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生活雜文

北美原住民問題
手機越來越聰明,人越來越笨
好萊塢黑名單事件
死刑與民意
惠妮‧休斯頓之死
兩個截然不同的歌星
一件罪案是怎麼發生的
杜魯多的拳賽-政治人物是怎樣產生的
年輕人的Entitlement觀念
美加政論-宗教受箝制

稅務部吹哨人跟聯調局線民印證拜登貪腐

2023-07-23 15:10:12

上星期連著兩天,先是有兩名稅務部IRS 的whistleblower 在國會宣誓指控司法部拖延,阻擾,干預有關亨特拜登逃稅及洗錢的調查,之後共和黨參議員葛拉斯里Chuck Grassley 公開了聯調局FBI 隱藏了三年多的一份FD-1023 文件,裡面詳細記錄了一位線民多年來跟烏克蘭Burisma 能源公司CEO 的對話內容,透露拜登在任副總統時,壓迫這間能源公司給他跟亨特人五百萬美元,交換條件是拜登可以阻止當地的檢察官調查這間公司的許多貪腐行為。

先說星期三,七月19日那天,兩位稅務部的調查人員包括一位這個13人調查小組的頭頭謝普利Gary Shapley,他過去已經露面作證,另一位是一直匿名的X先生也首次露面,他是在IRS 有13 年工作經驗的Joseph Ziegler 齊格勒。這位齊格勒自我介紹是民主黨人,及同性戀者,他一開始就說因為出面做吹哨人被民主黨及朋友指控為叛徒,但是他說他相信,任何人處於他的處境,都會像他一樣這樣做。至於他為什麼現在會露面,他後來解釋是因為不想見到上司謝普利一個人出面,孤軍奮鬥。(下圖:左謝普利,右齊格勒。)

 

 

 

 

 

 

 

他們兩人彼此印證了之前的一些供詞,以及提出許多新的證供,包括過去謝普利提出的,在調查亨特拜登逃稅過程中,每一步都遭受阻擾,拖延,甚至拖延到他2014及2015 年的稅表追訴期已經過期。當他們要訪問亨特及其家人時,也被告知「會惹麻煩」被阻止了。此外又彼此印證,負責調查及起訴的德拉瓦檢察官懷思David Weiss 的確公開表示,他沒有權力起訴亨特拜登,因為華盛頓及加州的檢察官都予以阻止。(這一點連紐約時報事後都無奈證實了。)

這一點也非常重要,因為司法部長嘉蘭Merrick Garland 多次(包括兩次在國會聽證時)公開說,懷思有絕對的權力可以在任何地方檢控亨特拜登,現在證明他是說謊。此外懷思在被眾議院敦促下,都沒有到國會作證,但是寫了三封信,陳述自己有檢控的權力,但是三封信的語氣及用字有不同,最初是說有絕對權力,之後改口說「這權力只限於德拉瓦」,明顯他是受到壓力,但又不能說謊(對國會說謊是刑事罪)。所以國會沒有理由不追查下去。(下圖左:司法部長嘉蘭,右為德拉瓦檢察官懷思。)

 

 

 

 

 

 

齊格勒在被問到,亨特拜登一共從外國那裏得到多少匯款時,他回答說以他當時手頭的資料:羅馬尼亞那裏是310 萬美元,中國能源公司CEFC 那裏300 萬元,烏克蘭Burisma 能源公司那裏每個人370 萬元,總數730 萬元,他說合共從2014-2019 年之間,他獲得1,700 萬元之多。這還只是他們手頭有資料的總數。他還說,收款的人包括亨特拜登的子女,也就是拜登(總統)的孫子女,他曾要求對這些孫子女問話,因為要知道他們(做了甚麼事)可以得到這些錢,但是受到阻止,說拜登家人都屬於禁忌。

主持聽證的國會監督委員會主席,共和黨的康默James Comer 指出,亨特沒有一技之長,這樣多外國政府給他這樣多錢只有一個原因:他的父親是副總統,以及未來的總統。

齊格勒又說,他在調查期間,去調查亨特申報的一間高爾夫球俱樂部會員費用一萬元時,發現那裏不是高爾夫球俱樂部,而是一個昂貴的S&M性俱樂部。而他也查出,亨特將他跟一個毒販逗留的酒店房間,申報做律師行的業務開銷,還有一名妓女的費用也申報做律師行「雇員」開支,申報扣稅。

齊格勒並舉例說,當他們知道亨特拜登在2017 年七月底在一個WhatsApp 上面威脅中國嘉實實業公司的趙學軍,說「我現在跟父親坐在一起」,並要對方遵守諾言立即匯款,否則他跟他父親都會讓對方日子不好過時,齊格勒當然希望證實當時亨特拜登是否真的跟他父親在一起。但是他們建議的location search被禁止,不過後來他們從電郵證實了當時亨特拜登確實在德拉瓦他父親Rehoboth Beach 的大屋裡。(這一段內容詳情見:美國稅務部IRS 吹哨人透露了拜登家族那些骯髒事)

齊格勒也證實,司法部有人(副部長Leslie Wolf )阻止他們調查或是訪問任何與「父親」有關的人物及事件。當他們知道亨特在華盛頓附近(維吉尼亞) 租了一個儲物倉,要去檢查時,Wolf 的人卻立即通知了亨特拜登的律師,結果他們去到時,甚麼也沒發現。

謝普利跟齊格勒都證實,雖然他們的責任是調查亨特拜登多年來的逃稅,但是聯調局在2019 年九月就證實了亨特拜登的電腦中的資料是確實的,卻從來沒有交給他們。此外聯調局FBI 一直擁有紀載拜登父子敲詐(烏克蘭) 及索賄的文件FD-1023,也一直隱瞞,從未向他們透露。齊格勒說,現在他們知道這FD-1023 內的資料很多其實可以幫助他們了解很多疑點。

齊格勒說,他們13 人小組調查了多年,最後起草了99 頁的報告,建議亨特拜登應當被起訴包括重罪felony 的五項罪名,但是最後只被起訴兩項有關逃稅的輕罪。他們一直不明白原因。因為司法部有明文規定,當同時有重罪felony,及輕微罪名misdemeanor存在時,「必須」起訴重罪,但是明顯司法部沒有照做。所以齊格勒在結論中建議,唯有任命獨立調查員Special Counsel 才能徹底查清楚。

不過同一天的聽證在輪到民主黨那方面的議員問話時,他們沒有一個挑戰這兩名吹哨人的說話內容,反而一個個都重複指控川普的「罪行」。他們說:真正的雙重標準是川普,你看他被指控三十多項罪名,現在還在那裡競選;你看川普每天都攻擊司法部,聯調局,他才是干預司法;共和黨對亨特拜登及拜登家族的調查無休無止,到目前沒有一樣真正的證據,這才是濫用司法;(我的天,到現在還說沒有證據!)他們民主黨真的是團結,沒有一個人願意知道真相。不像共和黨那邊,所有對川普的指控後來都證明是迫害,但是仍有那樣多的共和黨有地位人士要跟川普劃清界線,說「只要那些指控有一半是真的,就不可原諒。」包括前任副總統彭思Mike Pence,還有參議院共和黨領袖Mitch McConnell到現在也沒有說過一句話。

真的很高興見到好像齊格勒這樣的「有良心的」民主黨人,到目前我們見到民主黨用各種手段迫害川普,又見到拜登家族貪腐實例不斷出現,卻不見到一個民主黨人站出來說良心話。不免更覺得像齊格勒這樣的人彌足珍貴。

另外美國的媒體對這兩位吹哨人的報導不是隱瞞不提,就是輕描淡寫,甚至只利用民主黨的說詞,說還是沒有證據證明拜登本人跟亨特的行為有關,這是要引導觀眾走向錯誤的思路。同時強調主持調查的德拉瓦檢察官是川普任命的,似乎這就表示一切公正了。(以前說過,川普是依照德拉瓦州兩名民主黨參議員的建議名單中挑選懷思,因為共和黨在德拉瓦根本沒有人脈,所以沒得選擇。)

 

XXX

之後說到星期四,七月20日,這一天共和黨參議員葛拉斯里Chuck Grassley 終於公開了聯邦調查局的一份FD-1023 文件,紀載了FBI 一名線人自從2015到2019 年之間,跟烏克蘭能源公司Burisma 的一位高層(CEO Mykola Zlochevsky) 談話得到的資料,在這份文件中,這位Zlochevsky 很明確地說,他是被壓迫付出拜登跟他的兒子各五百萬美元,以避免將來有被調查的麻煩。(下面是Burisma 的CEO Zlochevsky。)

 

 

 

 

 

這份文件就是過去談過的,共和黨眾議院費了好大功夫:先是要求交出,對方說沒有這份文件,之後說找不到了,之後共和黨用subpoena法律傳調,這時FBI 就說只能叫眾議員到他們那裏去關門查閱,不能紀錄或是拍照,之後協調下又說只能讓FBI 人員拿著文件到國會去,監督他們查閱,最後共和黨忍不住了要指控他們藐視國會,才被迫交出來整份文件,不過還是在重要部分畫了黑線,直到現在才終於見天日,所以彌足珍貴。(見:拜登索賄案公開始末)

在這文件中,可以見到這位非常可靠的聯調局線人前後跟Zlochevsky 談話多次,每一次都有時間,地點,而他這些資料前後得到FBI 付給他的二十萬美元報酬,可見聯調局對他的重視,以及他的可信度。但是這樣「寶貴」的資料,卻擺在FBI 檔案櫃裡多年沒有跟進調查。而這件案子據說是在2020 年八月被「結案」,那正是2020 年大選前兩個月。很明顯,不想影響拜登的選情。

從頭說起,根據這份文件,這位線人跟Zlochevsky 之間的許多次會談,開始於2015年,那一年副總統拜登被奧巴馬派遣,到烏克蘭去「協助整頓」當地能源工業。也在那一年,亨特拜登開始被烏克蘭的Burisma 能源公司聘請作為董事,為期五年,每年一百萬元。當時烏克蘭的一位檢察官休金Viktor Shokin 已經展開對Burisma 的腐敗調查,而當時奧巴馬政府中就傳出「聲音」,說休金本人貪汙,說他對於真正的貪腐調查不可能勝任,因此促請烏克蘭政府開除他。事實是,拜登父子受了Burisma 的好處,同意要除去休金。

據Zlochevsky 對這位線人說,他們聘請亨特的目的是「經由他的父親保護我們,避免每一個方面的麻煩。」兩個月後他們在維也納見面時,Zlochevsky 說一旦休金展開調查,他不能保證Burisma 能過關,線人當時建議他花五萬元找一個好的律師,對方就笑了,他明顯覺得五萬元不夠看,他說,「他已經給了五百萬元給一個拜登,又給了五百萬元給另外一個拜登。」

當時線人對Zlochevsky 說,這樣付款會讓事情複雜化,不如聘請美國能源界的真正的專家做顧問,因為亨特拜登並沒有能源的背景知識。Zlochevsky 就答覆說,他知道亨特很笨,還說他的狗都比他聰明,但是他需要讓亨特在董事局,這樣就可以「擺平」。他還說,拜登跟亨特兩人都對他明講,要讓亨特入董事局。

線人說他認為這不妥當,但對方說「不用擔心」,他相信事件會「過去」。他還說:現在改變已經太遲。

之後到了2016-2017年,線人說在2016 年大選後,Zlochevsky說他不高興川普勝出大選,這時他才說他原來不想付出這筆錢(給拜登),但是被迫的。不過到此時,休金已經被開除了,(大家應該記得,拜登拿著奧巴馬給烏克蘭的十億元經濟援助,去烏克蘭威脅對方立刻開除休金,否則他會帶走那十億元。) Zlochevsky 就說:沒有人會發現我跟拜登之間的金錢交易。這時線人對他說:我希望你留有證據在手上。這時Zlochevsky 說,他有很多電郵,短訊,此外還有他跟拜登父子的電話錄音。線人說,他以後可能很難交代那筆錢,會查出來源,Zlochevsky就說,他從未直接匯錢給Big Guy,(原來這時他們都已經用這個字代表拜登),還說他們匯錢的方式(七轉八折),調查人員可能花十年工夫都未必能查出(來源)。

下面是拜登自己在2018 年一月時在一項電視論壇中,吹噓自己使用奧巴馬給的十億元經援做籌碼,壓迫烏克蘭總統在他上飛機之前(六個小時內)開除檢察官休金,結果那個”Son of a bitch” 被開除了。這一段談話網上都有,大家可以找來看。不知道拜登是蠢,還是太有自信,連這樣的事情都在電視上「供認」。他的兒子亨特跟他一個基因,將所有的「罪證」都記錄在電腦,包括電郵,相片,收據影印本,還將電腦拿到一個共和黨人開的店裡去修,之後半年又不記得去取。這一對父子真是活寶。(下圖:拜登在形容這事件時,還指著手錶說他還有六小時就上飛機。說得活形活現。)

 

 

 

 

 

 

 

最後這位線人還說,Zlochevsky 說他手頭有17 個電話錄音,其中兩個是跟拜登直接談話,另外15 個錄音是跟亨特拜登談話的錄音。這些將來都是證據。目前還不知道美國方面是否會到烏克蘭傳訊Zlochevsky。不要指望嘉蘭的司法部,他是不會有動作的。

這份文件還解釋了這位線人如何跟Zlochevsky 認識的原因,原來當時Burisma 有兩手準備,除了雇用亨特拜登之外,另一個準備是出資購買美國一間能源公司,跟美國能源界建立關係,這位線人就是能源界人,因此經人介紹認識的。

這份文件證明了:拜登在副總統任內主動跟外國(國營)能源公司索賄;拜登副總統以十億元國家外援做威脅,要對方政府開除正在調查他父子貪汙的檢察官;證明了拜登多次說不知道兒子在外國的事業完全是謊言;聯邦調查局坐擁這一份政府官員貪污的文件(還是自己花了20 萬元買來的)居然不進行調查;…。

另外我們從其他新聞中知道,Burisma 不只是聘亨特做顧問,還聘請了亨特的事業夥伴阿柴  Devon Archer 也同時受聘。這位阿柴多次惹上官非,包括詐欺一個印地安保留區六千萬元,現在被判刑一年多,據說他已經同意做汙點證人,出來指證亨特拜登,也許這星期就有新的發展。此外前任國務卿克里John Kerry (現任氣候特使) 的繼子Christopher Heinz 也被聘請,但後來覺得不妥退出了,也終止了跟亨特的事業合作。

現在民主黨又將責任推到川普政府身上,說當時是川普執政,是他們結束調查。但是當時的司法部長William Barr 已多次澄清,說他從未下令結案這件案子,只是交給德拉瓦州的檢察官之後沒有下文。現在誰都知道,司法部從上到下,包括聯調局都自行作業。他們上上下下都想盡方法阻止川普執政,盡全力調查川普,這件案子的作法只是其中之一(支持拜登,打擊川普),現在怪到川普不去調查?真是可笑。

這件事再度證實了,2020 年大選結果真的是川普被騙走的。

現在我們知道有人證,還有17 份錄音帶,FBI 放著都不願意追蹤,民主黨還在攻擊共和黨,說是對拜登家族的窮追猛打。對比他們用來調查川普通俄的「川普黑材料」完全是希拉里跟民主黨閉門造車泡製的,之後由自己人向FBI 通報,期間FBI 願意給黑材料作者史帝爾Christopher Steele一百萬元,要他證明這份文件是真的,但是史蒂爾卻拒絕拿這一百萬元,完全證明是虛假文件,但卻被聯調局當作真實文件去竊聽川普,及調查川普兩年多。這之間的差別太明顯了。(這一段可以參考:杜倫報告有了結論,每一個字都有證據。)

上面說的都不是小事。向外國政府索賄,威脅都是足以構成彈劾的high crimes,眾議院的共和黨聲言諱繼續追下去,但是從過去幾天民主黨跟媒體的表現,顯示他們不僅不想追查真相,甚至在舖路要打擊這些證據,同事更會更加把勁阻止川普或是任何共和黨人當選下屆總統,在民主黨跟媒體(左派)而言,這是一場無休無止的戰鬥,即使是最小的戰役,他們都不肯輸。

 

Click: 835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