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生活雜文

北美原住民問題
手機越來越聰明,人越來越笨
好萊塢黑名單事件
死刑與民意
惠妮‧休斯頓之死
兩個截然不同的歌星
一件罪案是怎麼發生的
杜魯多的拳賽-政治人物是怎樣產生的
年輕人的Entitlement觀念
美加政論-宗教受箝制

拜登私藏機密文件案件始末

2024-02-15 21:45:02

02/10/2024星期六

這兩天見到美國媒體報導拜登的「機密文件」新聞,都強調他沒有做錯事,而且配合調查,檢察官赫爾 Robert Hur 攻擊他的只不過是他記憶力差等等。事實絕非如此,赫爾在388 頁報告中明顯指出,拜登不僅「有意的」將機密文件帶回家,而且是以參議員,副總統,甚至平民身分「非法」帶回去的,而且有證據顯示他自己知道做了這些事,而且說謊隱瞞。

其中赫爾講得最明確的事例之一,就是拜登在2017 年請作家 Mark Zwonitzer 幫他寫自傳 Promise Me, Dad時,給了他不少資料,這包括拜登在2009 年反對奧巴馬的阿富汗派軍計畫(詳情昨天解釋過)。這位作家在被調查人員問話時說,拜登將他當時在副總統任內寫的筆記給他看,而這些筆記以及相關文件都應當屬於機密文件,他(拜登)不僅不應當給外人看,甚至不應當將筆記本交給這位作家做為參考。不僅如此,赫爾的報告中還說,Mark Zwonitzer在問話時指出,當時(2017年) 拜登還對他說:「我剛剛發現,這些機密文件就在我樓下放著。」這項問話都有紀錄及錄音,赫爾不能胡說。

所以這表示,拜登在2017 年就已經知道自己在家裡存放了軍事機密文件,而且是他非法拿回去的。但是他後來卻說這些文件是他在2022 年十一月(當川普被發現私藏文件事件鬧大之後) 才被下屬一起發現的。這是明顯說謊,而且也是隱瞞。(下圖是拜登/左,及川普/右,家中存放文件的地方。) 

 

 

 

 

 

 

記得嗎,當川普在會議中手上拿著一份文件對幾位與會者說:這是軍事機密文件,我沒有解密,所以還是機密文件。」他就被起訴洩露軍事機密,紐約時報及CNN等所有媒體還說那是跟核子武器有關的軍事機密。事實是到現在沒人知道那文件的內容,包括檢察官史密斯在內。相對拜登的捉刀作家,他得到文件全部內容,他們兩人都沒有被起訴。

不僅如此,赫爾在報告中還說,那位作家後來知道拜登的私藏文件事件正被調查,還「消除」了那些錄音。當被問話時,他說,他後來了解(拜登)正受到調查,他抹除scrubbed 了那些錄音,但是他不願意說出當時心裡是甚麼樣的動機。

後來調查人員用傳票召喚他時,他說:「當時我發現,我在手提電腦上還有一份錄音存檔,那是我事先不知道的。這時我才立意保存。」這時FBI 聯調人員才從他的電腦中復原那刪除的錄音。不過後來發現還是缺少了部分。

前天還聽到有民主黨人說:他們有錄音就請拿出來,似乎叫赫爾不要空口說白話。但這種話第二天就不再說了。

所以這是很明確的證據,一來證明拜登說謊,延遲五年才說出私藏機密文件,而且隨處擺放。二來證明這位作家企圖湮滅證據,而且確實湮滅了部分證據。但他們都沒有被起訴。相對不僅川普本人被起訴,(而且他是總統,那些文件是合法拿回家,)而且他的兩名手下居然也被起訴湮滅證據的罪名。記得嗎,川普在佛羅里達Mar-a-Lago 家裡的一名雜工 Carlos De Oliveria,還有一位司機Walt Nauta,都被起訴,罪名是協助川普湮滅證據。據說聯邦調查局當時叫了川普家所有員工都去問話,有工人透露川普曾經要他們去將那些閉路攝影機的錄影帶都蒐集起來,不要交出去。雖然這樣說過,但是川普的律師說,所有錄影帶都完整,也全部交出去了,沒有缺少一份,但是他們還是被起訴了,罪名包括:妨礙司法,作偽證,掩飾物件。川普還因此被控妨礙司法。

這就是司法部處理兩件同樣的案件,不同的手法。川普今天在自己的網頁上用大字指出:為什麼他們起訴我?我甚麼也沒有做錯。總統文件法案說明了總統可以帶文件回家,這是雙重司法。這是打擊Sleepy Joe「愛睏拜登」政敵(就是我) 的手法。這是大規模的干預選舉作為。

 

02/09/2024星期五

自從昨天特別檢察官赫爾Robert Hur 的報告出爐,我們清楚了很多事,好像說報告中明明說了拜登是「有意的」將機密文件帶回家,又將機密文件跟幫他寫自傳的(捉刀)作家分享等等,但是卻做出結論不予起訴。共和黨對此大表不滿,說美國有雙重司法。事實上我看得出來,「起訴總統」有很高的門檻,赫爾的結論沒有錯,唯一問題是,只有在起訴川普時沒有門檻。(下圖:拜登與赫爾。) 

 

 

 

 

 

 

很多人會記得,克林頓總統時代,特別檢察官Ken Starr 史達爾調查他的「白水案」,以及後來發生的白宮實習生陸文斯基的不雅事件,事後做了報告也對克林頓有相當的批評,說克林頓在宣誓狀況下說謊,作偽證,阻擾證人,妨礙司法等等,但是也建議不需要起訴。(只是後來國會用這報告彈劾克林頓,但沒有通過。)

在2016 年,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希拉里Hillary Clinton 因為使用私人電郵進行國內外公事溝通,其中包括無數的國家機密情報消息,但是聯邦調查局調查期間,她拒絕接受問話,阻礙調查,甚至叫手下用鐵鎚跟硫酸「毀滅」了六個電腦跟手機,這是明擺著妨礙司法,毀滅證據,但是當時的FBI 局長康米James Comey 卻做出結論「沒有一個有理智的人會將她定罪」,結果也是算了。

有人會說這是應有的門檻,起訴總統,前任總統,或是總統候選人不應當「太容易」,但是為什麼起訴川普這樣容易?一次又一次。就拿川普因為收存機密文件被起訴來說,他不僅被起訴「合法」帶回家機密文件,甚至說他「洩露」極端機密軍事情報,甚至間諜罪,而他洩露了哪一件情報內容?據媒體報導的起訴書內容,川普只是在一次會議中,開玩笑的高舉一份文件說:「這是軍事機密,我本來可以解密,但是我沒有,現在是極端機密了。」

就這樣。到現在連起訴他的檢察官史密斯Jack Smith 都說不出川普洩露了甚麼機密文件。因為當時在座者沒有人知道,只是有一個在座律師當了史密斯的證人,提起有這麼一件事,他就被起訴間諜罪名。你說是否太可笑?(而且川普跟律師之間有所謂的Solicitor-Client privilege,不能將一個人的律師說的話做為對付顧客的證詞),這些在對付川普時都不算數了。而且川普被起訴調查期間「妨礙司法」,說他指示下屬如何湮滅證據,但是到現在史密斯拿不出證據,川普湮滅了哪一份證據,因為一件都沒有。

現在拜登就用這一點辯護,說他從頭到尾都合作,川普卻從不合作。

還有一點我經常提到的,赫爾調查拜登期間(15個月),沒有洩露一點風聲,連昨天拜登自己透露,他在去年十月六號跟八號(以色列遇襲前後),接受了一共五小時的問話,都是直到現在大家才知道,也沒有洩露任何相片出來給媒體作文章,這都是正常的調查程序。所以昨天的報告這樣讓人意外。但是對比川普的調查,第一天就派出持槍警衛去搜查他的家,之後每天都有資料外洩,包括FBI 拍攝的「文件隨處擺放」的相片,(雖然都是放在白色文件箱,整齊疊放在室內,唯一散亂的是川普的私人文件箱,裡面都是剪報,家人相片等等)。還有司法部跟FBI 調查川普通俄時,也是每天都有不利川普的消息外洩給媒體刊登,大作文章,而事後都證明,這些外洩的所謂事實都是假新聞,否則川普怎麼當時沒有被起訴?

這些黑白分明的差別,都要自己用心看新聞,因為媒體全部有意的掩飾了。

 

02/08/2024星期四

拜登在今晚的記者會中強烈否認他「有意的」將機密文件帶回家,還痛罵檢察官赫爾 Robert Hur冤枉他。不過在赫爾今天提出的有關拜登私藏機密文件的報告中,就揭發了一件事,證明拜登是有意私藏國家機密文件。

赫爾報告中指出,拜登在2009 年寫的一個筆記,裡面說當時做副總統的拜登不滿意奧巴馬的阿富汗政策,擔心會讓美國「進入第二個越戰」,一度考慮辭職。而他有意的將這些文件保留,用來撰寫自傳。

這份報告指出,拜登就阿富汗政策寫的一些筆記,其中有一段說:「現在當我坐在窗前,望著大海,明天總統將發表一項有關阿富汗的決定性的政策,我想是否應當辭職抗議,擔心這樣的政策會拉倒這個政府。」

他寫:「雖然當年我不在場,但是我可以想像在那時越戰初期甘迺迪跟詹森(約翰遜)的想法,我覺得有罪惡感,罪惡我沒有盡力說服總統。而如果我辭職,擔心會更激化他的立場,而且讓他少了一個聲音。」

拜登在筆記裡說,在當時(2009 年),奧巴馬政府決定派遣數以千計的部隊到阿富汗,而他強烈反對。他也將這筆記的內容以備忘錄方式發給奧巴馬。這些都是聯邦調查局FBI 在拜登家裡的車房找到的。

拜登的筆記裡還痛罵軍方領袖,說他們居然開口要求四萬名軍隊前往阿富汗,他用粗口指責是f---ing 的荒謬,同時說,若真的這樣做絕對是災難。

赫爾的報告說,拜登有強烈的願望保存這些阿富汗的機密文件,因為他相信阿富汗派軍事件會演變成為好像越戰一樣的錯誤。他(拜登)希望留下紀錄顯示,他對阿富汗的看法是對的,反對他的人都是錯的,而且他用了很明確的姿態提出反對。

赫爾報告指出:當拜登出任副總統時,他很明顯有意的將這些註明是機密文件的阿富汗文件,以及沒有註明是機密文件的,他自己的筆記都自己保留,同時存放在自己不安全的家裡。他沒有合法權利這樣做。他保存這些文件,還將從筆記中存在的機密文件透露給幫他寫自傳的作家,這對美國安全造成極大危險。

上面這幾段文字都出自於赫爾的報告,赫爾還在報告中說,拜登做了四十多年的參議員跟副總統,他應當知道國家機密文件的處置方法。這報告一方面證實拜登是「知法犯法」,一方面還證明他毫無警戒的隨處擺放這些機密文件。

所以拜登今晚在記者會中,否認自己是「有意」帶回家,又是一個謊言。而且痛罵赫爾,又怪罪於下屬亂放,更是罪上加罪。

我聽到很多媒體形容:不管拜登怎麼做,他做的都比川普好,因為他一開始就跟調查人員合作,川普一開始就阻止調查,那是妨礙司法。

事實是,川普是合法將文件帶回家,而且一直都在跟FBI 談判如何安置這些文件。而拜登是偷偷摸摸將文件帶回家,之後還說謊說不知道,還隨處擺放,還透露給作家。每一項行為都觸犯法律。

還有媒體多次提起赫爾是川普任命的檢控官,似乎就有失公正,但是那麼多起訴川普的檢控官是民主黨,很少聽到他們認為是一回事。原籍韓國的赫爾是在2017 年被川普任命的華盛頓地區檢察官,他在2022 年底因為司法部任命史密斯調查川普的私藏文件,所以被迫也任命赫爾調查拜登的私藏文件。當時還強調說赫爾是川普任命的,所以應當公平。赫爾過去是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William Rehnquist (保守派) 的助理。

這項文件曝光,對於拜登跟奧巴馬的關係更是雪上加霜,你說民主黨若是這時推動讓拜登退出競選,奧巴馬還不會幫忙推一把?

 

02/08/2024星期四

拜登總統不僅失智,而且失控。他明顯因為今天特別檢察官 Robert Hur 赫爾的報告而生氣,除了下午發表「樂觀」的幾分鐘講話之外,又在今晚 8:45 分在白宮發表講話 (下圖),連帶記者會。顯示的是生氣,慌亂,及白宮的失序。

 

 

 

 

 

 

他在今晚先講了大約五分鐘的話,重申他將不會被起訴,以及他處理機密文件與川普的不同,之後開始指責赫爾所說不實,說自己沒有忘記做副總統的年代,更不會忘記兒子去世的時間。他還說:我知道這文件說我不記得(事件),竟然說我不記得兒子去世時間,他居然敢提出這個How the hell dare he raise it?坦白說當他們問這問題時,我心裡就想這根本不是你們的damn business。(看他用了多少罵人的字眼。)

這是直接攻擊檢察官赫爾。如果是川普說出這樣的話,想想全世界報紙都是大頭條。

說到他年紀大,記憶力不好,所以會被陪審團同情的一段,他說:「我是老人,但我知道我在做甚麼what the hell I’m doing,我是總統,我將國家帶回正軌,我不需要他的表揚。」

拜登並且列舉報告中有兩處,說他沒有「有意地」將文件拿回家。他說那些媒體的標題都是錯的,都是誤導。這也是駁斥赫爾的報告。

當記者問問題時,情況非常混亂,因為沒有新聞官主持,記者大聲發問,而他也止不住怒火。Fox News 的Peter Doocy 第一個發問時,引用報告中所說他的記憶力不好時,他這樣回答:我是記憶力不好,才讓你說話。

當記者問他何以這麼多年都將國家文件帶回家亂放時,他說:我不知道何以有些箱子在車房,之後他怪罪下屬staff,說他不知道下屬會將這些文件擺在家裡,擺在車房。他說:我希望我曾經付出多點注意力這些文件的處理。(下圖:赫爾報告中展示的拜登家的車房,這些文件箱確實是隨處擺放,難以置信。) 

 

 

 

 

 

 

報告中說他將機密消息跟幫他寫傳記的作者分享,他辯稱他沒有。他說他寫的是阿富汗的戰略,只是他的看法,不是機密文件。

一個女記者問他,近來民調都關心他的年紀,他回答說:那些都是你自己一個人的看法,不是代表媒體The press,(這句話完全不具意義)。

今天上午,當司法部宣布赫爾調查已經完成時,見到一則新聞說「白宮不會審核報告內容,不會刪改,所以報告可以全部公開。」當時我就感覺到拜登跟白宮非常有信心,必定因為這個司法部是「他們」的,居然一字不改公開,相信他們現在必定後悔不已。而且奇怪的是,拜登的心腹,司法部長嘉蘭Merrick Garland 難道也沒有事先看內容?看起來這件事事後一定會有秋後算帳,好多人要負責,拜登的脾氣在華府有名,今晚大家見識了。

還有白宮今晚八點鐘宣布拜登將在今晚八點45 分見記者,之後就引起媒體紛紛猜測,見到CNN 等左媒盼望說,希望他不要生氣發火,那樣對他不好。另有許多人則猜測,他會宣布自己不再競選。結果是這樣一場鬧劇。

很難說經過今晚的記者會鬧劇,民主黨內的大佬(如果有的話),會不出面干預,要拜登退出競選(這樣未必對共和黨是好事)。美國民主黨跟媒體每天都製造「川普混亂」,「川普失序」的說法,但是川普被罵,被整,被全國羞辱了五六年,都沒有失去理智。今天才見到真正的失態是甚麼樣子。(但是見到CNN 幾位主持還是說:拜登做任何事,都好過川普。)

 

02/08/2024 星期四 (時事看板81)

今天是川普的「好日子」,首先,有關科羅拉多州的高等法院將他自選票上除名的案子,在最高法院第一天聆訊,…(以下省略)

其次,司法部任命的檢察官赫爾Robert Hur 今天發表了對拜登總統私藏機密文件的調查報告,第一段就說不會對他起訴,但是內容卻做了相當嚴厲的批判,說拜登「有意」收存這些機密文件,而且說他因為老邁而且記憶力退化,所以沒有好好處理這些文件。而且發表了很多相片,顯示拜登的這些文件隨處放置,有的在車房,有的在雜物室。(甚至沒有川普放置的整齊)。(下圖:檢察官發布的拜登收存機密文件的地方。)  

 

 

 

 

 

 

 

Hur 的報告中說到,一旦拜登被起訴時,他的辯護說詞可能是這樣:「我們考慮到,拜登先生可能會向陪審團顯示,就像他在我們問話時所說的,他是一個值得同情的,沒有壞的意圖的,老人而且有不好的記憶力。基於我們跟他的對話及觀察,很多陪審團員可能對他同情,因此很難定他的罪…到那時(審訊時)他可能已經是八十多歲的前總統,(我們)必須證明他有壞的意圖。」

在這份345 頁的報告中,Hur 用了很多字句形容拜登在被問話時,反應painfully slow 極端緩慢,甚至不記得他做副總統的年代,及兒子Beau 去世的年代。文中甚至用了diminished faculties 「能力退化」形容拜登。

這報告中並指,如果拜登被起訴,他可能已經是「前總統」,似乎認定拜登不會競選,或是不會當選連任。(下圖Robert Hur) 

 

 

 

 

 

 

這樣的批判即使不起訴,對於拜登都不是很好的消息。何況還證實這些文件包括了很多軍事機密在內,包括有關阿富汗的軍事及外交文件,上面註明是機密文件。而且是他自副總統任內卸職之後的文件,(他如何以平民身分取得?)次外還有他手寫的有關敏感的軍事及情報訊息,拿去跟幫他寫傳記的作家分享。報告還指責,拜登在華府工作數十年,應當知道如何處理這些機密文件的重要性。

要知道,川普收藏同樣的機密文件,而且是在他總統職位上拿回家,完全合法。而拜登卻是在副總統跟參議員任內,沒有收存機密文件的職位上帶回家。現在川普被起訴40 項罪名,而拜登一項罪名都無須被起訴,更證明了司法部雙重司法標準。這給了川普律師很好的證據,讓這件起訴案件喪失理據。

很多參議員說,當他們要審閱任何一件機密文件時,不能做筆記,不能錄音,不能帶手機進去,更不要說將文件帶出來,所以拜登是在甚麼情況下將這些文件「偷」回家的?而且四處擺放?現在他不必被起訴,而川普(以總統身分)合法帶回家的文件,卻要被起訴三四十項罪名,其中一項還是「間諜罪」。現在更多法律專家相信,川普的罪名必須被撤銷。

拜登自己在下午第一時間出來講話,想搶先制定narrative 方向,他說:經過長時間的調查,現在檢察官決定這件事不值得起訴,…調查期間我全力合作,甚至兩天做了五小時問話,我給對方很多機會調查,不像川普Donald Trump,他從中阻礙調查,不願意交出文件,結論是,我這裡沒有起訴,這件案子結束了。以後我會專注總統事務。每一天為美國人做事。(在看過那份報告後,他還能說出這些話,真正是臉皮很厚。)

白宮也發表聲明說:「不認為這報告對於拜登的記憶力的評論是正確的,或者是適當的,畢竟(報告引述的)都是多年前的事。」(他擔任副總統是多年前的事?)如果不是拜登的失智情況非常嚴重,Hur 都不會在報告中這樣說。

華盛頓現在的笑話是:這份報告是加州州長紐森Gavin Newsom 寫的。

預料這份報告將來會引起很多法律界人士質疑,如果只因為陪審團可能同情他,你就不起訴,這樣說完全是作為一個檢察官的失職。司法上完全說不通。其次,如果他因為「年老失智」,能力減退,連一個審訊都過不了關,他還能做總統嗎?而且是美國的總統,還要繼續做下去五年的任期?最重要的是,這是一件「承認總統失智,能力退化的法律文件」,請問大家今後如何處置?川普在位時,只因為白宮的一些傳言,閒話,說川普哪裡不妥了,媒體就出現大批言論,要以憲法第25 修正案,要強迫川普下台,讓副總統繼任。現在這是法律文件!

Hur 今日的報告更顯示,這事與2016 年當時聯邦調查局FBI 局長康米的報告相似;「希拉里Hillary Clinton 做了不應該的,難以理解的行為,但是因為很難將她定罪,所以我們不起訴她。」為什麼只有川普可以被起訴呢?(現在似乎公認) 因為他容易被定罪。

已經聽到CNN等媒體的評論員說:川普一定會用檢察官Hur 的報告中的幾個字眼做文章,好像「能力退化」等等,然後幾個人大笑。這表示他們會極力掩飾這些字眼,以後會提醒大家這是川普一夥以偏概全,完全不重要的字眼。

今晚見到主流媒體報導這兩單新聞時,一方面著重於一月六日的暴動畫面,同時引用提出訴訟國民的話說,川普是犯罪份子,他們會繼續爭取讓川普除名。有關私藏機密文件,也強調川普當時不合作,與拜登的合作對比。但是沒有人說川普是合法拿文件回家,全部放在箱子哩,放在前後門都有警衛的家裡,他所以沒有交出來是因為還在跟聯邦調查局談判(如何保存) 中,但是國家檔案室的民主黨人強迫要他交出來。要注意,川普家裡唯一的翻倒的文件箱子,哪裡面不是政府文件,而是川普家人的私人文件及剪報,是媒體用來混淆視聽。(下面左圖其實是川普家裡的私人剪報,相片等,但是就被FBI 探員故意翻倒,好像川普將機密文件亂放,其實明眼人一看就明瞭。右圖則是FBI 探員將幾件機密文件攤開,以示他們確實找到了機密文件,並不表示川普將機密文件這樣攤在地上。見到媒體幫FBI 解釋,說這樣做是例行作法。)

 

 

 

 

 

 

 

 

 

04/05/2023 星期三 (時事看板71)

曼哈頓地檢處剛剛因為不足的證據,就將川普起訴了,現在拜登司法部對於川普在住宅「私藏」機密文件,…(以下省略)

但是與此同時,拜登那邊傳出的各種醜聞盡管證據層出不窮,都不要怕司法部會跟進。記得嗎,當拜登在華盛頓Penn Biden Center 私藏的機密文件被發現時,就有很多人疑惑,這個中心是在2018 年二月開放,而拜登結束副總統的時間是2017 年一月,這中間這批文件事放在哪裡?現在有答案了。

昨天眾議院共和黨監管委員會主席James Comer 發表聲明,說在這期間負責保管及運送這批文件的人,拜登當時的執行秘書Kathy Chung,她已經跟委員會合作,出席了聽證。據她(在宣誓下)指出,在拜登離開白宮之後,這批包括機密文件的文件箱先後遷移到三個地方,都是沒有保安的。第一個地方是距離白宮不遠的一個臨時辦公室,一個是在華盛頓唐人街的某地址,最後到了Penn Biden Center。而且中間很多次,這些箱子是使用私家車運送的。(下面是幾個地方的地圖,圖片取自 Daily Mail。) 

 

 

 

 

 

 

 

你想想,如果是川普的手下這樣將機密文件在首都的大街小巷送到各處,而且都是沒有上鎖的普通箱子(紙箱),而且都是放在沒有保安的地方,將會被如何的調查?

Comer 說,他多謝Kathy Chung 提供這些「驚人的」消息。但是一天了,主流媒體完全沒有報導。到網上去查詢,只出現各大報的fact check,好像還要反駁,難道Comer 的官方聲明會有錯嗎?

我們都知道,拜登私藏機密文件的事在2021 年中期選舉前六天就知道了,但是司法部跟FBI 隱瞞不說,甚至在八個月後大舉到川普家裡去搜查。相對的,川普不僅家裡有秘密警察保護,這些文件還都加鎖,房間也上了鎖(都是應FBI  的建議)。而且川普是總統,有權力將文件帶回家及解密,副總統是沒有權力將機密文件帶出去,更無權解密。其中幾份文件甚至是他在八十年代任參議員時帶回家的。參議員將機密文件帶出去本身就是刑事罪。

這位華人女子Kathy Chung 也是亨特拜登介紹給父親聘用的,可見他對父親拜登辦公室的影響力及干預程度。因為在亨特拜登的電腦中,有Kathy Chung 在2012 年寫給他的電郵,多謝他介紹這份工作,先是多謝他介紹,之後的一封就說:我當然不會錯過這樣好的,為美國副總統工作的機會!

最後,我們都知道,拜登的司法部長嘉蘭 Merrick Garland 在今年一月(被迫)任命了一名律師 Robert Orr 調查拜登私藏機密文件的事,這期間你聽到一絲風聲嗎?完全沒有,只聽到調查川普的那個調查員Jack Smith 整天在傳訊川普身邊每一個人,兩件性質一樣的調查,區別就有這樣大。

 

01/11/2023 星期三 (時事看板68)

今天有新聞揭露,拜登助理又找到了拜登出任副總統時收藏的第二批的「機密文件」,但是這一次既不透露發現文件的地方,也不透露是甚麼時候發現的,或是有多少文件被發現,只說發現的地點是與上一次發現的地方不同。這是繼星期一宣布他們在華盛頓的Penn Biden Center 發現一批含有至少十份機密文件的大批文件之後的第二次。至於為什麼這一次如此保密,耐人尋味。

目前我們知道第一批被發現的文件屬於2013-2016 年之間的政府文件,其中的機密文件與烏克蘭,伊朗等國事務有關。而且是在去年十一月二日(中期選舉之前六天)就被發現,卻被有意隱瞞直到本周才被公開。

今日在白宮的簡報有記者問到,「何以會讓這些文件密封六年之久,無人問津。」或是是否還有更多不知道的文件會出現時,白宮發言人Karin Jean-Pierre一律回答說:「因為事件在被調查中,讓司法部去解決,我們不會(回答)。」

拜登昨天在墨西哥的北美峰會中被問到此事時,他說,事件是由他的律師發現的,而事後律師對他說:「不要問我文件的內容,」所以他不知道文件內容。這是很奇怪的,律師會這樣說?一般律師最多只會說「你不要說(有些甚麼內容)」,而不是要你不要知道。真的當全世界人都是白癡。

據說兩次都是由拜登的律師發現這些文件,而這些律師都是奧巴馬朝代的人,所以傳言甚多,說是民主黨現在發現拜登堅持要競選連任,無法阻擋他,就使用這方法阻止他競選連任。因為目前的媒體全部都站在民主黨那一邊,如果民主黨有意隱瞞這些事件非常容易。而這兩次「洩露」出來的新聞,前天是由CBS揭露,今天是由NBC揭露,都是有人故意洩露給媒體知道。

 

01/10/2023星期二

昨天消息傳出,拜登總統在華府的智庫辦公室Penn Biden Center 發現了屬於政府的機密文件,這自然是大新聞。因為拜登手下的司法部正在嚴厲圍剿前總統川普將機密文件收存在自己家裡的事件,甚至已經任命了獨立調查員Jack Smith 調查,要撤銷川普競選2024 年總統的選舉資格。不過聽到多間媒體,幾乎是所有主流媒體都說,拜登的情況不同,因為一來他這些文件是放在辦公室,不像川普是放在家裡;其次他立即志願跟司法部合作,不像川普一直在抵抗。(下圖:拜登的智庫中心。) 

 

 

 

 

 

 

這又是混淆視聽。兩件事確實有不同,但都不是媒體告訴你的。首先,川普當時(將文件帶回Mar-a-Lago時)曾向國家檔案局交代,而且作為總統,他有全部權力為這些機密文件解密集帶回家,而拜登當時(帶走文件時)是副總統,絲毫沒有解密的權力,他也沒有權力將這些文件帶出去。其次,川普這些文件雖然是放在家裡,但是Mar-a-Lago 是他卸任後的住所也是辦公室,這裡有祕密警察日夜防守,出入者除了家人,都要經過登記及檢查程序。他沒有第二個辦公室好像拜登一樣,不放在這裡放在哪裡?而拜登的所謂智庫辦公室位於一所州立大學中,保密設防也只是一般辦公室的防衛,而其中被發現至少有十份文件是機密文件。(而且我們記得,過去被揭發中共政府對這個拜登的智庫中心前後捐款五千四百萬美元,這中間有沒有利益衝突,或是相關國家機密的考慮?)

其實疑點還有很多,最重要的一點,據拜登的律師說,這件事是在去年中期選舉前六天就知道了,為什麼拖了兩個月等到昨天才公開?這明顯是一項政治行為,避免影響中期選舉。國家機密這樣的大事要等到選舉之後才公開?這完全不是他們說的公開透明。

據稱拜登是在2017 年卸任之後在此辦公,直到2020 年宣布競選總統時,而這文件就存放了五年之久,現任國務卿布林肯Anthony Blinken 一度負責這辦公室的作業,請問他是否有責任?

當川普的Mar-a-Lago 被FBI 持機關槍搜索時,美國媒體(包括華盛頓郵報)立即循匿名消息,說川普蒐集的文件包括核子秘密,甚至明指川普可以將這些秘密出售給敵對國家圖利。NBC 一名歷史學家甚至說,川普的行為值得被判死刑。後來證明全部是栽贓嫁禍。但是昨天開始,這些媒體突然間都轉了180度,最先獲得消息的CBS以及華盛頓郵報都極力解釋兩件事的不同,一個是收藏在家中,一個是放在辦公室,又說「拜登團隊立即通知了政府(國家檔案室),不像川普放了許久。」事實是川普曾向檔案局交代,事後是檔案局要索取才引起爭執。郵報又說:「川普不僅私藏國家機密一項罪名,還牽涉到妨礙司法,毀壞文件。」這真的是強詞奪理,以前說過川普最開始一直都跟FBI合作,只有在最後懷疑對方存心不良,(後來證明是要搜索有關一月六日事件的文件),川普才開始抵抗,但是川普直到去年六月,一直都允許FBI自由出入,檢閱文件的。

這些媒體再度證明,他們不再是報導新聞的媒介,他們是全世界左傾政黨政府的打手。

新任眾議院議長麥卡錫說得好:川普只是一任總統,他是商人。而拜登(當時) 在華盛頓打滾四十多年,他應當知道怎麼處裡機密文件。

現在據說拜登的司法部長嘉蘭Merrick Garland 任命了一名法官,還特別強調是川普任命的法官調查拜登的私藏文件事件。但是法官不是獨立調查員,兩者權限大有分別。其次你不知道華盛頓地區的法官的背景,而且在媒體這樣混淆視聽的報導及影響下,美國的司法有多大公信力都是問題。

 

Click: 1167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