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生活雜文

北美原住民問題
手機越來越聰明,人越來越笨
好萊塢黑名單事件
死刑與民意
惠妮‧休斯頓之死
兩個截然不同的歌星
一件罪案是怎麼發生的
杜魯多的拳賽-政治人物是怎樣產生的
年輕人的Entitlement觀念
美加政論-宗教受箝制

拜登及奧巴馬政府中有伊朗臥底

2023-10-25 12:37:28

一直不明白,拜登政府(以及他的前任奧巴馬政府)為什麼一意的要跟伊朗簽署核子協議,而且每一次都幾十億的送錢給對方,哀求對方簽署。現在線頭理出來了,原來民主黨的伊朗政策一直都是伊朗政府在後面牽線指導,而奧巴馬跟拜登,以及他們的國務院就像白癡一樣的盲目的跟隨。

這不是共和黨的指控,這是事實。現在拜登政府的伊朗談判特使馬利Bob Malley 已經被去職(停薪留職),他的security clearance 安全證被取消了,而且正受到聯邦調查局FBI 的調查。他的三個高級助理也被查出是伊朗政府安置在拜登及奧巴馬政府內的間諜,兩個被去職,一個卻仍然在國防部內任高職,不過政府解釋留下她是為了「觀察」她。

根據幾分媒體的報導,政府對馬利等人開始疑心,是他們在2014 年的一些電郵在今年初被發現,這一組民主黨政府內的「伊朗政策專家」原來事事都向伊朗外交部請教。其中兩位甚至與伊朗外交部長Mohammad Javad Zarif 有直接的電郵來往。

其中馬利為他主持的ICG (Iran Crisis Group) 招募的一位高級成員Adnan Tabatabai,在加入這智囊小組後,寫電郵給Javad Zarif 部長,裡面說:「你知道,我們幾個人都非常願意將我們的能力跟資源奉獻給改善伊朗的外交關係。伊朗是我們的祖國,我們都認為有責任貢獻一份力量。當我說”我們”,是指你見過的這一夥人。」

至於馬利本人,他在奧巴馬時期就是奧巴馬的伊朗政策顧問,他在2008 年的一次講話中這樣說:「(說到哈瑪斯),將他們當作是恐怖份子是錯的,事實上哈瑪斯是一個慈善組織,是社會上一個社交網絡,不能用軍事力量擊潰。人們必須了解這一點。他們並不瘋狂,也許他們做的事我們不了解,他們有不同的理念,在他們的系統哩,他們做的事是合邏輯的。」據說奧巴馬一度認為他的立場偏激,2008 年將他從自己的競選團隊中剔除,但是在奧巴馬當選後,以及2021 年拜登上台後,卻成為民主黨政府伊朗政策的主力人手,而且招募了大批親伊朗的「伊朗專家」。(下圖是馬利/左邊第一人,在2015 年六月到維也納,出席一項伊朗核子談判會議,左起第三人是當時的國務卿克里John Kerry。) 

 

 

 

 

 

 

 

左傾的(支持民主黨的)政論雜誌「大西洋月刊」The Atlantic 在上個月23號的一份報導中指出,伊朗有長期的「招募」計畫,就是在西方國家(包括英國,美國),找出伊朗第二代的移民,(美國出生的伊朗人),先是主動聯絡,向他們灌迷湯,那些回復這些迷湯的,就繼續接到各種好處。例如邀請他們到伊朗訪問,見高級官員,利用他們對祖國的感情,培植他們的「愛國心」,之後幫助他們在美國(西方)建立地位。當美國政府需要「伊朗政策專家」時,就在這個圈子裏面找。

馬利培植的一個伊朗專家Ariane Tabatabai (她跟前面一個Tabatabai 沒有親屬關係),她在國務院工作時期,發電郵給伊朗外交部官員Mostafa Zahrani,說自己接到一個邀請,到以色列一間大學出席一項會議,她問對方自己是否應該去。她說自己無意前往,但要對方指導自己是否應當去。Zahrani 建議她去,說她可以在會議中聯絡沙地阿拉伯的代表,但避免接觸以色列代表。之後Tabatabai 多謝Zahrani 的「指導」。

這些電郵是今年初被發現,完全揭露了馬利這一夥人根本不是為美國利益著想。好像其中另一個馬利的私人高級助理Ali Vaez,他經常在美國主流媒體撰寫文章,為伊朗吶喊助威,他就被發現在推特中承認,說他將自己寫好的一篇文章草稿,全文發給伊朗政府,要求對方給意見。這些都證明他們第一效忠的是伊朗,而非美國。馬利曾經推薦Ali Vaez 到國務院任職,但是沒有通過安全檢查(原因不明)。

但是那位Ariane Tabatabai目前繼續在國防部出任:負責特殊任務副部長的幕僚長。國防部還解釋她目前的工作,是經過各部門全面的審查過的,但就拒絕答覆她的那些電郵是否也曾經被審查。

這是明顯的證據,伊朗政府在美國政府中安插了自己的忠心份子。共和黨形容這是自從二戰前後為俄羅斯做特務的Alger Hiss事件揭發後,最嚴重的間諜事件,但是民主黨雖然剝削了馬利的安全證,而且委任聯調局調查他,卻繼續嘴硬,說共和黨是McCarthyism,圍剿無辜者,只因為他們是伊朗後裔。這些人死不認錯,維護自己人的做法真是罔顧國家利益。

再說,在馬利的主導下,奧巴馬政府跟伊朗簽下所謂的限核協議,讓伊朗有計畫的慢慢生產核子武器,當時還私下(躲過國會審核),送了17 億美元現鈔給伊朗。現在我們親眼目睹,拜登「求爹爹告奶奶」似的,追求伊朗跟他簽協議。伊朗看準了他們有求必應,不僅拒絕同桌談判,要俄羅斯在中間傳話,還用60 億美元代價,交換了雙方各五名人質跟囚犯。還不要說過去兩年半拜登的能源計畫,阻止西方國家產油,讓伊朗平空賺了500-800 億美元的利潤,這些錢除了讓伊朗自己喘氣之外,還足以繼續培植哈瑪斯跟真主黨。

川普時期,除了立即中止了奧巴馬跟伊朗簽的核子協議,而且推出各項經濟制裁措施,讓伊朗面臨經濟崩潰。據川普時期的國家情報局局長雷克里夫John Radcliffe 今天在Fox News 的訪問中指出,川普在任期的最後時刻,他們截聽到伊朗政府的官方對話,說他們當時一窮二白,自己都無法度過難關,(記得當時幾十萬伊朗人上街示威,抗議德黑蘭政府?)更沒有辦法培植哈瑪斯跟真主黨這些效忠伊朗的組織。雷克里夫說,拜登一夥人完全不理會情報機構的情報跟建議,一上台就取消了川普時期的所有制裁措施,而且積極爭取跟伊朗簽約,加上對伊朗(及美國敵國俄羅斯,委內瑞拉等國) 有利的能源政策,才讓伊朗兩年內元氣復活。

就在哈瑪斯在十月七日發動對以色列人的血腥屠殺之前一個多星期(九月29號),拜登的國家安全顧問蘇利文Jake Sullivan 還在一次論壇中吹噓說:「幾十年來,中東地區從來沒有這樣安靜過。…葉門的戰事停火已經延續19 個月,伊朗也停止攻擊美國,我們在伊拉克的(駐守)穩定了,我這樣強調是因為,中東所有的動亂因素都靜止了,這是二十年來所罕見。」(下左國務卿Antony Blinken布林肯,右圖蘇利文。)

 

 

 

 

 

 

蘇利文說這話八天之後,哈瑪斯就進行了一次大規模的史無前例的殺戮行為。好像蘇利文這樣的安全顧問是否幼稚園程度?他們是否真正詳讀情報機構的報告?就像阿富汗撤軍一樣,完全不理會情報機構的警告,就進行倉皇撤軍。

前面說,這是哈瑪斯在伊朗引導下,進行血腥屠殺的一個線頭。事實上還有另外一個更讓人驚嘆的線頭。接著會說明。

 

XXX

現在要說到拜登政府以色列跟伊朗政策沒有統一路線的第二個線頭。我們都注意到,他在哈瑪斯犯下慘絕人寰的屠殺行為之後,一直都不肯說出伊朗跟事件的關係,直到星期四(事發後第六天)的電視演說。在他到台拉維夫去親自力挺以色列總理納坦雅胡時,還警告以色列不要反應過火,同時還當場宣布撥款一億美元,給巴勒斯坦做人道援助,(等於是間接給了哈瑪斯)。此外盡管民主黨內的極左眾議員,好像Tashida Tlaib  多次公開喊話,說拜登的以色列政策「不為美國人支持」,拜登到現在沒有一次表態,要Tlaib 等人收口。

從這些表現我們應當可以看出,拜登的「全力支持以色列」政策,不是表面上的那樣明確。

原因是,拜登的政策及路線不僅受到黨內的左派反對,抗議,目前還在國務院引發暗潮洶湧。據國務院內部高層指出,目前國務院內士氣極低,甚至在國務院內各階層都醞釀一股叛變mutiny (造反) 的氣氛。

原因是,國務院內多數的「官員」不願意見到加薩的巴勒斯坦人被轟炸,受難。甚至不願意見到地區衝突升級。他們認為國務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 沒有聽取院內專家的意見,一意放話全力支持以色列,這會讓以色列擴充在加薩的影響力。(下:國務院同仁普遍不滿拜登的以色列政策。) 

 

 

 

 

 

 

上星期三,國務院一名資深官員Josh Paul 已經宣布,因為不滿拜登的以色列政策宣布辭職。他說「道德上,他不能支持美國繼續支援以色列軍事擴展的政策。」Paul 說,他為這項決定難過,但是讓他意外的是,部內好多同事都向他表達,他們有同樣的看法。

據主流媒體(也是民主黨支持者) HuffPost 報導,國務院目前充斥濃厚的叛變氣氛,有兩名高層向HuffPost 表示,部內的官員正在準備一份dissent cable (異見電報),就是攻擊政府政策的聲明。這類聲明是由內部管道發送,以確保簽署聲明者事後不受到報復。這內部管道最初是在越戰時期開始,讓國務院職員可以反映與政府不同意見。

據這些官員表示,哈瑪斯的屠殺行為雖然可怕,但是他們更擔心以色列的報復行動,會讓加薩的巴勒斯坦人受害更慘重。這就證明,美國國務院內極大多數的官員(職員)都偏向巴勒斯坦,根本不在乎以色列人被屠殺。

我曾寫過一篇 Deep State 是怎麼形成的?,就是描述這狀況,這些不經民選的政務官員,無須向任何人問責,在位置上坐久了,就以為自己是政策制定者。如果來了一個總統想做的跟自己想法不同,就要反抗。本來拜登的路線已經夠左,與多數政務官相同,所以一向相安無事,現在唯有一項政策:以色列政策跟他們相違,就要「造反」?

這份以平實口吻報導的新聞說,雖然主要政策是由最高層:拜登跟布林肯等少數幾人制定的,但是國務院內相當多的中上層職員,平時都參與決策內容。現在他們普遍認為,布林肯沒有聽他們的聲音,或者是根本不在乎。其中多名官員強調說:「他不知道事態多麼的嚴重,真的很糟糕。」

上星期三,美國代表團在聯合國投票時,否決了一項多數國家支持的議案:譴責所有的暴力對待平民的軍事行動。很明顯這議案是針對以色列的報復行動。美國代表團此舉,也讓國務院內部官員不滿。(聯合國自從以色列立國之後不久,就因為以色列勢單力薄,成為阿拉伯世界及第三世界國家集體投票針對的目標。)

一名官員向媒體陳述,說目前部內情緒低落,沮喪,甚至憤怒。多人考慮辭職。其中一人在開會時甚至哭泣。他們認為美國沒有盡力,阻止以色列將戰事升級。

有些官員不滿布林肯的副幕僚長Tom Sullivan 湯姆蘇利文,說他阻止部內職員跟布林肯直接通話,而他因為是拜登國家安全顧問蘇利文的弟弟,所以大家也不敢反抗他。而現在他們都認為,國務院只關心以色列那邊的需求,完全不顧巴勒斯坦人民的需求。

看完這些報導不免會想,國務院普遍的左傾真的是由來已久。當年國共內鬥時,就聽說美國國務院裡明顯支持共產黨,阻止國民黨有任何作為,甚至阻止國民黨(蔣介石)跟美國總統直接對話。當時美國國會調查國務院的共產黨時,民主黨,媒體等都攻擊國會,特別是參議員麥卡錫Joseph McCarthy,到現在提到他都是負面形象,水洗都不清。我也記得,1979 年當伊朗回教徒進行革命,推翻當時親西方的巴勒維王朝時,美國民主黨及當時的國務院就是暗中支持的。那次革命造就了中東長時期動盪不安的後果,現在極有可能引發第三次世界大戰,甚至核子戰爭。其實國務院裡的左派,共黨同情份子,現在是哈瑪斯同情份子的存在絕對是事實。

今天在美國(及西方)排山倒海的支持巴勒斯坦的力量,霸佔了真正的民意。要知道今天在美國街頭、校園呼嘯的群眾,他們都不會投票給共和黨的,你說拜登會阻止他們嗎?這些都是他們的鐵票。所以拜登可以支持以色列多久,都讓人極端存疑。

再次見到左派勢力的龐大,他們無須人數最多,只要組織力強,再加上幾十年的培育洗腦,後果是是非不再分明,死的可以說成活的,殺人血流成河可以視而不見,無端端可以製造出五百人被炸死的新聞。

原文刊載10/22/2023星期日 (時事看板77)

 

相關文章

06/25/2023星期日

我想多數人都不會了解,拜登政府(民主黨政府)為什麼急著要跟伊朗一次又一次簽核子協議。這一次經過伊朗的一再扭扭捏捏,擺架子(拒絕跟美方代表面對面談判,必須經由俄羅斯在中間傳話),現在這協議還是達成了。但是拜登政府對這項協議的態度是:低調,沒有正式簽約儀式,也因此無須經過國會的監督。也就是「沒有形式的協議。」

雖然是這樣,協議還是有的,這項後來經由中東阿曼Oman居中協調的協議內容十天前先是被以色列的耶路撒冷郵報Jerusalem Post 刊出,之後紐約時報跟華爾街日報都獲得官方的證實,其中最重要的項目就是,限制伊朗發展濃縮鈾到60%,這比2015 年奧巴馬跟伊朗達致的協議中規定的3.67% 高了將近20倍,距離發展核子武器需要的90% 也更為接近。協議中嚴詞禁止伊朗濃縮鈾的濃度達到90%,並稱若違反這標準將有嚴重後果。而伊朗願意簽約的果實就是,美國立即解凍對伊朗的經濟制裁,首先就會解凍兩百億元的石油收入,其中伊拉克即時付出一百億美元積欠的汽油及電力欠款,南韓也可以即刻付出70億美元石油買價的費用。這些只是積聚的欠款,至於未來的解凍估計會達到數千億美元。美國自己已經在一星期前解除了對伊朗的禁運。

協議中還包括伊朗必須交還美國多名人質,同時不得再出售彈道飛彈給俄羅斯。此外這些收入必須用做伊朗國內食物及藥品的開支,但是對於伊朗幾乎沒有監督的機制,很多人難免質疑其效力。

據稱除了共和黨反對這項協議,民主黨內都有很多不滿聲音,主要因為伊朗目前公然支持俄羅斯的烏克蘭戰爭,到目前已經提供數以百計的無人機。此外伊朗也跟中共多次簽屬雙邊協議,貿易上跟外交上依附北京當局,這新的協議對此並無限制。

其實美國國會對於總統簽署的與核子武器相關的協議都有規定,任何協議都必須在五天內告知國會,同時給予國會30日時間審核,此外任何協議不得危害美國對外國的承諾,以及不得危害以色列安全。但是已經兩個星期過去,到現在國務院發言人Matthew Miller 繼續否認有此協議的存在。即使親民主黨的媒體都認為這是「技術上」的說詞,只因為這協議到目前仍然沒有白紙黑字的簽約。雖然已經全面實行。

這樣做合法嗎?我們習慣了民主黨的「不合法」作為,或許這只是再增多一項。記得奧巴馬在2015 年第一次跟伊朗達成這項協議時,就是偷偷摸摸地將第一批17億美元的現金,用不同國家的現鈔,私自用飛機送到德黑蘭,以交換當時伊朗扣留的美國人質。因為是奧巴馬做的,媒體全都不說話。想想看如果是川普,或是任何一個共和黨政府這樣做,會有甚麼後果?(美國的庫存及撥款都是由國會控制,奧巴馬從哪裡來的17億美金?)

現在伊朗一步一步地接近製造核子武器,2015年允許他們製造3.67% 濃縮鈾時,已經說明這比例足以應付原子能的和平用途,現在增加到60%又是為了甚麼?事實是根據Bloomberg 彭博新聞社年初報導,國際原子能委員會IAEA 發現,伊朗已經做到84% 的濃縮鈾,距離製造核子武器非常接近。就在傳出這項協議接近達成之際,伊朗最高領袖Ayatollah Ali Khamenei 本月11日公然警告說:西方國家不能阻止他的國家發展核子武器。

發展核子武器根本是伊朗的短期目標,事實是伊朗的飛彈發展已經先進到超越俄羅斯,剛剛在本月六日,伊朗就高姿態的向世界宣稱成功製造了比音速快15 倍的高超音速Fattah 飛彈。(下圖為伊朗當時舉行的宣布儀式),而美國就在此時再送他們一個大禮。

 

 

 

 

 

 

 

以色列已經表示,不會受美國跟伊朗達成的協議的限制,如果伊朗接近發展核武,以色列必然會更積極進行核武的研發製造,屆時中東引發的世界大戰就無可避免。

知道這樣多事實,拜登為什麼還要偷偷摸摸的,尋求第三國的幫助,跟這個美國最大敵國之一達成讓對方透氣的協議,讓對方大有好處的協議?誰能解釋?

 

Click: 339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