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看板

時事看板一
時事看板二
時事看板 三
時事看板四
時事看板五
時事看板六
時事看板七
時事看板八
時事看板九
時事看板十

時事看板六

2017-01-28 15:04:22

03/08/2017

今天左派婦女又上街了,瘋狂一樣叫口號,要川普下台。還有一些發起罷工一日,說是A day without women沒有女人的一天,如果這一天她們都躲起來了,倒也不錯,免得看了眼冤。

她們另一個口號是,只到女人開的店裡買東西,又是左派的分化作風。只是我發現,他們一方面鼓吹沒有性別,一方面鼓吹女權,那些新的第三性、無性別、雙性人、變性人又屬於不屬於該抵制的?

聽說單單在這一天,那個左派富豪索羅斯George Soros就派發了兩億五千萬元,給總共一百個團體,叫她們都上街。

XXXX

香港著名政論家陶傑在明報一篇專欄「狂人現場很正常」中,終於發現了美國傳媒的瞞天過海的技倆。他說,看了川普的一個多小時的記者會,川普與記者談笑風生,但是事後記者的報導都以:發飆、暴怒等字眼形容,再看網民的留言,都與媒體報導不同,他終於看清楚,美國媒體的不誠實。

只可惜不是每個人每天都有機會,或是會看整個記者會。多數人是看外電,或是CNN的一分鐘新聞,於是就一而再再而三的被欺瞞了。

 

03/07/2017

今天維基解密WikiLeaks又揭發了八千多份CIA內部文件,揭發了中情局用那些方式收集情報,包括利用手機,利用電視機,裝置內部軟件,或用病毒,收集用者(目標人物及民眾)的資料。

這事件對於中情局,及美國的信譽都造成極大的傷害。但是CNN等傳媒輕描淡寫處之,反而是繼續就川普「不實」指控奧巴馬竊聽之事,大作文章。其實兩件事是有關連之處。

過去每當有關於中情局的黑幕,左傾自由派都會跟著大張旗鼓的聲討,特別是像這件事揭發的,中情局居然使用家庭用品,收集個人隱私資料,左派沒理由不大肆攻伐。但是今天,因為事件是在奧巴馬任期內發生,因此很明顯看出,紐時及CNN等都有意包庇。不僅如此,這樣一件對CIA及奧巴馬政府造成極大羞辱的事件,華盛頓郵報卻在結論中這樣說:「維基解密這次對美國情報系統的攻擊,對於川普將是一個尷尬局面,因為他過去多次讚揚維基解密,打擊中情局。」

回到川普指控奧巴馬政府監聽他的團隊的電話一事,目前通街都知,傳媒利用洩露的電話竊聽資料,指證川普的白宮安全顧問弗林Michael Flynn確實跟俄羅斯大使通過電話,並以此將他打落台。之後又經由洩露的電話內容,打擊司法部長塞申斯。之後又散發消息說,川普身邊有五個人跟俄羅斯大使通過電話。

他們怎麼知道的?就是情報機構對俄羅斯大使的竊聽。照理說,情報機構竊聽外國大使電話有其正規渠道,但是當牽涉到美國公民時,就不可以公開。為什麼這麼多牽涉到美國公民的資訊會點點滴滴傳給媒體?

還有就是,川普總統跟墨西哥總統,澳洲總理通電話的內容,又是怎麼被人聽到、又被洩露給媒體的?

大家記得嗎?奧巴馬在下台前兩個星期,簽署了一項行政命令,允許情報機構將手中收集到的情報資料,不須經過處理就互相調閱。他為什麼要在下台前簽這項命令?是要為打擊川普舖路嗎?

整個周末,奧巴馬時期的國家情報局長James Clapper就出面為奧巴馬解畫,說以他的身份,完全可以否認奧巴馬曾下令,監聽川普團隊的電話。首先,奧巴馬無須直接下令,其次,他們只要監聽俄羅斯大使就夠了,這樣誰跟這大使通電話,都等於受到監聽。而將這些資訊傳給媒體,就是犯法。

第二,你想知道這位Clapper有多少信用?在2013二月,他在參院作證時,肯定的否認情報機構收集美國國民的情報資料。但同一年夏天,CIA合約員工史諾頓Edward Snowden公布了美國情報組織竊聽及收集美國數以百萬計的情報及資料,他被迫公開向參院道歉。為什麼他這一次的保證,我們要相信呢?

主流媒體全都知道Clapper這一段不光榮歷史,但他們一句都不提,卻用他的話來打擊川普,說川普的指控是無中生有。

 

03/06/2017

今天一天,CNN仍然在亂槍掃射,首先公布了一項民調,說65%的人支持由特別檢控官Special Prosecutor 調查川普陣營與俄羅斯勾通的事件。這是什麼民調?到目前包括他們自己人都承認,完全沒有證據證明川普集團有跟俄羅斯勾通的行為,為什麼要做這樣的民調?

至於川普指責奧巴馬政府監聽他的川普大樓的事,CNN每一句話都是:川普的不實falsely指控如何如何;要不就是:川普沒有事實的baseless指控奧巴馬如何如何,又或者川普without evidence指控奧巴馬…。

然後幾位主持跟評論員就幸災樂禍的說,川普應當好好管管白宮,最好任命新的發言人,每天把事情交代清楚,否則這件事每天不停的drip、 drip 、drip,那數字(民調)還將更高。又說,川普再這樣下去,他什麼也別想做。

我的天,是誰每天在drip、drip、drip?觀眾真的那麼笨嗎?

 

03/05/2017

民主黨跟紐約時報一伙,用了幾個月時間製造「川普集團暗中與俄羅斯串通,干預美國大選結果」的前題,但至今沒有實質證據,但他們不肯放棄,繼續將事件當作第一大新聞。川普有什麼辦法對付?

現在紐約時報及民主黨陣營提出新的建議,就是審查川普的過去十幾年的報稅表,以證明他在俄羅斯真的沒有生意。

這就是他們反川普派的作法了:先假設(肯定)你有罪,再去找證據。完全是違反美國司法精神的做法。

還有一次,在一個場合,一個FBI高層探員對川普的白宮幕僚長Reince Priebus說,所有的有關大選時,川普陣營與俄羅斯串謀的事,已經查明完全沒有證據。Priebus聽了很高興,就對他說,那你為什麼不去跟媒體說清楚,以免他們再每天都亂寫。但FBI探員說,他們不方便做這樣的事。

沒想到這事件被媒體知道了,於是CNN及紐約時報等大作文章,CNN連著報了幾天,都說:「 Priebus主動聯絡FBI,要求他們為川普政府澄清事件。」這行為完全超越了政府的行為關範。並要求Priebus辭職。

傳媒每天這樣製造事端,就是要阻止川普做總統該當做的事。

而且媒體及民主黨完全不給川普陣營反擊的機會,大家可以參考:俄羅斯事件會擊倒川普嗎

 

03/03/2017

這兩天,美國媒體歇斯底里的狀態,超過了他們自己過去的紀錄。CNN一整天都是:

再有川普身邊人被發現與俄羅斯高官私通;民主黨說司法部長塞申斯必須辭職;共和黨也有人認為應當就俄羅斯干預美國大選進行調查…

不過所謂的「俄羅斯政府高官」說起來就是同一個人:俄羅斯駐美國大使。在華盛頓,那一個官員沒有機會見到俄羅斯大使?少則在酒會中寒喧幾分鐘,多則在辦公室談十幾分鐘。這算犯法嗎?(何況共和黨今天找出證據,民主黨參眾兩院領袖都先後見過俄羅斯大使,甚至與普京杯酒言歡。在奧巴馬任內,這位大使甚至出入白宮22次,難道就沒有問題嗎?)

這些傳媒就像一條狗繞著圈子追自己的尾巴。因為到目前為止,沒有一絲證據證明,川普陣營事先跟俄羅斯串連,讓俄羅斯干預美國大選。但是他們整天繞著這個主題轉,希望轉來轉去,轉到當事人頭暈了,做出不軌行為,到時候就可以入罪了。

不知多少人記得1996年的美國大選,當時共和黨候選人道爾Bob Dole是二戰英雄,還受過傷,右手傷殘,他個人人格高尚,私生活嚴謹,幾乎完美無缺。但是左傾的美國傳媒就找到他一個「缺點」,因為發現他競選陣營中一些要員,工作的律師行為香煙公司做說客,與此同時,一些香煙公司也是道爾競選團隊的大戶捐款者。因此當年媒體每天用此做新聞,說道爾與香煙公司掛勾,忽略香煙對人體有害,每年浪費無數的醫療費用,特別是青少年的害處更大,一時間全美國反煙勢力風起雲湧。很多人對我說,為什麼西方自由派這樣痛恨香煙,卻對大麻及其他毒品那樣寬容。你只要研究一下1996年美國大選就知道了。

總之,美國的媒體為了幫助民主黨人當選、得勢,用過的手段真是罄竹難書。

 

03/02/2017

果然不到24小時,民主黨就發功了,這次的受害者是司法部長塞申斯Jeff Sessions,指他在去年大選時曾經跟俄羅斯大使見過面,說過話,但在參院的任命委員會中沒有從實交代。民主黨參眾兩院領袖甚至用「說謊」指責他。

我說過多次,民主黨是小人黨,至今他們不肯承認川普的合法地位,上一次以類似的指控,將白宮安全顧問弗林Michael Flynn逼下台。塞申斯與弗林一樣,他做為參院軍事委員會主席,經常與外交人員見面交談,去年他就跟至少25位外國大使見過面,這樣也算通敵嗎?何況參院當時問他「是否與俄羅斯官員見面,討論如何干擾美國選舉的事」,這與與一個大使見面寒喧,是同一樣事嗎?

但民主黨中多名重量級人物已經開口要塞申斯辭職。

而我也說過多次,共和黨是君子黨,目前已有多位共和黨參眾議員,迎合媒體的要求,說塞申斯應當自我退讓,不要參與調查「俄羅斯干預美國選舉」事件。問題是,俄羅斯干預美國選舉基本上根本是民主黨人的一個幻想議題,本身已經有疑問,居然要求政府任命特別檢察官調查。

過去在民主黨任何醜聞鬧得最凶時,都沒有一個民主黨人會站出來要自己政府官員辭職或退讓。記得克林頓總統性醜聞嗎?記得一年前當希拉里電郵事件鬧得凶時,奧巴馬的司法部長Loretta Lynch在機場與克林頓見面25分鐘嗎?沒有一個民主黨人站出來批評Lynch。

這事也證明,民主黨會為了黨的利益,忽略國家利益。整個美國與俄羅斯的關係,就這樣被民主黨私己的利益干擾了。

除了幾份左報,CNN幾乎24小時只報這一條新聞,上次就因為川普看了CNN的不停報導,讓弗林辭職了,希望這一次不要再上當,就當CNN吹風。

 

03/01/2017

川普首次在國會向參眾兩院演講,我覺得與他的就職演講沒什麼大區別,至少方向上一致,但是主流媒體MSM卻大為受用,多數評論是正面的。CNN裡最痛恨川普的黑人主持Van Jones 事後居然說:川普完全是我們的總統了,就在那一刻開始。

他們又說,川普沒在演說中攻擊政敵及媒體,問題是這是正式演說,就像就職演說一樣,他也沒有攻擊政敵及媒體。他是在「競選式」演說時,才會攻擊媒體。

不過民主黨那班人還是做對到底,完全吝於鼓掌。所有女的議員還都穿上白衣服,象徵式的抗議。民主黨參院領袖舒默Chuck Schumer說「不能只聽他說話,要看他的作為。」但是過去川普每次說錯話,你們可沒一次放過他。

不過不要以為MSM會因此轉汰,他們怎會那麼容易放棄。紐約時報今日所有標題都是負面的:川普被認為演說成功,是因為人們期望太低;川普醉心於聽眾的掌聲(他除了在乎人們是否歡迎他,支持他,昨晚更證實他在乎有多少掌聲);對於川普就職後股票不停的升,該報也說成是川普自吹自擂。

 

02/27/2017

奧斯卡頒獎禮這一次真的是出醜到極點。不僅是將最大獎頒給錯誤的電影,還等幾個製片演說道謝完畢了才發現。最初我還以為是兩位頒獎人華倫比提Warren Beatty和費唐那薇Faye Dunaway沒戴老花眼鏡,因此讀錯了,後來才發現是他們被給錯了信封。這一次應當有人要負責(人頭落地)。

但是新聞報導普遍的非常寬容,說:贏的跟輸的兩方都十分有氣度。(難道要開打才算沒風度?)平常他們批評共和黨人可沒這麼客氣。

現場很多人都誤會了華倫比提跟費唐那薇,La La Land的製片甚至當眾宣布,是華倫比提講錯了。我認為華倫比提風度算不錯,沒有生氣。(雖然我對他的自由派立場不同意。)

一個晚上又是從頭到尾都以川普為嘲諷、攻擊對象。有些到了低級的地步:「川普到現在還沒有發推特,我想要等他清早五點鐘上廁所大便時才發吧。」

一群穿金戴銀的特殊族群,卻都自以為道德上高人一等。只有影藝這行業,每年多次開豪華晚會頒獎給自己,讚頌自己的成就。還要現場轉播給所有人看,很難不成為世界上ego最大的一個族群。不過是演戲的一群人嘛。

去年奧斯卡被攻擊太「白」,因此今年特地頒了幾項大獎給黑人演員,或是黑人影片。最佳影片Moonlight不僅是全黑人卡司,更是黑人同性戀者在社會遭岐視的故事。所以在政治正確指數上而言真是爆燈。好萊塢已經全然脫離現實了。

 

2/25/2017

奧斯卡頒獎禮又將舉行,人們期待那些與群眾隔離的、高高在上的所謂明星,又會利用機會宣揚他們的左傾自由派立場。

觀眾看熟了他們在銀幕上的「假扮」的形像,有多少人清楚他們的真面目?

拿那個聲嘶力歇為希拉里站台的梅麗史翠普Meryl Streep為例,每一個女星都費盡心力設計當天的晚禮服、髮式、鞋子等,史翠普原來揀選了香奈兒Chanel設計師拉格菲Karl Lagerfeld的一件繡了銀線的灰色長禮服,她甚至試了裝,要求做了一些修改,但是突然在幾個星期前,打電話說不用做了,因為她找到另外一個設計師。原因是,另外一個設計師願意付她錢,讓她穿自己設計的服裝。

拉格菲不齒她的作風。這些明星已經富裕到如此地步,還要在禮服上佔這樣一點便宜。(不令人意外的,史翠普已經予以否認,而且自由派人多勢眾,幾乎所有自由派媒體都在幫她「闢謠」。)

說起好萊塢那些人如何奢華,大家應當都知道,但有幾個人知道到什麼地步?最近Johnny Depp鬧離婚,他的財富及日常開支就被公開了。原來他每個月的家用開支就高達兩百萬美元,一個月喝酒就喝去三萬元。一艘遊艇值一千八百萬元。他在全世界有14間豪宅,其中在法國南部的一間豪宅,佔地45英畝,他在巴哈馬有一連串十幾個島嶼,在加州及好萊塢都有penthouse,在肯達基有馬場。而每一處住所都有齊全的僕傭照料一切。他們旅行坐自己的噴射機,坐遊輪時會包下整艘遊輪。

其實大部份好萊塢影星的生活方式都差不多,他們錢多得花不完。但是出席奧斯卡頒獎禮,他們每人還會獲得一個價值上百萬的禮物袋,還要由禮服設計師那裡拿錢。他們還有膽宣揚環保,還有膽斥責共和黨人是富人黨。

 

02/25/2017

今天看主流媒體的報導,包括香港TVB的新聞,又是將昨日的發展故意改頭換面的報導。

這些媒體一致說,白宮發言人將反對川普的主流媒體排拒在外,只邀請保守派媒體做簡報。真正的事實是,白宮發言人Sean Spicer依慣例,邀請幾間大媒體pool media到他的辦公室做小型簡報。一來因為是星期五,二來因為川普已經在上午發表了演說,因此當天的例行簡報取消了。

Spicer邀請了一些媒體做pool media,包括ABC,NBC,CBS,及一些通訊社,這些都是全國性媒體。但臨時Spicer又邀了一些保守派媒體,這些是過去一直被忽視的,現在是川普政府認為友好的,也進去一起簡報。沒想到CNN及紐約時報等故意倒轉過來說,Spicer只邀請了保守派媒體,將他們真正有代表性的媒體排諸門外。製造了川普對抗媒體事件的軒然大波。

所以川普會說「假新聞」媒體是人民的公敵。

但是傳媒又一致故意的說:川普說媒體是人民的公敵,故意將前面的假新聞略去了。即使聽過川普演說的人,事後一再聽媒體的新聞,都會以為川普說的是「所有媒體」都是人民公敵。

CNN更邀請尼克森時代的華盛頓郵報記者Carl Bernstein,用他的口說:尼克森當年都沒有敢公開與媒體為敵,川普做的比尼克森更絕。暗示他的下場會更慘。

 

02/24/2017

川普贏了去年十一月的大選,但是看今天的新聞,他簡直是過街老鼠。民主黨輸了白宮,輸了國會參眾兩院,連美國50個州,民主黨都只在16個州主政,(共和黨佔33個州)。更不要說各個州的州議會了,但是每天看新聞,共和黨真是不濟,這也不對,那也不對。

如果換了民主黨這樣「情勢大好」,你看媒體會怎麼捧法。

現在是,民主黨全國主席候選人宣稱,有足夠資料彈劾川普了;共和黨參眾議員的群眾大會,遭到群眾鼓噪,招架不住;川普團隊競選期間有人多次跟俄羅斯私通款曲;(盡管到現在一些證據也沒有,而且川普團隊一再否認。但是傳媒的技巧是,天天造謠直到有一天有人受不住了,一句話說錯了,或反應過激了,被用來做新的攻擊武器。)

就像華盛頓郵報這幾天繼續就這事發表文章,說有九個沒透露名字的消息來源,確信川普團隊跟俄羅斯一直有來往。

而當白宮幕僚長Reince Priebus在跟FBI代表談話時,向對方提出要求,用他們手上的證據否認華盛頓郵報的報導時,媒體又大作文章了,說政府不應當接觸情報單位,封殺新聞。問題是,相關人士都知道新聞是造謠,為什麼要讓假新聞一再流傳?

現在一些左派網站及報紙,已經大字標題:Reince Priebus 應當被開除。這就是他們的下一個目標。

 

02/24/2017

今天下午,CNN大聲嚷嚷說:白宮排拒多間主要媒體於新聞簡報之外。

我一見就想,這一下川普太過了。白宮是人民的地方,你當然不能排拒任何人,更不要說幾大媒體了。

不久加拿大、英國等各國媒體也都breaking news一番,高聲宣告川普團隊排拒CNN,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BBC等十多間傳媒於簡報室之外,只邀請了一些保守派媒體參與。

沒多久,真像大白。原來不過是白宮發言人Sean Spicer邀請一些記者到他辦公室,舉行所謂的Gaggle,小型簡報會。因為他辦公室小,因此沒有全部邀請。至於說他只邀請保守派又絕對不是,因為像那些NBC,CBS,ABC等平日仇視川普的記者也在被邀之列。而這一類聚會過去其他總統在任時也舉行過,並非Spicer首開先河。

不過CNN主持就氣憤的說,這樣不公平,因為Spicer今天沒簡報。事實是因為川普已經在早上在CPAC大會上發表過演說,因此Spicer的每日簡報就取消了。有那篇演說,你們還怕沒新聞發嗎?

這只證明CNN及紐約時報等一直處在戰鬥狀態,隨時將川普的新聞妖魔化。

 

02/22/2017

在香港星島日報看到一篇社論,又是攻擊川普的,其中一句話又是完全引用美國媒體的:川普說,「情報單位洩密是真實的,但是新聞卻是假新聞。」社論直指這不合理。

這怎麼不合理呢?我在02/19/2017中解釋過,美國CIA等奧巴馬時期任命的官員,將竊聽來的資料,及不實資料,故意洩露給媒體知道,這事千真萬確。所以是事實。但是媒體將這些未經分析的所謂情報刊登出來,後來已經大部份證明是不確實,所以新聞是假新聞。這麼簡單的道理還想不通嗎?我老早說過,今天的知識份子、媒體文化人都因為「普及教育」的制度,水準拉得十分低。

 

今天CNN又在製造川普負面新聞,特別是幾位共和黨參議員在家鄉舉行的民眾大會,被反對者鬧場。一個大標題是:Angry voters erupt at Republican town hall…。但是CNN沒解釋的是,這些鬧場的人中很多都是民主黨組織的。否則怎麼會一時間出現這樣多同樣立場的反對者。

共和黨說,這些反對者來自一個叫做 Chapter of Indivisible的新成立的組織,他們還有民主黨使用的各種訓練手冊,就是教他們怎麼發問,怎麼做標語牌,怎麼吸引媒體注意,及在媒體訪問時如何回話。而這組織屬於一個雨傘組織Organization for Action,而這組織是奧巴馬競選總統時成立的,至今還在運作,一直都在教地方組織如何示威,及製作標語牌之類的運作方式。

其實不用教,只要有反對川普的示威者,那些媒體一定會訪問你,坐大事件。CNN不僅訪問那些示威者,甚至訪問一名共和黨人,這名共和黨人說的話就是CNN最希望得到的,那人說,他覺得在場的共和黨人反應過份激烈,簡直當那些反對他們的人都當敵人,因此他憤而離開會場。CNN真了不起,居然可以找到這樣一位「共和黨人」。

記得去年競選期間,民主黨被發現花錢僱用流氓到川普的會場鬧事嗎?這是同一手法。但媒體就是不由這個角度報導。所以川普只有一次又一次的自己跟選民對話。因為他沒有「中間的媒介」。

 

02/20/2017

川普在佛羅里達的群眾大會中,又說錯了話。他說瑞典發生的罪案因為難民增加,前一天就發生事故。後來他解釋說,是在Fox news上看到的新聞。我也看到那新聞,說的是因為瑞典因難民引發的罪案增加,及社會不安,導致瑞典民意大轉向,政府也要全面檢討難民政策。川普無疑是搞錯了。

但這一句話就讓主流媒體大為興奮,大作文章兩三天。其實在他整個半個多小時的演說中這不是最重要的,但是媒體就只聽到這一句話。

就像上周川普的一個多小時記者會,中間他說到這次選舉,媒體都認為他闖不過220張選舉人票,但是他最終得到305張,然後加了一句「這是自雷根總統之後最多的選舉人票」。他又錯了,因為老喬治布許,及奧巴馬都曾經得過更多選舉人票。他應當說的是雷根之後最多的鄉鎮數字。結果立即有一名記者起立發問,不僅指出他的錯誤,甚至質問他「做為一國元首,你整天撒謊,瞞騙國民,怎麼要國民相信你?」

我以前說過,他不是律師,他說話像漏杓,但如果你讓我選,我寧願不要律師文化,因為律師文化讓今天的司法制度全盤破產。

大家心中有數,川普不是有心撒謊。但媒體就捉住不放。去年大選時,就有這麼一句話:傳媒take him literally, but not seriously.但他的支持者 take him seriously but not literally.。到現在都是這樣,媒體在他每一句話中找問題,但從來不探討他的做法及思路。但他的選民就喜歡他的政綱及方向,而不是斤斤計較他的每一個用字。

 

02/19/2017

越來越多跡象顯示,美國前總統奧巴馬牽涉到華盛頓不斷發生的、國家機密洩露事件中。

自從那一次美國媒體由情報機構得到一份,有關川普在俄羅斯不當行為的情報資料,並且予以刊出,雖然內容完全無法印證,幾份媒體包括CNN卻透露了部份內容,川普政府就聲稱是情報單位高層洩密。

後來發現那報告是民主黨人在大選時,花錢請一位退休的英國情報人員調查所作。這報告部份內容已經證實是虛構,而且寫報告的人也不敢露面,但媒體還是一再坐大事件,說俄羅斯可以用這些資料威脅恐嚇川普。

媒體在大選前就知道有這份文件,但以「內容無法證實」而沒有刊用,那為什麼大選後鬧得喧囂其上?都因為大選前不給予川普任何機會當選,現在見到他當選了,就不管是否真實,都用來做武器對付他。這就是川普口中的fake news了。

現在,川普政府又發現,他與幾位外國元首通電話的內容,及前國家安全顧問Michael Flynn與俄羅斯大使通話的內容都被洩露了,同時被媒體用來做對川普不利的宣傳。好像說,川普與澳洲總理的通話不歡而散,甚至掛了電話。又說他與墨西哥總統捏托的電話也是雙方意見不合。後來兩國元首都出面否認,說談話非常和諧,根本沒有掛電話的事。

這一類電話只有情報單位可以竊聽,為什麼會讓媒體知道,而且會與真實內容不符?川普認為是奧巴馬任命的情報機構幾位高級領導所作,包括以前中情局局長John Brennan,及前國家情報局長James Clapper,而且Brennan也不避嫌,經常出現左媒的新聞中攻擊川普。

更巧合的是,奧巴馬政府在下台前兩個星期,簽署了一項行政命令,就是允許國內16個情報單位分享國家安全局NSA在全球收集到的所有第一手情報資料。過去,這些資料要在分析整理之後,除去有關隱私部份,及證明是有用的資料才會與其他部門分享。現在,一收集了資料,不論是否真時實立即可以讓所有16個情治單位任意查閱。

為什麼奧巴馬要在落台前兩個星期訂下這規矩?事後有人說就是為了要對付川普及弗林的。一方面因為弗林過去公開反對奧巴馬與伊朗簽的反核協議,而奧巴馬政府為了要保住他的這項協議,(這是他認為除奧巴馬健保之外,第二大政治遺產),就用這方式除去弗林。後來果然竊聽了弗林與俄羅斯大使的電話,並透露給媒體,製造弗林下台的背景。而且川普跟外國元首的通話,也都成為情報單位分享的資料,將來川普被整治的機會就更多了。做為一國之首的川普還有任何隱私可言嗎?

 

02/19/2017

川普進行了一次競選式的群眾大會,因為他說傳媒已經不再可靠,他要直接與民眾通話。他又在推特上說:傳媒不止是針對他而已,傳媒已經是美國人民的公敵。這使到媒體非常不高興,再度將他跟尼克森相比。

我認為這是美國另一種形式內戰的開始,因為自由派傳媒不肯退讓一步,他們將繼續打擊川普不遺餘力。

紐約時報這份號稱具代表性、最公正的報紙,今日的一篇專欄以「怎樣除去川普」為題,文章裡引用不知那裡來的民調,指川普將在任期內一定會被彈劾下台,其中一份更指,川普最快在今年七月就會出局。

專欄作者還介紹了好幾種除去川普的方式,在美國憲法中找出各項可以適用的條款,用那一種方式達到目的。就是這種態度,你能怪川普一再指責美國媒體是民眾的公敵?

今早的Meet The Press,主持人Chuck Todd (又是他)用了十分鐘質問川普的幕僚長Reince Priebus,到底川普前國家安全顧問弗林Michael Flynn跟俄羅斯大使說了什麼,以及川普團隊在競選時有沒有跟俄羅斯私通款曲,盡管川普及幕僚已經回答了無數次。Priebus抽空說,川普在過去不到一個月做了多少事,主持人非常不耐煩的打斷他:我們等一會會說那些事…但最終他也沒回到那些民眾關心的議題。這些主持唯一目的就是製造川普陣營一團亂,以打倒川普,還有人會不明白嗎?

那天川普在記者會中,點名指CNN晚上十點鐘的節目是惡毒的人身攻擊。我沒看那些節目,因為已經停了CNN,但那天白天看見這節目的宣傳,居然請了那個罵川普最惡毒的諧星Bill Maher做主要佳賓,(我在02/06/2017 提過他,)他每一句話都是人身攻擊,甚至在提起川普的女兒Ivanka時,居然說她是川普的daughter-wife,怎麼這麼下流?居然被CNN用來做廣告推廣當晚的節目。這些媒體已經到了無法回頭的地步。

 

02/17/2017

川普的記者會確是有些效果,CNN等至少不再針對他「通敵」喋喋不休,轉而針對他的記者會。紐約時報一些左報好像串通好的一樣,全部用「川普的混亂chaos記者會」做標題。我不知那記者會有何混亂。只因為川普罵了傳媒一通,記者輸了,就是混亂?

那個記者會川普明言媒體整天製造假新聞,又點名批判CNN,紐約時報,英國BBC等,這使到幾個大繓媒無所遁形。但他同時挑了近20個記者接受問話,而且全場有說有笑,媒體沒有想到會出現這場面,因此更生氣了。

比說他說,他剛提名的勞工部長Alexander Acosta,剛好與那個跟他鬥過嘴的CNN記者Jim Acosta同姓,因此在CNN記者發問時,他就說還特地叫勞工部長提名人去查家譜,是否跟這個記者有血源。而當BBC記者問話時,他說「你是那個單位的?」他說BBC,川普回說:又是一個同類貨色(another beauty),惹得大笑。BBC自己加了一句「我們公平公正」,川普就說「跟CNN一模一樣」。

就是這種氣氛,使到一些本來不是那麼恨他的記者無法再罵他。早在前一天,CNN還在幾個人自說自話,批評他過去連著三個與外國元首舉行的記者會,都只叫保守派記者。這些聯合記者會,慣例是川普點名兩個本國記者,外國元首點名兩個他們的記者。但連續三次,川普只叫:基督教電台,紐約郵報,網報TownHall.com,Fox News等記者,沒有一次叫到傳統大報記者。CNN記者在後面加了一句:The fix is in。意思是說,全部都是「操控」的。

所以第二天,川普就臨時通知開一個正式記者會,(一小時前才通知),記者陣腳大亂。也許因此他們說記者會混亂,其實混亂的是他們。

那記者會不僅不亂,更成功吸引到前所未有的觀眾,連一些地方電台開始轉播後,都沒中止,要知道那記者會近八十分鐘,要一個地方電視台放棄那麼長時間的廣告,絕對必須有一定吸引力。

 

02/16/2017

川普舉行了上任後第一次單獨的記者會,持續了一個多小時,他用了幾乎一半的時間,痛斥美國媒體不公正,不誠實。他特別指出CNN,說CNN的記者及主持對他的hate(恨)無時無刻不停的,其他如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等也都一樣。盡管這樣,記者還是用了一半的時間,換著方式問他一個問題:你確定你的團隊沒有一個人,在競選時跟俄羅斯接觸過?

媒體還是只有一個目的,要將川普置罪。

川普今天最主要目的是要大家知道,媒體每天製造假新聞,到了他無法治國的地步。他說:我每天就聽到媒體說:「我的政府一團糟、混亂Chaos、turmoil。事實是,我們不知運作多好。」我想這是他的目的。

事實是,今天及昨天,CNN等整天都在說:川普政府陣腳大亂。又說:川普陣營被懷疑競選時有人與俄羅斯高層連絡。說得煞有其事。川普今天的記者會就是針對這些事。

昨天紐約時報的專欄作家Thomas Friedman甚至高聲說,俄羅斯干預美國大選的事件,嚴重性超過珍珠港事變,超過九一一事件。更不要說水門案了。很明顯,他們在想什麼。

但是今天記者會後我聽CNN及NBC等所有電視台,都說川普沒有達到目的,不過至少他們轉移目標,要先為自己解畫。以證明自己沒有偏袒。

別指望一個記者會可以改變美國自由派媒體的心態及做法,但是川普的記者會至少可以讓部份百姓不經過媒體的過濾,知道部份事實。

事實是,過去幾星期,白宮發言人Sean Spicer的每日記者會收視率已經超過各電視台的肥皂劇。而今日川普記者會更是高潮百出,雖然他多次痛罵媒體,但是連在場記者都忍不住要笑。據說川普事後非常興奮,還說今後要經常舉行這樣的記者會。

 

02/15/2017

原來美國媒體知道弗林與俄羅斯大使的通話內容,但是不予報導。因為這通話太普通了。當時適值奧巴馬要制裁俄羅斯,因此大使很自然提到此事,弗林的回答是:川普即將上台,屆時我們會審核review此事。

就這樣他有什麼需要解釋的呢?就這樣他被判了死刑。

誰都知道,媒體的目標是川普政府,而非弗林一個人。今天紐約時報及所有左媒繼續追擊,說川普政府內不僅弗林一個人與俄羅斯有「連繫」,似乎任何的連繫都是通敵行為。

CNN等用turmoil,chaos形容川普白宮的現狀。這亂局是媒體製造的。沒有一間媒體討論,為什麼政府的情報機構竊聽自己官員的電話,再秘密洩露給傳媒,以整肅自己官員?這是第三世界警察國家的做法。這和普京有什麼不同?

川普的問題是,他看太多的主流電視,以至於他的決定及作為都被CNN之流影響。的確,你很難逃脫主媒MSM的影響,CNN、NBC等的燥音已經到了他難以治國的地步。他們找了幾十位民主黨人,及共和黨的兩位叛徒人物(John McCain 及Lindsay Graham)不停的訪問,說的話真的很難聽,全都將弗林當漢奸辦。其實昨天川普見了美國的家長及教育界代表,討論如何加強城市家長將子女送到優質學校的問題,加強註冊學校,及發給低收入家庭教育代用券等積極的計劃。但都為這些燥音掩蓋了。

有人說川普不應當逼弗林走,因為下一個就是Kellyanne,就是Steve Bannon,就是每一個他身邊的人。(NBC一個記者批評川普十歲的兒子是未來的槍手,紐約時報一個記者私下傳播第一夫人梅蘭妮亞是娼妓的言論),還有什麼做不出了?

 

02/14/2017

在CNN,華盛頓郵報及紐約時報等媒體24/7集體圍攻下,川普的國家安全顧問Michael Flynn終於辭職了。

白宮發言人Sean Spicer今天說的很清楚:弗林與俄羅斯大使通電話時,談到奧巴馬政府要經濟制裁俄羅斯的事,本身一些都不違法。他所以必須辭職,是因為他當初沒跟副總統彭斯坦白,讓彭斯四處為他辯解。這是誠信問題。

一件不是違法的事為什麼搞得那麼大?最重要是,原來是國內有情報機構(聯邦調查局,中央情報局,國防部或其他安全機構)私下偷錄了弗林的電話錄音,然後將這錄音傳消息給華盛頓郵報。

原來又是情報機構的布署。這件事證明,美國的一些情報機構箭頭不是向外,而是針對自己國家的總統。

真正應該調查的是,情報機構這樣做是否違法(絕對是),而將事件公開,更提醒了像俄羅斯一樣的國家提高警覺,以防今後電話再被美國情報機構竊聽。這就算是treason罪名了。

但是美國的傳媒卻沒有一間循這方向追究,卻繼續坐大弗林事件。CNN一天都在問:國會要不要舉行公開聆訊傳訊弗林,他是否有意誤導,還是無意間說謊。又說白宮幾個星期前就知道此事,為什麼一早沒採取行動,因此證明川普也有過失。(目前已有多間傳媒針對這一點,要將川普拉下台。說弗林的電話是川普指使的。)

奧巴馬制裁俄羅斯的事件,已經是無中生有,(奧巴馬指責俄羅斯干預美國選舉,幫助川普當選。)利用這樣一件無中生有的事整肅川普政府,這使我們可以預見未來幾年,(不要說未來幾年,我看未來幾個月都會是關鍵,)媒體及民主黨迫不及待要將川普趕下台。

 

02/13/2017

美國媒體這幾天大肆報導移民局特勤組ICE在全國各地搜捕非法移民,將他們驅逐出境的新聞,而且報導的都是一些在美國住了幾十年,特別是單身母親案例,引起全國自由派憤怒,紛紛走向街頭示威。

事實是,川普的行政命令只包括驅逐非法移民中的罪犯,而目前ICE的行動是秉承原有的政策,與川普無關。另一個事實是,奧巴馬總統八年任內,一共驅逐了250萬逾期居留者,平均每一天接近一千人。但因為奧巴馬及民主黨又包庇非法移民,(他們叫做無證居民),所謂的庇護城市都拒絕交出罪犯資料,因此被驅逐的並不一定是重犯者。但是從來沒有人上街示威。

美國傳媒,民主黨,還有像影星Meryl Streep一類的名流,都用brown shirt(棕衣人)來形容這些移民警察,而棕衣人指的就是希特勒手下的納粹警察。很狠的名詞。總有一天美國左派會以納粹戰犯一類的罪名將川普拉下來。

CNN每天用不同名堂整肅川普,今天訪問了一個最無品的民主黨參議員Al Franken,他煞有其事的說,他懷疑川普精神有問題(has concerns of his mental health)。原因是他每天說謊。現在CNN及紐約時報等,就以川普成天撒謊做為每天的話題,等於用媒體將他公審。

之後CNN又訪問其他人分析,這精神病的說法是否成立。做新聞做到這樣真正是極之無品。

 

02/13/2017

川普見加拿大總理杜魯多的規格,與見日本首相安倍的規格完全不一樣。

除了閉門會談,中午一起進餐外,川普安排自己的女兒Ivanka主持一項圓桌會,請的都是商界女巨頭。原因是,杜魯多上任後最大成就之一就是在內閣中安排了一半的女性。川普就藉用傾向自由派的女兒出面,一方面打發杜魯多,一方面達到自己支持女性的形像。

加拿大媒體還蠻受用的,沒看出來川普當他是羽量級人物。

川普與杜魯多在白宮見面時,先讓記者拍照。兩人坐得很開,一點互動都沒有。後來川普說:「他們(記者)可能希望我們握手。」因此兩人才握手,很牽強。不像那天川普跟安倍握手,手上疊手,握了半天。

最噁心是CNN的Wolf Blitzer訪問一個民主黨人,Wolf說,川普最初無意跟杜魯多握手,你說什麼原因?那個密西根前州長說:「川普這人自卑insecure,他是目前最不受歡迎的總統,見到杜魯多在國際很受歡迎,所以相形見拙。」

有這麼噁心的人嗎?

CNN一天都在搞那個川普的國家安全顧問弗林Michael Flynn,硬是要川普開除他。記者會中,川普挑的兩個記者都沒問這問題,他們就責備這兩名記者。明明是川普與加拿大總理的記者會,談的是兩國貿易問題,為什麼你們打擊川普的目的就這麼重要?(今晚最新消息,弗林終於在壓力下辭職了。如果這事發生在民主黨人身上,絕對不構成一件事。完全是無中生有的事件。))(事件詳情見02/10/2017 內容)

 

02/13/2017

格萊美音樂獎Grammy Awards與好萊塢頒獎禮一類節目相似,都是左傾藝人大聚會。昨晚至少有五個表演及主持人的講話,是針對川普的惡意攻擊。但是一位勇敢的黑人女歌星Joy Villa就特意穿了一件獨一無二的,支持川普的晚禮服。這件禮服上印著大大的Make America Great Again字樣,下擺還有TRUMP五個大大的字母。

而為她設計這禮服的是一名菲律賓移民Andre Soriano (圖右),他本人也是川普支持者。難得的是,他們一個是黑人,一個是同性戀者,他們都沒有隨波逐流,有獨立思考能力。

 

 

 

 

 

 

 

 

 

 

CNN幾乎一次也沒有報導過Villa的禮服。但是這位名不見經傳的女歌手就一夜間成名,她的唱碟由原來無人問津變成銷路直升到第三位。可見川普的支持者大有人在。(雖然辱罵她的,威脅她的也不在少數。)

 

02/12/2017

加拿大左傾電視台CBC已經四天沒有罵川普了。自從白宮發言人宣布加拿大總理杜魯多將在星期一訪問白宮後,加國的左媒就中止了對川普的無日無夜的辱罵及嘲笑。真不懂什麼理由。怕得罪川普,以免幫杜魯多的倒忙?又或是暫時休兵,因為杜魯多要搞好跟川普的關係,所以就暫時放他一馬?我觀察這樣久傳媒,早已看穿他們,只要跟他們的同伙有些許關連,都可以當自己人。

杜魯多需要一次成功的訪問。他已經派了三個重要部長前往華盛頓去為他開路。相比川普,他一天做多少事,相信見杜魯多只是每日行程中最微不足道的一項。川普怎麼看杜魯多,相信不足向外人道也。

杜魯多是川普見的第三個外國領袖,而且明顯是最不受重視的一個。人家日本總理又獲邀到佛羅里達州的夏日白宮,又同川普打高爾夫。而以色列總理那坦亞胡的下周三的訪問,也被看做是重頭戲。不過,如果川普忽視了他,那之後加國傳媒肯定又要開始對他大張韃伐了。

美國有傳言,前阿拉斯加州長,曾經競選過共和黨副總統的莎拉‧佩琳是未來駐加拿大大使人選。CBC等左媒認為是笑話,但如果屬實,不得不接受。這是他們過去嘲笑最厲害的一個政客,因為她毫不演飾自己的保守派立場。我想川普也想開加拿大一個玩笑。

 

02/11/2017

川普學到了,他決定重寫行政命令的字眼,而不堅持立即上訴。希望他這第一個教訓能讓他學精。

他面對的世界與奧巴馬的不同。奧巴馬可以什麼都不做,就獲得一座諾貝爾和平獎。川普不論做什麼,最終絕對不會有人讚。所以他第一步必須求自保。

川普身邊的人也都要學習適應。這是一個不公平的世界。他們必須學習逆來順受。

當十幾個百貨公司毫無理由的中斷了Ivanka的服裝品牌,做父親的必須忍。我不相信在美國任何人可以批評奧巴馬的女兒,而不惹上滔天大罪,批鬥至死為止。(記得杜魯門總統嗎?當他見到一份報紙批評他的女兒在一次表演中,歌唱得不好時,他憤怒的寫了一封公開信,指責那個藝評家是「一個憤世嫉俗的老人。當我再見到你,你需要一個新的鼻子,一個黑眼圈,也許下體都受傷…」)但是川普卻被要求不能為女兒發聲。

我覺得這些反川普聲音部份來自嫉妒。Ivanka的作為幾乎無懈可擊。她好幾次在公開場合受辱,她低聲下氣的求和。她聰明美麗,這就引人不開心。一個人怎麼可以什麼都有?她在公眾場合穿了自己設計的服裝,現在都被攻擊為「藉父親地位宣傳自己的品牌」,難道要她每天都穿其他品牌的服裝嗎?這已經到了極端不講理的地步。

 

02/10/2017

美國傳媒永遠可以憑空找出川普的醜聞。今天CNN,NBC等又以Breaking News說有爆炸性新聞,說川普的國家安全顧問提名人弗林Michael Flynn,在奧巴馬宣布對俄羅斯制裁時,曾經跟俄羅斯駐美大使通過電話,並談到這件事。(當時川普還未就職,弗林的任命更是八字沒有一撇),新聞最初傳出時,弗林說他當時正值聖誕節,因此跟七八位外國大使通了電話,也不確定是否提及奧巴馬的經濟制裁。

傳媒一直緊追這事,推測弗林跟俄羅斯大使討論這事,甚至可能對俄國說,只要等川普上台,就會取消這制裁。說得天花亂墬。

這星期,華盛頓郵報又訪問弗林的助理,他說了一句:我不確定這話題(經濟制裁)是否出現。

就這樣,各大媒體就認定弗林是向俄羅斯通水了。這行為不僅不適當,甚至可能不合法。就這樣鬧了一天。然後要川普徹查,沒結論不罷休。

在這之前,主流媒體MSM又捉住川普的顧問Kellyanne Conway不放。因為幾間百貨公司在壓力下,取消了Ivanka的服裝品牌,Kellyanne在一次訪問中,開玩笑的叫大家去買Ivanka的東西。結果又惹了MSM,說她的身份不能這樣說話,是利益衝突。每次有機會就問這事。最後白宮發言人Spicer說Kellyanne被川普叫去說話。今日又說,Kellyanne因此道歉了。總之在CNN,在紐約時報這些都是大新聞。

做為讀者觀眾,真的想吐。

我希望大家記得,2012年奧巴馬競選連任時,私下對俄羅斯總理Medvedev輕聲說:這些問題,特別是飛彈防衛問題,都可以解決。但他(普京總統)要知道,這是我最後一次競選,選舉之後我有更多彈性可以放手做。

Medvedev回說:我了解,我會轉告他(普京)。

這段當時被錄影的片段今天在網上還見得到,請問這比弗林做的事嚴重多少倍?但當時媒體一些反應都沒有。

 

02/09/2017

美國第九巡迴法庭三名法官果然做出對川普不利的裁決,法庭說,川普的行政命令是基於打擊伊斯蘭教而做,因此違憲。並說這項行政命令沒有必須實施的積極性。

雖然該行政命令並非針對伊斯蘭教,因為這七個被禁的國家只佔全球回教人口十分之一,但是就因為川普競選時說過要禁止伊斯蘭移民,這就成了罪狀了。

最糟糕是傳媒將川普剛任命的最高法院大法官人選Neil Gorsuch拖下水。今天媒體逼問,到底Gorsuch有沒有譴責川普,如果他沒有,他就是偏幫主子,不適合做大法官。那麼參議院就不應該通過他的任命。如果他有譴責川普,那川普就沒戲唱了。所以不論怎麼發展,傳媒都得利。

現在每天看白宮的新聞簡報,又是所有記者集中就一兩件他們關心的川普「醜聞」緊追不捨:川普在推特撐女兒的事業算不算違法?川普顧問又在訪問中推銷Ivanka產品,犯了天條。傳媒應當是代表讀者問問題的,他們為什麼不問老百姓真正關心的事?今天川普才跟全國司法代表會面,還簽了禁毒反毒的行政命令,那不重要嗎?

 

02/09/2017

CNN等住流媒體昨天一天都以「川普顯示對法庭的藐視」做標題,其中更以breaking news突發新聞大標題,說川普自己任命的大法官人選Neil Gorsuch都抨擊川普攻擊法官的做法demoralizing。下午六點半的NBC晚間新聞,也以breaking news的方式報導,說Gorsuch不恥川普說的話。

事實是,Gorsuch的話是經由一個民主黨參議員布魯曼索Richard Blumenthal轉述的。他與Gorsuch見面後,誇大了對方的話。後來Gorsuch的辦公室才澄清,他從未評述川普的話,只是以一個法官的慣例,就事件表達意見。(因為法官是不會就時事發表評論的。)

這個民主黨參議員是接受CNN一個民主黨記者 Chris Cuomo的訪問時,說這些話的,之後就被美國媒體藉用了一整天,每五分鐘就以突發新聞轟炸一次。(Cuomo以前介紹過,他哥哥是現任紐約州長,父親是前任州長,是民主黨內最有權威的家族。)

事實是,布魯曼索本人以前有說謊前科,多年來他多次在演說中自稱曾參與越戰,事實是不僅未曾參戰,甚至有文件顯示他多次申請免服兵役。

 

02/07/2017

川普說話是律師說話的相反,律師說話密不透風,但沒一句實話。川普說話像漏杓,到處漏風,但來自有因,因此美國的傳媒每天找他的渣。

其實川普獲得部份選民支持,就因為他跟政客不一樣。如果他說話也是密不透風,說了不算數,討好每一個人,有什麼好?

昨天他在演說時說,媒體不喜歡報導恐怖襲擊,很多時不據實報導。今天被CNN罵了一天,說他說謊話,製造假新聞。我不知道有什麼不對。記得一年前除夕夜德國科隆火車站,近千名中東難民男子,對幾十個德國女子性侵的新聞,就是在網上傳了好久,主流媒體才不得不報導的。還有在德國,歐盟一名高官的十幾歲女兒,因為為難民做義工,卻被一名阿富汗難民強姦殺死,這新聞歐洲可能登了,但是在北美就沒有見到主流媒體報導。還有歐洲難民那些當街聚眾打架的,強闖英國邊境的,騷擾市民的行為,美國的媒體有據實報導過嗎?

CNN及NBC等媒體今日高呼,他們從未掩飾恐怖襲擊,那是不可能的。對,對於大家都見到的恐怖襲擊他們當然會報,但是對於那些讀者可能難以知道的,他們就遮遮掩掩了。

 

02/07/2017

從川普當選第一天,美國的左派、自由派、傳媒、民主黨就沒有停止過要把他拉下台。

先是重新點票,然後是選舉人票上做功夫,然後是全國示威,就川普的每一個行動、任命、行政命令做最暴力的抗爭。

現在就是藉用自由派法官之力,讓一個兩個左派法官,阻止川普執政。盡管川普有所有的憲法權力這樣做,但是左派法官就有那樣大的權力,阻止總統合法辦公。

全美國有多少左派法官,找一個兩個搞事,一些都不難。

奧巴馬任內簽了幾百個行政命令,其中不少是繞過法律範圍的,甚至不法的,(例如送幾十億沒記號的外幣現鈔給美國的敵對政府伊朗),但是媒體一句話沒說,也沒見到有群眾示威。

自川普第一天就職,彈劾他的呼聲就沒斷過,到現在網上有一萬多個推特,呼籲暗殺川普,包括紐約時報專欄作家India Knight在內。

那個自稱是「新聞界最著聲譽的CNN」更多次邀請那個成功打倒尼克森總統的,水門案的搞手,當年華盛頓郵報記者Carl Bernstein將川普跟尼克森比較,彈劾之聲不絕如耳。

這就是左派的面目,大家看清楚了嗎?當年奧巴馬什麼都沒做的時候,諾貝爾就頒了一座和平獎給他。做為保守派,即使是經過極為艱辛的民選,即使當選都要遭受這樣的折磨。

 

02/06/2017

新英格蘭愛國者贏了美式足球的最高榮譽Super Bowl大賽,我想最高興的人包括川普總統。他不僅是愛國者最忠實球迷,而且跟這個球隊的東主、教練、及最當紅的球員布雷迪Tom Brady都是密友。

但就因為這樣,傳媒就追著這些人不放,特別是布雷迪,每次記者會,都要追問他跟川普的關係。記得去年大選時,川普提過布雷迪支持他,結果媒體就追住布雷迪,非要他說清楚為什麼會支持川普。第一次他承認了,之後就被其他左派名流抹黑唱衰。後來他拒絕回答任何有關川普的問題,去年十月的一次記者會,因為被追問得不勝其煩,他甚至憤而中途離場。

這球隊東主Robert Kraft也是川普多年的球友。因為他事業豐厚,(Kraft家族生意及地產生意),他就不怕公開自己與川普的關係。而愛國者教練Bill Belichick 也跟川普有幾十年交情,而且不怕公開支持川普。但就因為這種種關係,布萊迪等人受了不少屈辱。

舉個例子,美國一個清談節目主持Bill Maher在節目裡這樣說:「布萊迪,FXXX你。你球打得好,但是你的政治選擇是臭的。」還有:「飛鷹隊的對手球隊,包括東主,教練,明星球員都是川普的朋友,所以我全心希望那一隊輸他媽的一千次。」

這就是今天的美國。

 

02/04/2017

美國自由派擔心,川普任命了新的保守派法官,會將1973年最高法院的墮胎合法化的決定推翻。我認為這決定不會推翻,只會修訂細節。

當年Roe V. Wade讓墮胎合法後,走到今天,除了讓墮胎必須由政府付錢,還到了用政府撥款,主動推動及宣揚墮胎的地步,就像Planned Parenthood 這一類組織,每年由政府取得龐大經費,卻以推動墮胎為己任,到最後成為一股左派的重要政治力量,為民主黨籌款,每次的反川普群眾示威,黑人生命重要,及佔領華爾街等示威活動都必有其份。

另外又如,奧巴馬健保中,就有一項條款,強迫天主教醫院為孕婦墮胎。還有,允許末期墮胎,也就是說直到懷孕五六個月以上者都可以墮胎,這些規定都違反很多美國保守派的信仰及教義。

因此我認為,川普政府不會致力於取消婦女墮胎權利,但就會就上述一些流弊做出修訂。保守派一直堅持的是,懷孕婦女必須先被告知,如果她們願意完成懷孕九個月妊娠,將可獲得幫助,包括安排領養,或是精神及物質的幫助。而不是像目前一樣,自動就選擇人工流產。

其實除了墮胎權利,最高法院面對的問題多如牛毛。過去幾十年,最高法院所做的裁決都傾向於自由派立場,這包括廢除死刑,給予同性婚姻同等法律地位等。其他未來及過去最高法院面對的問題還可能包括:黑人以外的學生申請大學時,是否應當讓出名額給黑人學生;私人宗教學校是否可以教授聖經一類的內容;童子軍等民間組織宣誓時,是否可以引用God這個字眼;變性人是否有權使用自己決定的性別的廁所,或是必須以出生時性別做準;燃燒國旗是否屬於言論自由;大麻等毒品是否應當合法,及由政府資助藥用大麻;環保團體是否有權侵佔民間公司土地;美國政府是否有權驅逐犯法的非法移民等等。

美國保守派民眾幾十年來見到,最高法院幾位法官,或是中級法院一名法官可以扭轉政府及議會已經決定的政策,至為痛恨。他們等不及有重新組合的最高法院,可以遵重一下草根民眾的信仰及立場。

所以換新一至三位最高法院大法官,至關重要,極可能改變美國的文化走向,是繼續向左轉,還是能夠稍稍走回到更接近草根想法的境界。

 

02/02/2017

川普任命的大法官人選 Neil Gorsuch人人讚好,華府的人私下說,即使民主黨再不高興,都沒有辦法予以聲嘶力歇的反對。

當初投票給川普的保守派全都歡欣若狂,說川普圓了他們的夢。共和黨人更高興的說,有見川普選人的能力這樣高,在他四年任期內可能有多至兩名大法官會安心退休,讓他有機會選出接班人選。

這就是認人的才能。當初川普選出他的內閣時,我已經說過,他選的閣員都是精英,而且多數不是圈內人,不僅才幹方面沒話說,形像更是一流的好。原來川普的成功是有原因,他真的懂得用人。

而且Neil Gorsuch才49歲,可以做好長一陣子,這使左派更不開心。紐約時報用「川普偷來的大法官任命」做標題。意指原來的法官Antonin Scalia去年就死了,共和黨控制的參院堅持不允許奧巴馬任命的新法官通過。才使川普有機會任命新的人選。事實是,這是美國傳統,過去八十年來,從來不會在大選時期內任命新法官,那是非常不適當的,只會增添混亂。這不是由川普時代開始。

而且共和黨可以預期Gorsuch的任命順利在參院通過,這都是拜民主黨上任參院多數領袖里德Harry Reid之賜。過去像大法官及內閣的任命,都必須至少六十名參議員支持才可以通過,目的是希望至少兩黨都有人支持。達到諧和。但在2013年當民主黨贏得參院控制權時,里德就修改了這規定,規定多數黨可以阻止對方拉布,而且只要51票就可以通過。當時他難道沒有想到,自己有一天成為少數嗎?政客的短視由此可見。

所以川普的閣員及大法官的任命的通過只是時日問題,不管民主黨及傳媒如何製造噪音,都沒法阻止。因為共和黨有52票,所以連副總統那一票都用不上。共和黨參院領袖Mitch McConnell甚至說,他連手上的nuclear option都無須使用,就可以靜待通過,這殺手翦還可以留到以後再用。

 

02/01/2017

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爆發暴動,成百上千的學生因為要阻止一個保守派的編輯前來演講,聚集校園內到處放火焚燒雜物,向演講堂拋磚頭,打爛校園及街上窗戶波璃,示威叫囂。

原本今晚要在柏克萊發表演說的是網路雜誌Breitbart News總編輯Milo Yannopoulos,他是原籍希臘,來自英國的移民,而且還是同性戀者,但就因為他屬於一份右派雜誌,學生就要禁止他發聲。而他明晚已經接受邀請的UCLA大學,也取消了他的邀請。左派媒體時報導這新聞時極端不誠實的說這是一份:白人主義,大男人主義的刊物。

這就是今天年輕人心目中的言論自由,憲法中保障的言論自由。歌星麥當娜可以在幾十萬人面前說炸掉白宮。或是像女星Ashley Judd一樣滿口粗言穢語,不僅沒有問題,還被捧成英雄。

這雜誌Breitbart News前任執行編輯班農Steve Bannon最近被川普聘請做為首席策略顧問,也引來傳媒一致討伐,他的罪惡?立場偏右。甚至當眼尖的媒體發現,班農居然出現在川普的國家安全委員會的簡報時,立即成為各大媒體攻擊的目標,說是史無前例的錯誤。只因為他的職務不屬於內閣,而且未經參議院的審核通過。

所以左派居然敢引用George Orwell所寫的1984,以證明川普時代是控制思想的時代,究竟是誰在控制思想?

 

02/01/2017

民主黨和主流媒體MSM整天指控保守派提供不實新聞fake news,又說是alternative facts ,事實是沒有人比他們更會製造假新聞,掩飾真相。

去年競選時,奧巴馬總統接受一間西班牙語電視台訪問時,配合女主持的話說:「無證居民,所謂的Dreamers也算公民,因為他們對國家有貢獻,他們應當有投票權。不要怕去投票。」

這訪問只在網上播出,MSM沒有一間播出或是報導。但是現在去網上找這片段時,雖然仍然找得到,但是更多的跳出來的卻是:奧巴馬叫非法移民去投票嗎?事實不是。奧巴馬叫非法移民去投票的錄像是不真實的。(但卻指不出那裡不真實。)

事實是,不論你怎麼看,那訪問都說得很清楚:不要怕,無證居民同樣有貢獻,絕對可以投票。但是因為MSM勢力強大,他們就可以用大批假新聞蓋住真的新聞。

另一個例子是,奧巴馬政府在2011年發現伊拉克難民中混有恐怖份子時,下令停止接收伊拉克難民六個月,但當時是偷偷下令的,直到兩年後才經由媒體報導,但是卻沒有聽到一聲反對聲音。

但今天上網找這新聞時,跳出來最多的仍然是:不能把奧巴馬禁收伊拉克難民的事,跟川普的政策相提並論。這兩樣事是不同的。川普錯誤的指證奧巴馬也曾禁止收中東難民。

只要MSM繼續存在,臉皮夠厚,很怕將來真相不再存在,事實都被淹沒了。

 

01/31/2017

魁北克一個27歲年輕人跑到清真寺射殺了六個人,十幾個人傷。傳媒說他崇拜美國的川普,及法國的右派領袖Marine Le Pen。因此這筆帳算到了保守派身上。

事實是,美國的左派巴不得有這一類人發動對清真寺的攻擊。川普的政策對很多人來說都是common sense,但是左派一定要鬧到天搖地動,在全世界搞示威。而像魁北克的這個傻小子就認為,要出風頭莫過於用這事件大大發揮了。

今天西方傳媒像瘋了的一樣,整天把川普跟他的政策說成是魔鬼。這不是討論問題,不是解決問題,而是製造問題,製造磨擦。為什麼左派上台時,奧巴馬在台上時,實施左派的無理政策時,聽不到一句反對聲音,見不到一個人上街示威?

真正導致Alexandre Bissonnette持槍殺人的原因應當不止一個。凡是加入伊斯蘭國ISIS的青年,或是向清真寺開火的青年,其實都是人生沒有目標的人,我們應當探討這個問題癥結所在。我以前說過多次,一個年近三十的人還在唸大學,還住在家裡,都是問題人物。

(補註: 果然,加拿大媒體居然說,這個兇手本人也是受害者,因為是右派廣播電台灌輸他錯誤思想,因此他才做錯。所以兇手沒罪,又是保守派的錯。他們的腦子真的是twisted。)

 

01/30/2017

美國那些不誠實的媒體,果然捉住一件事有多大就做多大。簡直是鼓動市民到街上,到機場去示威。民主黨人更聲淚俱下的,為外國難民喊冤。

說穿了只是一項臨時措施,暫時中止對七個國家的國民發出簽證(90天)、暫時中止接收敘利亞等中東難民(120天),直到有更可靠的政策出台,值得這樣哭天搶地的嗎?

一個周末,全美國入境32萬五千人,只有109人因為背景可疑,要暫時扣留問話(而且幾個小時後就放行了),這是整過政策的重心,使到所有可疑的人都要經過嚴格審查,希望以後不再有漏網之魚。有什麼不對?但是媒體,民權團體,民主黨就來個大串連,說成是川普將伊斯蘭一網打盡,禁止入境。

過去美國政府不是沒實施過類似政策。八十年代初,當伊朗剛發生革命時,卡特總統就停止給伊朗人簽證,還將已經在美國求學的伊朗學生都驅逐出境。2011年,奧巴馬政府也中止接收伊拉克難民六個月,甚至包括當時為美軍做翻譯的伊拉克人,當時怎麼沒人哭喊呢?

過去幾十年自由派的洗腦,使到無疆界的觀念深植人心,自由世界國家的人民更沒有敵我觀念。只有右派是敵人,其他都不是敵人。

 

01/29/2017

川普行政命令已經惹來第一波抗議聲,由昨晚起,各大機場,甚至白宮面前都已齊集數百或上千的示威者。抗議川普政府對於初到步,或是剛出發的由可疑地區前來的移民的過度檢查。

媒體說這些人都是一時聚集的Simultaneous群眾,這是媒體有意使用的字眼。怎麼會是臨時起義的群眾?沒有一定的幕後組織,那裡會有人自己在家裡做好示威牌齊集一處?而且為什麼抗議移民政策的群眾會高舉「彈劾川普」的大示威牌?就像我們經常用的詞the usual suspects,這些都是示威慣犯。

川普的行政命令中,這一項是有些問題。不是原則問題,而是執行的問題。因為對於已經有美國居留身份的人這樣實施新法,法律上就站不住腳。據川普顧問(前紐約市長,及檢查官)朱利安尼說,所有行政命令事先都徵詢過法律專家意見。如果這樣就有待解釋了。

另一個值得探討的行政命令是,暫時禁止由七個國家接收難民,這七個國家是2015年經過美國國會決定的,最包容恐怖份子,及最多恐怖份子溫床的地方,也是奧巴馬政府當初擬定的七國家。但媒體就說,川普是藉機禁止回教移民及難民。事實是,地球上有五十多個回教徒為主的國家,如果要禁所有穆斯林,不會只禁這七個。

又有傳媒說,因為川普在沙地阿拉伯,阿聯酋等國有生意,所以不禁那些國家移民,那就更可笑了。

 

01/29/2017

川普政府說美國的媒體目前擔當反對黨的角色,每天的目的就是打倒川普政府。

我說這話說了十幾年,每當有保守派政府主政,媒體就每一天都不留餘力的擔任攻擊角色。這在英國,加拿大,澳洲等國家都一樣。他們攻擊政府的力度甚至大過真正的反對黨。(如果你不相信,只有兩個原因:一是你同那反對黨一樣立場(自由派/政治正確),所以不覺得。二是,真正的麻木,對於傳媒的所有動過手腳的新聞全部照收。)

但是問題是這話不能說,傳媒已經發出恐嚇,說這是川普政府要他們噤聲。這幾周來,美國主流媒體一再翻出尼克森時代,尼克森與媒體衝突的事例,要證明川普與尼克森一樣,如果川普堅持跟媒體作對,最終就會蹈同一覆轍,淒涼下台。CNN這幾日最愛訪問的寵兒就是水門案事件,華盛頓郵報的兩個記者之一伯恩斯丁Carl Bernstein,他就振振有詞的說,當前的川普跟當年的尼克森一樣,公然與「代表人民聲音的」傳媒對抗,必須下台。

伯恩斯丁與當年華盛頓郵報另一個記者伍華德Bob Woodward一起,將一件小小水門事件,無限量擴大,將尼克森拉下台,成為美國傳媒界英雄。但伍華德比較正派,他「以為」記者的職責就是挖掘政府黑幕,這麼多年來,他著作等身,成就大過伯恩斯丁很多。但與此同時,他可能逐漸意識到,美國媒體不是公平的挖掘每一個政府的黑幕,而是有選擇性的挖掘。所以他逐漸遠離主流媒體,現在成為福斯新聞的評論員。當CNN播放所謂的俄羅斯干預選舉密聞時,伍華德直斥那些是垃圾,所以別想CNN一類主流媒體再訪問他,他也被隔離了。

 

01/28/2017

昨日華盛頓舉行一年一度的March for Life 大遊行。估計有20萬人參加,這是很奇怪的事,因為今年是首次換了支持他們的總統及副總統上台,副總統彭斯甚至親自參加及致詞。而過往都有40萬人參加,其中2013年更有65萬人參加。這人數比一個星期前粉紅大軍的50萬人還要多。

支持生命(反墮胎)大遊行是由各基督(天主)教會舉辦的活動,每年可以有幾十萬人參加是不容易。不像上周的反川普粉紅大軍,號稱是一百多組織組成,而且這些組織都有幕後金主,其中最大的金主除了美國政府的撥款,就是俄羅斯富豪索羅斯George Soros,索羅斯一直以來都是大灑金錢給這些無政府主義者,無疆界主義者,在全球各地搗亂示威。據報導這一百多組織中,至少有56個是與索羅斯有關,包括極左的:moveon.org,Planned Parenthood,Black Life Matters等。這些組織在反右示威中例必出現,他們沒有金主是做不到的。

說到墮胎,川普上台後第一天簽署的行政命令中就包括:禁止美國的外援被用做推廣墮胎之用。川普的行政命令我只有這一條是不贊同,但我非常尊重他們的決定及立場,因為他們的做法是光明正大的。雖然我認為節育及墮胎是非常必要,在第三世界尤其需要,因為今天世界上很多問題,包括人口膨脹,難民問題,過量的人口遷徙,環保問題,都跟第三世界人口膨脹有關。但是美國的保守派就基於宗教及人道理由誓死反對。這證明了他們的有原則,更證明他們絕對不是種族主義者。如果他們是種族主義者,他們會在第三世界極力推廣節育及墮胎。

Click: 2108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