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生活雜文

北美原住民問題
手機越來越聰明,人越來越笨
好萊塢黑名單事件
死刑與民意
惠妮‧休斯頓之死
兩個截然不同的歌星
一件罪案是怎麼發生的
杜魯多的拳賽-政治人物是怎樣產生的
年輕人的Entitlement觀念
美加政論-宗教受箝制

川普「掩口費」案件庭訊日誌

2024-05-07 16:37:12

05/28/2024星期二

今天是川普「掩口費」案子檢控雙方結案陳詞的日子,看了一天的電視轉播,一點新意都沒有,還是重複過去幾個星期的論調。紐約高等法院這種讓被告律師先講,之後檢控官才講的方式,對被告很不公平,因為他們都不知道對方會說些甚麼,無法答辯。何況這一次檢控官一直說他們有「川普犯重罪」,「掩飾另外一項重罪」的罪名,萬一控方臨時提出了新的指證(說詞)?但是沒有。檢控方空前的要求四個半小時的時間做結案陳詞,到最後用了將近五小時,還是甚麼都沒有,如果你相信他們,川普(的人) 付出色情影星丹妮爾斯掩口費,沒有從實報來,就是犯罪。川普是為了要贏得2016 年大選才付出掩口費,川普有心要以掩口費,得到大選的好處等等,這些都算是犯罪行為。(下:川普今天在他的TruthSocial 上面,以一個字形容控方的陳詞:BORING。) 

 

 

 

 

 

 

實在不想重複過去說過很多次的話,但是這位檢控官Joshua Steinglass 今天就是重複這些話。他還因為知道自己的主要證人柯恩Michael Cohen 是個大騙子,是證實了很多次的騙子,所以他必須說服陪審團,說不要靠柯恩的話證明被告有罪。他說:這案子不是關於柯恩,這是關於川普。柯恩只不過好像一個導遊,帶我們到現場去觀察。現在要證實川普是否犯了提供假的單據的罪名,目的為了掩飾選舉干預的行為。

記得嗎?法官禁止被告提出的選舉法專家作證,現在卻容許檢控官隨意指出川普犯了「選舉干預」的罪?

另外,檢控官還說,他們無須證實川普確實犯了罪,只要證明川普「有心」intent 就可以了。所以他們要陪審團決定,只要川普有犯罪意圖,就足夠。這是要陪審團員去猜測,估計。

他說:「沒有人說過,是川普坐下來在電腦前策畫,作假收據,掩飾帳目,你只要證明他有此意圖就可以。」

要知道,每一件刑事案件,檢控官都必須證明在beyond the reasonable doubt 毫無疑慮下,證實了被告犯罪,這門檻是很高的,但是現在他要大家去估計川普有此意圖?

因為控方所有的證據都無法連接川普跟案件有直接關係,(都是柯恩在中間牽線),所以Steinglass 今天強調,川普在2015 年跟八卦雜誌National Enquirer 發行人派克David Pecker 的見過一面非常重要,說因為他們見過面,後來才有付出掩口費,這就是catch-and-kill,(掩飾一單新聞),這就是違反聯邦選舉法。

我的天,這是否牽扯得太遠?這個邏輯錯的地方太多了。第一付出掩口費絕對不犯法,第二掩飾一單對自己不利的新聞,絕對不犯法,每一天都有人在做;第三,選舉前掩飾一單對自己不利的新聞,更不犯法,也不叫做干預選舉,也是每天有人在做。最後,即使真的川普犯了觸犯聯邦選舉法的行為,也是聯邦司法部的事,輪不到紐約曼哈頓地檢處來檢控。這是眾所周知的事,過去三個單位拒絕檢控都因為沒有證據,或是沒有理據,今天他們又重提這理據,當被告律師反對時,法官批駁。這完全是要欺騙陪審團,讓他們在無知情況下治川普的罪。

這案件可以批駁的地方太多,不再重複。現在要等明天早上看看法官如何指示陪審團。但是從過去幾個星期這法官的表現看來,他肯定是繼續幫助檢察官,他們無法無天的行為簡直是毫無忌諱,只因為他們決心要將川普治罪的決心太強,以及媒體對他們的包庇也是全心全意。

曼哈頓檢察官布萊格Alvin Bragg 當初是用左派國際大鱷索羅斯的錢競選,競選時就宣稱要讓川普下台,坐牢,大家可以找到他當時的競選宣言。這是馬戲班司法。(下:川普家人中今天有五人出席,表示支持。左起大兒子Don Jr.,二兒子Eric,媳婦Lara Trump,及女兒Jennifer。) 

 

 

 

 

 

 

今天川普的家人中,兩個兒子,一個媳婦,及一個女兒Jennifer 以及她的夫婿都到場支持,但是見到CNN 的主持跟評論員還是要討論為什麼川普夫人不在場,為甚麼他的大女兒伊凡卡不在場。當川普今日在法庭外講完話轉身離去時,還有記者大聲問:梅蘭妮雅在哪裡?即使是最完美的情況下,這些人總能夠挑出一個問題針對川普。這些人不僅變態,而且病態。

 

05/28/2024星期二

川普的「掩口費」案子今日進行結案陳詞,一開始聽說,檢控官方面需要四個半小時的時間,每個人都意外何以需要這樣長時間,這也是聞所未聞。而被告方面(川普)團隊就需要兩個半小時,這是非常正常的時間。另外,通常都是檢控官先做結案陳詞,之後是被告,然後檢控官如果有必要,會再做一個簡短的陳詞。因為檢控方必須證明被告有罪,有較高的門檻。

但是今天卻是被告先說,這就很奇怪,也不公平,因為被告最後沒有答辯時間,這表示他不知道檢控官那邊要說甚麼,而且之後也不能反駁。何況這件案子到現在控方也沒有證明川普犯的罪(記錯帳),因為到現在這罪名即使存在,都與川普無關,以及川普究竟要掩飾的是甚麼重罪。即使檢控官做了非常不合理的,新的指控,被告團隊都無法辯解。

而在今天被告團隊的律師布蘭奇Todd Blanche 剛剛開始陳詞之後半個多小時,拜登那邊突然宣布他們將在這法院外舉行記者會,這不是來鬧場嗎?而且拜登團隊這樣做,根本是以最大的動作來「影響法庭程序」。結果這記者會出現的主要人物是好萊塢影星羅伯迪內羅Robert De Niro,他是反川普最厲害的人士,他在今天的宣布中,說自己加入了「拜登及卡美拉競選陣營」,因為他無法再容忍另一個川普任期。我把他今天的話節錄在這裡,讓大家自己評理他是否精神有問題,將所有拜登以及民主黨做的事,都歸咎於川普身上,此外也顯示拜登團隊的氣急敗壞,不得不作出這極端難以理解的行為:(下:羅伯迪內羅在川普受審法庭外舉行記者會。) 

 

 

 

 

 

 

他首先指著這個法庭,說「這是瘋狂的,都是川普製造的混亂,因為他需要完全的混亂total chaos。紐約是我的地方,我的鄰里,川普大樓就在這左近,他讓紐約變成鬼域 ghost town,我愛這城市,不想這城市被毀滅,川普卻要毀滅這城市。他不僅要破壞這城市,這個國家,最後會摧毀這世界。我不要恐怖份子來破壞。川普不屬於這裡,我不知道他屬於哪裡,我們不能容忍他在這裡。

「他是一個花花公子playboy,卻假裝是政客,他從政完全為了自己,他讓自己富有,老百姓卻受害。他是一個小丑 clown,這個城市不容忍小丑,我們容忍街道邊有小丑,但不能容忍小丑治理國家。在這國家,很多人不了解他像我們了解他,他們支持他,被他那一套狗屎bullshit 收買,…其實就在這幾條街外,已經有一個陪審團裁決他性騷擾罪名成立,…

「我們都見到他在一月六日事件中,鼓動暴民 mob 破壞民主,所以我已經決定加入拜登跟Harris 的競選團隊,因為他要暴民幫助他做骯髒的行動。我不奇怪在他任內,謀殺罪案,暴力罪案都大大提升。

「2016 年是一個笑話,很多人以為不會發生的事發生了。歷史一再證明,其他小丑都沒有被當真,讓不可能的事件發生。所以現在是時候,阻止他(當選),不要在事後再後悔。如果他當選,以後不再會有選舉,他永遠不會下台,他永遠不會下台!你要這樣的國家嗎?他會終生統治rule for life,所以我加入拜登競選團隊,這是唯一可以保障民主跟自由的。」

羅伯迪內羅今天講話時,不斷有川普支持者在後面叫嚷干擾,也有汽車喇叭聲。當他說完也有人包圍他,辱罵他,說他是電影圈的黑幫,過氣影星,他的電影sucks 等等。我也見到川普支持者面對麥克風說話,但是沒有人干擾,沒有人叫囂或是辱罵。

其實他今天是看著稿子念,仍然感覺到語不成句,證明他平常演電影都有導演,才能將每一句話說得順溜。你再看看這些話,哪一句是真的?紐約罪案增加都是因為檢察官布萊格Alvin Bragg 上台後的一連串措施,不捉罪犯,捉了又放,跟川普有關係嗎?你們利用司法起訴川普,現在又來大鬧法庭,還說川普破壞民主?他還沒當選,你就說他當選了不會下台?你口口聲聲說要阻止他當選,這不是干預選舉?你們沒有證據的控告川普干預選舉,現在自己卻以極大動作干預選舉。

這足足證明拜登團隊是抓狂了,今天左媒 Politico 才剛剛發表一篇文章,標題是「民主黨對於拜登的競選抓狂了 freakout」,民主黨陣營內部對於拜登的當選機會極端擔憂,到了freakout 的地步。這是掩不住的事實。

 

05/22/2024星期三

更多證據證明,我在前幾天對川普掩口費案件的報導的內容一點不錯。昨天下午,法官馬向接受控辯雙方的律師的意見,法官在下周雙方提出結案陳詞之後,應當如何指示陪審團提出意見,這些內容我們無法知道,但是從當時留在法庭現場法律界人士的資訊,知道了情況比我想像的還糟糕。

CNN 的資深法律評論員Elie Honig 昨天的一段話最足以解釋:「法官對陪審團的最後指示是最重要的,他要指揮陪審團員接受那些證詞,忽略那些證詞。我們(法律界人士)推動的是due process 正當合法程序,(今天)辯方一直呼籲法官,請你告訴陪審團到底被告(川普)犯的是甚麼罪。但是檢控官那邊的立場是,盡量讓這個罪名模糊,概略就好,我知道有些人是過分牽強的解讀紐約的法律條文,甚至說陪審團不必知道(檢控官所指的)另一個罪到底是甚麼,對於我來說,這個檢控官是要趕快讓(被告)定罪,之後的發展是很久遠以後的事。這樣的作法簡直讓我 blew my mind (大開眼界),我們必須點出這事實。」(下圖:Elie Honig 在CNN上面談到川普的審訊。) 

 

 

 

 

 

 

他這一段話在CNN只會現場播放一次,不會再重播,但是這段話在網上廣泛的被轉發,大家可以找來看。

另外是哈佛法律系教授及資深律師Alan Dershowitz,他昨天出席了這項庭訊,之後在紐約郵報New York Post 寫了一篇紀載,他說「經過(昨天)一天的觀察,結論是這位法官是完全的獨裁,他的每一項決定都對被告不利,特別是他拒絕被告方面提出的相關證人及證詞,但是允許檢控官那邊提出的不相干的證人跟證詞。而當被告方面唯一的證人,一個資深律師考斯特羅Robert Costello 對他的裁決驟眉頭時,他卻大發脾氣,進行清場。我意外的獲得留在現場,可以見到一場極端偏袒的表現。這法官居然威脅如果他再皺眉頭,就會將他所有的證詞都刪除。(下圖:Dershowitz 教授昨日走入法庭。) 

 

 

 

 

 

 

「這樣的行為應當是違憲的,因為這違反了憲法第六修正案,剝奪了被告證人的自辯的權利。以及因為證人的行為,而懲罰被告。即便是考斯特羅錯了,何況他沒有錯,都不應當刪除他的證詞,而且這證詞是直接駁斥檢控官的證人的證詞。

「這法官的作為是駭人的,不道德,不合法,而且小氣的作法。

「而且他對證人的威脅是不合憲法的,揭露了他對被告(團隊)的極端鄙視,每個人都應當見到這法官的作為,但是因為這審訊不是電視轉播,所以公眾只能倚賴偏見的媒體的報導。…如果你看的是CNN 或是MSNBC,你得到的不是真正發生的經過。他們有意曲解事件經過,真實現象完全被扭曲了。」

他還說,他過去觀察過中國大陸,俄羅斯,烏克蘭,英國,以色列等四五十個國家的法庭審訊,但是以他60 年的經驗,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奇異景象。

這就是川普(一位前總統)接受到的無理的審訊的經歷。是現任拜登獨裁政府利用他的司法部門,整肅一個非常有可能當選下任總統的政敵的過程。但是美國一半人不知道,也不願意知道。

Dershowitz 是哈佛法律系教授,一直都是自由派的民主黨人,非常堅持民權的律師,只有在見到川普被多次不公正對待之後,才在川普受到彈劾時主動擔任他的律師之一。他也是猶太人,認為川普的中東政策對以色列最友善。之後他就受到民主黨及媒體的圍剿,取消他的演講,甚至控告他無須有的罪名。

昨天聽到CNN 難得的現場轉播了川普離開法庭時的一段說話,但是轉播完畢,主持人跟現場評論員立即說:「他又在說這是拜登政府對他的迫害,每天重複說這話,事實是一點根據都沒有。」事實是我過去提出太多事實根據。

經由Elie Honig 以及Dershowitz 的報導跟說法,大家可以見到,這一批司法獨裁決心用一切方法在大選前讓川普入罪,達到阻止他當選的目的。這就是證據確鑿。

 

05/21/2024星期二

這麼長久以來,美國(及西方)的司法制度最值得驕傲的幾個原則包括:未經證實之前,被告都不算有罪;以及:證實有罪的責任在檢控官,而且必須證明完全沒有「合理的懷疑」,才能定罪。但是現在這兩項原則在川普身上都不再適用。未審之前,民主黨跟媒體已經每天以「他被起訴91 項罪名」,所以不適宜當選總統。現在,川普的「掩口費」案件,沒有人知道究竟川普被告的是甚麼罪,他犯的是甚麼罪,而且「合理的懷疑」每天層出不窮,但是檢察官跟法官合作,繼續窮追不捨。

很懷疑連陪審團員是否知道川普究竟被起訴甚麼罪。這我在第一篇報導:川普「掩口費」案件究竟是甚麼底細?中就說了,而現在那篇文章中的疑點仍然存在。當時就說,檢察官布萊格起訴川普34 項記帳錯誤的罪名,但那是小罪,已經過了追訴期限,所以布萊格就將川普罪名升級到重罪felony,但是甚麼樣的重罪?他一直沒有說。到今天也沒有說清楚。這項罪名要跟重罪牽上關係,必然是跟選舉法牽上線,但是如果你每天留心新聞,你見到川普的行為跟選舉法有關嗎?(不僅跟選舉法沒關係,連記帳錯誤都扯不到川普身上,那是川普公司的CFO 韋瑟伯格跟川普律師柯恩Michael Cohen 兩人之間的互動完成的事項。這是過去三個多星期我們得到的結論。)

這個檢察官既不敢傳訊韋瑟伯格,擔心真相大白,而法官又禁止辯方傳訊聯邦選舉官員來作證,解釋甚麼是選舉法,明顯是擔心陪審團員了解了選舉法內容,他們的案子就瓦解了,否則他有甚麼理由阻止這選舉官員作證?

這位選舉官員Bradley Smith 是前任聯邦選舉委員會主席,他今天解釋說:法官馬向Juan Merchan 對辯方律師做出很多的限制,限制他的發言範圍,這樣完全達不到解釋選舉法的目的,所以辯方取消了他的作證。

這太明顯,法官是阻止辯方的證人上去解釋選舉法,為什麼?這是想渾水摸魚,讓陪審團不必明白選舉法,就倚靠柯恩的證詞,裁決川普違反選舉法。因為在這麼多證人的證詞中,只有柯恩以及第一位證人,八卦雜誌National Enquirer 的發行人派克David Pecker 提及競選法,而柯恩是唯一指出川普是為了怕影響選舉,才要阻止色情女星丹妮爾斯的醜聞外洩。事實是,檢控官的證人中,有好多位都說,川普是擔心妻子梅蘭妮雅及家人知道這傳聞,才願意讓柯安處理這事,阻止傳聞鬧大。其他人都沒有說是跟選舉有關。

其實就算真的為了選舉,也不算犯法。因為付出掩口費,簽署保密協議NDA,爭取選舉有利新聞,全部都不算犯法,每天都有人在做,這些有多少人知道?而這位法官就容忍柯恩一再重複這些話,好像就可以證實川普犯了重罪。

看得出檢察官跟這位法官的目的,只希望(只需要)陪審團裁決川普一項罪名,即使是記帳錯誤的輕罪,他們就夠了。因為這就足以讓民主黨跟拜登大大宣傳:川普是一個convicted criminal (被判刑的罪犯),阻止他當選。這也是法官的重大失職。他到現在都沒有檢討檢察官那邊到目前沒有明確指出川普的「重罪」是甚麼,萬一陪審團裁決川普犯了記帳錯誤的輕罪時,怎麼處裡?因為即使川普真的犯了記帳錯誤的罪,那是輕罪,已經過了追訴期限,能算數嗎?法律上根本不成立。

所以第一天就說過,布萊格隱瞞這種罪是甚麼,不是他隱瞞,是他根本不知道,是根本不存在。還是回到第一天說的,這是一項無中生有的罪名跟起訴,這是一場司法迫害,這是一場猴子戲。

 

05/21/2024星期二(上午)

川普在紐約的「掩口費」案子庭訊居然在今日一早審完了,辯方唯一的證人考斯特羅 Robert Costello 今天上午只接受了控方律師的幾個問題之後,辯方律師再回頭問時,法官馬向居然允許控方律師的每一次的 objection 反對,阻止他再說話,或是再呈現證物(他跟柯恩的電郵)。現在控辯雙方都「休息」了。只是除了陪審團,大家都不能回家,雙方律師要跟法官討論,如何指示陪審團,法官說他在下周指導陪審團之前,要聽取控辯雙方的意見。但是聽到下午的討論之後,法官對於辯方的意見多數都沒有接受。

此外法官說,因為結案陳詞需要至少一天時間,不能打斷,所以明天不能開始,(因為星期三休息),而星期四也不能開始,因為星期五是長周末。同一原因就要推遲到下星期二(本月28日),同時希望星期三陪審團可以開始常考。這表示陪審團現在開始足足放假一個星期,而川普又要多浪費一個星期在法庭。(這法官似乎是能拖就拖,根本不在乎拖多久。)下圖:川普對法官。

 

 

 

 

 

而今天法官對陪審團員的交代是:回去後不要討論這案子,也不要search 這件案子,就是不要看電視,或是到網上搜尋等等,但是你相信嗎?這些陪審團員做得到嗎?加上這是紐約,是曼哈頓,他們的親朋好友,同事,幾乎全部痛恨川普。加上這些陪審團員全部都看MSNBC,CNN,紐約時報,只有一個的新聞來源中包括了Fox News。這幾天見到CNN,紐約時報等已經開始在「影響」了,紐時昨天一篇報導說:檢察官的案子,不必全靠柯恩的證詞,就淡化了柯恩的「負面」形象跟證詞。MSNBC 就更不用說了,繼續提高柯恩的形象,說他「盜取」川普公司,只是因為川普沒有給他應得的花紅。

此外這次陪審團開始長考之後,也無須閉門集體思考,而是回家去思考。同樣的在紐約這環境,也不要想會不受到四周的影響。

說到這兩天這位法官表現出來的偏見,真是再白癡都看得出來。當色情女星丹妮爾斯作證時,內容跟案情毫無關係,但是當辯方提出objections,幾乎都被法官拒絕。結果讓她無休無止的描述她跟川普的結交經過,(盡管川普否認跟她有那種關係)。但是昨天考斯特羅是辯方唯一的證人,他的證詞也跟案情決然有關,但是他每次開口,對方一定叫objection,而法官幾乎全部允許。這對比再明顯不過。所以考斯特羅會如此有反應。以前說過考斯特羅自己做過紐約南區法院的檢控官,他不是沒見過世面,法官這樣的偏袒,他怎麼會不翻白眼?結果他再有利的證詞,都因為被法官打擾,而被打消。現在各方都批評他的證詞根本幫不到川普。

還有昨天,辯方的第一個證人原本是聯邦選舉委員會前任主席Brad Smith 史密斯,他可以解釋「違反選舉法」的意義。這跟檢控官的起訴內容有絕對關係,但是法官卻說:如果辯方要請專家證人,控告方也必須請專家證人,所以辯方被迫取消這位證人。你相信嗎?這次審訊檢控官請了20 位證人,花了無數時間,被告方面只請一位證人都被拒絕。之後辯方決定再請一位證人,卻被法官有意的破壞。昨天考斯特羅說他在大陪審團調查時,提出兩三百封他跟柯恩之間的電郵,但是檢控官只用了兩封,今天當辯方律師給他機會出示其他(一封)電郵時,對方即時反對,法官又批准了。所以辯方才草草收場,不再問話。

所以聽到不少法律專家說,有這樣的法官,根本不需要檢控官。

這次檢察官指控川普,說他「帳目錯誤」的目的是要掩飾另一項嚴重罪行,而且多次暗示是跟違反選舉法,企圖影響選舉結果等等。但是到現在檢控方也沒有證明那嚴重罪行是甚麼。檢方甚至沒有證明川普犯的第一個過失:有意記帳錯誤。因為幾乎所有證人都說,他們是直接跟柯恩交易,沒有人跟川普有接頭。而且柯恩是自己抵押房子付那13萬元,這不是他自己的決定是甚麼?其實如果要證明川普是否有關,傳訊川普公司的CFO 韋瑟伯格Allen Wiesselberg 就可以,因為開支票,記帳的都是他。但是檢方根本不敢傳訊他,因為知道他一出現,他的案子就垮了。

這包括左派媒體都承認。但是聽到左媒紛紛解釋,檢察官已經證明了川普有不雅的婚外情,還拿錢企圖遮羞,這就夠了。所以說這是政治審判。如果婚外情有罪,多少參議員,眾議員,州長都該下台?聽到CNN 的主持人說:這次審訊讓人看清了川普的人品,這就夠了。

這位法官最最不合理,最最偏坦的決定就是對川普一個人下禁口令,而不限制幾個重要證人的說話,這包括主要證人柯恩跟丹妮爾斯。結果柯恩每天在電視上,在podcast上,在TikTok上發表言論,視頻,破口大罵川普,毫無節制。通常禁口令是用來保護被告的,現在法官卻對這被告下禁令。而法官的目的非常明白,因為這是競選時期,他禁止川普批評案情,等於禁止他自辯。

而且這次曼哈頓檢察官布萊格Alvin Bragg 挑選法官時,不是通常的程序在「一籃子」法官中任意挑選,而是特意揀選的,這已經不是一般程序,而我們都知道這位法官不僅自己捐款給拜登,雖然數額不大,是為了避免被攻擊有政黨偏袒,但是他的女兒卻為民主黨籌款數以百萬元計,甚至超過千萬元。她自己得到的報酬也超過六位數。

以任何標準,這案子最壞都應當是hung jury,mistrial,甚至應當是無罪,但是這是民主黨在紐約的法庭,檢察官布萊格競選時就說要置川普於監獄,再碰到這樣的法官,司法界人士說整件案子充滿了reversible error,只要上訴一定得直,但是這是政治案子,民主黨管你上訴是否得直,他們只要在大選前證明川普有罪,那就夠了。

 

05/20/2024星期一

川普的「掩口費」庭訊今天在紐約續審,因為時間緊迫,今日庭訊在早上八點半就開始,因為被告的川普團隊決定邀請聯邦選舉委員會前任主席史密斯Bradley Smith 出庭作證,作為專家證人,所以原訂本周二開始的結案陳詞必須延遲到下周二。法官馬向Juan Merchan 解釋,如果一方決定請專家證人,也要預期對方也邀請專家證人。

時間方面,已經知道這星期三會休庭,(因為陪審團員中有人有其他預約。)加上這周末是長周末,星期五休庭,因此預料庭訊會延長一個星期,陪審團的閉門思考,以及裁決都要等到下周。

至於「專家證人」史密斯,是要證明這件案子跟違反選舉法之間的關係。因為曼哈頓檢察官布萊格Alvin Bragg 一開始就聲稱,川普的「帳目錯誤」雖然是小罪,但其目的是要掩飾一項更大的重罪。這重罪唯一可能性就是違反選舉法,一方面可能是用了競選經費,一方面可能是要干預選舉結果,所以被告要選舉官員出來解釋選舉法的範圍,以及證明到現在控方都沒有證明川普違反選舉法。

今天上午仍然是由檢控官方面的主要證人柯恩Michael Cohen 繼續接受川普律師布蘭奇Todd Blanche的交叉盤問。

今天聽到CNN的主持Jack Tapper 發表意見,他說這件案子讓他想到(足球明星) 辛普森O. J. Simpson 的案子,那件案子誰都知道不是司法裁決,而是政治裁決,是基於黑人在美國的歷史因素作的裁決。所以這件案子也相似。他沒有說下去,但是我們明白他的意思,他是說,雖然現在可能無法證明川普有罪,但是基於政治理由,(川普是可怕的人,或是對川普的痛恨,)可以裁決川普有罪。你聽過這樣的事嗎?單單這樣的分析就足以讓他被開除。他還將主持下個月川普與拜登的電視辯論。你能預期他會公正嗎?

XXX

今天川普掩口費的庭訊再有爆炸性證詞,控方的主要證人柯恩Michael Cohen 在川普律師盤問下,承認他從川普公司偷了六萬元。(下圖:川普前律師,控方主要證人柯恩今日前往法庭。) 

 

 

 

 

 

 

當川普律師布蘭奇Todd Blanche 仔細的將川普如何以42 萬元償還他付給色情女星丹尼爾斯的13 萬元時,柯恩說,他是由川普公司的CFO 韋瑟伯格那裏安排付款。因為他每年有15 萬元的年底紅利,而前一年少了十萬元,所以這時補回。但是其中一筆五萬元,發票說是柯恩墊付給一間網路民調公司Red Finch 的,但是查出柯恩只付給Red Finch 兩萬元,布蘭奇問他,你私自吞了三萬元,是嗎?柯恩承認:Yes, Sir.。布蘭奇問他,事後是否補回這筆錢,他說:No, Sir.。

這筆侵吞的錢,後來證實發生過兩次,一共是六萬元。柯恩在庭上解釋,他這樣做是因為生氣,他的年底花紅沒有預期的多。

過去報導過,柯恩付給丹尼爾斯13 萬元,但是最終川普公司付給他42 萬元,(每個月三萬五千元,為期一年),其中柯恩自己將13 萬元的數字加倍,理由是紐約的稅很重,高達50%,這些川普公司都照做了。而且他每年從川普公司賺取37.5 萬元,另加15 萬元紅利,但是他還從這些小地方侵吞川普公司。

見到多間媒體,包括CNN 的評論員都驚嘆,這是對於控方另一個極大的打擊。他們都認為,檢控官不應該不知道這些事,居然還想隱瞞。這事件證實了柯恩不僅誠信有極大問題,人品也有極大問題,這也是違法行為。而他是控方的明星證人。

柯恩還說,他曾經告訴(曼哈頓)檢察官辦公室,這件(偷竊)事,不過沒有被檢控。

另外柯恩今天也承認,他曾經對多名媒體人說過,川普完全不知道他付款給丹妮爾斯的事。此外在交叉盤問下,他今天承認每一次作證都在事先經過「排練」,指導,其中到國會作證之前,更是經由民主黨眾議員Dan Goldman 的教導,這是教唆作偽證。

到目前檢控官還沒有陳列川普犯罪的任何證據,唯一找到犯罪證據的是他們自己的證人。事實是,真正犯罪的是曼哈頓檢察官布萊格,他從沒有證據開始,卻起訴一位前總統34 項重罪罪名。

XXX

我想每個人都應當有這個感覺,川普怎麼可以做到這樣密不透風?這樣多檢察官,這樣多聯邦調查員,這樣多民主黨的司法部門針對他七八年了,卻找不到一件他的犯罪證據。他們將他家族公司過去幾十年的帳本,報稅資料都拿出來用放大鏡檢閱,非常艱難的(而且沒有理據的)起訴他,甚至企圖策反他身邊每一個人:律師,會計,秘書,甚至花匠,保鑣,到現在都沒有辦法捉住他的痛腳。

 

 

 

 

 

我從他的前私人律師柯恩Michael Cohen 的證詞中得到一句話。柯恩在上星期的證詞中說過一句話:川普從來不用電郵,因為他見到好多人因為電郵被翻查出問題。

這就是他的極端聰明處。他避開任何危險。他寧願用推特,用facebook 發言,傳話,雖然這些推特網文給他帶來不少麻煩,每一句話都被媒體跟民主黨故意曲解,但是都是當時就發酵,不會等到幾年後被人翻舊帳,成為法律問題。

川普在2015 年出馬角逐總統時,就說他早已預料到(因為代表共和黨) 而會「被整」,只是不知道這整他的力量如此強大,不過表示他一早有準備,所以所有事都依法辦理,以免被人修理,現在知道他這準備很早就開始。因為從過去的訪問知道,早在八十年代,九十年代他就有從政的想法。

XXX

中午:今天在柯恩接受了川普律師的交叉盤問之後,控方律師出來「補鑊」,也就是補救柯恩犯的錯。控方律師Susan Hoffinger 蘇珊賀芬格首先要推翻柯恩在2016 年十月24 號傍晚的那一通電話。柯恩被發現他在打那通電話給川普的保鑣薛勒Keith Schiller 之前,給薛勒發了一個短訊,說他受到一個少年的騷擾,薛勒回他的短信說Call me。不過柯恩說,就是那通電話他告訴川普:丹妮爾斯的事情搞好了,也就是錢付給對方了。

但是在川普律師布蘭奇Todd Blanche 盤問下,知道那個電話只持續了一分37 秒,他如何可以在那樣短時間跟兩個人說這樣多事情。當時柯恩就答不出來,只說他「相信」他跟川普說了。

現在蘇珊賀芬格就要補救這問題,她今天企圖要陪審團相信,一分半鐘是很長的時間,而交代那筆錢的事只要很短時間。控方律師同時要提堂新的證物,就是那天川普跟薛勒確實在一起的相片。不過布蘭奇反對,說他們從未否認川普當時跟薛勒在一起,但是那電話是打給薛勒的,與他們是否在一起無關。此外說對方取得這相片的程序有問題,沒有經過向 C-SPAN 取得確認的說明。

經過這段證詞,我見到CNN 幾個主持的態度也改變了。一位女主持 Jamie Gangel 說,做電視的人都知道,一分半鐘是很長時間,足夠交代很多事。問題是你看那天柯恩的態度就知道,他自己知道穿幫了,因為他立即改變了說詞,他只是「相信」他跟川普說話了,根本沒有確定。

之後又聽到另外幾個主持說,「柯恩盜取川普的錢這樣多次,他沒理由不知道,問題是他為什麼身邊有這樣多品行不好的人。」所以柯恩偷錢變成是川普的錯了。還有一個主持說:「川普身邊多少人坐牢,或是在坐牢,可見他用人有問題。」可以想見,這些媒體隨時可以找到藉口,繼續將槍口對準川普,不論他是否有罪。而且我解釋過無數次,川普身邊的人都是因為他們要讓川普入罪,所以一個個去調查,用來策反,那些不肯屈服的都坐牢了,柯恩是因為被策反成功,所以幫助檢察官起訴川普,現在就知道甚麼樣的人會被策反。

另外賀芬格也讓柯恩證實,川普還錢給他的行為不能算是法律上的retainer (聘用訂金),所以不能當作是法律費用。(原因是檢察官布萊格起訴川普的罪名就是竄改商業紀錄,也就是說在帳目上,川普將這筆費用當作是法律支出。)

XXX

下午四點:川普在紐約的掩口費審訊逐漸進入高潮,原本這星期可以結束的案子,川普團隊今日宣布了新的證人,不是原先預計的聯邦選舉委員會前任主席Brad Smith,而是川普前律師柯恩Michael Cohen 的前任法律顧問考斯特羅Robert Costello。(辯方沒有請Brad Smith,是因為法官反對,說如果他們請「專家證人」,控方也要請專家證人,他們只有算了。)

這位考斯特羅的證詞過去提過,他剛剛在上星期到國會眾議院作證,說他是在2018 年柯恩的家裡,辦公室及銀行保險櫃被聯邦調查局的探員大舉搜索之後,擔任柯恩的法律顧問。他說,柯恩至少十幾二十次對他發誓說:我向上帝發誓,我沒有川普任何把柄。他還說,川普完全不知道他付錢給色情影星丹妮爾斯的事。(下圖:這是川普跟幾個律師今日在法庭,左起:川普律師布蘭奇,川普,律師Emil Bove,以及律師Susan Necheles。) 

 

 

 

 

 

 

 

考斯特羅今天在法庭被川普的律師 Emil Bove 問話時,也作了同樣的證詞。他同時也在本案調查期間,在大陪審團做了相同的證詞。所以他說的話是曼哈頓檢察官布萊格Alvin Bragg 都清楚的。而且各界都知道他的證詞內容會對柯恩的誠信造成嚴重損害,及打擊柯恩的證詞。

但是在他作證之前,法官馬向Juan Merchan 卻指示他,不可以攻擊柯恩的性格,只能就過去柯恩的證詞中的兩項「可能互相牴觸」的聲明做出反應。不僅如此,每次當考斯特羅要說話,控方就提出反對objection,而法官都批准,這讓考斯特羅非常洩氣,而且都發出反應,有一次甚至說了一句Jesus,法官立即問他:你說甚麼?還有一次他忍不住說了一句:ridiculous (簡直荒謬)。還有一次法官說見到他翻白眼,這時法官也忍不住,要陪審團跟媒體離開,只留下川普團隊及他的支持者。之後當眾指責考斯特羅,說他要討論法庭的禮貌問題,包括「禁止對法官發表意見,翻白眼,或是就法官的決定做出反應。也不能說strike it (刪除/劃掉),因為只有我能說strike it。」這時考斯特羅據說看著法官,法官就問他:你在瞪著我嗎?

事實是誰都見到這法官的一面倒。今天下午當控方要提出兩張相片,顯示某天川普確實是跟他的保鑣薛勒在一起,因為那張相片是C-SPAN 的檔案照,沒有時間地點的說明,法官馬向居然要給檢控官多出半天時間,去找C-SPAN的檔案室人員來作證。但是今天當川普的律師說要請一個證人(考斯特羅)時,法官居然說時間緊迫,要限制問話時間。(不過後來,檢控官被迫放棄尋找那張相片的說明,因為跟案情根本沒有直接關係。) 可以想見考斯特羅實在忍不住了才有這樣多反應。過去說過,他是聯邦司法部在紐約南區New York South District 地方法院的檢控官,有相當的經驗,當然知道這位法官心存偏袒,甚至心存不良。

另外,川普團隊今日在傳訊考斯特羅之前,還先要川普律師布蘭奇辦公室的職員Daniel Sitko 簡短出來作證,他提供了柯恩跟考斯特羅之間的通話紀錄。原來柯恩在作證時說,他跟考斯特羅只見面一兩次,而且根本沒有正式接受他做自己的法律顧問。但是今天Sitko 提出的通話紀錄,證實他們兩人在2018 年四月到六月之間,一共通話75次,其中五月的一次通話時間長達96分鐘,超過一個半鐘。證明柯恩又在說謊。(下:今日辯方唯一證人考斯特羅。) 

 

 

 

 

 

不過今日控方的律師在對考斯特羅交叉盤問時,只著重他跟川普的律師朱利安尼的關係。考斯特羅否認他當時是為川普傳話,他只是認識朱利安尼,他說朱利安尼後來才成為川普的律師。

檢控官今日表示,他們已經結束證人的證詞,表示不會再傳召證人。辯方也在今日下午稱,他們不會再傳叫任何證人,這表示川普本人不會作證,同時雙方隨時可以作結案陳詞。今日結束前,川普的律師提出要求,要法官撤銷本案,說控方到現在根本沒有證明川普有任何犯罪行為或是意圖,法官馬向沒有批准,說這是剝奪陪審團員作裁決的機會。不過他說,他保留這決定的權利。預料他不會這樣做,因為一來他是民主黨人,二來他的女兒是民主黨的重要籌款人,跟民主黨關係密切到極點。他們最重要的目的是要讓川普入罪。最近幾日有傳言說,拜登願意在六月底跟川普辯論,他們的算盤之一就是,川普只要被裁定任何一項罪名,他就是「罪人」,到時候他就可以說「我不會跟一個罪犯辯論」,而臨陣逃脫。

可以看出,民主黨對這些刑事案件中的「押寶」有多重。

見到今晚主媒的新聞,對於柯恩盜取川普公司金錢的事情著墨不多,反而用了更多時間說考斯特羅跟川普朋友(後來是律師)朱利安尼間的關係。

今天又有十多人到法庭內外支援川普,有川普前任政府官員及職員,有州政府官員,有多名眾議員,也有律師。

 

05/19/2024星期日

經過幾個月的,連日連夜的報導川普的「掩口費」審訊案件之後,難得的這個周末主流媒體不再提這案件,都將注意力轉移到其他地方去了。例如上星期二,當拜登宣布對中國進口電動車以及相關產品,徵收百分之百的關稅時,我轉到CNN 去看,居然沒在轉播,仍然繼續高談川普的案子,他們認為只要不停討論川普的「罪行」,對於拜登都有利,甚至勝過拜登的演講。

 

 

 

 

 

 

不過自從星期四,檢察官方面的主要證人柯恩Michael Cohen 露出原形,極大多數的法律專家都認為檢察官輸定了,即使那些民主黨陪審團員真的痛恨川普,都不可能12 個人一致裁決川普有罪。只要一兩個陪審團認為有「合理的疑問」,就會是hung jury,就會是mistrial。何況陪審團員中有兩位是律師,他們能夠昧著良心,認為檢察官的案子有足夠證據讓他們相信,川普果然犯了「掩飾一項更大罪行」的罪行?

根據星期四的法庭報告,法官馬向Juan Merchan 已經對雙方律師做了指示,說他希望在星期一上午,就讓柯恩結束交叉盤問。這樣下午雙方就可以做結案陳詞。這表示最慢,星期二都可以讓陪審團開始長考。而整個案件在下星期長周末之前應當有結果。

據報導,川普的律師布蘭奇Todd Blanche 當時表示,他們仍然希望保留機會,是否讓川普,或是一位神秘證人出庭作證。這樣也可以在星期二提出結案陳詞。不過一般認為,布蘭奇安排川普作證的可能性極微,因為目前看來完全沒有必要。是媒體跟民主黨希望川普出庭作證,這樣他們可以繼續做文章,甚至希望川普說錯話。至於布蘭奇打開門,也是為了給自己有機會改變主意。

這次審訊被告川普團隊一個證人都沒有叫到,上面說的神祕證人傳言一度是聯邦選舉委員會前任主席Bradley Smith,過去是因為檢察官布萊格Alvin Bragg 口中的「重罪」與選舉經費有關,所以才必須傳召這方面的證人,現在看來也無此必要。

到目前檢察官都沒有證明川普第一犯了「帳目錯誤」的罪行,因為所有的證人都指出,他們是直接跟柯恩接頭,如果有罪都是柯恩的過失。到現在都沒有證據證明川普跟這些帳目有直接關係,(而布萊格居然同樣的帳目,告了川普34次)。而跟這帳目可能有關的關係人,是川普公司Trump Organization Inc. 的CFO韋瑟伯格Allen Wiesselberg,而檢察官到現在都不願意徵召韋瑟伯格出庭作證,因為韋瑟伯格已經證明他不會被檢察官收買作偽證,他寧願坐牢都不會出賣川普。第二,檢察官更沒有證明川普是在掩飾另外一件更大的罪行。這樣說,檢察官連證明川普犯了小罪Misdemeanor 都沒做到,更不要說犯了掩飾重大罪行的重罪felony 了。

檢控官在這次審訊中傳訊了20  位證人,到目前證明除了柯恩以外,多數都與案情沒有直接關係,他們中很多人的證詞甚至是指控柯恩的。這證明了很多人分析的,檢察官知道柯恩不是好證人,所以舖排了那樣多證人「舖路」,結果一點幫助都沒有。那個色情女星丹妮爾斯Stormy Daniels 的證詞更是與案情無關,將這件審訊拉低層次,簡直可以說是為了煽情作用。

現在要注意的是,看法官馬向如何指示陪審團員。如果他真正公正,他會指示陪審團員著重於川普是否犯了記帳錯誤的罪行,而要他們忘記丹妮爾斯那些證詞,因為那些證詞與案情毫無關係。其實馬向如果真正公正,他會第一時間撤銷這件案子,因為檢察官根本毫無起訴的理據。馬向的不公正從他對川普實施禁口令就開始,過去法庭的禁口令都是為了保護被告的,這是史無前例的只對被告實施禁口令。相反的容忍幾位證人天天公開臭罵被告。

現在川普的四項刑事起訴案件,其中三件不是瓦解,就是無限期延期,而這唯一開庭的案件,看樣子除了有天大意外發生,又失敗了。難怪見到媒體已經失去興趣,要找其他的問題去針對川普。

 

05/16/2024星期四

川普的「掩口費」案子今天繼續由川普的律師對控方主要證人,川普的前律師柯恩 Michael Cohen 交叉盤問,前幾天柯恩的表現都在檢控官的指導及練習下非常冷靜及有禮,但是今天經不住川普律師 Todd Blanche 布蘭奇的質詢,開始出現焦躁不安,同時出現無數的漏洞,連左派媒體都承認,他在今天的表現大大影響他在陪審團眼中的誠信度。

今日一個轉捩點是,柯恩在星期二提到,他在2016 年十月24日(大選前兩星期) 傍晚打了一個電話給川普,通知他(色情女星)丹妮爾斯的事情辦妥了,說已經付錢給丹妮爾斯。他說那通電話是打給川普的保鑣薛勒Keith Schiller,因為他知道當時川普跟薛勒在一起,而且當時柯恩說:「我不記得是否用電話揚聲器,但是我是跟他們兩人說話。」

柯恩用那電話證明,他付的那筆錢跟川普有關,所以他要向川普報告。這是唯一的跟川普接上線的證據。

但是今天川普的律師布蘭奇拿出當天這通電話之前發出的手機短訊,當時柯恩發短訊給川普保鑣,說他接到一個14 歲男孩的騷擾電話,薛勒回話說:Call me,於是他才打給薛勒。但是布蘭奇指出,根據紀錄,那個電話只持續了97 秒鐘(一分半鐘),質疑他何以在如此短時間同時跟保鑣說那個騷擾電話,又跟川普報告有關丹妮爾斯的事情。柯恩似乎沒有準備會有當時的短訊被記錄,當布蘭奇問他:你是否記得在當時(7點48分)發那個短訊給川普保鑣?柯恩說他不記得了。布蘭奇說:你說那天打過電話給川普,是一個謊言,是嗎?你沒有跟總統說話。柯恩回答:他跟薛勒說話了,並相信他也跟川普說話了。布蘭奇說:我們要的是事實,不是問你是否相信。(下圖:柯恩在法庭接受布蘭奇質詢。) 

 

 

 

 

 

 

 

當時在法院的媒體,包括左派媒體全部說,柯恩的誠信度在那一刻瓦解了,還明顯見到陪審團的表情都變了。

布蘭奇還問他,是否曾經試探被川普特赦的可能?他承認試過,以結束他的夢靨。布蘭奇說:哪你向國會發表的聲明,說你從未要求,也永遠不會接受特赦,是謊言?當布蘭奇將他的聲明放在銀幕上,他只有辯稱:我從未要求,只是要我的律師去試探。他解釋,當時是要試探這樣做是否合法。布蘭奇問他,他的律師果然這樣做了,是否因為他會接受特赦。他回答:是。

布蘭奇又問他:你是否在宣誓下向國會說謊?他說「是」。布蘭奇又問他:你是否在宣誓下向檢察官說謊?他也說「是」。布蘭奇問他:你是否在宣誓下向法官說謊?他說「是」。布蘭奇又問他:你是否在宣誓下向稅務部說謊?他說「是」。最後布蘭奇問他:你現在是否在宣誓下作證?他說「是」。這些都讓在法庭的人集體有反應。

另外一個關鍵問題是,布蘭奇問他:你被判刑時,你怪罪每一個人?柯恩承認,說「是」,布蘭奇問他:你怪罪會計師?柯恩說「對」,你責怪銀行?他又承認。你責怪聯邦檢察官?他也承認。這樣持續了十多次,因為這些都有紀錄。聽到CNN 的法律諮詢Elie Honig 說:當柯恩被迫談到他的判刑時,態度全變了,非常煩躁,生氣。隱藏不了的憤怒。前兩天的訓練有素,以及有禮的態度都不見了。陪審團也見到他的另一個面目:每一個人都有錯,除了我之外。

今天在布蘭奇質詢下,柯恩還承認,他付給丹尼爾斯的13 萬元代表的保密協議 NDA,是一份法律文件,這表示,川普的公司將這筆錢紀載為「法律支出」並沒有錯。此外他承認,他曾經說過,他相信丹妮爾斯向他們要錢的行為,是一項勒索extortion 行為。

經過今日的審訊,整個法庭的氣氛都改變了,這一點也可以從川普對布蘭奇的態度看得出來。前幾天傳言川普對布蘭奇很不滿,認為他不夠積極。甚至很多媒體都認為他太過軟弱。例如讓丹妮爾斯在法庭說那樣多跟案情無關的「房事」細節,他應當多發出Objection,但也有人為他辯護,說太多objection 可能引起陪審團反感,何況已經知道法官不會全部批准。據媒體分析,過去幾天當川普走出,或是走進法庭,布蘭奇都跟在身後,而在今天他們是一同走出走入。(下:川普律師布蘭奇的人氣高漲。) ,

 

 

 

 

 

 

由於明日是川普的小兒子高中畢業典禮,所以這案件不開庭。下周一續審,仍然是柯恩接受交叉盤問。法官曾要求陪審團下星期三也開庭,但是有陪審團員說做不到。一般預料這案件下周就會結束審訊,之後就是陪審團閉門長考,估計下周內會有結果。

而自從柯恩的前任法律顧問考斯特羅Robert Costello 昨日在國會作證,講出很多有關柯恩過去說的話,都對檢控官的案子不利。今日很多評論員認為,川普團隊應當傳召考斯特羅作證人,進一步打擊柯恩誠信。目前還沒有聽見川普團隊有此意圖。已有人分析,刑事案件所有的「證明責任」都在於控方,被告無須多生枝節。何況每增加一個證人要準備幾十個小時,如果準備不周,被對方一個問題卡住,就好像今天柯恩這樣屢屢被掐死,就得不償失。到目前控方仍未證明川普所犯的罪行,不要說記帳錯誤的罪行,到目前無法牽連到川普身上,更沒有證明川普帳目錯誤是為了掩飾另一個更嚴重的罪行是甚麼。

今天又有十多名共和黨國會眾議員到法院聲援川普,他們都在法庭外發言,攻擊拜登將司法部作為攻擊政敵的武器。這些包括:Andy Biggs,Matt Gaetz,Anna Paulina Luna,Mike Waltz,Ralph Narman,Lauren Boebert,等十一人,多數都是在眾議院有官職的議員。這種共和黨力挺的局面是從上星期五開始,當天佛羅里達參議員Rick Scott單獨出面挺川普。當晚就聽到有Fox News 主持Laura Ingraham 質問:其他的共和黨人在哪裡?

在任何情況下,川普的案子都應當是無罪。但是紐約曼哈頓居民在上次大選有87% 支持拜登,所以還是未知數。不過多數評論員認為,目前川普被定罪的機會越來越微。

 

05/15/2024星期三

目前正在川普「掩口費」案件中做為控方主要證人的,川普前私人律師柯恩Michael Cohen,他的前任顧問Robert Costello 考斯特羅,今天在國會共和黨主持的一個委員會作證,他說,在2018 年聯邦調查局FBI 搜查柯恩的住所跟辦公室之後,他對柯恩說:如果你有任何可以讓川普受到牽連的消息,告訴我,我可以讓你所有法律麻煩都消失。而且我強調,必須是真實的消息,否則都沒有用。他說,這句話他跟柯恩說了不下十次,但是每一次,柯恩都說:「我跟上帝發誓,我沒有任何對川普(不利的消息)。」他這句話說了也不下十次。而且因為這是唯一可以幫助他解圍的方法,所以我一再回頭再跟他說,他都是同樣的答覆。而且要知道,當時他說:「不管做甚麼,即使是偷搶騙,我都不願意坐一天牢。」這表示,他當時是真的沒有對川普不利的證據。(下左:考斯特羅,右:柯恩。) 

 

 

 

 

 

考斯特羅今日是出席共和黨主持的House Weaponization Committee,做出上述證詞。他是因為自己取消了與柯恩之間的attorney-client privilege,所以可以公開他們當時的談話。

考斯特羅說,柯恩說他在2016 年大選前付出13 萬元給色情女星Stormy Daniels 丹妮爾斯換取保密協議的事,完全是他一個人做的決定,川普與此事無關。

考斯特羅本人也是律師,過去是聯邦司法部在紐約南區辦公室SDNY (South District New York) 的檢控官。在川普案件的檢察官布萊格Alvin Bragg 於去年四月起訴川普之前,也曾在三月傳召考斯特羅在本案的大陪審團中作證,他說他當時就已經指出上面這些事實。所以布萊格當時已經知道這些事,但是仍然起訴川普。

考斯特羅說,他在2018 年跟柯恩相處的時間發現,柯恩非常激動,擔心要坐牢,迫切尋求出路,甚至有自殺的傾向。

考斯特羅說:「我當時對他說,SDNY 認為他犯了法,但是如果他有證據可以用來檢控川普,就有幫助,我還解釋,你不是他們針對的對象,你只是馬路上的一個障礙,如果你能引導他們到川普那裡,就不會撞倒你。」

他還提起他跟柯恩的一通電話,柯恩說他非常認真的考慮從樓頂跳下去,因為他無法應付那種壓力。所以他再勸告他考慮,如果有消息就交出來。那一次柯恩就說起丹妮爾斯的事,他說,最初是丹妮爾斯的律師 Keith Davidson 跟他聯絡,說除非川普付錢,她就會公開說川普跟她有性關係。

他今天在國會說;當時柯恩說,雖然他不相信這指控,但是認為如果對方真的說了,會對川普造成尷尬,特別是梅蘭妮雅,所以他決定自己處理。他說,柯恩的動機很明顯,他認為柯恩的出發點是要在川普(當選後的)政府中謀一個職位。他說,當時柯恩已經表示願意在川普政府中出任司法部長,至少也是白宮幕僚長。後來川普將所有身邊的人都帶到華盛頓,只有他沒份,所以他更氣憤。

要知道在國會作證如果說謊是要坐牢的,特別是在今天這環境下。所以考斯特羅今天說的話不可能是要陷害某人,或是袒護川普而編造的謊言。

他還說到,柯恩如何自己決定付出13 萬元,換取對方簽了一份保密協議NDA。當問及川普是否知道這份保密協議,柯恩說:No,當問他是否從川普那裡得回這筆錢,他也說:No。

考斯特羅今天說,柯恩後來因為坐牢,所以痛恨川普,因此展開報復。我則相信他是因為被聯邦調查局(也就是司法部)策反,所以堅持同樣的原則,認為必須說川普犯法,所以要置川普於死地。他痛恨川普的主要原因還是因為川普沒有給他官做,因為已經有好幾個證人都這樣說,因為川普沒有用他,他就在背後用髒話罵川普。

考斯特羅今日的證詞沒有一間主流媒體報導,只見到CBS 在昨天發了一條預告,但是裡面說他是幫川普傳話的人,可能是川普用來跟柯恩套話的人,這也是柯恩昨天在法庭自己辯護時說的話。其實只因為考斯特羅跟紐約前任市長朱利安尼相識,而當時朱利安尼跟川普也過從甚密,(當時朱利安尼還不是川普的律師)。即使這是真的,這也不表示他今天說的是謊話。因為如果今天他說的話有一個字是錯的,你都可以擔保(曼哈頓檢察官) 布萊格會讓他坐牢。

 

05/14/2024星期二

今天是川普的律師柯恩 Michael Cohen 第二天作證,檢察官也宣布,柯恩將是他們最後一個證人,所以預料這案件接近尾聲。由於明天星期三,這案子休息,加上星期五是川普小兒子Baron 的高中畢業典禮,法官特准川普參加,所以星期五也不開庭,所以本周只剩下星期四一天。

今日上午柯恩繼續接受檢控官律師問話,之後到下午由川普的律師陶德布蘭奇 Todd Blanche 交叉盤問。陶德盤問下,他承認過去(2016) 的一段講話錄音,他當時非常崇拜川普,說他是一個慷慨,熱情,有原則,同情心,仁慈的人,能為他工作非常幸運。他今天承認這是自己當時的說話。(下圖:川普旁邊的就是他在這件案子的主要律師 Todd Blanche。) 

 

 

 

 

 

 

他今天並承認自己曾經在國會中說謊,對稅務部,對銀行,對聯邦調查局的人說謊等等,他今天做出道歉。

當問他何時開始對川普改變態度,他說是自從2018 年四月,FBI 聯邦調查局到他住的公寓,他的辦公室,甚至他在銀行的保險箱搜索,他說當時他非常害怕,也很生氣。他說事後川普打電話給他,說:「別擔心,我是美國總統,沒問題的。你要堅強,我知道你,你是好人,你會沒事的。」他說,結果那是他跟川普最後一次說話。

當時情況我記得很清除,當FBI 剛剛開始調查川普跟柯恩的事件時,柯恩很自豪的說:我不會背叛他,我會幫川普擋子彈。但是到了FBI 大舉搜查他的公寓跟辦公室之後,柯恩就四處叫喊:我是不會坐牢的,我會不顧一切避免進監牢。(下圖:川普過去跟柯恩友好時。) 

 

 

 

 

 

 

 

我們從這裡見到,柯恩就是這時候被策反了。FBI 發現他有逃稅嫌疑,又違反競選法,以及跟銀行說謊等等,(當聯調局要調查你,甚麼都會被發現),就以此逼他出來做反川普的證人,說這樣就可以不用坐牢。他現在說,當時川普叫他堅強,就是叫他挺住,不要 flip被策反。但是以他的性格他無法堅強起來。(川普身邊有多少人寧願坐牢都不被策反,包括現在正在坐牢的川普家族公司的 CFO 韋瑟伯格 Allen Weisselberg,以前的顧問羅傑史東Roger Stone,他的第一任國家安全顧問 Michael Flynn,第一任競選經理曼納幅 Paul Manafort,川普政府後期的財經顧問納瓦洛 Peter Navarro等等。)

不過他策反之後還是被判刑三年,這還是司法部對他寬減刑期的後果。後來是因為Covid-19 監獄為怕更多人傳染,才提前釋放,在家中服刑。

所以並非川普不幫他,他才被策反,而是他在此之前就先軟化了。今天當提到為川普工作的經驗時,他多次承認相當好,川普相當大方。今天經由陶德詢問知道,他仍然住在川普大樓,而且他在川普大樓有不只一個單位,都是川普給他的紅利 bonus。記得一星期前當問到「川普欠他錢」時,有證人就說,川普當時不解,還說他擁有川普大樓一個頂樓penthouse 單位,可以知道他從川普哪裡得到多少好處。

此外他今天透露,為川普工作時每年薪水37 萬五千元,每年紅利也有15 萬元。至於他付給丹妮爾斯13 萬元,說了好幾次要川普還錢給他,好像川普是欠錢不還的人。結果今天獲悉,在他付給丹妮爾斯13 萬元之後,川普公司Trump Organization 還加上他們此前欠柯恩的五萬元(付給一間IT 民調公司),一共18萬元,但是因為紐約州的稅比較重,高達50%,就自動加了一倍到36 萬元,此外再加上六萬元(說是前一年欠他的bonus),一共給了他42 萬元。當時是每張支票三萬五千元,直到付清,只是帳目紀載是法律費用。這就是曼哈頓檢察官起訴川普的34 項罪名。

這樣的老闆去哪裡找?

至於他跟川普反面,主要是因為被FBI 策反,他必須自己找理由。其次我們記得,幾個證人都說,柯恩以為川普當選後會讓他做白宮幕僚長,或是做司法部長,當時沒有官做,還破口大罵,這些都是因素,(或是自己找理由)。

今天庭上提到很多次川普公司的 CFO 韋瑟伯格,他就是當時跟柯恩聯絡有關付款的人,也是負責帳目的人,也就是如何記帳的人,據在法庭的人說,既然提到他這樣多次,為什麼不傳召他作證?他才是關鍵人物,陪審團員也應當有這疑慮,原因是這個人拒絕被策反,他寧願坐牢。如果真的叫他做證人,只會證實如果真的記帳錯誤,責任在他而不在川普。所以陪審團應當質疑檢察官是否真的有理據起訴川普。

說起那件FBI 的搜索行動,當時就是在調查有關川普給予色情影星Stormy Daniels 丹妮爾斯13 萬元的事情,希望跟競選法牽上線,例如說用競選經費付掩口費,這件事後來沒了下文,因為這筆錢出自於川普家族的公司,不是競選經費,司法部沒有證據起訴川普,這是目前大家眾所周知的。紐約曼哈頓地方檢察官,民主黨的Cyrus Vance 也調查了透徹,也認為不足以起訴,後來這位現任的布萊格也調查了,也放棄了,但是最後還是要進行起訴,(相信是民主黨有壓力,否則不會派司法部副部長Matthew Colangelo 前來協助),希望靠媒體的幫忙讓他服刑。

柯恩的性格這幾天看得很清楚,他軟弱,沒有原則,不能堅持,又貪小,相比起來,川普真的是做到了滴水不漏,這樣多人從這樣多角度調查他,整肅他,他都能捱到今日,換了任何一個人,能不被整得體無完膚?

今天交叉盤問還問出很多東西,包括柯恩承認他希望川普坐牢,希望川普選不上,承認自己每個星期有六天在TikTok 上面罵川普,因為自己睡不著覺,必須找發洩等等,(這些都是控方的失敗),這些其他媒體都有寫,不過我這裡的東西別想他們會交代。還有這兩天這麼多共和黨大員到法院去挺川普,見到美國主媒三大電視網一個畫面都沒有。

如果你是這案件的陪審團,你會怎麼決定?要記得,川普今天被起訴的罪名是:帳目錯誤,目的是要掩飾另外一項更大的罪行,那個「罪行」到今天也沒出現。

 

05/14/2024星期二

川普的「掩口費」帳目犯錯的審訊進入第四個星期,川普的共和黨支持者開始出現在法庭內外表示支持。這是繼上星期五佛羅里達州參議員Rick Scott 親自到法庭外,向媒體公開聲援川普,並譴責拜登政府利用司法部門及手段,阻擾川普競選之後,其他議員陸續發起的集體支援表現。

昨天星期一,是由俄亥俄州新科參議員JD Vance 率領多名參眾議員,包括阿拉巴馬州參議員Tommy Tuberville,紐約眾議員Nicole Malliotakis 等,他們在場外向媒體發言,之後進入法庭外廳,在川普發言時站在身後。畫面還可以見到川普二子 Eric Trump 。

 

 

 

 

 

 

 

今日更多共和黨人出現在法庭外,首先是眾議員議長江森在法庭外向媒體喊話,譴責拜登的「司法干擾選舉」行動。之後進入法庭,在川普身後支援。與此同時北達科他州長博剛Doug Burgum,佛州眾議員Byron Donalds,佛州眾議員Cory Mills,以及參加初選的Vivek Ramaswamy 也都集體出現,力挺川普。並向媒體喊話說,到目前檢控官都沒有證據證明任何川普有犯罪行為,整個審訊目的就是製造川普犯罪的印象,同時有證據證明,民主黨用這次審訊籌款,包括法官的家人也利用這審訊籌款。(下圖:今日於法庭內外支持川普的共和黨人。) 

 

 

 

 

 

 

 

江森在川普發言後離去,但是有媒體計算,今天在法庭坐在川普身後的共和黨及國會支持者多達11人。

不過這麼多次的記者會,主流媒體都沒有轉播,CNN 跟 MSNBC 幾乎是全天24 小時播報川普的庭訊,但是當川普跟共和黨人的記者會時,卻都不轉播,只是幾分鐘都無法轉移視線?(但是聽見CNN 有主持跟評論員說,這些人都是希望作川普的副總統搭檔,要不就是希望在川普內閣中有一角,才表態支持,真正是新聞從業員的無恥之輩。)

 

05/13/2024星期一

川普「掩口費」的案子今日在紐約續審,今日開始由檢控官的明星證人,川普過去的私人律師柯恩Muchael Cohen 作證。他今天只是接受控方律師Susan Hoffinger 詢問,所以今日的證詞都是針對川普的「罪行」,而且還沒有經過被告律師的交叉盤問,即使這樣,一天下來還是沒有任何川普的犯罪證據。(下:柯恩今日出現紐約法庭) 

 

 

 

 

 

 

今天柯恩的主要證詞從2007 年他開始為川普工作開始,到了2015 年大選前一年,八卦網站The Dirty 刊登了色情女星丹妮爾斯Stormy Daniels 事件,他當時問川普這件事是否屬實,川普沒說話,只是說她很美麗。他問:他是否應當將這新聞「弄走」,川普說:當然,你去辦。

之後他說,那年八月,他跟川普,以及National Enquirer 的發行人派克David Pecker 見面,要想辦法除去這些可能出現的新聞,包括一個川普大樓守門人散布的不實消息(川普跟人有私生子),後來這些新聞都被買通了,他說「我當時所做的都是在川普的指導下,以及為了他的好處做的。」後來這些新聞都被壓下來,川普稱讚他做得好。

但是到了大選之前幾個月,英國的Daily Mail 又刊出丹妮爾斯的故事,川普生氣他還是沒把事情辦好,重新指示他去辦,而且非常緊急。他還說,川普不是為了妻子或是家人,而是為了選舉,為了不觸怒女性選民。

不過這時出現需要13 萬元安撫丹妮爾斯,派克那邊不想出這筆錢,主要因為對方是色情電影明星,川普公司Trump Org. 的CEO 韋瑟柏格Allen Weisselberg 也反對,結果他必須自己付出這筆錢。這時已經是十月尾,距離大選只有幾星期。川普答應會還給他。

為了這筆錢的轉帳,柯恩在銀行First Republican Bank 開了戶口,不過因為不想讓對方知道真正用途,(擔心對方不會給他開戶口),他說當時(說謊) 用的理由是「管理顧問及市場諮詢」的名義。

另外在九月期間,因為兔女郎Karen McDougal 的事,派克代支15 萬元封口費,也要他保證川普會還錢給他,他說在當時跟川普的一次對話中,他偷偷開著手機,錄下川普的對話。他今天解釋也是為了川普,因為要保證讓派克對川普的忠心。(事實是我們聽過派克在開審第一天的證詞,派克對川普的忠心一點問題都沒有,反而是他對柯恩的忠心有懷疑。)

而且這錄音中顯示,川普本人蒙在鼓裡,都是柯恩在指導。當他提起如何償付這筆錢時,川普還問他:怎麼支付?支票嗎?柯恩說:不是,不是,不是…,我已經辦妥,我在處理。這樣說,如果有人犯罪,是柯恩,而不是川普。預料這些都會在交叉盤問時獲得澄清。

到今天為止,還是沒有一個證人的證詞可以證明川普有犯罪行為。因為柯恩今日所說:付出封口費,簽署保密協議NDA,全部是合法行為,天天有人在做。至於他說:川普這些事都是為了選舉,而不是為了怕妻子難堪等等,都是他一面之詞,而且跟其他證人說的都不相符。再說,他是法官正式譴責的「最惡劣的慣性說謊人」,還判他三年刑期。加上過去幾年,他公開在電視上,網路上,視頻中攻擊川普,說要讓他坐牢,阻止他再當選等等,他的誠信度真的差過任何一個可能的證人。檢察官Alvin Bragg 布萊格將他放到證人台上,可以說是黔驢技窮。

再說,這件案子從頭就沒有理據,而且犯了太多錯誤,以前舉過的,到目前80% 的證人都與案情無關,將來勢必無法通過上訴庭。其次,美國法律上最重要的一個原則就是Attorney-client privilege,也就是律師跟顧客之間的交流是神聖不可侵犯,通常這類證據全部會被法官拋出窗外的,但是今天柯恩在法院中的所有證詞都違反這原則,他不僅將他跟顧客(川普)的對話全部公開,甚至還公開這錄音帶。這也顯示布萊格的不擇手段。

說起來我對柯恩非常同情,他本來也是權傾一時,他自己說川普對他言聽計從,很少發脾氣,但是卻被FBI 策反,硬是要他出來做打擊川普的證人,結果他自己還是因為逃稅及作偽證被判刑,而且被吊銷律師執照,沒有工作,他能夠靠攻擊川普過日子嗎?等這案子一過,再不會有媒體理會他。見到他最近每天在視頻中臭罵川普,已經到了快要發瘋的地步,非常可憐。最近見到他到處兜售自己,希望有人給他一個機會,能開一個電視節目,又重提要競選國會議員,民主黨會要他嗎?這就是被人利用的下場。

如果你只是看主流媒體,不會體會到這案件的瀕近尾聲,現在檢控官連韋瑟柏格都不敢叫來做證人,雖然他跟案情有直接關係,也因為他忠於川普,他就因為忠於川普現在第二度被判刑,都是因為莫須有的罪名,(例如接受川普公司的許多福利,卻沒有報稅)。

預料這案子本周內就會結束審訊,但是因為川普其他的案子都逐漸垮了,民主黨就靠這單案子要讓川普被判刑,甚至坐牢,布萊格等人靠的就是那12 名住在曼哈頓的陪審團員,希望他們終生受到主流媒體的洗腦夠徹底,能幫他們一把。

 

05/10/2024星期五

紐約曼哈頓川普的「掩口費」審訊,今天只進行了半天,據知星期一開庭時,川普的前律師柯恩 Michael Cohen 將會作證,預料下星期就可以結案。柯恩是本案檢控官的「明星證人」,但是檢察官將他安排到最後才出庭作證,也是因為知道柯恩的信用在法庭不值一文,所以要堆積所有前面不相干的證人,提出多數是不相干的證詞。到現在如果還有人相信這件案子有任何價值,只能歸類於鴕鳥。

柯恩就是2016 年大選前付給色情明星 Stormy Daniels 丹妮爾斯13 萬元,簽署了保密協議 NDA,之後川普將錢還給他的人。現在曼哈頓檢察官布萊格Alvin Bragg 起訴川普的罪名是「將這筆錢記帳為法律開支」,以此控告他隱藏事實,要掩飾真相。但是那不僅不是大罪,而且過了起訴時限,所以當布萊格起訴川普時,說川普掩飾這真相的目的,是要掩飾另外一項更嚴重的罪刑,到時他就會「揭盅」。但是審訊到現在過了三個星期,傳召了十多名證人,還沒有見到川普要掩飾的更嚴重罪行是甚麼。

說到柯恩,他現在被證實正式說謊的證據就有,2019 年二月到國會作證時多次蓄意說謊,不僅與紀錄牴觸,同時與其他有第一手資料的證人的說法相違,而這證詞成為司法部(聯調局)調查川普的基礎。此外2018 年就違反競選法的案子,多次向法官說謊,被法官指責是最嚴重的說謊事件。例如他說,他從來沒有為外國政府工作,然而被發現他在2017 年時有兩份為外國工作的合約。當時法官判他三年刑期,此外他還對稅務部IRS,對銀行說謊,可以說是登記有案的偽證者,現在他居然是檢控官的明星證人。

這次審訊期間,多名證人指證柯恩的說謊紀錄,例如說第一位證人National Enquirer  發行人派克David Pecker指證,在川普當選後,柯恩非常生氣川普沒有在新政府中給他任務,多次用髒話破口大罵。派克說柯恩以為自己可以做司法部長,或是到白宮做顧問。但是柯恩在國會作證時,卻矢口否認自己希望或是尋求在川普政府中任職。其他證人也都對柯恩沒有好話說,他們都說自己都是跟柯恩接觸,而非跟川普接觸,如果這件案子有人做錯事,應當是柯恩,而非川普。

即使是今天,川普過去在白宮的私人秘書Madeleine Westerhout 梅德琳作證時,都說她佩服川普的multi task 能力,他經常一邊接電話,一邊開會,一邊簽支票,所以很多支票都未必知道是些甚麼,因為他相信下屬。此外她還說,她曾經寫書寫她為川普工作的經驗,目的就是告訴大家,她認為川普受到不公平的對待。這些還都是控方的證人。(下圖是今日出庭作證的川普在白宮的秘書Madeleine Westerhout,她在兩名律師陪同下出庭。) 

 

 

 

 

 

 

今天休庭時,法官馬向通知檢控官,要他們通知柯恩不要再就這件案子,或是就川普發言。這也是這件案子最大的漏洞。馬向一開始就對川普下了禁口令,禁止他就證人或是陪審團發言,美違法一次就罰款一千元,一共罰了一萬元,甚至威脅如果再犯就要判他坐牢。但是卻未禁止柯恩,或是丹妮爾斯發言(攻擊川普)。過去幾年,特別是過去幾天,柯恩幾乎每天都在電視上,網路上,TikTok 上,甚至發表視頻攻擊川普,甚至以這件案子籌款。好像昨天,他在視頻中居然穿了一件印有川普坐牢圖像的襯衫。口中不停的罵川普,說川普不配在十一月當選,也不會在十一月當選。他不僅身穿這汗衫,還在網上出售這汗衫。這是甚麼樣的法官?丹妮爾斯可以在法院說一些未經證實的話,卻禁止川普回嘴,現在只是忠告檢控官去通知柯恩不要再亂說話?(下:柯恩穿著川普坐牢畫面的汗衫。) 

 

 

所以即使這次川普被裁決有罪,如果他上訴肯定會被推翻。所以這不是一場猴戲是甚麼?連CNN 的一位法律評論員Arthur Aidala 昨晚都在節目中說:「如果這地球上有任何一個人最值得被冠上reasonable doubt 合理的懷疑,這人就是柯恩。」而現在這人是這件案子的檢控官的明星證人。

然而美國的媒體到現在,都還將這場猴戲當做正式的法庭審訊,煞有介事的當作一件刑事案件報導,三大電視網每晚還是安排做頭條新聞,即使是黃色電影的女星的證詞,都比中東戰事還重要。從這裡就可以見到這件刑事案的真正目的。

 

05/09/2024星期四

川普在紐約的「掩口費」記錯帳審訊,色情女星 Stormy Daniels 丹妮爾斯今日繼續接受川普律師的交叉盤問。見到部分的庭訊紀錄,越來越感覺到這是一個沒有知識的村婦,任何人遇到她都是有理說不清,男人跟她接觸過就好比那個電影 Fatal Attraction,不僅身敗名裂,留下一條命都不錯。這次庭訊的劇本或許可以用來拍一部電影,但是我看過那樣多有關法庭的電影,相信都不會用這個做劇本,因為這人的無知程度讓人失去興趣。(下圖左:法官,右上川普,右下丹妮爾斯。Fox News 拼圖。) 

 

 

 

 

 

 

好像今天,川普的律師蘇珊尼可拉斯Susan Necheles 問她,是否知道川普這次被控的是甚麼罪名?她說不知道,之後說:「總之他被起訴了一大堆東些。」a lot of things。

這樣的答覆,她前天居然說是「檢控官曾經事先輔導她」。都不知道檢察官布萊格Alvin Bragg 為什麼還要她出庭作證人,還是明星證人。

川普的律師今天主要是打破她的證詞,說她每次說的都不同,細節更是有出入,因為「她跟川普的所謂一夜情從未發生」。例如說,當她在2011 年對In Touch 的訪問中說,他們發生關係的那房間距離前門很遠,而且當她跟川普在房內時,她無法離去,因為川普的保鑣在房外。即使是這一次,她也說門外有保鑣,但雙方是自願。但是在另一次跟Vogue 的訪問中卻說,在跟川普一起時,沒有外力阻止她離去,沒有外力強迫她留在房內。而她在自己的自傳中,說的又是另外一套。丹妮爾斯今天辯稱:她沒有,只是「中間的細節部分我記不清楚。」又說當她寫書時,故意省去部分,因為「出版公司」無法查證。尼可拉斯說,如果事情確實發生過,不可能每次都不一樣。

尼可拉斯又列舉過去多年來,她多次否認跟川普發生關係,其中在2018 年更鄭重發表公開信說:我不是否認這件「關係」因為好像八卦周刊報導的我收了封口費,我否認這件事是因為,這事從未發生過。多謝大家。但是她今天說,是因為他跟川普的律師柯恩Michael Cohen 簽了保密協議Non-Disclouser Agreement (NDA),所以柯恩要她簽署那些聲明。表示那些聲明不是她的本意。再次證明她可以公開發表不確實的聲明。(在法律界NDA 是完全合法的協議,天天有人在做,只有她收了錢之後再敲鑼打鼓的違反協議。)

當尼可拉斯說,「她到處兜售她的故事」是為了賺錢,丹妮爾斯否認說:「我從未從任何人那裏索取金錢,我的目的只是告訴人我的故事…。」那些錢是額外收穫。尼可拉斯說:那麼召開一次記者會就可以達到目的。後來她同意尼可拉斯說的,出版商那裏是八十萬元,律師柯恩那裏13 萬元,另外巡迴演講得到12 萬元,總共一百多萬元。但是她強調,她都沒有收足那些錢。(後來我們知道,她當時的律師Michael Avenatti 因為侵吞她的出版費,被她告上公堂,目前仍在服刑中。)

此外她曾說她自己說編寫了兩百部色情片,還自導自演,尼可拉斯就說,她這一次也是編寫她跟川普的故事。甚至在川普被起訴之後,她還因此在網上出售各種跟自己有關的商品。川普的律師並且在庭上放了一段,柯恩跟當時丹妮爾斯律師大衛森Keith Davidson 的電話通話錄音,大衛森在裡面說:「你知道,她(丹妮爾斯)想要錢的程度是你想像不到,她在電話對我說:你這F*** 大衛森,你最好辦好這事,因為如果他輸了這次選舉,我就一毛都沒有。…如果真的這樣,我會去告你,因為你失去機會。…」

一個證人最重要是信用,如果這些陪審團員不是鐵棍民主黨人,這案子到今天早已經結束了。

今天的盤問中,她還承認她告訴人說,她有能力跟死人說話,例如跟朋友的死去的親屬說話。她可以用紙牌跟冥想方式安排客人跟死去的親屬通話(賺錢)。

到今天我們已經看得太清楚,檢察官不是要證明他的案子,只是要打擊川普,讓選民以這件事改變對他的看法,十一月不會選他。這不是司法審訊,這是干預選舉。今天我聽到CNN 主持人之一Dana Bash 說:「也許她的證詞對案情沒有幫助,但是也許美國的女性選民聽到這些,會改變對川普的看法。」這是公開承認檢察官的用心不是起訴川普任何罪名,而是要影響選民立場。拜登的前任白宮發言人沙琪Jen Psaki 昨晚在CBS 的Stephen Colbert節目中這樣說:「我們不是律師,她的證詞跟案情有沒有關係,自然有律師討論,不過她讓我們都見到川普是這樣的一個人,這就是收穫。」我的天,這些人已經公開了他們的陰謀,美國還需要法律做甚麼?

川普的律師今天再度要求,說這位女證人在法庭說了這樣多謊言,川普希望能夠反駁,所以希望法官能修改對川普的禁言令,民主黨的法官Juan Merchan 馬向居然否決了。也就是說,證人能夠一再說謊,被告卻沒有反駁的能力。聽到法律界人士分析,說馬向的目的是要逼使川普出庭作證:你要辯護那你就出庭作證,這是唯一的機會。有這樣迫害的嗎?因為川普無須作證,因為案子到現在對川普非常有利,如果他作證,非常有可能說錯話,而且被媒體用來大做文章,何苦。但是對方就這樣計算他。

這是一場猴子戲,再明顯不過。

 

05/07/2024星期二

紐約曼哈頓地檢處以及法庭法官馬向June Merchan 有意讓色情女星Stormy Daniels 丹妮爾斯在法庭上,陳述她跟川普總統在2006 年的一次「性來往」以羞辱川普的意圖非常明顯,因為她的證詞與川普被起訴的「罪狀」毫無關係。川普被起訴的罪狀是「記帳錯誤」,需要一個色情女星去述說那些細節?何況川普根本否認那事情發生過。剛剛兩個星期前,好萊塢色狼溫斯汀Harvey Weinstein  的案子才因為這個原因被推翻了,而且溫斯汀的犯罪事件多次被證明已成事實。(下圖:丹妮爾斯今日出庭作證) 

 

 

 

 

 

 

在美國法律Collateral Fact Act 寫得很明白,一個被告只能因為他被告的事受審,而今天在法庭中陳述的事,與川普被告的罪狀毫無關係,法官卻允許檢控官的律師詳細問丹妮爾斯他跟川普的關係,怎麼認識的,說了些甚麼話,怎麼發生關係等等。川普的律師多次提出objection,法官雖然允許sustain,但是檢控官的律師卻繼續問話,川普團隊一點辦法都沒有。例如說,對方問丹尼爾斯是否在床上發生關係,她回答「傳統姿勢」,當法官允許objection 之後,對方卻繼續問:川普是否用安全套等等。之後多次的objection 卻被法官壓制了。

川普的律師之後提出要求mistrial 審訊無效,被法官批駁了。這法官承認:「我同意(今天說的) 有些內容最好是沒有說」,他還說他已經盡了力,壓制檢控官的問話,但是卻拒絕了川普律師的請求。這是甚麼樣的法官?

見到所有媒體的報導,都是:今日是川普掩口費庭訊的大日子,明星證人終於作證,細述兩人關係淫穢的細節,如何收了13 萬元,簽署NDA (Non-Disclosure Agreement) 文件,以及曾經受到恐嚇等等,說這些都是川普要在大選前隱瞞給選民知道的,…即使這些都是事實,都不構成犯罪。何況當時川普是商人,老百姓,沒有一件事足以構成罪行。下面這個網路上的巨大標題,以及使用的字眼,就足以代表所有媒體的報導。根本是要在法律範圍許可下,盡量暗示川普罪狀。下面的標題稱呼川普為 The Don,極端不尊重。

 

 

 

 

 

 

 

 

今天在川普律師Susan Necheles 的交叉盤問時,丹妮爾斯承認了幾件事,她當時確實到處兜售她跟川普交往的故事,但是她否認是為了錢而編造故事,因為全是真的。Necheles 問她,多次在訪問中(例如Gloria Allred) 否認跟川普有性關係,她解釋她是不想「留下不正確的事」給人留下口實。這都證明她不是一個可信的證人。

在被川普的律師質詢時,問她即使她與川普發生性關係是真的,當時是否被迫,或是被下藥,她都說沒有,Necheles 就說:如果雙方同意,而且都是成年人,為什麼事後要索取金錢?如果當她在2011 年在拉斯維加斯一個停車場受到威脅都沒有向人說,何以在2016 年才公開?她的回答是:「我在2011 年跟2016 年不同,更成熟了,而且見到他在競選總統,有人跟我建議advised,建議我將這件事拿出來分享。」(下圖:丹妮爾斯今天回答川普律師問話時的繪圖,左下是川普,左上是法官。)

 

 

 

 

 

 

這太明顯了,因為川普要競選總統,所以有人建議她將事件搞大。其中一個人我們知道,就是民主黨律師Michael Avenatti,他那幾年將事件搞得很大,天天坐在CNN 的播音室。現在他自己因為詐騙被判刑19 年在服刑中。這些都是些甚麼樣的人?

丹妮爾斯甚至承認,她這次出庭是受到檢控官方面的「指導」coach,所以根本是來做戲。即使是受過教導,她仍然是一副潑婦姿態,如果陪審團是明理的人,應當分得清真與假。

現在川普沒有被控告「掩飾真相」,也沒有被控告付出封口費,他被控的是「記錯帳目」,為什麼法官容許檢控官將這樣的證人叫出來,還要她交代過去這樣多事情?如果川普上訴,百分之兩百案子會被推翻。但是這是一件政治審訊案,每個民主黨人都要見到川普在法庭出醜,見到他在選民面前出醜,這是唯一目的。

丹妮爾斯在拿了13 萬元及簽了NDA 文件之後,不久就到電視上宣揚她跟川普的性關係,當被問到這份DNA 是否假文件時,她答稱「是」,這表示甚麼?她連簽一份法律文件都存心欺騙,她今天作證還能信嗎?

在交叉盤問下,丹妮爾斯承認痛恨川普,如果川普因此坐牢,他是罪有應得。當問到她在2018 年曾經因為侮辱川普,而被法庭判罰賠款30 萬元給川普時,她用不屑的語氣說:「這都是因為他先開始的,我才不會給那團橘紅色的狗屎orange turd 一毛錢。」如果川普用這樣的字眼這樣批評她,不僅要再罰一千元,還要被恐嚇坐牢。

現在大部分媒體都歡欣等待川普坐牢。紐約市長亞當斯Eric Adams 今天在一項記者會中,居然有記者問到:如果川普要坐牢,紐約市準備好了嗎?亞當斯似乎沒有準備這問題,一邊想一邊說:「我相信我們的懲處委員會會依循規章準備,你們見到Harvey Weinstein的事…我們必須隨時應變…」很多人奇怪他會提起溫斯汀,我就覺得他也想到溫斯汀的案子,但是他不敢說下去,再說下去,他自己也可能要進監牢了。

今天這法庭盡管這樣多的不合法、不合理之處,但是民主黨跟左媒的目的達到,他們歡欣之情溢於言表,完全不提這法官跟檢控官的不合理處。其中最不含蓄的就是今天的The View,幾個主持人都興奮的想站起來跳舞。主持之一Whoopi Goldberg 說到哪一個監獄最適合川普,之後說她不想太過wishful thinking,但是說她希望舊金山的(最嚴厲)監獄Alcatraz 重新開放,之後又說古巴的關塔那摩也不錯。這就是他們的心態。

很多人可能還不知道,美國的司法今天比第三世界還不如。因為第三世界的人民自己知道自己國家的司法制度是kangaroo court,而美國人還以為自己世界第一。

這件案子明天星期三休庭,丹妮爾斯星期四還要繼續作證。

 

05/07/2024星期二

以前說過,川普在紐約被控的「掩口費」案子,過去經過拜登司法部調查,認為無法起訴,放棄了。紐約曼哈頓地方檢察官(也是民主黨人) 范思Cyrus Vance Jr. 也調查過,也認為沒有理據,也放棄了。之後現在的布萊格Alvin Bragg 在2021 年上台,他在競選時就說要將川普繩之以法,上台後就命令他底下的兩位檢控官Mark Pomerantz 跟Carey Dunne 就事件再展開調查,調查之後布萊格也承認找不到川普的犯罪證據,決定不予起訴。然而這兩位檢控官反對布萊格的決定,辭職抗議。最後,布萊格因為找不到川普其他罪證,還是決定起訴川普至少一項罪名,就將川普償還律師柯恩Michael Cohen 費用時登記的理由「法律開支」說是記帳錯誤,有意誤導的罪名起訴他。但因為這實在是輕罪,已過了起訴期限,就硬是將之升格為重罪felony。

這些以前都提過,現在要說的是,當布萊格決心還是起訴川普時,他新請的檢控官考蘭基羅Matthew Colangelo 就出現了。現在越來越多證據出現,原來考蘭基羅「空降」來到這職位之前,不僅是拜登司法部的助理副部長,在那之前更是民主黨全國委員會DNC 的受薪的高級顧問。

這樣說,考蘭基羅的出現,根本是來協助布萊格起訴川普。不是布萊格請他,而是(拜登的民主黨)安排他前來推動這件司法程序。

川普是在今年二三月就發現這中間的關係,所以他之後就多次公開表示說,考蘭基羅是拜登派來的打手,這整件訴訟案都是拜登在後面策畫的,如果這件事被廣大民眾知道,老百姓對這幾件司法訴訟案的看法就會扭轉。但是川普每一次這樣說,我就見到所有的媒體出面fact check 反駁他。CNN 因為是24 小時新聞台,幾乎是川普一說完,他們就即時fact check 他,說這話是baseless,完全找不到證據。三大無線電視台每晚新聞,也都要加一句這是false statement。但是現在證據十足。(下圖是紐約兩級政府司法部門正在起訴川普的三位關鍵人物,左起:紐約州司法廳長兼姆斯,紐約曼哈頓法院檢控官考蘭基羅,以及曼哈頓地檢處地方檢察官布萊格。)

 

 

 

 

 

 

 

 

共和黨現在發現了 DNC 在2018 年就多次發給考蘭基羅的「法律服務」費用支票,一次六千元,一次一萬二千元。而當時考蘭基羅是在紐約州司法廳出任副司法廳長(另外支薪),當時的廳長是民主黨的 Eric Scheiderman,他也在川普一當選就開始調查川普,這些當時新聞都有報導,他的辦公室調閱了川普家族公司十幾二十年的稅務資料,希望從逃稅方面著手,一直找不到證據。而他自己在2018 年因為受到四個女子的控訴,這些女子都曾經是他的性伴侶,她們指控 Scheiderman 對她們有粗暴的性行為,也就是 sexual abuse,之後他被迫辭職,而繼任他的就是繼續調查川普的黑人女子兼姆斯 Letitia James。而考蘭基羅就繼續為她調查川普。當拜登上任第一天,2021 年一月20日,考蘭基羅就出任司法部的助理副部長第三把交椅。

在Scheiderman時期,他們沒有找到川普公司的逃稅證據,但是起訴川普的一項基金會  Trump Foundation,指出川普使用這這基金會的錢,支付他的法律費用,因為這也不是刑事罪,當時(2018 年底) 川普同意解散這基金會,事件結束。之後兼姆斯上台,她在競選時就說過:不會放過川普,我要讓他知道我的名字,我要讓他坐牢。

現在兼姆斯就起訴川普的公司在申請銀行貸款時虛報務業的價值,居然要法官罰他五億元以上,現在連川普要上訴,都要他拿出同樣多的保證金,(後來被上訴法庭減到一億四千萬元)。

這些都足以證明,民主黨跟拜登一夥人,用盡了多少人力物力心血,要川普坐牢,要川普離開政壇,甚至要他身敗名裂。而我們見到,川普必須多麼的小心才能一關又一關逃過法網。一般人,任何人經過這樣的反覆調查,能夠不被發現有不苟行為嗎?何況是一生經營了幾十間大公司,雇用了幾萬部屬的大生意人?

 

05/06/2024星期一

川普在紐約法庭的「掩口費」審訊,今日的控方證人是川普企業 Trump Organization 的前任審計長 Jeffrey McConney 麥康內,他主要是提供川普如何償付其私人律師柯恩 Michael Cohen 的支票。在交叉盤問時,他證明了幾點:川普將錢付給柯恩,而柯恩是川普的律師,所以這些錢可以當作是法律費用。

麥康內於回答問話時,承認這些發生在2017 年的「付款行為」全部都不是川普交代他的,而是當時川普企業的 CFO 魏斯柏格 Allen Weisselberg 交代他做的事。他要他每個月付給柯恩三萬五千元,直到全部付清。最後一筆錢是2017 年12 月付的。總共付了42 萬元。(過去新聞報導,柯恩付了13 萬元給色情女星Stormy Daniels 丹妮爾斯。)

麥康內說,這些支票是川普的私人支票,但是沒有說明是為什麼付出,(也就是說,沒有說明是付給丹妮爾斯的錢。)

他說,這筆費用當時是由柯恩自己報稅時決定如何向IRS 申報。麥康內今日的證詞再度證實了,到目前為止所有控方證人的證詞,都沒有證明川普參與任何不法行為,因為所有的證詞都指向柯恩,川普都沒有直接參與。(即使是川普親自下令,付出掩口費都不是非法行為。)這些證詞也沒有牽涉到不法行為。

今天除了證人作證之外,最吸引媒體報導的就是法官馬向Juan Merchan 今日再罰款川普違反禁口令一千元,法官並警告川普,到目前每次他違反禁口令罰款一千元的做法,已經證實不生效,所以他警告下一步就是罰他刑期。但一般認為,用川普的「說話」來罰他坐牢,絕對不是明智的政治決定,因為川普支持者會起鬨,將川普當作是政治受害人。而馬向也說,他要考慮到(川普如果坐監)牽涉到的聯邦秘密警察必須一起到監獄進行保護的問題。他還說:「這決定牽涉到很多,你是前任總統,也可能是下任總統,不是可以輕率做決定。」但是強調,他會在必要時做出決定。(下:法官馬向威脅要將川普送進監獄。) 

 

 

 

 

 

 

其實民主黨早已想到這問題,民主黨眾議員湯普森 Bennie Thompson 上個月就提議案,說一旦川普被定罪,就取消他的秘密警察的服務,讓他一個人坐牢,不用警察跟著保護他。這個湯普森也是民主黨掌控眾議院時,主持「一月六日事件調查委員會」的主席。他們以全部「反川普」的委員組織的委員會長期調查一月六日事件,沒有找出川普罪狀,目的就是給機會讓媒體不斷炒作新聞。

川普指出,法官對他下禁口令,而不對其他證人做任何限制,就是干預這次的大選。目前除了其他證人(包括柯恩) 可以每天任意攻擊川普,在電視上,網路上,甚至拍攝影片放上網,所有主流媒體等於也是每天24 小時就案件做不實報導,而馬向的禁令就是「全世界都可以攻擊他,只有他不能反駁。」將來川普如果就此上訴肯定是勝算,但屆時事過境遷,於事無補。

法官今日對川普的指控包括他又「攻擊陪審團員」,其實川普說的是「曼哈頓95% 的人投票給民主黨,所以他無法得到公平審訊」,(因為陪審團員都由這這選區選出),馬向就認為這是攻擊陪審團,真是欲加之罪何患無辭,難道川普說錯了嗎?川普之後說,他不在乎為這個坐牢,因為維護憲法(第一修正案) 比他自己的自由更重要。

這件審訊已經進行了三個星期,到現在控方證人的證詞,對川普毫無殺傷力,反而都對他有利。檢控官遲遲不敢叫他們的明星證人柯恩作證,以為用其他證人的證詞先舖陳,到時候柯恩只要提出少許的證詞,就可以將所有證詞連接起來。但是所有明智的法律界人士都認為,這計畫到目前還未見任何功效。不過見到媒體報導,每天在周圍拍拍打打,只是製造噪音。

川普今天表示,法官說這案件會再進行三個星期,這表示他在大選最重要的期間,有六個星期的時間被迫困在法院。

 

05/03/2024星期五

川普在紐約法庭的「掩口費」審訊案今日控方傳訊了第八位證人,她是川普總統任期內第一位通訊部長荷普希克斯Hope Hicks,但是經由她的證詞,反而證明了當色情豔星等人事件爆發後,川普最關切的是不要讓事件影響到妻子梅蘭妮雅,而非關注對他的選戰的影響。

希克斯是在川普於2016 年上台前後的通訊部主任,後來改為顧問。她離任時跟川普的關係還非常好,但她說在2022 年之後兩人就未再通話。(下圖為希克斯當年跟川普在白宮的合影。) Hope Hicks and Trump,

 

 

 

 

 

 

但是希克斯今日的證詞對於川普不僅沒有殺傷力,而且對他十分有利。例如她說,當2016 年大選時,兔女郎麥杜格Karen McDougal 與川普的私情事件傳出時,川普告訴她這件事「絕對不真實」。她說她記得川普這樣說,但是不記得川普是否教她這樣向媒體說。

檢控官的起訴書中說,川普付出掩口費hush money 是要「影響」選舉結果,但是希克斯說,她記得當時川普最擔心的是,不要讓妻子梅蘭妮雅知道,她說:「我相信他不要家裡人受到傷害,或是難堪。他要讓家人為他驕傲。」她說,川普還指示她不要讓那些報紙送到他家裏,以免家人看到。她還說,川普非常尊重妻子的意見,雖然她不是經常發表意見,但是川普對她的話都很重視。

這些都是在川普律師的交叉盤問下說出來的,在問到她對川普的私人律師柯恩Michael Cohen 的看法時,她說:柯恩這人自稱是川普的fixer (搞手),甚麼事都可以幫川普搞定,但事實是,事情都是他先搞砸了,他再去補鑊。她還說,柯恩喜歡插手競選事務,當時競選總部的人對於柯恩都很厭煩。

柯恩是這次檢控官的明星證人,他就是安排付給色情豔星Stormy Daniels 十三萬元,之後由川普償還給他的人。但是他因為多次做偽證,說謊,逃稅,被判刑期三年,因為信用差,到現在檢控官還沒有傳他作證。希望用其他證人先打頭陣,但是我們見到過去幾位控方證人相反的,都對川普有利。好像第一位證人,八卦雜誌的派克David Pecker,昨天的律師大衛森Keith Davidson,他們都指出柯恩的沒有信用,而且因為要報復所以指證川普,甚至說他們接觸的都是柯恩,而非川普。這樣說,如果要起訴,應當起訴柯恩,而非川普。所以,你還需要多少證據證明檢控官布萊格根本沒有案子呢?

今天希克斯在作證時被檢控官問話時,承認競選期間川普的一段錄音帶,也就是2005 年跟一位娛樂記者Access Hollywood 閒談的錄音帶被洩露給媒體,川普在談話中說到跟女人的露水關係非常露骨。她為川普辯護說,那只是兩個男人私下談論女人,無意讓任何人難堪。還說當時就知道這錄音帶會被媒體大肆報導,還說當時沒有太多時間準備應對。以及她當時跟川普其他幕僚商討如何應變的經歷。

希克斯所以提到這些,是因為他們當時的聯絡的電郵都被檢控官搜了出來,所以她必須作答,而且要誠實作答,否則就犯了做偽證罪名。

這事情證明,這件案子的檢控官到目前沒有直接證據證明川普犯了到底甚麼罪。如果說是「掩口費」記帳錯誤,無須傳召這些不相干的證人。這些只是要讓媒體有機會一再報導川普當時的私生活如何的有問題。(昨天見到媒體報導,就是集中報導這些,與案情毫無關係的,川普負面新聞。)其次,也發現檢控官用了多少時間蒐集這些不相干的證據。今天的另一位證人是在紐約地檢處檢察官布萊格Alvin Bragg 辦公室的一位助理Georgia Longstreet,她在庭上說,她為川普的案子工作了一年半,她的工作是檢閱川普過去在推特,Instagram,及Truth Social 上所有的發文。過去一年半她一共檢查了五千到一萬件發文,並保存了其中一千五百份。這表示布萊格等人為了「找出」川普的罪證確實是上天下地的找,而不是先發現有罪再蒐集證據。

而這位民主黨檢察官就花費納稅人的錢,蒐集川普犯罪資料。但是對於紐約的嚴重犯罪情況,他毫無對付的能力跟決心。

上星期說過,好萊塢性犯罪者Harvey Weinstein 的案子被推翻,就是因為檢控官找了太多與案情不相干的證人,還要溫斯汀回答。現在布萊格的做法一模一樣,在任何正常的法庭,這案件早就瓦解了。

見到今天主媒的報導,再度提起川普跟掩口費的關係,完全沒有她的證詞跟檢察官的起訴書對立的事實。

昨天見到媒體都在期待川普自己做證,因為他們知道,川普說話沒有戒心,這樣就可以加深他的罪名。今天這位民主黨法官馬向Juan Merchan 就回應媒體的意見,強調川普的禁口令只限制他不能攻擊證人及陪審團,所以不限制他作證。現在再明白不過,這是一場政治作秀,用來提供媒體彈藥,每天在新聞中攻擊川普,阻止他競選。同時讓陪審團得到最多的川普負面資料,盡管跟案情毫無關係。只要讓川普在34 項罪名中定罪一項,他們就成功了。

 

05/02/2024星期四

川普在法院旁聽時打瞌睡的事,被美國媒體廣泛報導,甚至用來跟拜登的「沒有精神」相比較。這新聞最初是紐約時報的記者Maggie Haberman 發出的。媒體要證明川普也是老人,所以愛打瞌睡,事實是任何人每天坐在法院,教室,甚至教堂幾小時都難保不打瞌睡,何況川普每天四五點就起身了。

CNN 坐大這新聞是預料中事,他們還請了這位記者到電台專訪,不過這記者說的話很中肯,她說:「我見到他在打盹,頭跌得很低,不過我要說清楚,我在法院見過不少人打瞌睡,我見過陪審團員打瞌睡,甚至見過法官打瞌睡。如果我們見到被告打瞌睡,當然會報導。不過他似乎不高興有人報導,我這樣猜想。」

川普今天在他的 Truth Social 上面反駁說:「與假新聞媒體的報導相反,我沒有在那腐敗檢察官Crooked D. A. 的法庭打瞌睡,特別是今天。我只是閉上我的美麗的藍眼睛一陣,有時候是聚精會神的聽著。全都聽進去了。」這證明川普至少還保持他的幽默感。(下圖:川普今天又閉目養神。) 

 

 

 

 

 

 

 

如果說陪審團跟法官都曾打瞌睡,而陪審團跟法官是有職責的,他們一秒鐘都不應當分心,而現在川普是被告,他的案子有幾個律師幫他,他根本不用自己出面。(其實法官規定他一定要在庭上,根本是要阻止他競選。)強迫他每天在法院坐上五六個小時,要他不要打瞌睡才是不合情理。

 

05/02/2024星期四

川普在紐約的審訊,如果只看證人的證詞,這件案子已經全然瓦解。不過曼哈頓檢察官布萊格Alvin Bragg 並不期望陪審團「只看證據」,美國的媒體也不會只告訴你證人的證詞。(下:川普今天繫了黃色的領帶。) 

 

 

 

 

 

 

今天出庭的證人是Keith Davidson 大衛森,他是色情影星丹妮爾斯Stormy Daniels,以及兔女郎麥杜格Karen McDougal 的律師,他在被檢控官的律師質問下,承認是他代表丹妮爾斯草擬那份13 萬元的協議。他也說,丹妮爾斯跟麥杜格都企圖將「她們的故事」出售給媒體。他也提到他跟八卦雜誌National Enquire 總編輯Dylan Howard 的談話內容,不過在被川普的律師交叉盤問時,承認這筆錢(十三萬元) 是要買她的沉默,而非法律上的payoff,他說:根據我的了解,丹妮爾斯收錢時簽署了文件,否認他們之間有私情,所以不是hush money掩口費。(是根本否認兩人之間有私情)。在法律上這是consideration (報酬),是contract。

這證詞就推翻了布萊格起訴書上說的,川普的唯一違法之處,將這筆掩口費登記為「法律費用」。因為根據大衛森的說法,本來就不是掩口費,而是進行contract 的法律費用。

其實布萊格等法律界人士根本知道他沒有案子,但是他們知道美國媒體會跟著布萊格的話作文章,加上曼哈頓的陪審團員95% 是民主黨,而且99% 看左派媒體,所以寄望於得到一個對川普不利的裁決。

大衛森在交叉盤問時承認,他多數交往的對象都是川普的律師柯恩Michael Cohen,跟川普根本沒有接觸,所有的話都是柯恩說的,這等於是將所有法律責任放在柯恩的身上。不僅如此,他還承認,柯恩有理由懷恨川普,要對他進行報復。他說,川普當選之後,柯恩非常生氣,因為他居然沒有得到「官位」。他當時說:「你能F xxx 想像,我居然不能跟去華盛頓?我幫了他做了那麼多事情,我幫他(擦屁股) saved his ass…。」大衛森說,柯恩認為他應當可以做司法部長,或是白宮幕僚長,但是「川普讓他失望」。

不過柯恩在2019 年被國會傳訊時,就說他從未期望在川普政府內做官。他當時說:「我能為總統做私人律師已經非常驕傲,我沒想到要去白宮做事,雖然我有得到工作機會。」這是柯恩無數謊言之一。而他現在是這件案子的明星證人。

布萊格遲遲不安排柯恩出來作證,就是知道他不堪一擊,所以安排了這樣多不相干的證人,而過去幾天聽了這些證人的證詞,對於他們的案子毫無幫助。

見到今天的三大電視網晚間新聞,我這裡說的全部沒有提,只是重複說川普跟丹尼爾斯有關係,(這跟案情毫無關係),三間電視台都提到說,川普又說false 的話,因為川普今天說他不能作證,因為法官的禁言令,幾間電視台立即幫忙推翻這話,說禁言令不包括作證。但是與此同時再度播放拜登演說時說的「川普說他如果不當選,就會血流成河」,這句真正的謊言他們卻有意的一再播放,從不查實。

另外最初很多人不了解(包括我),何以一項罪名要重複34 次,現在我明白了,因為一般陪審團的心態是,你被控34 項罪名,如果我只裁決你一兩項有罪,就表示我很公平了,因為我否決了你其他三十幾項罪名。但是他們不知道,布萊格期望的就是:「我只要讓他有一項罪名成立,我就達到目的。」今天所有媒體也只是寄望,只要讓川普一項罪名成立,他們就有文章做,就可以天天以「罪犯」的名義攻擊川普。

 

04/30/2024星期二

今日是川普掩口費審訊的第二周第一天,(昨日是逾越節Passover 最後一日,所以放假一天),一開庭,法官馬向Juan Merchun  就裁決川普違反禁口令,每一次罰一千元,一共九千元。(檢察官布萊格指川普違反14 次,馬向同意其中九次)。馬向還說,要川普在一日之內撤除所有的七個網文,(另兩個罰款是針對川普演說時的講話。)但川普還剩下一個未撤除,馬向威脅他再不服從,就可能判處監禁,就是說即使本案宣判無罪,先判他坐牢。這已經讓許多媒體有了寄望。聽到好幾位主持人跟評論員說:「如果是我,我也會判jail term。」

法官的禁口令是禁止川普攻擊本案的證人及陪審團員,以及法官的家人,熟知案情及背景的人都知道這就非常不公平,因為全案只有川普一個人被下了禁令,案中幾位主要證人不僅沒有,而且過去幾個月從未停止攻擊川普。例如檢控官的主要證人,川普過去的私人律師柯恩Michael Cohen 不僅經常在CNN等電視上攻擊川普,還有自己的podcast,也是經常性對川普謾罵。他最近還在TikTok 上開了一個Livestream,每天晚上跟支持者現場討論,說的也是川普的攻擊言論。好像昨晚他就說:「川普競選2024?你以為他會只做四年?告訴你,他會做20年,40 年。他不會下台的了。」還有:「他的自由日子不多了,隨時歡送他進監獄。」他不僅每天可以這樣做,還從TikTok 那裏賺錢。(下圖:Michael Cohen 在TikTok上攻擊謾罵川普。) 

 

 

 

 

 

 

 

 

 

這樣的「證人」可以每天罵被告,你卻禁止被告反駁一句?川普只不過指出柯恩的背景:他因為做偽證,已經被吊銷律師執照;他不僅在調查時說謊,在國會作證時說謊,還在法院說謊,被法官指責是最惡劣的變態說謊者,判刑三年等等,現在卻是檢控官的明星證人。

這是甚麼樣的法官?過去的禁口令幾乎全部是保護被告的,在這裡卻是箝制被告的。這個禁口令不僅限制川普的言論自由(憲法保障的),而且是在距離大選只有六個月的時間,相對的,你見到校園內大學生砸爛玻璃,叫喊Death to America,都可以解釋作言論自由,一些民主黨議員甚至說他們是和平示威,全國唯有川普一個人沒有言論自由。

今天見到主媒的報導,沒有一句話指出這不公平處,甚至違憲處。每條新聞都正經的將法官的裁決當作聖經報導。

今天川普的兒子Eric Trump 首次在法庭露面,是第一次有家人陪同。過去兩個星期聽見不少媒體說,川普都沒家人陪同,暗示他沒有家人支持,又是無中生有的說詞。他全家人都有事業,哪像左派或是民主黨靠政府吃飯,整天沒事做。另外法官好像大發慈悲,允許川普在下個月出席兒子的高中畢業典禮。事實是,如果法官不批准,肯定會被川普用來對他反宣傳,這才是他批准的理由。

 

04/28/2024星期日

上星期,好萊塢著名製片人溫斯汀Harvey Weinstein (下圖) 被控性侵多名好萊塢女星的案子被推翻了。紐約州上訴法庭法官以4-3 的比數推翻的。原因是,初次審理判他有罪的法官「錯誤的」允許三個與案情無關的女子出庭作證人,而且法官當時還決定,如果溫斯敦願意作證,也必須就這幾人的證詞被質詢,這是雙重的違反Collateral Fact Act,就是審訊時,不可以將與案情無關的證據跟證人呈堂。

 

 

 

 

 

 

72 歲的溫斯汀因為這些控訴,被判徒刑23 年。現在案件必須重審,他未必能全部逃過原來的罪刑,因為上述的違法之處是「技術性問題」。不過現在再看川普的「掩口費」案件,一早說過這件案件根本沒有理據,全都在 川普「掩口費」案件究竟是甚麼底細? 中解釋過了,現在是說,經過一星期的審訊又增加了一項重大技術問題。過去一周控方傳訊的證人主要是八卦周刊的派克David Pecker,他提出的證據跟這件案子完全無關。川普被告的34 項罪名全部是(重複又重複) 說他的律師柯恩付給色情明星Stormy Daniels 的13 萬元,之後當川普還給柯恩時,全部的支票都登記為「法律費用」,是記帳錯誤。(因為他找不出川普犯了任何罪,所以將這雞毛蒜皮放大幾百倍,當作重罪。)現在卻將派克這樣不相干的人找出來做主要證人?派克作證四天,說的話跟這記帳錯誤的事毫無關係,還扯出了另一位掩口費事件(花花公子兔女郎),現在我們知道,那件事跟川普一點關係都沒有,全部是派克跟柯恩兩個人之間的行為,如果要告就告柯恩。所以依據Collateral Fact Act,上星期的證詞全部都要推翻。

我們(有良心的人)看得太清楚了,這件案子的曼哈頓民主黨檢察官布萊格Alvin Bragg,以及民主黨法官馬向Juan Merchan,明知這案件沒有法律基礎,卻繼續審訊是因為他們知道在紐約,這裡很容易找到裁決川普有罪的陪審團,二來,只要案件開審,全美國(及西方)的親左媒體就會配合,當作真正的罪案報導,他們的目的就達到了。聽到在法院旁聽的法律界人士出來說,檢察官在問話時,每一句話都說這個Illegal hush money (不合法的掩口費)等等,事實是掩口費根本不違法,甚至連雙方簽署的Non-disclosure agreement 也都不違法,天天有人在做。但是檢控官卻故意在陪審團員面前使用illegal這字眼。川普的律師一點辦法都沒有,他們只能等到最後結案陳詞時,才能做出說明,但是那時有用嗎?

現在犯法的不是川普,是檢控官跟法官。真正應當被起訴的是檢察官跟法官。

還有,川普每一天在開庭前公開講話時,都說這些案子都是拜登在幕後指使,其實這是每一個有良心的人都想得通的,但是每一次都見到媒體幫拜登「澄清」,說川普的話毫無根據baseless,甚至找了facecheck 似模似樣的「查證」。我們只要看,這樣一件毫無理據的案件,布萊格找了誰做案件的檢控官?居然是前任司法部副部長考蘭基羅Matthew Colangelo,他是拜登政府任命的司法部第三號人物,現在居然降級到紐約的地方法庭,屈居於布萊格之下做他的檢控官?(下左:布萊格,右圖考蘭基羅。) 

 

 

 

 

 

 

川普在三月底知道這件案件的檢控官是考蘭基羅時,就公開指出這些案件都是拜登「主使」的,還說他是拜登的打手thug。但是當時布萊格就警告他不可以批評法官跟檢控官,下了禁言令,就是阻止他揭發這些事實。考蘭斯基不僅降級做這案件的檢控官,之前還被調往紐約司法廳,在司法廳長兼姆斯Letitia James 底下做事,也是幫助她處理川普「向銀行及保險公司申請貸款時報大物業價值」案件。這些都是證據。因為以前分析過,布萊格,兼姆斯,還有喬治亞州的地方檢察官威爾斯Fani Willis 等等都是草包,所以拜登的司法部長嘉蘭Merrick Garland 就將手下大將派去救火。任何人知道考蘭斯基的背景,都會奇怪一個聯邦副部長,怎麼會降三級去做地方檢控官?而且都是處裡完川普的案件就離開,還不是拜登的打手嗎?

我們見到民主黨的希拉里非法請外國情報員製造政敵黑材料,登記是律師費,指使聯調局調查川普,沒有被起訴;但是川普合法的付出掩口費,合法登記為法律費用,卻被大張旗鼓的起訴了,還每天都被當作頭條新聞。

 

04/26/2024星期五

川普的掩口費庭訊,今日結束了第一個星期的正式審訊,八卦雜誌National Enquiry  的老闆派克David Pecker 今天上午作證完畢,下午是一個川普的長期雇員,以及一名銀行家出庭作證,不過他們只是認證幾份文件或事實,沒有實質作證。而那位川普的女職員Rhona Graff 跟派克一樣,對川普毫無敵意,對於為川普做事她說非常愉快,川普也尊重她的能力,說:「否則我也不會做這樣久。」她出庭時川普還跟她微笑招呼。

Graff 是Trump Organization 的川普的助理,主要負責Trump Tower 的事物,以及川普的聯絡,及日程表,前後做了34 年。檢控官要她作證,只是要確證色情女星Stormy Daniels 丹妮爾斯是否去過川普大樓。她說她知道丹妮爾斯到川普大樓一次。後來在川普的律師交叉盤問時,她證實這一次只不過是去談參加川普的電視節目Celebrity Apprentice 做參賽者。

之後是Republic Bank 銀行的Gary Farro 作證,他說川普的律師柯恩Michael Cohen 在2016 年計畫在德拉瓦的銀行開一個戶口,作為支付給派克的雜誌社,用來付錢給花花公子兔女郎Karen McDougal ,不過後來戶口開了,卻沒有轉帳。他說後來柯恩改變主意,兩個星期後(十月),用這戶口付錢給丹妮爾斯。

就這樣媒體就喧騰的報導了一天,並且說這些都是為下個星期開始,真正的證人柯恩,跟丹妮爾斯作證鋪路,好像精彩的在後面。(為了這一個空殼戶口,媒體就如此歡欣鼓舞,對於拜登家族二十多個空殼公司,轉帳幾千萬元不義之財,而且逃稅,媒體一點興趣都沒有。)

今天是派克最後一天作證,以及接受川普律師的交叉盤問,事實是川普這邊根本將他當作友誼證人,川普跟派克都仍然說對方是好人,交叉盤問也是意思意思,但是見到媒體的大標題,卻說「川普的律師要打擊派克的信用」,你看問的問題就知道不是這樣一回事。而且聽到報導說,派克是被檢察官引誘及脅迫作證,保證他不會因為證詞而被起訴,引誘他說出來川普他們付錢的動作跟競選有關,但是聽了這麼多天,除了說「川普付錢買新聞,是為了保護自己的選戰」,這樣犯法嗎?如果這樣也犯法,華盛頓DC,甚至所有地方政府的官員跟議員幾百萬人全部要被起訴了。

而且所有這些指證都發生在川普沒有競選總統前很多年,而且這樣的「給錢殺新聞」是太普通的事,根本不犯法,何況這些新聞未必是真新聞,但是民主黨的檢察官就是要讓媒體每天重複這些事情,製造川普犯法的印象。這才是干預選舉,犯法的事。

今天是川普夫人梅蘭妮雅的生日,川普一直哀嘆不能為太太慶祝,法官一點同情心都沒有。結果川普要在下午四點多休庭之後,才坐飛機飛到新澤西州跟太太相聚。

 

04/25/2024星期四

今天是川普的「掩口費」正式審訊的第三日,繼續由川普的朋友,八卦雜誌National Enquirer 老闆派克David Pecker 作證,他像前兩日陳述他跟川普之間,如何在大選前掩蓋那些對川普不利的新聞,特別是突然間冒出來的女人的指控。不過今天的指證沒有特別新的「可以讓川普入罪」的內容,例如他說:在第一次跟川普見面之後,多數都是川普的律師柯恩  Michael Cohen 在中間傳話,而且柯恩會說,都是他教導川普怎麼做。如果這樣說,即使犯法都是柯恩。(下圖是今日法庭的繪圖,派克在證人席,川普在台下,左邊是法官Merchan。) 

 

 

 

 

 

 

派克今日的證詞,多數是以前大家都知道的事的「細節」,例如他說,當成人電影女星丹尼爾斯 Stormy Daniels 的事件剛出現時,柯恩要他將這件事件「買下」,他雜誌社的編輯Dylan Howard 也建議他用12 萬買下,但是他拒絕了,說他(的雜誌)不想沾上porn star。結果柯恩跟他大發脾氣,大聲尖叫說:「老闆(川普)會很生氣,如果這事情公開了,老闆會跟你大發脾氣。」派克說:他非常生氣,要我一定要(收買)這消息。我還是斬釘截鐵說「我不會這樣做。」

他說後來柯恩付了錢(13萬元)給丹尼爾斯,之後一天柯恩對他說,這筆錢(川普)沒有還給他,他非常憂慮因此得不到bonus,他要我跟川普去說,後來他跟川普提起,川普說,他不明白柯恩說的是甚麼,柯恩擁有川普大樓中好幾個單位,還有50 個taxi medallions,每一個價值一百萬元。之後說:別擔心,我會搞定。(從這番話知道,他每次幫川普墊錢,川普就以bonus 的方式還給他。而據川普說的,他這麼多年從川普那邊得到的報酬不在少數不少。

另外一件事,是有關花花公子兔女郎Karen McDougal的事,派克說他(的雜誌)用12 萬元買了她的故事,說好了不會讓其他刊物刊登。在助理檢控官Joshua Steinglass 詢問下麥克解釋,「我們」不是為了避免他難堪,而是為了避免影響川普的選情。當檢察官再問他,誰是「我們」時,他說:「不是川普,是我跟柯恩。」

檢察官似乎要製造「川普企圖影響選情」,但這不是罪行,因為每一個人都在做。每一個政客,名流每天都用錢收買「製造麻煩的人」,就以他自己經驗,他幫高爾夫球手老虎伍茲Tiger Woods買了不少故事,還有前加州州長(大力士影星) Arnold Schwarzenegger,在他競選州長前有三四十名女人出來說「她們有故事」。還有就是奧巴馬時期的白宮幕僚長Rahm Emanuel (後來的芝加哥市長),他也讓派克出錢收購他的誹聞。其他還有很多他不願提起名字。(克林頓當年有專門小組負責做這種事,而且那些女人是真正的被騷擾者,因為都是政府雇員,而且都是民主黨人,而他不僅沒有被起訴,還連任一次。)

派克說他相信兔女郎跟川普的關係可能是真的,因為川普每次提起她就說,她是好女孩,還問她近況。不過在他付給McDougal 十五萬元,條件還包括給她做兩次封面,以及給她開一個健美專欄之後,華爾街日報又刊出了她的故事,這讓川普很生氣,跟他發了一頓大脾氣。他保證他不是洩露消息的人,但是川普還是生氣的走了。(下圖:Karen McDougal) 

 

 

 

 

 

 

 

 

今天最後,派克還是說川普不僅是他的朋友,還是他的恩師 mentor。今天早上當川普在建築工地時,有記者問到他對派克的印象,他也說:他是好人,我們是朋友。

到現在我們見到,控方第一個證人是派克,他已經證明對川普毫無殺傷力。我們也知道,柯恩是控方的明星證人,而他因為說謊作偽證,曾經被法官責備跟判刑,布萊格還有甚麼法寶呢?

今天所有稍具法律常識的人都知道,川普的掩口費事件到現在還沒有任何罪證,但是檢察官布萊格明顯是要打「宣傳戰」,要讓那些陪審團員認為川普做錯了事,因此裁決他有罪。今天聽到左媒一整天都在討論川普收買媒體幫他影響選情,雖然這是政客每一天都在做的事,而且許多都比川普的情況更嚴重。聽到CNN 的評論跟主持一再重複說Catch and Kill,指媒體花錢去抹煞故事,說這樣的事他們絕對不會做。你們當然不會(收錢),因為每一天每一秒鐘你們都在免費做。亨特拜登的電腦故事,他們一毛錢不收足足抹煞了一年多。布萊格就靠這些媒體幫他製造「川普有罪」的印象,我們已經知道,那些陪審團員99% 都看主媒,其中只有一個人除了紐約時報及CNN之外「也看」fox news。

 

04/24/2024星期三

紐約時報昨天刊出一篇波士頓大學法律系教授Jed Handelsman Shugerman 的文章,題目是「過去我認為曼哈頓檢察官布萊格起訴川普的案子是法律上的難堪舉動,現在我認為是歷史上的錯誤。」文章裡說的理論跟我這裡以前提過的相去不遠,但是他是法律學教授,又是(極端反川普) 紐約時報刊出的文章,所以這篇文章的論據就更有分量。也證明了他們左派媒體跟法律專家,心裡很清楚這是一件毫無理由的起訴案件,但是卻仍然每天跟著起鬨,證明了他們左派為了最終目的,可以每天昧著良心幫著拜登敲鑼打鼓。

這位教授列舉了很多事實,證明布萊格一點法律基礎都沒有,就起訴川普一項「重罪」。例如說「掩口費」根本不是罪行,於是他起訴川普「竄改商業紀錄」,但是這充其量是小罪misdemeanor,為了升級到重罪,布萊格就指出川普的這行為引導向違反聯邦選舉法,或是違反州政府的稅務法,或是州選舉法。但是Shugerman 指出,在星期一的檢控官開場陳詞中,既沒有違反聯邦選舉法的證據,又不可能是違反州選舉法,因為起訴書中的選舉並非州政府管轄內的選舉。

Shugerman 又指出,如果要讓川普「竄改紀錄」的行為升級為重罪,就必須是這竄改行為的目的是為了避免以後受到聯邦司法機構的檢控,例如說,避免聯邦選舉委員會的調查。但是一來到現在沒有證據顯示川普是用了競選經費付出掩口費,就不可能有聯邦調查。(事實是聯邦司法部當初已經調查過這單案子,認為沒有可告知處,放棄了。布萊格的前任也調查過,也放棄了。是布萊格實在找不到川普犯法之處,才在事發七年之後拿出來起訴。)

Shugerman 說,即使布萊格說的是事實,也不是說川普犯了罪,只是事後要掩飾。但是他從檢控官的開場陳述中,連這個都找不到。他說,於是布萊格找到一個非常軟弱的理論weak theory,說川普是「干預選舉」,但是Shugerman 又說,一個候選人簽屬協議,付錢讓一件事件不予公開,雖然不體面,卻不違法。他甚至引用另一位法律學者Richard Hasen 的話說:「說這樣的行為是干預選舉,嚴重破壞了這名詞的真正嚴肅的重要意義。」

Shugerman嚴詞譴責起訴官考蘭基羅Matthew Colangelo 在法庭說的:「這是一件選舉欺詐election fraud,就是如此簡單 pure and simple。」他說這與事實根本不符。他說,即使是算做小罪,都找不出(川普一夥)有意圖欺詐的證據。

他還說,找不出過去有過一個州政府的檢察官,就一件所謂的聯邦選舉罪案提出起訴的行動。他說這根本是曼哈頓地檢處的政治行為,與紐約州法律一點關係都沒有。所以他在結論說:布萊格的起訴仍然是一個難堪的法律行動,川普必然會在上訴時得直,但是他從星期一的開場陳述中,甚至認為川普不用上訴都可以獲勝。

這就是他們主流法律界真正的看法。但是你不要想從紐約時報的新聞中見到這說法,他們的新聞都不是「真實事實」,昨天同樣是左媒之一Politico 刊出一篇長文Inside the Off-the-Record calls held by Anti-Trump Legal Pundits,透露說有一批「主流媒體的法律評論員」每個星期五晚上都會有一次Zoom 的聚會,每一次參加的都有十多人,這些人交換這一個星期來的法律發展,以及下星期的展望。巧的是,這十多人全部都是「反川普」出名的法律界人士,而他們不諱言他們討論的都是川普的法律案件。

首先,這聚會是從民主黨調查一月六日事件之後開始的,就知道他們利用這機會慶祝川普的「不幸」,其次從這篇文章提到的名字,就知道他們的聚會只有一個目的,統一口徑找出對川普不利的角度,交換意見。包括那個發起將川普的名字從各州的候選人名單剔除的,自由派憲法專家(哈佛教授) Laurence Tribe,每天都口沫橫飛在電視上攻擊川普的律師George Conway,CNN 過去的法律評論員的Jeffrey Toobin,曾經是調查川普通俄一份子的司法部副部長Andrew Weissmann,指控川普性侵犯不成功但是仍然得到幾千萬元賠償的女子E. Jean Carroll 的律師Roberta Kaplan 等等。

但因為是左媒刊登的文章,所以作者強調他們沒有意圖偏袒哪一邊,(你相信嗎?)但是卻說這「有可能被保守派攻用來攻擊的危險」。真正是欺騙自己。

這篇文章證實,不論這些起訴川普的案件多麼的薄弱,這些所謂的專家都會集中智慧,讓這些案子以另一種面目呈現在選民面前,讓選民都以為川普犯了重罪。我每天從中文媒體上面就可以見到,主流媒體的「造假結果」,因為這都是主流媒體包裝了給全世界媒體的。你說今天的選民還可以得到真相嗎?

 

04/23/2024星期二

在今天川普的掩口費審訊第二日,八卦小報National Enquirer 的發行人David Pecker 派克正式作證。他是控方的第一個證人,他的話你可以自己分析,是否對川普造成傷害。

派克過去是川普的好朋友,他說在2016 年大選之前,他跟川普,以及川普的私人律師,也是他的fixer 柯恩Michael Cohen 一起商量了一套策略,應付即將來到的負面新聞。他說,他們在2015 年八月在紐約川普大樓見面,他說他當時就警告川普,說因為選舉的關係,會有女人出面企圖出售他們的故事。(下圖:派克今日作證之後,離開法院。) 

 

 

 

 

 

 

他說:「我當時提出,一定會有很多女人出現,企圖兜售try to sell 她們的故事,因為川普是最知名的最有價值的單身漢,而且跟最美麗的女人交往。」

「這是我的經驗,當一個人出來競選公職時,特別是這樣高的公職,很常見的情況就是,有女人打電話給National Enquirer ,要向我們出售故事。」

派克說,他當時跟川普以及柯恩合作,就是由他辨認這些事件,一開始就kill 封殺這種故事。「他們問我該怎麼做,我的雜誌可以怎麼做,幫助他的競選。…我說,我可以刊載一些川普的正面消息,同時刊載(他的政敵)的負面消息。」

派克說,經過他的管道,他跟柯恩安排了給花花公子兔女郎 Karen McDugal 十五萬元,封了她的口。另外還有一件假消息,就是一個酒店門僮說出來的假新聞,說川普跟一個女僕生了一個孩子,他們給了三萬元。(他說了這是假新聞,所以只要三萬元就打發了。如果是真的事,三萬元可以應付嗎?但是見到今晚的新聞,幾家電視台都當作真事報導。)

我還說「我可以做你的眼睛跟鼻子,如果我在外面聽到甚麼,或是有女人要兜售消息,我會告訴柯恩。」

這些就是派克今天作證時的說詞。此外他還說到,在共和黨初選時期,他也幫這川普打擊他在黨內的對手,這包括德州參議員克魯茲Ted Cruz,以及黑人外科醫生Ben Carson。不過這兩人現在都是川普的堅決支持者。

派克這樣的說詞,你認為會對川普造成損害嗎?他的話完全證實了「那些女人」是趁機兜售假新聞以騙取金錢。但是見到好幾間媒體的報導,都省略了派克話中對川普有利的幾段,並強調這份雜誌「刊載他的政敵的負面消息」,如果這也算是陰謀,那麼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CNN等幾十份媒體他們整天刊載川普的負面新聞,及拜登的好消息,那他們全部都有罪了?過去這麼多年我們見到,所有媒體集合力量用謊言封殺了亨特拜登電腦的新聞,我們也見到,所有出來指證拜登做參議員時期性侵犯她們的女子的新聞,全部被封殺了。還有拜登女兒Ashley 的日記的新聞,全部都不見天日。還有近年來拜登一家人從外國政府那裏獲得的幾千萬元利益,經由20 間空殼公司轉匯到自己家裡十幾口人的戶口,哪一單新聞見報了?而現在川普跟一份小報合作,阻止那些不懷好心的敲詐者得逞,就必須上法庭坐牢?這份小報比得上紐約時報,CNN全部加起來的殺傷力?

這次審判到現在,真的證實檢察官布萊格是根本沒有案子。

另外今天一開始,就騰出時間就檢察官布萊格的要求,審訊川普是否違反禁口令,是否要處罰他。布萊格說川普違反禁令十次,要罰他一萬元,但是法官Juan Merchan 沒有就這事做出裁決。

至於柯恩,他曾經是川普的fixer,也就是甚麼事都幫他解決,他自己說過「我可以為川普擋子彈」,但是後來聯邦調查局FBI 利用他逃稅調查他,就策反了他,說如果他願意出來做證人指證川普,就可以減輕罪刑,結果他就做了控方證人,每天在CNN 等媒體上指證川普。因為他說過,他不想坐牢。但是最後還是因為逃稅及說謊,判刑三年。是真正小人的典型。

 

04/23/2024星期二

川普的掩口費庭訊進行了不到兩天,已經完全看清楚是怎麼一回事。檢控官昨天的開場陳詞,證明他還是找不到川普的「重罪」證據,他還是要說:川普付出掩口費是要掩飾更大的一項罪行,但是他指出的所謂重大罪行,是要有計謀的「改變選舉結果」,任何一個候選人在選舉前做的事,都是要影響選舉結果。這就是民主制度中的「拉票」。只有川普這樣做時,就算犯法。

雖然見到各左派媒體歡欣的跟著歡呼,但是私底下也聽見一些左派法律評論員說:「這不應該是四項刑事案中第一個開庭的,因為對他們的案子沒有太大幫助。」但是這些媒體不會告訴你,他們爭取的就是:讓選民見到川普在法庭裡,讓選民聽見川普受審,這就夠了。

因為檢控官跟法官都知道,他們的案子沒有內容,所以就從枝節上面坐大事件。他們毫無理由的對川普(一個被告)加諸禁制令,禁止他談論這案件,禁止他批評檢控官、法官(及其家人)、證人等等,但是卻容許那些證人每天發言攻擊川普。現在檢察官要求法官,川普每次違反禁令就罰他一千元,到今天檢察官說川普違反禁令十次,所以要罰他一萬元。而今天早上一開庭,法官就決定先審川普的違反禁令行為。並見到所有左台(好像CNN) 興奮的談論川普違反禁令。(下:川普每天只能夠在出入法庭時,在這裡跟媒體講話,這裡因為距離遠,麥克風收音不好,媒體轉播的也很少。) 

 

 

 

 

 

 

 

這就是先告你一個虛無飄渺的罪名,之後看你是否受得了,有沒有憤怒的反應,如果有,你就觸犯了真正的法律。這就是FBI 過去幾年對付川普及其幕僚的法寶。

原先,民主黨的檢察官連番起訴川普四項罪名,就是要在大選前讓川普奔波法院之間,讓他無法競選,讓選民見到他「罪惡深重」,現在只有一個案件如期在大選前開審,大家已經見到這後果。未來六個月川普每天必須到紐約市法庭出現,拜登就每天坐著總統專機到各個關鍵州去拉票。甚至用納稅人的錢去收買選票,甚至違反最高法院的裁決,(禁止他用總統權力,免除幾千億元的學生貸款),這是超越總統權限的作為,這是違憲,但是他照樣做。沒有一個人起訴他違憲行為,更不要說他企圖「影響選舉結果」了。

以前說過付出掩口費不是違法行為,大選之前有人出面勒索恐嚇,最方便的辦法就是給錢封口。何況面對的都是虎視眈眈的媒體。川普這筆費用已經證明不是用的競選經費,所以沒有違反競選法。至於開帳時說是「法律費用」這是最平常的做法,而且是由他的律師代墊。要說這算是違法,那麼希拉里在2016 年大選前用幾十萬元聘請外國的情報員泡製杜撰政敵(川普)的黑材料,當時也是記錄「法律開支」,如果要起訴就請公平一點。

昨天檢控官的第一個證人,八卦雜誌的發行人派克David Pecker,已經被所有法律界人士見出,這不是一件有利的案件。派克充其量只能證明川普付出多筆掩口費。這些都不構成罪狀,只見出很多人願意出來賺一筆,因為知道媒體的立場,可以有求必應。

你問任何一個稍微有法律常識的人,他們都相信紐約這件案子最後到了最高法院一定會被批駁。曼哈頓檢察官布萊格Alvin Bragg 也很清楚,(否則他自己不會在當初拒絕起訴這件案子,聯邦司法部也拒絕起訴這件案子),但是他們都不在乎,因為他們的目的就是在今年十一月之前開庭,讓全國選民見到川普受審,讓每天的晚間新聞都說「川普因為觸犯刑事法,接受審訊」,而且阻止他競選,這就夠了。如果12 名紐約民主黨市民陪審團不管怎樣,裁決川普罪名成立,那就是意外的果實,等到上到最高法院大選已經結束,他們目的已經達到,誰還在乎?

我知道還有很多華人不清楚美國九成以上媒體對川普的痛恨,願意用盡所有方法阻止他當選,所以對於我提出的這些細節沒有「同感」,這是很不幸的事。因為美國也仍然有很多人不清楚。因為他們每天接觸的媒體都告訴他們,川普可惡,必須阻止他當選。

這幾天見到左媒日夜談論這件案子,不是談案情的缺乏內容,而是談檢控官說的話,法官說的話,證人柯恩說的話,將檢控官說的川普做的事一再重複。之外川普的每一件不如意的事都是新聞。例如說:川普現在是受困之獸,很不如意。他平常舒服慣了,但是現在好像法庭太冷,他都無法控制。他現在要被迫聽那些對他的指控,不能回嘴,你可以想像他的不開心。他連起立坐下都要聽法官的,這對他是多大的屈辱…甚至聽到 CNN 跟 MSNBC 的法律評論員說:其實不用等審訊完畢,川普就有機會(因為違反禁制令)坐牢了。

這些就是讓左媒開心的雞毛蒜皮的事,他們興奮的說了又說。這才是「利用司法制度」,「利用當權者的權力」非法影響選舉結果。但是有幾個人看得清楚,又願意堅持自己的信念的?

 

04/22/2024星期一

川普總統被起訴付出「掩口費」的案子,檢控方提出了開場聲明,對於熟悉案情的人而言,沒有意外說詞。這份起訴書由檢控官考蘭基羅Matthew Colangelo 宣讀,主要內容是,川普在2016 年大選之前,指示他當時的律師柯恩Michael Cohen 付出13 萬元給Stormy Daniels,要讓Daniels 就過去跟川普的一夜情,也是川普的婚外情保持沉默。聲明中說,川普策劃了一件陰謀,除了讓柯恩幫他掩飾之外,還牽涉到八卦雜誌發行人,川普的好朋友派克David Pecker,將這件川普的負面消息掩飾,以贏得大選,也就是干預選舉。

看到這裡不禁笑出來。川普掩飾一件私人的事件,何況是他否認發生過的事,就算是重大刑事罪。那麼2020 年大選之前一個多星期,51 位前後任情報大官員(包括三位CIA 前任局長)發表一份明知是沒有根據,明知是不確實的聲明,說亨特拜登的電腦是川普集團跟俄羅斯泡製的假新聞,那這51 位大官今天是否都應當被起訴呢?幕後的唆使者,拜登,是否也應當被起訴呢?

川普的律師在今天的答辯中就說:「川普總統沒有觸犯任何罪行,企圖影響選舉不是犯罪,這叫做民主。曼哈頓地檢處沒有理由就這事起訴。」事實是,候選人現在每一天做的事,造勢大會,政策宣布等等,就是要「影響選舉結果」。

事實是,現在紐約檢察官做的事,才是「利用司法機構」影響2024 年大選結果。這是更為不堪的行為。

而今天,檢控方宣布的他們的第一位證人,就是八卦雜誌National Inquiry 的發行人派克,起訴書中說,柯恩跟派克,還付出了15 萬元給花花公子的一位兔女郎Karen McDougal,要她保持沉默,這份雜誌也因此沒有刊登。此外又首次「揭發」說,川普跟一個女管家之間生了一個孩子,也付了三萬元給一個知情的「門僮」,要對方沉默。事實是,這些事都發生在大選之前,也沒有第二個證人出面,全部都屬於大選前的恐嚇。

考蘭基羅宣讀時說,川普做這些事是一次又一次的說謊的證明。川普在座位上聽了一直搖頭。看表情,他今天是真的不開心(下圖)。 

 

 

 

 

 

 

考蘭基羅說:我們永遠不會知道,這些陰謀是否影響了那次的大選結果。但是指出:川普等三個人策劃了這三件陰謀,用錢買通掩飾罪刑等等。因為他迫切的desperate 要阻止這些有關他在結婚期間的婚外情新聞外洩。

這又讓人想起,川普的政敵過去七八年間泡製了多少虛假新聞,都經由這些正式的官員,法律界人士每天當作真實事件宣讀,報導。我們都知道,任何一個共和黨人,特別是成功的共和黨人,每天都有破壞者出來造謠,這些包括製造川普黑材料,說他跟兩個妓女在莫斯科酒店的床上小便,只因為奧巴馬在這裡住過。(這還是希拉里花錢製造的),此外好像大法官提名人卡瓦諾Brett Kavanough 在被提名時,跳出多少女人指控他在三十多年前性騷擾,甚至性侵犯她們。這些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有意破壞,但是願意信的人還是一大把。最近那個第一個跳出來說卡瓦諾在三十多年前中學時企圖強姦她的女子,女教授,居然出書出自傳,還獲得媒體的吹捧,好萊塢女明星還為她開派對造勢。即使FBI 調查多次,都指出卡瓦諾從未有這方面的汙點。

至於檢控官起訴川普「報帳錯誤」,說他將還給柯恩的掩口費,報帳為「法律開支」就是犯罪,那麼當年希拉里陣營聘請英國退休情報員Christopher Steele 泡製川普黑材料時,那幾十萬元也記錄為「法律開支」。有沒有被起訴報帳錯誤?何況希拉里做的事嚴重過川普做的事幾百倍。

今天的庭訊因為一個候補陪審團員牙痛,必須去醫院,所以提前在12:30 結束,明天續審。

我在 2020 年就寫過 我為什麼支持川普,這些都是右派政客必須經歷的。難怪那麼多保守派政客中途都屈服了,軟化了,不再堅持。而因為川普不屈服,越戰越勇,支持他的人越來越多,所以對方的打擊就越厲害。而拜登今日就趁川普被困在法庭,又再宣布一項綠色能院計畫,拉攏左派選民。這才是干預選舉。

 

04/19/2024星期五

川普的「掩口費」庭訊今日是第四天,雙方選出了所有12 名陪審團員,及六名候補團員。同時法官拒絕了川普律師團對所有的要求,這包括,川普團隊要求延遲這件案子的庭訊日期,堅持星期一正式展開。

法官又拒絕將控方的證人名單提供給川普團隊知道,最後說,只會在星期日晚上,提出第一個證人的名字,而且威脅,如果川普等人公開這人的身分,則以後將整個審訊時期都不再提出任何証人的名字。(下:川普今天出庭時,做出勝利手勢。)

 

 

 

 

 

 

這種不告訴對方檢控官方面提出的證人,將使被告團隊無法準備如何交叉盤問,這是有意製造被告方面的困難,這是甚麼意思?要川普的律師團隊星期日晚上連夜加班,準備交叉盤問的問題?這根本是要對方無法應付。

法官馬向 Juan Merchan 甚至說:不管你們有沒有(證人的)名字,不要想延遲庭訊。

我們見到過去幾年,美國司法部以及各地的檢控官,設立各種名目調查川普,巧立名目給川普安置罪名,現在又見到法官給他設立障礙,要阻止他公平為自己辯護。

過去幾天,我們見到這位(捐款給拜登的) 民主黨法官拒絕讓川普參加兒子的高中畢業典禮,當川普抱怨法庭太冷時,又拒絕調高法庭溫度。今天當法庭程序結束時,川普站起來要準備離去,法官立即叫他坐下,(因為他自己還未離去),川普只有再坐下。

川普今天再度要求法官取消對他的禁制令,又被拒絕。這個法官是應檢察官布萊格(另一個極左民主黨人)之請,兩人一唱一和,對川普下禁制令,禁止他攻擊本案證人,但是卻不對這些證人下禁制令。大家有目共睹其中的「明星證人」柯恩Michael Cohen 天天在媒體上,及自己的podcast 上攻擊川普,說他不配做總統,但是卻不允許川普還嘴?另外那個色情女星Stormy Daniels 也有同謀為她伸張,他們製作的紀錄片也在本周推出,內容全部都是穿鑿附會,將川普說的不堪,而川普只要申辯一句,就要被責備,被判罰款。

這幾天布萊格還認為做得不夠,威脅如果川普再違反禁制令,例如公開談到這件案子,除了會罰他每次一千元之外,還會罰他(未審之前)先讓他坐牢(最多30天)。事實是今天所有媒體每天都在談這案子,而且全部是對川普不利的角度,卻只禁止他一個人談論?你轉到CNN,MSNBC,已經見到有人在慶幸川普有可能不用經過審訊,就要坐牢了。

目前是競選最激烈時期,拜登每天坐著總統專機空軍一號,到處去拉票,他們就用這種方法將川普困在紐約(一個藍色州),阻止他競選。這些都是禁止川普競選,更是干預十一月的大選。如果還有人看不明白就是有心同意這干預大選的形式,要不就是白癡。

 

04/18/2024星期四

今天在曼哈頓最高法院,終於為川普的「掩口費」案件選出12 名正式陪審團員,及一名候補陪審員,明日會繼續選出五名候補人選。而在今天稍早時,有兩名星期二選出的陪審團員被除名,一人是自動退出,一人是被發現過去有反對保守派的政治舉動,以及說謊(見前面報導)。

陪審團員的背景很重要,雖然紐約市85% 是民主黨人,但是川普方面希望只要有一個是堅定的他的支持者,就可以造成案情瓦解,因為要讓川普定罪必須12 名陪審團員一致立場。(下圖是川普今日在離開法庭時,手舉有關這件新聞報導的剪報。他還說,真正應當受審的是拜登。) 

 

 

 

 

 

 

 

到目前選出的12 名陪審團員(七男五女)大約的背景如下:

一號還是昨日選出的(陪審團主席)愛爾蘭移民,男性,從事銷售,未婚無子女,新聞來源是紐約時報(左傾),Daily Mail,Fox News,極左的MSNBC。

(新的) 二號也是男性,金融投資顧問,他說他在X(推特)上追隨川普過去的律師Michael Cohen 柯恩,以及其他右翼網路,包括川普過去的顧問Kellyanne Conway,因為這些都關係到股票漲落。川普的律師問他是否會停止追隨柯恩,他說「肯定」。他還說,到目前沒有見到任何與本案有關的證據。對於川普的政績,他說有好有壞。

三號是一個年輕亞裔公司法律師,喜歡hiking 跟跑步,他的主要新聞來源是紐約時報,跟Google (也是極左)。

(新的) 四號陪審團來自加州,住在紐約15 年,職業是網路安全工程師,已婚有三個孩子,妻子是教師,閒時喜歡做木工跟金屬藝術。他不經常看新聞,也不上網。對於川普是否受到不公平待遇,他沒有意見。

五號是一個年輕的紐約黑人女子,未婚,是英語教師,曾經輔導感化院青年,有教育學碩士學位。她的新聞來源是谷歌跟TikTok,也是黑人廣播員(傾向民主黨) Charlemagne 的忠實聽眾。她說自己不熱衷政治,平時避免談及政治。不過欣賞川普「實話實說」的性格,不像很多政客你不知道他想些甚麼。

六號是一個年輕女子,是受雇於迪士尼(狄斯耐)的軟件工程師,喜歡跳舞及瑜珈。

七號是男性,民事律師,已婚有兩個孩子,妻子在銀行工作,喜歡戶外活動,新聞來源是紐約時報(左傾),華爾街日報(社論版保守,新聞版左傾),紐約郵報(保守派)及華盛頓郵報(左傾)。他說對川普的政策有意見,有些不同意,不過對川普的個人性格沒有意見。

八號陪審團員退休金融師,沒有其他資料。

九號是女性,是語言治療師,已婚無子女,平時很少關注新聞,不過經由電郵接受CNN 跟紐約時報的新聞,也在社交網路上接觸新聞,但不聽廣播。

十號男性,來自俄亥俄但住在曼哈頓,有大學學位,職業是會計。喜歡戶外活動及愛好動物。不太跟隨新聞,關注心理學對行為的影響。對於川普的待遇也沒有強烈意見。

十一號女性,不喜歡川普的性格。

十二號陪審團員女性物理治療師,新聞來源CNN 跟紐約時報。

 

04/18/2024星期四

今天是曼哈頓高等法院為川普案件選拔陪審團員的第三天,不過前兩天選出的七名陪審團員中,已有兩人出局,其中一人,二號的腫瘤科護士,她是自己表示無法做到「公正」而辭退。此外她也說,她的身分被家人及親戚猜出來了。

這位只願說出名字Kat 的護士說因為必須宣誓自己可以做到完全公正,感到責任重大,必須辭退。但她拒絕說出原因及立場。她說他們候選陪審團員是在到達法院時,才發現自己是川普案件的陪審,當時多數人都嚇呆了。(下圖是她今天在接受Fox News 訪問時的畫面。) 

 

 

 

 

 

 

另一個被辭退的是四號,一位40 歲的波多黎克男子,據說他是因為被川普的律師質疑。除此之外他還被發現過去曾經因為公開撕破政黨的宣傳招貼被逮捕,以及他的妻子也因為涉嫌一件貪腐案受到調查等諸多原因,被法官宣布解除陪審任務。(後來檢察官證實,他拆除的是右派政黨的招貼,所以表示他是仇視共和黨。)他在星期二被問話時,還說認為川普是一個神奇及神秘的人。

所以目前需要再重新選出七名新的陪審團員,及六名候補團員。

 

04/15/2024星期一

川普被起訴的四項刑事罪名中的第一項,今天終於在紐約曼哈頓的法院開審,這是有關他在2016 年大選前付出13 萬掩口費以阻止色情女星破壞名譽事件,然而罪名是支付這筆錢的帳目與事實不符。(詳情見:川普「掩口費」案件究竟是甚麼底細?)見到所有大媒體都不斷的強調這是criminal trial,這個字在中文是刑事案件,在英文就有很強烈的「罪犯」的意義。而且在前面加上一個historical,強調是歷史上第一個當過總統的(被當作罪犯) 被控刑事罪行。在晚間新聞,這新聞的重要性甚至超過目前極有可能展開的中東大戰。從我昨天報導的ABC 電台This Week 節目就清楚知道,美國媒體對這件審訊案寄以極大希望,因為這是他們最後一線希望可以阻止川普當選。而且因為其他三件案子的審訊期,都因為各項因素不可能在十一月大選前開庭,這件案子就更重要。(下:川普今天在法庭外向公眾揮手。右邊是他的主要律師 Todd Blanche) 

 

 

 

 

 

 

今天開庭後的第一步工作就是遴選陪審團員,據稱有兩百名(當地居民) 被抽中的潛在陪審團員,今天其中96 人接受審核,到了下午有50 人被遣散,他們是在聽了法官的解釋後,認為自己不可能「公正」而離去的。這一次要選出12 名正式陪審團員,六名候補陪審團員。要知道,曼哈頓地區民主黨與共和黨選民的比例是八比一。

事實是這位法官Juan Merchan 就是民主黨人,還曾捐款給拜登競選團隊,他自己能公正嗎?而且他的女兒更是民主黨的籌款人,一度用這件案子作為籌款的「藉口」,這已經是完全的利益衝突,而法官Merchan 卻拒絕迴避這件案子。不僅如此,還一再下達禁制令,禁止川普談及他的家人。檢察官布萊格今天要求法官罰他每一次違反禁令(批評法官家人)就罰他一千元,今天提出的數字是他違法三次,所以要罰他三千元。這是:我們可以天天罵你,但是你一句反駁的話都不可以說。

川普已經表示他會出席庭訊,甚至自己做證人。目前是大選激烈時期,聽見CNN 跟MSNBC 的主持跟評論員都興高采烈的說:現在拜登在競選,在做總統,川普就在法庭應訊,好像說川普已經輸了一半。(下:今天法庭外反對川普的民眾,似乎有組織的舉起反川普橫幅及標語。) 

 

 

 

 

 

 

 

最不合理處是,這位法官規定川普必須每天出庭。川普要求說,他的兒子Barron 下個月17號中學畢業,他希望到時候出席兒子的畢業典禮,法官居然拒絕,還說他若是不出庭,可以被逮捕。更證明這是要阻止他競選。

這次其他的主要證人還有接受付款的 Stormy Daniels,她聲稱自己跟川普有一夜情,還出版自傳賺了幾十萬元,川普已經否認根本無此事。另一個證人是川普過去的私人律師柯恩Michael Cohen,是他墊出13 萬元給Daniels,(以及另一位花花公子兔女郎 Karen McDougal),之後川普再還給他。在聯邦司法部調查此事時,柯恩就在脅迫下承認有此事,但這行為不屬於違法,所以聯邦司法部放棄起訴。但柯恩也多次說謊以及逃稅,還被判刑三年。法官在判刑時還指責他是慣性說謊。他還是檢控官的明星證人。(聯邦司法部在2019年調查這件案子之後,認為沒有起訴的理據就放棄了,只有布萊格巧立名目,予以起訴。這些以前都解釋過。)

這次審訊需時大約六至八個星期,過程將不轉播,但是允許攝影記者拍攝。

在法律上,川普即使被裁決罪名成立,仍然可以繼續競選總統,美國憲法不阻止犯過重罪 felony 的人做總統。

 

 

Click: 482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