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生活雜文

北美原住民問題
手機越來越聰明,人越來越笨
好萊塢黑名單事件
死刑與民意
惠妮‧休斯頓之死
兩個截然不同的歌星
一件罪案是怎麼發生的
杜魯多的拳賽-政治人物是怎樣產生的
年輕人的Entitlement觀念
美加政論-宗教受箝制

烏克蘭怎麼變成今天這樣?

2022-03-06 13:31:09

02/25/2022

見到NBC網路發表的一篇文章「為什麼美國及其盟邦沒有提供烏克蘭更好的空防武器」,終於說明白,烏克蘭今天被俄羅斯吞噬的罪魁禍首是奧巴馬,其次是拜登。這是一個最最親民主黨,最最反川普的電視台。每個人都應當吸收這篇文章的精華句子。

這篇文章說,多年來西方國家沒有幫助烏克蘭軍事武器現代化,都是因為幾個因素:擔心激怒俄羅斯,擔心這些武器落入俄羅斯手中,擔心烏克蘭無法使用這些武器。

文章中說,在俄羅斯於2014年攻佔克里米亞之後,奧巴馬的國防部長跟軍事領袖都建議,提供作戰武器給烏克蘭,但是奧巴馬反對。他最後只批准給烏克蘭夜視鏡,防彈衣跟大量毛毯。當時跟他站在一邊的CIA中央情報局局長(最左的,一度加入共產黨的)布里南John Brennan 解釋,他們擔心北約組織的技術落入俄羅斯手中。又擔心如果美國裝備烏克蘭,會激怒俄羅斯,給俄羅斯藉口採取大動作。當時奧巴馬的親密戰友,德國總理默克爾也堅決反對裝備烏克蘭。她只願意經濟制裁。以默克爾在歐洲的影響力,沒有人敢再提供應烏克蘭攻擊性及自衛性的軍事武器。

NBC訪問多位軍事專家,他們現在都說:我們耽誤了太多機會。當初的決定是錯了。至少應當供應他們空防武器。

NBC的報導指責「兩黨總統」都犯錯,都耽誤了決策。這真是奇怪,川普在2018年批准出售各種空防武器給烏克蘭,包括當時新當選總統澤林斯基懇求的Javelin飛彈系統。但是民主黨利用川普的一通電話要彈劾他,大大拖延了這批交易的執行。NBC卻在文章中這樣說:「美國兩黨總統的決定都鋪了路,奧巴馬在克里米亞淪陷後,拒絕給烏克蘭作戰武器,拒絕多數高級將領的建議,而川普總統延遲簽屬那份Javelin飛彈合約導致他被彈劾。而且他也沒有提供空防武器。」你看,他們把民主黨彈劾川普,變成川普的過失。如果不是彈劾事件,這批武器一早可以發出,而且川普是在所有反對聲中第一個這樣做的。還不要說他被指控是普京的魁儡,被調查了兩年多,他不怕觸怒普京都這樣做了,反而是奧巴馬怕普京怕得要死。到現在,請問誰是普京的魁儡?

說到拜登,NBC這樣說:「拜登也被攻擊反應慢,不過軍事專家說,當美國情報單位六個月前肯定俄羅斯可能會進攻(烏克蘭)時,已經沒時間準備讓烏克蘭操作空防武器。過去六個月我們在全速補救,供應工具(武器),但已太遲。」這是幫他塗口紅。誰都知道過去半年拜登根本甚麼事都沒做,否則澤林斯基不會多次發出怨言。NBC下一句話就承認「一批美國軍事專家於12月到烏克蘭去考察他們的空防系統,結論是(我們)無法提供新的設備。」文章中說,沒有人認為,新的武器裝備可以讓烏克蘭應付俄羅斯這個世界第一大軍事國家的全面攻擊。

這是兩個多月前的事,證明拜登政府的國防部放棄了對烏克蘭的援助。反而是歐洲一些小國家(好像立陶宛,拉脫維亞)在這個月給了烏克蘭少量的地對空飛彈,不過也是可憐的手提式小型飛彈。(這些小型飛彈就是以前在阿富汗見過的,游擊隊使用來對付蘇聯軍隊使用的。而立陶宛跟拉脫維亞,就是波羅的海三小國中的國家,他們現在是有唇亡齒寒的惺惺相惜的感覺。現在烏克蘭的勇敢人民,就在用這種小型飛彈對付俄羅斯強大的空軍。)

文章最後說:拜登一上台,參議院軍事委員會(文章沒有提當時是共和黨主持參議院)就壓迫他加強烏克蘭的武裝設備,特別是空防飛彈Stinger飛彈,但是遭遇阻力,拜登政府不希望直接提供,也是擔心烏克蘭無法吸收大量的這類飛彈。(這都是NBC的消息來源,也就是民主黨人說的。)據說在上個月一次閉門會議中,白宮安全顧問蘇利文Jake Sullivan說,(拜登)政府相信,烏克蘭沒有能力吸收一些高科技武器。(吸收Absorb表示他們無法有效使用),又說,他們也擔心這樣做會升高緊張局勢,甚至激怒莫斯科做出大動作。

NBC說,這是當時參加這閉門會議的兩名(民主黨)國會議員說出來的,因為共和黨不在被邀請之列。這兩名議員說:「我們不想激怒provoke普京,現在看看是甚麼後果?」

這是NBC的文章,一個最吹捧拜登的電視台,當然NBC最後去請示過國家安全顧問(蘇利文)的辦公室,對方說這不是事實。這是NBC為了跟他們的盟友交代做出的一句結論。信不信由你。

這篇文章最後引用退休四星將軍Philip Breedlove的一段話:「2008年俄羅斯入侵喬治亞時,西方的反應是錯的,當俄羅斯在2014年入侵烏克蘭克里米亞時,西方的反應也是錯的,今天(烏克蘭的情勢)都是證明。…每一次俄羅斯做了甚麼事,西方似乎都只想趕快應付過去,然後再向他們買便宜石油。」

這最後購買石油的事實,就是另一個故事。不管拜登如何宣布抵制俄羅斯,他上台後恢復向俄羅斯買石油(一直到今天都是每天六十萬大桶),他的抵制會有用嗎?(為了迎合民主黨左派環保分子,拜登一上台就禁止國內開採石油,大量進口石油,這錯誤路線甚麼時候才會改變?德國為了迎合國內民眾的反核心態,杜絕了最有效,最乾淨也最安全的核子發電,半數能源倚靠俄羅斯供應,這不是等於將東歐都奉送給普京?)

再加一句,普京在2014年所以敢進軍克里米亞,是因為奧巴馬在2012年兩度在記者會中說過,如果敘利亞總統阿薩德真的使用化學武器,就會觸動美國軍事反應。後來一年多,阿薩德多次被發現使用化學武器不但對付政敵,還對付平民區,但是奧巴馬都沒有反應。這讓普京看死了他。

奧巴馬的對俄羅斯友善態度的例子不勝枚舉。2012年他競選連任時,他以為沒有人聽見的時候,對當時的俄羅斯總統梅德瑞耶夫說:你回去告訴普京(總理),我現在在競選,等我當選了我做事就方便多了。結果這句話被錄下來,還有畫面。請問,「等你當選了就方便」這是甚麼意思?當時共和黨人聽到這句話反應自然強烈。共和黨的總統候選人羅姆尼Mitt Romney在跟奧巴馬辯論時,就提到這件事,還說,俄羅斯是美國頭號地緣政治的頭號敵人,不可輕視。奧巴馬當場頂回去:冷戰結束20年了,你這是要回到八十年代的外交政策?就像你要回到五十年代的福利政策一樣。當時還被認為是奧巴馬外交政策的一著先機。(奧巴馬的諾貝爾和平獎真應該收回來。)(下圖:奧巴馬在2012年大選前跟梅德瑞耶夫私下談話被人錄音。)

 

 

 

 

 

 

拜登上台後,先是取消了川普時代對俄羅斯Nord Stream 2油管的經濟制裁,讓普京可以大膽建造新的輸油管。之後在阿富汗撤軍行動中顯得無能,沒有膽識,畏首畏尾,於是普京才開始派軍圍繞烏克蘭。這時拜登才高喊要經濟制裁,直到俄羅斯派軍達到17萬之後,還沒有開始行動。這些都是再明顯的事,讓普京無後顧之憂。川普時代沒有一個國家敢蠢動。

 

03/06/2022星期日

見到有關烏克蘭戰爭的報導,見到拜登團隊永遠慢一步不說,還把所有的牌都擺在桌上,這樣下棋,對家(普京)口裡說的跟手裡做的完全兩回事,怎麼跟人家打仗?

拜登團隊跟北約組織堅持不會接受烏克蘭總統澤蘭斯基的要求,將烏克蘭上空定為禁飛區,以免引起第三次世界大戰。這樣做無可厚非,但是有必要斬釘截鐵的說明白嗎?讓普京可以為所欲為。你那麼怕核子戰爭,我當然可以放手去做了。這道理可能拜登那夥人永遠都想不明白的。(川普說過多少次:我不會把我要做的事說出來。)

拜登跟布林肯那夥人的腦子是不懂得轉彎的。甚至現在他們都要建立一條直通普京的熱線(電話),目的是要保持雙方通話直接快速,以免中間出現誤會,(某一方誤解),導致核子戰爭爆發。有了直線電話,普京的話你們能信嗎?你們讓普京看透了你們這樣的心態,這還能打仗嗎?不用去找出孫子兵法,打仗沒有這樣打的。拜登讀再多書他都不可能變成諸葛亮。

澤蘭斯基說:如果你們不能宣布禁飛區,請給我們飛機。據說波蘭有一批米格戰鬥機,願意趕快給烏克蘭空軍使用,但是說了好幾天了都沒有行動,據說又是美國在「考慮」。他們藉口很多,說因為這些飛機不是由波蘭空軍開進烏克蘭,就是烏克蘭空軍去開進去,這都會讓俄羅斯認為是戰爭行為,所以在拖延。我的天,普京可以如進無人之地的進進出出,你們連送十幾架飛機都不敢。這不是讓普京看扁了嗎?

到現在美國還是每天向俄羅斯購買將近60萬桶石油,歐洲更有將近半數的能源靠俄羅斯進口。現在原油價格節節高升,大家想想俄羅斯一天單靠石油進帳多少億美金。但是另一邊卻說你們的經濟制裁在生效中。拜登就是不肯恢復川普時代能源自給自足還有剩餘的措施,那是多麼沒有面子的事。他的交通部長Pete Buttigieg這樣解釋:我們不能讓眼前的(危機)改變我們長遠的目標。所以不管烏克蘭死多少人,或是整個歐洲版圖改變,用太陽板跟風車發電,才是我們長遠的目標。

現在連民主黨內都有呼聲要拜登終止向普京買油,包括眾議院議長佩洛西在內。你知道拜等一夥人想出甚麼解決辦法嗎?他們派了高級官員到委內瑞拉去商談購買石油,取代向俄羅斯進口。這是由一個惡魔換一個惡魔。委內瑞拉總統馬杜羅是俄羅斯的盟友,只因為他們在上周聯合國譴責俄羅斯的議案中棄權,你們就天真的以為可以去拉攏他們?(甚至說,不排除開始跟伊朗買石油。)不是誇大,這些人的腦子是漿糊做的。

就像拜登跟布林肯從去年十二月起就開始跟北京當局「分享」有關俄羅斯是否會進攻烏克蘭的情報,其中六次更爭取習近平幫忙,讓俄羅斯不要動武。結果習近平將這些美國所謂的機密情到,都拿去跟普京分享了。拜登這分享情報的行動直到普京到北京去跟習近平簽了「無限友誼」的協議才終止。這是甚麼樣的幼稚與天真?

現在拜登又迫切渴望跟伊朗達成協議,恢復2015年他跟奧巴馬做的好事,用大量金錢,跟取消經濟制裁,換取德黑蘭政府一句話,他們會停止製造核子武器。而因為伊朗擺明不信任美國政府,甚至不肯面對面談判,現在是靠俄羅斯在中間牽線。這表示,西方一方面在跟俄羅斯打仗,一方面卻靠普京幫他們的忙去跟(另一個惡魔)伊朗說好話。

這一群人證明了,無能有時候與邪惡無異。他們禍國殃民有分。害死全世界有分。

但是我見到媒體每一天還在隱瞞真相,還在說西方現在很團結,拜登的努力見效了。仍然在拿川普的一句話做文章,說他說過普京是他的朋友,說他不肯譴責普京,所以他是在為普京打氣。(川普也說過習近平是他的朋友,但同時對中國實施最嚴厲的關稅制度。)其實媒體也未必這樣相信,他們這樣報導只是要讓拜登好看一點。

奧巴馬在2014年眼見普京拿去烏克蘭南面極大的一個半島克里米亞,毫無反應,到現在媒體才開始檢討,(但也只是輕聲的檢討),拜登的禍害不知要等到哪一年才會被提出來檢討。

Click: 633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