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看板

時事看板一
時事看板二
時事看板 三
時事看板四
時事看板五
時事看板六
時事看板七
時事看板八
時事看板九
時事看板十

時事看板 43

2020-12-02 00:25:04

12/30/2020星期三

聽到CNN一個名牌主持Jake Tapper周末在節目中振振有詞:我為什麼不讓(not booking)白宮發言人Kayleigh McEnany,跟白宮新聞官Jason Miller上節目,因為他們整天說謊,他們說謊就像是呼吸一樣自然。

這就是今天的自由派,他們指責對方做的事,其實是他們自己整天在做的,而更甚一級。他們自己說謊像是呼吸,但是每天兇狠地指著對方的鼻子,說他們說謊。

有人認為,Tapper這是為他自己做準備,因為拜登就要上台了,他將會密切跟拜登政府配合,而為了對過去四年的「不配合」,甚至做反的態度,他必須提出一個解釋(辯護),以便將來與拜登全力配合不為人詬病。

CNN另一個專門跟川普做對的記者Jim Acosta似乎也在為拜登政府上台做準備,他對「大西洋月刊」說,「我不認為媒體應當每天攻擊(whip up)拜登總統,做到好像每天必看的新聞…」他唯一的理由是,他(川普)過去四年攻擊媒體,說我們是假新聞。對方記者問他這是否雙重標準,他解釋:「川普對待媒體的態度,造成不停止的全國緊急狀況,必須由(他們)來揭發。」

他似乎忘了,自從川普沒有上台,他就在川普大樓的記者會中攻擊川普,要他承認自己通俄。那是否假新聞?過去四年多,他們製造的假新聞不是幻想,全部都有證據。現在他說,他們要放過拜登了?

拜登自從他的陣營承認,他的兒子亨特被聯邦警察調查了兩年之後,還沒有跟記者回答過一次問題,事實是,沒有一個媒體記者問過他這問題:你幾時知道兒子被調查?為什麼大選時你還說,這件事是俄羅斯的陰謀?是俄羅斯灌輸假消息給川普的律師朱利安尼?你說從來沒有跟兒子談過他的生意,是否撒謊?你們家族從中國那裏拿了多少錢?你兒子拿烏克蘭能源公司三百萬元薪水,完全靠他自己的本事?…。居然沒有一個媒體對這些事情好奇?(只除了Fox News利用機會遠遠的大聲問過兩次。) 到目前為止,拜登的記者會不是不給記者發問,就是只給五個經過他們挑選過的記者發問,所有的問題都像是哄小孩一樣的呵護備至。他們還好意思說不是雙重標準。

那個過去三年多,每天幫CNN跟華盛頓郵報查核川普一天說了幾個謊話的乳臭未乾的Daniel Dale也說,他不會核查拜登每天是否說謊,他說:我們不會每天24小時,每周七天查核拜登,因為拜登不像川普一樣整天說謊,所以他以後的工作會集中在查核國會領袖散發的不實消息。很明顯,他指的是共和黨的議會領袖,絕對不是民主黨的議會領袖。但是我們都知道,民主黨(包括拜登)才是說謊成性,因為那存在他們的基因裡面,包括媒體記者。從通俄,到最高法院大法官卡瓦諾的任命,到烏克蘭的彈劾,否認亨特拜登的電腦醜聞…全部奠基於謊言。

那位Dale就是以前多倫多星報的記者,他有分逼死多倫多市長福特Rob Ford,所以在左派媒體中聲名大噪,被CNN請去繼續做害人類文明。

 

12/29/2020星期二

一月六號是一個重要的日子,不僅那天我們都會知道喬治亞州的參議員選舉結果,也是美國國會確定選舉人票的日子。川普陣營一直都說,那一天才是確定選舉結果的日子,雖然多數人已經不抱希望。

喬治亞州的選舉太重要了,如果民主黨贏了這兩個議席,參議院就是50-50,加上他們副總統的一票就會佔上風。今後四年民主黨就可以呼風喚雨,預料他們會做很多「壞事」,包括任命更多聯邦法官,甚至將最高法院填滿他們的人,之後將華盛頓及波多黎各(兩個傳統上民主黨的州)都變成州,增加四名民主黨參議員,共和黨將永遠失去最高法院跟參議院…而共和黨現在已經有50席,如果贏了這兩席,就是52-48,是肯定的多數。共和黨即使只贏一席,都會形成51-49,都是多數。

這幾個星期,民主黨在喬治亞州花了三億多美元,催谷兩名民主黨候選人,最新的民調顯示,四名候選人中,共和黨的普渡David Perdue領先民主黨的Jon Ossoff,而共和黨的拉芙勒Kelly Louffler就落後民主黨的Raphael Warnock,不過兩個差距都不到百分之一。

我不太相信這些民調,因為共和黨的兩位都是現任參議員,資歷都更豐富,不像對手都有負面新聞纏身,在十月的選舉,普渡領先對手相當大的差距,也是在持續點票下才跌到50%以下,這一次,喬治亞州的(共和黨)國務卿宣布調查幾個民主黨的組織,阻止他們舞弊,雖然他們號稱已有兩百多萬選民投票,未必都是他們的選民。喬治亞州一向是紅州,民主黨如果不作弊將很難贏。

一早說過,民主黨為了奪權無所不用其極,昨天喬治亞州的地方法院女法官做了一項不利共和黨的裁決,有兩個郡四千名選名的地址與郵局的紀錄不同,依法律必須有當事人書面證明他們改變了地址,否則這些名單必須被除名,但這位法官卻拒絕共和黨的申請,要(非法)保留這些選民投票權。­­­­而這位法官就是喬治亞州負責民主黨選戰的Stacey Abrams的姊妹Leslie Abrams Gardner,十一月大選之後拜登就公開多謝她的「努力」讓喬治亞州變成藍色州,其實就是作弊,這一次國務卿調查對象也是她,(她負責的幾個團體都有作弊行為被發現)。而那位法官居然不避嫌,做了對民主黨有利的裁決。為什麼所有共和黨的法官都必須避嫌,民主黨就不必?因為沒有媒體「嘩然」。

我們現在知道,十一月的大選就是在一些法官,一些政務官一手遮天情況下,全部做了非法裁決或行動,才讓拜登的票一天天在增加。

這兩天,那位Stacey Abrams又在電視上申冤,說共和黨在壓制選民投票,這是在為他們一旦輸了的時候做準備,到時候就說是共和黨壓制他們的選民投票,到時候大家可以注意媒體,他們肯定配合叫嚷,絕對不會像川普「敗選」時的不聞不問。

最近有消息說,民主黨背後表示打定輸數,所以不想再募款,以免得罪捐款人,不知道是否屬實。反正他們若是輸了,肯定吵得翻天覆地。

 

12/27/2020星期日

川普終於簽署了國會通過的所謂新冠肺炎第四次救援議案,讓很多人鬆一口氣,證明他是一個務實的人。雖然他對這議案極端不滿,但是頻臨政府關閉,盡管他話說得很硬,他還是讓步了。

就像這次選舉結果,盡管他有那樣多證據,那樣多道理,在試過所有的途徑之後,可能還是會讓步,因為所有客觀環境都不幫他。因為六十多次被法院拒絕,到了一月六號,不可能有足夠的共和黨議員站出來挑戰選舉人票,做最後的嘗試。

華盛頓那個大泥潭最厲害一點,就是威脅你妥協。混得越久就越懂得妥協,換一句話就是油條。像拜登做了47年樂此不疲,證明是一個回鍋多次的老油條。他們不僅懂得妥協,還懂得在「妥協」中賺取自己的利益。那不是一個真正想做事的人能夠待得久的地方。

川普剩下二十多天,估計他最後要做的,也能夠做的就是利用機會特赦多一點被冤枉的人,或是他願意幫助的人,到目前他特赦了二十多人,一部分是在穆勒調查期間,遭受「政治迫害」的人,這些人包括做了國家安全顧問僅22天的Michael Flynn,說過很多次,他是被FBI設陷阱,加上恐嚇才認罪的。還有一個年輕的外交政策義務顧問George Papadapoulous,他的事如果調查起來會很精彩,但是民主黨不讓調查,媒體全部不報導。不過據說司法部任命的獨立調查員John Durham杜倫已經調查到歐洲去了,希望他的事會真相大白。(當初穆勒展開調查的一個線索,據說就是因為有一名義大利教授引誘Papadapoulous到倫敦去工作,說有俄羅斯的人希望提供線索,但之後那名義大利教授失蹤,總之是有人設陷阱,) Papadapoulous也是在被調查期間,被指做了不實證詞被判刑14天。

還有Roger Stone史東,是我說過的,他是保守主義立場,甚至呼籲為尼克森平反的人。他是川普支持者,也因此被迫害,說他做不實證詞。事實是他不肯做不實證供,陷害川普。FBI在凌晨四點鐘帶了十幾輛警車,兩架直升機及手持機關槍的數十位探員,到他家捉人,事先還通知CNN現場報導。他們對他有多大的深仇大恨,值得這樣做?還有一位是川普的競選經理曼納福Paul Manafort,也是在調查期間發現他過去為外國政府做說客時,沒有如實報稅,他七十歲了已經坐了一年多牢獄。相較起來,他犯的過錯肯定不如亨特拜登及拜登弟弟等人犯的過失。

此外川普應多名共和黨議員的請請求,特赦了四名在伊拉克一間民間承包公司工作的四名美國警衛,他們被控在2007年殺死多名當地平民,他們聲稱是自衛殺人,但是被定罪是謀殺。其中一人被判終身監禁。另外有一百多位共和黨議員還請求他特赦了兩名邊境警衛,他們是因為槍殺了一名非法入境者,當時這警衛認為對方是毒品走私販。

有兩名共和黨眾議員獲得特赦,他們是因為濫用競選經費,一位涉嫌內幕交易,都在服刑中。

這次最引爭議的是,川普特赦了女婿Jared Kushner的父親Charles Kushner,他在2005年因為報稅時提供不實資料被起訴,之後調查期間他涉及利用妓女引誘人犯罪,以用來恐嚇對方,阻止對方作證。他當時已經服刑兩年。現在特赦他只是為了撤銷案底。

美國總統在憲法上是有特赦任何人的特權的,過去的總統也有濫用此一特權的事例,克林頓林下台特赦了一百多人,其中包括一名國際詐欺犯Marc Rich,逃稅達四千多萬美元,而且事發後逃亡。還有兩名恐怖份子Linda Evans和Susan Rosenberg,她們被捕時擁有大量的炸藥跟武器,都只服刑不到三分之一就獲釋。他還特設了自己的弟弟Roger Clinton,他犯的是毒品罪,不過他已服完刑期。

奧巴馬更在任內特赦了將近兩千人,而在他任上最後一天他就赦免了三百多人,那是2017年一月19日,川普就職前一日。

這幾天天天都聽到媒體指責川普濫用特赦權力,甚至說要檢討及修正這法律,這就奇怪了,奧巴馬及克林頓時期,都沒聽說要修正這法律。

預料未來二十天,川普會特赦更多人,都會成為媒體的攻擊目標。媒體更先發制人,說川普會特赦他自己及家人,這樣說是顯示川普自知有罪,所以先赦免自己。事實是,民主黨及媒體預先鋪路,要繼續整肅他,同時用來做威脅,阻止共和黨在拜登事件上做文章,否則就拿川普出來做祭品。目前紐約州至少有四件針對川普的起訴,要追查他過去十年的來往生意,有見過去四年,他們可以在毫無證據的情況下一再調查他,彈劾他,即使他下台這些努力還會鬆懈嗎?要知道,他們散布這樣多謠言就是要大家痛恨他,他們不可能沒有後續行動。

 

12/26/2020星期六

當川普剛剛上台,最振奮人心的是,他敢向華盛頓的腐敗舊秩序挑戰,而這個腐敗舊勢力中最不為人見到的是黑影就是美國媒體,他把他們揪出來,讓他們站在陽光下暴曬,讓大家見到他們的邪惡,但是經過四年的時間,這個邪惡醜陋的東西居然企立不倒,沒有人預料得到他們的堅硬度,因為這個堅硬度必須配合無比的厚顏,無比的邪惡,這都超乎正常人的想像。

任何一個具有正常廉恥觀念的人,當被人揭發做了任何不正當的行為時,第一個是檢討自己是否有不對的地方,如果有就承認,如果沒有才站出來辯解。但是這些人完全不是這樣。因為他們每一件事都是故意做錯,然後全面掩蓋,不僅如此,他們還將所有責備他們的人,甚至所有可能的潛在敵人都先說成是惡魔,這樣盡管對方是聖人都已經被抹黑了,就永遠無法跟他們對抗。

過去我說媒體的惡毒,說了不只十幾年,但是這一次經歷2020年大選,大家應當都看得再清楚不過。首先大選前鬧出了亨特拜登電腦的事,完全證明了拜登家族利用拜登的名氣,在世界各國搜刮,(一開口就是一千萬元介紹費),那些都是白紙黑字的證據,有時間,有人物,而且拜登一夥從來沒有否認那部電腦是他的,那些電郵是真的,但是他們居然可以泡製出「這些都是俄羅斯製造的陰謀」,甚至說川普的律師朱利安尼是俄羅斯利用來散布這些惡意中傷謠言的工具。

這應當是美國大選歷史上最爆炸性的十月驚奇October Surprise,但是他們不僅不報導,還指責所有報導的媒體是極右邪惡媒體,用盡手法全面封殺。但大選後,拜登集團確定自己當選了,也確定紙包不住火了,才公開原來亨特拜登確實已經被司法部門調查兩年了,那麼那件電腦事件應當不是俄羅斯製造的謠言了,這些媒體有出來澄清嗎?有人向朱利安尼道歉嗎?一個字都沒有。他們已經達到了「幫助拜登當選」的目的了,全部躲在幕後沾沾自喜。

過去四年,類似的事件(新聞)從未間斷,通俄調查是無中生有,但是期間每幾天就有司法部門「洩露」的消息被媒體以bombshell的字樣大肆報導。而且每一次都邀請了水門案當年記者Carl Bernstein,或是當年尼克森的法律顧問John Dean侃侃而談,說這是比水門案還嚴重的罪刑,必須彈劾他下台…。(這些我全部在時事看板裡面存檔,不是捏造。)但是當最後穆勒報告出爐,沒有川普通俄的罪證時,媒體跟民主黨不僅沒有照實報導,還要強辯穆勒調查有結果,到上星期還要說:「川普說他沒有通俄,是竄改穆勒的報告,穆勒報告沒有說他沒有通俄,只是沒有證據。他身邊還是有人被起訴了…」事實是,這些人被起訴的罪名沒有一個是通俄,全都是跟調查程序有關的罪名。

還有過去四年期間,每一個川普政府的官員,只要對川普有一絲不滿,都是頭條新聞,每一個吹哨者都會被吹捧成為英雄,是追訪的對象。沒有一個政府有那樣多的外洩新聞,那樣多的不滿官員。只因為媒體每天挖掘「不滿官員」,政府討論政策的過程,任何一件爭論,都被當作是極大負面新聞,好像其他政府都沒有不同意見。所以即使是沒有事,都會出現危機。開始時,有多少次媒體討論川普的健康出問題,要用憲法第25修正案把他拉下台,甚至說他精神有問題,…但是在這種情況下,他一個七十多歲的人居然做出那樣多成就。他四年做的事,多過奧巴馬八年做的事的好幾倍,還不要說奧巴馬闖的禍,(製造了伊斯蘭國恐怖組織)。但是川普這些成就完全不在媒體上出現,他的每一次記者會都成為媒體對他的批鬥大會。

其他如烏克蘭事件彈劾事件,浪費了國會一年多的議政時間,讓美國在國際上丟臉,而真正的問題:為什麼一個有毒癮的,不會說烏克蘭語的,沒有任何能源經驗的人,甚至沒有一份正式工作的人,可以得到烏克蘭最大(也是最腐敗的)能源公司三百萬元薪水的空閒工作?但是每一次在新聞中提到這件事,都說「(亨特拜登的工作)完全合法,川普居然要外國政府幫他打擊政敵(拜登)。還拖住對烏克蘭的軍事援助不放,這是叛國罪。」

這一次大選,十一月三號夜晚十點半,幾大媒體都露出焦慮神態,說拜登要輸了,但是半小時後全部改變語氣,然後經過一個晚上點票的結果,川普在所有的關鍵州都由領先到落後,任何人都可以察覺到事有蹊蹺。但是這些媒體心知肚明是甚麼一回事,卻全體配合拜登陣營的說詞。川普陣營有一千多位宣誓證人,證明選舉舞弊,但是沒有一間媒體對這些人有興趣,這些人不應該都是吹哨人嗎?但是每一次的新聞都是說「川普作出baseless的舞弊指控」。不要期待他們會做公正報導,他們早就已經不再是媒體,他們是腐敗集團的最重要一份子。

而因為媒體的堅持以及不妥協態度,他們製造出的輿論環境,讓法院及法官都不敢公正裁決,連各地檢察官都不敢如實檢控,甚至讓很多共和黨在他們面前都退縮,不敢團結。

我以前就說過,川普不是為他自己打這場仗,他輸了,我們都輸了。但是這一次我見到全國七千多萬人(加上很多外國人)都希望幫他打這一場仗,只是大家都手無寸鐵,好像是弓箭對付機關槍,而且最重要的,沒有人想到他們那麼厚臉皮。如果他們連選舉都能偷,還有甚麼做不到?

 

12/23/2020星期三

拜登昨日開記者會,敦促國民注射新冠肺炎的疫苗,之後又只給五位記者發問,而且都是他的陣營挑選的記者,所問的問題也全部是非常友善的,沒有一個問題是有關亨特拜登的。因為他從來不會叫Fox News或是其他保守派媒體記者,所以Fox的Peter Doocy只有在散會後用大聲喊的方式發問,他問的是:你是否仍然相信,紐約郵報揭發的亨特拜登的外國生意,是俄羅斯散布的抹黑陰謀?

拜登本來已經快走進簾幕後面了,但是他停下來說:是,是,是,上帝愛你,你真的是一個one horse pony。(一般人認為拜登是說錯了,他原意是要說one-trick pony意思是:只有一個本事的小馬。證明拜登現在經常是詞不達意。)

拜登這樣說,因為這是Doocy連續第二天追問同樣的問題。但是拜登的態度就讓人覺得傲慢,他根本不在乎,因為其他媒體根本不會再追究,他就可以一手遮天。他下面的一句話是:我擔保我的司法部門完全會照本子做事,我不會干預。(任何人相信這句話就是從來不看新聞的白痴。)

今天美國媒體的局面就是,所有媒體一個立場,緊緊守護拜登集團,不論他殺人放火,都要保證他完完整整做好這職位。就像川普過去四年,媒體唯一的任務是要讓川普難做,最好能在任期未滿就將他拉下台。

媒體這樣做是跟廣大老百姓脫節,因為不僅Fox News的收視率一柱擎天,而且越是支持川普的主持人,收視率愈高,Tucker Carlson,Sean Hannity,Laura Ingraham,Lou Dobbs都成為電視圈的大紅人,而我經常提起的Maria Bartiromo現在更是一枝獨秀,收視率超越所有其他主持,川普落選後,唯一的專訪就是上她的節目,她也每一次將川普陣營的選舉舞弊證據都一一分析給大家聽,這就讓左派媒體每次都用放大鏡看她的節目,挑撥各界挑戰她的節目,華盛頓郵報今天發表了一篇上萬文字的專文,要洩她的底,我看完全文,發現她的負面方面除了繼續指責她「為川普沒有基礎的舞弊謠言做辯護」之外,見不到真正的負面文字,只不過在最後一段,指出Maria Bartiromo在最近一次的報導中,為samrtmatic澄清,他們的機器沒有在外國點票,同時跟Soros沒有直接關係(但不證明沒有間接關係),就這樣就叫做揭她的底?她仍然是收視率第一,高過CNN任何節目都不知多少倍。(但是郵報的字裡行間,就凶狠的指責她沒有新聞專業精神,對川普的支持是不負責任云云,然而事實上他們沒有看見的是,Bartiromo用的方式跟他們袒護拜登的方式相比,還遠遠比不上,至少她是實話實說。)

 

 

 

 

 

 

不僅如此,連新開始的NewsMax電視台的收視率都已經直逼Fox,這表示又一間保守派媒體的收視率超越了CNN跟MSNBC了,由此可見民心向背。我鼓勵每一位保守派訂閱這些媒體,取消cancel那些整天說謊的主流媒體。(在加拿大各Cable 公司已經有了Fox News,但是還沒有OANN,和NewsMax,希望大家多多對自己的cable 公司詢問,問得多了他們就會提供。)

 

12/23/2020星期三

美國國會參眾兩院通過了最新一次的新冠肺炎救援議案,這議案一提出就受到各界批評,一方面,整份議案將近5,600頁,卻要議員們在五小時內通過,議員承認他們沒有一個人讀完了整份議案,其次,給予每個人的600元金額太低,無法彌補肺炎期間的損失。最重要的,這份議案中夾帶了太多的無相關的內容,包括環保議題的,對於學校,博物館,文化事業的補助,還有佔極大數額的外援項目,這包括給非洲國家蘇丹七億元,其中半數給該國還債,以色列五億元,緬甸一億三千多萬元,埃及得到13億元軍事援助,中美國家畢利茲Belize五億多,巴基斯坦一千五百萬元作為提拔女性地位基金,…等等。

據分析,這些加附的條款都是每個議員,說客的要求(堅持)下加上去的,而如果分開提出必不能通過,所以加在裡面瞞混過關。有人分析,這整個龐大的900 Billion的議案,如果按照正常程序,起碼可以分拆成20項議案。但現在因為政府開支的限期即將在年底到期,就大家匆匆忙忙通過了。(其中一項撥款是,130萬元研究美國人是否會吃蟲子,其他類似的怪異撥款項目還有很多。)

這項議案還需要川普總統的批准才能生效,但是他在昨晚痛批這議案,說六百元個人補償太少,其他無謂的開支太大,要國會去修改,將每人金額提高到兩千元。他沒有說是否會否決這議案,但不論怎樣都無法在聖誕節前改變,如果他否決,政府極有可能在年底前關閉,那很多靠這支票過日子的家庭就陷入困境。

事實上這六百元真的太少,川普過去提議給每人七百元,再按照過去收入發給按比例的補償,那樣做就很公平。但他現在建議每個人兩千元,就有過去的弊病,讓低收入的工作找不到工人,達到培養懶人的後果。

民主黨將這議案一拖再拖,就是不想給川普任何領功的機會,(佩洛西明白這樣講),這一次他們故意將個人金額壓低到六百元,他們也說得很清楚,這只是第一階段,要等拜登上台之後立即再提出新的議案,將金額提高。不僅如此,這一次的六百元講明無需申請,任何人都有分,包括非法居民在內,這又是一大弊病,等於搶先一步將非法移民身分合法了。而且過去幾個月發現,監獄中的死刑犯都得到政府為新冠肺炎發出的援助金。這一次也不會例外。

川普的威脅不知是否有後續行動,因為這會讓他跟共和黨分裂。有人說他是藉這議題威脅共和黨議員在一月六號國會認可選舉人投票結果的事情上討價還價,我相信他這樣不但很難達到目的,甚至有反效果。雖然這一次有六名共和黨參議員反對這次的議案,但是多數是支持的。有關那些外援內容,共和黨參議員Lindsey Graham葛蘭有解釋,他說美國整體外援經費只占全年預算開支1%,而目前中國在全世界每一個地方撒錢,做功夫,美國不能甚麼都不做。

川普現在是一個人不僅要對付民主黨,媒體,華盛頓的泥潭一夥人,還要應付共和黨。

 

12/21/2020星期一

還有兩天就卸任的美國司法部長巴爾William Barr今天舉行了一項記者會,宣布在31年前1988年的此時(十二月22日)發生的蘇格蘭泛美航空公司(被爆炸的)空難,再多一名行凶者被起訴。他說墬機現場有一公里平方範圍,所以蒐證工作非常繁重,證實了調查人員孜孜不倦的蒐證,還是有結果。

但是在場記者最有興趣的還是問他:會不會在離任前,任命獨立調查員調查亨特拜登事件?會不會任命獨立調查員調查選舉舞弊?會不會採取行動沒收有問題的點票機(電腦)?

巴爾的答覆相信要讓所有川普支持者失望,對所有這些問題他的答案都是否定的。對於第一個問題,他說:現在正在進行的調查,都很負責及專業,他不認為有必要任命獨立調查員。

對於川普支持者這回答不令人滿意。前兩天,拜登才(在近日來唯一的訪問中)表示,那些指責亨特拜登行為不檢的人都是「犯法行為」,目的是要拉倒他的,還說他兒子(亨特)是他所認識的人最聰明的人,還說「只要他沒事,我們就都沒事…」,這樣的態度他在上台後難道會讓這些調查公平地繼續下去?

拜登挑選的未來白宮發言人Jen Psaki昨天似乎要向每一個人保證說:「拜登將不會跟新任的司法部長討論任何有關亨特拜登的調查事情。」她還說,拜登的司法部長將確保他的司法部是獨立的,這人將有最高的專業精神。

對於民主黨的說話不算話,說謊不眨眼,已經是無需再討論的事實,大家請記得Psaki這一番話,以後再來對證。拜登是有前科的,他在2017年還在電視上吹噓,說他在任副總統時用奧巴馬給他的美國政府的十億元經濟援助,恐嚇烏克蘭總統,要他開除正在調查亨特拜登,以及能源公司Burisma的檢察官,否則就不給他這十億元。結果幾小時之內,那個檢察官就被開除了。

有見拜登陣營自己在十天前宣布亨特被調查,而且只說是稅務問題,極有可能到最後輕輕地以逃稅一項罪名讓他過關,頂多罰幾十萬元,在家軟禁就過去了。所有有關洗錢,從與美國有利益輸送關係的國家非法牟利等等嚴重罪名都會被洗脫了。要知道,司法機構調查亨特拜登已經兩年,都沒有動靜,現在由拜登陣營自己宣布調查進展,已經顯示是一場幕後妥協的政治談判正在進行中,很可能如何收場都在進行中。

大家等著看拜登任命的司法部長是誰,以及他們間的互動,肯定是一齣最汙濁的政治大混水。但是如果你只看主流新聞,你將一無所知,你會以為拜登所作所為都是正確的,都是為了對付像川普一夥人的惡意攻奸才會有的正當的舉動。

目前已經有的證據(我都在這裡說過),早已經確鑿證明拜登親自參與亨特與中國合組公司,索取一千萬元介紹費的事件,人證物證都有。還有些最新的證據包括,亨特拜登的合夥人之一James Gilliar在2017年發給他們合組公司的CEO巴布林斯基Tony Bobulinski的電郵:「你說得對,我們要盡快讓公司成立,然後告訴H (亨特)及他的家人,讓Joe也參與。」之後馬上來一封電郵說:以後別把Joe寫進文字哩,只能面對面時才說他的名字,他們對這事非常緊張。此外還有亨特發給女兒的電郵,說他在過去30年都在供養拜登一家人,將他收入的一半都給了父親(拜登副總統),所以他到處搜刮,好幾個幾百萬都不夠。

對於是否任命獨立調查員調查選舉舞弊,巴爾今天的答覆也令人失望,他重複本月初說的,沒有發現影響大選結果的系統性舞弊行為,所以不會任命。不過他說:當然,2020年總統選舉確實有舞弊,不幸在所有選舉都有舞弊行為,我們過去對這類(事)太過寬容。

這樣說是否太鄉愿呢?

至於目前傳言中的沒收點票機,他也說沒有足夠憲法理據要這樣做。很多人評論,巴爾是一個做事很穩的人。換言之就是謹言慎行,不要讓媒體作文章。過去一年多,他每次幫川普一點小忙,就被媒體修理,他只不過在一個有關憲法的學術研討會The Federalist Society上演說,指責那些川普一上台就抗議不斷的人,破壞了川普的有效執政,就被民主黨用做藉口要彈劾他。經過一年來的「識時務」的心路歷程,巴爾明顯也變得「穩重」了

今天所有主媒就以同樣手法處理這條新聞,所有媒體像串通好的一樣,都用了同樣的稿子:「川普的司法部長再度跟他分道揚鑣,駁斥rebuke他堅持的亨特拜登有罪的謠言,企圖沾汙拜登的執政…巴爾也重申,選舉舞弊之說不存在,駁斥了他向支持者散佈的沒有根據的大規模舞弊的謠言,新政府一個月內就要上台,川普仍然沒有認輸的意願…」

 

12/20/2020星期日

美國媒體已經判了川普政府的死刑,但是今天打開電視,他們仍然繼續在報導(製造)川普的醜聞(假新聞)。

說醜聞,今天最大的醜聞應當是拜登家族利用權位,在各國搜括的罪證確鑿的事件,但是媒體完全不提,卻可以繼續挖掘到川普政府的負面新聞。今天所有媒體的大新聞都是,川普為了推翻這次的選舉結果,考慮用戒嚴法,動用軍隊讓他自己留在白宮。

CNN的報導說,拜登還有一個月就正式就職,但是川普繼續使用煽動性的語言,製造反民主的聲浪,讓白宮的官員都警覺了…。

原來是,一星期前被川普特赦的,前國家安全顧問弗林Michael Flynn星期四在保守派電視台NewsMax中說了一段話,說川普應當在那些有問題的州份重新舉行投票,為保證公平投票,可以採取軍事戒嚴強制沒收那些點票機…云云。

而據說弗林在星期五受邀到白宮參加討論有關選舉的善後問題,而在這次討論中,川普聽取各方意見,於是媒體就將這兩件事連在一起,說有人在會議中建議用戒嚴法,引起兩派爭論到面紅耳赤。之後說白宮有官員感到警覺,向媒體通風報信。

今天三大電視網的六點半新聞就大肆報導這新聞,如果你不知道前因後果,就會以為川普要動用軍隊,賴在白宮不走。而且所有電台的新聞中還使用了這樣的句子:川普及他的支持者一再散布選舉舞弊的不實消息,製造拜登非法當選的無根據的謠言,現在還考慮動用軍隊及戒嚴,…之後紛紛訪問川普的政敵,好像前國家安全顧問柏頓John Bolton又被請出來,借用他的口大罵川普荒唐。

事實是,在一次討論中,任何意見都只是建議,值得洩露給媒體大作文章嗎?任何建議沒有實施都只是意見,值得做成新聞嗎?

再說,拜登家族發生那樣大的醜聞,難道沒有內部討論如何應對?沒有新聞可做?這只是證明了媒體只在川普陣營蒐集負面新聞,拜登家族即使有「面紅耳赤的」爭論,媒體都不會感到興趣。其次,在媒體包庇下,拜登家族可能無須討論到面紅耳赤,反正到最後媒體都只會說成是正面新聞,好像Stephen Colbert訪問拜登時的問題哪樣:對方(川普那夥人)用這件事攻擊你,你怎麼應付?我作為一個父親佩服你的做法,你會跟他們伸出橄欖枝嗎?

這就是為什麼民主黨好少醜聞,川普天天都有醜聞的原因。

 

12/20/2020星期日

加州民主黨眾議員史沃維Eric Swalwell被中共間諜滲透的新聞,美國主流媒體沒有一間正經的報導過,只有CNN提過一兩次,但卻是訪問史沃維,讓他自己解釋,然後再給他一次機會攻擊川普通俄。

民主黨的說謊成性由這事件充分表達。在事件剛發生後,眾議院議長佩洛西的一次記者會中,難得被Fox News記者問她,是否應當將史沃維自眾議院情報委員會除名,佩洛西當時就用她修得美美的尖尖手指著那記者回答:說到這事,國會的(情報)委員會,(當初)我們兩黨議員都獲得知會,所以當時就過去了。記者愣了,追問她「兩黨都接受過簡報?」她肯定的點頭說「是」。

之後很長一段時間,記者都以為共和黨事前也知道這事,就以為共和黨既然當時不追究,就不應當在這時間再來搞這件事。經過共和黨的內部查詢,(因為2015年的共和黨眾院領袖已經換了人,加上這一類機密簡報不會有公開紀錄),才知道根本沒這事。但記者再難有機會追問佩洛西這問題,何況主流記者根本不會追問。直到上星期,共和黨要求FBI就此事對兩黨議員再做一次跟進簡報,結果共和黨在眾議院的領袖麥卡錫Kevin McCarthy,以及佩洛西兩人在星期五一起接受了簡報。事後共和黨宣布了這事,但因為涉及情報,共和黨沒有提到任何內容。但他說:任何人聽到這次簡報,都會認為更有理由相信,史沃維必須由情報委員會除名。奇怪的是,佩洛西在這次簡報後,立刻閃了,也不再提此事,更不要期望主流媒體會就這件事問她任何問題。例如:你那天是否說謊?你覺得史沃維應當繼續在情報委員會嗎?

史沃維事件被揭發快兩個星期,但是主媒對此事完全不感興趣,民主黨的人一個個在電視上說,史沃維已經完全配合調查了,事件已經過去。事實是,那位中國間諜方芳安置了實習生在他的辦公室,少則數月,多則一年,他接觸到多少的機密?他了解了多少國會的作業程序?媒體都沒有興趣知道。還有史沃維跟這女人的關係,他只以一句「這牽涉機密classified」就混過去了。也沒有人追問。

 

12/20/2020星期日

美國正展開全面注射疫苗行動,到目前超過六百萬疫苗送到各地,首先接注的是前線醫護人員。今天,第三間藥廠Johnson & Johnson也宣布實驗成功,很快就有疫苗面世,屆時更普遍的注射就會展開。

這也是川普任內另一項特大成就,記得當川普在今年五月剛剛宣布這項Operation Warp Speed時,說要在年底前生產疫苗,每一間媒體都說他隨口說謊,說他為了當選連任,製造不可能的承諾。NBC新聞說:除非有奇蹟,這根本不可能。Bloomberg彭博新聞社大標題也是:不可能的任務。CNN的Jim Acosta更在白宮記者會中指責川普政府在鼓吹happy talk,說「你們每天唱好聽的歌,難道就可以生產疫苗?」後來媒體就說川普的承諾是happy talk,用來騙選票的。整個民主黨陣營(包括拜登)都說:我們信科學家,我們不信川普。言下之意,川普政府生產的疫苗不可相信,民主黨副總統候選人Kamala Harris更多次在競選演說中說,她不會接種疫苗,也不鼓勵她的支持者接種。

事實是,川普不是憑空做出承諾,我聽到CDC一名醫生最近在訪問中說,川普是問過他們,生產疫苗的程序之後,敦促他們使用最多的人力物力,將這些繁複的過程濃縮,(不是簡化,而是同時間進行測試,縮短過去分段實驗的過程),在科學上,沒有偷工減料,只是將許多次測試同時進行。這必需有足夠的金錢跟人力才能做到,所以川普政府撥了龐大的經費,(總共一百億元,每一間藥廠獲得十億元以上經費),全力進行。才能在六個月短短期間內完成有效率高達95%的疫苗。這是史無前例的成就。

但是過去一個月來,沒有一間主流媒體將這成就算在川普身上。所有疫苗新聞都不提川普的名字。一開始紐約州長康莫就說:有疫苗是好消息,但是由川普政府安排注射就是壞消息,應該等到拜登上台再派發。這幾天看新聞,居然都是康莫在說話:我們要如何如何安排那些人注射的先後次序。今天NBC居然在Meet the Press中訪問拜登的衛生官,問他應當如何安排疫苗注射。好像川普已經下台了。

自從這新冠肺炎出現的第一天,媒體就將所有有關病人的統計算在川普頭上,事實是,全世界上沒有一個國家有適當的準備,而且盡管當時他正受到國會彈劾,二月初還在就彈劾投票,他卻一早關閉邊界(盡管受到各界譴責),還有在適當時間封城,否則死亡人數更多。記得最初醫學界說美國會有250萬人死亡嗎?何況現在,即使採取最嚴格的封城措施,全民都戴上了口罩,新冠病毒的蔓延仍然在迅速擴散中,大家就應當知道,美國媒體當初瘋狂的用病毒打擊川普是一套惡意抹黑行動。

 

12/19/2020星期六

川普在離任前是否應當任命獨立調查員,調查拜登兒子亨特,以及拜登弟弟等人的貪腐事件,可能是最考智慧的決策,而他目前面臨不論怎麼做都會遭受垢議的後果。

因為,如果川普不理這事就離開白宮,你可以預期拜登政府會終止所有的調查,他那些家族在各國搜括的行為就不會被追究。而影響的不止關乎拜登一個家族,如果你對這些貪腐行為有一絲了解,你都可以肯定,今後這一類行為將成為正常,華盛頓官員更可以明目張膽的依循行事。

這就是川普上台時說要清掃的swamp,現在拜登跟民主黨要做的就是,讓這個swamp合法化。

直到昨天,拜登還在電視訪問中指控這所有對他及兒子的指控,都是對方要get to me針對他的惡意攻奸。說這些人的行為是foul play (犯法行為),他太太隨即在旁邊插嘴說:我們會選擇高尚的行為take the high road對付。意思是:對方惡毒的陷害我們是卑鄙行為,但我們是高尚的人,不跟他們計較。

現在不僅拜登喊冤,連95%的媒體都跟他們一起喊冤。沒有一間媒體就他們大選前打壓這新聞做出更正,更不要說道歉。那時候他們振振有詞說亨特拜登電腦中顯示的電郵,包括他向中國能源公司(中國華信)索取一千萬美元介紹費的事,都是俄羅斯串通川普私人律師朱利安尼散布謠言的陰謀。那些說謊的人都無須負責嗎?包括這麼多電台主持,新聞記者,還有那50名奧巴馬時期的情報高官,完全沒有悔意。

所以不要期望他們在執政後會繼續調查。現在美國司法部的FBI跟稅務部IRS被證實調查拜登兩年了,不僅有關細節包得密密實實,連一個多星期前的首次公開,都是拜登陣營選擇的時機,拜登陣營選擇的內容(只說是有關逃稅的調查),這已經是一手遮天了。還能期望拜登上台後有新的發展嗎。

但是今天我聽到很多人(包括一些共和黨人)都說:獨立調查員有無限的經費,時間,製造出來的政治氣氛都是負面的,所以反對。這就是問題所在。他們是對比在川普上台時,那一夥人只靠謠言,就任命了獨立調查員(穆勒)調查川普以及他的家人,還有他身邊所有支持者(顧問),雖然甚麼都沒有調查出來,但是那期間每天都有洩露出來的所謂調查內容,全部都是針對川普的負面假新聞(幸好我這裡都有紀錄)。所以人們對獨立調查員有了厭倦感,甚至厭惡感。這些人就是本末倒置。為什麼只能他們沒有理由的調查川普(共和黨),而現在是證據確鑿,卻因為完全不相關的理由就撒手不管了?

經過這麼長時間,大家都應當已經看清了民主黨的真面目,他們是一群臉皮厚到家的只求目的不擇手段的流氓式政客,他們完全是:「只打擊對方眼裡的刺,但是放著自己眼中的梁木不理」,如果你還懷疑這句話,你就是白癡,要不就是跟他們一丘之貉。

如果川普在下台前任命獨立調查員,他肯定會被鋪天蓋地的攻擊是「臨下台還不忘記打擊政敵」,他在一年多前被彈劾,不就是跟烏克蘭總統的一通電話引起?現在拜登口口聲聲他是被針對,這些人是foul play,可以預見那些攻擊迎面而來。但是川普如果甚麼都不做,拜登(任命的司法部長)肯定會關閉所有調查。他不是說:我兒子是我認得的(intellectual 方面)最聰明的人嗎?他不是說「只要我兒子沒事,我們都沒事」嗎?他會調查他嗎?(也證明拜登身邊的人全是笨蛋,他才會覺得自己的兒子最聰明。)但是如果川普任命了獨立調查員,依法律他就不能開除他,關閉調查。

(不過在美國媒體的包庇下,誰知道,他即使開除獨立調查員,也許都可以過關。)

目前已經可以見到,拜登可能是華盛頓最腐敗的人,如果甚麼都不做,拜登家族貪汙模式可能成為正常,美國將再度往第三世界的境界滑溜下去。

 

12/17/2020星期四

這一個多月,美國邊境又出現非法闖關人潮,上個月高達七萬人,較一年前同期增加64%。一方面因為新冠欸炎導致中南美洲經濟局面轉差,主要原因是因為預期拜登要上台,趁機趕快來闖關。(大概墨西哥政府見到拜登上台,也就放手不管了。)

其中最多的是沒有大人陪伴的兒童,他們都知道,拜登上台後會立即中止遣返兒童。而且拜登已經說過,他上台後一百天內就會給予所有非法居民公民權利。保守估計是1,100萬人,但相信實際數字在1,500-2,000萬人之間。估計四年後,民主黨又多了兩千萬選票。

據邊境當局說,拜登一上台,正在興建的邊境圍牆會及時中止。這代表幾百萬噸已經購買的水泥及鋼筋,都要退貨,牽涉的承建公司合約賠款數以億元計。

XXX

拜登這兩天接受一些友善電台的訪問,他這樣說:「對(我兒子)的攻擊都是惡意汙蔑,他們的目的是要搞到我身上。我的兒子是我認識的世界上最聰明smartest 的人,我是說以pure intellectual capacity 而言。以後事實會證明。」最奇妙的是,這些主持人都沒有再跟進,就讓他說了算。

不僅如此,這些記者(主持人)的問題更是貽笑大方,其中夜間談話節目主持人Stephen Colbert的問題是這樣的:我知道你想盡量做到公平(不偏袒)那一個政黨,也希望跟對方伸出友誼之手,盡管你不想這樣的事發生,但是你知道那些華盛頓的人他們想坐大此事make hay in Washington 所以會用盡所有方法用你的兒子作為武器攻擊你,你的感覺是怎樣?你會對他們怎麼說?

想想看,這些人過去四年用完全沒有根據的事攻擊川普跟他的子女,每天用來開玩笑,攻擊,現在拜登家族真的發生特大醜聞了,卻用這樣的問題混淆是非?

Colbert還覺得不夠,繼續說:作為父親我了解,我也佩服你。但是你做為總統,你能向對方伸出手嗎,有見他們這樣的做人身攻擊,因為這畢竟是針對家庭。

你說,這世界還有是非公平嗎?

過去這麼多年,美國媒體每天都指控川普說謊,(記得連他說南邊邊境大量非法移民闖關,都說他說謊。)現在拜登每天說謊,卻沒有一個記者質問他。現在連冒煙的槍,糖罐子裡的手,都捉到了,都可以過關。

現在共和黨中很多人說應當任命獨立檢察官調查亨特拜登,因為當拜登上台,他會讓司法部調查他兒子跟他自己嗎?但是民主黨現在的說詞是:我們應該翻開新的一頁,不要算舊帳。這是舊帳嗎?一位民主黨議員居然說:拜登不會干預司法調查,他的基因裡沒有這東西。言下之意,只有川普有。

拜登的內閣逐一亮相,他宣稱將是最diversity的內閣,這就是沒有能力,沒有遠見,沒有內涵的人的做法,現在有了很多黑人,女人,一個同性戀,一個印地安人,他就沾沾自喜,媒體也每天拍手稱讚。五年前當加拿大杜魯多總理這樣做,(說他又一半閣員是女的,)大家諒他是戲子出身就算了,現在一個在華盛頓打滾47年的老政客也這樣做,完全是反映出是黔驢技窮。「­(而且杜魯多後來還將他內閣中最能幹的兩個女部長踢出去了,原因是她們都太有原則,又懂得獨立思想,那時他就不講自己尊重女性了。)

 

12/17/2020星期四

美國的選舉制度太多漏洞,只要有心人願意利用,都可以得利。這裡說的不只是總統大選,而是地方選舉。我以前說過,左傾財閥索羅斯George Soros專門在美國培植地方檢察官DA (District Attorney),因為這是最容易滲透的一個空隙。

第一因為地方選舉投票率非常低,加上候選人經常很多,所以一個有心人只要努力競選,經常可以只要得到一成選民的支持就可以當選,(分析紐約市長白絲毫Bill de Blasio就是以紐約市居民人數8.5%的選票當選市長。)所以很多年前開始,索羅斯就爭取支持一些極端左傾的人角逐檢察官職位,進而影響美國的司法制度。

最近被揭發,洛杉磯新上任的檢察官George Gascon就是在索羅斯提供的兩百萬元經費下,當選地方檢察官,他一上任就開始推行極左的司法理念。他過去的口號就是:所有的犯罪行為都因為貧窮而起,所以所有的處罰都是不公平的。他上星期就任後就宣布取消現金保釋。他認為這是對沒有錢的人的不公平處罰。所以被保釋的人再也不用付現金保證,可以即時保釋。此外禁止檢控官對重刑犯要求死刑,甚至對所有20年以上徒刑的犯人重新檢討,是否提前釋放。

他更下令警方不可以對一名一日之內射殺兩人,包括一名買外賣的休班警員的重犯,要求加重刑期。令到兩名死者的家人非常不滿。還有一個姦殺九歲男童的強姦犯,他也發出同樣指示,同時指示法官都要按照他的指示裁決,這表示這樣的重犯都有一天會回到街上。

George Gascon於2011-2019在舊金山出任八年的地方檢察官,他在當地就是採取這樣的政策,讓舊金山的犯罪率直線上升,他取消現金保釋,禁止警方起訴金額不高的劫案,使到搶劫案件增加50%,他也撤消所有與大麻有關的案件,同時成立組織追訴警察責任。舊金山市長London Breed因此拒絕再支持他競選,甚至阻止他在洛杉磯競選,但是索羅斯就伸出援手,提供兩百萬元經費讓他轉投洛杉磯選戰,雖然當地警方籌集了一百萬元,要阻止他當選,但都抵不過索羅斯的兩百萬元。

據說,索羅斯是利用一個左傾籌款組織Justice and Public Safety PAC,大量捐款給這個組織,再分給那些左傾候選人。而他用這方法幫忙當選的地方檢察官包括費城,聖路易,芝加哥,波士頓等地多達十餘人。這些地方檢察官最近紛紛表示他們不會檢控因為示威產生的暴力行為,同時支持削減警方經費的建議。

地方檢察官的職責原來是加強執法,現在這些檢察官的目的是破壞警方的工作。記得美國一個黑人同性戀演員Jussie Smallett偽稱被川普的支持者攻擊,後來發現是他自己收買兩兄弟攻擊他的案子?後來他被Cook County 的州檢控官Kim Foxx撤銷案件,她也是靠索羅斯的兩百萬元當選的。

最糟糕的是,美國的媒體放著這些案子,這些無處投訴的受害者家屬不理,都不予報導。

 

12/16/2020星期三

大選前,幾大網絡公司全面封鎖亨特拜登的電腦事件,還封鎖紐約郵報的網頁,當時聽到一些評論員說,因為民主黨給了這些網媒很多錢(或是好處),所以他們這樣做,事實是相反,Fox News剛剛從美國聯邦選舉委員會(FEC)得到的數據顯示,Facebook跟Twitter的所有頭頭在這次大選中,幾乎都捐給了拜登陣營及民主黨個人最高捐款限額$2,800元,合共5,600元,但是捐給共和黨及川普的,一個人都沒有。

這名單太長了,不能盡錄進路,只隨便舉幾個例子,Facebook主管公共政策的副主席Erin Egan十月一日捐給拜登及民主黨初選時期各2,800元。他們的財政主管CRO David Fisher初選時捐給拜登2,800元,大選時再捐給他750元。CFO David Wehner也在四月捐給拜登2,800元。另外有四個副主席:Gene Alston,Michael Verdu,Shahriar Rabii,T. S. Kjurana,以及一位營運主管Marne Levine,也都各自捐了2,800給拜登,

推特那邊也一樣,包括副主席Matt Derella,以及幾位執行主管,都做了最高限額的捐款給拜登。另外Facebook和推特中有數十位(dozens)經理級別的主管都捐了一千元以上的款給拜登,只有兩位Facebook的經理捐款給川普,但都在300元以下。推特的經理中,沒有一個捐款給川普。

另外在上個月,我們報導過,Facebook員工捐款給拜登240萬元,捐給川普的只有21萬八千元,前者占92%,後者只佔8%。而推特員工捐給拜登的是34萬七千元,捐給共和黨及川普的僅三千多元,是99%與1%之比。

不過兩間網媒都聲明:他們的政治立場跟他們的日常作業沒有影響。你信嗎?到現在他們也沒有就亨特電腦事件更正或是道歉。(那時候他們都聲稱,這新聞是俄羅斯惡意散發的misinformation,所以不能在他們網頁出現,現在證明那電腦上的資料已經被FBI等機構調查中,而且對亨特拜登的調查已經持續了兩年多。)

資料中沒有Google的數據,但是我相信肯定更厲害,因為我自己的經驗,過去四年Google封殺了所有對川普有利的新聞條目,讓你搜尋不到。

 

12/16/2020星期三

美國參議院今天舉行有關大選舞弊的聽證,幾位川普的律師出席,幾位法律專家出席。澄清了幾件事,一是川普團隊提出的60件訴訟,全部被法院打回票,牽涉的三級法院都有,原來全部都是基於技術理由,即使表面上說是no standing,實際上都是一種用來駁回的藉口。與訴訟的理由(內容無關),事實是,這些法官全部都沒有審視訴訟內容,

其次是,那位被川普開除的,屬於國土安全部的Cyber Security Director也出席了,Chris Krebs 再度解釋他一再(於主流媒體)上說的,這次大選是美國歷史上最安全的大選,指的是沒有外國的cyber attack,因為他主管的就是網路入侵,但是他就被媒體天天訪問,用他的嘴駁斥川普團隊,說沒有選舉舞弊,其實根本是兩回事,也不在他管理的範疇。今天幾位民主黨參議員也最喜歡他,一再要他重複那句話。對其他川普的證人全不理會。

今天代表川普在內華達的律師Jesse Binnall說,他們準備了八千頁證詞,但法官只給他們兩個小時,而且都只問有關程序上的問題,之後就否決了他們的訴訟。其實他們的證詞非常容易了解,十分鐘可以報告,之後法官可以決定是否跟下去,但是他們都沒有。Binnall今天說的幾句話值得重複,他們發現:42,000重複投票的例子,這是經由查閱地址,姓名,及出生日期後發現的,很多同一地址的人,用不同的名字重複投票,例如叫William 的人再用Bill再投一次,或是女性使用婚前的姓氏再投一次,而地址不變。有19,000外州(地址)人投票,而且證實都不是大學生。有八千張選票的地址根本不存在,有15,000選票的地址是商業公司,或是空置物業的地址。有4.000非公民投票,及1,500死人投票。還不算沒有下落的USB上的選票,全部不合法投票數字達到13萬之多,遠超該州三萬四千票的差距。

另外川普在威斯康辛州的律師也清楚陳列不合法選票有20萬之多,也超過拜登領先差距兩萬張。

這些都只要法官幾分鐘時間就可以知道是否要跟下去,但是他們全部拒絕,用法律術語說No standing。60個法院的法官,沒有一個要求審視這些證詞,沒有一個要求詢問任何一個證人,查問證詞是否屬實,就全部駁回了。

這次聽證主流媒體全部都沒有轉播,但事後可以預料都使用Chris Krebs的話,重複他們的論調:川普團隊使用沒有根據的baseless指控,嚴重傷害本國民指制度,詆毀選舉公正,讓國民誤會選舉不公。事實是,你今天到google上去搜索voter fraud,跳出來的全部是:「對選舉不公的指控全屬baseless」…找不到任何有關舞弊的數據。

 

12/15/2020星期二

這話我說過無數次;美國現在存在嚴重分裂,左右兩派的意識形態到了無可修復的程度。一派主張法律與次序,一派主張廢除警察:一派主張維護傳統好好過日子,一派主張跟歷史算帳,動輒打砸搶燒:一派主張勤勞致富,一派主張平分財富…美國頻臨內戰邊緣。

過去幾十年,因為自由派佔領了學術界,法律界,新聞界,保守派一直屈居下風,現在更顯示連選舉制度都無法公平,保守派勢將永遠無法出頭,連7,500萬的選票都贏不了,那至少49%,甚至51% 以上選民的怨氣從哪裡散出?

美國保守派的言論領袖Rush Limbaugh林寶上星期三在電台說了一番話,暗示「分裂」可能是一個出路,他立即受到猛烈攻擊,一些激烈者甚至說他叛國。他也立刻澄清,不是在推動國家分裂。

林寶的話是在18個州表示支持德州對最高法院的訴訟之後說的,他說:我見到越來越多的人在發出疑問:「我們跟那些- 好像住在紐約的人,有甚麼相同之處?所以我認為我們走向分裂。…對於兩種對人生,對政府,對我們個人理財觀念都存在全然不同看法的人,不可能和平共存。」

之後德克薩斯州的共和黨主席Allen West威斯特,在最高法院拒絕了德州的訴訟之後也說,「那些守法的州應當成立一個聯盟」。他說:「最高法院丟掉德州的訴訟,那是由17個其他的州,以及(126名)共和黨議員簽署支持的,這表示一個州可以違反憲法,自己制定選舉法,破壞其他的守法的州獲得的結果,而無須嘗到後果,…這項裁決設定前例,以後任何一個州都可以做出違憲行為,無須負責。」(下圖左Rush Limbaugh,右Allen West)

 

 

 

 

 

 

我覺得他說的已經很低調的了,他只是建議這些守法的州成立聯盟,沒有說要脫離。但是也受到攻擊,還要他道歉。德州還有好幾位州議員最近建議進行全民公投,是否要脫離美國而獨立。很多人一聽見獨立就非常緊張,但是不想想今天美國這樣的走向,有前途嗎?一派人可以獨斷獨行,要其他人全部聽他們的,不聽就說你是病態說謊,是種族主義,是通敵,大帽子亂扣,最糟糕是,守法的那一派每天早出晚歸,賺來的利益每天都被叫嚷必須重新分配,還要號召全世界的人都一起來分配,這樣的國家誰還願意住下去?

其實很多人已經用腳做了選擇,去年有25萬人由加州遷出,其中不少是遷移到德州。今年到現在已經有三十多萬人遷出,其中更有數十間大公司遷出加州,包括Tesla,Hewlett Packard,而紐約州遷移到佛羅里達州的也是數以十萬計。當一個地方制度比其他地區更好,人們是會做出選擇的。

相信沒有人願意再打仗,美國上一次談分裂是1860年代,160年前,死了六十多萬人。但是分裂未必需要打仗,目前存在的問題,有比分裂更好的解決方法嗎?

 

12/15/2020星期二

未來四年不知如何忍受,除非不再看新聞。免不了的每天要看見拜登,要聽見他說謊話。因為他才是病態的說謊成性。他可以將自己兒子的「生意」跟自己切得乾乾淨淨,明明是自己牽的線,卻說自己全然不知。

他在昨天各州選舉人投票後出來說話,一開始就說自己是全國人的總統,要為每一個人服務,轉眼間就責備川普跟他的支持者。他是那一種淪陷在自己的古老夢幻世界中的恐龍政客。

他指責川普不服選舉結果,法院爭取不到,又去騷擾州議會,說80個法官都拒絕了他,最高法院也拒絕三次,還是要重拳出擊heavy hand不屈不饒。他要川普收手。他還說,即使重新點票都是他贏,「喬治亞州點了三次,還是我的票多,密西根重新點票,我的票更多。」問題是這些州都是重新點算原有的票,而不是將有問題的票拿出來檢查。真票假票放在一起再點一次,當然你的票多。

還說「他自己的Cyber Election Chief都說沒有選舉舞弊,是歷史上最安全的選舉,所以我們選民說話了,…。」之後指責川普一夥人破壞美國選舉制度及民主制度的公正…但是只要聽這位Chris Krebs說的,他是指沒有外國的Cyber Attack,這方面是歷史最安全的選舉,與川普團隊說的選舉舞弊有關係嗎?又是媒體跟民主黨用來移花接木的例子。

他還要川普學習2000年的高爾Al Gore,接受選舉結果。問題是,當年只是一個州的三個郡點票出問題,沒有大規模舞弊行為,怎可以相提並論?

這樣的講話是表達要國家團結的呼聲嗎?四年前當川普當選時,他有指責過對方嗎?甚至說要忘記希拉里的任何有關電郵事件的調查。但是之後民主黨就開始了對他的全面調查。

但是所有媒體都當拜登的講話是一次完美的演說,CNN的標題是:拜登宣布是時間翻開新的一頁,要團結,修復。為爭取美國的靈魂,民主而戰,人民說話了…。華盛頓郵報說,拜登重新確認對美國民主的公正有信心…美國國家廣播系統NPR的標題是:在選舉人投票之後,拜登駁斥川普的選舉舞弊論,…英國BBC說;拜登說,是時間全國整合,修復…讚揚全國男人女人百姓幫助了推動民主…

如果是川普發表那樣一篇演講,肯定被媒體修理得不像話,但是拜登這樣說就誇不絕口。難怪民主黨人可以面不改容的說謊。

之後拜登一個記者的問話都不接受,記者就讓他走了。自從上星期三,亨特拜登被調查兩年之久的新聞曝光,拜登還沒有接受過記者問話,就這樣躲著。他準備躲到幾時?不過不用擔心,盡管我們知道,將有獨立檢察官全面調查亨特拜登跟拜登的弟弟詹姆斯,媒體卻可以一個字都不提,主媒到現在已經封殺了這新聞。大家可以找出以前川普的講話或是記者會,哪一次不是被在場記者窮凶惡極的嚴詞追問?

 

12/14/2020 星期一

司法部長巴爾William Barr終於在今日辭職了,其實不讓人意外,因為近來他跟川普總統的不合已經公開化。不過今日川普的推特就讓人意外,他採取非常溫和的字眼,說他們談得很好,雙方關係也很好,而且說巴爾過去一年多的工作非常優秀。我很高興他們之間終於在有了共識。

過去有三件事讓川普對巴爾不滿,一是在十月初,巴爾突然說,他任命的調查員杜倫John Durham調查穆勒的通俄調查,大選前都不會有報告(結果),這讓川普很不滿。因為調查事件拖得太久,而他事先也沒跟川普報告,(據說是因為新冠肺炎,杜倫的傳訊工作受到阻擾。)

 

 

 

 

 

 

第二是大選之後,巴爾在美聯社的訪問中說:「到目前為止,沒有見到大範圍的選舉舞弊證據。」結果被媒體大作文章,說他根本沒發現舞弊行為。

第三就是最近被發現,司法部門在2018年就開始調查拜登的兒子亨特拜登,包括他有洗錢,逃稅等嫌疑。而且巴爾作為司法部長是知道此事。但是在十月份(大選前)亨特拜登電腦事件爆發時,所有媒體都說這是俄羅斯散布謠言給朱利安尼,讓他中傷拜登,然而當時巴爾卻沒有出聲,讓拜登過關。所以一周前當記者問川普,他對巴爾的看法時,川普說「你過幾個禮拜再來問我。」當時就盛傳他會將巴爾炒魷魚。

但今天是巴爾自己辭職,而川普還讚美他一通,我希望他們有共識,不要讓川普再多一個敵人,因為這些生氣辭職的官員,很容易被媒體買通成為另一個攻擊他的「前官員」。巴爾一年多前剛剛上任時是川普的忠實擁躉,他主動說,奧巴馬政府spy on 川普過度小組,還任命了杜倫調查整個穆勒的運作,這些都讓媒體跟民主黨憤怒,還說要彈劾他。後來巴爾的做法與川普背道而馳,分析起來,他有職務上的包袱,這也是我一再說過的,媒體製造的大環境,讓這些人不能公開支持川普,做出對川普有利的決定,否則玉石俱焚,負面作用更大。一方面他的權力有限,一方面他有司法部的指引,他無法自行其是。我相信他讓川普了解了。

我也相信他讓川普了解,杜倫會給大家一個交代,讓奧巴馬政府跟他的司法(情報部門)的黑暗被揭發。巴爾在十月份才將杜倫任命為獨立調查員,擴大他的權力,表示他將有無限的人力物力擴大調查,而且即使拜登上台都不能開除他。今天再有消息,他的調查已經進到核心階段,也許巴爾就此跟川普做了報告。而且因為巴爾的辭職,他有更大的空間說話,做事,免於受到媒體更多攻擊。

我以前說過,拜登上台,即使杜倫做了報告,拜登新任命的司法部長都可以將報告掩飾,修改,民主黨甚麼事都做得出。只要參議院還在共和黨手中,就可以阻止民主黨一手遮天,所以喬治亞州的參議員選舉更是萬分重要。

巴爾將做到聖誕節,我希望他在聖誕節前再有動作,多多少少都會有幫助。

 

12/14/2020 星期一

一些華人朋友到現在才相信,川普大概是沒了希望。他們一直以為,法理上站得住,就有希望。到現在才體會到「大環境」的影響。

很多人都說:連他任命的大法官都不幫他。主媒更是沾沾自喜地這樣說。事實是,就因為他們是川普任命的,更不可以幫他。媒體早已經盯著他們,如果他們幫了川普他們就是不公正,民主黨更可以肆無忌憚的 court packing,就是大量的在高法院增加大法官人數,讓他們的人變成多數。

所以川普引以為傲的「填補了三名大法官人選」現在變得毫無價值。民主黨永遠可以在媒體的幫助下,化腐朽為神奇。

這樣的例子多不勝舉。他們可以無中生有的製造通惡醜聞,大規模進行調查,但是放著拜登一家人的貪污將所有新聞封鎖;當拜登父子貪腐行為曝光,居然可以利用一個「匿名者」,轉變成對川普的彈劾案件。當川普有機會當選總統,就利用新冠肺炎鼓吹郵寄選票,並且延長點票時間,直到拜登當選。為甚麼只在川普領先的幾個州延長點票時間而不是拜登領先的州?

現在連亨特拜登的嚴重調查新聞都曝光了,但是主媒沒有一個站出來認錯,不僅如此還繼續包庇拜登家庭,繼續每天用不同的理由攻擊川普,(我只轉到CNN看了30秒,就聽到Anderson Cooper咬牙切齒的說:川普垂死掙扎,證明他是一個獨裁,認為自己是一個王朝monarchy。)

到現在事實一再證明,民主黨指責川普(及共和黨)做的種種惡行,其實都是他們做過的,而且做的更厲害百倍。

我聽到一個分析,說美國媒體所以可以這樣昧著良心每天製造謊言,是他們一開始就將川普說得很壞(抹黑),這樣他們全力打倒川普就可以光明正大,甚至對得起良心。所以一開始就說川普是白人至上種族主義者,(將Charlottesville 事件斷章取義加上移花接木,製造出來的謊言),CNN跟MSNBC無數的主持人跟評論員,明言他是納粹,是希特勒,(這些話隨時可以在網上找出幾十個例子。)一些曾經在拜登政府做過高官的,更經常在這些媒體上指責川普犯下的過失嚴重過尼克森,說川普是俄羅斯特務,普京的傀儡。那些人永遠無須接受質詢,承擔後果,所以越來越倉狂,他們包括奧巴馬時期的中情局CIA局長John Brennan,國家安全顧問James Clapper,他們也是一個月前那五十多前情報人員發表聲明,說亨特拜登電腦事件是俄羅斯利用朱利安尼散布的惡意中傷的陰謀。這些人無論怎樣說謊,事後都無須接受任何後果,所以他們可以一而再再而三。

如果你相信這個分析,也應當相信這些人是病(毒)入膏肓,無可救藥了。

我們那一個時代的人相信,做人憑良心,誠實是上策,現在每天看新聞,看電視,都是謊言,沒有甚麼事可相信的。拜登上台後,新聞將是假的,以後的歷史都將是假的。以後幾代的孩子將不會再分得清楚事實跟謊言,甚至將永遠將謊言當作是事實。

 

12/13/2020 星期日

美國主媒繼續壓制拜登副總統家族的貪腐醜聞,過去幾年我引述過無數次主媒星期日新聞雜誌的內容,每一個星期都是川普團隊通俄的調查新聞,要不就是彈劾川普的內幕驚人大發現bombshell,每一個證人都被追蹤訪問,做成頭條,但是在亨特拜登被調查新聞出爐後的第一個星期日,所有新聞雜誌提都不提。

我今天看了ABC的This Week,以及NBC的Meet the Press,他們的重點還是:一,新冠肺炎的疫苗推出,但是川普只注意爭取個人的功勞,跟FDA罵戰,是將疫苗政治化;二,川普團隊再度被法院拒絕聽審,他一再詆毀選舉不公是對美國民主制度的惡意的打擊;三,拜登的新人事任命,證明他要利用過去四十多年人際關係,打開新局面,不像川普的任命都是為他自己一個人服務…。

我只在NBC訪問拜登的親信,德拉瓦參議員Chris Coons的訪問中短短提到拜登兒子亨特被調查的事情,又是藉著拜登親信的口,給他最美麗的包裝,他說:拜登不會像川普一樣,將統治白宮像是家族企業一樣,(又是一句謊言,川普治理白宮那裡出毛病?過去三年川普的政績有目共睹,他的兒女,女婿一毛錢沒有拿,反而做出最多事,反而放下自己公司的事,全力為白宮做事。他們有像亨特一樣到處去拉關係,為自己營利嗎?)他又說:拜登不會干預司法部門做事…(川普有干預嗎?不僅川普沒有做到干預,連他的司法部門都在為民主黨做事。他的第一任司法部長塞申斯Jeff Sessions一上台就被攻擊跟俄羅斯大使談過天,被逼宣布放棄所有通俄調查,將大權交給副部長,一個希拉里支持者Rod Rosenstein,立即任命了獨立調查員穆勒,展開通俄調查。之後媒體跟民主黨就每天監督川普,不可以開除穆勒。所以川普完全不可以干預司法獨立。後來川普任命了敢說話的司法部長巴爾William Barr,但是他也在媒體的監視下,甚麼也不敢做,(這些我也提過多次,不想再提)。

這些主持人為什麼不問:過去大半年拜登一再否認知道自己兒子的生意,是否說謊?過去大半年拜登一再否認自己的家人從外國公司拿錢,是否說謊?亨特拜登是否拿了莫斯科前市長夫人350萬美元做為洗錢報酬?他從甚麼時候知道亨特被調查?亨特拜登從中國,烏克蘭的國家企業拿了多少錢?

至於本周另一件爆炸性新聞,加州選出的民主黨參議員Eric Stalwell被中國女間諜方芳滲透的事件,更是一句沒提,早就已經在美國媒體版面消失。

這些都是主流媒體的旗艦新聞節目,但是他們在知道亨特拜登被發現已經被司法機構調查(逃稅,洗錢) 兩年之後,居然就這樣淡然處之?反而繼續攻擊川普要為疫苗的是爭奪功勞?攻擊川普不肯放棄爭取公平選舉,打擊舞弊?

說到疫苗新聞,川普在本月八號開記者會,宣布疫苗的分配,之後CDC就宣布細節,這樣重要的記者會,我只見到Fox News,(以及可能OANN,NewsMax)轉播,所有主媒又封殺了。他們不是非常關心肺炎新聞,疫苗新聞嗎?但是他們全部封殺,因為他們不想把這樣偉大的成就跟川普牽上一點關係。誰都知道,一般感冒疫苗要平均八年時間才能發展出來,但是川普推出Operation Warp Speed,半年多就完成了,而且不僅一種疫苗,而且有效率達到空前的95%,要知道,愛滋病HIV疫苗到現在努力三十年了都沒研發出來。但是媒體到今天還說,這疫苗跟川普無關,還是要封鎖所有川普記者會,CDC記者會。那個跟民主黨同一口氣的FDA 還是在阻止疫苗批准,等到英國人都開始注射了,還在拖,配合紐約州長康莫Andrew Cuomo的建議,盡量等拜登上台再分配疫苗。

現在新冠肺炎繼續在美國蔓延,盡管已經全民都在戴口罩了,更多城市在封城,餐館的限制比過去更嚴厲,但是死亡人數不減反增,是否證明以前對川普「不戴口罩」的瘋狂攻擊都是借題發揮?

 

12/11/2020 星期五

美國最高法院也拒絕了德州司法部提出的訴訟,就是根本不受理,據說只有兩位大法官願意接納:阿里托,和湯瑪斯,(兩位真正的保守派),看來川普要翻案的機會更渺茫了。

一些比較公正的法律專家說,川普團隊的錯誤是太遲提出這些訴訟,因為牽涉到修改選舉法律的訴訟應當在當時就提出,也就是三四個月前,但是當時還未大選,還未見到可能出現的大規模舞弊,(誰會想到民主黨會這樣膽大包天的,無恥的作弊),當時就提出來難道不會被認為沒事找事?

(真正的法律專家承認,川普團隊的訴訟都有其合法性,只是選舉過後,大家都認為已經有了勝出者,這時推翻會有翻天覆地的後果,都不願意承擔這責任。這才是原因。)

這也證明了美國的司法也是受「政治環境」影響,如果是民主黨大聲喊冤,你以為不會鬧翻天,早就動員全國大示威,媒體大合唱,法院的大翻案了。而今天這政治環境也是由美國媒體製造的「輿論」環境。一方面過去幾天所有主媒提到這訴訟都是冷嘲熱諷,說是共和黨的無理取鬧,是川普的垂死掙扎,盡管有18個州支持,到今天126個共和黨眾議員聯署,但是共和黨一百個人也抵不過民主黨一個人。

每次法律專家,或是主流媒體一提到這些法律訴訟,就說川普任命的法官必須公正,但是從來沒有指責那些民主黨任命的法官為什麼可以不公正。到現在,川普團隊在法院碰壁59次,盡管有超過一千名宣誓證人的證詞,每一個都可以在法院中作為合法的證據。

但今天在美國,針對共和黨的各種待遇,跟民主黨對比是天壤之別。今天我們知道,原來司法院長巴爾William Barr一早知道亨特拜登被調查的事,但是當大選前一個月亨特拜登電腦事件被公開時,所有主流媒體都說是俄羅斯陰謀,是俄羅斯借用川普律師朱利安尼散播抹黑中傷拜登的謠言時,巴爾卻一句話都沒說,讓川普團隊一點辦法都沒有,還要被抹黑。但今天專家都說,巴爾做的是對的(是司法部的指引),他不能在大選前宣布一項可能影響選情的調查,問題是,為什麼過去四年多有關川普的惡意中傷的不實的謠言就可以每天滿天飛呢?而且都是司法部跟聯邦調查局洩露出來的,為什麼共和黨人這樣守法,而另一邊的人就可以完全無需顧到法律?

有關亨特拜登的極大醜聞,各媒體已經鳴金收兵,這兩天都不再有報導。他們就可以做到這樣的不顧專業標準的地步。對於過去一個多月誣賴川普團隊造謠,沒有一句反悔,對於過去一個多月封殺類似的報導,也沒有一句道歉。這兩天拜登躲著不見面,也沒有媒體追究他的反應。今天只有一位Fox News的記者遠遠的大聲問了一句,他是否跟兒子談過這事,他回答了一句:我為我的兒子驕傲。其他媒體都做甚麼去了?

今天Fox News找出了主流媒體在十月份時,如何包裹亨特拜登的醜聞的厚顏片段,值得大家重溫,(雖然我都有在這裡紀錄過),最精彩是CBS的「六十分鐘」女主持Lesley Stahl在訪問川普時,川普提到拜登的醜聞時,Stahl反駁他說「他沒有」,川普說「當然他有」,Stahl立刻說:No, c'mon,之後說「我們這裡是六十分鐘,我們不會將我們不能證實的東西放在節目裡。」

問題是,你們有花一點時間去證實嗎?你們連那個拜登公司的CEO的記者會都不轉播,也不去訪問他,就說是謊言?

CNN的所謂國際記者Christiane Amanpour阿曼波也是一個偏激民主黨人,她在訪問共和黨發言人Elizabeth Harrington哈林頓時,也教訓對方不要說謊:「你清楚知道我是一個記者,我追求事實,問題是這裡根本沒有貪汙的事存在。」哈林頓說:「等等,你怎麼知道?」她說「我講證據」,哈林頓就說「我非常願意見到你們開始挖掘,去找證據。」阿曼波就說:「那是你們的工作,我們不會幫妳們做工作。」問題就在這裡,過去四年多,媒體一直在幫民主黨做工作,挖掘川普任何空穴來風的線索,這一次,唯一的一次他們等著共和黨自己做工作?但是當共和黨(朱利安尼)提供線索時,他們把朱利安尼抹黑,說他是幫助俄羅斯散布謠言的特務Russian agent。

還有最出名就是那個拿納稅人的錢供養,控制美國上千家廣播電台的NPR,當時居然發表聲明說「我們不會浪費時間播放這個不值得報導的事件,這根本不是新聞。」

今天時代雜誌更選出今年的風雲人物Person of the Year是拜登跟他的副總統人選Kamala Harris,他們做了甚麼事值得獲選?如果單單當選就足以獲選,那麼四年前可沒見川普被選作風雲人物。他的當選意外的成分更大。而且甚麼時候選風雲人物把副總統也放上去的?這裡面的玄機絕不簡單。

美國的新聞媒體已經可以說腐爛到生蛆的地步。我真為這一行業感到可恥。

 

12/10/2020 星期四

亨特拜登的調查有新的內容被公開,原來被調查的還有拜登副總統的弟弟詹姆斯James Biden,據說他投資的一間醫療公司Americore Health (目前已經倒閉) 經營手法有可疑。目前不知道詹姆斯是投資者之一還是主要投資者,但是他被懷疑以貸款名義,將醫院的大筆經費轉到自己名下。

這間公司在美國好幾個州開設醫院,包括賓夕凡尼亞州,密蘇里州等,據稱聯邦調查局探員基於嚴重財政管理不善問題,以及「開設醫院不以病人福利為主要考慮」等問題的投訴,於今年初去掃蕩這兩間醫院,而詹姆斯拜登的名字在被投訴的名單上。而那間公司的CEO Grant White也有類似的將公款轉到自己戶口的嫌疑。

過去我們報導過,詹姆斯拜登跟亨特合組公司,在多個國家利用拜登之名圖利,還被拜登的長子Beau警告,要他們小心。但是拜登還是縱容弟弟,將一項十億元的伊拉克重建計畫的合約,給了詹姆斯剛剛加入的一間建築公司,讓他立時獲利數百萬元。但是我們現在知道了,貪汙不算犯罪,就像亨特拜登跟父親乘坐空軍二號專機到中國訪問,之後立即獲得中國銀行給的十五億元的股票上市合約,據媒體跟民主黨說這都不算犯法。

另外據說,亨特拜登被調查的絕對不只稅務上面的問題,要知道,這單新聞被「揭發」是拜登自己挑的時間,由他自己的辦公室發出(聲明)證實,都顯示是拜登辦公室的主動,所以他們只發表「因為稅務事件」被調查,就設定了大家討論的範圍,事實是據稱,這只是其中罪名最輕的一項,亨特拜登被調查的不只此事。他被調查的還包括很多他在海外的生意。如果美國司法當局真的實事求是,亨特拜登,甚至拜登副總統都有很大的麻煩。

我見到今天的新聞說,詹姆斯跟亨特與中國能源公司合作事件上,詹姆斯的太太Sara獲得一張價值十萬元的信用卡,讓她盡情在餐館及蘋果電腦公司花費。另外,亨特拜登也從中國華信公司的葉建軍那哩,得到一個2.8卡的鑽石(價值八萬美元),現在都成為證物,不過這都是花邊新聞,只希望美國媒體能像報導川普新聞一樣的熱情,不要讓這世紀大醜聞又煙消雲散。(下圖:詹姆斯拜登跟太太Sara。)

 

 

 

 

 

 

 

 

XXX

有關川普選舉的法律問題,繼昨天有17個州的司法部門支持德州向最高法院控訴,要求取消四個州的選舉結果後,今天有六個州出面,加入這項控訴,這六個州是:密蘇里,阿肯色,猶他,路易斯安那,密西西比,及南卡羅來納。這行動加強了德州的法律據點。

另外,今天有106位共和黨眾議員聯名支持這項控訴,人數占了目前197名共和黨議員中的半數以上。

這項控訴是說,這四個州在選舉前非法(違憲)修改選舉法,所以選舉結果不公,應當撤銷。這四個州是:賓州,威斯康辛,密西根,及喬治亞州。

 

12/10/2020 星期四

媒體掩飾亨特拜登的罪行進而影響美國大選

不知有多少人記得,大選之前美國媒體(包括社交網頁)全力封鎖亨特拜登的電腦醜聞,所有有關亨特拜登的新聞都被加上警告字樣,說是未經證實,甚至被刪除,紐約郵報的推特被取消,所有轉發者的推特都被刪除,或是被撤銷帳戶。主流媒體說整個新聞都是俄羅斯的謠言Russian misinformation,是川普集團的惡意散發,目的在影響大選。

現在證實這新聞不僅正確,而且亨特拜登自從2018年就開始被調查,嫌疑罪名包括洗錢,逃稅。(這每一項罪名都大於當年調查川普時,他身邊人身陷囹圄的罪名都要大。)真正運用新聞報導影響大選的是美國的媒體。

在美國歷史上,還沒有一個總統的兒子在上任前後遭到這樣嚴重的指控跟調查,現在我們知道,即使昨天這新聞的揭露,都操縱在媒體的手中。原來一個星期前CNN得到消息,去跟拜登陣營打聽,才導致拜登陣營作天發表聲明。這個時間就是他們在操縱。他們知道紙包不住火了,所以選擇在大選之後,他們有把握川普上不來的時候公開。

即使這樣,主媒的報導還是極端的低調,美國三大電視網的晚間新聞:CBS,ABC在晚間新聞只有30秒左右的報導,NBC有一分多鐘,但內文中說事件雖然嚴重,卻強調「拜登本人不是被調查對象,值得注意是未來拜登在處理此事的方法,(然後話鋒一轉),說川普過去處理類似事件的方法是,強迫自己的司法部長調查拜登(政敵)及他的家人,還用軍事援助威脅烏克蘭進行調查,因此自己受到彈劾。…」NBC這樣報導似乎是暗示,拜登將來無論怎樣做,都不會惡劣過川普。(川普一再提起此事,是因為你們全面封鎖,卻無盡無休的報導他的假新聞,如果這事件一開始就正常的被報導,需要川普一再叫陣?)

而且,當川普被調查期間,每一天都有相關的調查內容被洩露,成為媒體每天的爆炸性新聞,(後來都被證明是假新聞),但是亨特拜登被調查了兩年多,卻沒有一點風聲露出來?包得這樣密實,就證明是FBI等機構跟媒體再度的合作無間。你不說,我也不報導,直到大選塵埃落定再說。

據稱消息必須公開是因為在大陪審團調查之下,他們必須傳訊證人,當越來越多人必須傳訊時,消息就會走漏,所以CNN跟拜登陣營合作選擇在這時機公開。

想想看,如果這件特大醜聞在大選前被正常的報導,拜登會當選嗎?大選前後有民調顯示,因為媒體的封鎖,有45%的美國選民根本不知道亨特拜登的電腦醜聞,而最近的民調顯示,有9.4%的人表示,如果他們事先知道,就不會投票給拜登。而拜登在幾個關鍵州領先的幅度都在2%以下。(這還是舞弊後的選情)。

說回亨特拜登牽涉到的罪嫌,其中經由亨特拜登拿去修理的電腦中的電郵揭露的,就有他跟中國能源公司中國華信合組公司,其中2017年的電郵提到亨特獲利兩成,拜登本人可以獲利一成,拜登的弟弟Jim Biden也獲一成,其中單單介紹費就高達每年一千萬美元,這是黑紙白字的證據,證明拜登用他的潛在的再度入主白宮的影響力,從中國那邊獲得利益。

這電郵中還包括幾封2014-2015年間,烏克蘭能源公司Burisma請求亨特幫忙安排他們見拜登副總統,一封是請求,一封是在事後多謝,都證明了亨特拜登被Burisma聘請,給他五年三百萬元的報酬,目的就是要拜登副總統運用影響力。

但是過去幾年,拜登多次在麥克風前聲明:他從來沒有跟兒子談過他的「生意」,「我家庭裡沒有一個人參與任何外國運作,」「我的兒子,我的家人絕無參與任何生意,任何企業牽涉到與政府間的利益衝突,或是不正當的行為,」…這些講話在網上都找得到,這些都是公然說謊的證據。但是現在沒有一間主媒拿出來播放。但是過去四年一再指控川普說謊,甚至說川普是pathological liar「病態的說謊家」,但是經過四年的調查,彈劾,他們沒有找到川普說謊的任何證據,否則他們彈劾也成功了

記得大選前,電視主持提到亨特拜登的電腦,每一句話前面都帶一句baseless allegations,我一天不知聽到多少次:川普的沒有理據的指控。每一條新聞都說:這是川普陣營的抹黑smear campaign,任何人報導都是動機可疑,CNN的Jake Tapper甚至說,「有關亨特拜登的指控,噁心到不值得在空中轉述」too disgusting to repeat on air.。甚至有五十多個前情報機構主管,包括前CIA局長John Brannon,前國家安全顧問James Clapper在內,發表公開信說「這件事與俄羅斯一貫的製造的謊言非常類似,」還說情報機構一早已經有警告說,俄羅斯會經由川普律師(前紐約市長)朱利安尼的口發布這些假訊息。總之報導的人罪惡比犯罪的人還要大。

一個多星期前,有人公開了CNN在大選前三個星期(十月14日)的一項電話會議錄音,證實了,CNN總裁Jeff Zucker以及副總裁兼政治新聞主任David Chalian指示大家不要報導亨特拜登的新聞,「我們不應當重複那些沒有證實的抹黑,只因為那些右派媒體說我們應當報導。」其實不需要這些證據,你只要看他們的報導就應當已經設想到,他們每天在主播檯上可以不厭其煩地連續罵川普24小時,他們在幕後怎麼可能公平的製作新聞。

過去幾年我像是一張壞唱片,一再重複美國媒體干預美國政治的惡行,證據多如牛毛,我都不想再講,但是他們總能超越自己,越來越沒有底線,越來越沒有廉恥。如果美國老百姓多用一點心,都不會讓他們倉狂到今天這地步。

 

12/09/2020 星期三

今天還有一個對川普的好消息,就是德克薩斯州向最高法院提出的訴訟案,要求取消四個州(賓夕凡尼亞,喬治亞,密西根,及威斯康辛州) 的選舉結果,得到其他17個州的支持。

德州司法廳長Ken Paxton提出的的理據是,這幾個州的政府利用新冠肺炎做藉口,超越了州議會,利用行政權或是經由友善的法院,修改他們的選舉法,這樣做是違反憲法。

他要求最高法院宣布,這四個州選出的選舉人,違反憲法第14修正案中的選舉人條例。

德州這理據所以站得住腳,是因為州與州之間的爭論被規畫於最高法院審理權限之內。­而且無須經由低級法院審理。

目前這四個州都是川普團隊認為在選票上出現問題的州分。

昨天當德州提出訴訟之後,共和黨執政的密蘇里州的司法廳長Eric Schmitt立即發表推特,說全力支持,及願意參與。而今天,一共有17個共和黨執政的州都發表聲明表示支持。

這訴訟並要求最高法院,將本月14日各州必須任命選舉人的期限延後。同時將選舉人選出的期限延到一月六日,也就是國會正式認可選舉人的期限同一日。訟狀中說,這個日期不應當死板到影響選舉的合法性。這17個州包括:阿拉巴馬,阿肯色,佛羅里達,印第安納,肯薩斯,路易斯安那,密西西比,蒙大拿,內布拉斯加,北達科他,奧克拉荷馬,南卡羅蓮娜,南達科他,田納西,猶他,及西維珍妮亞。但是喬治亞州就反對,說選舉舞弊是不實指控。

一些法律專家稱,這件訴訟案是在所有川普團隊的訴訟案中最有法律基礎的,但也認為最高法院願意接納的機會低於百分之五十。

到目前,川普團隊極大多數的法律挑戰都失敗,總數達到50件之多,

 

12/09/2020 星期三

拜登兒子被調查的事實終於見光,據多間媒體報導,牽涉到多個警察機構,展開了以亨特拜登為對象的調查,最早的自2018年就已經展開。這個調查的重點是他的稅務,但也牽涉到洗錢。

據說參與調查的有德拉瓦州的聯邦檢察官辦公室,有聯邦稅務部門IRS,有聯邦調查局FBI的大陪審團。期間發出很多傳票,也傳訊了很多證人。

亨特拜登今日在被媒體追問之後,才發表一份聲明說:「我昨天才第一次知道,德拉瓦州的聯邦檢察官辦公室昨天通知我的律師,他們在調查我的稅務,我對此事嚴肅對待,我有信心在專業及客觀地審視之後,會證明我的處裡合法及妥當,特別是有關稅務都由專業人事處理。」

有關亨特拜登的不正當行為,我們過去報導不少,包括他收取前莫斯科市長太太的350萬元(洗錢報酬),他出任烏克蘭一間能源公司顧問300萬美元的收入,以及跟中國一間能源公司合作,收了至少500萬元「介紹費」,等等。除了事件的有可疑,更足以讓他在稅務方面遭受審查。

CNN的報導說,這調查在大選期間停頓了幾個月(為了不影響大選),現在再開始進入新階段。但是川普團隊提出疑問,大選前對這項調查保密,才是意圖影響大選結果。一項調查指出,有45%的人根本不知道有關亨特拜登電腦事件及相關的醜聞。而有一成的選民說,如果他們知道會改變投票意向。

報導又說,相關調查在2018年現任司法部長巴爾William Barr 還未上台前就已經展開。

在亨特拜登電腦事件發酵期間,FBI稱他們在去年底就已經得到這電腦及其中的資料,當時只承認他們在調查與洗錢相關的行為,但一直沒有作聲,直到紐約郵報刊登消息,之後這新聞就被媒體及網媒全面封鎖及打壓。(記得嗎,當時五十多個前情報機構首腦出面,說這是俄羅斯跟川普製造的傳言,以打擊拜登,影響大選的。)

我們都記得,那電腦中的電郵顯示,亨特拜登父子,加上拜登的弟弟同中國一間能源公司中國華信成立公司,從中國那邊得利,其中一項單單介紹費就一年一千萬元。後來這間公司的CEO巴布林斯基Tony Bobulinski還出來開記者會,說對方已經匯出500萬元,但是亨特拜登一個人收了沒有出聲。

據聯邦調查局相關人員指出,FBI當時就已經為亨特拜登開了與洗錢有關的檔案,這表示是他們相信有犯罪Criminal activity行為存在,這些都表示這新聞包裹得太密實,有意不在大選前洩露。

新聞中說,這項調查沒有牽涉到拜登本人,但是大家都應當記得他不下十幾次否認自己知道兒子的生意,(川普只要一次沒說實話都會被起訴,還好他一次都沒有說謊。)另外我們也知道了,不管亨特如何利用他父親的副總統地位「騙錢」,都不犯法,(那些都是貪污,不算犯法。)但是洗錢或是逃稅,就走不了。(最好的例子是美國大蕭條時期,芝加哥黑社會老大Al Capone,他殺了很多人,但是警方不論怎麼做都捉不到他痛腳,律師都可以幫他脫罪,最後也是以逃稅將他繩之以法。)

到現在多數媒體都沒有適當的報導,CNN每一個小時的頭條還是新冠肺炎,盡管他們網頁上有。(內容居然說,這件事會被共和黨跟右派利用to seize on,還說川普自己在2016年的通俄行為比這個嚴重得多…。如果不是親眼見到我都不信。真是臉皮厚過城牆。)

 

12/09/2020 星期三

繼人民大學教授翟東昇的一段電視談話被公開後,再有媒體爆料,中共的女間諜向多位民主黨人下手,其中一人就是加州灣區的眾議員Eric Swalwell史維沃,據說這位女間諜方芳Fang Fang在2014年為他的競選主持籌款,事後還在他的辦公室安插實習生。

一間網媒Axios星期一報導,FBI後來知道此事,認為事情嚴重,在2015年對史維沃作了「敵情」簡報,而當時芳芳就逃離了美國。

報導還說這位方方還跟兩位民主黨市長發生性關係,但是史維沃的辦公室就拒絕承認或是否認他跟這位女子是否有發生關係,理由是「這是機密classified information」。(下:兩人在2014年合影)

 

 

 

 

 

 

其實由這件事可以見到,中共在美國的情報工作像是撒網一樣,絕不止這一單。就像那位國際左派頭頭索羅斯George Soros,他們長年來在美國(或其他國家)培植(及收買)地方上的官員,包括市議員,州議員,檢察官等等,做為以後的影響力,你是防不勝防。

現在史維沃說他當年跟FBI非常合作,而且事過境遷,所以說這件「新聞」是川普團隊對他的打壓。事實是,AXIOS不是保守派網站,他的發起人甚至有些是左傾的NBC出來的,一位副總裁還是拜登的前任幕僚。

另一方面,史維沃還是眾議院裡面情報委員會,及司法委員會的重要人物,這兩個委員會就是調查川普團隊通俄,以及彈劾川普的。情報委員會的委員可以接觸到政府最多的機密報告,有這樣背景的人坐這個位置合適嗎?而他在調查通俄期間,一再公開發言,指責川普是俄羅斯特務agent,將俄羅斯利益放在美國之前,甚至說:「俄羅斯特務大批的湧進美國政治系統,這都是在川普出現政治舞台之後的事。」但史維沃口中的那些證據,都沒有他跟方芳的關係十分之一的確定。(到目前,他們所能提出的最確實的證據是,川普的兒子跟女婿曾經在紐約川普大樓,跟一位俄羅斯的女律師見過面。起因是有一個第三者接頭,說那律師有希拉里的黑材料,他們就去了,後來發現那女人一直談領養俄羅斯兒童的事,他們無功而返。)

還有一個對比是,FBI在確認方芳是間諜後,就去跟史維沃做了敵情簡報defensive briefing,讓他可以自辯,但是在2016年當FBI懷疑俄羅斯企圖干預美國大選時不僅沒有去跟川普做簡報,甚至以一些不實消息展開對川普 的調查,企圖蒐集證據指控他,這是完全濫用警察(司法)機構的行為。

Axios現在爆出這新聞對史維沃沒有太大致命傷害,一來因為事過境遷,最主要是所有左傾主媒不是不報導,就是輕描淡寫,,甚至給他機會再多罵川普一次,(說是川普為了他的調查,而進行報復)。相信過兩天就消失了。而這類新聞一向屬於機密,所以這麼多年FBI也密不透風,但是為什麼在通俄調查期間,FBI每天都有消息透露給媒體,讓媒體大作文章?而且那些消息事後證明都不是真實的,(全是假新聞)。這又是值得大家深思的問題。

經由翟東昇的電視講話,我們已經可以證實,拜登家族跟中國的金錢關係由來已久,甚至被中共說是一宗「買賣」。拜登的國務卿人選Antony Blinken布林肯在主持賓州的拜登中心Penn Biden Center的兩年期間,就接受了來自中國的匿名人士超過三千萬元的捐款,中國給這些捐款不會不求回報,這就是他們口中的「買賣。

 

12/08/2020 星期二

又一個例子證明民主黨(左派)視貪腐為正常,他們跟老百姓的地位不一樣,法律是他們定的,但是是讓老百姓遵守的,他們可以例外。

民主黨裡面最左的四人幫之一,明尼蘇達選出的眾議員歐瑪Ilhan Omar (見圖) 的丈夫Tim Mynett,他開的一間政治諮詢公司剛剛被發現,居然從這一次新冠肺炎政府補助中申請並得到63萬五千元的補償金。

 

 

 

 

 

這麼多小企業,特別是餐館,因為新冠肺炎遭遇長期被迫關閉,等待政府的補助,(即使政府補助都難以補償他們經營多年的心血),但是一間政治諮詢公司卻有理由得到這樣多補償?難道新冠肺炎影響到他的生意?事實是,這位老兄剛剛在一個月前才傳出醜聞,他的公司E Street Group從歐瑪的競選經費中得到將近20萬元的付款,這已經是違法轉移,因為美國競選法禁止親屬間轉移競選經費。之後又發現,歐瑪在跟Mynett (今年三月)結婚前的一年半期間,她的選舉團隊一共給了Mynett的公司280萬元,事件被揭發後,歐瑪只不過跟主要支持者發出一通電郵,說她已經跟那間公司脫離關係。問題是,那間公司還是她丈夫的,你脫離關係有用嗎?你跟丈夫能脫離關係嗎。

其實他們的醜聞還不止此,歐瑪跟Mynett在結婚前(進行這些金錢轉移期間)已經有戀情,而兩人當時都有配偶,他們的戀情被揭發後,他們才趕緊離婚及結婚。

說到這一次的肺炎,民主黨幾個大州好像跟小生意有仇,特別是餐館,紐約已經有數以千計的餐館要倒閉,數以萬計的居民不是已經遷離,就是預備遷離紐約州。最不合理是,有時只隔一條街,就分隔成可以營業或是不可營業,他們說這是依照science做的決定,但是沒有一個數據是顯示餐館比其他營業更有機會感染。其中一個經常被引用的數據是,餐館只占感染率的3%,購物商場佔7-8%,而辦公室感染率更高達雙位數以上。但是到現在政府機構都沒有關閉,幾乎唯一受影響的就是小生意:餐館,酒吧,美髮院,健身房,花店等等。(學校是關了,但是要知道,教師的薪水照領,他們可以拿錢但是不做事,反正這錢是政府給,也就是其他納稅人給,所以教師全力向政府施壓,關閉學校。)

現在永遠陽光普照的加州連戶外卡座都禁止,似乎是要逼他們走投無路。洛杉磯一間燒烤店的女主人Angela Marsden最近聲淚俱下的一段申訴錄影,在網上盛傳。她說她用盡心機搞了一個有幾十個座位的戶外卡座,但是現在不准開放,但是就在她餐館的旁邊,卻允許一間電影公司搞一個戶外臨時聚餐的大帳篷,她看不出兩者有甚麼差別。

我們更見到,一些民主黨官員下令這個不准開放,那個不准聚會或是旅行,但是他們自己卻在豪華餐廳聚餐(加州州長),或是去夏威夷集體開會(洛杉磯市議員),或是到墨西哥度假(德州奧斯汀市長),或是自己去做頭髮(眾議院議長佩洛西,及芝加哥女市長),等等。

小企業是美國社會結構中最重要的一環,是多數人美國夢的開始,也是建造中產階級的基石,但是民主黨現在卻企圖要將這個階層全部打垮。一般人很難想像這原因,其實這都與他們的基本理念吻合的。我以前引用過加拿大總理杜魯多的一番話,他說這次新冠肺炎是一個很好的機會,重整經濟系統,聯合國官員也說過同樣的話,意思就是要重新分配財富。自由派的理念是,讓所有人都接受政府的接濟,更容易控制。民主黨一上台就制定多如牛毛的規定,箝制小生意。(川普上台後取消了上千條這樣的規章,這都不是巧合。)我在感恩節時也提過,自由主義者不喜歡「勤勞致富」的理念,小生意就是這一派,他們喜歡國民都由政府身上拿錢,看起來種種措施好像彼此沒有關聯,其實都是有理可循。

 

12/08/2020 星期二

人民大學教授翟東昇的一段電視談話終於進到主流媒體,不過也只是保守派媒體,左傾的主流媒體仍然不會理會。他在一個多星期前(十一月28日)在電視上說的一段話,講明了北京政府自從1992年就買通了「美國的上層權力中心」,不管發生什麼事都可以床頭吵架床尾和。甚麼危機,我們都可以在一兩個月解決,因為我們在那裡有老朋友。

 

 

 

 

 

 

他還說,原來華爾街自七十年代就操控美國的外交及內政政策,所以北京政府就經由華爾街影響美國,「我們有路徑」,但自從2016年情況就變了,因為華爾街也搞不定特朗普(川普)。當中美貿易戰時,華爾街雖然嘗試幫忙卻力有不埭。

最後他很高興的說,現在拜登要上台了,(台下的人都歡呼),「傳統的菁英,建制派,他們跟華爾街的關係非常密切的,大家看到,拜登的兒子亨特被特朗普說,他在全球都有基金公司,這些基金公司是幫他建的?這些都是買賣。」(大家拍手)

難怪美國的「建制派」全力圍堵亨特拜登的電腦新聞。所以說,這是不是最明確的證據?翟東昇是習近平的智囊團之一,人民大學國際關係學院副院長,據說這些天中共全力刪除他的這段演講,不過美國保守派已經將這段錄影發出去了。事實是我們過去幾天見到拜登的國務卿人選布林肯Antony Blinken,國家安全顧問蘇利文Jake Sullivan都是強烈親中的,翟東昇可以很驕傲地說,中美關係又可以回到老路上,他們的路徑又暢通了。

這是為什麼過去大半年,美國媒體(包括網路媒體)將新冠肺炎的所有責任都放在川普一個人身上,沒有一個人願意責怪中國。而這新冠肺炎不僅讓民主黨可以全力攻擊川普,甚至用來做藉口推廣郵寄選票,讓拜登集團有作弊機會,如果說拜登這總統位置是北京政府送的大禮,都不為過。

想想過去四年,媒體跟民主黨製造川普通俄的罪名,毫無證據,現在證明中共將拜登玩弄於掌上直接的,間接的證據多如牛毛,但是因為媒體一手遮天,後果是怎樣大家可以預料到。

 

12/07/2020 星期一

如果川普這次真的落選認輸,美國共和黨將永遠不可能再贏得一次選舉。民主黨在這一次選舉使用的手法將確保他們永遠獲勝。

就好像喬治亞州一月五日的兩位參議員複選,民主黨的負責人Stacey Abrams宣稱他們已經寄出去將近一百萬張「缺席選票」,這些都是他們民主黨的郵寄選票。再依照他們收集選票的作法,他們基本上已經有了這樣多選票。而共和黨人還是傻等一月五號去合法投票。

這都是經過大選前三個多月他們處心積慮地修改各種選舉法規的後果:選舉辦公室可以撒網式將選票寄給(人口調查資料名單上的)每一個人,黨部工作人員可以蒐集無主的選票集體投票,無須核對選票上的簽名(是否與人口普查時的紀錄相符),點票工作可以持續到大選之後甚至一個星期之久…

上面說的這些都是事實,連民主黨都不會否認。大多數的改變都沒有經過州議會的通過,而是由各個州的州政府向法院申請,再經由多數是民主黨任命的法官批准。

民主黨跟共和黨基本上是兩種不同的基因,過去這麼多年,共和黨努力的方向是要求投票者出示有相片的身分證,但是每一次都被民主黨打回票,說是壓制黑人(或是貧窮的新移民投票),因為他們很多沒有駕照。而普遍發出有相片的身分證,他們又認為違反民主。而民主黨就一次又一次放寬投票的限制,甚至大批撒網,主動幫助他們填寫選票。大部分民主黨執政的州,現在甚至允許「駕照申請人」投票,這表示沒有公民身分的居民都可以投票。

剛剛過去的星期五,聯邦眾議院的一群共和黨議員就提案,要禁止讓駕照申請人可以在聯邦選舉中投票,除非他們可以出示公民證件。但是目前民主黨在眾議院還是多數,看來通過的機會都不大。

我在11/29/2020的時事看板中,列舉了保守派網誌The Federalist分析五點拜登不可能贏的理據,事實是有人提出更多理據證明,拜登沒有贏的理由。比如說,拜登在這次大選,他在紐約,加州,伊利諾州(芝加哥)的得票,都比2016年希拉里的表現要差,單單在六個關鍵州的幾個大城市異軍突起,得票比希拉里大幅增加?任何人只要稍微用心想想就知道原因。

最奇妙是,在俄亥俄州及賓夕凡尼亞州兩個相鄰的郡,都是傳統上民主黨的郡,俄亥俄的那個郡川普小贏,但是賓州的那個拜登大贏。而賓州的那個郡就是在大選後一直點票,直到拜登勝出。

還有,川普在這次大選比2016年多出一千萬選票,卻輸了,這在數據上也不可能。奧巴馬在2012年競選連任時,獲得的選票少於他在2008年350萬張,他都輕鬆贏了。

另一個數據是,郵寄選票的「無效票」(廢票) 在2016年大選時超過百分之一,在2018年中期選舉高達3.5%,而在這次大選只是0.3%,一些關鍵州份低於0.03%,這都非常可疑,這就是完全不核對選舉人簽名的後果。而在很多州,川普落後不到1%。

川普團隊每天提出的新的舞弊證據越來越多,而且都有經過宣誓的證人作證,但是每一項都被四兩撥千金的手法彈回。朱利安尼的訴訟遭到超過四十個法庭的駁回,連證據都不肯打開來看。連那個喬治亞州的錄影帶都被該州選舉辦公室做了解釋,根據首席調查員Frances Watson的說法是:「那些志願監票員是自動離去的,因為他們只是監督選票由信封中取出來的過程」,至於那些票箱是「點票人員以為工作完畢,準備離去,之後發現還有選票沒有點,所以再打開票箱繼續點票到深夜。」你信嗎?但他們就可以這樣過關,(因為媒體不去追問)。這還是一個共和黨主政的州。

任何一個第三世界國家要是傳出這樣多的選舉舞弊事件,聯合國早就派出監察人去監察了,這還是美國。

目前川普團隊的信心放在幾個州的州議會跟州政府,據說喬治亞州議會將召開特別會議,考慮這些證據,是否需要重新決定該州的選舉人票去向。朱利安尼說密西根以及亞利桑那也考慮同樣做。另外威斯康辛州本身有法律,只有自己申請的缺席投票者才能使用郵寄方式投票,這樣說該州有五到六萬張選票要丟掉,川普也可以勝出。此外賓州早前也有大法官下令,大選後收到的選票要放在一邊,可能不算數,這也對川普有利。

但是川普必須要在這些情況全部實現才有希望。而在朱利安尼被測試新冠肺炎之後,據說亞利桑那議會又有藉口宣布無限期休會。

見到川普在星期六晚上在喬治亞州的造勢大會,仍然十分樂觀,但他在幕後也在為一月20日離開白宮做準備。至少我沒聽見媒體跟民主黨重彈「川普不會主動離開白宮,我們必須派軍隊把他拉出去」的老調。這讓我看出,他們也知道這次大選是偷來的,所以才沒有大聲抗議。

 

12/04/2020 星期五

很多人都有疑問,為什麼大選之夜過了午夜,川普由領先突然間變成落後了?拜登的選票突然間增加了。

川普團隊昨天在喬治亞州提出了一個證據,說可以由這一個錄影片段見出端倪。在大選當晚(十一月三日)大約十點半,喬治亞州Fulton County (包括亞特蘭大的最大的一個郡),的點票所通知大家因為水管破裂造成漏水,要所有點票的義工都離開,結果昨晚公開的一段錄影帶錄到其中一個點票房間,有四個人沒有走,他們各自從一張桌子底下抽出一個皮箱,拿到點票桌上去繼續點票到半夜一點多鐘。也就是兩個多小時沒人監管。(後來證實不是爆水管,只是一個廁所漏水,就用這個做藉口。)

據川普團隊的人說,他們是通過法庭的傳票才拿到這個錄影帶。(就因為他們被集體被趕走,才向法院申請傳票,找出這錄影帶。)

這錄影帶在Fox News及網上盛傳,但是當我上網搜尋時,首先跳出來的全部是:沒這回事,這是沒證據的指控,錄影帶顯示的是很普通的現象,那些人是志願離開的…

據那些義工說,他們是被趕出去的,否則怎麼會走得那麼乾淨,幾十個人都同一時間走光了?現在喬治亞州的(共和黨) 州務卿(內政廳長)說,他會調查為什麼那些監票的人會同時走光,事實是共和黨的監票人被趕走,這不是單獨事件,他們幾乎在所有點票所都被趕走,只是這一次是同一時間趕光光。

今天聽到川普團隊更多證人作證,一個在喬治亞州擔任點票的女工作人員Suzi Voyles說,她見到一箱箱的缺席投票(郵寄選票)都是沒有合法封口的,沒有正式的膠紙封箱,沒有簽名。每一箱600張選票,大約98%是拜登的,川普只占2%左右,而且那些選票太整齊乾淨了,不像是經過選民在家裡觸摸過。而且每一張都是在拜登名字後畫上同樣的標記,太統一了。她說她做點票員20年,沒見過這樣的情形。

此外川普在內華達州的律師昨天作證說,他們向法院提出了八千頁的證據,也全部是證人宣誓後的證詞,其中包括四萬兩千多重複投票(在兩個州投票),兩萬三千人是從外州的地址投票,四千非法居民投票,四萬多沒有選民合法地址的選票,一千五百多死人投票,還有人用禮物卡交換選民去投票,(有錄影帶證據),但是法官說他沒有時間閱讀這樣多證詞,也沒有時間傳訊證人。其實法官可以挑重點傳訊,只要一項證實,就是證據,只要一項證實是虛構的,也可以因此撤銷,怎能說因為證據太多就算了?現在川普團隊只有上訴。

川普團隊真是做了很多功夫,到現在六個州的證人(都是經過宣誓的證詞)已經超過五千人了,這在法律上是多麼強有力的證據?想想看,如果是民主黨的證人,只要一個都夠鬧翻天的。

過去幾天我提過好幾單類似證詞,每一件都被法院忽視,沒有一個法院願意聽證,沒有一個州政府願意調查,這真是美國歷史上最驚人舞弊事件。(不過想一想,他們可以毫無理由的調查川普勾結俄羅斯,單憑一個匿名者彈劾總統,這也就不奇怪了。)

 

12/04/2020 星期五

川普還未下台,民主黨控制的眾議院就通過了在全國的大麻合法化。過去幾年美國十多個州陸續通過消遣性大麻的合法,但在聯邦層面還是非法,川普上台後繼續以行政命令確保大麻非法,這樣至少可以維持在海關,邊界,及聯邦法上限制大麻的使用及過境。現在眾議院連這個障礙都去除了,因為民主黨知道,拜登即使上台都不會阻擋他們。

這項議案以228-164通過,幾乎是黨派分明,民主黨幾乎全數支持,共和黨幾乎全數反對。共和黨攻擊眾議院議長佩洛西Nancy Pelosi,說她跟川普鬥法,拖延(甚至抵制)新冠肺炎補助方案,讓小生意收不到支票,但是卻找得到時間急急讓大麻合法。

推動這項議案的奧勒岡民主黨議員Earl Blumenauer說,美國對抗毒品是一場災難disastrous war on drugs,而原有的法律對有色人種社區(黑人社區)造成不成比例的傷害,所以國會是時候做點事。佩洛西還說,民意已經支持大麻合法化,所以國會只不過是配合。

事實上是,對抗毒品不成功就因為這些人做事不力,(媒體的鼓吹,民主黨的縱容),然後藉口對抗毒品不成功,所以要進一步合法化。而且毒品對黑人社區造成的損害(刑罰)大過白人社區,難道說就進一步縱容他們用毒品?誰都知道吸毒影響一個人在社會上的地位,難道還要讓他們進一步落後?

佩洛西說民意支持大麻合法,這是事實,但也是媒體多年來鼓吹,洗腦的後果。你見過一條大麻的負面新聞嗎?所有有關大麻的新聞都不是說他的害處的。好像香菸今天的地位,是媒體花了多少年的時間去宣傳打壓的,今天香菸形同毒氣,任何地方都不可以吸菸,難道媒體不可以像打壓香菸那樣打壓毒品嗎?何況毒品的壞處更大於香菸。僅僅十多年前,反對大麻合法的居民佔大多數,但是每年「進步」少許,到現在最近一次統計,提高到68%支持合法化。

還有,民主黨原定在九月間通過這議案的,但是當時一些民主黨議員擔心大選時因此落選,要求延遲到大選之後,所以肯定在很多選區這議案是不受歡迎的,這表示民意支持大麻合法根本是假的。這又是媒體跟民主黨通力合作的一次成果。

目前美國有15個州允許消閒用大麻,而允許藥用大麻的更有38個州。在聯邦都合法後相信很快其他州份也無法在攔阻了。川普花了四年時間,打壓吸毒風氣,防堵邊界毒品入境的努力,很快就會崩潰。

佩洛西口頭說是要保護黑人社區,真正受害的肯定是黑人社區,以及那些意志不堅強的人,因為越是弱勢族群,越難抵擋引誘,民主黨這是製造更多機會讓「弱者」淪陷。

 

12/03/2020 星期四

這幾天美國媒體又在炒作,說川普在離職之前會特赦他自己,跟所有的家人,跟自己的團隊等等。新聞的含意是,他是一個待罪之人,擔心自己被發掘各種罪行,所以要先特赦自己。

川普已經說這是假新聞,事實是,川普有可能必須這樣做,因為他在台上時已經被加諸各種莫須有的罪名,甚至說他是俄羅斯特務,下台後沒有了保護,極可能會被加倍的整肅。雖然拜登口頭上釋出善意,但是民主黨的話從來都不可信。舉一個例子,那個穆勒小組中的主要人物Andrew Weissmann韋斯曼在拜登被宣布當選之後,就在紐約時報撰文說,穆勒調查過程發現足夠的證據,證明川普妨礙司法,所以在他下台後還是可以繼續調查他,起訴他。

韋斯曼在十一月25日的文章中說,「我相信下一任的司法部長必須調查川普,如有證據還可以就聯邦法檢控他,…他的犯罪行為是明顯的。」

他說,穆勒調查發現充分證據,他在整個調查過程中妨礙司法,比如說威脅要開除穆勒,揚言要特赦那些犯法的人(以阻礙調查)。」雖然穆勒花了兩年多都沒有找到川普通俄的證據,但是韋斯曼在全篇文章中,繼續探討川普的各種「罪行」,甚至說:如果不檢控他,他就沒有在法庭為自己辯護的機會…好像是給川普一個好處。

除了韋斯曼之外,目前紐約州還有好幾件案子在進行,這個州的民主黨的司法部長仍然在法庭中要求調閱川普過去十年的報稅資料,要就各項公司法的罪名起訴他。還有他付給色情明星Stormy Daniels十三萬遮口費的事,也在紐約市法庭進行民事調查。你說,川普即使下台他還逃得過這些民主黨的圍剿嗎?隨便一件案子都可以讓川普坐牢,目前你上網去查,媒體早已經製作出一張川普身穿橘紅色囚衣的相片,甚至全家人都坐牢的相片,這才是他們的終極目標,他們對川普的仇恨達到無可理喻的地步。

 

 

 

 

 

 

 

 

至於真正的新聞,民主黨及其同夥利用一份希拉里同夥泡製的川普黑材料,展開的通俄調查,已經發現了無數的違法事件,(我這裡有過詳盡的報導),但調查工作卻苦無進展,現在我們知道,司法部長巴爾已經任命杜倫John Durham為特別檢察官,將會在拜登上台後繼續調查,本來這是好消息,但是媒體跟民主黨就每天攻擊這份任命。那個成天說謊,(甚至連華盛頓郵報都送給他四個長鼻子)的謝夫Adam Schiff,這幾天又不閒著了,整天在CNN,MSNBC上面叫囂:巴爾利用這獨立檢察官的法律,在他自己離職後還繼續進行政治調查,他這樣做是要破壞拜登的總統施政,撕破我們的民主制度。我們不容許這樣的行為。

這位過去四年沒有停止破壞川普施政,撕破美國民主的人,現在卻叫囂對方這樣做?他過去一再指責川普可能會開除穆勒,所以應當立法保護穆勒,現在卻叫囂要拜登一上台就開除杜倫。

作為一個國民,大家一定要頭腦清醒,不要一再被這些人唬弄,否則最終倒楣的是國民自己。

 

12/03/2020 星期四

民主黨的選舉舞弊花招真是無所不用其極。面對一月五日兩位參議員選舉的爭奪戰,該州民主黨使用的花招終於被州政府注意,並已展開調查。該州共和黨的內政廳長Brad Raffensperger昨天宣布,將對該州三個推動選舉的組織展開調查,這些組織過分積極的推動住在其他州的人,已經死去的人,不合法的選民參加選舉。

這三個組織是:America Votes,Vote Forward,和New Georgia Project,其中後者是由Stacey Abrams組織,她就是民主黨在2018年的州長候選人,但輸給了共和黨的Brian Kemp,她到現在也不接受那次選舉結果,指控共和黨壓制選民選舉權。

Raffensperger說,他曾多次簽發警告,但對方繼續進行這類違法行為。他的辦公室說,他們指派了23名調查員就250項指控展開調查,這些包括:其中一個組織向紐約州居民發出選民登記,以及跟已經死去的人寄送郵寄選票;還有一個郵寄選票寄給一個地址居民,該居民自從1994年已經不住在該地址。一個組織對紐約一間大學的學生發出通知,呼籲他們將住址登記到喬治亞州,選舉後再改回去。也有的向在該州讀書的外地學生,叫他們現在更改地址,選舉後再改回去。有居民說女兒已經遷出該州五年,仍然收到郵寄選票;一個女人說,配偶已經死去也收到選票。

依照該州法律,郵寄選票只應當寄給那些提出申請的人,所以叫做「缺席投票」absentee votes,但是民主黨的做法明顯是撒網式,一方面要一網打盡,一方面可以蒐集選票,代為投票。

那個Stacey Abrams在過去兩年就一直為民主黨進行這一類的活動,她被民主黨及媒體捧為英雄,說她終於將這個傳統的紅色州,雙手送給民主黨。

這也是川普團隊指控的,當自己的選票不夠時,就蒐集這些滿天飛的選票,代為投票。目前世界上幾乎沒有一個國家採取這形式的郵寄選票方式。但是在民主黨政府的一再修改法律之下,加上幾個法庭的助紂為虐,美國的選舉不再是選舉日一日的投票行動,而是持續一個月以上的「天天都可以投票」的選舉,甚至到大選後幾個星期還可以繼續點票的選舉。

 

12/02/2020 星期三

川普總統今天錄了46分鐘的演說,放在推特跟Facebook上面,這是他越過媒體跟國民直接講話,因為媒體不是不放他的新聞,就是180度扭曲他的新聞,他只有用這方直接跟選民說話。(只要這些社交媒體不封殺他。)

這讓我想起2016年的大選,當時媒體只給他少於5%的機會當選,但是他盡所有努力,到所有搖擺州去拉票,結果讓所有人掉眼鏡。這一次也是,每個人都說他的任務不可能完成,但他也是每天在盡最後努力。我不知道他這次能否成功,但是他真的是要努力到最後一分鐘。他是世界上最不虎頭蛇尾的人。

像我以前說過的,他又是自己一個人在打這場仗,好多應當站在他那一邊的人都退縮了,甚至勸他也收手,但是他堅持。這是對自己負責,對他的理念負責。

不過也有好消息,今天川普團隊宣布,他們在大選後的募款行動,募集到一億七千萬元作為給他打官司用的,這表示還是有很多人願意幫助他打仗,只是這些人都不是「權勢中人」,不是deep state,不知作用有多大。

另一方面,川普的律師今天又在密西根州舉行聽證,叫了很多證人出來作證,照樣是有人被上司命令更改選票日期,或是幾萬張選票突然出現,幾萬張選票無故消失…但是除了OANN沒有電視台轉播。

這些作證的都是挺身而出的whistleblower,過去這些吹哨者(告密者)是最受民主黨跟媒體吹捧的人,整個烏克蘭彈劾案,就是根據一名告密者的話開始的,當時民主黨天天在媒體上吹捧這名告密者,說他勇氣可嘉。後來我們都知道,他根本是拜登競選團隊裡的一個人,所以一直不公布他的身分。但是現在,川普團隊有好幾百名這樣的人,他們不是告密,他們每天都挺身而出,而且經過法律的宣誓程序,就是說,一句話都不能作假,否則就要坐牢。但是媒體不當他們的話一回事,沒有一間媒體去找這些證人訪問。

隨便舉幾個這兩天作證的證人說的例子,他們都是很普通的美國老百姓,其中一個是貨車司機Jesse Morgan,他是為一間承包美國郵局工作的公司工作,他說他在大選前,十月21號被分配由紐約州運送大批已經填妥的郵寄選票到賓夕凡尼亞州。他說那些選票放在24個大木箱裡,他估計總數約十幾萬張。他沒有仔細看,但望見信封都是已經填好的選票。他當時不知道這是違法的,事後才知道選票沒有理由越過州界。

另一個年輕人Ethan Pease是威斯康辛州為一間承包郵局工作的工人,他沒有黨派,也沒有投票。但他說聽到同事提起,上面要他們將收到選票的日期往前面改。而他自己在大選那天,他手上沒有選票(要輸運),但是上司在大選後第二天問他,是否忘了前一天有選票?他覺得很奇怪,上司又說,威斯康辛州有十萬張選票不見了,有命令要他們到威斯康辛及伊利諾州的郵局去找出來。他知道這就是要他們將大選後收到的選票找出十萬張。

一個也是二十歲出頭的Braden Giacobazzi,他說他是共和黨監票員,但是到了點票處就被趕出來,每一次被趕出來裡面的人就大聲笑,歡呼。(過去我見過這樣的錄影帶。)他嘗試進去,但都禁止看到選票,還被用種族歧視的字眼辱罵。一次他見到選票上的出生日期是111900,表示是1900年一月一日出生,他要再看一次就被趕走。那些工作人員還威脅他,要對他動武。(他不是唯一的一個見到選票上出生日期是1900年一月一日的,可能大批填寫時注入的日期。)

另一個黑人女子Kristina Karamo,她是密西根州的監票員,她的經驗跟上面一個人一樣,她也是每次進去監票都被趕出來,(但因為是黑人,她敢跟對方吵),她在在剛開始監票時,見到桌上有很多選票只有拜登一個人的名字打圈,其他欄目全部空白,她建議找上級查看這些選票,結果她也被那些人尖叫著趕走。

還有很多不同郡縣的人作證,見到很多USB被使用後不見了,因為這些代表選票的USB用後都要登記保存,以便查對,但是好幾個證人說,這邊幾十,那邊幾十個USB事後消失。還有些工作人員說,見到同樣的選票多次被經過電腦點算,一張選票被點八九次之多…

這些都是宣誓後的證詞,人數達到數百人。但是這些「告密者」的待遇就跟通俄調查,及烏克蘭彈劾的告密者身分不同。

 

12/01/2020 星期二

紐約時報的經濟專欄作家Paul Krugman 昨天在他們的報紙上撰文,指責川普及他的支持者似乎永遠都不會接受拜登當選總統,他說「(拜登)將會是美國現代史上,第一個面對反對者不接受他的合法性的總統,…民主黨從來都沒有說過川普是不合法的總統,只是說他無能,危險…。」

他是老年癡呆,還是說謊成性,連自己都騙了?從一開始,希拉裡就說川普是不合法illegitimate總統,川普的就職典禮有七十多位參眾議員拒絕參加,理由也是說他不是合法總統。Fox News也立即找出不下十位民主黨人在電視上說川普是非法總統。整個通俄調查就是要證明他是靠俄羅斯幫忙當選的非法總統。Krugman居然說得出口?

這還是一位得過諾貝爾經濟學獎的得獎人說的話。事實是,他們說的話沒有一句真實。川普當選後,Krugman第一時間發表長文預言,在川普治理下美國將帶領全球陷入經濟蕭條。結果呢,在他執政的前三年,(直到新冠肺炎)美國的經濟成長是二十多年最穩健,失業率(包括黑人)都是六十年來最低。他有道歉嗎?

而在拜登被媒體宣布當選後,Krugman又發表評論,預言在拜登治理下將會有一次經濟蓬勃發展期Biden Boom,他說:「依著目前疫苗的發展,明年疫情就會受控制,因此可以打賭經濟會強勢回頭。」「因為疫情的萎縮,很多人減少負債,屆時需求會增加…流動資產會因此增加。」

這明顯是他的期望,但是基於他在2016年的預言,他的預言有多少可信度?這樣的人居然能算是經濟學家。

 

12/01/2020 星期二

美聯社今天刊出一則新聞,立即成為各大媒體的頭條,說司法部長巴爾William Barr說,司法部沒有找到任何「廣泛選舉舞弊」的證據,各媒體的標題都暗示,司法部長說的是已成定局。

事實是,巴爾說的是「到目前為止」,之後司法部就發表聲明,司法部並未結束調查,事實是,仍然在就各項指控進行調查中。只是到目前沒有發現足以影響選舉結果的證據。聲明中並指:「一些媒體不正確的報導司法部已經結束對選舉舞弊的調查,並宣布沒有舞弊證據。這也不是美聯社的報導內容。司法部會繼續接納各項指控並盡可能調查。」

看司法部長的說話,似乎是舞弊是存在,只是不夠廣泛,不足以影響選舉結果。難道說那些宣誓證人的話都不足採信?今天威斯康辛州又舉行聽證,又有多名證人親身作證。前前後後我們已經聽到幾十萬張選票被違法的由信封中取出,或是凌晨三四點鐘突然接到十幾萬張來路不明的選票,在司法程序來說,這些都是鐵一般的「證據」。但是據川普的律師團隊說,司法部到現在沒有傳訊(訪問)任何一位他們的證人,或是去接觸任何一部他們說的有問題的點算機(電腦)。

另外據Fox News報導,巴爾已經在十月19日(大選前兩周) 任命杜倫John Durham 為特別檢察官Special Counsel,調查有關川普通俄調查是否存在不法行為。這是極大新聞,就像三年前穆勒調查的任命一樣,但是媒體淡然處之。

巴爾是在今日向參議院司法委員會發出的一封信中,揭露這項任命。

其實杜倫在去年五月已經被巴爾任命調查「通俄調查」的違法行為,我這裡寫過很多次,但是相關的報告一直沒有出爐,中間只是起訴了FBI一名律師,他更改一份CIA的電郵內容,目的是申請情報法院FISA批准,竊聽川普身邊的一位顧問Carter Page。之後就沒了下文。(據巴爾在今日的信中解釋,是因為新冠肺炎,他們的各項傳訊行動受阻,所以拖延了。)川普總統曾經表示非常失望,因為如果拜登上台,這調查必然不了了之,現在杜倫被任命為獨立檢察官,有無限的經費及時間,(就像穆勒一樣),而且拜登不可以開除他。

但是我們都知道目前華盛頓的政治環境和氣氛,換了政府之後,杜倫還敢有做為嗎?最多可能像前不久的IG Report一樣,發表個報告,輕描淡寫過去了。何況作為獨立檢察官,他的任務是在調查後向司法部長提出報告,未來的司法部長極可能是拜登任命,這樣說,這份報告豈不是百分百石沉大海?甚至被司法部長修改。

「通俄調查」可能是美國歷史上最嚴重的一次,動用司法警察機構要拉下一位民選總統的事件,等於是政變,任何懂得美國憲法,或是只要稍微懂得美國司法精神的人,知道內情後都應當揭竿而起。但是我發現多數人寧願被媒體蒙蔽,多數人漠不關心。

 

Click: 4845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