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生活雜文

北美原住民問題
手機越來越聰明,人越來越笨
好萊塢黑名單事件
死刑與民意
惠妮‧休斯頓之死
兩個截然不同的歌星
一件罪案是怎麼發生的
杜魯多的拳賽-政治人物是怎樣產生的
年輕人的Entitlement觀念
美加政論-宗教受箝制

拜登父子非法行為知道了多少?

2023-08-19 17:38:31

每次提到川普的法律問題,民主黨跟媒體就口徑一致的說:無人可以凌駕法律之上,即使是前任總統。但是提到拜登父子證據歷歷在目時,就說:共和黨調查亨特幾年了,上天下地找證據,都沒有證據證明拜登本人犯了法;而且亨特只是一介平民,沒有在政府任職,放過他吧;他有很多問題(惡魔纏繞),正在克服中,值得同情;拜登幫助他只是因為愛他;那是父親的無盡的愛…

到目前不管你有多少證據,從那些挺身而出的證人身上,從電郵、WhatsApp、從銀行轉帳…得到那樣多直接的證據,但是美國媒體從來不報導,然後他們說:到現在都沒有拜登本人得到錢的證據。(下:有其父必有其子。)  

 

 

 

 

 

 

與此同時,拜登政府的司法部,民主黨在各地的檢察官想盡方法要讓川普退出競選,甚至坐牢。加上媒體日夜宣傳,現在美國有53% 的人相信川普應當多多少少做了犯法的事。而相信亨特拜登犯法的(雖然在增加中),也只有50%,而且只是亨特,並不相信拜登本人有任何牽連。媒體這樣的每天製造川普負面新聞疲勞轟炸,就是要突破川普身邊忠實擁護者的磚牆。最新統計,全國選民中對川普堅定不移的只有36%。那另外的國民中,相信絕大多數不知道下面這些真正的事實:

拜登在任副總統時帶著兒子到羅馬尼亞,烏克蘭,北京去,之後亨特拜登就從這些國家得到數以百萬元計的匯款;其中中共的財經界人士拿出15億美元,跟亨特、阿柴等人成立公司(渤海華美BHR),免費送他們20% 股權,之後依照合約還定期匯款;

烏克蘭最大能源公司Burisma 的CEO 以每年各一百萬美元年薪,聘請亨特生意夥伴阿柴Devon Archer跟亨特出任董事為期五年,換取「不被調查」,之後拜登就拿著奧巴馬給他的十億美元經援到烏克蘭,強迫烏克蘭總統將正在調查Burisma 的檢察官休金Viktor Shokin 開除了,他還在電視機面前誇口這項「成就」。這段電視錄影只有Fox News 等右派媒體播出過;(下:拜登在一個公開論壇中,誇口自己拿著十億元去威脅烏克蘭總統,最後對方果然開除了那檢察官。) 

 

 

 

 

 

 

 

亨特拜登時多年的生意夥伴阿柴向國會報告說,他們跟外國商人談生意時,亨特經常一個電話打給父親,當場用擴音機跟對方對話,這樣的情況超過20次,打破了拜登說他從來不知道兒子的海外生意的謊言。阿柴還坦言,亨特出售的是「通向拜登(副總統)的管道」,說他是這方面的專家;

哈薩克斯坦、俄羅斯等國大鱷都有匯款給亨特拜登等人成立的空殼公司,那個聲稱從來不知道兒子海外生意的拜登,被證明跟這些大鱷在華盛頓見過面,最近更被發現,拜登因為烏克蘭戰爭,制裁了兩千多俄羅斯巨富,但這幾位跟他見過面的巨富卻都不在被制裁之列;

從共和黨獲得的(只是部分)銀行轉帳資料,知道那些跟亨特來往的上述幾個國家曾匯款到與拜登家族有關的超過20間空殼公司,中間轉帳過程非常複雜,多數都經由中東(杜拜等)銀行轉帳。查到最後落到九名拜登家人戶口,包括亨特拜登,他的前妻及情婦,子女等人(也就是拜登的孫子女),其中一個戶口只有Biden的名字,不知是拜登家族中那一個,極大可能是拜登本人;

亨特發給女兒的一封電郵中說:「我的收入一半都給了父親,但我不會像爹地一樣,要你們也交出一半收入。」從亨特手提電腦中發現,拜登的很多家庭開支(包括維修房子)的單據,購買大型家電,都是由亨特拜登的(空殼)公司支付的;

到目前,共和黨抽絲剝繭,找到的證據證實,亨特拜登從外國政府及巨富收到的匯款總數達到2,100萬美元;

亨特拜登在一段WhatsApp 中威脅中國華信公司CEFC 的趙學軍:「我現在跟父親坐在一起,如果你不依照合約(做事),我不會讓你們以後的日子好過,我父親(跟他的同仁)也不會讓你們日子好過。我現在等你的電話,除了你們經理之外,其他人的電話不算數。」之後兩天對方匯了五萬元,一個星期後又匯了一百萬元。這些WhatsApp 以及銀行戶口都有證據。當稅務部IRS 調查人員要證實當天亨特是跟父親在一起時,受到司法部阻擾。但是亨特電腦中有那天他自己拍的相片,證實那天他確實是住在拜登在德拉瓦的住所;

還有聯邦調查局線人從2015 年開始得到的證據,烏克蘭Burisma 的所有人及CEO 的談話紀錄,說他為了Burisma 不被調查,所以才請亨特做董事,還說他付了「兩個拜登」每人五百萬元,換取這個安全保證。他還說他存了17 電話錄音做證據,其中15個是跟亨特的錄音,兩個是跟拜登本人;這些資料都存檔在FBI 的一份FD-1023 檔案中。共和黨費了好多功夫,才強迫FBI 交出這份文件;

司法部在德拉瓦檢察官懷思David Weiss主持下調查五年多,拖拖拉拉的,跟亨特拜登達成一項甜心協議,同意他只要因為買槍說謊罪名守行為兩年,之後終生都無須再被起訴任何逃稅,或是(未經登記)為外國政府遊說(拿錢)工作的罪名。懷思還任由亨特拜登在2014-2015 兩年關鍵時期的報稅期過期了,不得再追訴。結果這極端不合理,也沒有前例的協議,被德拉瓦一名法官Maryellen Moreika 批駁了。(這還是這次事件中,司法界唯一有良心的法官。)

拜登多次聲稱,他兒子從未從中共那裏拿錢,他在2020 年大選前與川普的電視辯論中說:「唯一從中國政府那裏拿錢的是這一位(手指旁邊的川普)。」然而在德拉瓦法庭審批這份甜心協議時,亨特拜豋承認了他其中一份六十多萬元收入,來自與中國官方有關的人物。(下:拜登在2020 年大選電視辯論中,堅持只有川普拿了外國政府的錢。)

 

 

 

 

 

 

 

 

還有最早時,亨特跟父親聘請的公司經理巴布林斯基Tony Bobulinski 的證詞。他是第一個出來作證,說他加入亨特跟中國華信合作時,拜登不僅兩次都在座,還要他好好照顧兒子。當時拜登的弟弟James Biden 還說,他們可以做到「法律上說得過去」。當巴布林斯基在2020 年大選前召開記者會,宣布他知道的事實,以證明拜登多次說謊,居然遭到所有媒體封殺,連他的名字都沒有提過。他還在訪問中說,公司雖然是正式登記,但是他加入之後所有大筆匯款都進了亨特的個人戶口,他這經理除了要自掏腰包出席公司業務,還無權過問。

還有,川普合法帶文件回家,被司法部快刀斬亂麻的起訴。但是拜登以副總統及參議員身分,非法帶了一千多箱文件回家,分別放在四五處地方,也有特別調查員調查,但是幾個月了毫無動靜,沒聽說傳訊一個人。

上面這些「事實」美國有一大半的人被蒙在鼓裡。他們從來沒有見過拜登吹噓,他用納稅人的十億元去強迫烏克蘭開除一個檢察官;他們從來沒有聽見拜登一次又一次撒謊,說他不知道兒子的海外生意,因為這些電視畫面除了右派媒體無人轉播;他們沒有聽見兩名IRS 證人在國會的證詞,甚至沒有一個字的報導;沒有聽說阿柴作證內容;不知道聯調局有一份FD-1023;不知道亨特在WhatsApp 上恐嚇中共官員;甚至不知道亨特的電腦是真是假,因為他們集體說謊……

不僅如此,當聯調局的FD-1023 被共和黨公開當天,當阿柴到國會提出有力證據時,當亨特的甜心協議被法院批駁時,司法部的檢察官Jack Smith 就在同一時間對川普展開新的指控,牽引媒體視線,封殺這些對拜登家族不利的消息,而所有媒體(除了少數)都很合作的配合,全力封殺。於此同時大肆製造川普不利消息,鋪天蓋地的報導。

還有,盡管懷思被發現他拖拖拉拉調查亨特拜登五年多,容忍他有兩年的報稅追溯期過期,容忍調查員處處受到制肘,最後還批准亨特得到一份空前絕後的甜心協議,司法部長嘉蘭居然在一個星期前宣布「升級」懷思做亨特拜登事件的獨立調查員。你聽過這樣的事嗎?

我這裡說的每一個字都是事實,請問美國還有公正的司法?

(8/17/23 時事看板)

Click: 641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