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生活雜文

北美原住民問題
手機越來越聰明,人越來越笨
好萊塢黑名單事件
死刑與民意
惠妮‧休斯頓之死
兩個截然不同的歌星
一件罪案是怎麼發生的
杜魯多的拳賽-政治人物是怎樣產生的
年輕人的Entitlement觀念
美加政論-宗教受箝制

加拿大自由車隊時間表

2022-02-25 13:49:35

02/21/2022星期一

杜魯多今天以勝利姿態回到國會,這與他過去幾個星期的低姿態大大不同。當貨車司機剛剛開到渥太華時,他正好染上新冠病毒,藉口躲藏了五天,總理辦公室甚至不透露他的所在,只說是在「渥太華某處」,媒體說他害怕受到自由車隊的攻擊。其實是因為他一開始就將這些司機比喻作白人種族主義的一小撮,跟示威者採取對立態度。之後他在言語上未有退縮,繼續以更嚴厲的言語攻擊這些貨車司機是反猶太,反穆斯林,反同性戀的…等等。

 

 

 

 

他也拒絕跟示威者對話,當對方是恐怖份子。但是今天,他在緊急措施法的大旗下,肅清了首都境內的貨車,所以可以出來領功。只是,這緊急措施法未必是唯一解決問題的辦法。安省的福特省長一天之內就清理了邊界大橋的交通,其他四省的邊界佔領,及魁北克市的占領行動,都在無糾紛狀況下解決。渥太華情況所以越演越烈,都因為他採取對立態度造成的。

但是杜魯多在今天的記者會重彈舊調,他說:「前幾個星期的非法行為,證明是意識形態動機造成的暴力極端行動,以及外國資金,和錯誤訊息misinformation推動的行為,明顯地方政府沒有能力應對。」他還說,加拿大人必須在一個「撕裂原有的凝聚加拿大的價值觀群體,跟一個能塑造最好的加拿大遠景群體」之間做選擇。這句話用白話解釋就是,支持他就是加拿大美麗遠景,反對他就是撕裂加拿大。

這次的緊急措施法,或許解決了貨車司機的實質佔領,但是心理上他讓更多人永遠存在反抗心理,跟他對立。今天有記者問杜魯多,緊急措施法讓他做到些甚麼是否則無法做到的。他說的第一件事就是這法令可以強迫compel拖車公司將貨車拖走,否則就罰他們錢,或是要坐牢。這證明了連拖車公司都一致站在貨車司機那邊。這是很多媒體沒告訴大家的。我還聽到有餐館業者說,他們因為招待貨車司機,結果受到言語攻擊不說,網路上也受到謾罵及威脅。他甚至說,連Tim Hortons,Beaver Tail等都有相同遭遇,這些都是媒體上看不到的。杜魯多等於將這些人都歸納到陰謀叛變的一個類別。

聽到很多媒體已經在檢討這一次事件的功過,幾乎全部都是責怪渥太華市及警察局容忍事件擴大,(但不管渥太華只有不到兩百名警員),甚至責怪福特省長辦事不力,但是沒有人責怪杜魯多一開始的態度。(雖然記者會中會聽到有記者問這問題,但不要想在新聞中見到,他們只是心中有數,但不會再提。)

曾經說過,這次渥太華佔領事件(雖然出人意外的平和),會成為自由黨的一月六日。果然,渥太華的臨時警長Steve Bell已經表示,即使佔領行動結束,他們還是會繼續追查那些自動離去的人,繼續起訴他們,將他們的銀行戶口凍結。他說,調查會持續下去,(就像美國國會仍然在調查一年多前的一月六日國會闖關事件,已經逮捕七百多人。)杜魯多今天更說,他會針對這次事件,立法對付未來的類似行動。包括控制錯誤資訊,及管制外國的捐款,要將GoFundMe以及基督教的GiveSendGo這些網站都跟情報機構與銀行掛勾,要他們舉報所有可疑捐款。這表示會進一步箝制保守派言論,(因為反對他的必然是保守派言論),而外國捐款也必然只是指支持保守派運動的捐款。要知道杜魯多參加BLM遊行時,還單腿跪下,他是極端左傾,他肯定不會管制左派的言論跟捐款。

以後保守派的人連捐款給志同道合者都不被許可。

國會將在今晚投票就這項緊急措施法是否必要,幾乎可以肯定,在左派政黨NDP支持下,將會通過。加上有評論說不通過就等於是對杜魯多政府不信任,就需要重新改選,而目前沒有人對再度大選有胃口,所以通過機會九成九。雖然全國十個省中只有安省及兩個小省支持杜魯多這樣做。

 

02/24/2022星期四

加拿大緬尼托巴Winnipeg市警察Rob Carver說的一段話最近流傳在網上,他在自由車隊佔領當地美加邊界Emerson時說:「這次(貨車司機行動)是我見過的最講理的most reasonable一群示威者,我聽到有居民說他們感覺到intimidated受威脅,這我可以理解,但這不表示真正的威脅存在。我們知道被示威者威脅是怎麼一回事,這一次(示威行動)不屬於這一類。」

Carver說他是在跟示威者對話之後這樣說。我們聽到很多媒體訪問那些聲稱受到威脅市民的談話,都說被示威者言語威脅,喇叭聲騷擾等等,但是我們見多了平常見到的(左派)示威者燒汽車,燒商店,威脅恐嚇警察,搶掠商店一空,破壞政府建築…等等的行為,不得不同意他的話。

另外這次加拿大自由車隊發生的幾件意外,幾乎都與示威車隊無關。例如,二月五日在緬省議會前駕車闖到示威隊伍中的男子,警方提控他多項hit and run的罪名,但是說他沒有政治立場。如果是有人開車直衝BLM (黑人命貴)的示威隊伍,媒體一定不會放過。

而在亞省邊界城市Coutts搜出三輛拖車上的大批武器事件,也非常可疑。警方到現在也沒提出調查報告,但示威車隊已經明白表示與他們無關,明顯是被滲透。示威車隊還因此立即中止了當地的邊界佔領。

在渥太華最多時七八千人的示威行動中,只發生兩宗意外,一宗是騎警的馬蹄撞倒了一名49歲的示威女子,據說她受的傷勢不輕。但是也是到現在警方都沒有提出調查報告,媒體也是不聞不問。其實是有人拍到畫面,一個女人被幾匹馬的馬蹄踢、踩,如果是他們那一邊的示威者,肯定會被鬧大,要求調查。另一宗則是警方使用胡椒噴霧,傷了好幾名示威者的眼睛。不過在這種場合警方使用胡椒噴霧難免,相信即使調查,都不是大過錯。

我只是要大家記得,Rob Carver說的那句話:這次的貨車司機示威行動,是他見過最講理的一群示威者。

 

02/21/2022星期一

這次自由車隊行動,讓加拿大的貨車司機親身體驗到媒體指鹿為馬,瞞天過海的真面目。但是貨車司機基本上是粗人,他們不會寫文章罵人,即使給他們麥克風他們也未必能組織有力量的句子。但是滿腹怨氣是真的。這麼多天,我只見到當記者在攝影機前報導時,有人在他們身邊走來走去,高喊Freedom製造干擾,甚至見到有人遮住攝影機。其中比較嚴重的是在卑詩省,一個攝影師受到推撞時,他的攝影機被推倒了,另外有人對一個攝影師吐口水,說他們是讓人羞恥的族群。這就是媒體他們這兩天申訴他們受到的全部的騷擾跟屈辱。(下:一名女記者在作報導時,一名男子對她叫嚷。右邊是一堆警察。)

 

 

 

 

 

 

現在加拿大媒體跟各大學新聞學院在檢討這些事實,說這些代表一記警鐘。但是他們沒有一絲一毫檢討媒體報導新聞的作法,完全是檢討這些司機何以如此的頭腦錯亂brains scrambled,結論是都因為網上的錯誤資訊misinformation。

加拿大通訊社CP今天發了一則分析文章,訪問了加拿大記者協會主席Brent Jolly,他說上面形容的那些行為令人作嘔。因為記者在目前這種艱難情況下報導新聞,不被體諒,反而要受干擾。他認為首要工作是監管網上言論,杜絕有毒的言論。(這樣說,我這裡寫的東西第一時間就應當禁絕。)他還要求聯邦祖裔部長立法嚴管網上言論。

CP還訪問了渥太華卡爾登大學新聞系主任Josh Greenberg,他說目前網上列舉的被騷擾的多數是白人男性記者,不過一個趨勢是,更多的年輕黑人,原住民及女性BIPOC,比白人男性更多機會遭到屈辱。他說,當這些族群受到騷擾時,就是民主制度受到真正的考驗。

我不知道是他說話有語病,還是CP記者的文筆有問題,我真的不懂這位系主任要說的是甚麼。不過另一位多倫多Ryerson大學退休新聞系教授Paul Knox似乎是附合他說的話。他也關切非白人,非男性記者受到的屈辱。他說當攻擊媒體事件發生在「族群特色」時,這影響可能更嚴重。因為他們本來已經是弱勢under-represented族群。

你了解了嗎?他們完全不分析到底媒體做錯了甚麼,又拿出族裔族群這一類文字出來。終歸一句話,你要是批評媒體,就是種族主義,就是白人至上。即使現在是白人男記者被攻擊,但是他們已經預見到,將來只會有黑人女性受到攻擊。天哪。

這文章的結論是,新聞工作者的工作是重要的,神聖的,而那些人的仇很及憤怒是錯置的。所以要改變的是那些人,媒體嘛,他們一點都沒有錯。

 

02/20/2022星期日

渥太華街頭大致恢復平靜,雖然各處的欄柵還是存在,主要街道交通還是沒有恢復,空蕩蕩沒有人車。不過主要街道上已不再見到示威者,據說他們都被驅逐到國會大廈以外的地區。過去三天,一共有191人被捕,他們中103人被控罪名,多數是惡作劇跟阻差辦公。其中89人已經被釋放。此外有79輛貨車被拖走,其他多數是自動離去。

這次車隊的三名主要策劃人:Chris Barber,Tamara Lich,Pat King先後被法院決定保釋金及條件,至於是否獲得保釋,要等下周法院開始辦公後再由法官裁決。

這次杜魯多動用緊急措施法,讓銀行及金融機構可以凍結示威者的銀行戶口,到目前有206個戶口被凍結,這也是造成許多貨車自動離去的因素。今天聽見一些示威者說他們是見到昨天有一名49歲女示威者被騎警的馬匹踢傷,傷勢據說不輕,認為不願見到更多人受傷害而離去。加上警方使用胡椒噴霧,連一名媒體工作者也被警方胡椒噴霧噴傷。這兩件事都已經受到安省特別調查組調查中。

渥太華警察局臨時局長Steve Bell在下午的記者會中指出,短期間不認為渥太華會恢復正常,目的是阻止貨車司機再回來。此外警方會繼續調查過去幾天發生的違法事件,包括媒體遭受到示威者的騷擾,侮辱,要媒體繼續申報。

事實是這幾天在電視上見到,很多示威者都不滿意媒體的不公正報導,在記者做現場報導時在旁邊喧囂,(多數是高喊Freedom)。另外在西岸卑詩省,見到一個示威者向媒體吐口水。是唯一的不敬行為。其實這幾天在卑詩省,魁北克市,亞省,緬尼托巴,New Brunswick等地,都有支持貨車司機的示威,魁北克市的人群多達數百人,甚至近千,但是媒體很少報導人數。

媒體沒有報導的是,這次渥太華幾千人,近萬人的示威,沒有找出一件武器,一件毒品。我見到警察將很多貨車的窗戶打爛,說要檢查裡面是否有武器,違禁品,但是到最後都沒有發現。盡管說有很多示威者行為不檢,但是除了佔領行為是違法外,幾乎沒有其他違法行為。

媒體說,有關這次事件的調查會持續幾個月,很明顯,對於自由黨跟媒體,這是他們的「一月六日」,他們會一直利用下去。因為他們沒有辦法打擊貨車司機,這是藍領階級中的藍領,唯一打擊方法是幫他們扣帽子,然後轉移目標,達到打擊保守派的目的。但是這些貨車司機會很快忘記他們自己曾經是打擊目標嗎?他們那麼笨嗎?

這一次加拿大貨車司機的標誌是加拿大國旗,示威區內到處都是加拿大楓葉旗。這讓自由黨跟媒體很不高興。因為他們一開始就說這些貨車司機要推翻政府,但是他們整天高舉國旗,(而且是自由黨設計的,以自由黨代表顏色為主的國旗),高唱國歌,就很難說他們是要推翻(自由黨)政府。據說一些左派團體已經發出呼聲,要禁止自由車隊揮舞國旗。還說他們現在見到這面國旗就有「不好的感覺」。說這一面代表寬容,平等的標誌已經被他們沾汙了。他們就有如此不講理,蠻橫。

 

 

 

 

 

 

 

還有一位左派學者甚至認為不能叫這些人示威者protesters,原因是這些人都是「有極好組織的,恐嚇居民的,代表仇恨的人」等等。我的天,現在連跟他們意見不同的,立場不同的人,連抗議的資格(權利)都沒有了。這就像很多人說的,這些左派已經完全進入了共產黨的思維。

我上了Freedom Convoy的網站,見到他們的貼文都是:我們不管怎樣,都必須空出一條車道給緊急汽車通行。我們百分之百配合警察工作,我們杜絕仇恨,杜絕暴力。我們禁絕向警察發出威脅跟恐嚇…請對同胞友善,對支持我們的人友善。我們愛這個國家,愛這國家的人民。…請你支持我們。

我關注了過去兩個多星期的渥太華抗議行動,我認為那些貨車司機幾乎完全做到了這些指引。

 

02/20/2022星期日

目前加拿大人的目光都集中在渥太華的自由車隊新聞,但是對於在卑詩省北部,正在進行的示威者破壞行動,卻很少被提及。那裏一小撮環保分子,兩天前在溫哥華以北13小時車程的Houston附近,漏夜攻擊一個石油工地,他們放火燒這些工人的宿舍,燒毀了幾輛巨大的貨車,或是將貨車推翻。當時大約十名工人漏夜逃生。

這是一項有計畫的攻擊行動,因為他們先把街燈跟閉路攝影機都破壞,而且準備了汽油,斧頭及一些重型工具進行破壞。如果不是工人及時躲避,肯定有人命傷亡。警方初步估計損失達到數百萬元。警方說,他們甚至連當地唯一的通道都用(有尖錐的)障礙物重重堵塞,阻止警方前往幫忙或是調查。(下圖,被焚燒的貨車,及被焚毀的部分宿舍。)

 

 

 

 

 

 

 

這事件已經經過兩天,更不要說西部地區的環保偏激分子對於石油輸油管的破壞行動已經進行了好幾年,但是你沒有聽過杜魯多一夥指責過他們一次,說他們是左派集團,或是說他們行動恐怖,有外國團體在後面支援,沒有加派警員,更不要說動用緊急措施法對付。甚至多次跟他們談判,同意他們的條件,一次又一次讓步,甚至讓幾條重要輸油管工程停擺,損失國家幾百億元。

當地石油公司Coastal GasLink表示,他們的工人現在怕得要死。而且自17日的攻擊後,他們繼續受到面對面的威脅,而且有人經由叢林小徑進入他們工地。但是沒有一間媒體重視他們的憂慮。

相對渥太華的貨車司機,24天了,沒有一次動武的事件,見不到任何一個牆壁被塗鴉,地上沒有留下一片垃圾,媒體大聲讚揚警方克制的同時,沒有一個人提及貨車司機的克制跟禮貌。我不支持任何一次的佔領行動,但是關鍵在於是杜魯多有意的讓這次事件鬧大,然後用牛刀去殺雞。而且他不只是鎮壓佔領行動,從一開始他的所謂行動就是鎮壓異己,打壓政敵。

 

02/19/2022星期六

今天是自由車隊佔領渥太華第23天,到目前,國會大廈前威靈頓路上的貨車,多數已經清除。多數是自動離去,因為政府凍結他們銀行戶口的措施,是讓很多貨車所屬的公司,或是貨車主人無法承受的損失。(公安部長說,到目前有76個戶口被凍結,總共牽涉金額約三百萬元。)不過聚集的示威者反而比昨天增加,據說是夜間有人受到網路的呼籲,前來增援。只是奇怪,警方既然已經封鎖了市區三平方公里範圍,又設了一百個哨站,這些人如何進來。只可以說是漏網之魚。連記者都說人們似乎可以自由出入。

到目前(今天早上)警方說總共逮捕了一百人,這表示昨晚又拘捕二十多人。而被警方拖走的貨車仍然是21輛,沒有改變。(據說這些拖車公司是在當局威脅下,說若不服從將好像其他協助示威者一樣,被凍結銀行戶口,才被迫工作。) 

 

 

 

 

 

 

 

據說到目前有三位領導人被逮捕,除了前面說過的Chris Barber,Tamara Lich,以及昨天被捕的Pat King。全部的罪名都是教唆他人惡作劇之類的指控。前面兩位已經在保釋法庭過堂,Barber保金十萬元,條件是他必須離開安省。Lich保金五千元。下周將由法官決定是否批准保釋。他們當初也都沒有拒捕。

盡管群眾人數增加,比起警察人數還是微不足道。媒體說這些剩餘的示威者都是hard core示威者,表示他們是激進分子,但是到目前示威群眾都很平和,只是經常聽到他們高喊”Freedom”,”Hold the line”,或高唱國歌。被逮捕的多數都無抵抗,只有少數跟警察掙扎。

我已經聽到媒體高聲讚揚警方,說他們在壓力下非常克制。但是若不是這些示威者採取不抵抗策略,警方不可能這樣方便的驅逐人群。我見到畫面上,這些警察都是防暴警察的裝束,全部都配有自動武器。只要這些群眾稍有大動作,隨時可以引發流血事件。

據說到目前唯一出現的警方大動作,是昨晚曾經使用胡椒噴霧,地點在國會前陣亡將士紀念碑前。這是媒體到目前另一個大謊言。一開始他們就說示威者對這紀念碑不敬。事實是他們曾經在這裡跳舞。於是警方封鎖了這紀念碑。一周前示威者除去這封鎖的圍欄,媒體大作文章說他們在破壞。事實是他們之後對紀念碑致敬,因為很多貨車司機也服過兵役,他們還配戴自己作戰的勳章,向紀念碑致敬。(下面是貨車司機拆除圍欄之後,一個退伍軍人在紀念碑前示威。這是對紀念碑不敬嗎?他們明顯是將對杜魯多不敬,當作是對政府不敬,對陣亡將士不敬,對憲法不敬。)

 

 

 

 

 

 

媒體的語氣也已經跟前幾天大為不同。或許是警方行動見到效果,盡管國會還在辯論杜魯多使用緊急措施法的必要與否,媒體已經下了定論,稱讚這措施。他們說,若不是動用緊急法,警方不能這樣方便做事。政府也不能下令銀行凍結他們的戶口,這封鎖行動不可能這樣快解決。問題是,政府有試過其他的方法嗎?既不與對方談判,還不斷的臭罵對方是白人至上,反猶太,要推翻政府等等。連渥太華市要求加強警力都不給,這是故意要讓事件鬧大,讓國民反感,然後啟用類似軍事戒嚴一類的法律來鎮壓。(即使到現在各國跟各地方政府已經紛紛宣布取消疫苗護照措施,杜魯多還是一步都不肯讓。)

他們所以能這樣,都因為有媒體的幫忙。聽見不少評論員不斷強調這是一次非法示威,不能因為你們不喜歡杜魯多,不喜歡疫苗管制,就要推翻政府。這是嚴重的罪刑,一旦定罪會跟隨你們一輩子。又說他們是受到人錯誤引導,不知道這幕後目的是要推翻上次選舉結果,不承認去年的選舉結果,這跟川普的支持者是同樣的心態等等。完全將這次佔領行動跟美國去年一月六日的行動畫上等號。

媒體跟自由黨似乎是不停地交換意見。前兩天司法部長David Lametti在CTV上面被問到:如果你只是捐款人,只是不喜歡疫苗護照而捐款給自由車隊,你是否應當憂慮?Lametti說:「如果你是支持川普運動的一份子,捐款幾萬元給這這類事情,你就該擔心了。」這證明在杜魯多心目中,所有反對疫苗護照的貨車司機都是川普支持者,都是他的政敵。

媒體也開始誇大渥太華市民受到的傷害,一方面為他們打擊貨車司機的司法訴訟增加籌碼,一方面製造貨車司機負面新聞。他們繼續訪問那些反對貨車司機的市民,說他們不敢出門,不敢買菜,精神受壓力,都因為出門時會因為戴口罩,受到言語騷擾等等。單單這樣他們就要求數達三億元的損失。

貨車司機可能是最具藍領階級的代表,而且人數眾多。這一次他們被鎮壓了,但是內心肯定充滿了憤怒,不滿。現在杜魯多將他們全部都推到另外一邊,跟自己做對。不僅不聰明,也是製造更大的分裂。以前有說:宰相肚裡能撐船,就是表示要有容人之量。杜魯多這樣做盡管今天他可以號稱勝利,但我相信肯定有後遺症。

 

02/18/2022星期五

加拿大警方可能決心今日解決市區的占領行動。從天剛亮就有三級政府數百警隊的警力出現街頭。這包括聯邦的皇家騎警,安省的省警OPP,以及渥太華市警力。昨天說過市區三平方公里範圍已經封鎖,設了一百個哨站,這表示至少用去兩百警力。全部的警力估計超過一千人,甚至高達兩千。下面的相片可以見到警力人數之多,以及設備的龐大。到下午四點鐘,據說已經有70人被捕,拖走了21輛卡車。而且多數示威者已經離去。

聽到一些媒體說,早該如此,還埋怨安省省長福特,以及渥太華市警方做事不利。其實當初渥太華市警長Peter Sloly史洛利就要求加派1,600警力,被聯邦拒絕,現在如何責怪他?今天安省省長福特的記者會,就聽記者指責福特說現在是杜魯多做得多好,為什麼你不早些做。事實是,福特以一天時間就解決了溫莎大橋的阻塞事件,杜魯多此次不過是仿效福特,但動用的警力規模就大了幾十倍。還好我每天有紀錄,否則就只有任憑他們改寫歷史。

 

 

 

 

 

 

 

今天警方行動全部都由媒體實況拍攝,聽到CTV評論員自己都說,很意外可以走到這樣近拍攝,還說「是否警方策略之一」。可以證明警方是在利用媒體,要他們實況轉播,所以他們一步一小心,盡量做到不被批評。之後就聽到媒體稱讚警方:這是一次非常有計畫的,仔細的行動。他們壓力這樣大,還做得這樣好。…無盡的讚美。

CTV現場訪問一個抗議者,他說得很清楚:「這一次你們媒體全部都是一面之詞,連你們請的專家學者,政府官員都是一個立場的。你們應該平衡雙方意見。」我難得聽到這樣的訪問,要知道這是現場,他們無法剪接掉,所以漏出來了。

 

 

 

 

 

 

 

 

 

02/18/2022星期五

渥太華警方(連同省警,及聯邦騎警)終於開始大舉逮捕佔領行動的貨車司機,今天(佔領行動第22天)早上八點鐘開始,就見到警方先後帶走了十幾個司機。他們全部安靜地被帶走,沒有一個反抗。

昨天說過,兩個被認為是領導的已經被逮捕。一個Chris Barber據說是沙省來的貨車司機。他被控三項罪名:教唆他人惡作劇,教唆他人違反法院禁令,教唆他人阻止警方行動。稍早時媒體說他是退休安省警察似乎不正確。另一個是常見的女發言人Tamara Lich,她來自亞省,被控一項罪名:教唆他人惡作劇。(下左,Tamara Lich於昨天傍晚被捕。下右圖,一名貨車司機今早被帶走。)

 

 

 

 

 

 

 

 

據說今天警方將逮捕所有在禁區內的司機,然後經由他們的貨車鎖匙將車開走,這樣就不必請拖車公司幫忙。昨天說過,警方已經在渥太華市區,將佔領區的廣大範圍封鎖,總共佔地三平方公里。並設立了一百個左右的哨站。所有進出的人都受控制。這表示禁區內將不再受到食物,食水,汽油的供應。而且所有參與者的銀行戶口都被凍結,表示他們都不能使用銀行卡,信用卡。他們的汽車保險也都將被終止。今天見到警察記錄每一輛汽車的牌照號碼,以聯絡他們的銀行。這些貨車的主人,或所屬公司的戶口都將被凍結。據一些貨車司機說,他們的雇主已經通令他們離去。

中午時分見到上百名穿綠色背心的警察,及黑衣警察列隊前進,要逼貨車司機離去。而有數十名司機和他們的家人就手牽手高唱國歌,或是口中高喊Freedom。明顯最後一批抗議者拒絕離去。但更多警察騎馬加入,要驅逐群眾。

逮捕司機之後,下一步行動是帶走他們的孩子。據估計現場約有一百多兒童,都是司機的家人。媒體將他們說是示威司機的shield盾牌。根據加拿大人權法,將來這些司機都可以訴諸公堂,要求賠償。

昨天傍晚開始渥太華一帶開始下大雪,今天早上地面積了好幾吋的雪,汽車上也都是雪。一些簡單的帳棚都已經被吹垮。昨晚氣溫低至攝氏零下15度,合華氏十度。(下圖:貨車司機昨晚在風雪中尋樂。)

 

 

 

 

 

 

 

國會有關杜魯多這項緊急措施法的辯論預定持續到星期一,當天晚上就會投票。不過因為警方的行動,今天的辯論暫停,直到星期一才會恢復。所以投票也會延遲。

到目前所有被捕司機都和平的被帶走,沒有一個有反抗動作。我沒有聽見有媒體評論他們的和平態度,但是CTV根CBC的主持已經開心地稱讚杜魯多的策略成功。他們說:如果不是這樣,這周末市區還是被封閉,還是有音樂聲或是鞭炮聲,那就是失敗。現在可以證明是成功。杜魯多的緊急措施法可以解釋做是必須的了。

媒體繼續使用他們的民調,說多數國民支持杜魯多的緊急措施法。問題是,如果你們整天只報導自由車隊的負面新聞,當然對他們反感的情緒比較高。比如說他們的眾籌動輒上千萬元,明明表示他們受到廣泛支持。但是媒體一句話「來自外國資金」就全部抹煞。國會前幾百公尺的標語牌,幾乎全部是市民支持打氣的標語,還有鮮花,毛娃娃,沒有一間媒體報導。如果是謾罵他們的,你可以肯定他們會放大來一張張報導。貨車司機每天井然有序的生活細節,沒有一間媒體報導。例如:清掃街道,有秩序的分發食物,各界捐贈帳篷,食物,兒童遊戲設備,周末的小型音樂會,擴音機要大家自愛自律,以免被抹黑等等。這才是Winter of Love (對比西雅圖佔領行動),但在他們筆下都是破壞,搗亂,…他們就是等待有一丁點的不尋常行為,就大肆報導。比如說,有渥太華市民團體發動集體訴訟,說生活受騷擾,那個發起的華人女子上電視無數次。但是他們的生活所謂受到騷擾,最初說是汽車喇叭噪音,這已經經過法庭禁令限制。後來說居民出入公寓大樓,如果戴口罩就會被言語騷擾。當然這些沒有證據,但即使如此也可見,他們受到的騷擾極為有限。但是他們現在訴求三億元的賠償。另一方面,貨車司機支持者受到的騷擾呢,沒有人提起過。好像昨天說的渥太華一間咖啡店主,向他們捐了250元,就被媒體起底,之後接到的電話騷擾無休止,她被指罵是豬,還說要傷害她家人,破壞她的咖啡店,迫使她關閉。但是除了美國的Fox News,加拿大媒體全部不理她。而且媒體幾乎從來不訪問那些司機,或是支持他們的人。

(安省高等法院一名法官批准渥太華市民訴訟團體,可以追溯這些貨車司機及所屬公司的財政及銀行戶口,這表示可以進一步箝制參與示威的貨車公司及個人。這些都是極端無理的動作,完全是基於政治立場的裁決。)

美國Tesla汽車公司的Elon Musk昨天在網頁形容杜魯多好像希特勒。立即受到所有媒體圍剿,說他應當道歉。事實是,杜魯多使用凍結示威者銀行戶口的作法,真的是在民主世界沒聽過的。與當年納粹作法相似。這與是否猶太人無關。然而前一天,杜魯多在國會中,指責一名保守黨的猶太女議員支持納粹(示威者)時,盡管那名女議員要他道歉,他也不理會,而媒體也從未再跟進下去。至於杜魯多說這些示威者是納粹,是反猶太,白人至上等等,全是無稽之談,難道納粹不代表希特勒嗎?為什麼這些都不是新聞?

 

02/17/2022星期四

渥太華跟安省警方終於聯手開始逮捕貨車司機了。今天下午五點鐘,警方在渥太華市中心區域逮捕了第一個人,據說是這次自由車隊的組織者之一Chris Barber,據說他也是一名退休省警(OPP)。此外有媒體見到多人被戴上手銬帶走,稍晚一個主要發言人Tamara Lich 也被帶走。

今天一早,在渥太華市區一帶就可以見到警力大大增強,有一百多制服警員出現,用擴音機宣布會開始行動。他們包括渥太華市警察,省警OPP。因為明天開始是長周末,貨車司機佔領區域今日充滿歡樂氣氛。雖然天上一直飄落鵝毛雪花,但是現場有音樂,也見到人們在跳舞。

當警方開始拘捕行動時,聽到貨車司機的擴音機在說:我們是和平的,respectful,全世界都在看…意思叫大家不要抵抗,或是有其他動作。電視上也見到貨車司機跟他們的家人,支持者手牽手圍成一個大圈子。他們沒有拒捕。據說被捕者被控的罪名也是mischief (惡作劇,行為不檢,調皮搗蛋)。

目前在渥太華據說還有三百多輛貨車,但是警方無法找到拖車公司拖走。據說拖車公司普遍的拒絕合作。此外因為大約四分之一的貨車中帶有兒童,警方也不敢使用驅逐手段。不過警方就在貨車占領區範圍外全部用金屬闌珊封閉,並設了一百個哨岡,以管制出入口,禁止外面的人進入。這表示不再有汽油,食物被運進去。而裡面的人也不能出來,可能是要讓他們斷糧。

今天是自由車隊佔據渥太華市區第21天,媒體指責政府採取行動太遲。今天在國會,第一天就杜魯多政府宣布的緊急措施法Emergencies Act舉行辯論。保守黨跟魁人政團兩大政黨表示反對,但是極左的新民主黨似乎會支持,這樣杜魯多就有足夠票數通過。不過加拿大民權組織Canadian Civil Liberties Association已經在今天向法院提出訴訟,指出杜魯多啟動這法案是違反人權的作法,因為貨車司機的作為不構成對國家安全造成威脅的地步。而且除了渥太華之外,其他各地的占領行動都已經結束。此外加拿大十省中,到目前只有三個省支持杜魯多的行動,就是安省,紐芬蘭及New Brunswick。

也有反自由車隊的渥太華市民提出集體訴訟,說生活受到滋擾,要求三億六千萬元賠償。

我今天聽到貨車司機的擴音機喊話,證明他們真的很懂得自律,盡量不給機會讓媒體找渣。但是過去二十天,為什麼不給我們聽這些現場聲音?因為不想我們知道。今天是因為現場轉播警方的逮捕行動,才不得不給我們看到聽到一點點。媒體在報導這新聞時非常偏袒,充滿意見。他們說這次的占領行動沒有糾紛,證明幕後的策畫非常好,所以是有預謀的,有組織的。但是一月六日國會行動那樣混亂,當時他們也是說是有龐大的幕後組織。

 

02/16/2022星期三

今天又聽到杜魯多跟他的幾個部長說:那些貨車司機威脅threat,恐嚇terrorize居民,他們的行為不能忍受。但是到現在我沒有見到一樁貨車司機威脅恐嚇市民的新聞,盡管這樣多媒體整天監視他們,等待他們的負面新聞發生。(渥太華市民最多的申訴是,汽車喇叭聲,及偶爾的鞭炮聲吵得他們不能睡覺。)

現在,我們見到受到威脅的,恐嚇的是貨車司機。不要說貨車司機收到的捐款全部被沒收,政府跟銀行還威脅要將他們原有的(可能是積蓄一生的)存款都凍結。今天又聽說,連捐款給他們的人都受到恐嚇。

渥太華一間咖啡店的女店主Tammy Giuliani,透過GiveSendGo網站捐款250元給自由車隊Freedom Convoy,被人公開後她的咖啡店受到電話恐嚇及騷擾,威脅會用暴力對付,她已經被迫關閉這間咖啡店Stella Luna Gelato Cafe。Tammy對渥太華公民報說:這些人在電話中說,如果她不關閉,就要來用磚頭砸她的窗戶,甚至對付她和她的兒女。

Tammy在留言中不僅說她捐了錢,還說會每天送食物給貨車司機,支持他們。

另外有報導說安省政府司法廳長的發言人Marion Isabeau-Ringuette被發現十天前捐了一百元給自由車隊,今天也被開除了。安省省長福特這一次的表現令人失望。

現在很多媒體都在挖掘這些網站捐款人的背景,挖他們的底,聲討他們。記得最初CTV跟CBC就宣稱,他們是經由這些捐款人的留言以查閱他們的背景,國籍等資料。現在就有人將這些人起底。

自從貨車司機抗議行動,杜魯多跟他的部長說了很多不負責任的話。(他們說的每一句指控的話幾乎都不是事實,甚至全部相反。)今天在國會,他又指責反對黨(保守黨)選擇跟「揮舞納粹旗的團體站在一起」,這句話毫無證據。我說過很多次了,那一面納粹旗只在網頁上出現過,而且貨車司機他們調查過,沒有人見到過,相信極可能是有人在網上製造的圖像。杜魯多他們不可以一再重複一件沒有證實過發生的事用來作理據。就像Coutts搜出的武器一樣。沒有經過警察徹底調查,就不斷地重複,栽贓在貨車司機身上。

 

02/16/2022星期三

杜魯多政府目前的策略明顯是要將渥太華的貨車司機車隊,跟美國的一月六日國會騷亂事件畫上等號。今天四位部長的記者會中,一開始就說這次的自由車隊是由幕後一小撮極右派極端組織在操控。

之後我聽見好幾位記者詢問,這句話是否有實質的證據。部長們首先就指出亞省南面搜出武器的事件,(雖然我一再指出,這些武器跟自由車隊無關,還造成自由車隊立即解散當地的佔領行動),記者接著問,Coutts這些被捕的人士,是否跟自由車隊有直接關係。結果這些部長說不出來,只說他們在網上見到很多談話,讓他們擔憂。還說越來越多網上的談話rhetoric都讓他們擔憂。記者追問:你們談到Coutts的事件,警方已經提出調查報告(給你們)做基礎?照樣是沒有答覆,但是說不只是Coutts,現在全國都有此隱憂,「我們見到全國的網路談話,證實了我們應當憂慮」。

記者又追問:你說貨車司機抗議行動跟這極右派組織有關,你是指的渥太華那些貨車司機發言人?還是那些人?他們照樣答不出來,就顧左右而言他,說「這件事對我們社區影響太大,好多人生活受到滋擾」等等。

所以說,他們就在千千萬萬網上的chat中,找出一些極端言論,就用來將所有貨車司機抹黑了。現在網上百花齊放,荒唐言論多得不得了,你要找出不適當的言論,左牽右牽,是太容易的事,他們就用這手法,解決問題。

雖然我聽得出,多數記者都相信政府到目前沒有實質證據,但是CBC卻立即找來了美國CIA中央情報局的專家,討論有多大的可能性,讓貨車司機抗議行動演變成為美國一月六日的利闖國會事件。這就是媒體的特技。他們把虛無飄渺的事變成事實。過兩天你就會聽見,這些貨車司機的幕後陰謀是發動好像一月六日推翻政府的行動。

我還聽到這幾位部長用非常不確實的言語形容這些貨車司機,好像:他們騷擾居民,恐嚇居民,這些都是沒有基礎的指控,扣帽子。如果貨車司機真的如此,你會見到更多的居民抗議行動,而不是一小撮左派團體的示威。

過去加拿大左派示威無日無之,好像西部反對油管興建的長期抗議跟佔領行動,杜魯多沒有一次插手,還派代表跟他們談判。總歸一句話,這是一次鎮壓異見的行動,與國家安全無關。

 

02/16/2022星期三

在杜魯多宣布緊急措施法之後兩天,渥太華警察局長辭職後一天,終於見到警察向每一輛卡車發出通知,要他們遷離渥太華市區。這通知不是罰款單ticket,而是一張藍白色的類似警告的通知。見到一些貨車司機收到後丟到地下,也有些笑笑接收,但是表示不會離去,直到所有vaccine mandate被取消。當被記者問到,是否擔心銀行路口被凍結,一個說,他們已將所有存款都提出,不再相信銀行。

今天早上警察的行動非常低調,只有四到五名警察,步行分發通知。中午時間,渥太華兒童保護協會也向這些大貨車發出通知,也是警告他們如果不安排兒童離去,每人將面對罰款五千元,及監禁五年。同時一旦他們被捕,如何安置自己的兒童等等。這些都顯示,政府將有大動作跟進了。(之後三名部長發出非常嚴厲警告,再度指責這是一小撮極右派陰謀分子在幕後策畫要推翻政府的行動。)

我聽到CTV上面一些主持跟評論員對於警方這樣遲(第20天)才採取這樣的行動非常不滿。他們批評渥太華警察前兩個禮拜不僅沒有行動,還容忍抗議者將好幾個大帳棚運進抗議區內,此外還有塑膠製的兒童遊樂設施,包括滑梯,彈跳床等。甚至有一個熱水浴池。據說這些大帳棚不僅能躲避風雪,裡面還有洗衣設備。但是這些媒體都沒有報導的是,這些都不是示威者花錢添置的,都是商家捐助的。這表示這一次的貨車司機抗議行動所受到的民間支持非常廣泛。(下:街頭跟帳篷內,每天都有免費食物分發。)

 

 

 

 

 

 

 

 

那些電視主持跟評論員也很不滿意,每天早上都見到貨車司機或是志願義工手推車上面幾十個汽油桶,公然推到每一個貨車那裏去幫他們補充汽油。據說這些義工來自附近的教堂,他們都表示支持貨車司機的行動。而中間只見到警察帶走了幾個汽油桶,基本上沒有阻止。

我見到一些保守派媒體(NY Post,Daily Mail,Fox News等,甚至左傾的BuzzFeed)報導,現場只有很少的活動廁所,這些貨車司機每天都不困難的到附近的商店上廁所。這引起一些「居民」不滿意,指責一些「懦夫」商家暗中支持貨車抗議行動。據一些貨車司機說,有些居民甚至讓他們進去洗澡。

而且我要強調,你見不到一點垃圾,也見不到任何(公共建築上的)塗鴉。

主流媒體到現在一面倒支持杜魯多,不過難得的是美國的NewsWeek在一篇報導中駁斥杜魯多指責貨車司機是種族主義的說法,他們這一次的自由車隊獲得很大一部分黑人支持,引證很多數據證明,美國甚至有黑人貨車司機組織支持他們。

CBC挖掘出,有六七名軍隊中的軍人暗中支持這次的貨車司機抗議行動,一些退休警察跟軍官甚至積極參與。(據說一名發言人還是退休騎警,還是總理身邊的聯邦騎警),就推理出這次的抗議行動是有組織的,有長遠計畫的。這些只能證據軍隊中及警方有他們的支持者。說這種話必須有證據,不能僅靠媒體的推理。

其實一個星期前就有報導,說國防部發言人說,他們不會介入動用軍隊鎮壓貨車司機。這是在一星期前當渥太華警長要求聯邦政府派軍隊幫助驅逐貨車司機時,軍方的表態。

繼GoFundMe之後開始為貨車司機籌款的基督教網路GiveSendGo到目前已經籌到九百多萬元捐款,但也被加拿大政府通令銀行凍結。據這個組織說,他們的捐款者確實有一半以上來自美國,(但要知道這是GoFundMe之後的後續捐款,已經得到廣泛美國人的支持之後),而且也都是不到一百元的小額捐款,很多都是基督徒。所以證實也不是有組織的外國捐款大戶。

目前亞省邊界Coutts的占領行動已經結束,主要因為警方在三輛拖車上搜出大量武器,這讓自由車隊主辦者警覺,他們的行動被滲透,所以立即決定中止佔領行動。這是非常聰明的做法。但是我聽CTV評論員居然說,這是自由車隊「離奇」bizarre的說法,這表示媒體多麼希望那些武器是自由車隊的。而且到現在,杜魯多政府跟媒體還一再引用這一單事件,要證明貨車司機是有暴力傾向的組織,幕後有更黑暗的陰謀。他們繼續用這些指控建立他們使用武力驅逐的理據。

另外緬尼托巴省邊界Emerson,以及卑詩省素里Surrey 的車隊都已經決定一天內解散,這些都顯示貨車司機願意和平解決。原因是,緬省,亞省,卑詩,沙省,魁北克政府都已經表示不支持杜魯多的緊急措施法案,願意跟貨車司機好好談判的後果。到目前,僅有安省省長福特,跟東岸兩個小省支持他的作法。連斯高沙跟PEI省長都強烈反對。

我還聽到很多媒體說,這些貨車司機的行為不僅是要求終止疫苗護照一類的措施,而是要推翻政府,推翻上次大選的結果。這是有意的混淆視聽。打倒杜魯多的訴求不代表要推翻政府,這是專制獨裁國家的說法。川普上台後,一百萬人上街要打打他,甚至揚言要炸掉白宮,那才是要改變選舉結果,但是當時左派政客跟媒體不僅不反對,還搖旗吶喊。(下:很多貨車司機的標語是針對媒體的,甚至說媒體是病毒。真是一針見血。)

 

 

 

 

 

 

 

 

民主國家國民有反對領袖的權利,甚至反對某一個政黨的權利,只要不動用武力。我們只能說,杜魯多一開始就犯錯,用虛無的指控面對貨車司機,說他們是充滿仇恨的邊緣少數,又說他們是白人至上,反猶太,反穆斯林,反同性戀等等,迫使司機針對他,現在就動用緊急法幫他處理這爛攤子。

 

 

 

 

 

 

 

再說,到目前一向左傾的加拿大民權組織Canadian Civil Liberties Association已經發出聲明,說聯邦緊急措施法令只應當在國家面對危機時使用,而這次的貨車司機抗議,並沒有達到這個門檻。另外,連左傾的紐約時報,也已經在社論中批評,加拿大貨車司機的抗議行動,不是國家安全威脅,使用緊急措施應對是殺雞用牛刀。

而且這次的緊急措施法,並沒有經過國會辯論,投票通過,直到現在才說要在國會討論及投票。上議院也說這星期五才開會討論,證明這是一次先宣布,再尋求法律過程的倉促行動。

 

02/15/2022星期二

在加拿大國會辯論期間,聽見左傾的新民主黨NDP黨魁Jagmeet Singh問總理:這次自由車隊有一個令人憂慮的現象,就是警察,軍隊中很多份子對貨車司機很同情。他問總理如何應對。

為什麼要應對?軍隊及警察中不容許保守派思想?這跟共產黨要控制人民的思想有甚麼分別?

在美國,自從一月六日事件發生後,左派政黨及媒體也注意到,軍隊跟警察中很多人參與了,或是支持那一次的行動。所以拜登上台後就在國防部,軍隊中全面進行思想教育,要士兵及職員全部審查自己白人優越主義的根本問題,要士兵消除白人優越感等等。國防部長奧斯汀Lloyd Austin,三軍參謀長麥里Mark Milley,都多次表示,目前軍中最主要任務是消除種族優越感。我這裡還說過,三個不同族裔的西點軍校女學員,對於現在西點軍校整天教導種族主義非常反感,三人都退學了。

現在的趨勢是,左傾政黨一上台就打擊異己,而且是從思想上打擊,要消滅殆盡。這是蘇聯式的思想控制。共產黨的作法。連貨車司機都不放過,非常可怕。我想貨車司機根本分不清甚麼是保守派,自由派,他們只是希望做好自己那份工,不要處處受箝制。

 

02/15/2022星期二

加拿大政府終於決定放寬有關旅遊(過境)時的檢測規定了。目前即使是已經注射兩劑疫苗,甚至三劑,在重新入境時都要經過PCR測試。這是花時間又花錢的做法,(因為PCR必須在72小時內做,還要等一天時間),如果測試陽性還要隔離14天。然而這些貨車司機有時一個星期要往來美加邊境一兩次,兩三次,這是完全的擾民。

據說相關部長下午就會作宣布。此外也要取消寮措施。為什麼不早些做呢?(我聽了記者會上的宣布,雖然規定簡化了,但是仍然非常繁複。這些貨車司機還是要經過網路上的一層層手續,登記,證明,都需要在手機上作業。我剛剛旅行過所以知道。這還是針對完全注射過疫苗的人。)

另外渥太華市的警察局長Peter Sloly史洛力宣布辭職了。他這一次因為無法處理渥太華貨車司機的佔領行動,飽受各方批評、媒體的攻擊之外,我相信杜魯多政府也將責任歸咎於他。這是這次事件中第一個犧牲的替罪羔羊。他一直跟聯邦要求更多警力,但是杜魯多從開始就不支援,卻將責任都放在他身上,(其實就是要懲罰那些對貨車司機友善的渥太華警察)。如果說他有責任,杜魯多就更有責任,是他一手將事件搞大,惡化的。

這幾天,媒體一再使用民調,說七成民眾認為貨車司機應當離去,說一半以上的人支持政府用強制手段迫使或車離去。但是他們很少引用的民調是,多數國民認為杜魯多應當對這次的貨車司機佔領行動負最大責任。好像Angus Reid的民調,66%認為杜魯多的行動讓事件惡化。(歸咎安省省長福特的50%,亞省省長康尼的49%,保守黨臨時黨魁Candice Bergen的更只有41%。) Angus Reid可以說是最大民調公司之一,而且調查對象多達一千六百多人。

一份Leger的民調,也說有44%加拿大人了解,同情貨車司機的訴求。另外Maru公司的民調,在100%中,46%責怪貨車司機,有31%責怪杜魯多,責怪Bergen的僅有7%。但有53%認為杜魯多看來非常軟弱,只有17%認為他看起來夠硬。

另一項Abacus Data民調,56%認為杜魯多處裡的非常糟糕,44%認為他處理得好。(都比福特等省長,甚至渥太華市長差。)

事實是更多類似的民調,媒體都沒有使用。我是在CBC上聽到有評論員提起後,只有在Sun Media網路上找到的。

我想杜魯多是見到安省福特省長一天之內就解決了溫莎大橋的占領行動,所以想仿效。但是福特沒有一開始就痛罵貨車司機是白人種族主義者,是納粹,反同性戀等等的噁心字眼。而且福特只是宣布緊急狀態,沒有揚言要取消他們的駕駛執照,凍結他們的銀行帳戶。同樣的事情杜魯多做來就加倍噁心。

 

02/14/2022星期一

有關加拿大自由車隊最新消息,佔領亞伯他省南面Coutts邊境城市的貨車司機已經決定全部和平撤退。他們提出的理由是,因為他們一向和平參與,但是今天明顯被一批極端分子,別有用心的人滲透了,所以要撤退,跟那些人劃清界線。(今早警方在當地的部分抗議者身上,搜出十多支長槍,及許多彈藥,防彈衣等設備,逮捕了11人。)

這真是聰明的決定。一開始,我們就見到有「一個」人在車隊中拿出南方聯盟旗幟,一個人拿出納粹旗幟,而且一閃即逝的消失,這些都是惡意滲透。貨車司機居然能夠每一次都及時動作,否則不僅水洗不清,甚至有可能造成流血衝突。

此外,在渥太華聚集的貨車司機到今晚都拒絕離去。組織者還開了記者會,宣布不放棄。這和我初步預期的一樣,因為他們見到杜魯多是用高壓手段,這樣的手段很難讓人心服。大部分的司機決定抗爭到底,很多人說不在乎金錢損失,反正已經兩年都沒有穩定收入。估計目前在渥太華有300-400輛貨車。有人說,他們還不清楚杜魯多政府金錢箝制的嚴重性,如果知道,不僅失去現有的生計,還會影響以後工作機會,失去所有。過去這樣多左派示威者,破壞者,從來沒有面對過這樣嚴重的懲罰。連那些左傾的媒體都為他們擔憂。我早說過,杜魯多這樣不留餘地,將來會有後遺症。

目前有媒體製造新聞,說捐款給這個自由車隊的款項中有一半來自美國,另外製造民調,說多數人對自由車隊反感。這都是幫杜魯多護航。剁魯多及媒體所以對自由車隊採取敵意態度,都因為他們百這些貨車司機當作是保守黨的選民。但是過去這麼久

事實是,目前加拿大有五個省(也就是一半)已經宣布,會在月底取消疫苗護照,但是杜魯多就是不肯宣布取消疫苗護照的時間表,這是有意製造衝突。目前不少評論員都說,杜魯多這是將事件攬到自己身上。如果他鎮壓成功,他將有功勞,但如果失敗,就是他一個人負責。

 

02/14/2022星期一

杜魯多終於在今天下午宣布實施緊急法Emergencies Act,但是強調會有時間限制,同時是針對性(地點)實施。這表示只在幾個有抗議行動,及抗議行動嚴重的地區實施。目前因為魁北克,亞伯他,緬尼托巴,沙斯加吋等省分的反對及有保留,相信會集中在渥太華,安省南部,及卑詩省南部實施。

杜魯多並且多次重複說貨車司機目前的行動是非法的,危險的,他是在跟各省省長會商後做此決定。他強調不會動用軍隊,所以這項緊急法案將讓三級政府的警察,RCMP,省警以及地區警察維持秩序。

杜魯多發言後,司法部長David Lametti解釋,這緊急措施法期限是30天,可以視情況延長或是縮短。

加拿大緊急法是在1988年才制定,這將是第一次實施。在那之前加拿大只有戰爭戒嚴法War Measures Act,那項緊急措施只動用過三次,一次是第一次世界大戰,一次是第二次世界大戰,第三次是老杜魯多在任時,1970年十月為了應付魁獨勢力(魁北克解放陣線)綁架魁省司法部長的恐怖事件October Crisis而啟用。那一次逮捕了將近五百人,事後杜魯多一直遭受譴責,所以後來國會才通過了緊急法案,以適用於和平時期。

較早時我聽到憲法專家說,這項緊急法必須在國民生命有危險時才能動用,而目前的情況並未到達此一標準。但是杜魯多之後的司法部長就宣布,目前的情況足以被解釋做國家安定及工商業遭受威脅。同時有預防性質,包括在邊境實施,阻止工商業受阻。

一般估計,杜魯多會使用這次的緊急法凍結貨車司機的財源,目前已經有銀行凍結各界對抗議者的捐款。在杜魯多宣布之後,副總理方慧蘭Chrystia Freeland接著就宣布,會跟各銀行會商,凍結銀行與貨車司機之間的金錢來往,同時會沒收他們的汽車,甚至取消他們的駕駛執照,終止他們的汽車及駕駛保險。這表示,他們將終止生計。此外被拖汽車後取回汽車及罰款都高達十萬元,不取回貨車的損失更超過十萬元。據說目前在加拿大法庭裁決下,連基督教的網上籌款GiveSendGo籌到的八百多萬元都被凍結了。

這樣的措施等如官逼民反,會否造成貨車司機狗急跳牆,進一步造成暴力或是傷害事件,有省長已經說了擔心會火上加油。也有記者問到這問題,但杜魯多沒有正面回復,只強調這法案只在特定地區實施。很明顯,因為多數省長的不支持,讓杜魯多不能理直氣壯地推動這措施。不過對於一個民主政府,絕對不是正當的對待國民的方法。這是對付外國恐怖份子的做法。

如果說一個國民連自由捐款的權利亦都沒有,這裡就沒有自由了。如果你說有外國捐款,你可以只凍結外國來的捐款。這不是管制恐怖份子,這是要趕盡殺絕保守派。保守派已經越來越少,他們要一個都不剩。

記者會中最多記者問到的是,過去18天為什麼渥太華警方沒有動作,政府也不跟進。你又說不會派RCMP到渥太華去,甚麼時候才算是真正危急,需要他們?可見渥太華警方與貨車司機站在一起是很明顯的事實。也可見媒體都對渥太華警方的「不動作」反感,要求杜魯多對付他們。只有一個法語記者問到:你在最初兩個星期用對立的言語指責抗議者,(使到事件擴大),你自己有沒有感覺該負責任?

另外,今天下午在國會中,保守黨提出的議案,要求政府提出廢止疫苗護照的時間表,也被自由黨跟新民主黨聯手的情況下否決了。這表示杜魯多只要求貨車司機回家,但是自己那一方面一點事都不做,一分都不讓步。要知道,加拿大有五個大省都已經宣布月底取消疫苗護照,杜魯多在等甚麼?他是有意的製造衝突。

另一方面,渥太華市長Jim Watson昨晚跟「自由車隊」已經達成協議,所以不少的貨車已經開始撤出渥太華。這才是面對和平抗議的適當解決辦法。而且由安省溫莎市通往底特律之間的大使橋,今天也恢復正常通車。

 

02/14/2022星期一

今天早上加拿大媒體報導,總理杜魯多已經決定動用緊急法令處理渥太華的占領行動。其中一個主要原因是,渥太華市的警方到目前都無法處理這項抗議行動。不過在杜魯多預定宣布時間(下午四點半)之前,先後有魁北克,沙斯加吋省長,紛紛表示他們反對動用緊急力量(軍隊)處理這次事件,及稍後的亞伯他省省長也表示保留態度。據說最初是因為安省政府及西岸的卑詩省政府都支持,以為十拿九穩,就製造了新聞外洩,媒體大表興奮了幾個小時。現在幾個省分反對下,特別是一向被認為具關鍵性的魁北克省的反對,杜魯多的計畫似乎是無法施行了。至少不能全國性實施。(魁北克省長聲稱即使實施這緊急法,都拒絕在魁北克境內實施,因為魁北克境內目前沒有任何問題。)

至於渥太華的占領行動遲遲不能解決,最初渥太華警方宣布他們只有一百多警力,向聯邦及省政府要求增派一千六百警員,但是這兩級政府一直沒有反應。安省政府說他們也需要警力應付溫莎市大橋的占領行動。

我聽到很多媒體對於渥太華市警方的「無能力」很憤怒。事實是他們看出來警隊中很多人根本就支持這次貨車司機的佔領行動,不願意處理。昨天媒體發掘一個錄影,一名安省警察OPP對一名貨車司機說:我百分之百支持你們。還叫他們加油。此外一個貨車司機在訪問中說:他們(警方)不是完全支持,但是很友善。所以多天來媒體一直鼓吹杜魯多使用軍隊來處理(鎮壓)。

事實是,到目前渥太華佔領行動非常平和,警察沒有干預或是逮捕的直接理由。只要有一絲微的違法行為,媒體都不會放過他們。前天,貨車司機除去了國會前陣亡將士紀念碑周圍的圍欄,也被媒體攻擊為破壞行為,然而事實上,這些司機在取消圍欄之後,只是圍著紀念碑歡呼。(有圖為證) 

 

 

 

 

 

 

 

過去兩個多星期,渥太華一直都有四千左右的示威者,周末高峰時多達七千人以上,但是沒有任何暴力,混亂事件發生。不僅警方不願意驅逐他們,連渥太華周邊的拖車行都拒絕為警方拖車,可以見到這次的抗議行動是有相當的民眾基礎。

直到今天,警方終於在亞伯他省南面邊界的Coutts庫茲鎮的抗議者身上搜出十幾隻長槍及相當的彈藥,並逮捕了11人,終於給了媒體大作文章的機會,再度宣揚他們貨車司機要推翻政府的論點。這是真正的罪行,也有可能造成更大傷害。但這是在杜魯多計畫使用緊急權力之後才發生的事,所以與上述決定沒有關係。而且一個地點的少數民眾,未必跟參與抗議行動的貨車司機有關,不過就給了杜魯多跟媒體振振有詞的機會。一些左傾學者已經紛紛出籠,提出他們的理論,說即使這些貨車司機本身沒有暴力傾向,都難免受到右派極端分子的支持灌輸影響,做出極端暴力行為云云。這個趨勢必須抑止……

極有可能接任下一任保守黨黨魁的國會議員坡里埃Pierre Poilievre 今天說的話是問題重心,他說杜魯多從開始就沒有任何問題要解決問題,只會給對方扣帽子,罵人。現在卻要動用類似軍事戒嚴的緊急法令,是推卸責任,是將事態擴大。他說的完全沒錯,但是沒有一個媒體照實分析問題。

 

02/13/2022星期日

安省溫莎市通往美國底特律的大橋終於被開通了。今早有一百多警察展開驅逐工作,其實那時候所有大貨車幾乎都已經自動離去,只剩下十餘輛沒有走,警方也只需要拖走7輛大貨車,只有兩人被捕。當時沒有人反抗,非常平和地就解決了。

由五天前一百輛大貨車阻擋大橋,以及幾百名支持者在旁助陣,這樣溫和的將事件解決,好像加拿大又恢復了過往的和平性格。事實當然不是,以前警方和原住民的對視,還有G20左派大示威,哪一次不是破壞,衝突,流血。只能說再一次證明,這次貨車司機抗議行動的參與者非常自律。到目前,幾乎全國所有二十多名被捕人士被控的罪名都是mischief (行為不檢,惡作劇,調皮搗蛋),可見他們沒有觸犯嚴重的形式罪行。

就像在渥太華的抗議行動,已進入第三周,仍然是非常平和。盡管是零下二十幾度的氣溫,警方還沒收了很多司機的汽油桶,但是參與抗議的司機跟家屬,還是井井有條「過日子」。昨天甚至運進一座熱水浴池Hot tub,見到有司機在浴池內泡熱水澡。還有司機聯合運到禁區兩座極大的白色帳篷,給抗議者躲避風雪。(下左,抗議司機在街頭泡熱水浴。圖右,街頭大人小孩尋樂。)

 

 

 

 

 

 

 

渥太華的警方沒增加警力,甚至沒有採取任何行動,只是旁觀,已經聽到媒體不滿的聲音,說警方辦事不力。甚至敦促聯邦政府派警力從旁「協助」。

媒體可以指出這些抗議者唯一的讓他們反感的行為,就是抗議者將圍繞在英雄紀念碑旁邊的臨時圍欄給除去了。他們指責這行為是對烈士不敬,但是那些除去圍欄的都是一些退伍軍人(司機),他們指責說,烈士紀念碑不應當阻擋國民於外,他們本身也參與過戰爭,不會對他們不敬。而且也沒有媒體可以證明這紀念碑受到破壞。

很難想像,四千多人的抗議行動會這樣平和,(最高峰時超過七千人)。但是幾乎每一間媒體(CTV,CBC,環球郵報等)都是一再請那些左派專家評論,每一句話都是說:這已經不是抗議行動,這是要推翻政府的陰謀。這些都是極右派,心術不正的,被錯誤引導的族群,政府必須阻止……但是我們都記得,當G20示威者砸爛商店,放火燒警車時,有沒有人說他們是左派示威者?當美國在一年多前兩百多城市的暴動者動輒燒毀幾條街的商店,幾百輛汽車,將無數的上百年銅像破壞,拉倒時,有沒有人說那些人是左派族群?每一次左派示威時,面對面地向警察吐口水,丟石頭,有沒有媒體和評論員幫警察說一句話?

這一次抗議行動最不同的是,抗議者都是有工作的貨車司機,不像過去左派示威破壞者幾乎都是無業遊民,或是有案底的犯罪分子,(你看被那個威斯康辛州17歲青年雷登豪斯打死的兩人就知道了)。作為貨車司機每一次的任務都是十幾二十小時以上的單獨工作,而且要把貨物準時準確送到目的地。半個多世紀北美的貨物都是靠他們輸送,你很少聽見他們失誤的新聞。過去兩年,他們一再受到騷擾,每一次過邊境都要檢查,測試,證明,甚至隔離14天,大大影響他們的生計,但是到現在兩邊的左派政府都不肯放寬管制。這是他們第一次發出不平之鳴,卻都被扣了政治的大帽子。

 

02/12/2022星期六

其實杜魯多政府只要宣布取消疫苗護照政策,這擾嚷一時的貨車司機抗議行動就可以解決,這也是Freedom Convey的主要訴求。但是杜魯多就是不肯這樣做。他昨天的喊話就是要對方先回家,先讓步,甚至不說他甚麼時候會訂下時間表,取消這疫苗護照政策。

事實是目前全世界的多數國家都已經取消了旅行禁令,美國多數的州份都已經取消戴口罩的禁令,共和黨的州份更一早取消了疫苗禁令,杜魯多這是在爭一口氣。這不是解決問題的方式。杜魯多這樣做,是認為時間對他有利,他只要拖下去,在媒體幫助下,讓民眾反感,讓工商界忍無可忍,蹈時候他採取大動作就不會被責備。

杜魯多這樣的態度讓貨車司機更為憤怒。對立的態勢也更明顯。目前安省溫莎跟底特律之間大橋上的貨車司機很大一部分不願意撤走,警方佈陣嚴陣以待。就像過去很多次,加拿大警方跟原住民的對立。後果難以預測。

這幾天,媒體集中報導Freedom Convey的捐款人很多是美國的右派,要幫他們起底。這是很奇怪的動作。捐款人都給分了左右派。當美國幾十個城市的商業區被放火燒,被佔領時,有人研究過是誰捐款給BLM嗎?給AntiFa嗎?當這些放火破壞的人被捕後,當時的副總統候選人卡美拉幫他們在網上籌款(保釋金),讓他們都獲釋時,有人分析過這些捐款人都是極左派嗎?為什麼現在「極右派」成為指定的標籤?

這幾天我見到一些報導,那些貨車司機每天都清掃地面,你見不到一點垃圾。而且在零下十幾度的天氣,井然有序地打冰棍球,唱歌取暖。相對在西雅圖,波特蘭被佔領時,所有商店及街道的牆壁都被塗鴉,醜陋不堪。商店門窗被打爛,商品被搶劫一空。還有持槍的示威者,警察都被趕走。但是媒體記者都站在這火災現場前面,振振有詞的說「這是一場和平的示威」,市長則說是Summer of love。當時的總統川普建議派遣國民警衛軍去維持次序時,市長跟州長都拒絕了。現在的媒體則都為警察跟政府吶喊助威,甚至呼籲杜魯多召喚軍隊鎮壓。

這些人似乎忘記了,這世界,特別是在美國跟加拿大這類國家,是容許不同意見,立場存在的。但是CBC,CTV,環球郵報等每天列舉美國的共和黨人,保守派人士在支持這項運動,似乎這些都是應當打倒的理由。難道在美國就只能讓民主黨生存,在加拿大就只能讓自由黨跟新民主黨存在?其他的團體都應當在還未茁壯前就消滅掉?

 

02/11/2022星期五

加拿大貨車司機抗議行動進入第三個星期,政府開始有了對策。今天早上安省省長福特Doug Ford首先宣布,安省進入緊急狀況。這表示除了加大警力之外,也會加大對違法車輛的處罰,最高罰款十萬元加幣,及監禁一年。福特在記者會中一再警告,這是一次非法抗議行動,特別是阻止美加之間大橋的交通,要貨車司機盡快離去,Go home。

此外,安省溫莎市以及汽車零件商協會向法院申請的禁制令,阻止貨車司機佔據大橋的訴請,也被法院批准,今晚七時生效,這表示警方可以進行驅逐這些貨車的行動。據說現場的貨車司機之後舉行投決定是否撤離,有一些則已經開始撤離,有些則堅持不走。(昨天起,卡車司機已經在大使橋上開放一條通道允許通車,只是阻塞情況還是嚴重。)下圖是溫莎市大使橋邊的貨車司機舉行投票。右圖是一個男子拒絕離去。

 

 

 

 

 

 

 

加拿大總理杜魯多也在今天下午發表談話,他強調這次貨車司機的抗議是非法的,對加拿大家庭及工商業都造成傷害,但是他們的聲音已經被聽到了,所以叫他們盡快離去,回家去。杜魯多今天的談話與過去的攻擊性言論大不相同,不再稱呼那些人是種族主義者,是納粹。不過他在叫那些人離去的同時,沒有說政府會採取任何措施,應對示威者的要求。只說注射疫苗,戴口罩都是必需的措施。他說了解每一個人都對Covid 19感到倦怠。

不過從記者的問題可以聽出,幾乎所有媒體都站在「反對貨車司機」的立場,他們的問題都是:為什麼等了這麼久才有行動?現有的警力夠嗎,一定不會動用軍隊?(這些問題都顯示,媒體認為政府太慢採取行動,甚至希望他用軍隊解決。)又問:據說有外國金錢在背後支持,你如何對付?拜登政府說要幫忙,你接受了嗎?(這些問題是暗示美國右派在支持這行動,要杜魯多跟拜登聯手對付。)一個問題甚至這樣問:現在全世界目光都在你身上,你感覺如何?(真是膚淺的問題,也很肉麻。)只有一個女記者問到:你一開始用了攻擊性的語言批評那些貨車司機,是否讓事件擴大?這是唯一的像樣的問題,但是只有一個記者問。(我昨天明明聽到CBC在At Issues的三位評論員,都認為杜魯多一開始的「罵人」態度,是讓事件惡化的原因,但是這些媒體不會在新聞中這樣說,這就是媒體偏袒的作法。)

好幾個記者問了說有外國人捐款給示威者。我在昨天解釋過了,外國的捐款只佔極少數,而且都是個人捐款。但這些記者就是要誇大,暗示是有外國極右派參與,今天的問題都要杜魯多正視、處理這件事。真是別有用心。CTV這幾天在報導這新聞時,一定會加上一句:引來了(美國)極右派的支持。好像所有支持的都是極右派。這等於壯大了極右派的勢力,連杜魯多今天都不敢再用這樣的句子。

貨車司機經由GiveSendGo籌到的款項超過840萬元,安省政府昨天成功經過法院下令凍結這筆錢,禁止任何人使用這筆錢。不過這個由基督徒經營的網站已經強硬回應,他們有權處理這筆捐款,就是依照捐款人的意願分發,法院無權干預。此外這個網站位於美國,也不會聽命於一個加拿大省的法院。

到目前貨車司機毫無屈服趨勢,他們的要求包括立即取消疫苗護照的規定,及邊境檢查。據說這周末會再有數百貨車抵達渥太華,即使警方不給他們進去市區,他們也會徒步進入。很多聚集的示威者是女性,及二銅。據說有四分之一的貨車上有兒童,這是警方不敢驅逐的原因。此外各地的商業拖車公司都拒絕接受警方的合約,將貨車拖走,因為他們多數都支持貨車司機。另外示威活動還在擴大,今天有數百人進入New Brunswick省議會範圍。最初是貨車司機計畫進入禁區,但警方架設了水泥圍牆,於是只有步行進入。另外亞省,緬尼托巴,沙省的抗議及佔領行動都在持續,斯高沙省也有示威行動在策畫中。

 

02/10/2022星期四

我剛來加拿大時,見到一項統計說,美國最多人做的工作男人是貨車司機,女性是店員。當時感到意外,因為沒有想到是這樣。但這是事實。

這人數最眾多的行業,一向是默默工作,我們從來也聽不到他們的聲音,他們被認為是最寂寞的行業。幾乎都是一個人在公路上長途工作,直到最近才聽說有人帶著妻子或是配偶上路的。直到去年底,美國出現供應鏈斷裂,才聽說貨車司機的缺乏是其中一個很大的原因。部分原因是因為不滿疫苗護照之類的措施。事實是,目前九成以上的貨車司機都注射了疫苗,何以出現大批司機走失的現象?最近聽到有司機在被訪問時說,這些管制除了讓他們無法自由出入邊界,(即使打了針,如果拿不出證明,或是稍有症狀,都必須隔離14天)。連他們到小店喝咖啡,上廁所都受到騷擾。特別是連續兩年似乎無休無止,讓他們認為是有一個大的勢力集團:政府,高高在上的專家學者,網路巨子,甚至製藥工業,都在操縱他們這個最自由的行業。

這一次貨車司機的很多口號,包括:打倒杜魯多,要求自由,打倒政府箝制,都讓左派政府震驚。要知道類似的口號就是推動美國獨立戰爭的同樣的口號。而且讓他們感覺到,這一個政治冷感的行業好像突然間有了立場,而且都不是他們喜歡的立場。造成這現象有一個因素,因為這行業的人每天一半的時間在路上,他們很少機會看電視,或是上網,但是最多的時間就是衛星電台,或是網路電台。據我知道,目前網路電台,衛星電台百花齊放,他們有最多的自由選擇,聽不順耳就轉台。不像過去,紐約時報,CNN,NBC,CBC,CTV等控制了百分之八十的言論。而衛星電台及網路電台最受歡迎的是一些獨立電台,獨立人士的聲音。他們很容易找到自己認同的聲音。

這次我們見到,在加拿大貨車司機的抗議行動中出現不少支持川普的標語,都跟這一勢力有關。

我想這次美加等左傾政黨反應如此強烈,是他們認識到這危機。他們操縱了半個多世紀的輿論,似乎被戳破了一個洞。這個洞出現在北美最藍領階級的一個行業已經讓他們難堪,難過,而且他們知道,如果不及早行動,這個洞只會越益擴大。

下圖:在渥太華,一個小女孩在家人陪同下,送一張愛心卡給一個貨車司機。

 

 

 

 

 

 

 

 

 

02/10/2022星期四

我說過很多次,這次貨車司機抗議行動的標語,旗幟幾乎全部是平和的,訴求性的。不過就有一個標語是屬於不敬的。這標語(旗幟)在電視中見過很多次,但是平面的媒體就見不到,大概因為屬於髒字眼。其實也不是全髒,因為改了一個字母。下面這相片就故意隱去一半,只見到Fxck Trudeau的後半部。不過我們知道那個X字是用一面楓葉取代了。

 

 

 

 

 

 

 

這一次全力圍剿貨車司機的加拿大電視台CTV就為這面旗幟起底,說這一面很專業的大旗目前在網上到處有得賣:亞馬遜,eBay,Etsy,甚至Facebook Marketplace都有得賣。CTV一間間去質問,對方解釋他們是做生意的,不負責道德規範。本來也是,在美國有多少攻擊川普,用中指對待他的標語在出售,CTV等媒體有過反應嗎?

據說在亞馬遜,這些旗幟已經到了最暢銷的類別中。而且正面評價(評語) 高達數百之多。CTV很不高興,說一些旗幟上面還有「中指」。我猜想這些網頁不在乎這侮辱的對象是杜魯多。如果是拜登,他們可能會採取行動。

還有一件是要澄清的,貨車司機在渥太華的抗議行動之初,很多媒體都報導陣容中出現過一次美國聯盟旗幟(代表南方的旗幟),還有一次出現了一面納粹旗幟。後來貨車司機懸賞六千元,要找出是誰展示這些旗幟,因為明顯不是他們自己人。現在他們懷疑這些旗幟根本沒有在渥太華出現,因為沒有一個人見過,相信是有人在網上製造的。但不少左傾政客及媒體就一再利用這標語攻擊貨車司機都是種族主義者,是納粹極端主義者。幸好這些貨車司機非常覺醒。我相信如果有人真的拿著納粹旗出現,肯定會被其他貨車司機揪出來揍一頓。

不過我就見過支持川普的大旗,也見過一次Let’s Go Brandon的大旗。

現在CTV等媒體將這些反杜魯多的旗幟當作是仇恨旗幟,繼續壓迫亞馬遜等網路公司回應。亞馬遜的反應是他們的作為不違法,沒有鼓動暴力行為。不過當被質詢是反對疫苗行動時,就申明他們支持疫苗。事實是,這些貨車司機從未反對疫苗,事實是,九成以上的貨車司機注射了疫苗,他們反對的是疫苗護照等管制措施。他們感覺到被壓迫,他們連到咖啡店喝咖啡,上廁所都被阻止。他們認為這些管制措施是高高在上管理層(包括政府,製藥廠商,網路鉅子等)對他們無窮無盡的限制。

 

02/10/2022星期四

加拿大貨車司機在渥太華的占領行動已經進入第14天,不僅沒有停息跡象,甚至擴大到更多地區,目前傷害性最大的是安省南面溫莎市通往美國底特律的大橋Ambassador Bridge已經被封閉四天。這裡是美加之間貿易最主要的交通管道,每天載貨量達到四億美元,佔美加雙方貿易量四分之一。目前已經導致美國及加拿大的福特,通用,及豐田等汽車工廠紛紛宣布暫時關閉部分廠房。

以前說過,這些都不是有組織的抗議行動,都是貨車司機在每一個地區自發的行動。今天這行動又擴大到緬尼托巴邊界的Emerson (通往北達科他州的一座橋樑)。他們只是要求取消疫苗護照措施,取消貨車司機出入境的檢查及隔離。

但是到目前杜魯多總理除了隔空罵戰之外,都沒有出面解決的動作或是意願。昨天聯邦政府的幾名部長出來說,因為這些邊界(大橋)汽車出入問題屬於省政府交通廳的管轄範圍,一個球就踢給了省政府。事實是大家都很清楚,貨車司機要求的是聯邦政府取消疫苗護照措施。杜魯多製造了一個爛攤子,現在就將球踢到每一個省。

今天連聯邦保守黨都發話了。臨時黨魁Candice Bergen 在國會呼籲貨車司機見好就收,要他們解散,說會幫助他們爭取權益。之後喊話要杜魯多政府在月底之前訂下取消各種限制的日程表。我想這樣的喊話很難讓司機接受,因為你這是要他們先放下武器,等於是向杜魯多低頭。我聽見自由黨跟媒體評論員立即說:保守黨軟化了,Candice Bergen態度出現180改變。這就是當媒體不幫你的時候,你怎樣都是輸。

事實是,貨車司機繼續受到國人擁護支持。一方面警察那邊除了發出一些很輕微的交通告票之外,沒有大動作。市民那邊紛紛向他們伸出善意的支援。渥太華一名參與的貨車司機說,有市民交給他250元現金,說他們不願意將錢交給網路,要直接交給他們。另外我在Fox News上見到,國會前的欄杆掛滿了支持貨車司機的標語,多數是感謝他們的話語,多達數百上千張之多。要不是Fox News派了記者到渥太華,我還不知道有這樣多市民的支持標語。我每天看CTV他們,都只會訪問那些反對貨車司機的市民及團體。(這一次很意外CBC News Network有很多貨車司機及其支持者的訪問。)我沒見到媒體刊出國會前欄杆上的標語,下面是網上截圖之一。這些只是一小部分,整面牆有一兩百英尺長。這些標語都非常感人,很多都畫了很多心,有英法語的感謝字語,只有極少數是反對的。另外是一條街道上貨車司機自己的標語。

 

 

 

 

 

 

 

 

 

還有貨車司機另外開闢管道的籌款網路GiveSendGo,五天之內已經籌到超過八百萬元。這也是史無前例的成績。但是媒體就追根究柢的調查這些捐款來源。聽見CTV報導,說捐款中有52%來自美國,37%來自加拿大,其他來自英國,澳洲,德國等地。但這調查只是抽樣調查了12小時內的捐款,其中三分之一是匿名捐款,只有一成可以看出地區,這樣的調查可以知道非常的不準確,但就可以看出媒體要將這項民間運動跟美國右派掛勾。杜魯多跟極左的NDP (新民主黨)就一再使用:「美國極右派,川普支持者利用這次事件,推翻加拿大政府」這樣的句子形容這一次的抗議行動。

(其實CBC在早先的GoFundMe籌到的一千多萬元中做了抽樣調查,他們抽查6,600捐款者中,有573筆捐贈者是外國人,這表示不到十分之一。總數也只有三萬多元,平均一個人捐款58元。而這些外國人中,有六成以上來自美國,其他最多是來自歐洲各國,澳洲及紐西蘭其次。而且這是根據捐款人的留言做的統計,所以不能說具有代表性。但留言中很多鼓勵的言語:我們敬佩你們,上帝保佑你們…)

其實只要杜魯多出面跟他們對話,事件一早可以解決。這些貨車司機沒有放火燒商店或是警車,他們佔領渥太華也一直是和平的。昨天見到一群警察逮捕了一個七十多歲的白髮老人,強行將他扣上手銬帶走,原來他只是按喇叭就被逮捕,(這一段經歷已被人放上網)。這證明這一次牽涉到幾萬人,甚至十幾萬人的抗議行動多麼平和。後來我才知道,那些震天價響的汽車喇叭聲,多數來自支持貨車司機的其他車輛,(網路上也都有畫面),這些都是媒體不會告訴你的。

但是杜魯多一直給他們扣帽子。說他們是納粹,白人種族主義者,反猶太,反穆斯林,反同性戀者,還說他們要推翻政府等等。這樣的態度等於是刺激對方加大反抗。但是到現在我沒有聽見媒體批評他。甚至連那位自由黨國會議員Joel Lightbound的嚴厲批評,都只是半天的新聞,不再引用。杜魯多這總理可能是全世界最好做的一份工作。

司機抗議行動確實帶來經濟上極大的破壞,但是他們不是始作俑者。我聽見有人說,這次行動擾亂他們生計。這是事實,但是過去兩年Covid 19繞亂的生計不夠大嗎?現在只是兩星期。

 

02/08/2022星期二

渥太華貨車司機抗議已經11天,杜魯多仍然嘴硬,堅持不讓步,不過他的自由黨內部終於出現裂痕,表示人民力量不可忽視。

一名魁北克選出的自由黨國會議員,也是前任財政部長國會秘書的Joel Lightbound,今天召開記者會,批評自由黨以及杜魯多到目前的策略是「管理階級與加拿大工人階級脫節」,他說,不是每一個人都能處理「獨處」,或是可以使用一個電腦在別墅工作。他甚至表示對於杜魯多總理領導的自由黨使用「分化」的言論,感到憂慮。他說:「是時候停止以一個群體攻擊另一個群體。」

 

 

 

 

 

Joel Lightbound原本是自由黨在魁北克的黨團主席,他之後已經辭去這職務。他在記者會表示,他所以有這樣強烈的看法,是因為他跟自己選區選民談過後有這感覺。他還說,很多議員跟選民談過後都有此看法。他說他的選民很多都支持這一次的貨車司機抗議行動。他甚至反感杜魯多從第一天起就說這是一次白人種族主義的行動。他說「很多族裔的人都支持這次行動。」

自由黨終於有一個夢醒了。

自由黨跟很多左派政黨一樣,一向都很團結,因為這是他們「政權」的基礎。這也顯示這一次貨車司機的行動確實是受到廣泛民眾的支持。自從上星期五GoFundMe凍結Freedom Convoy收到的捐款後,他們立即轉移到另一個籌款網站GiveSendGo去,聽說兩天內就籌到130萬元,到今天已經籌到超過六百萬元,這是驚人的成績。這也是讓左派政客生氣,忌妒,擔心的原因。

Freedom Convoy需要錢購買汽油,食物。這幾天渥太華警察阻止他們使用汽油桶輸送汽油到禁區。他們沒有汽油就無法取暖。其實警察也是兩面被夾攻。據說最初警察都同情這些貨車司機,就被媒體攻擊沒有早些採取行動。

杜魯多今天還在國會指責這些貨車司機「高舉納粹旗幟」,散播仇恨言論,還說有外國勢力在幕後主導,…這些都是沒有證據的指控。但是媒體容許他這樣說謊。過去川普每說一句話,媒體都在後面加一句baseless,但是對於像杜魯多這樣的整天造謠的政客,你聽不到媒體一句指責的話。

我總覺得好像這樣有意造謠的政客,包括拜登,是會受到報應的。杜魯多的父親也是極左派,很多政策給加拿大留下非常不好的後遺症,但是小杜魯多在這一方面比他父親差太遠了,他父親至少不會有意的說謊。這跟他是沒學識的戲子,保鑣出身很有關係。我只怪他一半,因為如果不是媒體的長期縱容,他也不至於這樣惡劣。

要知道這一次貨車司機抗議完全是自發的,沒有一個人在幕後組織。不管你是否支持,這是典型的人民力量。下面左圖是渥太華市民手提汽油桶支援貨車司機,右圖是由安省通往底特路的大使橋上,擠滿了貨車,連續多天無法通車。

 

 

 

 

 

 

美國媒體好像CNN等最初完全不報導這消息,這幾天沒法不報導了,就普遍的以insurrection (叛亂)形容這次抗議行動,說他們志在推翻政府,破壞民主制度。一群貨車司機能夠推翻政府嗎?今天早上CTV還宣讀了一份他們做的民調,告訴大家多數國人反對貨車司機這次的行動。相信又是針對性的民調。事實是很多省長已經見到這趨勢,紛紛改變或是取消對疫苗護照的措施。魁北克已經宣布在三月中逐步取消有關新冠肺炎的限制措施,沙省也已宣布取消疫苗護照措施,亞省,愛德華王子島,紐芬蘭也都表示將有類似措施宣布。

 

02/07/2022星期一

加拿大貨車司機在渥太華的抗議行動已經持續10天,渥太華市長昨日終於宣布進入緊急狀態,據說這樣可以給他們更多經費購買拖車工具,將那些違法停泊的貨車拖走。這時我才聽說,原來附近一帶的拖車公司都拒絕幫市政府拖走這些貨車。他們的理由是,不想參與這場糾紛,我聽記者報導,其中一部份是根本就站在貨車司機那一邊。

其實官員跟媒體都已經察覺,貨車司機的抗議行動,得到很大一部分民眾的支持。雖然這次的抗議行動影響到很多居民的不便,更影響商家的生計,但是與此同時,抗議行動已經蔓延到十多個城市,而且有見他們一個多星期就籌集到一千萬元的捐款,這比所有政黨過去的籌款能力都高出幾倍。都讓官員開始警覺,特別是自由黨,這不是一小撮立場偏激人士的偏差行為。

不過到目前這些貨車司機還是處處受到打壓,GoFoundMe將他們剩餘的九百萬捐款都凍結了。幸好我見到很多支持者,甚至商家提供他們食物,咖啡,這是一次基層民眾對抗社會高層的群眾運動。這高層菁英elite之一就是媒體。

這些天見到加拿大媒體在報導貨車司機示威事件時,極端的不誠實。他們開始使用Insurrection這字眼形容這次示威行動。這個字的意思是叛亂,造反。這些貨車司機從來沒有要叛亂,他們只是反對強迫疫苗政策,特別是出入邊境時要隔離14日,影響他們的工作。其中特別是CTV幾乎是跟貨車司機宣戰。他們每次在報導事件時,都說這些示威者要「推翻政府」,overthrown the government,這是造謠。那些示威招牌沒有一個是要推翻政府的。他們一般的口號都是反對mandate,強迫這個強迫那個。最厲害的口號是打倒杜魯多,叫他下台。在自由國家,叫總理(總統)下台稀鬆平常,不代表是要推翻政府,打倒政府。難道當初要打倒川普的都是在叛亂?

其實這事件越益擴大,都因為杜魯多沒有好好處理,甚至不處理,甚至使用刺激言論擴大事件,但是媒體卻將這事件變成是保守黨的麻煩。CTV的標題是:保守黨內部因為意見不一,不知是否支持(貨車司機)還是反對,造成分裂。又找出保守黨臨時黨魁Candice Bergen的一份內部照會中,說他們不支持要貨車司機都離去,還說這是杜魯多的麻煩,應當交由他負責。這樣一份內部照會,居然被CTV說成是「保守黨利用事件玩政治,要把事情推到杜魯多身上」。事實是,Bergen最早就呼籲杜魯多跟貨車司機對話,杜魯多沒有做到。

事實是,一開始這些貨車司機只計畫遊行示威,到了渥太華就解散,但是杜魯多一再侮辱他們,才讓他們停留不走,更擴大了他們的示威行動。而且一開始,政客及媒體(及後來的警察)就使用仇恨,威脅,恐嚇等字眼形容這些司機,這是全無根據的指控,難怪示威司機不願意退卻,讓步。

目前有幾個城市的抗議行動已經和平收場,魁北克市的貨車司機同意離去,多倫多也恢復平靜,而在這些地區警方發出的告票都寥寥無幾,堪稱最和平的大規模抗議行動。我見到一些媒體鼓動市民向法院提出訴訟,抗議受到騷擾。又聽到今天渥太華警方的記者會中,居然有記者問到:(警方)有沒有想到對當地居民發出賠償。這是甚麼問題,這是鼓動懲罰司機,鼓動對抗。好的是,這次事件讓貨車司機都領略到媒體的偏袒,霸道。很高興見到一些示威牌上寫的是:Defund the media。只要越來越多人體會到這被迫害的滋味,就有助於打倒這邪惡的黑勢力。

 

02/05/2022星期六

GoFundMe 終於嘗到群眾的憤怒反應,對於昨天的決定做了180度的改變。不再要求捐款人申請才退款,更不會隨便將這些捐款轉移到其他慈善機構。GoFundMe宣布,所有(九百萬元)的捐款人都將自動在7-10天內收到退款。一方面是捐款人的憤怒反應,一方面也是美國有幾個州(佛羅里達,西維吉尼亞州等)表示要對GoFundMe進行調查的結果。

另一方面,加拿大民間支援貨車司機的行動越來越擴大,包括多倫多,魁北克市在內已經有十一個城市有類似的貨車司機抗議。而且所到之處都有大批高舉國期的民眾支持。多倫多更出現數千人的示威集會,這些都是不可忽視的群眾的聲音。這些示威群眾的標語,很多都是反對政府好像暴君一樣的強制措施。並非完全是反對注射疫苗,而是範圍廣泛的箝制措施。亦有不少是要杜魯多下台。據說這幾天,加拿大總督府每天都接到幾千個電話,要總督解散國會,驅逐杜魯多下台。可見這是有廣泛民意基礎的群眾行動。

渥太華方面,本來今天有300-400輛貨車加入抗議,但因為警方的嚴格交通管制,這些貨車無法入城,但是就有千餘人步行入城抗議。原來估計有一千名「反」示威者會到渥太華,後來因為怕出現混亂局面,他們取消了。這是很罕有地的事。因為過去左派很少會因為「怕事」而取消的。他們一直都是唯恐天下不亂的,因為不管怎麼亂,在媒體筆下,都是右派的過失,不會算到他們身上。好像在緬省Winnipeg,一輛汽車衝入示威人群中,有四個人受傷,這明明是針對示威者的行為,媒體居然將帳算在示威事件上,還說那個人「既不支持疫苗,也不反對疫苗」。才奇怪。

到現在為止,除了Winnipeg那人之外,只聽說在渥太華有兩人被捕(而且未證實他們是示威者),多倫多一人被捕,在全國這樣大規模的抗議行動中,僅有四人被捕。媒體事先嚴重警告的騷擾事件並沒有發生。多倫多市長也出面多謝示威者的合作。這次的貨車司機示威行動真可以堪稱是(到目前為止)加拿大歷史上最和平,最有秩序的示威行動。(下左:今天在多倫多省政府前的群眾,右:渥太華有人騎馬參加示威,還高舉支持川普的旗幟.) 

 

 

 

 

 

 

 

至少已經有兩個省分(魁北克跟沙省)改變了,或是放寬了對於疫苗的規定。一些媒體也開始感受到這股人民力量。不管媒體如何批評,印度的甘地,美國的馬丁路德金恩,都是和平示威起家,包括佔領行動。但是我們見過一個甘地,一個馬丁路德金恩,今天在加拿大是幾千個甘地,幾千個金恩,媒體不能一筆將他們都抹煞。繼續追殺他們,只會讓他們越聚越多,凝聚力量更大。

 

02/05/2022星期六

GoFundMe出手了,居然將加拿大貨車司機Freedom Convoy籌集到的一千萬元凍結了,甚至沒收了。說這項示威行動已經變成佔領行動,違反了他們籌款的章程。除了已經發放的一百萬元之外,其他九百萬元可以讓捐款者申請退錢,否則全部要由GoFundMe作主,發放給他們認可的慈善組織。

這是莫名其妙的做法,捐款給貨車司機的是一類人,而你們GoFundMe目前很明顯是反對貨車司機的,你們選擇的慈善組織肯定也是你們那圈子裡的人。你等於是將保守派拿出來的錢,都給了自由派,這是比共產黨還要共產黨的作法。

所以GoFundMe現在可以歸類到:推特,Facebook,YouTube,Google等箝制不同意見的網路霸權。

較早前GoFundMe聲言這次貨車司機示威有可能變成暴力事件,所以要終止他們繼續募款。但是一直沒有找到暴力的證據,於是藉口現在是佔領行為,所以就凍結了他們應得的捐款。然而過去那樣多佔領行為:華爾街佔領行動,2020年夏天波特蘭,西雅圖的占領行動都沒有受到這樣的圍剿,波特蘭市長以及媒體甚至稱呼他們的占領行動是summer of love,街頭愛的慶典。

這一次貨車司機行動所以越演越烈其實都因為總理杜魯多一開始不僅拒絕跟示威者對話,甚至一開始就用惡意的謊言抹黑他們,說他們是白人至上種族主義者,之後更扣上了「反猶太,反穆斯林,反黑人,仇視同性戀者,變性者的…」然而我沒有聽見一間媒體指責杜魯多這種分化的,不負責任的領導方式,反而將沒有發生的事都安插在貨車司機身上。

如果說傳播不實訊息,沒有人比媒體更要不負責任。過去兩年多不停地誇大新冠病毒的影響,選擇性地挑選那幾個所謂的醫學家的理論,摒棄所有其他的理論。就像這個星期三約翰霍普金斯大學一項廣泛研究的結論,證實「封城」與不封城之間對於新冠死亡率幾乎是沒有關係,這樣一項權威學術機構的研究報告,除了少數幾間保守派媒體之外,沒有一間媒體報導,這才是完全的掩飾及散播不實消息的典範。過去兩年,他們掩飾了所有的「異見」,包括病毒起因可能是實驗室造成的說法,一開始就全面打壓,後來只有Facebook更正了,其他的若無其事。還有川普總統一開始就推薦的Hydroxychloroquine,治好了不少新冠病患,但是就因為是他推薦就受到醫學界跟媒體一致的圍剿,事後Henry Ford Health System收集了六間醫院兩千多病人做了研究,發現這藥除了沒有任何副作用之外,還削減了一半的死亡率。但是這項研究報告也受到Dr. Fauci醫生等人打壓,及媒體的封殺。

這是為什麼這樣多老百姓要憤而挺身抗議的原因。要知道,貨車司機一個星期內籌集到一千萬元,表示他們受到小老百姓的普遍支持。他們絕非社會菁英,但都憤而挺身抗議這一小撮霸道了兩年多高高在上的所謂社會菁英。這是另一類的獨裁統治。

 

02/04/2022星期五

加拿大貨車占領首都渥太華一星期後,警方終於出面聲言要清場。渥太華警方今天早上在記者會宣布,立即增派150名警察巡查,阻止任何貨車進入首都範圍,同時阻截公路及橋樑,包圍現有的示威貨車,讓他們孤立。渥太華警察局長Peter Sloly說,目標是讓這「不法行動」立即結束。

Peter Sloly在今早的記者會用了不下20次unlawful的字眼,過去那麼多(無數的)示威,我都沒有聽到警方這樣嚴厲的指責是不法行為。此外還說要使用情報機構蒐集所有的暴力,威脅,仇恨行為等等。問題是,這七八千人聚集首都已經七天,你們都沒有蒐集到暴力,威脅,仇恨的行為,現在有理據要擴大收集?

據示威組織者說,警方已經逮捕的兩人,都跟他們的示威行動無關。我早已經說過,這兩人都是渥太華當地人,他們跟貨車示威行動的關係真的很可疑。連較早時,被發現手持納粹旗幟的人(都沒有被捕),也是混進去搗亂的人。我未必支持這樣長久的示威,但是不得不佩服這幾千貨車司機跟他們支持者的克制、跟他們保持的風度。

今天聽這警察說,這周末會有更多示威者出現,同時也有一千名反對他們的人出面做反抗議,這就是要升高暴力行動。很明顯,因為貨車司機到現在都沒有引發任何暴力行為,所以那些左派組織要前來挑釁,造成暴力行為。

其實,今天的Sloly的說話就已經是挑釁,用言語指責貨車司機他們沒有做的事。最大的挑釁來自總理杜魯多。他從一開始不僅拒絕跟這些貨車司機談話,禁止部長跟他們交流,甚至每一天都使用挑釁的字眼攻擊他們,挑撥國民,最先說他們是白人種族主義的仇恨組織,這兩天更說這些貨車司機的行為是「反猶太,反穆斯林,反黑人,仇恨同性戀者,仇恨變性者,在渥太華展示仇恨…」這根本不是一國總理解決問題的方式,更是有意挑釁對方,讓對方受不了了就憤而發怒,像是鬥牛士的作為。所以我更佩服這些貨車司機的反應。

如果一早杜魯多肯跟貨車司機對話,即使不改變政府措施,對方的行動都不會如此升級。

我聽今天的記者會,才知道警方到今天才採取行動也是被逼的。原來多天以來媒體都埋怨警方沒有早些採取行動。環球郵報的記者發問時說,這次事件已經讓大家失去對警方的信任,警方如何重建信任?CBC的記者更有質問的意味:這行動持續這麼久,甚麼讓你們態度改變,現在才採取行動?唯一比較像記者的還是Global TV的記者,她問你們有證據證明有人帶武器firearms嗎?結果明顯是沒有。Sloly回答說:我們有情報會有更多貨車進來,如果有武器我們會起訴。所以說,前面所有的指控都是虛假的。

之後聽到媒體說,加拿大皇家騎警已經跟美國警方合作,說他們懷疑去年在美國國會參加一月六日國會暴動的人可能來到渥太華,升高暴力云云。這都是無的放矢,有意的製造輿論,破壞一次和平示威。

目前更多貨車司機湧向多倫多,蒙特利爾,魁北克市,此外在亞省,沙省都有局部的貨車聚集,要知道這些都是貨車司機自發的,沒有中央指示,因為貨車司機工會Canadian Trucking Alliance已經一早發聲明跟這些行動劃清界線,這是最民主的自發抗議行動,但是卻遭到政府及媒體的全面打壓。對比2010年在多倫多舉行G20時左派的示威行動,他們燒警車,破壞商店,設路障等等,總共40間商店被毀。但是媒體一致叫好,攻擊警察執法,事後迫使警方對每一個被捕人士賠償五千到兩萬元,說他們非法被捕,甚至受到虐待,還要警方道歉…請大家對比一下。

現在加拿大貨車司機在網上眾籌籌集到一千萬元了,但是GoFundMe卻凍結了他們的錢,阻止他們再籌錢,說是違反他們的宗旨「籌到的錢不可以推動暴力」,你們見到暴力嗎?這又是網路對他們不同意立場者的打壓。據說美國的貨車司機也有意仿效加拿大的同事,組織車隊到華盛頓首府,但是Facebook一聽到風聲,也封閉了他們的網頁。原來左派可以在全國各地放火,長期佔領,破壞公物,但是非左派就連和平抗議的資格都沒有。

 

02/01/2022星期二

加拿大的貨車抗議行動Freedom Convoy的隊伍目前停在首都渥太華不動了,抗議行動變成佔領行動,原因是他們的訴求沒有被接納,政府的規定還是存在,他們出入境還是要有疫苗證明,否則就要隔離14天。杜魯多政府準備跟他們鬥到底,這樣下去他們就失去了宣傳上的優勢。當居民生活受到長期干擾,必然產生反感。

杜魯多這兩天多次使用「仇恨言論,種族注意」等字眼攻擊他們,說他們的行為受到全國人厭惡。雖然貨車司機中不少是南亞人。這樣的態度是有意挑釁對方升高行動。杜魯多敢這樣做也是因為有媒體幫忙,媒體利用每一個機會製造負面新聞,包括訪問那些生活受阻的市民,藉他們的口攻擊示威者。

杜魯多說這些人展示仇恨旗幟,事實是第一天出現了一面美國南方聯盟旗幟,今天見到媒體上有一面納粹旗幟,這些都很奇怪,因為都只出現一次就消失了,但卻被媒體一再使用。目前組織者懷疑是有人故意帶到示威區,據說已經懸賞六千五百元找出是誰在搞破壞。這是非常聰明的舉動。幾萬人的示威活動,到目前據說只有兩人被捕,一個是破壞私人財物,一個是攜帶武器,但兩人都是渥太華人,是否真的貨車司機都有問題。五六萬人的聚會這樣算是非常克制,見到他們在街上玩冰棍球,散步,聽音樂,像是童子軍露營,而且很有秩序的分發汽油,沒有人做出大動作。(大家有興趣可以到網上去看,當大貨車進城時受到居民夾道歡迎,歡呼的畫面。這些都是主流媒體不會播放的畫面。)

目前各黨政客都跟他們劃清界線,保守黨的亞省省長康尼Jason Kenney,及安省省長福特Doug Ford都要他們節制,康尼更說貨車司機目前佔領亞省跟美國邊界,阻擾交通是違法行為。只有前任加拿大聯盟黨領袖Stockwell Day說得好:「從政40年從來沒有見過主流媒體團結一致的反對一次抗議行動。只要示威者出現一絲一毫身體威脅,一定會被鋪天蓋地的報導,希望大家保持冷靜,堅強,Keep on trucking。」另外那位Tesla的Elon Musk也一直支持。他發表推特說:杜魯多說他們是一小撮邊緣人,真正一小撮的是政府。

貨車抗議行動也獲得基層的支持,他們的GoFundMe,已經籌得將近一千萬元,足夠支持他們長期抗爭。

不過貨車司機今天下午又在亞省南面Coutts開闢第二個「戰場」,起先是一批貨車占據公路,後來一些私人的貨車,包括Pick up也都加入,越聚越多。這些都不是有組織的抗議行動,後來皇家騎警RCMP前往談判,沒有談成,衝突加強。媒體又在興風作浪,說有騎警受到攻擊,但是騎警自己都說沒這回事。還有報導說,當地發生一宗車禍,導致有車主打架,騎警也說不能證實與示威有關。目前在當地無人被捕,我聽到媒體報導時表示不敢相信。似乎記者都認為應當有人被補。

這樣的示威是很危險的,因為雪地路滑,大家爭路很容易發生車禍,據說今天皇家騎警還帶領一些拖拉機去開路。我很意外事件一個多星期來,到目前還是平安無事。想想看以前這樣大規模的示威,哪一次不是打砸燒搶,到處被放火。在美國,2020年幾十個大城市發生放火燒商鋪,甚至燒警察局的事件,有的整條街都燒了,但是媒體居然在火場前面說「和平示威」,說是summer festival。

貨車司機不是受過高等教育的一個族群,我佩服他們的克制。相信是見到去年一月六日美國國會騷動事件,當作一面鏡子。他們知道,左派可以打砸搶燒,其他人都必須一步一小心,而且隨時會被人滲透破壞。

不過他們如果真的聰明,應當見好就收。夜長夢多,媒體又不在你們那一邊。杜魯多是不會讓步的。

 

01/31/2022星期一

加拿大貨車司機的抗議行動持續了好幾天後,可以說是平安落幕,四五萬人齊集首都渥太華,警方發布的聲明說,沒有一個人被捕,真可以算是奇蹟。特別是媒體天天警告會有暴力事件發生。但甚麼都沒有發生。

不過你看或是聽媒體的報導,完全可以感覺到那一股酸溜溜的想法。他們說:「沒有暴力事件,不代表沒有這種危險性。」我只拿加通社CP今天的報導做例子,整篇文章可以作為今天變態媒體的典範:(以下幾段是引文,連引號都是原文,只是濃縮了。)

「在渥太華反疫苗集會中,警方沒有報告任何身體暴力行為,但是critics (有評論員) 警告,使用沒有流血事件的所謂『和平』抗議的字眼,降低了這次示威的危險性。

連續兩天,首都市區都變成禁區,交通癱瘓。有人弄汙defacing紀念碑,展示仇恨字樣及畫面,警察也在調查是否有威脅警方、市府官員或其他個人的言論,或是破壞公物的行為。

直到星期日下午,都沒有與示威抗議相關的逮捕行動,不過一位警方發言人在聲明中,晚上可能需要升級警力,因為這是類似狀況通常的發展。

這就導致很多媒體形容此次抗議行動是和平的,不過有活躍者跟學者(activista and academics) 在社交網絡警告,這樣的報導降低了這些示威者帶來的恐懼,破壞性。…」

下面還有很多,包括訪問一位性別遊移的市議員,說這些大卡車如何的擾亂他們的生活,行動。之後訪問反仇恨組織,說這些貨車司機(因為都是白人),所以代表種族主義者,還說如果是黑人,或是回教徒發動,肯定第一時間就受到圍攻打壓。他們的話很可笑:「我們示威從來都不會騷擾整個城市,我們沒有叫囂要換政府,我們沒有威脅不同意我們的人…」

你們沒有?其實左派示威才是破壞行動的終極,他們放火燒商店,砸爛警車,讓商店全部封上木板,如果是保守派主政,就將那總理或是總統的人像焚毀,整天叫囂要他們下台。這一次只是有些標語要打倒杜魯多,他們就受不了了?

 

 

 

 

 

 

 

 

文章中所謂的弄汙雕像,僅有一個例子,就是癌症青年Terry Fox的雕像上面被掛了標語,這算是弄汙,侮辱歷史人物?(見上圖),連杜魯多譴責時也只能舉出這唯一的一個例子。相對的,他們屢次將第一任總理John A. MacDonald等歷史上偉大人物的雕像塗油漆,推倒等等,怎麼都忘記了?

一個好幾萬人的示威行動,沒有破壞,沒有人被捕,這根本就是一個奇蹟。這些人根本就應當得到嘉獎。但是杜魯多總理卻說他們是「恐嚇,仇恨」的行為,威脅加拿大民主。這又是他們左派的一貫口吻。這是官逼民反的作法。

CBC新聞台一個主持人Nil Koksal,甚至向一個被訪者(加拿大公安部長)提出暗示性的問題:因為現在加拿大支持烏克蘭對抗俄羅斯可能的入侵,是否有可能給機會讓俄羅斯(的特務)滲透,製造及擴大示威事件?這樣的胡扯八道,而且又將俄羅斯給牽進來了。

你看上面的報導就可以知道,這些媒體人是如何的思路不清,高高在上,甚至是變態的思維。文字裡面透露他們多麼希望有暴力事件發生,即使沒有也要編造事件。只因為這是一次他們不贊同的但是極端成功的示威行動。甚至語氣間毫不隱瞞他們偏激的想法,這是愚蠢,還是自欺欺人?難怪這些示威的司機在星期日的記者會中,禁止好像CBC,多倫多星報那班極左派的搞屎棍出席。是要有人拿出勇氣,不要再容忍左派媒體肆無忌憚的橫行。下面是美國華盛頓郵報Washington Post昨天的漫畫,居然將示威的貨車司機都形容是法西斯。這就是左派扣帽子的霸道作風。凡是不同意他們意見的都是法西斯。這是極端的箝制言論自由,連憲法都不顧了。今天的美國已經不再是昔日的美國。

 

01/29/2022星期六

在加拿大,數以千計的大卡車經過一個星期的跋涉,今天齊集首都渥太華,這是在寒冷的加拿大冬天,零下二三十度的氣溫,最遠的來自西岸的溫哥華,路程長達三千六百多公里。也有不少來自東岸地區的大西洋省分。過去一星期我們見到這些大貨車在公路上綿延不絕,長達75公里,合43英里,已經正式打破健力氏世界最多貨車聚集舊紀錄的幾十倍。

這一次的Freedom Convoy是加拿大的貨車司機集體抗議杜魯多政府過分的規定、限制通行於美加邊界的貨車司機都必須完全注射疫苗。其實據說加拿大十幾萬貨車司機中,只有不到一成沒有完全注射,而參加、以及支持這項抗議行動的幾乎是百分之百。證明抗議者所說的,他們不是反對注射疫苗,而是政府過分的規管。

 

 

 

 

 

 

 

我們見到,這些大貨車經過亞省,緬尼托巴,安大略,魁北克,每一處都受到路人夾道歡迎,在行人天橋上也有群眾高舉國旗歡呼。這些不可能全部是組織者發動,他們沒有那麼多人。這現象目前已經出現在世界各地,顯示各地民眾都為政府利用新冠肺炎做藉口的過份管制,感到難以忍受。

但是杜魯多的反應仍然是高高在上的一句話:「這些只是一小撮邊緣分子small fringe minority,不代表多數加拿大人。」加拿大媒體最初也是當他們一小撮偏激分子,不是輕描淡寫,就是尋找這些貨車司機跟組織者的幕後動機。甚至將他們跟「極右派」,跟川普支持者掛勾。一些左傾政客(自由黨議員)明指「讓他們鬧下去,極有可能搞出美國去年一月六日的國會暴動,甚至2017年Charlottesville的種族衝突。」這就是無中生有,又將種族衝突搬出來,雖然這跟種族毫無關係。不過媒體就可以借題發揮,找出了學者,專家,警察要他們就這些論點發表觀點。而且你可以聽出來,他們非常盼望有暴力行為出現,這樣他們就可以大作文章。

但是你見到那街上的揮舞國旗的人,高舉帶著手套的手向他們致敬,還有路過的汽車不停地響喇叭,表示支持。這些絕對不是一小撮偏激分子。而他們在網上過去幾天就籌集到了七百多萬元,也代表受到廣泛的支持。加拿大極左政黨新民主黨NDP黨魁Jagmeet Singh的連襟就捐出一萬三千元,成為最大個人捐款戶。這些都不可能是極右派一小撮人的作為。

 

 

 

 

 

 

 

 

說到貨車司機,他們長年在公路上忍受冰霜雪雨,可能是最寂寞的行業。對於政府戴口罩的規定已經抗議了很久。現在又強迫必須有疫苗護照才能進出餐館,加油站,更不要說出入境,過海關。我們一般人每年過海關一兩次,他們有可能每個月都要過海關一兩次,甚至更多。這是兩年多的積怨。在美國,供應鏈的斷裂,很大一部分也是因為貨車司機的抗議跟怠工。但是民主黨政府,跟加拿大的自由黨政府都在新冠病毒出現後利用這病毒做藉口,一方面提出種種的限制措施,一方面不停的發支票收買行為,擴大政府功能,擴大政府權力,這些被很多人看在眼裡。杜魯多不是在新冠病毒出現初期就說溜了嘴:要利用這次機會,推出及做到多項社會主義政策。所以這一次的貨車抗議他們直接叫出了「打倒杜魯多」的口號,不是全無原因。

 

Click: 505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