問買槍者是否當時吸毒,而亨特當時(在那一刻)沒有吸毒,所以不算說謊。他另一個解釋是:亨特不承認自己在當時吸毒,因為他處於「否認境界」,心裡就不相信自己吸毒。羅威爾更說,當時槍店店員Gordon Cleveland 很會推銷,是他的態度逼使亨特買槍。

這位店員也在檢控官的證人名單中,之後將會出庭作證。這是除了亨特當時的三個女人:當時的妻子Kathleen Buhle,當時情婦黑莉,以及另一個女友Zoe Kestan 都要作證,此外證人名單上還有多位執法機構探員。

今日控方第一位證人是聯調局FBI 女探員Erika Jensen,是由她介紹亨特的自傳,以及其中他自己的錄音。此外檢控官並將使用亨特遺留在電腦修理店的手提電腦中的內容做為證據。(也就是那個被媒體否認存在的電腦,也是51 位情報單位首腦發聲明,宣稱是川普一夥人跟俄羅斯泡製的假新聞的電腦。)

今日的程序延遲將近一小時才開始,原因是一位女證人到了九點鐘才發電郵給法官,說她沒有汽車,而她住在一小時外的地方。所以法官決定換掉她,除了她,另外有四名陪審團員都遲到。現在只能相信美國有小地方這回事。這些人真的沒見過世面,過去認為克林頓總統來自於阿肯色是小地方,現在發現德拉瓦也一樣。這跟「鄉下人」無關,因為很多鄉下人很有頭腦,只是擔心這樣的陪審團員成為美國司法制度的基石,後果堪虞。

估計這案件最多兩星期可以結束。

 

06/05/2024星期三

亨特拜登非法買槍的案子,經過兩日的審訊據說進展神速,有可能本周就可以結束。

今天出庭作證的有亨特的第一任太太Kathleen Buhle 凱瑟琳碧悠,他的一位女友,脫衣舞女Zoe Kestan,以及出售槍枝給他的槍店的職員克里夫蘭Gordon Cleveland。他們都是受到檢控官的傳召令而出庭。而且拜登夫人今日也繼續出席旁聽,為亨特「拉票」。

碧悠跟亨特拜登是在結婚23 年之後,於2017年離婚,她在作供時說,她非常擔心子女在坐亨特的汽車時,車裡有毒品,所以經常檢查亨特的汽車。她說她在2018年,(也就是亨特買槍的那年)多次在亨特的汽車上發現毒品,以及吸毒工具,前後十幾次,她都丟到垃圾桶。她還說,亨特吸毒時非常暴躁,易怒,而且想盡辦法將毒品藏在各處。(下:亨特前妻 Kathleen Nuhle,以及前女友脫衣舞女 Zoe Kestan 今日先後出庭。) 

 

 

 

 

 

 

碧悠說,她在結婚時發現,亨特在2014 年因為驗出身體內有柯卡因被海軍逐出,就開始恐懼。(這證明他吸毒不是起自於哥哥Beau 死去,因為Beau 是在2015 年去世的。)

碧悠只作證25 分鐘,(這就是效率,不像川普掩口費檢察官他們,每一個證人都是幾個小時,甚至幾天,完全是拖時間,要延長川普在法院的時間。)之後出庭的是當時做脫衣舞女Zoe Kestan 佐伊凱斯坦。當她出場時,在座的亨特居然伸出手臂跟她打招呼。他沒有跟自己結婚案二十多年的(一同有三個子女) 的前妻打招呼,反而跟露水姻緣的脫衣舞女打招呼。想想看如果是川普的兒子,而且這時太太在座。(下圖:亨特舉右手跟證人席上的凱斯坦打招呼。) 

 

 

 

 

 

 

凱斯坦說,她跟亨特在2017 年十二月認識,當晚亨特在座看完表演後,又要她為他做私人表演。當晚他們在一起,她發現亨特從一個奇怪的工具吸毒,她估計是crack cocaine。在他們一起的時候,她發現亨特每20 分鐘就要吸毒一次,早上一醒來就要毒品,而且他吸毒時還要同時喝酒。但是當他在公開場合時,完全不吸毒,表現得很有禮貌。

凱斯坦說,她曾經帶一個毒品拆家(毒販) Frankie 法蘭基到他們在紐約四季酒店的房間去見亨特。有一次亨特還叫她幫他到自動銀櫃取錢。她說,亨特給她自己的銀行app,還給她密碼,要她去ATM 拿錢。他說,亨特甚至用這方式叫毒品拆家自己取錢。

德拉瓦威明頓槍店StarQuest Shooters & Survival Supply 的店員克里夫蘭今天最後一個作證,他說亨特拜登買槍時,他要對方填寫表格,說這樣才能買槍。他說當時他站在跟亨特兩英尺(2/3米)的地方。當檢控官問他,面前的表格是否亨特填寫,他說「是」。他說,當時他要亨特誠實填表,而且要他別趕時間,慢慢來take your time。(有一度亨特的律師說,他當時沒有填表,那表格是別人填寫陷害他的。)

他說,他見到亨特在「是否有毒癮」的項目,在“no” 的欄目上打勾。

這些都是黑白分明的證詞,檢控官在幾個小時就得到答案,所以說控方的案件非常結實,無須找幾十個證人旁敲側擊拖時間。

原定亨特另一個女友黑莉Hallie Biden (前嫂子) 會是下一個證人,但是她今日沒有出現,不知明日是否會出現,如果她不出現,就證明拜登總統的壓力奏效。即使她出現,也可以在證詞上淡化。據檢控官的報告說,黑莉對他們說,她是因為在亨特的汽車上同時發現有槍跟毒品,所以將手槍丟在一間超市外的垃圾桶。亨特事後知道了大發脾氣,但是當他們去搜尋時,手槍已經不在了。(下:亨特跟黑莉要好時的相片。)

 

 

 

 

 

 

其實這裡更可以展開另一宗案件,最初有報告說,是祕密警察前去尋找這把槍,但後來祕密警察否認。後來變成是當地警察去搜尋。其實後者不可信,因為拜登家出事當然是祕密警察幫忙開脫。記得嗎,有一次亨特拜登因為自己的信用卡付錢給妓女被拒絕,他就用了父親的信用卡,結果幾分鐘之內秘密警察就到了他酒店房間,當場將拜登(副總統)的信用卡報銷。這些事瞞不過祕密警察。(這些事亨特自己都記載了放在電腦裡面,我過去都有記載。)

為什麼拜登對證人用壓力,一點事都沒有,川普那邊捕風捉影的指控最後都變成被媒體大肆攻擊的「事實」。

據這件案子的檢控官今日指出,他們的證人明天就可以結束證詞,所以要看亨特的律師團隊需要多少時間,但是到現在他們都沒有傳證人的跡象。據悉被告團隊不會企圖對抗檢控官的證詞,他們到目前唯一的抗辯是:亨特以為買槍問券的問題是指他在買槍那一刻有沒有吸毒,所以不是蓄意說謊。(真是左派律師的典型花招。)

 

06/06/2024星期四

亨特拜登非法買槍的案件今日的主要證人,是亨特在2018 年十月買槍時的女友黑莉Hallie Biden,她也是亨特拜登已故哥哥Beau的遺孀。她今日是跟剛剛在周末結婚的丈夫陪同一起出庭。(下圖:黑莉今日跟新婚夫婿,俄亥俄州金融經紀 John Hopkins Anning 一起到威明頓的法院。) 

 

 

 

 

 

 

 

 

檢控官傳召黑莉是要她證明,亨特拜登在買這把手槍時是吸毒時期,所以他在買槍的表格上說自己當時沒有毒癮,是作偽證。檢控官今日提出的證據中,還包括閉路攝錄機拍攝到的,在亨特買槍後十一天,也就是當年十月23 日黑莉將手槍拋棄到一個公共垃圾桶的連串畫面做證據。

黑莉是在檢控管保證免於刑責的條件下作證。她今日提到那天一早亨特到她家找她,她見到亨特的樣子很糟,好像很久沒睡覺,她就到他的汽車去檢查,因為她那時在幫助亨特戒毒。她在亨特的車上發現除了垃圾,髒衣服之外,有柯卡因毒品的殘餘,及吸毒用具。她很驚恐,要將之丟棄,但這時發現那把槍,跟很多子彈。她更害怕,怕有人被傷害,…她說她也很生氣,當時就決心拋棄這把槍,她說現在想起來很笨,不過當時只想到要拋棄。

這時檢控官陳列很多證物,包括黑莉走出汽車去拋棄槍枝到附近一個垃圾桶的連環畫面。在檢控官Leo Wise 詢問下,她說她當時沒有告訴亨特。不過亨特很快發現手槍不見了,質問她之後,就要她去找回來。於是她開車再去那個地方,但是手槍已經不在了。這時亨特對她大發脾氣,叫她去警察局報告失槍,因為那把槍是他的名字登記的。(下面是檢察官今日列舉的證物之一,顯示黑莉去拋棄手槍及毒品。) 

 

 

 

 

 

 

 

黑莉還說,事後警察要找他們談話時,亨特非常憤怒,她就說:這件事我獨自承擔,這樣的日子我受夠了,無法再忍受下去。這時亨特就罵她:無法想像有這樣愚蠢的人。

當亨特的律師羅威爾Abbe Lowell 交叉盤問時,黑莉說她不記得亨特是23 號早上或是22 號晚上去她的家。羅威爾用這個證明她的記憶力不是那麼好。羅威爾又問她,車上發現的吸毒工具是哪一種,她也說不記得了。之後羅威爾又說,亨特當時是有酗酒問題,而非毒癮。以證明亨特填表時沒有說謊。

不過黑莉說,她跟亨特在十月六號,也就是他買槍的前六天,一起到賓夕凡尼亞州的一間醫院進行戒毒。羅威爾又追問她,在拋棄手槍之前有沒有親自見到亨特吸毒,黑莉說沒有。

在較早時檢察官問話下,黑莉對庭上說,她是在丈夫Beau 於2015 年五月30 日逝世後不久,當年年尾或是2016 年初跟亨特好起來的,不久就發現亨特有毒癮。亨特告訴她是crack cocaine。後來在他們一起到加州旅行時,2018 年六月,他們住在洛杉磯的酒店時,亨特帶領她吸毒。不過她說那次的經歷很terrible,她感到羞愧,非常後悔。那年八月她就戒掉了,但是亨特繼續下去。

檢控官今天還取出證物,顯示亨特在十月13 日那天(買槍之後第二天) 發給她的一則短訊,上面說,他正在等待一個叫做Mookie 的毒品拆家(毒販)。另外在14日,黑莉發短訊給亨特,說:過去24 個小時我打了500 個電話找你,你都沒回覆。亨特於短訊中回答:我現在XX路跟XX路之間,坐在汽車裡吸crack。(這短訊很長,也有很多髒話。) 以證明當時亨特在吸毒嚴重時期,但是羅威爾在交叉盤問時問黑莉:你沒有真正見到他是坐在汽車裡吸毒,對不對?黑莉說:對。

亨特的律師真的是一流,即使有短訊,他都能找到角度,說短訊不代表事實。

今天亨特繼續由妻子Melissa 瑪莉莎陪同出庭,第一夫人Jill 在連續出席旁聽三天之後,今天因為陪同拜登前往諾曼第,紀念盟軍登陸80 周年,所以沒有出席,取代她的是拜登總統的妹妹 Valerie Biden Owens。

本案法官Maryellen Noreika 指示檢控官無須證明亨特在買槍那一刻吸毒,但必須證明亨特在買槍前後的時期吸毒。黑莉說當她跟亨特在一起時,亨特在他華盛頓DC 的公寓中有毒品,在馬里蘭州Annapolis 他們的住所中也有毒品。而那時期亨特使用毒品的頻率越來越頻繁,直到每天都吸毒。

黑莉今日作證四個多小時,明天還將繼續作證短時間。檢察官說他們還有兩個證人,所以相信明日可以結束證人作證。至於被告方面稱,他們將會傳召拜登的弟弟詹姆斯James Biden (亨特的叔父) 做辯方證人。所以最快下周初可以有裁決。

檢察官今日陳列的證物還包括很多亨特吸毒後自己拍攝的,類似昏迷不醒的相片,以及他的住所凌亂的吸毒工具,還有他用尺量度手槍,毒品的相片,都是亨特自己拍照之後放到電腦中存檔的。今天司法部的檢察官將亨特的手提電腦中的相片,存檔的短訊都拿出來做法庭證物,表示司法部跟聯調局完全相信這個手提電腦是亨特拜登的。但是記得嗎?聯調局在2020 年十月當這手提電腦剛出現時,通知Facebook 壓制所有有關這電腦的消息,推特也收到FBI 高層的指導,封鎖有關這電腦的消息。情報機構更有51 位高層,包括三位前任局長發表公開信,指出這電腦具有典型「俄羅斯情報機構」做手腳的痕跡,而且是配合川普團隊搞出來的 disinformation。

今天沒有一間媒體從這角度報導這新聞,幾大電視台都已經因為有其他大事,好像六月六日諾曼第登陸紀念,對於這單官司不再有興趣報導。見到今天唯一被主流當作新聞的是:拜登說他不會特赦亨特。對比川普那宗沒有犯罪事實,沒有犯罪證據,甚至沒有犯罪名目的案件,卻引起媒體那樣的瘋狂報導。

 

06/07/2024星期五

亨特拜登非法買槍的案子第五日審訊,今日除了幾位槍枝專家,及出售手槍的商店店員短期作證之外,只有亨特拜登的長女乃歐米Naomi Biden 接受較長時間的問話,被告律師羅威爾Abbe Lowell 表示,已經決定不必要亨特的叔父詹姆斯James Biden 作證,至於是否要亨特自己作證尚未決定,說會在周末決定。

拜登一家人企圖打「溫情牌」的算盤是非常明顯。第一夫人Jill Biden 昨天因為陪同拜登出席在諾曼第登陸的六月六日紀念儀式,沒有出席,但是昨晚卻乘空軍專機飛返德拉瓦,在今天早上又出現在法庭。然而在午餐休息時間之後又離去,再度乘專機飛返法國,目的是參加今晚法國總統主持的國宴。(這時候他們就不顧氣候暖化了。為了家裡人的刑事案件,一個人乘坐噴射客機橫渡大西洋。卻要老百姓多花錢買汽油,以阻止老百姓開汽車。)

今天除了Jill Biden 之外,拜登家人還有拜登的妹妹Valerie,詹姆斯拜登夫婦,乃歐米也跟夫婿一起到達,他們家人坐在亨特拜登後面整整兩排的座位。

乃歐米是亨特跟第一任妻子碧悠Kathleen Buhle 所生的長女。她的母親已經在前天作證,指出經常在亨特的車上發現毒品。乃歐米在被告律師羅威爾引導下,敘述父親是在幼年(兩歲)時遭遇車禍,母親及襁褓中的妹妹死亡,加上後來伯父Beau 又去世,所以一直都跟毒品掙扎。(下圖:乃歐米。) 

 

 

 

 

 

 

之後在檢控關Leo Wise 交叉盤問時,說到2018 年她與父親兩次會面的經歷。她在八月到加州去看父親,他當時在復健院接受戒毒治療。她說是父親安排,而她同意的旅行。她說那次見面感覺父親是自從伯父Beau 去世後,最清醒的時期。她為父親驕傲,還將男友(現在的丈夫)介紹給他。之後他們在十月19日在紐約見面(也就是亨特買槍之後一星期),是因為她借父親的大卡車搬家,父親來取回。她感覺父親跟八月時在加州時期一樣。

在Leo Wise盤問下,她承認,她不知道父親吸毒時的樣子,因為他們很久都沒有見面。這時檢控官展示當時亨特跟乃歐米之間的一些短訊,這讓乃歐米跟被告律師羅威爾都意外,也沒有準備。因為這些短訊顯示亨特的語不成句。其中一封乃歐米說:「我真的抱歉,父親,我受不了了。」但是說願意多見父親。亨特則為了自己的飄浮而道歉。

乃歐米說她不記得這些通訊,態度上也感到不安。臨走禮貌性的去跟父親擁抱,之後激動含淚離去。

今天控方的兩位槍枝專家,是要證明亨特的皮製槍套裡的物品,確實是毒品餘跡,證明他一邊用槍(把玩槍枝),一邊吸毒。而被告律師羅威爾請的兩位證人,是那間槍店的主人及職員,詢問他們是否「過分推銷」亨特拜登買那把手槍。主人Ronald Palimere 說他根本沒有見到亨特,也不記得有關那張表格的事,不過承認他沒有阻止槍枝的銷售。至於另一位店員Jason Turner 他是負責亨特拜登的背景調查。羅威爾希望從他們的身上證明當時亨特填寫的表格沒有好好處理,不應當作為呈堂證據。羅威爾問話後,控方沒有跟進。

此外檢控官這兩天也呈堂亨特拜登在當時的ATM 紀錄,證明他在那一段時期幾乎每天都從銀行自動提款機提取最少八百元,最多三千餘元的現金,平均每天都在兩千元以上,證明他每天都在買毒品。而較早時碧悠給警方的報告則說,亨特積欠的給子女的贍養費高達290 萬元。

檢察官方面今天說,如果被告律師傳亨特自己作證,他們也會找一位反駁的證人作證。估計這件案子星期一會結束證人的審訊。

這件案子的證據可以說是非常確實,不像川普在紐約的「掩口費」,沒有罪名也沒有證據,證人的誠信也被擊潰,但是德拉瓦是拜登的勢力範圍,也是民主黨的地盤,加上拜登一家人的溫情表現,下周的裁決極可能不如預期。

 

06/10/2024星期一

拜登之子亨特的非法買槍案件,今日原定是被告律師Abbe Lowell 羅威爾再傳證人,不過他一開始就表示,不會傳亨特作證。其實這一點都不出人意外,沒有人會相信他會作證,羅威爾星期五的宣布只是故佈疑陣。所以之後法官就宣布控辯雙方做結案陳詞。

今日拜登家人還是全體出動,第一夫人Jill Biden 昨晚才跟拜登一起從法國返回,今天一早就到了法庭,此外還有她的女兒Ashley,拜登的弟弟詹姆斯夫婦,妹妹Valerie,他們跟亨特的妻子Melissa 坐在亨特身後一整排的座位。很明顯是要爭取陪審團的同情及注意。所以檢控官Leo Wise 在做結案陳詞時,對陪審團員說:你們要看證據,不要看坐在這裡的家人,那些不是證據。他還強調:沒有人是位於法律之上。

為了擊破羅威爾的唯一辯詞,說亨特不是有意撒謊,他只是自己處於否認階段,心理上就不承認自己吸毒。司法部的起訴官Derek Hines 列舉了2018 年十月15-18 日,以及9-10日間,也就是亨特買槍之前之後的五六天,亨特在那幾天發出的短訊,以及接收的短訊。包括他跟毒販的通訊,說他在某一個街口的7-Eleven 等毒販,之後,就有人發給他短訊,說在那個7-Eleven 等候。另外有他在這期間跟黑莉Hallie Biden 之間的短訊,都跟吸毒有關。(下面是檢控官展示的呈堂證物之一,是亨特當時發出短訊的內容,有足時間及對方的姓名。) 

 

 

 

 

 

 

 

Leo Wise 還列舉亨特在那一段時間,於提款機的提款紀錄,他說:他那一段時間每天都取出數千元,那三個月就提款15 萬元,很大部分是用於買毒品。

Wise 最後說:你們要用自己的common sense,也許你們對被告的癮患感到厭惡,或是同情,但這與案情無關。毒癮不是罪行,買槍說謊才是罪行。

亨特的律師羅威爾就指出,檢控官的證據都在十月12 日亨特買槍前後,沒有他在12 號當天吸毒的證據。並稱亨特是對自己都否認吸毒,所以不是有意(在填表時)說謊。(但是表格說得很清楚:你目前是否有毒癮?並不是問他當時那一刻是否吸毒。)

之後法官對陪審團提出指示,預料明日開始閉門審議之後,很可能一兩天會有裁決,甚至最快明天就有裁決。

通常買槍時說謊的案件控辯雙方都會以plea bargain認罪協議解決。如果有認罪協議,通常只要判罰緩刑或是社區服務。亨特的案件所以沒有這樣是因為,檢察官最初跟他私下和解,讓他不僅無須受罰,甚至跟他的逃稅等等案件(非法位外國政府做事)掛勾,免除他終生都不必被起訴,經過稅務部兩位官員(都是民主黨人)的告密(吹哨),才被本案法官Maryellen Noreika 取消那份協議,要他們雙方重新達成協議。但是這次亨特拒絕認罪,所以才進行審訊。所以如果你聽到任何人說,亨特的審訊是共和黨利用司法整他,千萬不要相信。而且他的審訊在民主黨的地盤進行,不像川普的案子特別被挑在深藍的紐約進行,哪一個是司法整肅?

今天看到NBC 對這件案子做總結報導時,談到兩位證人:亨特的前妻Kathleen Buhle,跟前度女友 Zoe Kestan,但是獨獨不提他的前度嫂子黑莉Hallie Biden,你就知道這些媒體多麼包庇他家人。如果是川普跟他的嫂子有戀情,並且傳來做證人,還不大做標題,大肆報導?

 

06/11/2024星期二

自從亨特拜登的非法買槍案件開審,拜登夫人就每天出庭,坐在亨特的被告席後面第一排的位置(除了其中一天六月六日缺席),以顯示對這位繼子的支持,也是做給陪審團員看,顯示這位第一夫人全力支持這位被告。

這行為一方面有企圖影響陪審團的嫌疑,一方面被發現是使用國家資源,因為她在六月六日陪同拜登總統出席了諾曼第登陸紀念儀式之後,搭乘空軍二號專機回國出席法庭審訊半天之後,又搭乘同一飛機飛回法國出席第二天晚上的國宴,這些都是國家資源,也是納稅人的金錢,(更不要說對於地球暖化的負面影響),現在為熄眾怒,民主黨全國委員會DNC 宣稱,會為這次的花費「補錢回去」。

不過DNC 不會將這架波音747豪華噴射機的所有費用補回去,而只是照一次頭等機票的價格付錢。所以說,只是那次噴射客機往返的花費的一小部分。(據報導,第一夫人通常單獨旅行時都乘坐空軍二號,而空軍一號每一小時的花費達到20萬美元,至於此次 Jill Biden 的空軍二號往返支出,大約34萬五千元。)

過去說過,這位第一夫人Jill Biden 非常戀棧這個位置,這也是她鼓勵及堅持要81 歲的拜登繼續競選的原因。見到她這次參加國宴的服裝,大約就值回這次噴射客機的「票價」了。

 

 

 

 

 

 

而且這筆錢由DNC 貼補,DNC 的錢哪裡來?是向民主黨捐款的人捐的。如果是川普家人這樣做,你可以想像媒體的呼聲會多大?除了鼓譟川普家人以公營私之外,至少攻擊幾個月,還會要他們補足全數。至於DNC 的捐款很多是可以申報退稅的,也會討伐川普家人補回去。

此外除了她出席這次庭訊的交通費用,還有她在法庭內外的隨身安全警察的開支,都是額外開支。其實我見到連亨特拜登身邊每天都至少有兩名安全警察不離左右。但是見到報導,獨立總統候選人羅伯甘迺迪多次要求提供安全警察都被拜登拒絕。羅伯甘迺迪的父親是被暗殺的,而他這次角逐總統提名因為是與拜登抗爭,也受到生命危脅,但是拜登就不肯提供警察保護。另外多位民主黨國會議員已經提案,在川普被裁決有罪之後,要除去川普的安全警衛。這就是民主黨,他們全家人(盡管不學無術)都受保護,但是拜登的政敵?最好讓他們一點保護都沒有。

 

06/11/2024星期二

亨特拜登2018 年非法買槍的案子,裁決出爐,陪審團只經過三個小時的閉門思議,結果全部三項控罪都有罪。這是出人意外的裁決。雖然控方證據十足,但是這是一個小地方,第一夫人又每天都在庭上,居然有這樣的裁決。

法官Maryellen Noreika 今天沒有宣布判刑日期。她說判刑通常要等大約四個月後。如果這樣,她會等到亨特拜登九月的逃稅案件裁決後,再做決定。一般買槍說謊如果是初犯,都不會被判刑。不過這位法官剛剛在五月二號,判決一名也是買槍時填寫不實資料的初犯Zhi Dong 入獄一年,比檢察官要求的還多出六個月。那人買了十五支手槍,但是填表時故意寫錯地址。(亨特拜登三項罪刑加起來,最高刑期是25 年。) (下:本案法官,跟亨特拜登。) 

 

 

 

 

 

 

其實這案件不必上庭的,但是亨特拜登堅持不認罪,要進行庭訊。估計他在九月開庭的逃稅罪名比這個更嚴重,證據也比這個更確鑿。他這是引火上身。對他父親的競選也更不利。這幾天,民主黨內對拜登的壓力更大,極可能迫使他退出競選。

亨特的三項罪名是:買槍時填寫不實資料,向聯邦(槍枝管制)說謊,以及非法持有槍械。

今天上午宣讀裁決時,亨特拜登的家人多數都在場,包括妻子Melissa,叔父詹姆斯James Biden夫婦,姑媽Velerie,他在好萊塢的乾哥哥  Kevin Morris,不過第一夫人Jill Biden 當時就不在場,她是遲了十五分鐘才趕到。

這件案子的法官Maryellen Noreika 是在2018 年被川普任命,但是媒體很少提到,她也是川普經由德拉瓦兩位(民主黨)參議員提供的名單上選擇的。在接受任命之前,她在德拉瓦的一間律師行工作25年。

這項裁決對於拜登總統的打擊相信相當大,他們平時強調他跟亨特的關係非常親密,他對這兒子也非常疼惜,雖然亨特已經54歲,卻對他照顧有加。昨晚拜登在白宮一項黑人歌唱晚會,已經顯得全身僵硬不能動,估計這次打擊會讓他一蹶不振,民主黨更會加大壓力讓他退出。

拜登在裁決宣布後發表的聲明中說,亨特將會上訴,預料不會,因為這將讓案件更拖長,對拜登家族未必是好事。

這項裁決似乎證明德拉瓦這地方的陪審團員,比紐約的陪審團員有sense。川普在紐約的案件一來沒有明確罪名,其次毫無證據,卻被裁決所有34 項罪名都成立。

 

06/11/2024星期二

亨特拜登剛剛在上午被裁決有罪,不到下午已經有兩個陪審團員出來說話,解釋他們的裁決。其中一位白人男性說,在他們閉門思議後的第一天(昨天,也是第一次)投票,結果是六比六,六個認為他有罪,六個認為無罪。但是在大家回去再檢查證據之後,今天早上再投票,五個改變態度,只有一個認為他無罪。這個女陪審團員認為「亨特在買槍時沒有毒癮」,之後再商議後,她也同意改變。最後達成一致協議。(下:亨特在今日聞判後,跟趕到法庭的第一夫人,以及妻子離開法庭。) 

 

 

 

 

 

 

今天跟紐約郵報記者談話的兩人,還有一個51歲的黑人女子,她說最讓她相信亨特在買槍時有毒癮的是,他在2018 年10 月13 日(買槍第二日) 發給女友黑莉 Hallie Biden 的一封短信,裡面說:我在等一個叫做Mookie 的毒品拆家。她說,這表示他在買毒品。過了一天,他又對黑莉說:我在XX 街跟XX 街之間,睡在車上 smoking crack。

另外那個68 歲的白人男子說,檢控官提出的那些相片跟短訊,證明了亨特是癮君子。他說:「在買槍前一日,(證據顯示) 他就在7-Eleven 跟毒販交易。辯護律師要我們相信他是在買咖啡,這很難相信。他不是去買咖啡。」

他又說,最初對於第一項控罪,對(有聯邦執照的)賣槍者說謊,有人不確定。因為表格上的問題,說他是「有意的隱瞞他是癮君子」,有一個陪審團員最初不確定。

這兩位說話的陪審團員都說,他們對於拜登家人都感到同情。當他們見到第一夫人在場,為她難過。很多陪審團員對於他的女兒乃歐米作證時,也都很感動。但是他們都強調,他們不感到壓力,並且說,政治立場不影響他們的決定,他的父親是總統也沒有影響。他們都認為,亨特需要幫助,他不需要坐牢,但是必須去戒毒。

這位白人陪審團說,他們12 個陪審團合作的非常好。他最初以為一定有兩派爭得面紅耳赤,但是沒有,大家都看證據。

這兩個陪審團員只在裁決後幾個小時就出來說話,證明他們光明磊落。你有沒有奇怪,紐約曼哈頓那12 個陪審團員怎麼都躲著不見人?如果他們真的做到「為社會除害」怎麼不出來邀功?因為他們心裡清楚,他們做的是一項政治裁決。那是一件沒有罪名,沒有證據,是檢察官跟法官聯手進行的司法迫害,他們都做了幫兇。

 

 

Click: 482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