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生活雜文

北美原住民問題
手機越來越聰明,人越來越笨
好萊塢黑名單事件
死刑與民意
惠妮‧休斯頓之死
兩個截然不同的歌星
一件罪案是怎麼發生的
杜魯多的拳賽-政治人物是怎樣產生的
年輕人的Entitlement觀念
美加政論-宗教受箝制

拜登家族成立空殼公司將國外利益輸送到家人戶口

2023-05-12 16:08:28

美國共和黨眾議院的監管委員會Oversight and Accountability Committee 星期三(本月十日)召開了記者會,陳述更多證據證明拜登總統家族自從在他出任副總統期間,就借用其職位在國際換取家族利益。這個委員會的主席康默James Comer 指出,拜登在任副總統期間其家族成立了16 間有限公司LLC,到他離開副總統職位後又成立多間,總共超過20 間。但是拜登家族本身沒有生意,這些公司的作用全部是用來轉帳的,出入銀碼都很龐大,然而都沒有開發票 invoices,也沒有收據,只是將錢用於轉帳。一方面等同洗錢,一方面可以證明其利用職權收取利益。(下圖:共和黨的記者會。)

 

 

 

 

 

 

 

康默這次列舉的一個例子是,2014 年奧巴馬派遣拜登到羅馬尼亞去處理當時當地嚴重的貪腐問題,拜登帶著兒子亨特拜登乘坐副總統專機「空軍二號」前往,並在當地發表演講,譴責貪腐風氣。但是等他們回來後不到五個星期,羅馬尼亞的著名富商,當時正受調查的首要被告Gabriel Popoviciu 就在未來兩年先後轉帳三百餘萬美元到拜登家族設立的一間有限公司Robinson Walker LLC,這間公司由亨特拜登的合夥人華克Robinson (Rob) Walker 掌控。他將其中三分之一,大約一百零四萬元經由中東阿布達比的一間銀行,分批轉給拜登家人。

這情況跟後來2017 年中國能源公司CEFC 匯款三百萬元給華克的公司後,他也是分批將其中三分之一,一百多萬元經由杜拜一間公司,再分批轉帳到拜登家人戶口中一樣的過程。(見下面附註)

事件中,亨特多次飛往羅馬尼亞為Popoviciu 擔任辯護律師,拜登甚至安排前任聯調局FBI 局長Louis Freeh 加入辯護團隊。但是康默的團隊解釋,如果Popoviciu 這筆錢是付律師費用,不是這樣的方式,因為沒有發票也沒有收據,全是洗錢方式的轉帳。

後來在2015 年九月,羅馬尼亞總統Klaus Iohannis 到白宮訪問,拜登代表奧巴馬歡迎,並稱對羅馬尼亞肅貪的行動表示滿意。不過Popoviciu 本人還是在2016 年(也就是最後一筆錢付出之後)被判有罪。

康默在記者會指出,因為他們只傳調subpoena  到四間銀行的可疑轉帳,所以到目前只得到這些資料,其中牽涉的銀碼超過一千萬元。但是拜登家族總共在12 間銀行有帳號,未來還會傳調更多間銀行資料。而根據目前的帳號得到的結果,已經知道拜登家族經由這些轉帳獲利的人多達九人,包括拜登之子亨特拜登,拜登的弟弟詹姆斯James Biden,他的太太Sara,亨特拜登的女友Hallie (也是亨特哥哥Beau  的遺孀),亨特的前妻Kathleen Buhle,亨特的現任妻子Melissa Cohen,以及亨特的三個子女。另一個戶口則只有Biden 一個姓氏,沒有名字的,永遠得到10% 的數額,相信就是拜登本人的帳號。(下圖:拜登祖孫三代人人有份分錢。)

 

 

 

 

 

 

 

康默團隊指出,一個正常的企業不會將所收的收入或是利潤,轉帳給家族裡的孫子女,或是前後任妻子。而且每一次都是將巨款分成小批,一批批轉入私人帳號,都是隱瞞及犯罪的痕跡。

康默團隊之一,佛羅里達州眾議員Byron Donalds 出面解釋,拜登家族完全沒有生意,不像前總統川普,他們家族的生意大家都看得到:房地產,酒店,高爾夫球場,娛樂公司等等,所以有幾十間公司。(這些公司全部都由會計公司負責報稅,而且幾乎年年受到稅務部的查帳。)但是拜登家族甚麼生意都沒有,沒有產品,沒有服務項目,卻成立了二十多間空殼公司。除了轉帳沒有其他業務活動。

(至於亨特拜登的律師資格,以前解釋過他是經由家族關說,包括前總統克林頓的關說才進了耶魯大學,他在得到律師資格後,沒有正式做過一天律師,他的所謂律師服務全部是像這次一樣,借用父親的關係用來圖利的。好像他後來2017為被美國聯調局起訴的何志平Patrick Ho 做律師一樣,收了對方一百萬美金,不是真正的辯護律師,只是賣他父親的名字,所以後來何志平還是有罪。)

另外原來預期會得到FBI 一位吹哨人提供的資料,證明拜登在出任副總統期間收取賄賂,但是直到記者會當天,FBI 都沒有接受subpoena 按照時間交出那份相關文件。FBI 事後回信給眾議院,拒絕了眾議院的傳調,聲稱是為了保護當時報案者的身分。你相信嗎?這是聯調局對國會的傳票嗤之以鼻。不過康默指出,他們已經知道檔案號碼以及文件內容,而且知道FBI 在2018 年就已經展開調查,但至今全無下文。

而且這樣一項重要的記者會,又是除了Fox News 之外沒有一間電視台轉播。連報導政府及國會新聞的C-Span公共服務電視都拒絕轉播,證明美國媒體誓死要為這個貪腐家族護航到底。而白宮也再度發表聲明攻擊康默的團隊,說他:領導一個政治掛帥的調查,針對拜登家族緊追不放,連其孫子都不放過。並說這是康默默長期以來的對拜登發出的毫無證據的,荒謬的指控,做人身攻擊,以達到政治目的云云。其實這些正是過去六七年間,民主黨針對川普的作法。

之後連續多日,美國的主流媒體(左派媒體) 繼續封殺這新聞,三大電視網的晚間新聞一個字都沒提,就像2020 年大選前,集體封殺有關亨特拜登電腦及其內容的存在一樣。之後幾大報社中,紐時,華郵,以及一些左派網路媒體倒是在網頁上不顯著的位置報導了,但似乎商量好了一樣,所有的切入點都是:共和黨找不到新的證據,證明拜登總統跟這些事件有直接關係。

這真是很奇怪的說法,每一次拜登被奧巴馬賦予一項任務,他就帶著家人賺一筆:2013 年,拜登獲任協助中國銀行業務到美國上市,他就帶著兒子亨特共乘空軍二號副總統專機,之後亨特與合夥人合創的公司就獲得中國銀行價值15 億元的合約;2014 年,拜登又被奧巴馬委任到烏克蘭,協助改善該國能源工業,也是幾個星期後亨特拜登就獲得烏克蘭國營能源公司Burisma 獲聘不用開會的董事,年薪一百萬元,為期五年。之後就是羅馬尼亞之行,帶來三百萬元匯款。只有睜眼瞎子才說這些都不算是證據。

聯調局的與共和黨作對還不止此,共和黨一早就宣布了要在這天召開記者會宣布拜登家族貪腐的最新資料,司法部及聯調局卻挑選同一時間大張旗鼓宣布起訴紐約市選出的共和黨眾議員山托斯George Santos,控告的13 項罪名包括洗錢,動用競選經費作私人用途,甚至動用了500 元的Covid 經費等都算在內。

山托斯就是那個很會說謊的新當選眾議員,他說謊的方式跟拜登非常相似,有時無須說的謊言都說,但是說到他動用公款,比起拜登跟拜登家族就是小巫見大巫了。他是剛剛當選不到半年的眾議員,他的起訴事件值得媒體這樣重視?結果當天晚上所有黃金時段的新聞頭條都是山托斯,而共和黨眾議願這樣一次重要的記者會,一個字都見不到。

 

附註(有關拜登家族將中國華信公司CEFC 的匯款,如何轉彎抹角的分發給家人)

03/17/2023星期五

美國共和黨掌控眾議院之後,就調查拜登家族利用權位接收外國利益的調查,出現第一個實質證據。這是在共和黨調閱亨特拜登的150 項可疑銀行轉帳,得不到財政部合作之後,向各銀行發出法律傳票subpoena,其中之一Bank of America提供了資料,獲得了證據。證實拜登在2017 年離開副總統職位不到兩個月,中國一間能源公司CEFC (中國華信) 就電匯了三百萬元給亨特拜登的一個貿易夥伴,之後這貿易夥伴就將其中三分之一一百多萬元,經過中東杜拜一間銀行,再分批將這筆錢,逐漸匯給拜登家族的四個人。這四個人現在知道包括:亨特拜登,拜登總統的弟弟James Biden 詹姆斯拜登,拜登總統已經故去長子 Beau Biden 的遺孀海莉Hallie Biden (不過她那時是亨特的情婦),第四個人在銀行的戶口只有一個名字Biden,但還無法證實是拜登家族的那一個人(相信就是拜登本人)。下圖:亨特與海莉交往時的親密鏡頭。

 

 

 

 

 

 

 

從這些繁複的轉帳程序,可以看出來拜登家族企圖用這方式隱瞞他們家人如何得到這筆錢。首先,在2017 年三月一日,拜登離開副總統職位不到兩個月,中國華信附屬的一間公司State Energy HK Limited 就電匯了三百萬元給一個叫做Robinson (Rob) Walker 華克的公司,之後華克就將其中106 萬餘元給杜拜的一間歐洲能源公司,而那間公司屬於亨特拜登,以及詹姆斯拜登所開設的公司Sinohawk Holdings 的合夥人James Gilliar吉納爾。之後的三個月,吉納爾的公司就分批將這些錢匯給亨特,詹姆斯,海莉等人,以及第四個「拜登」。

舉例說,海莉在之後的兩個多月內先後收到了兩筆款項,總共是三萬五千元。亨特拜登收到61萬元,詹姆斯拜登收到36 萬元。另外十萬元去了一個First Clearing LLC 的戶口,目前不知道屬於誰。不過據展開調查的眾議院監察委員會的共和黨人指出,他們相信這戶口屬於亨特拜登。(記得嗎,在亨特拜登的許多電郵中提過,所有收益要給Big Guy 一成,而這一成是由亨特代為保管。那個Big Guy 公認是拜登總統,相信這一份就是那10%。)

對於華信公司與拜登家族的關係我們過去多次報導過,就是亨特拜登跟華克,吉納爾,還有一個巴布林斯基Tony Bobulinski 聯合成立公司,進行與中國能源公司合作圖利的經過,(詳情見:拜登與華信公司合夥醜聞再解密)。

目前眾院監察委員會希望知道,中共的能源公司突然間給拜登家族這樣多錢的目的是甚麼?如果不是為了收買「影響」,還有其他可能目的?是否影響到拜登上台後美國的國家安全政策。(其實我們過去從亨特拜登的電腦資料中知道,這三百萬元只是其中一筆付款,那些電郵中還提過,亨特拜登單單擔任「介紹」工作,就必須得到一千萬美元付款。而所謂的介紹費誰都知道是介紹給哪一個人。)

因為共和黨指調閱到其中一間銀行資料,預料其他銀行檔案會提供更多資料。這個眾議院監察委員會主康默James Comer 說他將繼續傳召其他銀行交出資料。據稱亨特拜登及家人一共在12 間銀行有戶口。

到目前白宮沒有否認這些轉帳紀錄,但是發布聲明譴責共和黨對總統家人窮追猛打。白宮發言人Ian Sams 昨日發表的聲明中說:「共和黨對拜登已故兒子Beau Biden 可惡的攻擊,但在他生前沒有得到證據指控他,現在卻在他死後攻擊他的遺孀。…(共和黨) 應當終止這種怪異的行徑,轉而跟民主黨合作,例如改善醫療保險制度。」

這是很奇怪的聲明,亨特拜登過去幾年利用拜登的副總統跟總統職位,在全球詐財,聲明中卻只提Beau Biden 受到共和黨打壓,(有這回事嗎?)亨特拜登學畫一年時間,就賣出了十幾幅畫,每一幅最低七萬五千元,最高五十萬元,現在白宮隱瞞買畫人的身分等等,這些難道都不該調查?海莉在丈夫死後就跟亨特同居,(還上演出兩人爭吵,將撒謊買來的手槍丟到一間中學後面的垃圾桶),現在民主黨卻將她說成是可憐的遺孀。

昨天這單大新聞照例地被所有主媒隱瞞,完全都不報導。相對的,今天所有媒體(包括加拿大媒體)報導的是,聯邦司法部傳召川普在Mar-a-Lago 數十名工作人員,包括管家,餐廳工作人員,川普的律師,近親等等,要他們就川普在家中「私藏」機密文件的事情去作供。這表示這些人全部都要請律師,因為一句話說得不妥當就是觸犯刑事法,又或是會讓川普被入罪。而完全罔顧事實總統是有權觀看、解密這些機密文件的。

 

 

Click: 1142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