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生活雜文

北美原住民問題
手機越來越聰明,人越來越笨
好萊塢黑名單事件
死刑與民意
惠妮‧休斯頓之死
兩個截然不同的歌星
一件罪案是怎麼發生的
杜魯多的拳賽-政治人物是怎樣產生的
年輕人的Entitlement觀念
美加政論-宗教受箝制

福斯電視台公開「一月六日國會騷動事件」真實錄影

2023-03-10 11:53:16

共和黨掌控眾議院後,新當選眾議院議長麥卡錫Kevin McCarthy 允許福斯電視台Fox News 接觸到2021 年一月六日當天,國會內外錄到的所有四萬多小時的保安錄影帶,福斯電視台的晚間節目主持人之一卡森Tucker Carlson 從中找出了前任佩洛西時代,「反川普」調查委員會涉嫌隱瞞的許多事實。

過去兩年多,民主黨在佩洛西領導下,成立了一個反川普調查委員會(九名成員全次是川普的反對者),他們挑選了所有對川普支持者不利的片段,一再於電視上重複,將這次事件描述成為一件「川普及其支持者漠視大選結果,進行武裝叛變」的事件,甚至說成是比南北戰爭,珍珠港突襲,及九一一更嚴重的暴力事件。而且製造許多謊言,說在事件中有多人死亡,包括五名警察。這些都在卡森的報導下被摧毀。下面是時事看板在那兩天的報導,同時做了增補。

 

03/07/2023星期二

Fox News 的晚間八點檔主持人卡森Tucker Carlson 昨晚公布了有關2021 年一月六日國會騷動事件的部分錄像。這是因為共和黨掌控眾議院後,新的議長麥卡錫允許他接觸到所有四萬多小時的保安錄影帶,他從中找出了前任佩洛西時代,「反川普」調查委員會涉嫌隱瞞的許多事實。在他昨晚第一次的報導中,他澄清,或是否認了許多民主黨委員會混淆視聽的眾多謊言。

 

 

 

 

 

 

首先,卡森公開了很多當天群眾進入國會的畫面,見到雖然有部分川普支持者確實在國會外面跟警方展開肢體衝突,不過多數的川普支持者是和平地進入國會大樓,他們進去後在裡面閒逛,很多都用手機自拍,好像一般的觀光客。完全不像是拜登,副總統卡美拉,媒體所說的:比珍珠港事件,九一一事件還要嚴重的,暴力進入國會發動武裝叛變行動。

卡森又列舉那個被媒體稱為是QAnon Shaman (巫師) 的男子Jacob Chansley,媒體一再用他來代表川普支持者,說他使用暴力進入國會後做出許多非法行為。但是卡森公開的片段見到,這位「巫師」一路和平進入國會不說,而且一路都有警察跟隨他身邊或是身後,好像在引導他進入,其中一度還有一名警衛試圖幫他打開一道上鎖的門。卡森數了數前後有九名警衛跟著他。這男子沒有一次顯示出暴力行為,更沒有一個人好像要阻止他,或是逮捕他。(下圖是Jacob Chansley 進入國會後畫面之一。右圖是在昨晚揭露的畫面中,他被多名警察引導在國會走廊中前進。)

 

 

 

 

 

 

 

但是卡森說,現在這位Jacob Chansley 卻被以「暴力進入國會禁地,在國會地盤內做出非法disorderly 的行為」等罪名,判刑四年,正在服刑中。卡森說:如果他真的做出那樣多違法行為,何以九名警衛一路護送他?只因為這位海軍退伍士兵有一點精神不正常?

(這位退伍士兵被捕後就被媒體當作樣板人物,一方面取笑,一方面誇大他的違法行為,但是從電視畫面見到,他只是極端不正常,或是可以說是精神失常的男人。)

卡森公布的畫面中,確實見到有暴力示威者與警方衝突,也有人打破國會的門窗,但是他們進入國會之後見到的畫面都是平和的。然而自從那天之後,拜登的司法部跟聯邦調查局FBI 將這些錄影帶逐格作人肉搜索,已經逮捕了九百多示威者,一一提控,全部都是:非法闖入,違法進入禁地,阻止警察工作等罪名,全部都是用手銬腳鐐帶走,多數被判刑。卡森詢問:如果你們都說是「武裝叛變」,為什麼到現在沒有一個人被控攜帶武器?據說民主黨的委員會辯稱:這些人手裡有國旗,旗桿就是武器。你聽過這樣可笑的理由?而且畫面中沒有一個人用旗桿做武器,全部都從沒有上鎖的門出入,十分平和。

這一次事件之後,民主黨以及媒體最大的一個謊言就是,重複宣稱這次事件deadly insurrection 造成多人死亡,今天更普遍說成造成五名警察死亡等等謊言,事實是,誰都知道,這次事件唯一遇害的是一位川普支持者,身高只有五尺左右的一位退伍女兵Ashli Babbitt,她被一名國會警衛用槍打死,之後民主黨拒絕調查這件事,甚至將那名黑人警衛當作是英雄。然而所有媒體跟民主黨卻將事件之後一位死亡的警衛Brian Sicknick 西尼克(下圖) 之死形容是被「暴民」打死。紐約時報一度說他是被群眾用滅火器擊中頭部之後死的(紐約時報十幾天後做了更正,但是很少媒體更正)。然而卡森公布的錄影帶中,明白見到西尼克在群眾進入國會後,和平地在引導群眾,或是搬運一個告示牌,沒有人攻擊他,或是跟群眾有衝突。卡森說,這一段錄影帶有「被國會審視過」的標記,證實委員會審閱過這段視頻,卻選擇不在報告中提及。這證明是民主黨的委員會明知事實卻選擇說謊。

 

 

 

 

至於西尼克的死因,事後國會的法醫提出報告,說他是在事後一天後死於兩次突發的心臟病。沒有一個媒體跟民主黨大員使用這事實,卻一再重複謊言。(而且迴避說西尼克在大選時投票支持川普。)難道說,媒體連國會自己的法醫都不相信?

不僅如此,民主黨跟媒體現在更誇大說,一月六日事件造成五名首都警察死亡。這是沒有廉恥的說謊。事實是據說在一月六日事件後,有超過三名首都警察自殺了,沒有一個官方解釋原因,(因為民主黨自己說,警察中川普支持者居多,難道不是因為對事件失望而自殺?或是怕被調查而自殺?)而事件後唯一發生的警察被攻擊死亡事件,是在三個月之後首都發生回教徒男子Noah Green 開車撞向警察,造成一死一傷事件。這男子在自己的網頁上宣稱是美國黑人回教徒Louis Farrakhan 的追隨者,並說美國的中情局及聯調局都有陰謀要毒死他等等。事後警方關閉他的網頁,但是到現在所有媒體(跟民主黨)都將這件事算在一月六日的川普支持者帳上。這些都是利用故去的警察作為政治道具,是對死者極端不敬,也是極端無恥。

民主黨還指控一名共和黨眾議員Barry Loudermilk 為了協助暴徒在一月六日進入國會,在前一天特意安排一群人到國會去「參觀」,真實目的是帶他們去看環境。事實是,找出前一天的視頻,他根本是帶領幾位自己選區的選民在國會參觀,沒有一個人與第二天的騷動事件有關。但是在一月六日調查委員會及媒體的報導中,他的名字還是被一再提到。

卡森還揭發,一月五日那天晚上在國會前廣場見到一個男子在好幾處地方號召大家衝進國會,錄影帶上清楚聽到他說:我們必須進入國會。。這名戴著紅色帽子的人Ray Epps 艾普斯目標非常明顯,然而他卻沒有被FBI  逮捕,這是非常奇怪的事。共和黨及Fox News 多次追問國會一月六日調查委員會,後來這委員會在壓力下傳訊他,但是之後回話說,這個人後來沒有進入國會,所以沒有逮捕他。這就奇怪了,那些在國會中漫步的人都被捉去了,在外面煽動大家暴力衝入國會的人卻沒有事?(下面是艾普斯在廣場上多次被截圖的畫面。證明他確實是在煽動。)

 

 

 

 

 

 

共和黨一直懷疑司法當局有人滲透到群眾中煽動,而且聯調局在宣誓作證下也承認確實,只是基於情報原因不透露細節。那麼這些人煽動的作用有多大?有多少暴力事件是在煽動下才發生?就像艾普斯,他在當天下午兩點12 分發給姪兒一個短訊上面說:我也策動了這次的抗議I also orchestrated the protest。這個策動不就是煽動?他在被問話時說,他在當天下午發短訊時已經離開廣場回到酒店,但是卡森在當晚還在畫面上見到他仍然在廣場,非常活躍。這些都是一六委員會也擁有的畫面,他們卻不採用。(而且他跟調查人員說謊是刑事罪。)

最後,民主黨的委員在公開聆訊中展示一段畫面,顯示共和黨參議員郝利Josh Hawley 在聽到警鈴之後「倉皇」跑過走廊逃跑的畫片,而且一月六日委會還加插了描述,說郝利驚慌逃走,之後在座的媒體哄堂大笑的畫面及笑聲。事實是,卡森找出這一段畫面,顯示好幾十位參眾議員在警衛的警告下紛紛逃避,前後有幾十人之多,郝利是最後一位。但是一月六日委員會居然將郝利跑步的畫面單獨剪接出來,作為嘲弄對象。你見過這樣不誠實的作為?(我們知道,負責剪接這些視頻的是曾經在ABC 負責電視新聞製作,後來到好萊塢發展的James Goldston。兩個地方都是極端反川普的地盤。)

卡森昨晚公布的視頻具有很高說服力,不像民主黨他們的利用剪接,達到造謠目的。今晚卡森還會繼續用手頭的資料揭發民主黨及媒體的謊言。

 

03/08/2023星期三

Fox News 的晚間節目主持人卡森Tucker Carlson 昨晚就一月六日國會騷動事件做了第二集的報導,他訪問了名當天在首都國會大樓維持秩序的警察Tarik Johnson 講述當天的情況,最主要是說,他當天維持秩序時因為有人交給他一頂MAGA 帽子,他隨手戴上,認為這樣比較容易在群眾中走動,沒有想到因此被解除職務,事後也從未被傳訊作證。

其實這位黑人警員在2020 年選舉時是投票給拜登的。他說,當天在國會大樓他發現情況混亂,一直向上級請示做法,但是從未得到回音。他說明顯當天大家都沒有準備。他說他當日的工作是疏導議員逃出國會大樓,因為上級沒有任何指示,他就自己作主。他說當他步出國會大樓,有人交給他一頂MAGA 帽子,他認為戴上帽子在群眾中會比較方便,甚至自我保護,就戴上了。之後被人見到後,他成為(媒體)目標,之後他被停職,稍後甚至被迫辭職,失去了工作22 年的退休金。(下面是接受卡森訪問的警察Tarik Johnson) 

 

 

 

 

 

他說事件後他一直等待被國會的一月六日調查委員會傳訊去作證,但是左等右等都沒有被叫到。他說那一天在無線電傳訊的話筒中第一個聽到的就是他的聲音,所以沒理由不傳召他去作證,但是沒有。卡森問他有沒有想過為什麼不傳召他,他說「我想他們的重點是在川普身上。」

另外Fox News 昨晚九點檔的主持人Sean Hannity 也訪問了當時首都警察局局長桑德Steven Sund,桑德重申,他在一月六日之前已經知道當天可能有事情發生,前後提出六次申請,要求上級加派國民警衛軍National Guard 或是其他增援,但是都沒有得到反應。

當時川普總統也知道情勢可能會轉變,向國會提出提供國民警衛軍的建議,都遭到國會拒絕。當時負責首都安全的是眾議院議長(佩洛西),所以事後共和黨一直要求在調查一月六日事件時,應當傳訊佩洛西,但因為這委員會是佩洛西操控,而且禁止真正的共和黨議員加入,所以一直只聽到一方面的聲音,只傳召強烈反川普一派的人作證。

(補充一句,當時民主黨對於使用國民警衛均控制群眾非常反感,因為在2020 年夏天全國各地都有暴動時,川普就主張使用National Guard 維持秩序,都被民主黨攻擊為使用軍隊鎮壓百姓示威權利,所以堅決反對。這一次可能就是循同一理由拒絕。又或是民主黨本身就希望事件鬧大,可以藉機給川普戴帽子,所以拒絕。無論哪一個理由,民主黨都不希望真相被廣大老百姓知道。) (下面是被迫辭職的首都警察局長桑德昨天也接受了訪問。)

 

 

 

 

 

因為桑德當時的說法跟「主流派」不符合,所以在第二天,一月七日下午佩洛西就公開在記者會中喊話,要他辭職。說桑德沒有盡到職務,還說桑德從未聯絡過她。(佩洛西辦公室後來澄清,她跟桑德在一月六日晚上談過話。)桑德就在那天下午遞交辭職信。桑德在昨天的訪問中也說,國會的調查委員會從來沒有連絡他,也從未叫他出席作證。

桑德不是唯一的一個「政治」犧牲者,與他同時被迫辭職的還有眾議院警察督察Sergeant-at-Arms Paul Irving,以及參議院警察督察Michael Stenger,他們都因為曾經建議號召國民警衛軍,都被迫辭職了,也都失去了幾十年的退休金。

可以見到這麼多警察頭子都因為民主黨的一面之詞被迫辭職,而且從未得到機會在那個所謂的「兩黨一月六日調查委員會」中作證,他們的聲音全部都被壓制。不僅如此,後來民主黨知道原來警察中這樣多的正義之士,(在他們來說是支持川普的叛黨),之後就開始整肅軍隊跟警察,發明了「國內右派恐怖份子」的名詞,之後在軍隊中,軍校中(甚至西點軍校),清除川普支持者,因為他們都是insurrection 叛亂支持者。這是連根拔除,連軍校學生都不放過。

自從卡森宣稱要從一月六日的錄影帶中找出民主黨一手遮天的證據之後,民主黨跟媒體就全力圍剿他。民主黨在參議院的領袖修默Chuck Schumer 昨天在參議院發言時,等於是要各界使用壓力阻止卡森的繼續報導,甚至叫出Fox News 大老闆莫道克Rupert Murdoch 的名字,叫他下令阻止。我只轉錄其中幾句,大家可以自己判斷,他是否將民主黨做的事都加諸在卡森的身上:

「昨晚幾百萬美國人可能看到極端可恥的新聞報導,辯稱一月六日事件不是暴力叛亂行為,我從未見過在黃金時段的新聞中出現如此的,好像卡森一樣的操弄行為,操弄美國的人民及民主制度。

他今晚還要再回來做另外一集的報導,Fox News 應當告訴他停止這樣做,Fox News,以及Rupert Murdoch都應當告訴卡森,不要再播放第二集的謊言,我督促Fox News 下令卡森停止這種宣傳式的報導,散布這極大謊言,好好跟觀眾說實話。…」

整整兩年時間,民主黨跟全世界媒體都在散布謊言,說五個警察因為這次事件死亡,說這次事件是武裝叛亂,卡森的報導全部都擊破了。他們用全部的媒體,日夜報導,甚至用好萊塢的製作人製作現場直播,全國聯播。現在卡森只是一個電視台的兩個小時,他們就受不了了?再有人不相信這是法西斯,納粹加上共產黨,就是自欺欺人。

可嘆的是,連共和黨內都有幾位RINOS 跟著修默起鬨,這些人真正是川普說的有名無實的共和黨。昨天共和黨的參議院領袖麥康奈爾Mitch McConnell,以及參議員羅姆尼等也跟著休默說,卡森的做法是淡化了那天的暴力。難道為了肯定那天是暴力事件,就必須誇大暴力,說五個警察死於川普支持者的手下?

不只是民主黨,還有媒體全力配合。下面是CNN的晚間主持古柏Anderson Cooper 昨晚的報導,(他們自己放上網我才看到的),古柏自己也找了一位前任華盛頓警察做後盾,他說:

「卡森如果那天在國會極可能會嚇到尿溼褲子  wetting his pants,」還說他無法想像卡森如果當天跟那些暴動者在一起,會不尿褲子。(他說了好幾次),又說:「我難以了解一個從未處於危險境地的人,卻在這裡改寫歷史。在我來說他(就是在改寫歷史),改寫美國歷史上最嚴重的一次,威脅美國民主的一次事件的歷史。」

卡森是將那次事件中被民主黨及媒體隱瞞的真相告訴大家,就獲得這樣的人身攻擊及辱罵。大家更要珍惜這些事實,不要人云亦云。

補充:

卡森又在第三天訪問了那個所謂的QAnon Schman 「巫師」的律師,Albert Watkins 華金斯,華金斯說Jacob Chansley 是一個非常聰明的人,但是在退伍之後精神有些失常,(你看他的打扮就知道他精神不正常,)但是心理醫生也說他毫無暴力跡象,你看那天的錄影帶,他一直都是和平的在國會內走來走去,後來還到國會議事廳領導大家祈禱,許多警察也都參加了。華金斯還說,他做為Chansley 的律師,司法當局卻從來不讓他看這些錄影帶,他是在卡森的節目第一次見到,這是相當重要的證物,卻阻止他接觸,在司法上也是違法的作為。

 

 

 

 

 

現在Chansley 被判刑四年,而且是單獨囚禁solitary confinement,無異這會加重他的精神疾病。你簡直不敢想像這個國家,這個政府如何對待一個輕度精神病患。也可以想像,這個政府對於一個意識形態不同的人,即使是精神病患都不放過。拜登的美國已經進入古拉格群島時代。

最後補充:

03/31/2023星期五

一月六日闖進國會大樓的著名人物,有QAnon Shaman 之稱的男子Jacob Chansley 昨日終於提前獲釋,比他應當服的刑期早了14 個月。司法當局沒有解釋理由,不過相信是跟Fox News 月初播出了不為人知的當天的錄影帶,讓當局不得不相信,他當天根本是和平進入國會,之後還被多名警察護送到各處「閒逛」。如果真是這樣,司法部門是否應當跟他道歉呢?

現在我們都知道,這位35 歲的退伍海軍根本是有精神上的問題,聯邦調查局卻將那一天的群眾全部當作是叛亂的罪犯。現在他被送到亞利桑那州的一個中途之家去療養。但是記得很長一段時間,媒體都將他當作是一月六日樣板人物,還取了QAnon Shaman 的外號,不停地取笑。而政府幫他安排的律師居然讓他認罪,結果判刑三年半。(後來律師說,聯調局禁止他們看這些錄影帶,根本無從辯護。)

如果這是一項錯誤,那麼其他的錯誤呢?都不管了?現在有將近一千名川普支持者被捕,據FBI自己宣稱還要再多逮捕一千兩百人才會收手。還有他們跟媒體繼續宣稱川普支持者害死了五個警察的謊言,是否也要繼續說下去?

Click: 1078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