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生活雜文

北美原住民問題
手機越來越聰明,人越來越笨
好萊塢黑名單事件
死刑與民意
惠妮‧休斯頓之死
兩個截然不同的歌星
一件罪案是怎麼發生的
杜魯多的拳賽-政治人物是怎樣產生的
年輕人的Entitlement觀念
美加政論-宗教受箝制

瑪斯克公布的「推特掩飾真相大揭密」

2023-01-01 14:19:07

Elon Musk 接管推特之後,找了一些獨立媒體人,陸續公布了一系列的推特揭密,顯示推特高層如何使用權力,一方面壓制對民主黨及自由主義不利的新聞,一方面壓制保守派團體及人物,同時中間牽涉到聯邦調查局的魔掌伸入推特,(以及其他社交網路),從上面指揮推特高層畫照做,可以說是證據確鑿。

這些被壓制的新聞及事件包括:亨特拜登手提電腦的內容;推特高層如何在沒有證據的情況下,決定永久禁絕川普的帳號;壓制有關Covid-19 的不同言論,即使是真正專家的言論;FBI 如何成立專案小組滲透到各網路媒體,每天發號施令,甚至撥款數以百萬計「酬庸」社交媒體合作,壓制川普及保守派言論;FBI 探員牽線,讓推特與其他政府機構聯絡串聯…

下面是自從2022年12月初瑪斯克開始推出這些揭密證據之後的報導,如有增加還會陸續貼補。(大家可能注意到,這樣重要的揭露,美國及其他國家的主流媒體充耳不聞,從未報導。)

 

12/02/2022星期五

推特的新老闆瑪斯克Elon Musk 今天下午發放了推特在2020年十月,也就是總統大選前大約半個月時間,如何決定壓制有關亨特拜登手提電腦內容的決策的「過程」。也就是將當時推特高層,如何決定壓制,封鎖這件極大的新聞的過程公開。

瑪斯克將這些資料透過一個鏈接,經由獨立媒體人麥特泰比 Matt Taibbi 在他的 Substack 網路公開。由這些公開的推特可以見到:

推特高層使用一種原來設計用來對付兒童色情資料的程式,用來壓制封鎖有關亨特拜登電腦的資訊;最初兩黨都會提出要求,對可疑的資訊進行審核,查禁,但是到後來,極大多數的反應都是針對民主黨的要求;最終決定壓制亨特拜登電腦的決定來自最高層,不過當時的CEO Jack Dorsey 卻不知情;當時推特法律部門的最高層Vijaya Gadde (下圖) 是主要的決策人。她也是瑪斯克一上台就開除的四名最高級主管之一。

 

 

 

 

 

 

由於今天被公開的推特上千,估計很多細節會逐漸見光。

從泰比公開的一些推特內容,可以見到民主黨當時對推特的影響。例如在十月24日,一個推特說,民主黨全國委員會DNC又送來了新的報告。另一個推特是:拜登團隊Biden team送來更多要求,之後是一連串的鏈接,表示要他們跟進,之後不到三小時得到的回應是:已經處理了。表示這些鏈接都已經被刪除了。

連左傾的娛樂刊物Rolling Stones 都表示:這樣的制度不平衡,因為都是基於「關係」。也就是說,有關係的請求得到回應。

 

 

 

 

 

 

 

 

 

 

泰比公開的一個推特是兩個最高層的交談 (上圖),一個問:我很懷疑這政策的目的是為了安全,我們真的可以宣布這是公司政策?而當時推特的高級法律顧問Jim Baker回答:「我支持我們需要更多事實來決定,這(電腦內容)是否被入侵,所以我們必須假設需要更謹慎處理。」也就是說,他們並不確定這是被入侵的資料,但是卻因為不確定,所以要壓制。而這個Jim Baker 居然是前任FBI的最高法律顧問,(你如果留心新聞報導)他就是民主黨的人去FBI密告時,由他經手寫「川普通俄」報告展開對川普調查的同一個人,也是後來負責調查川普的國家安全顧問弗林Michael Flynn的人。

現在我們知道,FBI,CIA,以及這些科技公司的高層是互相流通的。都只有一個目的就是確保民主黨掌權。

在這些努力下,在大選前不到一個月時間,壓制了所有有關亨特拜登電腦內容的新聞,這電腦內容可以證明拜登的兒子利用父親的職位,在全世界搜刮了幾千萬美元收入,而且拜登全部知情。他們不僅壓制這新聞,還指控是川普陣營泡製的假新聞。當時就開始整肅川普的律師朱利安尼,甚至令所有媒體封殺他,直到現在他還是黑人物。

2020年大選,拜登只以幾個州的幾萬票勝出。這電腦新聞如果不被壓制,至少可以讓幾百萬人改變投票立場。但是每當共和黨人說2020年大選是被偷的,立即就被攻擊謾罵。這完完全全是干預投票,干預民主選舉的最明顯的舉動。更是對美國憲法第一修正案保障的言論自由的最大侵犯。

據最先揭發亨特拜登電腦的紐約郵報New York Post表示,瑪斯克公開的推特可能不是全部,他們相信很多關鍵推特可能還是因為敏感問題,沒有公開。

 

12/04/2022星期日

推特的CEO瑪斯克前天公開了第一部分的內部推特,證實推特內部高層跟民主黨勾結,在2020年大選前,全面封殺亨特拜登的手提電腦新聞。兩天了,主流媒體一個字都不提。今天早上看幾大電視網的星期日新聞雜誌,全部是「零」報導,相反的,都用了超過三分之一的時間,攻擊川普跟一個反猶太種族主義者共進晚餐的消息。你相信嗎?

ABC,CBS,NBC,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全面封殺這新聞。瑪斯克昨天回應一位保守派電台節目主持Clay Travis的相關推文時,發出推特說:紐約時報不過是一份「為極端左傾政客當說客」的報紙。這兩天只見到主媒零星的負面報導,HuffPost大標題說:連共和黨都說這是Nothing burger。如果這不算是smoking gun,那麼過去七年來,你們調查川普每一件至大醜聞時,也沒有找到一個smoking gun,為什麼還轟轟烈烈的鬧了七年之久?每一天都直著喉嚨喊:Bombshell!。

奧巴馬任內的白宮高層Jon Favreau在他的podcast中說:瑪斯克的所作所為是要讓一個有癮患的人尷尬,這樣他可以哄抬推特,賺點錢;MSNBC的主持Mehdi Hasan攻擊幫瑪斯克掛上鏈接的Matt Taibbi,說他是將靈魂出售給魔鬼,「幫一個世界上最有錢的人,推動右翼說詞,假裝說是為了真理,與此同時,讓新納粹言論四處開花,可悲。」

另外民主黨跟他們的媒體友人統一陣線的互相約好,都說當時還是川普做總統,所以不應該怪民主黨。大西洋月刊的作家Tom Nichols在推特中說:「作為政治學者,我可以告訴你,2020年拜登不是總統,當時的總統是川普。如果有其他疑問我可以幫忙作答。」

這是很奇怪的事。這跟當時誰做總統有關嗎?這還是政治學者說的話,頭腦渾沌不清。最可笑是加州民主黨眾議員(華人) Ted Lieu,他的推特這樣說:「親愛的瑪斯克,我是政府中人,我下令你終止發放這些狗屎shit,你知道你錯在哪裡?推特作為民營(私營)公司,可以說任何話,而且拜登當時不是主政,川普才是2020年的總統。」這不是奇怪嗎?他先是禁止瑪斯克隨便說話,之後又說這是私人公司可以任意說話?我發現你不能跟左派討論,他們頭腦本來就不清楚。

作為世界第一巨富,瑪斯克這樣跟媒體對抗,確實很勇敢,很有義氣。但是不知他能撐多久。我們都見到川普已經是遍體麟傷。美國媒體龍頭大哥紐約時報,星期五才刊登長文,標題是:Hate Speech’s Rise on Twitter Is Unprecedented, Researchers Find。(有研究指出,推特中的仇恨言論前所未有的上升。) 瑪斯克當時回了一句:Utterly false。一點沒錯。這就是他們利用手中的武器(媒體),利用有偏見的研究員,做針對性的攻擊。當他們要採取一項立場時,可以完全沒有底線,沒有規範。但是你這一邊即使有百分百的確鑿證據,他們卻封鎖你。

這一場仗不知該怎麼打。就像跟共產黨打仗,對方完全沒有規則。

 

12/07/2022星期三

推特的CEO 瑪斯克公開的第二批文件被拖遲了,原來是因為內部有人阻擾,他就是推特的最高層法律顧問貝克 James Baker (下圖),當瑪斯克發現他從中作梗之後,立即將他開除了。

 

 

 

 

 

 

瑪斯克的動作真是快。星期五他才公開了推特在2020年十月壓制亨特拜登電腦的一連串內部推文,揭發了貝克在其中做了決策推動人,之後兩天就將他開除了。但是瑪斯克的最新推特證明,原來貝克被開除的理由還不止這個。

瑪斯克昨天在推特中說:「有鑑於貝克在鎮壓對於公眾知之權利重要的資訊的可能角色,他今天已經離開推特。」

這位貝克就是前任FBI (聯邦調查局) 內的高層法律顧問General Counsel。在2016年總統大選期間,希拉里的律師Michael Sussmann 薩斯曼製造川普家族公司「私通」俄羅斯國營公司的虛假證據,到FBI去通風報信時,他聯絡的就是貝克。當時薩斯曼假裝沒有政黨背景,而貝克就接受他這「說詞」,並將他提供的資料當作是川普通俄證據,用來交給FBI 向情報法院申請竊聽川普陣營的許可。

根據司法部調查員杜倫John Durham調查後作出的報告,當時FBI 內部就有專家查驗出,薩斯曼提供的證據根本是公司與公司之間互通的廣告交換管道,毫無「私通」作用。但是貝克繼續當作是證據。

在司法部及FBI展開對川普的調查之後,貝克在2018年聽說他自己因為洩漏(虛假的川普黑材料)給媒體大作文章而受到調查時,就離開聯調局,之後前往左傾研究中心Brookings Institution 工作一陣,2020年六月又在推特招手下,轉移陣線到推特。當時也正好是推特將川普的兩份(說選舉是被偷的)推文加註警告字樣,引起川普支持者的攻擊。他的加盟時機可以證明是要去幫助推特,繼續採取反川普的行動。

我們在上周五報導過,瑪斯克公開了一批2020年十月的推文,證明推特高層幾個人私自就決定壓制所有亨特拜登的電腦的消息,而貝克就是建議下級要「小心」,不要讓任何有關消息上網的人。

獲得瑪斯克授權,公開貝克等人壓制亨特拜登電腦推文的Matt Taibbi在第二封推特中說:「現在我們可以解釋這(貝克事件)部分原因。星期二,推特的法律部副總監,(前任FBI的總顧問) 貝克被開除了,其中理由之一是,在未得到新管理層知情下,私自檢閱第一批推特資料。」原來,一位前任紐約時報的女記者Bari Weiss 發現,貝克在(瑪斯克不知情的情況下私自檢閱)這些推文。這位Bari Weiss我們以前提過,她因為不滿紐約時報每件事都要去跟民主黨商量,憤而辭職。

原來公開這些推特之前,只有Matt Taibbi跟Bari Weiss 獲准查閱這些推特,但是Weiss發現,「負責發放」這些推特的人居然是貝克。Taibbi說,他們都嚇了一大跳。因為他們將這一批推特(文件)都取了名稱叫做「貝克推文」,他本人卻插手發放。所以公司認為他非走不可。於是瑪斯克立即下了決定,讓他走路。

不得不佩服瑪斯克。如果政府做事也能像他這樣快刀斬亂麻多好。

這事情真的證明貝克這班人(FBI跟推特原有高層),真的自大到以為他們可以無法無天,無處不插手。而且可以推測,貝克既然被發現從中干預瑪斯克的「揭密」動,難保不會已經刪除了許多敏感推文(證據)。

推特後來以亨特拜登電腦被駭為理由,拒絕任何相關新聞在推特上出現,還封鎖了首先報導這事件的紐約郵報New York Post 的帳號,甚至當時白宮發言人Kayleigh McEnany的帳號。Facebook 也在FBI一名官員勸告下,封殺所有有關亨特拜登電腦新聞。

Matt Taibbi並且在新的推特表示,他跟Weiss 會繼續審閱手中的推特,並將在短期內發放第二批當時的推文。可見瑪斯克還在繼續努力,要揭發事實真相。他甚至不是共和黨。

 

12/09/2022星期五

推特CEO瑪斯克經由女記者Bari Weiss 的推特,昨天終於發布了第二批有關壓制亨特電腦事件中的內部推特。證明推特過去確實將多名保守派的用戶,及他們的推特列入黑名單,同時使用shadow banning 的方式,限制保守派言論的「見光率」。

Bari Weiss 懷思(下圖) 曾經是紐約時報專欄作家,因為不滿時報的偏民主黨立場而憤而離去。她昨日一共發出18 則推特,逐一證明下列各項事實:

 

 

 

 

 

史丹福大學研究教授Dr. Jay Bhattacharya,他因為在Covid-19期間,反對封城,特別是關閉學校,指出關閉學校對於兒童的損害大於好處,結果推特將他的推特秘密列入trends blacklist,表示他的言論不會被放到trending 欄目,就很難被多數人見到。(事實是後來,很多專家都承認這事實,關閉學校對兒童的負面影響大於流感本身。)

此外保守派的電台主持,及Fox News 的電視主持Dan Bongino,他的推文被圈為search blacklist (搜索黑名單),也就是不容易被搜索到。還有一個保守派年輕人Charlie Kirk,他在各地校園招募保守派青年加入共和黨,他的推文都被秘密圈為 Do not amplify,也就是「不要聲張」。(下左起:Jay Bhattacharya,Dan Bongino,及Charlie Kirk。)

 

 

 

 

 

 

懷思指出,推特這些「決策」都是暗中做的決定,沒有通知用戶本人及公眾。

瑪斯克昨天指出,這只是第二批,未來還有更多證據會公布。這一批推文本來要在本周初(上周末)就公布,但是像我在前日說的,因為其中一名可疑人物,前FBI法律顧問James Baker 私自在中間檢閱這些文件,於星期二被瑪斯克解雇,才延遲了多日。

懷思指出,推特前任法律部門首席執行長Vijaya Gadde跟產品部門總管Kayvon Beykpour都公開否認曾經shadow ban 任何用戶,甚至說「不會因為政治立場」設限。而上述的推文就是證據,他們不僅shadow ban而且說謊。Vijaya Gadde 等人已經因為多項類似行為,一早被瑪斯克開除。

推特創始人及前任CEO Jack Dorsey 也在2018年於國會作證時,否認因為政治立場shadow ban (暗中禁言)。如果他當時知情,就是在國會作偽證,是藐視國會的刑事罪名。

懷思在推特中還指出,推特這一類壓制保守派言論的作業方式,在內部被形容是VF,也就是Visibility Filtering 能見度的過濾。一名高層這樣說:你們想一想,VF是我們用來做為不同程度的壓制方式,這是非常有利的工具powerful tool。

在他們的不同VF工具中,包括了:阻止搜索,阻止出現在trending,阻止放入hashtag searches等等。而這些工具全部只對保守派使用,除了這圈子的人,其他政治言論都不受限。

懷思指出,至於那些人決定「那些人」被限制,他們屬於一個Strategic Response Team – Global Escalation Team,簡稱為SRT - GET,她說,這小組一天最多可以處理200宗推特。除此之外,還有一個秘密的Site Integrity Policy, Policy Escalation Support team,簡稱為SIP - PES,這一個團隊就負責最具政治爭論的(政治敏感的)決策。而這秘密小組的成員就包括了Vijaya Gadde,Yoel Roth,Jack Dorsey,Parag Agrawal等最高層。這幾個人負責最具政治敏感的決策。

昨天公布的一個被封鎖的推特屬於Libs of TikTok,這個保守派的影像推特,是被SIP - PES 決定封鎖,先是被列為trends blacklist,內部檔案並且放了一個標語:Do not take action on User without consulting with SIP - PES。懷思指出,內部職員告訴他們,這表示列入黑名單之後,只有他們幾個高層可以做決定。

Libs of TikTok 的推特是由Chaya Raichik 在2020年十一月開始推出,有140 萬追隨者,部分內容是反對醫院或是診所,為兒童改變性別的手術。但是她今年內已經被註銷(暫停)六次,最長久的是一星期,推特提出的理由是「違反推特仇恨政策」,然而根據SIP - PES 內部文件,Libs of TikTok沒有實際牽涉到違犯仇恨政策的行為,他們自我解釋說,Libs of TikTok的推特的立場會助長對「性別肯定」的反感。基於此,就必須嚴禁。

瑪斯克表示,未來還會有更多內部推特以及內部作業被公布。據稱未被公布的資料中,可能牽涉到FBI與推特之間的合作關係。

 

12/10/2022星期六

瑪斯克的推特昨晚繼續推出第三批的推文,這一次證實了:在2020年大選之前,推特高層定期跟FBI 聯邦調查局,國土安全部DHS 等部門官員開會,以決定封鎖那些人的言論,以及採取甚麼樣的「管制」言論措施;他們採用不同的方式,壓制當時總統川普的推文,在一月六日的國會騷動之後,更全面封鎖,吊銷川普的推特帳戶。

如果這還不算是smoking gun,不知甚麼才是。聯邦機構跟媒體定期見面,商討封鎖總統(或是任何官員) 的言論,都是嚴重違法。但是美國的媒體,除了少數保守派傳媒之外,對於瑪斯克的連續三次的發放推文,沒有一個字的報導。(即使有,也是反面的,攻擊瑪斯克的。)

這一批推文是由獨立媒體人Matt Taibbi (下圖) 發出。他一共發出四十多則推文,包括很多當時推特高層的對話,作為證據。(其中紐約郵報New York Post 最為全面,包括了這49則推文全部內容。)

 

 

 

 

 

Taibbi 逐步解釋,推特如何在2020年年大選之後,到去年一月六日前後,一步步瓦解了內部原有自訂的標準,開始跟聯邦官員會面,而且推特高層「如何從這種與(聯邦官員)的關係中沾沾自喜」。

其中一則推特證據是(昨日推特#11。),當時推特的Trust and Safety (信任與安全)部門主管洛斯Yoel Roth 解釋,他要如何掩飾這每星期一次的會面的真正目的,他在推文中說:我是崇信公開透明的人,但是現在我到了一個處境,我們的會面變得…很有趣…很難跟人用一般的名義來解釋…。

之後一個人回答:是很悶的會議,肯定不是有關川普的J。

推特政策顧問Nick Pickles 最初對於如何處置他們與FBI 聯邦調查局,以及DHS 國土安全部官員之間的關係有疑問。他在一則推文中(#19) 詢問:是否就叫他們「夥伴」partnership,之後再發一條推文說:不確定他們是否「專家」。洛斯回答:要小心,否則就是slippery process,我們未必想這樣公開對外解釋。(可見他們也知道要掩飾這關係。)

一則討論封鎖亨特拜登電腦新聞時的推文(#20),證實了推特高層不僅跟FBI,DHS官員定期會面,還跟政府的DNI (國家情報局長Director of National Intelligence) 會面。這則推文說:「洛斯YoelR 連絡上了,有新消息嗎?駭客的說法爆炸了,成功賭擋了NYP (紐約郵報)的新聞。然後解封了,(但是我們說反話),之後真正解封,現在是一團糟。我們的政策遭到質疑,公關部門很生氣。媒體認為我們是白癡,…簡單一句話,我們FML (f—k my life) 了。…每星期跟FBI/DHS/DNI的會議主題是:大選安全,會議開始時剛好是駭客說法爆炸後15分鐘。(川普) 政府不跟我們分享任何資訊,…」

要知道當時還是川普主政,而他手下政府各部門已經私下跟推特(相信跟其他媒體等機構也一樣) 秘密會晤,商討怎麼讓他下台。

在2020年十月八號,推特高層開闢了一個2020年大選專案(#7) ,用來討論如何在大選時,針對各種有關選舉的言論,並通知大家列舉幾十個代號,處理他們認為有嫌疑的言論。第二天,就有人傳來一則川普的推特,內容是引用AP美聯社消息說,俄亥俄州有五萬人收到錯誤的選票,川普說:「Out of control! A Rigged Election! 」這人問:他用了rigged election,是否觸犯規條?洛斯回答:如果他說的是錯的,當然屬於。不過之後他又發了一則推特說:看來是真實的。

不過十月十號,他們就自己再訂了規矩:一個人說:「…我們可以逐條推特檢查,…但是有見川普和他的朋友過去四年的行為,一直到大選之前,這些都要考慮進去。」這證明了他們將過去四年累積的「成見」都要計算進去,作為衡量標準。所以是否真實不再重要。之後任何說大選有問題rigged的推文全部被封殺,要不就附加一個警告標誌,或是強調事件未經證實。(下:其中一則推文顯示,他們巧立名目要封鎖共和黨Jim Jordan的網上言論。)

 

 

 

 

 

 

 

 

這些推特證實了幾個政府警察、司法、情報機構跟媒體定期會晤,商討全面阻止川普再連任。這都因為2016年川普「意外的」當選,讓所有反川普組織,團體等等聯合起來,要阻止他連任。如果還說2020大選不是偷來的,才是有意做白癡。

其實我們知道,不只是推特,Facebook 的扎克伯格已經說明,FBI指示他們封鎖亨特拜登電腦新聞,(扎克伯格自己捐了四億元,阻止川普再當選),Google,YouTube也一直是全面封堵共和黨及保守派的資訊。現在只有瑪斯克一個人願意站出來揭開這陰謀。所以大家一定要支持。

 

12/12/2022星期一

推特CEO 瑪斯克星期六晚上經由一名獨立媒體人發布的第四批推文,再一步揭露推特的高層,在去年一月六日的國會騷動事件後,如何在一夜之間決定永久吊銷川普帳戶的過程。

瑪斯克經由Michael Shellenberger (下圖) 謝能伯格發布了第四批的推特內部通話。他們談到當時的CEO 捷克多西Jack Dorsey剛剛批准了新的規定,用來永久吊銷川普帳號。

 

 

 

 

 

 

在一月七日那天,當時的「信用與安全部」頭頭洛斯Yoel Roth很興奮地發了推文說:GUESS WHAT,捷克剛剛批准了「重複犯法」就構成觸犯了(我們的) civic integrity 的標準。

一個同事詢問,這決定是否代表「禁絕川普」。洛斯當時回答並不如此,因為川普還有一次機會one strike。(使用棒球術語,三振才能出局。)

不過到了晚上,推特一名設計師詢問洛斯:我們是否應當討論,修改「對於官員的」規定,並列舉川普為例子:我覺得好像川普,他的帳號與其他人無異,卻因為他的地位受到特殊待遇。沒有依照推特的法規處理。這時洛斯表示同意,他回答:「政策只是推特作業的一部分,我們所處的世界變化如此快,我們必須適應做出修訂。」

謝能伯格接著提出多位推特員工,以及知名人士,包括前任第一夫人,米雪奧巴馬當晚發表的推文,一個個都呼籲推特永久禁絕川普。這導致洛斯在推文中說:所有關切此事的人,都不滿意我們現在的做法。

只有一個職員說:「雖然這樣做(禁絕川普)很明顯也很簡單,但是有可能存在很多障礙。」這障礙表示的是,推特自己的各種原有規定。不過在眾多呼籲聲中,第二天一月八日,推特宣布永久吊銷川普帳號。理由是「基於可能激發更多暴動的危險」。

謝能伯格指出,搜索所有推文後發現,整個推特只有一個反對聲音,而且是低層職員。這位(未被透露身分)的職員在推文中指出:「(我這)可能是不受歡迎的意見,但是一個這樣臨時情況下做的決定,違反了推特的基礎原則,將會造成滑坡效應,製造出另一個專制問題。」這人說得很清楚,這是「以暴制暴」。滑坡效應slippery slope這用詞也很重,但是他只是推特群眾的鳳毛麟角。

謝能伯格在同一批推文中還列舉了一個事實,就是根據聯邦選舉委員會FEC 的資料,推特員工在2018年捐款給民主黨的比例是96%,捐款給共和黨的只有3.56%。2020年捐款給民主黨的數額提高到98% 以上,到2022年更提高到99% 以上。所以上面那些對話不出人意外。都是內部談話自我解說,自我尋找理由將川普永久禁絕。

瑪斯克這一次揭發推特內部(包括高層及所有員工)壓制言論自由的決心非常堅定。他說會繼續將他們的發現都一步步公開。他並警告推特員工必須配合,如有人違反雇傭合約,洩漏任何作業內容,都將立即以法律程序對付。他並要每一個員工在(上)星期六下午五點鐘之前簽屬同意書。

瑪斯克並已經暗示,下一個對象是美國傳染病中心的福奇醫生Anthony Fauci,暗示會讓他接受刑事起訴。他在昨天早上發的一則推文中說:「他對國會說謊,而且資助gain-of-function (功能突變) 的研究,害死了數百萬人。」在此之前,瑪斯克攻擊目前變性社區提倡的「代名詞」風潮,指出:Pronouns suck。

變性風潮對瑪斯克有切身之痛,他的18歲兒子(雙胞胎之一) 最近變性為女兒,甚至改變姓氏,與父親脫離關係。瑪斯克認為這些都是「新馬克斯主義」的禍害。

 

12/12/2022星期一

推特的瑪斯克今天早上再經由女記者Bari Weiss 懷思發出第五批過去的推特推文,證明去年一月時,推特內的高層如何自我找理由,將當時總統川普的推特帳號永久吊銷。這些推文證實,即使是那些決策者都找不到適當的證據,可以摒除川普,但是就自我解說川普的推特存在暗語code,號召群眾造反。唯一的反對者聲稱自己來自中國,當時就指出這與獨裁者做法無異,但最後因為人微言輕,沒有發生作用。

川普是在去年2021年一月八日被推特永久吊銷帳號。事源於當天早上,川普發了一則推特說:「七千五百萬偉大的美國愛國者great American Patriots投票給我,(大寫)美國第一,MAKE AMERICA GREAT AGAIN,他們將在未來很長的時間有更大的聲音GIANT VOICE。」之後他再發了一則推文:「他們不會被不被尊敬,或是以任何方式不公平對待!!!」之後他宣布,不會出席一月20日拜登的宣誓就職禮。

懷思指出,川普的推文出現後,在推特職員中引起騷動,其中一人在推特說:「我們必須做正確的事,禁止這人帳號。」另一個說:「非常時期,需要非常領導。」第三個說:「這很明顯,他是在搧動群眾,雖然沒有違反(我們的)規定。」

但是推特高層找不到川普違法的地方,一個說:「我想我們很難說這是煽動Incitement,他很明白說這些愛國的美國人American Patriots 投票給他,沒有說是恐怖份子投票給他,(那些一月六日的群眾可以算是恐怖份子,對嗎?)」

另一個人也說:「任何角度都看不到煽動。」另一個政策組高層Annika Navroli 符合說:「我在DJT的(推文)也見不到明確的,或是暗示性的煽動言論。」(他們用川普的姓名縮寫DJT代表川普。) 一個人綜合大家的意見說:「我就這選舉事件提出反映,我們的小組做出評估assessed後,沒有找到DJT有違規(violations)處。」

然而此時,推特當時最高法律、政策及信用部門主管Vijaya Gadde 發言了:「最大的問題是,好像今天早上川普的推文,不是看表面是否違反(我們的)規定,而是看是否有暗語code要煽動進一步的暴亂violence。」之後她又發出推文,列舉American Patriots ,以及「他們不會被不被尊敬,或是以任何方式不公平對待!!!」都可以當作是暗語的一部分。(下圖:Gadde 在瑪斯克收購推特後,是第一批被開除的高層之一。) 

 

 

 

 

 

之後好幾名推特職員響應說,American Patriots違反了推特對「美化暴力」的禁令。一個說:「如果用American Patriots形容那天的暴動者,就符合了這規定。」更有人說,用這定義川普等於是恐怖份子的領袖,可以與新西蘭Christchurch 襲擊事件。甚至希特勒相比。繼續鼓動高層採取行動。

在推特內部不斷的要求處罰川普的推文中,只有一個職員發出不同的聲音。他在一月七日的推文指出:「也許因為我來自中國,我深深了解言論審查censorship 會摧毀公共討論public conversation。」但立即有人反應說:「我了解這恐懼心理,但我認為更重要的是,由政府從高處審查,跟(我們)審查政府,是全然不同的兩回事。」

另一個說:「川普是明顯的企圖推翻我們民主制度選出的政府,而且毫無悔意。…如果這還不是足夠理由禁制他,我不知道還需要甚麼(證據)。」

之後Gadde 發出詢問:是否可以將coded incitement 暗語煽動當作是煽動暴力。之後有人符合,說可以將American patriot當作是美化暴力。之後情勢急轉直下,推特的CEO 捷克多西Jack Dorsey 跟Gadde 等高層開了30 分鐘的會議,據說會中受到職工的壓力,決定永久吊銷川普帳號。

當時的「信用與安全」部門主管洛斯Yoel Roth 發出一則推文:「無數的推特員工都引用了Banality of Evil的句子,說我們(如果不行動)就好像聽從(希特勒命令的)納粹。」當多西宣布了推特的禁令之後,推特辦公室掀起了一片歡呼喜樂的聲音。歡樂慶祝的推文此起彼落。懷思說,第二天,推特就開始推動打擊「醫學錯誤資訊」medical misinformation的行動。(展開第二步整肅行動。)

懷思在今天發出的推文中還列舉其他事實證明了,其他國際領袖即使真正的煽動暴力,都沒有受到推特懲罰。例如伊朗的Ayatollah Ali Khamenei,他多次在推特中號召穆斯林世界摧毀以色列(一個民選政府),此外還有非洲奈及利亞,衣索匹亞等元首,都有類似的推文。都沒有被禁,推特的員工也都沒有反應。

她還列舉了馬來西亞總理Mahathir Mohamad 在2020年發出的推特說:「回教徒有天賦權利殺死數以百萬計的法國人」,當時推特只是刪除了這一條推文,說是「美化暴力」,卻允許他保留帳號繼續發文。

懷思今日做結論說:最終我們可以說,推特查禁了亨特拜登手提電腦內容,將不同意見者列入黑名單,最終查禁一個總統的言論,這些都是由一間私人公司一小撮人做的決策,以影響民主制度下的公共話語權。

 

12/17/2022星期六

瑪斯克委託獨立媒體人Matt Taibbi 泰比發布了第六批的推文,證明在2020年大選前後期間,聯邦調查局FBI跟推特之間的緊密聯繫。提比在引言中指出,這些推文證明FBI 視推特有如附屬機構,一再指示推特高層要密切注意一些「有害的錯誤資訊」,一再提出相關鏈接,要對方檢查,甚至連一些笑話推文都不放過。,

提比提出證據,在2020年一月到剛過去的11月之間,聯邦調查局一共與被開除的推特「信用及安全」部門主管洛斯Yoel Roth 之間交換了150封推文。洛斯就是前兩次揭露的推文中,推動撤銷川普帳號,以及封鎖亨特拜登電腦內容的主管之一。

提比在昨日揭露的一批推文中,展示了FBI向推特提出許多鏈接,都是要對方仔細審閱這些推文,予以處理。之後推特都表示已經處理。其中包括一些明顯屬於笑話的推文。例如一則署名Ultra MAGA在2020年十一月八日發出的推文說:「美國同胞們請在今日投票,民主黨人請你們在明天投票。」FBI居然要推特去查證發出這則推文者的背景。

另外FBI還對下列好像偏幫民主黨的推文,也提出警告flagged:「我是我們州的點票員,如果你不戴口罩,我不會點算你的票。…任何人如果對(我的網址)發出負面推文,我就會給民主黨多算一票。」

提比還指出,自從2016年(川普贏了大選),FBI非常關注網路的misinformation,成立了一個多達八十人的專案小組,專門對付這問題。其中最多人員負責與推特聯絡。這小組在2020 年大選之後仍然非常活躍,直到上個月22日,也就是在瑪斯克收購推特之後,FBI 在舊金山的辦公室還發給推特,要對方審查四個「可疑」的帳號,包括一個類似諷刺專文的網址。

從提比提出的一些推文可以見到,FBI 職員跟推特高層的關係非常親密。他們會談到雙方每周一次的會談,也提到除了FBI之外,國土安全部DHS 的官員也有一起開會。其中一封推文顯示,FBI 內一名情報官員事後都質詢這種會議的真正目的。他寫:「你們必須跟我證明,你們能夠在政府內展開這樣的大規模審查AI  (人工智慧) 的文件。」

這些推文還顯示,FBI 與推特之間關係密切,彼此在私底下都意外雙方達到分享機密文件的地步。一封FBI 官員發出的推文還表示對於推特的即時合作感到意外。

不僅如此,到後來推特高層中不乏FBI 的前高層。以前提過,FBI最高法律顧問貝克Jim Baker 到了推特擔任高級法律顧問,後來發現他不是唯一的一個。自從瑪斯克進駐推特之後,更發現推特高層中超過一打是FBI 的前高層人員。其中多人曾經參與阻止亨特拜登電腦見光、及關閉紐約郵報帳戶的決策人。例如在FBI 工作15年的Matthew Williams 在2020年六月加入推特,也是在「信用與安全」部門參與審核推文的工作。還有Dawn Burton 曾經是FBI的聯邦起訴官,2019年加入推特,Kevin Michelena 在FBI情報組工作12年,2021年加入推特,在FBI 反恐部門工作23年的Michael Bertrand,在FBI 做特務20年的Karen Walsh,同樣做了20年的Doug Hunt,及工作18年的Mark Jaroszewski等等都在過去兩三年之間加入推特。

另外紐約郵報剛剛得到推特職工在2022年大選前的捐款紀錄,知道該公司員工一共捐出$185,267政治捐款,其中只有$451元給了共和黨,佔據0.27%。也就是99%以上給了民主黨。(下面是推特員工從2008年到今年之間的政黨捐款紀錄,藍色是給民主黨,紅色是給共和黨。2016 年時捐給共和黨的數字還相當多,可見當時支持川普的不在少數,但是之後媒體普遍對川普的負面宣傳指罵,影響到2018年幾乎變成零。) 

 

 

 

 

 

 

 

 

 

12/19/2022星期一

推特的CEO 瑪斯克昨晚在公開調查中,詢問推特用戶是否認為他應當下台,也就是辭去CEO的位置,他並且說他會遵照這調查的結果。結果到今天早上六點多,57.5%的人支持,42.5% 的人反對。投票的人超過一千七百萬人。

估計瑪斯克會遵照這「民意」辭職。這不出我意外,因為過去幾個星期他遭受的左派推民的指罵,騷擾,甚至栽贓攻奸前所未有,他這個世界第一富人的位置也因此不保。他這是何苦?如果找個台階下來,未嘗不好。何況即使他辭職,這間公司還是屬於他,接替的人也應該是他選擇的,照樣可以照他的意向執行政策。

瑪斯克進行這民調的近因,是他在星期日宣布禁止推民專門設立帳號為其他社交網路做宣傳,這包括:Facebook,Instahram,Truth Social等等十多個,結果引發反彈。之後他發出公告取消這政策,說:以後這一類修改都要經過公投,還表示道歉。

事實是,瑪斯克自從接管推特,負面新聞佔了九成以上,而且因為他花太多心血在推特,已經嚴重影響他的其他主要生意。過去幾個月他的Tesla 的股值持續下跌,一個星期連續下跌16%,而這一個季度就下跌了43%,而因為瑪斯克的財富與Tesla 價值掛勾,所以forbes 已經不再認為他是世界首富,現在是屈居第二。

為此Tesla 的股東已經紛紛表示不滿,部分大股東甚至呼籲他下台。並且都認為是他在推特上付出太多時間跟精力的後果,特別是脫售Tesla 的股票去收購及營救推特。

所以瑪斯克如果暫時卸下推特的任務,未必全是壞事。除非他完全繳械投降,那就是「言論自由」完全瓦解。世人必須看清,左派的勢力有多陰毒,多險惡。他們針對川普,針對瑪斯克都是一個警告:任何人不可以走保守路線,即使你是世界首富,他們都會不達目的不罷休。

 

12/19/2022星期一

瑪斯克的推特今天發出第七次的「推特文件」,證實在2020年十月前後,當亨特拜登電腦內容曝光之時,FBI (聯邦調查局) 如何閃電式跟推特合作,壓制這條大新聞。

這一批推文是由獨立媒體人Michael Shellenberger 謝倫伯格發表。他說這批推文證明,一當亨特電腦事件見光,FBI 立即向推特及Facebook高層發出警告,這電腦事件是俄羅斯的「駭客與洩露」hack and leak 工作的一部分,

在紐約郵報報導這批電腦文件之前數小時,FBI 經由亨特的律師獲悉消息之後,FBI 在舊金山的一名陳姓特勤工作者Special Agent Elvis Chan 立即在十月13日晚間發了十份文件給推特的「信用與安全」部門的洛斯Yoel Roth,要求對方查閱及做出回應。這證明在紐約郵報新聞還未刊出,FBI已經採取了行動。

目前不知道這些文件內容,謝倫伯格只是從雙方推特知道,有這批文件。

謝倫伯格指出,這位Elvis Chan 是經由一個特別的管道發出些推特,而這特殊管道是在一個月前(九月中)。才由陳姓特務跟洛斯雙方同意,特別為了2020年大選開通的。目的就是要阻止在大選前有錯誤資訊傳出。除了這特殊管道,推特還選派多名高級職員,維持FBI 跟推特之間有定期的溝通,及更方便的溝通。為了開啟這特殊管道,陳姓官員還在七月時為推特高層提供了安全背景檢查,讓他們都獲得暫時性的批准,之後就能跟FBI分享機密文件。(下左Elvis Chan,右Yoel Roth) 

 

 

 

 

 

 

謝倫伯格還由內部推特中得知,FBI在2019年十月2021年二月之間,一共付給了推特高層三百四十多萬元「酬謝」他們的合作。賄賂?或是私相授受?如果FBI認為這些事是應當做的,為什麼要付出酬勞?

這都因為瑪斯克進駐推特,才發現了聯邦調查局跟科技巨頭密切合作,設立管道,甚至付出酬庸的事例。難保Facebook,Google及其他科技公司沒有類似的事例。

最近在電視上見到這位陳先生在電視訪問中,振振有詞的說:有見2016年大選(川普) 因為俄羅斯干預而當選,他們當然有義務要預防類似事件再發生。這是說他們FBI到現在都不相信川普在2016年當選是合法的。這樣說,為甚麼川普就不能質疑2020 年大選結果?

謝倫伯格今天公布的許多推文,還包括推特高層及FBI除了護送推文,還提到雙方的電話聯絡,以及之後做出決定封鎖亨特電腦內容。大選後一個月,當拜登證實當選之後,這時在推特工作的前FBI法律顧問貝克James Baker還發推文給FBI,多謝他們「保護」推特,沒有讓他們使用錯誤的資訊misinformation/disinformation。

我們從前一次第六批推文中知道,FBI成立這個特別小組,專門聯絡及指導社交網路避免錯誤資訊就用了80 多人。這是一個龐大的組織,無限的經費,目的都在阻止川普當選,保護拜登上位。

 

12/22/2022星期四

推特的瑪斯克透過第四名獨立媒體人Lee Fang 在星期二發表了第八批的推文,這一批推文主要是證明,推特讓美國國防部在推特上面發布「推動心理戰」的隱密文宣。

這位Lee Fang (李方)首先指出,盡管推特曾經公開宣示要阻止任何秘密行事的宣傳活動,但是卻暗中有意的協助國防部在線上推廣文宣,特別是psychological operation 心理戰的宣傳文字。

李方事先聲明,他獲得推特許可,有數天時間到推特辦公室接觸這些「資料」,他事先沒有得到推特任何指示,也沒有簽署任何文件,唯一受限的是搜索資料的過程是由推特律師協助。

他說在他接觸到前後兩年期間的推特檔案中,持續出現國防部的宣傳推文。他列舉其中2017年的一封電郵,是軍方中央指揮處(CENTCOM) 發給推特的,其中列舉了52個阿拉伯語的帳號,並說其中六個需要提供最高能見度,優先處理whitelist,還要避免受到警告旗幟等等的機會。當天推特就推出這些推文,並為他們加上whitelist 的標籤,部分還有藍勾記號。這樣就不會被人放到垃圾堆。

李方(下圖) 說,這些軍方的文宣包括宣揚美國的中東政策,或是反伊朗的,或是支持美方在也門的戰爭立場等等。他還說,最初這些推文還會明言是美國政府的立場,但後來就隱瞞不說了。推特中有人不滿意這作法,但是後來高層還是照做。這關係持續了五年。

 

 

 

 

 

Lee Fang 是一個左傾媒體The Intercept 的記者,瑪斯克將這任務交給他,證明瑪斯克沒有特定立場。只要是他認為不合理,違反言論公開自由,都認為要揭發。

另外,瑪斯克於星期一公開的第七批推文中,顯示FBI 官員不僅定期跟推特高層開會,指示他們如何處裡敏感新聞,封鎖亨特拜登電腦新聞,甚至在兩年期間付給推特350萬元「酬勞」,聯邦調查局昨天發表聲明,一方面解釋這筆錢是為了給予推特「在法律作業過程中合理的開支」作為報銷的。還說推特不是唯一的獲得這報銷開支的社交網路。

FBI還強調,他們的作為都是為了阻止「錯誤資訊」在網上流傳。所以針對亨特拜登電腦新聞流通,也是基於同一方向。之後自我辯解說:「FBI的男女職員每天辛勞,都是為了保護美國公眾,很不幸又再出現陰謀論,灌輸抹黑(FBI)的錯誤言論。」所以用事實批評聯調局,也算是錯誤資訊。

此外,FBI 拒絕說出他們還對那些社交網路提供「報銷經費」。

或許有人記得,杜倫John Durham調查報告發現,FBI 在民主黨捏造川普黑材料時,曾經要付出一百萬元給這份黑材料的作者,英國退休特務Christopher Steele,要他證實這黑材料是確實的,結果他無法證明,連一百萬元都放棄了。而事後司法部及FBI卻靠這份黑材料去調查川普,而且證明FBI為了取得川普的黑材料,不惜出錢購買。此外杜倫還發現,FBI還付給一名為民主黨工作的俄羅斯青年丹青可Igor Danchenko,這些到現在都沒有交代。丹青可就是在華盛頓家裡閉門造車,提供民主黨川普黑材料的人,FBI幹嘛要給他錢?因為過去幾年美國參眾兩院都掌握在民主黨手中,他們就根本不去調查。

總之聯調局跟社交網路串謀壓制對拜登及民主黨不利的新聞及言論,事後還用納稅人的錢多達幾百萬給對方酬勞,還不准批評。事實是,繳稅最多的是共和黨人,但是眼看納稅人的錢最多的都送給了民主黨支持者。

 

12/26/2022星期一

瑪斯克的推特小組在聖誕前後也沒閒著。他手下之一的獨立媒體人泰比Matt Taibbi 在除夕夜發出第九批的推文發現,指出他可以證明聯邦調查局FBI 只是推特等社交媒體的「門房」doorman,開了門之後就見到多個政府機構在進行廣大的「監督及查禁」措施。

泰比在這些的推文中發現,社交媒體跟政府機構的合作行為,遠遠超出FBI的範圍。他說:從國務院,到國防部(五角大廈),到CIA 中央情報局,都在這一個作業範圍內。

泰比從這些推文中見到,推特高層在與FBI 官員的通訊中,多次使用OGA (other government agencies) 代表政府中其他機構。例如以前提過的FBI 在舊金山的一名華人特務Elvis Chan在2020年六月底發出的一封給推特兩名高層的推文中,就詢問「我們是否可以邀請一位OGA 的人出席下一次會議。」

這裡面的我們指的是,以前提過的FBI 為了未來的大選,特別成立了一個Foreign Influence Task Force (FITF),成員多達八十多人,表面上是要對付外國勢力影響美國選舉,事實是壓制對民主黨不利的聲音。Elvis Chan 代表這團體跟推特聯絡。而由這些推文中可以見到,FBI 盡力將其他機構都拉進這個圈子。在Chan 發出的推文中,見到他有部分地方使用OGA 代表出席這些會議的機構。(下面是兩封Elvis Chan 發給推特的推文,其中有OGA字眼。) 

 

 

 

 

 

 

 

在上述那封推文之後一星期,其中一位收信者Stacia Cardille給前任FBI,當時推特的高層貝克James Baker的推文說:「我已經邀請到FBI 跟CIA 以視像方式出席。你就不必出席了。」這似乎是說,貝克地位敏感,這一次有外人的會議,你就不方便亮相?

這證明了Chan 口中的OGA 至少包括了CIA 中情局。

泰比還找到很多FBI  發給推特的推文,是要讓推特跟各地方機構合作的,例如其中一封2020年11月五日的(大選後兩日),Elvis Chan給推特的推文,建議推特跟明尼蘇達州明尼亞波里斯的一位警察聯絡,原因是這警察前一天打破了一名示威者的鼻子。(下圖)

 

 

 

 

 

 

 

泰比指出,雖然FITF 說明是要對付「外國影響」,但是從Chan 發給推特要他們注意、檢查的文件,或是言論,幾乎全部是國內的演論(特別是保守派言論),與外國勢力毫無關係。

大選前一個月,2020年十月一日,推特的Stacia Cardille 在一封推文中表示,他們還在等待國務院給予更具體的證據,證明俄羅斯的干預的證據,之後說「時間窗口已經接近要關閉」,言外之意是,他們希望「獨立」的時間窗口也在關閉。

最後泰比說,他的搜索是「第三者」的身分,所以他見到的很有限。

這讓我想起有讀者懷疑,推特高層為什麼沒有在瑪斯克佔據推特之前毀滅這些推文,現在從泰比的話中可以猜測到,推特高層確實是刪除了很多重要的證據,所以泰比等人找到的都是比較不重要的漏網之魚。例如他從某人的回帖中見到(或是猜測到),過去說過的一件事,但很多時找不到過去那第一手的推文。

 

12/26/2022星期一

瑪斯克的推特小組今天由另一位獨立媒體人 David Zweig 大衛楚格 (下圖) 發出了有關推特文件的第十批,主要內容是推特在Covid-19 之後,如何在FBI 及白宮政府指示下,將有關Covid 的推文依照意見及立場分成兩批,一批大力推廣,一批就予以壓制。

 

 

 

 

 

 Free Press記者楚格指出,推特最早壓制有關Covid 的推文開始於川普時代。當時川普政府建議推特,不要散布有關新冠肺炎的恐慌,因為這會促成民眾到超市囤積貨品。到了拜登上台之後,他的政府就集中在要求推特壓制所有「反注射」的推文,以及他們的帳號。(由此可見,川普政府是針對事件,但是拜登政府是針對個人,及個人的帳戶。)

他舉例說,在2021年六月,拜登公開發言說,有人在網上發表反對注射疫苗的言論,這等於「謀殺」。之後紐約時報記者Alex Berenson 發表了懷疑疫苗有效的推文,立即被推特暫停帳號,之後永久禁止其帳號。(當然,紐約時報也將他開除。)後來Berenson 控告推特,迫使推特公開當時的內部推文,證實了是拜登的白宮施加壓力,讓推特終止他的帳號。

楚格列舉2021年四月,推特中一位不具名雇員在推文中說,「(拜登)政府提出非常嚴厲的問題,質問為什麼Alex Berenson還沒有被踢出kicked off我們的平台。」

當時Berenson 在推文中說的是:「(疫苗)不能阻止染病,或是傳染,我不認為這是一種防疫苗。想一想,疫苗充其量不過是有限的功效,但是不良副作用對某些人卻極可怕。」

楚格還說,推特的「美國公共政策」部門頭子Lauren Culbertson 這個月在一次會議中還提出,拜登的白宮如何使用壓力,就Covid-19向他們施壓,要消除所有對新冠疫苗有負面說法的推文。她說,例如一位哈佛大學醫學院流行病學家Dr. Martin Kulldorff,他在2021年三月發出推文說,「過去有過天然感染病歷的人,無須注射,此外兒童也不必(注射)」,之後他的推特就被掛了旗子,作為「誤導」的標誌。這就讓其他讀者無法給「讚」like,不能reply回復,也不能被分享share。雖然他的說法在當時被很多國家都承認。

另外好像川普在2020年十月得了新冠肺炎之後,發出推文說他在醫院接受相關治療之後「感覺很好」,並要自己的追隨者不要害怕這病毒,或是讓這病毒控制你的生活。當時推特高級法律顧問(前FBI高級法律顧問)貝克James Baker 就嚴詞指責說:為什麼這一則推文沒有被(掛上警告)旗子。他在發給推特信用及安全部們頭子洛斯Yoel Roth跟Stacia Cardille的推文中說:為什麼這個總統的推特不算是違反我們的Covid-19立場?特別是那一句「不要怕Covid」的那一段?(見下) Twitter file No10 baker,

 

 

 

 

 

 

當時洛斯回覆說:「這推文基本上是樂觀的,沒有煽動教人做有害的事,也沒有叫人不要做預防的事,好像反對戴口罩之類。…」

這樣的例子楚格舉出了很多。他說,推特未必每一次都符合白宮的要求,不過事實是壓制了大部分的反對意見。本月初在推特發出第二批推文時,就提到史丹福大學研究教授Dr. Jay Bhattacharya因為在Covid-19期間,反對封城,特別是關閉學校,結果推特將他的推特秘密列入trends blacklist 黑名單,表示他的言論不會被放到trending 欄目,就無法被多數人見到。

到現在我們見到,瑪斯克已經派了至少五名獨立記者在浩如瀚海的文件中,去找相關的資料,是花了多麼大的心血,真的要珍惜他們的努力。

 

01/04/2022星期三

瑪斯克Elon Musk 委託的獨立媒體人泰比Matt Taibbi,昨天先後發出兩批推特的舊推文,第一批(第11批) 推文顯示,在2016年大選川普當選之後,推特內部受到民主黨的圍剿,指責他們沒有對「俄羅斯的影響」採取行動,還用Facebook 作為對比,說Facebook 在大選後都採取了公開行動,將可疑的外國帳戶都關閉了。

泰比指出,推特在這壓力下,成立了一個Russia Task Force 俄羅斯計畫小組,開始調查俄羅斯是否在推特進行任何言論誤導的行動。同時終止了多個可疑的與莫斯科有關的帳號。

泰比見到推特2017年發出的一份備忘錄,內文指出:初步調查(俄羅斯相關推文)的結果,…其中15 個高度危險,其中(只有) 三個與俄羅斯有關聯,而其中兩個是RT (俄羅斯電視台) 的。」另一個備忘錄指出:「完成調查…一共審查了2500 個帳號,這是相當徹底的調查…其中32個可疑帳號,但只有17 個與俄羅斯有關,其中只有兩個看來有份量,而一個是俄羅斯電視台(RT) 的,剩餘的一個只有不到一萬元。」

泰比並引用當時BuzzFeed News 的新聞,說推特找出45 個誤導宣傳的帳號,後來都被刪除了,這表示,推特在民主黨指示下,採取了行動。

泰比說,「這成為一個模式:國會(議員)威脅要立法管制,之後媒體藉著情報機構透露的內幕消息,做了可怕的大標題配合,之後推特就低頭了,之後(推特) 就與聯邦執法機構合作…」

之後泰比又在下午發布第12 批推文,這一批推文顯示民主黨眾議員亞當謝夫Adam Schiff  向推特提出要求,終止某些帳號。他提出的證據包括2020 年十一月,謝夫親自聯絡推特高層,說有「QAnon 的陰謀者,發出推文威脅謝夫辦公室的職員」,包括他的助理Sean Misko,要求推特採取行動。

謝夫的請求說:「刪除所有提到Misko,或是這委員會其他人員的推文,包括相關推文,引用文字,複製推文,甚至反應的文字…停止他們的帳號,包括@GregRubini,@paulsperry,這些都是重複推動QAnon 虛假訊息的陰謀。」(下左:謝夫,下右:謝夫當時發出的推文。)

 

 

 

 

 

 

不過推特當時拒絕了謝夫的請求。當時推特的回帖是:「這不可行,我們不能這樣做」,雖然如此,其中Paul Sperry 的帳號當時就被終止了。其實Sperry 是紐約郵報的專欄作家,他當時不過是揭發了民主黨藉口川普與烏克蘭總統澤蘭斯基的一通電話要彈劾他時,當時的吹哨者(告密者)其實是謝夫辦公室的職員,而不是真正的外間告密者。後來據紐約郵報及Sperry 指出,當時是謝夫的辦公室威脅Sperry,而不是他們威脅謝夫的辦公室。

我們都知道這位謝夫就是當時眾議院情報委員會主席,是他兩次推動對川普展開調查及彈劾。而且他一再在電視機前信誓旦旦的說,他有鐵證如山,可以證明川普通俄,證明川普是普京的特務。(但是因為媒體事後不會追問他,所以他一再撒謊的真面目,都不會在一般民眾面前被揭發。)

此外,這第12 批推文還顯示,國務院(外交部) 在2011年成立的情報組Global Engagement Center (GEC) 也開始對推特之類的網路媒體下功夫。經常指出那些推文有問題,是誤導,需要加註警告等等。其中GEC 對推特發出的一次通訊,是指出有25萬個與中國有關的帳號是有關Covid 的不實訊息,希望注意。推特當時的信任與安全部門主管洛斯Yoel Roth認為這是GEC 要在推特的內部對話中插一腳。為此他曾經對(經常跟他通訊的) FBI探員Elvis Chan 表示,對GEC 的干預不滿。Chan 就安撫洛斯說,GEC 的建議就像NSA (國家安全署) ,CIA (中央情報局) 的建議一樣,只要聽就好。

看了瑪斯克公開的12批推文資料,感覺到這些媒體人抽絲剝繭發現這樣多的可疑線索,揭發了不少驚人的勾結行為,不過可以見到好像泰比之類的媒體人所找到的都是「側邊」線索,也就是反應的線索,回應的推文之類,相信很多更重要的貼文極可能已經被銷毀了。

 

01/12/2022星期四

過去幾天,推特老闆委任的媒體人先後又發放了兩批以前的推文,證明推特配合政府作了隱瞞掩飾的工作。先說本月九日的第13 批推文揭露。這一批推文文件是由獨立媒體人伯蘭森Alex Berenson 發布。伯蘭森曾經因為質疑Covid 疫苗的功效,被推特撤銷帳號。Musk hunter thread N013,

伯蘭森曾經是紐約時報醫藥記者,因為他對Covid 疫苗的質疑態度,被紐約時報開除。在這一批的推文中指出,聯邦食品及藥物管理局(FDA) 的前任局長Dr. Scott Gottlieb 親自遊說推特封鎖所有反對疫苗的推文,包括川普任內的衛生部副部長,以及接任Gottlieb 出任食品與藥物管理局代理局長的Brett Giroir。之後推特就將Giroir 的推文全部shadow banned,也就是不得推廣,並加上警告字眼。而伯蘭森的帳號就被吊銷。伯蘭森指出,推特在做這些決定時,只說Gottlieb 是FDA 前任局長,卻沒有說他當時是輝瑞藥廠Pfizer 的高級董事,每年接受輝瑞超過36 萬元的報酬。

伯蘭森指出,輝瑞利用Gottlieb 的頭銜及關係,打壓有科學論證的言論。這種操控讓輝瑞在當時2021 年賺進810 億美元,其中大多數是因為疫苗獲利。

事實上,伯蘭森及Giroir 等人並非完全質疑疫苗功效,而是舉出實例疫苗對於兒童,以及有先天免疫者是否必要,Brett Giroir並特別呼籲,沒有免疫力的人都必須接種疫苗,但是當時推特及主流媒體連這一類的言論都予以打壓,例如故意加上錯誤的標籤,及警告字樣等等。

伯蘭森曾經控告推特非法禁制,瑪斯克上台後恢復了他的推特帳戶。在伯蘭森發表這連串推文證據時,瑪斯克加註他的同意立場,還說:「更多推特文件(跟著來),有些陰謀論原來是真的。」過去瑪斯克就說過多次,他會真正揭發Dr. Anthony Fauci 福奇醫生的內幕資料。

說到這裡不可不提,甘乃迪家族的Robert F. Kennedy Jr. 也因為疫苗的事控告美國主流媒體,說他們串通科技網路,集體封鎖打壓所有與官方意見不同的網上的新聞。他所謂的官方包括WHO (世界衛生組織) 以及好像福奇醫生一類的壟斷言論者。羅伯甘迺迪是他們左派圈子裡的人,只因為在疫苗問題上有不同意見,就打壓他,詆毀他。他這次控告的媒體名單很長,包括美聯社AP,路透社Reuters,英國BBC,華盛頓郵報,TNI 等等,還有幾乎所有的科技巨頭,想得出的都在其中。這顯示目前的媒體壟斷,到了比獨裁政府還要獨裁的地步。

 

01/12/2022星期四

推特的瑪斯克推出的第14 批推文,是有關2016 年美國總統選舉前後,有關「川普通俄」傳言甚囂塵上,並導致司法部任命獨立調查員調查川普。之後加州共和黨眾議員Devin Nunes 在2018 年一月初提出一份備忘錄memo,列舉證據反駁這種說法,並指出FBI 利用這這黑材料申請竊聽川普,才是真正的不法行為。當時民主黨全力阻擋這備忘錄被公開,但在網上就有群眾呼聲要求公開這備忘錄。媒體跟民主黨極力反對,說要求公開這份備忘錄的行動是由莫斯科在幕後利用社交媒體推動。(對於Nunes 的備忘錄被壓制後再被提出,詳情可見:共和黨備忘錄終於見天日)

推特當時經過檢查之後說,這些說法沒有證據,但是當時的媒體跟民主黨人都有意的不接受,繼續推廣這傳言。

這最新的一批推文是由獨立媒體人泰比Matt Taibbi 發出的。他一共列舉40 條推文,證明當時在網上推動要求公開Nunes 備忘錄的運動,與俄羅斯無關,「沒有證據見到網上來自俄羅斯的行動在增加…那些推動的帳號都與俄羅斯無關…」

連後來因為掩飾亨特拜登電腦事件,被瑪斯克強迫辭職的,前推特政策與安全部門主管洛斯Yoel Roth,他在當時發出的推文中說:「我剛剛查閱了#releasethememo 前面50條推文的帳戶,沒有一個要求推動Nunes的備忘錄的帳號,是跟俄羅斯有關的嫌疑。」

但是民主黨多位資深參眾兩院的議員,包括加州參議員范士丹Diane Feinstein,康捏狄克州參議員布魯曼索Richard Blumenthal,以及加州眾議員亞當謝夫Adam Schiff ,卻在得到推特的澄清之後,仍然聯名發表公開信,指責是俄羅斯利用網路在背後推動,要求公開這備忘錄,聲明中說「我們認為這是不可饒恕的行為,俄羅斯特務這樣迫切的操縱天真的美國人。」

泰比說,這些人的消息來源都指向推特的一個帳戶Hamilton 68 dashboard,而這帳戶是由前FBI 反間組的特務Clint Watts 開設的。而開設時聲稱是受到智庫組織Alliance for Securing Democracy (ASD) 支持。

泰比找到一些推文證實,當時推特高層很不滿意,說沒有人跟他們商量,借用這帳戶散布這些言論。推特高層埋怨說,幾乎所有的人的消息來源都是Clint Watt,Hamilton 68,跟ASD,而這三者其實為一。而他們從未跟推特查實。後來當這幾位議員一再使用推特的「消息來源」時,推特高層開始感到不耐。不過後來他們發現,布魯曼索(參議員)他們的目的不是尋找證據(真相),而是要拉推特下水。

推特高層甚至親自跟布魯曼索談話,要他停止借用推特的言論,因為推特本身不相信這些「不實」說法。但事後布魯曼索不僅沒有停止發表類似言論,甚至在報紙上發表文章,陳述這言論。

泰比說,當時推特甚至對華府政客及媒體發出警告,說那些說法不僅沒有證據,而且那些「所謂的網上推手」都不是俄羅斯來的。不過當時好像AP (美聯社),NBC,Politico 網路新聞,還有Rolling Stone 一類的雜誌,都繼續炒作俄羅斯推動的理論。其中一則由當時推特政策副總裁Carlos Monje發出一份內部memo 說:「如果這個ASD 不跟我們查證事實,我們有理由改正他們的紀錄。」

結果推特沒有再追究。泰比說,因為推特高層中都是親民主黨的人,他們放棄了。而 Devin Nunes 的這份備忘錄,後來經過司法部總調查員Michael Horowitz 證實內容屬實。多名司法部及聯調局官員還因此被迫去職。

Click: 250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