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生活雜文

北美原住民問題
手機越來越聰明,人越來越笨
好萊塢黑名單事件
死刑與民意
惠妮‧休斯頓之死
兩個截然不同的歌星
一件罪案是怎麼發生的
杜魯多的拳賽-政治人物是怎樣產生的
年輕人的Entitlement觀念
美加政論-宗教受箝制

拜登機密文件 川普機密文件 兩相比較

2023-01-17 17:15:35

自從一月九號經由 CBS 揭發,拜登在華府的辦公室 Penn Biden Center (賓州大學拜登中心) 發現了屬於政府的機密文件之後,到目前已經總共在拜登辦公室,以及拜登在德拉瓦州威明頓的家裡,發現了三批政府文件,總共包含了 20份機密文件。之後民主黨以及媒體就強調,拜登家裡發現的機密文件事件,與川普在佛羅里達 Mar-a-Lago 家裡發現機密文件的性質截然不同,說拜登事件是不小心,疏忽,而川普就是有意的犯法,之後隱瞞,甚至阻止政府執行權力,是妨礙司法等等刑事罪行。

 

 

 

 

 

 

這些全部是混淆視聽。先說拜登辦公室及家裡數度發現政府文件的時間表。據媒體報導,及事後司法部長嘉蘭 Merrick Graland 以及白宮的說詞,我們知道原來這第一批文件是在去年11 月二日 (中期選舉投票日前六日) 就已經發現。但是我們直到今年一月九日才經由 CBS 新聞中知道有這件事,包括其中有不到十份文件是機密文件。為什麼?分明是要避免影響選民在投票前知之權利。當時拜登一夥沒有公開,甚至沒有通知司法部(或是FBI),而是交付給國家檔案局 (NARA)。再過兩天才由NARA通知司法部的一位檢察官。之後司法部繼續幫拜登等人保密。

之後的發展我們從嘉蘭部長那裏獲悉,聯邦調查局 FBI等到11 月九日(大選投票後次日),才親自審閱這些文件,以審核「是否有機密文件被錯誤處理,以及是否有違反聯邦法」的行為。嘉蘭(在本月12 日宣布任命獨立檢察官時) 又指出,他在11 月14 日委派了一位司法部的律師 John Lausch 洛克調查事件,要他之後提出建議,是否需要任命一名獨立檢察官調查拜登私藏文件的事件。

11 月18日,嘉蘭在明知拜登辦公室發現政府機密文件之後,宣布任命獨立檢察官 Jack Smith,調查川普 Mar-a-Lago 發現政府文件事件,以及他在一月六日國會騷動事件中的責任。

到了 12月20日,也就是去年聖誕節前五日,拜登的白宮律師 Richard Sauber 通知洛克,說他們在拜登於威名頓的家裡的車房,發現一批 (奧巴馬政府時代的) 機密文件,FBI 當即派人到這車房,取回這些文件。這事件沒有正式被公布,當時也無人知道。而我們當時才知道,負責搜查拜登家裡是否有其他政府機密文件的行動,是由鮑爾帶領他的助手們在負責。而且他們同時也在拜登於德拉瓦州 Rehoboth Beach 的海灘度假屋一齊進行搜索。這些都是我們事後才知道的。

今年一月五日,洛克向嘉蘭提出報告,並建議有必要任命獨立檢察官,調查事件。之後就是一月九日,CBS 公開了事件。但是只提到在 Penn Biden Center 發現機密文件的事,沒有提到第二批文件已經被發現了。

一月十日,拜登在墨西哥出席北美三國峰會時被問到此事,他第一次做出回應,他表示對於發現這些文件非常吃驚,並說他一直都配合政府調查,而且對「機密文件」非常嚴肅。他還說不知道文件內容,因為律師叫他不要問。他也沒有提到有第二批文件。

一月 12日星期四,白宮律師宣布,他們發現在拜登威名頓家裡的車房發現一批文件,以及在車房邊的儲藏室發現一份(機密)文件。沒有說明總共有多少文文件。但是其中有「標明是機密字樣的」文件。

這時拜登已經回到國內,一大早拜登在白宮舉行記者會,興高采烈的花了很多時間宣布通脹率下跌到 6.5%,以及他的經濟政策奏效云云,之後回答了一個記者 (Fox News) 的問話,承認在車房有機密文件,但是強調這些文件很安全,因為是跟他的 Corvette 一起鎖在車房的,特別強調「不是在馬路邊」。(下圖:拜登家的車房,他的跑車,跟後面的文件箱。)

 

 

 

 

 

 

 

而嘉蘭就在這天(一月 12日)下午宣布,任命獨立檢察官 John Hur 調查事件,同時也知道了大致的時間表。但他同時表示,「拜登的律師今晨通知洛克,說在拜登家裡也發現了機密文件。」這是明顯的打馬虎,甚至說謊,司法部在去年聖誕節前已經得到通知,拜登家裡(車房)發現了機密文件,嘉蘭卻特地說到今天早上的一通電話,似乎要將發現的時間混淆。同時掩飾他們在一個多月前不採取行動的事實。

這件事引起嘩然,過了兩天一月 14日(星期六),拜登私人律師鮑爾 Bob Bouer 承認在星期四威明頓家裡找到五份機密文件,這就比星期四承認的一份機密文件要多。據鮑爾解釋,他們是在通知司法部之後,司法部派人去取時發現,原來的一份變成了五份。

這是沒有一次將事件說清楚,而陸陸續續地發表,非常啟人疑竇。此外,鮑爾具有總統律師的身分,所以經過安全檢查,可以接觸機密文件。但是與他搜索的助手們(雖然也都是律師)卻都沒有資格接觸機密文件,所以他們只有收手。而白宮發言人就在星期四的一次記者會說明,鮑爾等人的搜索行動在前一晚(星期三)就已經結束,所以不會再有新的發現。

即使這樣,這件事由頭至尾都是由拜登的律師親自搜索,FBI 從未想到要拿搜索令去搜查?好像去年八月八日大張旗鼓的手持機關槍到川普家裡去搜索?當時甚至禁止川普的律師進去,旁觀都不准。兩者的待遇相差如此大?(下圖)

 

 

 

 

 

 

 

 

現在就說兩件事的異同

媒體跟民主黨現在強調,川普是私自將幾百份文件帶回家,拒絕交出。首先,川普是卸任總統,他有權力將機密文件帶回家,他也有權力將這些文件解密。而拜登在卸任時 (2017) 是副總統,他沒有權力帶任何機密文件回家,也沒有解密的權力。媒體如果盡責,應當去問當時的總統奧巴馬,是否授權讓拜登帶文件回家,是否曾將這些文件解密。否則拜登就已經犯了法。

其次,川普在將這些文件帶回家裡時,全部是經由國家檔案局NARA的登記裝箱之後才送到佛羅里達家裡的,這是必要程序。之後過了將近一年,國家檔案局要求川普交回部分文件,川普就在去年一月整理出15 箱文件,通知NARA 取回。但之後NARA 退回這15 箱文件,說這些文件屬於總統特權Executive Privilege。這件事並由川普的律師團隊向司法部提出報告。

不過國家檔案局的代理局長Debra Wall,在五月份向川普的律師Evan Corcoran發出一分信件(並在NARA 的網頁公開),由這封冗長的信件可以見到,裡面陳述他們檢查過這15 箱文件,發現其中有大約一百份是機密文件,總共達到七百頁。其中更有需要特別批准才能觀看的機密文件,也就是SAP。信中說,他們曾要求川普團隊在四月12 日回話,讓他們「接觸」這些文件,以斟酌是否屬於總統權力範圍。但是信件中說:「你們在四月29日的回信要求延長期限,因為你們要審視這些文件。」之後Wall 說他們已經去跟司法部的律師商討,決定「前任總統無權阻止NARA接觸這些機密文件,只有現任總統才有這權力…」。由此可見,這位國家檔案局的高層是完全與拜登政府站在一起,要阻止川普收存這些文件。

即使這樣,FBI 在得到司法部的授權之後,六月份派探員到川普的家裡檢視這些文件收存所在地方。當時川普還跟他們打招呼,說有必要(合作) 盡管通知。FBI 探員離開前對這些文件都上了鎖感到滿意,但是叮囑川普要將存放這些文件的辦公室都上鎖,之後川普照辦。川普團隊以為事件到此為止,沒想到之後司法部發出傳票,要求川普團隊交出Mar-a-Lago 的保安錄影,他們也照辦,之後又要求退回所有機密文件,這一次川普律師團隊沒有立即回覆,但是繼續雙方在協商中,之後就是八月初的突襲及搜索。

所以現在我們知道,當拜登辦公室發現文件時,第一時間(當天)通知的不是司法部,而是國家檔案局。過了兩天才由NARA通知司法部。這是否顯示,最初拜登等人將文件交還給國家檔案局(他們的盟友),瞞住司法部及聯邦調查局就算了?之後國家檔案局知道不可能隱瞞,才告訴司法部?

兩件事一個極大不同是,司法部居然容許拜登的律師搜索可能的政府文件,包括機密文件,事先也沒有搜索令,明知拜登家裡跟辦公室有政府文件?而在川普家裡,就由司法部長下令派了三十多FBI持槍探員去搜索了一整天。事實是沒有搜索出更多,只是在原先的辦公室取走文件,不僅如此,還搜索第一夫人的衣櫃,以及川普的保險櫃,甚至取走了他的三本護照。而且事後攤開其中機密文件拍照,廣發所有媒體,作為新聞道具。(下圖。)

 

 

 

 

 

 

另一個不同處,以前說過總統有權帶政府文件回家,主要是為了撰寫回憶錄等方面的目的。而拜登是糊糊塗塗得將大批文件帶了回去,部分放在辦公室,部分放在家裡,甚至車房。而且一放就是五六年。這些地方全部是沒有保安的。不像川普的 Mar-a-Lago,日夜都有祕密警察防守,而且出入都要登記,所以 Mar-a-Lago 是有一本 visitor log的,所有出入者都有登記。但是拜登的住所,以及他的辦公室只是普通保安,也沒有 visitor log,親戚朋友隨時可以出入。更不要說「車房」。

而其中一個更重要的可疑處是,拜登在華府的 Penn Biden Center 根本是不明捐款人為他特別捐錢開設的一個落腳處。就是在他下台之後,給他在華盛頓一個可以歇腳的冠冕堂皇的地方。這是華盛頓黑錢的一個典型例子。因為拜登一直宣稱他會競選總統,而自副總統退休後,他不像奧巴馬可以經由演講、出書賺錢,因為他的演說跟自傳都沒有市場,於是靠這些黑錢搞辦公室及薪水。而後來知道,其中最大一筆捐款來自中國關係,當然是看準他有做總統的可能性,於是下重本投資。據說賓州大學在 2017 年二月(拜登卸任後一個月) 宣布要成立這樣一個拜登中心,並同時宣布拜登為該校榮譽教授。之後就接到各界捐款,這些都是匿名捐款,其中在中心成立後一年內,來自中國的捐款就超過三千萬元,另有兩千多萬元來自「匿名禮物」。這筆錢都是作為拜登中心的營運費,包括拜登的薪水,及職員的薪水,其中一名職員就是現任國務卿布林肯 Anthony Blinken。而拜登將部分機密文件藏在這裡,這期間的保安是否更值得懷疑?

此外,拜登存放的機密文件歷時六年之久,Penn Center 是在他卸任後一年半開幕,這期間這些文件在哪裡?國家檔案局為什麼從未關注這些文件?此外,拜登的律師何以在去年十一月這敏感時間去搜索拜登的辦公室跟家裡,尋找機密文件?動機在哪裡?過去五六年他們在幹甚麼?即使不說過去五六年,只說過去兩年拜登上台後,都沒有動作?

負責尋找機密文件的鮑爾 Bob Bauer 是奧巴馬時期的白宮幕僚,他的太太 Anita Dunn 更是奧巴馬的親信,高級顧問,也是目前的拜登的法律顧問。所以現在連民主黨都盛傳,這次事件是奧巴馬時期的民主黨元老們策畫的,要阻止拜登宣布角逐2024年的競選連任。因為自從去年十一月中期選舉以來,拜登就發出訊息他已經決定要競選連任,而民主黨內希望換新一代出馬的呼聲非常高。所以可以預期,即使司法部真的調查拜登,其後果都不是要將他入罪,只是阻止他再選。而川普那邊就可以看出,目的是要起訴他,讓他入罪。

 

01/31/2023星期二

我們都知道美國司法部跟聯調局FBI 對於調查川普家裡的機密文件,以及對於拜登家裡、辦公室發現機密文件的調查,方式及態度完全不一樣,今天我們又多了一個證據。據CBS 今天發出的報導,原來司法部早在去年十一月初初次知道拜登的辦公司發現了機密文件之後,已經在十一月中(中期選舉之後) 就前往拜登在華盛頓的Penn Biden Center 去搜索過了。而這一次搜索不僅沒有向法院申請搜索令,也沒有對外公開,不僅如此,在司法部長嘉蘭 Merrick Garland 於本月12 日宣布任命特別檢察官 Robert Hur 調查事件時,就整件事件的發展透露了一個所謂時間表,居然就故意漏了FBI 這項行動。

 

 

 

 

 

我們都知道,FBI 在去年八月向法院申請搜索令,之後就派了三十多名持機關槍的探員,大舉到川普位於佛羅里達州的Mar-a-Lago 家裡搜索。(盡管在這之前已經跟川普協調好,除了所有政府文件,連辨公室都加裝了鎖。)之後又每天透露相關的匿名消息給媒體,讓他們做文章,之後又將這些文件攤在地上拍的照片,洩露給媒體當作新聞。但是現在,FBI 卻偷偷摸摸地到拜登辦公室去搜索,事先事後都一點風聲都沒有。甚至連嘉蘭在記者會中宣布事件的時間表時,將這一項行動遺忘。因為他以為不會有人知道,就故意遺漏了?

這期間,白宮每天都有記者會,當媒體問到時,白宮發言人Karin Jean-Pierre每一次都說:我們公開透明。這叫做透明?而且每一次都說:我們完全合作。這個不叫做合作,這個叫做「狼狽為奸」。而且你們私下就眉來眼去,互相遮掩,有理由不合作嗎?到現在最傻的人都已經看出來,司法部、聯調局比拜登還怕有不利他們的醜聞出現,你們有不合作的理由嗎?

即使今日有這樣的爆炸性新聞出現,包括CBS在內都沒有在晚間新聞坐大,全部都放在風雪暴、田納西警察打死黑人後續新聞、影星Alec Baldwin 被起訴等等的新聞之後,而且還要搭配川普的調查新聞,共和黨眾議員Geprge Santos 說謊新聞之後。美國國民真要非常非常傻,才會一再被騙。

 

相關文章:

川普住所遭到FBI 突襲真相

 

Click: 156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