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看板

時事看板一
時事看板二
時事看板 三
時事看板四
時事看板五
時事看板六
時事看板七
時事看板八
時事看板九
時事看板十

時事看板二

2016-07-13 21:33:11

9/20/2016

西方的政治正確到了無稽的地步。共和黨總統候選人特朗普(川普)說,情治當局應當使用 profiling 過濾嫌疑犯,但是對於自由派,這個字等同種族歧視,罪惡滔天。CNN更在報這新聞時,幫特朗普加了一個字,說他主張 racial profiling,根本是有心之失,極端不道德。

為什麼不能profile?profile就是當最有機會犯罪的人是一個類型時,你就注意那一類型。但自由派禁止你那樣做,說是歧視。比如說,兩個人上飛機,一個是留了鬍子的阿拉伯青年,一個是老態龍鍾的白髮老太太,你關注那一個?當然是前面那一個。但是政治正確那一派禁止你這樣做,他們要你兩個同樣仔細檢查。這不是浪費警力,浪費時間?真真是腦子灌水。

XXX

聯合國舉行所謂的難民會議,幾個左派領袖一個個發言,教訓其他國家都學他們一樣,大量接收難民。這包括美國的奧巴馬,加拿大的杜魯多。他們都有政治目的,奧巴馬要留政治遺產,杜魯多想在聯合國混一個名位。於是大家競相鬥左,只要夠左,就有媒體捧場。

就像德國的默克爾,亂收難民的後果,國內怨聲載道,而且在地方選舉中連連失利,但是傳媒繼續捧她。默克爾選舉失利的新聞,你見過英文媒體報導嗎?全面封殺。

XXX

特朗普說的一句話很對:一個人要移民美國,他必須愛這個國家。但這句話就被批評為種族主義。

你都不愛這個國家,不愛這裡的人,還來幹嘛?加拿大一個保守黨黨魁候選人,就提出這建議,對移民申請人審查他們是否遵從加拿大的價值觀,這有錯嗎?結果也被CBC等傳媒罵個半死。直到現在還在每天批判她。難道要引入大量跟當地人做對的人才算正確?真真腦子有病。

 

9/19/2016

紐約發生多宗爆炸案,特朗普第一時間說是炸彈,希拉里就吞吞吐吐說要等調查結果再下斷言。但在機場的臨時記者會中,美國記者給希拉里很多機會攻擊特朗普。他們問:「特朗普說你的政策不奏效,所以現在有更多恐怖襲擊事件,你怎麼說?」有這麼軟的問題嗎?

還有記者問:「你認為這次爆炸案,會幫助特朗普的選情嗎?」(言下之意,連伊斯蘭恐怖份子都是特朗普的幕後支持者。)希拉里立即說:事實是,很多恐怖組織都用特朗普的話徵招恐怖份子。這一句話今天就被CNN一用再用。似乎是先有特朗普的話,後來才有恐怖組織。

XXX

繼Matt Lauer之後,晚間清談節目主持人Jimmy Fallon也被紐約時報一夥修理了。原來特朗普上了他的節目,沒受到修理,Jimmy Fallon還跟他有說有笑(下),這就成了大罪了。紐約時報指責他放過了質詢特朗普的機會。幾乎所有主流媒體都怪責他。天哪,他不過一個晚間說笑節目主持。由此你可以知道,今天美國主流媒體是甚麼樣的心態,一定要將特朗普趕盡殺絕。那麼支持特朗普的美國二分之一人口都不算人嗎?

 

 

 

 

 

 

 

 

還有七個星期大選,可以預見紐約時報、CNN一夥會使出更厲害的手段。這比白色恐怖還可怕一百倍。

 

9/17/2016

美國在過去一個多星期,先後發生兩宗類似的毒品案,都因為有相片為證,引起舉世震驚,但是最終媒體不感興趣,還是成為一日即過的過眼雲煙。

先後在俄亥俄州,及北卡洛連納州,一段男女被發現吸食海洛因過量,暈到在汽車裡。他們的孩子,一個兩歲男孩,一個四歲男孩,就坐在後座。其中一張現場的相片,特別震撼。大家看一下。(這相片中的女人是孩子的外祖母,她剛被批准外孫的扶養權。孩子的媽是脫衣舞女,也被裁決不適合當母親。)

 

 

 

 

 

 

 

 

 

 

有甚麼比這樣的事件更令人震驚?有甚麼問題比毒品問題更需要及時解決?但是美國的媒體,美國的自由派,美國的民主黨,一向都不將吸毒做為他們關心的事務範圍,因為這問題不會讓他們贏。不像黑人青年被警察射殺事件那樣,可以做成一件政治鬥爭項目。毒品事件鬧大了,只會幫助反毒的特朗普,反毒的共和黨。

 

9/16/2016

最近一項蓋洛普民調,美國人對傳媒的信認度降低到32%,創歷史新低。事實是,我覺得應當比這更低。

今天一個CNN主持說,共和黨,特別是特朗普整天罵傳媒,是這民調結果的原因。他們也不自己檢討一下。

美國總統選舉值得討論的問題太多了,包括美國的基礎建設,為什麼成為今天的千瘡百孔?該怎麼解決?美國的就業問題,為什麼千千萬萬人失業,卻要由外面請廉價勞工?美國的教育已經成為世界最差,學校不教基本數理化學,全由教師工會操控,後果是成績一落千丈。還有美國的毒品問題已經到了萬劫不復的地步,每天都有無數的年輕人、成年人濫藥死亡。這些媒體全都不理,整天用放大鏡看特朗普又說錯甚麼話。所以一次又一次大選,選出的都是不幹事的人,只會說話討好選民,討好媒體。美國人甚麼時候才會覺醒。

 

9/15/2016

今天特朗普發表了他的經濟政綱,晚間看美國三大電視網的新聞,全部都不提這些政綱的內容,反而集中在幾件對特朗普不利的瑣事上。包括他的兒子Donald Trump Jr.憤憤不平說的一句話。他說媒體太偏幫希拉里了,如果沒有媒體攪局,這一次選舉根本已成定局。然後他說:「希拉里做的那些事,任何一件是共和黨做的,傳媒早已經準備gas chamber了。」

就這一句再平常不過的話,傳媒又磨拳擦掌了。他們說,小特朗普是將希特勒屠殺猶太人的事淡化了。他又犯了仇恨罪名的死罪,因為這件事,媒體又可以岔開話題。

這幾天特朗普支持率直線上升,但是在全國仍然是與希拉里旗鼓相當。媒體希望藉這些瑣事拉下特朗普的支持度。要知道,特朗普必須在全國支持度上至少高出希拉里十個百分比,否則他無法當選。這是美國選舉制度的「缺陷」,因為民主黨肯定可以囊括紐約,及加州等大州,希拉里只要贏少數幾個搖擺州就可以當選,但是共和黨就必須贏至少三分之二的搖擺州才能當選。加上民主黨精於競選,他們在全國的地方組織長年備戰,幾乎知道每一個自己選民的住址,可以拉每一個人去投票,但共和黨就欠缺這方面的組織。加上特朗普是第一次參與競選,而希拉里就已經參戰30年。聽說特朗普在全國的工作人員只及希拉里的十分之一,唯一對特朗普有利的是,他拉了很多非傳統非共和黨選民。共和黨初選時他吸引了數以百萬計的新選民投票,看他每天舉行的rally,都是人山人海破記錄的人潮。如果他能讓這些人都去投票,就有機會。

 

9/14/2016

美國前任國務卿,國防部長鮑威爾Colin Powell的私人電郵也被駭及被公開了,很多內容令他自己尷尬,包括對兩位總統候選人的批評。

不讓人意外的是,他不喜歡特朗普。一次他說特朗普是美國的羞恥National disgrace,又說他是種族主義者,因為他曾經質疑奧巴馬的出生地不在美國。

但令人意外的是他對希拉里的嚴厲批評。他說他三番四次警告希拉里及她的團隊,不要用私人電郵處理公事,但是最終希拉里都用他做護身符,拖他下水。他還說希拉里那一班人是Mafia(黑社會),說她貪婪,野心無限。他甚至批評克林頓的私生活,用髒話說他生活不檢。

不過今天一天,CNN一直用鮑威爾罵特朗普的話做大標題,說特朗普是國家之恥,重複了無數次,但一句也沒提鮑威爾指責希拉里用私人電郵之事。只說他也批評了希拉里的性格。你要是只看CNN,不會知道Powell嚴詞批評了希拉里。

這件事令我想起特朗普說過的,他從來不用電郵,因為一早知道不安全。如果確實如此,他真是聰明。據說更多政客及名人的私人電郵會被公開,陸續有來。

 

9/14/2016

CNN的亂槍掃射今日繼續,本來以為至少有一顆子彈會擊中目標,中間興奮了幾次,最終還是失望。

今早起來,幾個左派電視台興奮的宣布,紐約州檢察長將調查特朗普基金會,因為聽說有不法事宜。

記得華盛頓郵報派了22名記者什麼也不幹,專挖特朗普的過去?原來他們一直在查特朗普每一個基金會,每一間公司的帳目。他們終於有發現,指特朗普基金會有蹊蹺,於是民主黨的紐約州政府就決定調查他。CNN今天談了大半天這事,結果發現所謂的蹊蹺,不過是有一筆捐款被送到錯誤的地點,而非用去做了不正當的事。另一件則是,這基金會買了一幅巨大的特朗普畫像,(六尺高),很不應該。後來連CNN自己的法律專家都說,不應當在總統競選期間,以這等小事調查一個總統候選人。

CNN今天另一個大發現是,特朗普的現任妻子美蘭妮Melanie在1995年拍的一張模特兒相片被發現,可以證明她在那一年非法在美國工作。但特朗普的律師很快發出律師信,說她在1996年合法移民美國,那相片是1996年拍的。CNN的主持不信,那個女主持Brook Baldwin咬著牙說:讓我們看VISA上的印章,看了我們自然相信。

 

9/13/2016

過去特朗普每說錯一句話,都是美國媒體至少一個星期的頭條新聞。但這一次希拉里暈倒的大新聞,媒體好像都投了同情票,拒絕當新聞。今天CNN一天還是以特朗普做目標。CNN打在銀幕上的標題包括:

Questions over Trump health report.

特朗普遲遲不公布自己的健康報告惹疑慮;

Trump hasn’t donated for charity since 2008,

特朗普不像他自己說的捐了幾百萬慈善,他自2008年就無捐過錢;

Clinton ad turns Trump deplorables words on him

希拉里的競選廣告,將那「一籃子」的話罵回去;

Trump camp seized on Clinton’s deplorable remark.

特朗普陣營捉住「一籃子」的話不放手;

House Democrats to AG: investigate Trump donations

民主黨國會議員呼籲調查特朗普的政治捐獻;

Trump illegally gave charity to politicians.

特朗普非法捐款給(佛羅里達)政客;

Obama: Trump is not fit in any way shape form for office.

奧巴馬說特朗普完全不配競選公職;

Obama: 70 years on earth no concerns for working people.

奧巴馬說特朗普在這地球70年沒幫工人階級做一件事;(人身攻擊)

Flowers sent to Clinton home.

有人送花到希拉里的家(慰問);

這間號稱全球最權威的新聞網,真面目還不夠清晰嗎?不過因為特朗普這一陣沒出大錯,因此CNN像是在亂槍掃射,沒有一個確定的目標。

 

9/12/2016

安省自由黨政府連續輸了三次補選,忽然間有了危機感,因此運用政治權術,中止省議會,重新展開新會期,這表示以前提出的議案都要被迫流產,這樣自由黨政府就可以全面提出新的議案。

自由黨為什麼要這樣做?因為還有兩年就要改選,他們必須給選民一點好處,讓選民忘了他們的過失。果然今天就提出針對選票的派糖議案,除了創造就業,擴大基建之外,更針對選民最不滿的高電費,免去部份居民的電費銷售稅。

這樣做法當然是收買選票啦,反對黨保守黨召開記者會時批評這做法,但是你知道整個記者會記者追問的是什麼事?居然全部都問士嘉堡補選時,保守黨怎麼會搞出那件「先是反對,後來又支持」安省性教育的事?他們不知道該區選民已經用選票表達了意願嗎?由這一點可以見到目前這一批記者根本不關心省民的切身福利,他們扮演的完全是自由黨政府的打手的角色。

 

9/12/2016

如果在九一一會場上暈倒的是特朗普Donald Trump,你可以想像美國的媒體會怎麼大作文章。如果一次又一次跌倒的是特朗普,傳媒會怎麼做?他們會去找共和黨內的大佬,一個個問他們:「你們怎麼不換一個候選人?」

聽說民主黨內確是有人開始討論將希拉里換下來,但是媒體沒有一間就此做文章。他們不僅不會去用此問問題,即使有了風聲也不報導。

我甚至見到CBC一類媒體,報導時使用的標題是:「希拉里在九一一會場熱暈的事,右派媒體如Fox 電視台一點都不放過,大作文章。」

CNN更離譜,他們跑去質問及騷擾特朗普的醫生Harold Bornstein,因為上個月這醫生給特朗普發了一張證明,說他將會是歷來總統健康最好的。CNN質問他這張健康證明是否真的,因為用字太簡短,好像急就章。還質疑他的專業,最後甚至跟醫生家人爭吵。他們不知道這人幫特朗普看病30年,需要花很多時間寫一份健康證明嗎?

 

9/10/2016

每個人都說特朗普口無遮欄,現在輪到希拉里了。她在昨晚的一項籌款晚宴上,大放厥詞,說支持特朗普的美國人中,有一半可以放到一個「可恥人物的籃子」中,因為他們都是種族主義者、同性戀恐懼症者、伊斯蘭仇恨者、男性至上主義者、云云。然後底下她的支持者大聲鼓掌。

她用的是basket of deplorable (一籃子噁心的人?),指支持特朗普的選民中有一半是這一類可恥的,低賤的,無價值的人。

一半,百分之五十。記得2012年總統大選?共和黨候選人羅姆尼Mitt Romney只不過在私底下對隔壁一個同僚說:「不論我怎麼做,美國有47%的人,那些依賴政府的人,永遠都不會投我的票.」沒想到被麥克風錄了下來,美國的傳媒就以此攻擊他,成為他那一次大選唯一的失言,及失敗的主因。

而這一次希拉里是在麥克風前面,對住上千支持者說這樣一句不負責任的話。你別想美國媒體會以同樣的態度對付她。

 

9/9/2016

美國聯邦司法部昨天豁免了幫希拉里刪除幾萬電郵的一個IT專家Paul Combetta的所有刑事責任。這表示,國會或是聯邦調查局,都無法傳訊他,或是由他口中得到任何對希拉里不利的證詞。

這顯示美國司法部完全站在希拉里那一邊,等於對國會,對聯調局宣布:你們都別查了。

據說Paul Combetta是在國會一個委員會傳調希拉里的電郵之後,用一種可以徹底清除電郵的軟件BleachBit將這些有問題的電郵都清洗得一乾二淨。在法律上言,這樣的行為是徹底的違法,等同是毀滅證據。

不僅如此,希拉里的手下還用鐵鎚hammer打爛了希拉里的兩個blackberry手機。這也是徹底煙滅證據的行為。

記得希拉里對聯調局長說,她是為了方便,才只帶一個手機嗎?後來有人發現她早先在一次訪問中,自己說有兩個手機,及兩個iPad同時使用。而聯調局更發現,她在國務卿任期內一共用過13個手機。

司法部除了豁免Paul Combetta,還同時豁免了當年為希拉里設計私人電郵的IT人Bryan Pagliano,這等於跟共和黨的國會說:「你們奈得我何?」但由於傳媒全都站在希拉里那邊,國會是一些辦法都沒有。

當年尼克松總統的水門案鬧開時,他自己的司法部一些都沒偏幫他。如果他的司法部也像奧巴馬的司法部一樣partisan,尼克松那裡用下台?

還有一點,今天的司法部長Loretta Lynch當年(1999)出任聯邦法官,就是克林頓總統任命的,她欠克林頓家的怎麼能不還?

 

9/8/2016

昨晚NBC舉辦的Commander-in-Chief Forum明顯是共和黨的特朗普(川普)贏了,他比較總統相,而希拉里就花了一半時間辯護私人電郵事件,有人批評她太嚴肅,太繃緊一張臉。結果主流傳媒受不了了,紛紛指責Forum的主持人勞爾Matt Lauer不懂做主持人。紐約時報說他humiliating丟人丟到家;其他報紙的標題包括:Pathetic (可憐的表現)、Totally blew it 完全的失敗,CNN今天一天的標題都是!(特朗普)謊言漫天飛,主持人不揭發他,雙重標準。連主辦單位 NBC 都說這場 Forum 是一場災難………

好奇怪哦,當主持人用陷阱問題套特朗普使到他失言時,就被用作天大新聞極盡渲染。但是當主持人多問希拉里一句有關她電郵醜聞的事,就是失職,就是丟人?何況Matt Lauer還是他們自己人,一個左傾電視台的自由派主持人!

事實是,今天一天CNN等就在特朗普昨晚的每一句話中找渣,每一句正面的話都變成負面。今晚三大電視網CBS,ABC,NBC全部都花了七八分鐘分析特朗普昨晚的每一句話,找出問題。但就沒有分析,希拉里昨晚又發明了一個新的理據,為她的電郵醜聞(謊言)辯護。

希拉里已經270多天沒舉行記者會了,今早她在機場舉行這麼多天以來的第一次記者會,知道記者問她什麼問題嗎?沒一個有關電郵的問題,也沒有班加西,相反的,都是「友善的」問題,包括:「妳做為女人競選總統,受到不利的待遇嗎?」還有:「覺不覺得昨晚的主持有雙重標準?」

這事證明,即將舉辦的電視辯論,不論是否特朗普贏,傳媒的報導都不會讓他贏。

 

9/8/2016

加拿大的自由黨(美國的民主黨),都不是辦事的人。我常說,你叫他們去街角打一瓶醬油,他們可以背負一兩百萬元的債務回來。就是這種態度及能力,他們一上台你就要準備你的錢不翼而飛。

自由黨一上台就搞了一個電子出糧系統,就是由中央電腦系統發薪給聯邦公務員。這事很難嗎?問任何電腦專家,都不是複雜事。但是到今天弄得一鍋粥。起先是七八萬公務員收不到薪水,還有少數人多領了錢,(他們當然不會退啦!)現在事過幾個月,負責的部長居然說,要修好這系統單在今年就要再花五千萬元。這還不包括由今年二月以來所花的錢。至於理由,說是新聘的人輸入電腦的資料不對。

比起安省自由黨的大花筒,聯邦的這筆數原來還算是小兒科。安省政府用兩億四千萬元發展了一套發放社會福利金的電腦系統SAMS,(要那麼多錢嗎?)結果也是一鍋粥,很多人收不到支票,很多人多領了錢。安省領社會福利的人僅90萬人,卻要用兩億五千萬元搞一套系統,還天天出毛病。(多發的福利就達到兩千萬元,都當做肉包子打狗吧。)最新聽說要花五千五百萬元去維護,同時要再多花1,570萬元請更多IT技術人員維修。做為納稅人,真是欲哭無淚。

 

9/7/2016

英國終於開始建圍牆了。英國在與法國Calais接壤的地方建一座一英里長,十三尺高的圍牆,阻止法國的非法移民強行進入英國。這證明了共和黨的特朗普的建圍牆的理論不僅可行,而且已經實行了。

但是今天CNN一個字都沒報導,所有美國媒體幾乎都不見報。因為他們不想幫特朗普的忙,甚至全力壓制這新聞。

 

9/6/2016

昨天說,CBC將一個保守黨黨魁候選人的傳單事件做大,說她主張對新移民的意願做審查,看他們是否支持加拿大的價值觀,結果被CBC等左媒批評是在移民中分化,找了幾個保守黨的人批評她,成為大新聞。

自由派整天將加拿大的價值觀掛在嘴上,但是當保守派希望新移民也信奉此一價值觀時,就犯了天條了。什麼道理?原來這價值觀是他們說了算,這價值觀是自由派的專利。

還有,安省士嘉堡選區補選,執政的自由黨輸得很意外,輸得很慘。這根本是選民給自由黨的一個強烈信號,但是自由黨的盟友多倫多星報至今不願承認失敗。他們在社論中說,自由黨還有兩年時間補救,還是可以繼續當選執政。今天更以大篇專文,檢討為什麼一件「性教育信件」居然沒有把保守黨及其黨魁打垮。

很多人問我,為什麼安省自由黨做得這樣差,又貪污又腐敗又營私,卻能一再當選。這就是原因了。因為他們有這樣厚顏的傳媒盟友每天都在顛倒是非指鹿為馬,而太多不肯用腦的人難免要上當。

 

9/5/2016

對於CBC來說,今天沒有大新聞,所以挖了上星期一條舊新聞做頭條,順便再修理保守黨。原來一名競選保守黨領袖的候選人建議,對於申請移民加拿大的人,審核他們對加拿大價值觀是否支持。她只是拋出個試驗汽球,但就在目前這時代極端的政治不正確,因此被CBC等左派媒體當做是攻擊目標。這值得做頭條嗎?

今天其實有大新聞,但CBC不想拿來做頭條。就是出席G20的小杜魯多總理在杭州的最後一天被snubbed了,美、法、德等國開小會談烏克蘭的安全問題,加拿大一早就派出軍隊,大力支持烏克蘭衛國。並且自認為是在這一方面最積極、最出力的一國,但是NATO幾個大國卻把杜魯多給甩開了。CBC不想突出小杜的沒面子,就把整個G20的新聞放在第二條。他們真是用心良苦呀。

今天還有大新聞,在法國成百上千難民佔據了英法隧道,向車隊扔石塊,以圖阻止交通,同時硬闖私家車上,向英國闖關。結果法國大批卡車司績聚即隧道口舉行示威,還有成百上千當地市民支持,要求法國政府快快關閉當地的難民營。這一類新聞,CBC,CNN等是不會報的。一個字都沒有。

 

9/3/2016

如果你問我,今天世界上最嚴重的問題不是氣候暖化,而是毒品問題。每一天都有人死於吸毒,更多人因為中毒入院,或是因為毒品黑幫製造的街頭暴力。

但是奧巴馬在20國高峰會上,又將氣候暖化做為話題。因為這問題可以提了不用解決,可以用以整肅政敵。

這一次的氣候暖化目標是將減排目標以16-17世紀工業革命之前做為標準(只比當年高兩個攝氏度)。這等於是要扭轉工業革命,(極左派的理論基礎),還不要說今天世界上的人口是工業革命時的多少倍。

真的要對付氣候暖化,要從減少人口開始。但西方自由派大力主張吸收中東及非洲難民,等於變相的鼓勵第三世界國家製造人口。又極力提倡提高第三世界生活水準,(工業化)。所以所謂的地球暖化根本不是他們真正關切的問題,根本是政治鬥爭的手段。

但是他們不提毒品,也無意反毒,任由毒品毒害一代又一代。大家想想為什麼。

 

9/2/2016

美國聯邦調查局公布了上個月對希拉里問話的記錄,發現她藉口自己自從摔交及腦震盪後,忘記了有關機密文件的簡報內容,因此無法適當處理機密文件。她還說,對於Classified (機密文件)這個字的縮寫C,當時以為是文件檔案的排列次序,而不知道是「機密文件」。她又39次以「不記得了」(I don't recall.)當做藉口,說不記得當時的事。她甚至說,當時自己的相識都知道她是用私人手機(伺服器),因此都知道不會將機密文件傳給她。我的天,她是國務卿,難道是玩泥沙嗎?

就因為這問話,FBI局長康米在結論中說她不夠sophisticated,這意思是說她「老土」。

一個做一國外交部長的人,居然說自己忘了有關機密文件處理的方式?居然不懂classified這個字的意義?說她老土已經太客氣了。根本是白痴。

記得奧巴馬在民主黨大會中說,希拉里是美國歷史上最合資格的總統候選人嗎?(真是兩個白痴)

這事奇異處是,CNN等大媒體仍然將她的嚴重失職與特朗普的說錯話相提並論。今晚看CBC居然沒這新聞。

 

9/1/2016

安省保守黨贏得了士嘉堡一個選區的補選,得來真不容易。一個星期前,保守黨還有十足把握贏的,但是傳媒在過去一個星期,藉性教育事件大作文章,說進步保守黨黨魁Patrick Brown (彭建邦)發了一封信,要取消新版性教育,之後又否認信是他寫的。這事原來可能是事實,但是傳媒就不放過,多倫多星報每天都有一至兩篇文章藉題發揮,CBC甚至多次報導說,彭建邦已因此事承認保守黨會落敗。所以我說,保守黨贏來不易。

士嘉堡真的不該輸的,士嘉堡的居民那樣希望起建地鐵,這訴求被自由黨充耳不聞。士嘉堡居民也有最多是反對新版性教育,自由黨卻一意孤行。目前安省自由黨聲望插水,說老實話,一個政黨做了那麼多錯事,壞事,讓老百姓多花那樣多的錢,再讓他們當選真是沒天理。

這全靠 Raymond Cho的團隊日夜拉票,還有前市長福特的哥哥Doug Ford也親力親為的領導及支持,少一分力都不行。

(據說,自由黨當晚租了一間大廳,準備慶功。當晚開票前,全新聞台一直都在自由黨慶功大會場所,訪問他們,言語間都在準備迎接勝利。結果意外失敗。這次補選的更大輸家其實是星報,他們以為在他們的大力輔助下,又可以將選民當一次傀儡,幸而士嘉堡選民夠爭氣。)

 

9/1/2016

特朗普昨天見了墨西哥總統之後,晚間就發表了他對移民政策的政綱,一共是十項,其實全都是common sense。但就要等他來煞有其事的宣布,因為在自由主義者來說,這些都是大逆不道的建議。

好像他說:要即時驅逐犯了罪的非法移民出境;要徹底實踐現有移民法;要其他國家接納美國遣返的非法犯罪移民;要中止對於庇護非法移民城市的撥款,等等。

這裡那一項是不合理的?但是CNN等媒體今天批判了一整天,他們無法批判這些政綱,因此就痛批特朗普這個人。

 

8/31/2016

如果傳媒都公正報導,今天共和黨的特朗普支持度至少比希拉里高出兩成。但是傳媒不停的捏造事實,歪曲打壓,才導致希拉里有任何機會入主白宮。

像今天,特朗普意外的跑到墨西哥,與墨西哥總統涅托 Pena Neito會談,還共同舉行記者會。他在記者會中不卑不亢,還列舉了他的五項訴求,涅托站在一邊完全沒有反駁。事實是,喧嚷了一天的CNN等媒體,到此時也啞口無言。他們多希望特朗普失蹄。或是墨西哥總統會頂撞特朗普,給他們作文章。

看那記者會,美國記者只會質問:你有沒有對涅托道歉?又問:墨西哥會付錢建圍牆嗎?只要有一點漏洞給他們捉住,就可以再做一條負面新聞。事實是,他們心中多希望,今天與墨西哥總統站在一起的是希拉里。

如果媒體公正,特朗普今天一天之內就可以讓民調支持度上升一成。

 

8/30/2016

共和黨總統候選人特朗普每次說錯話,美國的媒體就大作文章,嘲弄他好幾天,沒完沒了。但民主黨人說錯話呢?那些大媒體提都不提。

美國國務卿克里John Kerry今天在孟加拉的達卡舉行記者會時說,恐怖事件那裡都會發生,都是媒體刻意報導,才使事件越鬧越大。他說:「傳媒若是不寫那麼多,我們都有好處。」

他又接了一句:「你們媒體應當停止報導恐怖行為,這樣人們就不知道發生什麼事。」

不是我造謠,他真的這樣說的。他的理論是,如果每次發生恐怖事件,都沒有人報導,就不會有人模仿,就不再有恐怖事件發生。

當年克里跟小布什競選總統失敗,就因為大家知道他是一個好享受的花花公子類型。

 

8/26/2016

加拿大自由黨政府剛在安省Sudbury召開內閣會議,之後就齊集近兩百位國會議員,到魁北克北面風景優美的薩奎內Saquenay召開黨團會議。

黨團會議需要到遙遠的風景區去開嗎?兩百多位議員,加上兩三百位的隨員及政府職員,那要花多少納稅人的錢?沒有記者問這些事,一來這是他們一再力捧的自由黨,小杜魯多也是他們的自己人,何況他們也都可以跟著去玩一趟,(其中部份活動自然是政府資助)。

薩奎內是在魁北克市以北四小時車程的地方,最容易看到鯨魚、海豹的地方。我兩次去到塔多塞Tadoussac都沒有再上一程到薩奎內。而且我是用自己的假期,自己的汽油。聽見杜魯多在記者會中一再強調,他們是為「中產階級」的福利在集思廣益時我就心中有氣,中產階級有那閒錢及時間,到薩奎內一樣的地方吃公款,住公款嗎?

星報記者透露,這些議員的活動包括:坐船遊覽河流及峽灣景色,及划小皮艇。國營CBC說他們是:一方面運動,一方面呼吸新鮮空氣。

幾百位官員的吃吃喝喝,都是中產階級辛苦工作的納稅的錢。

 

8/25/2016

當民主黨及希拉里的情勢不好時,果然發功了。他們祭出手上的王牌,罵特朗普Donald Trump是racist,種族主義者,這是今天政治正確時代最嚴重罪行,最惡毒的字眼。他們捉不到特朗普岐視黑人的證據,因此採取連坐法,說一些在網上支持特朗普的人是種族主義者,甚至扯出三K黨來。

記得華盛頓郵報派了24個記者什麼也不做,專門去挖特朗普的「黑史」嗎?直到現在什麼也沒挖出來。原來他們查到很多事,都是他們不願意報導的。包括特朗普在八十年代買下佛羅里達州一個高級會所The Mar-A-Lago Club,當時美國南方的高級俱樂部都有族裔規定,這個會所是禁止猶太人及黑人參加的,但特朗普一當了主人,就取消了這禁令。

美國主流媒體知道這些事,但就完全封鎖消息。現在希拉里居然可以面不改色的指責特朗普是種族主義者。各大傳媒也一再播放她的話,將謊言當做事實。

 

8/20/2016

媒體的惡勢力我說了很多,其實都不足事實的百分之一。

最近換了家裡的Cable公司,過去使用的電視有線公司,將CNN及加拿大一些主要新聞頻道綑綁一起,這包括CBC,CTV,CP 24等,我要訂福斯新聞Fox News必須另外要求及多付錢,而且是三位數的頻道,也就是說,被擠在主要媒體那一個團體之外很遠的頻道。這樣的安排,看福斯的人當然少很多,誰會專登去要求另外訂一個新聞台,原來那麼多還不夠看嗎?

這回度假回來,決定換Cable公司,這公司也是將CNN等綑綁在一起,喜歡看新聞的人當然由其中選幾個自己愛看的去訂。但找來找去就是沒有Fox News,連那個沒人看的極左電視網MSNBC都綑在一起,後來發現,Fox被孤零零的放在另一個集團,明顯要大家找不到這個電台。

如果福斯沒人看這樣做可以理解,但事實是,在美國Fox News的收視率在黃金時間一直超越CNN,甚至高出一兩倍。長期以來,Fox的收視率比所有全新聞台總合還要多。由此可以看出,媒體花了所有的精力在打擊這個唯一的保守派傳媒。幸好觀眾有眼睛不受欺騙。

 

8/3/2016

看來特朗普真要奇蹟發生,才能當選了。我看美國(及其他西方)媒體對他的方式,就像當年多倫多媒體整福特市長一樣,不到對方粉身碎骨不收手。

特朗普本身不是沒有錯,最大的錯是說話不懂自律,即使一句家常話,也像漏杓一樣,漏洞百出,給人捉把柄。因為他一來不是政客,二來不是律師出身。而對手希拉里不僅是政客,更是律師。因此即使偷錢手在罐子裡被捉到,她都可以靠一把口脫身。

他另一個致命傷是記仇,有仇必報。雖然他只是口頭鬥氣,但已經擋了自己的後路。今天競選總統,多一個盟友就少一個敵人,但是他卻一再得罪共和黨人,弄到腹背受敵。連最關鍵的俄亥俄州州長都不肯說一句好話給人聽。

古語:宰相腹裡好撐船。沒那肚量,再好的道德品行,再好的輔國良策都沒用了。

 

8/3/2016

加拿大政府又將花費三千八百多萬元,就原住民婦女失蹤及遇害事件進行公聽。其實這類事已經公聽了近三十次,但原住民還是不滿意,而自由黨在競選時就為了拉票,同意再來一次。

現時很流行對過去的事向弱勢團體道歉,如果真的做錯了,道歉是應該的。但今天太多政客及學者,在「政治正確」的大旗幟下,不惜改寫歷史。(請看: 原住民寄宿學校真相)。像台灣的蔡英文總統,她也向台灣的原住民道歉。這就奇了,台灣的原住民歷史一直被認為是各國對待原住民的典範,沒流一滴血,讓他們慢慢的融入主流。不論在教育,經濟,文化,通婚上,都做到逐漸磨合。這一道歉等於又將歷史改寫了。

 

8/1/2016

美國首富巴菲特Warren Buffett終於出面給民主黨站台了。這位美國第一鉅富一直都是民主黨。美國的鉅富一個個都傾向民主黨,奇怪的是,媒體還是一再將共和黨跟富有階級連在一起,總說他們是為那百分之一謀福利。如果是這樣,為什麼包括好萊塢那些億萬富豪都與民主黨同一陣線?還有那個恨不得將保守派擊潰到一蹶不起的超級巨富索羅茲George Soros,幾乎無一個例外。

所以一些聰明的,像最有錢的美國人之一比爾蓋茨Bill Gates,他就學精了,一早將錢建立在一個左傾基金,只救助非洲兒童及愛滋病,這樣無論他自己的豪宅多大,生活多豪華,都像得了免死金牌,無人批評。

媒體不告訴你的是,共和黨的支持者極少是巨富,而多數是奉公守法,依時納稅的中產及勞工階級。

 

7/30/2016

民主黨大會請到了一名回教徒父親,他的兒子死於伊拉克戰爭,他痛罵特朗普的移民政策,說:「你自己做過什麼犧牲?你讀過美國憲法嗎?」這些話非常有力,CNN如獲至寶,星期五幾乎每小時播出5-6次,加上CBC一類外國左傾電台,我幾乎每小時要被迫看十幾次。現在CNN更宣布要給他做一個半小時專訪。

共和黨全國大會也有相同的感人事例,例如一個在班加西事件中遇害的美國武官的母親,她在大會中控訴是當時任國務卿的希拉里害死了她兒子(及另外三名外交官),但事後希拉里卻望著她說謊,說是一個侮辱伊斯蘭的影片造成的意外,與她自己無關。

但這是這一段話卻沒有一間主流電視台播出,即使談到也是說共和黨將一件悲劇做成政治事件。但一個為國捐軀的士兵之死,又怎麼可以被用做政治攻擊的工具呢?

 

7/29/2016

2001年轟動美國的一件謀殺案,這個星期有新發展,但是傳媒幾乎全面封殺,原因耐人尋味。

Chandra Levy香德拉李維是華盛頓一個民主黨的女實習生,她在那年五月失蹤,屍體在第二年的五月在一個公園野地中被發現。因為她曾經跟一個已婚民主黨眾議員Gary Condit有婚外情,因此增加新聞性。後來警方逮捕了一個薩爾瓦多非法移民Ingmar Guandique,他將李維強姦之後,綁在樹上讓她脫水及暴曬而死。除了李維之外,他曾在同個公園性攻擊另外兩名女性。後來他被判入獄60年,但他的律師申請上訴,理由是審訊時一個證人的一句證詞可能不實,雖然那證詞與案子一些關係也沒有,但檢察官卻在本周星期四(昨天)宣布撤消該案,Guandique成為自由人。

這樣一件轟動一時的命案,CNN等都予以封殺,原因好明顯,因為這新聞證實了特朗普一直說的,太多非法移民在美國犯罪,讓無辜的人受害不說,也讓警力及司法部門疲於奔命。他們忙著重播民主黨大會的精彩片段,那裡有時間去理這一件人命關天的案子。

 

7/29/2016

今天下午CNN的Wolf Blitzer激動的高呼,FBI要對民主黨委員會DNC電郵洩露事件調查了。他興奮的理由是,(據CNN報導)聯調局要調查,是否俄羅斯在幕後指使入侵及竊取DNC的電郵,以干擾美國大選,(幫特朗普當選),這就表示特朗普通敵。不管結果如何,只要天天這樣報新聞,就足以大大的幫助希拉里了。

CNN幾位主持更先發制人的說,共和黨不可以利用這次洩密的資料攻擊希拉里,因為那就是跟入侵DNC電郵的人串通一氣,事件就升級成為水門案了,而且比水門案更黑暗。我的天,聯調局只是說要調查,你們已經給特朗普扣了水門案的帽子了?

事實是,被洩露的DNC電郵內容,美國媒體一點也不說,那些對民主黨具殺傷力的電郵內容,居然一個字都不說,(只除了說要利用桑德斯的猶太背景攻擊他),其他的呢?聽說希拉里將捐款都轉移到自己的競選基金了,又說民主黨鼓動黨員到特朗普的陣營去示威。如果是共和黨幹了這些事,你可以想像紐約時報等媒體會怎樣的大作文章。

 

7/28/2016

紐約時報繼續誣蔑特朗普,即使沒有證據。我在CNN上見到他們訪問一個紐時的專欄作家,他說一篇有關特朗普的專文星期日會刊出,內容是說特朗普是一個種族主義者。CNN主持問他有什麼證據,他說,不用實質的證據,因為他是很隱諱的種族主義者。比如說,在八九十年代,每當紐約有重大罪案時,特朗普就自費在報上登全頁廣告,要求恢復死刑。這就證明他是種族主義者,因為多數重犯是黑人。

原來如此!

 

7/27/2016

今日見識到了美國主流媒體MSM的歇斯底里。早上特朗普舉行了一個一小時多的記者會,什麼都談,記者照例要找他的slip of tongue,因為他很會說溜了嘴。今天談到俄羅斯可能是入侵民主黨DNC電郵的幕後主使,他說他不知道,但隨口說,如果是俄羅斯,「我請你們找到那希拉里所刪除的三萬多郵件,那就可以知道到底是些什麼了。」

就這一句話,CNN所有主持像瘋了的一樣,並且彼此訪問,說這無異通敵。居然叫美國的敵國去入侵國務院的電郵?那個NBC主持(Meet the Press) David Gregory更特地跑到CNN在民主黨大會的主播台,不停的說:「不敢想像一個總統候選人會說這樣的話,完全不配做總統。」CNN更訪問了好幾位民主黨人,大大嘲笑。要知道,這些都是專業記者!

首先這些電郵都已經被刪除了,伺服器也不存在了,因此特朗普才這樣說。而且據希拉里一再說,她所以要刪除這些電郵,因為全都是私事,包括講瑜珈,講女兒的婚事等。這有什麼嚴重性呢?而且根本是一句 Tongue in Cheek 的玩笑話。CNN那伙分不清嗎?

特朗普本周內已經舉行了兩次記者會,什麼都說,那些記者一句話也沒聽見,只聽見這一句,每小時重播那句話十幾二十次。而希拉里已經大半年沒有舉行記者會了,那些記者怎不去問她為什麼不敢見記者呢?

 

 

7/27/2016

南美洲委內瑞拉面臨全國崩潰局面,商店裡什麼也沒有,老百姓沒東西吃。他們露宿街頭,希望早上商店開門可以搶到一些吃的。但都是失望。好多人湧到邊境,希望逃到鄰國找到吃的。近來更糟糕,政府派出軍隊鎮壓沒東西吃的老百姓,而老百姓因為搶劫而殺人的事天天發生。

這就是委內瑞拉實施社會主義那麼多年的後果,前總統查維茲慣於用錢買選票,只一力反資本主義,反美。一遇到油價下跌就全面崩潰。西方的左傾媒體至今不提這些糗事,要不就輕描淡寫。只說油價下跌造成委內瑞拉經濟不好。

 

7/25/2016

民主黨出了那麼一件大醜聞,媒體立時忘了。早上起身,CNN不僅完全跟著希拉里陣營的 talking point 照唸,說維基解碼是俄羅斯主使,竊取民主黨的電郵,並在民主黨全國大會前一日公開,目的是要讓特朗普當選。

希拉里真是利害,一件民主黨的醜聞,變成攻擊特朗普的武器。幾乎說他通敵。

媒體完全不去追蹤DNC頭頭們居然利用希拉里對手桑德斯的猶太人背景,誣蔑他是無神論者,以在南方幾個基督教為主的州打垮他。試想如果共和黨這樣做,會形成多大件事?要罵他多少天?但是發生在民主黨身上,就這樣算了?

今天DNC主席Debbie Wasserman在早餐會中演說時,被黨員大聲喝倒彩。之後桑德斯演說要支持者投票給希拉里時,他的支持者也大聲喝倒采。迫得Debbie提早辭職。加上場外數以千計的桑德斯支持者舉行反希拉里大遊行,其中有些標語指她是戰犯,指她是華爾街黑手,這些在晚間CNN都不再播出了。

記得共和黨大會中,不管是特朗普妻子的演講稿中有兩句話被指瓢竊,還是特朗普的對手Ted Cruz拒絕為他背書,都是CNN等持續24小時不停的話題。

 

7/24/2016

德國幕尼黑青年射殺十名無辜事件,終於查出這名18歲的青年Ali David Sonboly過去一年多都沉迷於殺戮的電子遊戲,以殺人為目標。雖然他聲稱在學校遭受欺凌,(一些土耳其及阿拉伯兒童欺負他),但電子遊戲無異讓他進一步進入集體謀殺的假想世界。

不知道有多少年輕人及成人沉迷在這些毫無益處的電子殺人遊戲,那些以殺人為目標的遊戲完全沒有存在價值,除了像Sonboly這樣的少年會付諸實現之外,更多的人因為這些電子遊戲失去了對生命價值的尊重。我在專欄中寫了很多的罪案實例,就是為證明目前的一代又一代的年輕人已經不再尊重生命。稍有不如意就找一大群人跟自己同歸於盡。你還需要更多例子嗎?

論語有:子不語,怪力亂神。今天的電影,音樂,小說,充滿了怪、力、亂、神。年輕人怎會有正常的人生觀?

 

7/24/2016

無法想像主流媒體怎麼樣統一報導每一件新聞,星期四晚特朗普的成功演說後,再度見識到了。

當晚特朗普的演說非常有力,他把美國的問題一一列舉(一些也沒說錯),說只有他能扭轉局勢,台下的反應是一波又一波的歡呼。當時我想美國媒體還有什麼說的呢?當時看的是CNN,即刻就聽到主持說:特朗普把美國說成黑暗的,危險的地方,非常悲觀。然後我轉到三大電視網中的兩個,應當是NBC跟CBS,沒想到主持人說的一模一樣:特朗普把美國說的太黑暗了,這不是我們心目中的美國。原來媒體找出來的瑕疵就是他誇大了美國的負面。

後來知道這是希拉里首先在推特上用的批評,美國媒體就照單全收。第二天,我見到英文媒體一致用這做標題:

Trump is cultivating a state of panic (特朗普製造恐慌境界)

Trump paints a dystopian view of US (特朗普惡性醜化美國)

Trump bets big on level of national fear (特朗普將希望寄托在人民的恐懼)

It’s official, Now its time to be afraid. (特朗普正式宣布:現在是時候恐懼了)

這只是我手中兩份報紙的部份標題,沒有一個真正分析特朗普的演說,可以想見這些媒體如何統一作業了。

 

7/22/2016

聽了特朗普女兒Ivanka的演說,終於明白為什麼華盛頓郵報派了24個記者去挖特朗普的醜事,到現在也沒有挖出什麼。

Ivanka說,在特朗普的公司裡,女性主管多過男性主管,而且女性全部都能賺到與男性一樣的工資。而且女性在懷孕之後,絕對無須擔心工作不保。這一點相信在他們自由派的機構、報社都做不到。所以華盛頓郵報到現在都沒有特朗普的負面報導。連他岐視黑人的資料一絲都找不到。

但一直到現在,媒體說起特朗普都說他岐視女性,說他種族主義。

四天的共和黨大會,不少演說是值得一看再看,希望有心人將這些演說都翻譯成中文字幕放上網。至少應當放的包括:特朗普大兒子Donald Trump Jr.星期二的演說,特朗普本人最後一晚接受提名的演說,副總統候選人Mike Pence星期三的演說,前眾院議長Newt Gingrich星期三的,Paypal 創始人Peter Thiel星期四的,絕對要看。

 

7/21/2016

你聽了特朗普女兒的演說嗎?如果你還不認識特朗普這個人,聽了這演說一定會了解。

很多年前我讀過一篇他的訪問,他當時就說,最不喜歡到高級餐館吃飯:付那麼多錢只有那小塊東西。當時我就知道他是一個腳踏實地,而不浮華的人。(他的廚師透露,原來他最喜歡的食物是meatloaf,非常平民化的食物,絕不是有錢人會公開說喜歡吃的主食。)

這一點是共和黨(保守派)的特色。四年前的共和黨總統候選人羅姆尼Mitt Romney也一樣,他也是千萬富翁,但家裡沒請工人,孩子都要幫做家事。對比那些自由派,(看看好萊塢那班民主黨人),每天都在賽豪華,鬥富。但嘴頭裡只有他們具愛心,別人都是魔鬼。

 

7/20/2016

特朗普真是教子有方,幾個兒女毫無公子哥習氣,長子小特朗普Donald Trump Jr. 昨晚的一場演說令人刮目相看,令人肅然起敬。一個人言之有物,就更讓人覺得他非常帥氣。當時就覺得這是一個未來總統人選,(他才39歲)。

事後好幾個電視評論員說了同樣的話,說他fantastic,這包括CNN的好幾位主持,包括幾位民主黨人。但是過了幾個小時再沒有人提起他的演說,又集中討論前一晚特朗普妻子Melania Trump演說的瓢竊疑雲。他們是不會承認任何一個共和黨家族有人材的。

等著看吧,特朗普家族中一定會出幾位傑出政客。

 

7/19/2016

正當共和黨慶幸第一天的全國代表會順利成功,而且幾乎完美的舉行之際,所有電視台都同時揭發,特朗普夫人Melania Trump完美的演說中間,有小部份是瓢竊八年前米歇爾奧巴馬的演說。隨之而來的就是24小時不停的將兩段演說對比播出。

那兩段說的都不是什麼經典句子:你的話是你的信物,你尊重別人,你努力工作就會達致人生目標…這些句子要偷嗎?

但是CNN藉此機會完全忽略昨晚的共和黨的成功,不停的以瓢竊做標題。今天下午美國三大電視網更進一步的以:Plagiary Bombshell (瓢竊炸彈),另一個是Trump Camp Crisis (特朗普陣營危機),一家電視台(ABC)甚至說:特朗普陣營欠米歇爾一個道歉。

但是你記得,僅僅一周前,當聯調局說希拉里公然說謊,及在私人伺服器傳送國家機密電郵時,所有媒體都說,是共和黨對她的攻擊,不足掛齒,並且Let's move on?

媒體再一次證明他們只是要找目標攻擊任何一個共和黨候選人,攻擊一個保守派政黨的提名人。大家應當知道,他們不是在攻擊特朗普,他們的真正目標是所有代表保守派價值觀的人。

 

7/18/2016

美國共和黨全國代表大會,沒想到第一天就這樣精彩。演說者一個接一個都吸引觀眾。電視明星Scott Baio,Calvin Klein 內衣廣告模特Antonio Sabato,電視劇集Duck Dynasty 中的Willie Robertson,有兩名參與班加西陸戰隊的退役士兵,有一個母親Pat Smith,她的兒子是班加西事件四個死者之一,有反對Black Life Matters的黑人警長David Clarke,而帶入全場高潮的是前紐約市長朱利安尼Rudy Giuliani ,CNN 評論員說他在自己競選紐約的參議員時都沒這麼賣力。當然全場壓軸是特朗普Donald Trump的妻子Melania Trump。事先很多評論員認為她是生手,演講不是她的專長,但她的表現讓人意外的好,簡直比得上一個天天演說的政客。不少人說,為什麼不讓她早些出來幫忙?

而特朗普出場時的設計更讓人驚嘆,他在人工霧中以背影出現,絕對是職業舞台設計的水準。

我所以推薦共和黨的代表大會,因為每一位演講者都強調傳統價值觀,聽了讓人對未來重新燃起希望。這大會共四日,電視台有現場轉播,不可錯過。

 

7/17/2016

奧巴馬是美國第一位黑人總統,當他當選時,很多人相信美國的種族問題會緩和,結果呢?黑人民權運動趨向暴力化,更多黑人聚集街頭高喊要殺警察。不到一星期,前後有八名警察在集體仇殺行動中遇害,十多名重傷。這是怎麼回事?

奧巴馬不僅脫不了干係,他更要負主要責任。每一次有黑人青年被警察殺死,或死於拘押期間,他不問青紅皂白就發表談話,指責警察。激起那些血氣方剛的黑人年輕人的憤怒,這等於鼓勵他們走上街頭。

這是做領袖的材料嗎?結果後來那每一單黑人遇害事件都經過調查、審訊,警察都被洗脫了(見: 白人殺黑人,黑人殺白人,真相在哪裡),但奧巴馬沒有一次站出來認錯,安憮黑人社區。這些警察死的真冤。有這樣的總統,美國只會越來越亂。

 

7/15/2016

又一對母女被殺了,女孩才五歲。事件發生在亞省,兇嫌是一個慣犯,販毒,襲擊,強迫賣淫,但是法官讓他自由,終於再殺了兩個無辜的人。

法國尼斯的貨車碾死84人事件,兇手也是一個慣犯,偷竊,攻擊,誰知還有些什麼。

不能不承認,我們社會上很多壞人,不能縱容。縱容他們就有更多人要喪命,有什麼比生命更重要?。

但是今天流行的理論是要寬容,特別對於弱勢。誰幫那對母女伸張?誰幫那84條冤魂伸張。你用放大鏡去在報紙上找,我沒找到。號稱加拿大最多銷路的一份報紙,今天將女孩屍體被找到的新聞放在第六頁的下面。對兇嫌一句狠話也沒有。

 

7/14/2016

英國人有智慧,決定脫離歐洲。

見到法國(尼斯)再遭恐怖份子襲擊,什麼時後西方自由主義者才能認清楚,那是一幫思想與我們完全不同的人?完全不同的價值觀,他們視死亡為英烈,你願意跟他們一樣,每天都以同歸於盡為樂?

但是CNN那一伙人還是在高談闊論:這樣的事一再發生只會坐大右派。好像右派比恐怖份子還可怕。

奧巴馬出來說話了,還好他沒有建議禁止大卡車的存在。

 

7/13/2016

我每天在這裡揭發美加媒體偏頗,不專業,捏造事實的事例,有時我都要為他們的行為咋舌,覺得不可思疑。

這幾天因為一名美國最高法院的女法官金斯堡Ruth Ginsburg公開批評共和黨總統候選人特朗普Donald Trump而引起軒然大波。因為在美國(或任何國家),法官都必須在政治上做到中立。連左傾的紐約時報都批評這位左傾法官做得不對。

但今天在三大電視網之一的ABC (美國廣播公司)晚間新聞中,這條新聞是這樣報的:「現在特朗普要金斯堡辭職,這事誰對誰非,你們自己去評斷。不過一個是六尺四寸的大男人,一個是五尺二寸的嬌小女性,你們看吧。」

這樣的新聞不讓人瞠目結舌嗎?其他電視台都差不多,只是沒有這樣噁心。

 

7/13/2016

最後一名牽涉到所謂「上議員醜聞」的參議員Patrick Brazeau,所有指控都被撤了。到現在所有的牽涉到醜聞的議員都被還以清白,或是不予起訴。事實是,大家看清了,所謂上議員醜聞根本不存在,只是一項政治迫害。現在換了政府,也沒什麼好玩的了。像希拉里說的: Let's move on.

但是當初玩的人目的達到了,哈珀總理的名被搞臭了,上議院的名搞臭了,納稅人被坑了幾千萬元去調查一個不存在的醜聞。傳媒搞事的本事真是一流。

 

7/12/2016

加拿大聖公會Anglican Church全國大會以一票之差否決了祝福及接納同性婚姻。傳媒(特別是CBC) 哭喪著臉低調處理這新聞,還找了支持同性婚姻的牧師訪問,說極端失望。

到了下午,新聞中喜枚枚的又報導,說重新點票結果,又通過了接納同性婚姻。這一下CBC又將之當做大新聞報了。

他們總有辦法以點票達到自己想要的結果。

 

7/11/2016

我常說,媒體天天在洗市民的腦,這裡舉一個明顯的例子。

左傾的多倫多星報今天在頭版以大相片,大篇幅介紹一個家庭。這家庭五年前已經上了該報頭版,當時就因為這家庭的戶主允許自己的兒女選擇性別,成為媒體吹捧對象。當時第三個孩子剛出世,為他/她取名Storm(暴風雨),現在過了五年,報告一下三個孩子的選擇。結果老大,十歲的Jazz選擇做Transgender girl,(轉性女孩? 這字我還真不會翻譯。)七歲的Kio選擇做Non-binary,(我真不會翻了,可能是沒有限制的性別,)他/她選擇形容自己的代名詞是They 「他們」,(表示他一個人代表多個人?)據說他們的母親就選擇用They自稱,(群體性別?),父親就選擇他he 或者他們they。(哦,我的天,寫到這裡我已經昏了。)

而最小的Storm 到目前選擇做她her,但不知道後面有沒有其他附帶條件,或只是一個單純的她?

如果一個人在成長期間發現自己的性向與原來不同,開始猶疑及做選擇,我可以了解。但在一個嬰兒剛剛落地就開始叫他自己任由去選擇一種性別,是不是走火入魔?

問題在於這份報紙將他們說成是社會先驅,凡是批評他們的人都有改進空間。(下:左起:父親David,十歲的Jazz,五歲的Storm,母親Kathy,及七歲的Kio。相片來自星報。)

 

 

Click: 3507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