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生活雜文

北美原住民問題
手機越來越聰明,人越來越笨
好萊塢黑名單事件
死刑與民意
惠妮‧休斯頓之死
兩個截然不同的歌星
一件罪案是怎麼發生的
杜魯多的拳賽-政治人物是怎樣產生的
年輕人的Entitlement觀念
美加政論-宗教受箝制

加拿大原住民住宿學校真的有兒童遺體?

2023-10-01 16:26:56

昨天是加拿大的「真相與和解日」,目前已經是法定假日,全國都有紀念活動。這個日子也叫做Orange Shirt Day,好多人穿了橘色襯衫,參與遊行。

Orange Shirt Day 源自於一個原住民女子Phyllis Webstad 在2013 年說的事件,說她到原住民住宿學校residential school 去上學時,祖母給她的一件橘色襯衫被學校沒收了。再加上2021 年五月,在卑詩省(英屬哥倫比亞) Kamloops 一個印第安保留區附近一座前印地安住宿學校,被雷達探測儀發現「有215 個可能的」兒童遺體埋葬的無標記墳場之後,聯邦政府就在那年六月經由議會,宣布每年九月30 日為真相與和解日的法定假日。(下:昨天在魁北克蒙特利爾的紀念遊行。) 

 

 

 

 

 

 

 

繼Kamloops 之後,這種雷達探測儀又在多個地點探測出有「沒有標記的」墳墓,包括卑詩省,沙士加吋省,New Brunswick省很多過去由天主教會,以及聯邦政府成立的住宿學校附近,都說發現了無名集體墳場所在地。每一處都有一兩百個原住民兒童的遺體被發現,一時間成為全世界的大新聞,各地都有臨時的弔唁場所,供大家去憑弔。

我找出當時的媒體報導,好像英國BBC 的報導,用的字眼都是「已經發現了215 個兒童遺體」discovery of 215 children’s remains,以及「找到215 名原住民兒童遺體的證據」evidence of remains of 215 Indigenous children等等,然後你繼續看全文才會發現,這所謂的發現,遺體,找到,證據等等,說的是「經由雷達探測儀發現可能存在這樣多的兒童遺體」,這跟「找到」根本是完全兩回事。因為remains 遺體應當是具體的,可以見到的,摸到的。但是新聞中並沒有這實際的「東西」,只是說「可能存在」。

但是這樣的報導就震驚全球,說天主教會辦學校的目的是集體屠殺原住民子弟。事實是新聞中也這樣說,昨天的CTV 一則新聞中,就引用緬尼托巴一名大酋長Cathy Merrick 的話說:「這(住宿學校)的整個目的,就是殺害原住民兒童,殺死他們的族系,讓他們不懂自己的文化,語言。」在蒙特利爾(滿地可),加拿大建國有功的第一任總理John A. Macdonald 的銅像被破壞,被移除,只因為他當年曾經資助由政府設立住宿學校。

昨天的轟轟烈烈的媒體報導中,我也沒有見到任何一個媒體提起,在兩年多有關住宿學校「發現兒童遺體」的報導後,終於有人在其中一個地點的14處進行挖掘,卻是連一個遺體也未發現的新聞(當時報導附在下面)。原來所有的媒體都將「雷達探測儀」的所謂發現,所謂遺體,都當作是真事。這是完全的不負責任,以假亂真。

我對加拿大原住民的歷史很感興趣,當我寫「加拿大歷史1492-1892」一書時,裡面的內容也有一半是跟原住民有關的。現代人不懂真正的歷史,所以只聽見左傾媒體的大標題報導,就將這些顛倒是非的內容當了真。事實是,有多少人知道,當歐洲人到北美洲時當時的印地安人是甚麼樣子的?他們徒步由亞洲到北美洲的最初一萬年左右時間都過的是野蠻人的生活,他們剛剛會生火,但是沒有吃過鹽,他們沒有布料,針線,魚鉤,鍋碗瓢盆。衣不蔽體。他們沒有基本道德觀念,隨時會將妻子女兒送給陌生人作禮物,亂倫不是一回事。第一批到達加拿大的歐洲人中半數是教士,其中尤以苦修的耶穌會教士為多。他們見到印地安人這樣過日子,將很難進步。經過兩三百年的相處,後來的天主教會才想起設立住宿學校,給他們的兒童制服穿,教導他們使用肥皂牙膏等衛生用品。或許有很多原住民兒童不習慣,認為是剝奪他們的家庭生活,剝奪他們跟父母相處的機會。如果是受到教師的體罰就是教會的虐待。在過去,哪有學生不受教師的體罰的?

我過去參觀過印地安保留區的住宿環境及學校,包括魁北克省北面一個受聯合國資助的保留區Ouje-Bougoumou,在那裏的學校見到,由天主教神父為原住民編寫的字典,我也訪問過大學教授,談到原住民社區在歐洲人來到時是只有語言而沒有文字的,後來都是天主教的神父或是教士長期研究他們的語言,幫助編寫他們的字典,所以才保留了最初的原住民的語言。因為加拿大原住民的部落很多,每一個部落的語言都不同,所以要編寫字典功夫很大。但是這些神父至少做了其中一部分,難道是為了「殲滅原住民文化」?如果不是他們這樣做,多少個原住民的部落的語言會經不過時間的挑戰而喪失殆盡。(下面是在這個原住民社區,一間Cree 族的原住民學校牆上掛的字典,這都是教士的心血。) 

 

 

 

 

 

 

我不是在這裡譴責原住民,我譴責的是媒體,現代的歷史學家,和投機政客。原住民確實有一段悲哀的歷史,那是因為他們在落後一萬年之後,遇到了一個比他們進步一萬年的文明,任何人都無法在五百年之內趕上那一萬年。如果我們認清這事實,他們也願意認清這事實,對他們可能更有好處。

我曾經說過,原住民在1492年的「現狀」其實就是我們一萬年前的樣貌,用這種心態,我們或許可以更了解人類歷史。但是現代人不想知道世界上某些人是那樣落後,所以一再掩飾。就像美國的現代理論家掩飾黑奴在四百年前的樣貌一樣。

你要了解歷史才能了解現狀,可惜太多人不懂歷史,只會拾人牙慧,以假亂真。我在寫歷史書時就已經發現,1970 年以後的歷史書都是動了手腳的,都是以近代人的政治正確的眼光去改寫的。所以我都只參考七十年代以前的書跟典籍。好的是,最早期到魁北克的歐洲人不論是教會人士,修女,或是探險家,商人,政客都留有書信,日記,這些是最真實的歷史,真相。不像今天的所謂「真相與和解」委員會,只會聽取他們要聽取的一面。就像杜魯多昨天在大會中說的:「這一天是我們承認過去悲哀、憤怒及難過的一天。」這些悲哀,憤怒,難過都是無謂的政治表態,對原住民,對人類都無好處。

 

09/11/2023星期一

過去兩年,我們聽說了好多恐怖的故事(新聞),說加拿大天主教會辦的原住民子弟小學過去經常發生虐待兒童,及造成大批兒童死去事件。還有新聞繪聲繪影的說,在這些教會學校舊址探測到有一個地方掩埋了六百多兒童屍體,還有一處發現有215 具兒童遺體。這些新聞使用的字眼是discovery,found,bodies,讓人相信遺體已經被發現。加拿大政府還設定了國定弔唁日子,媒體跟民間更逼使天主教會做出賠償及道歉,連教宗方濟各都親自到加拿大做出道歉。(下圖:教宗方濟各到加拿大親自致歉。) 

 

 

 

 

 

 

但是這些都是誤導新聞,因為所謂的「發現遺體」只是使用雷達探測器,「探測出」地下有遺體的形跡,之後就說是「沒有標誌的墳場」。一個新聞甚至說,探測到地下的兒童只有三歲。

現在經過兩年的渲染跟傳說之後,有關方面終於第一次在可疑的地方開始挖掘,這是一處在緬尼托巴省Manitoba 的一個原住民社區Pine Creek First Nation 附近的天主教會Our Lady of Seven Sorrows Catholic Church。工人在這教會的地下室以及附近一共14 個地點進行挖掘,經過四個星期的挖掘之後,在八月下旬證實一個遺體也未發現。

這是在所有的喧嚷之後,第一次在雷達探測到的可疑地點的進行挖掘,就證實所謂的雷達探測根本就是虛幻的,完全不能當作是證據的。但是過去兩年媒體大張旗鼓的報導,跟政府的配合行動,完完全全是官方的新聞,官方的報導。加上去年七月教宗方濟各親自到加拿大來,向原住民社區道歉,更是國際認可的消息、事實。現在證實根本是一個如假包換的虛假新聞。甚至可以說是一個媒體串通政府製造的至大騙局。你怎麼可以將雷大探測器的「發現」當作事實來報導?(下圖:當時在加拿大,各地都有儀式,供居民弔唁無辜死難兒童。杜魯多總理還下令所有聯邦機構都下半旗。)

 

 

 

 

 

 

 

而更大的騙局是,這一次挖掘行動導致的結果,卻沒有一間主流媒體報導。到現在只在紐約郵報New York Post跟Fox News 見到各有一篇,連加拿大自己的媒體都全面封鎖了。

據說,當時所謂的「發現」,只是由一間無人機公司的地下探測儀器探測過,就向全世界發新聞稿說「發現了遺體」。這讓我想到昨天在這裡提到的一位氣候科學家Patrick Brown 說的,今天只要是配合「他們」想法的理論,就會得到支持,採用,如果你的想法跟他們不一樣,就別想有人聽你說。

紐約郵報訪問了蒙特利爾大學的一位歷史系教授Jacques Rouillard,他說:「我不想用詐騙hoax 這樣的字眼,不過這件事前前後後有太多沒有證據的虛假的事情廣為流傳。」另一位亞省卡格里大學University of Calgary 的教授Tom Flanagan 就說得比較坦率,他說「這件事是加拿大歷史上最大的假新聞。所有的所謂的失蹤兒童跟無名墳墓,都是基於沒有證據的傳說。」(下面是兩年前新聞報導證實有大批兒童受到虐殺後,卑詩省Kamloops 的一個原住民學校遺址設立的紀念碑。) 

 

 

 

 

 

 

 

其實在2021 年八月在東岸的Nova Scotia,當地也證實了一個所謂的原住民學校集體墳地,事後發現當地掩埋的遺體是比這間天主教會學校存在更早一百年的墳場,與教會學校無關。但是這一類真正的新聞,就得不到媒體跟左派(自由黨)政府的重視。

事實是,自從19世紀末到1990 年代,一共有15 萬原住民兒童接受政府及天主教會辦的學校的教育。據官方統計,也就是加拿大政府成立的調查單位Truth and Reconcillation Commission 的估計,期間有3,200 名兒童因為疏忽及「虐待」死亡。另外一個估計是在那七八十年間,有四千兒童死亡。這樣的死亡率絕對不是特別高的死亡率。

至於說「虐待」,過去我也多次解釋過,(我在加拿大歷史書「加拿大歷史1492-1892」中也提到),天主教會最早到加拿大,目的就為了傳教,以及提升原住民的生活水準。很多苦修神父跟修女為了這個神聖目標不僅過著艱苦的日子,甚至犧牲了。他們辦學校也是為了讓原住民兒童受到教育,幫助他們改變生活習慣,過更好的日子,還發給他們制服,牙膏牙刷…在當時,或許有體罰這回事。或許因為這些兒童不習慣,就說受到虐待,還說強迫他們跟父母分開。大家捫心自問,天主教會為什麼要辦學校來虐待兒童?

但是這些話現在都不能說,只有一個保守黨的女參議員Lynn Beyak 說過幾次,就被媒體不斷攻擊,媒體跟自由黨還發出呼聲要剝奪她的上議員資格。另外在緬尼托巴省,一位法官James C. McCrae 就因為寫文章,說他懷疑有大批兒童被教會集體掩埋,受到原主民社區跟CBC 的攻擊,結果被迫辭去了法官職位。還有加拿大開國總理John A. Macdonald 也因為任內支持原住民學校,他的銅像都被潑油漆,甚至被砍頭,而蒙特利爾市政府剛剛決定,因為原住民學校的「屠殺」醜聞,將不再豎立他的銅像。

這件事再度證實,我們生活在一個真假不分的世界,甚至黑白顛倒的世界。

 

其他相關文章:

原住民寄宿學校真相

短見的原住民政策

北美原住民問題

一個原住民女子之死

Click: 975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