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遊[travel]

哥斯達黎加熱帶雨林之旅 Costa Rica
加拉巴哥群島-地球最後一片淨土 Galapagos
坐火車橫貫加拿大 Across Canada on VIA
雷灣風情-加國風貌
美國峽谷之旅 Bryce and Zion Canyons
加拿大的珍寶-Cape Breton
亞馬遜河飄流記 The Amazons
賞楓首選;亞加華峽谷–Fall Colors at Agawa Canyon
魁北克-北美洲最浪漫的城市 Quebec City
Bruce Trail - Hiker的天堂

法國里維拉和普羅旺斯

2019-08-27 22:39:53

這次去法國南部普羅旺斯,總共八天,該去的地方都去了,比預期的去的地方還要多,但是就錯過了薰衣草的開花季節,所以只能說是不同的體驗。

去的季節是六月初,氣溫比預計的熱,(每天都在攝氏25-30度之間),但每一天都是晴天。也避過了今年六月中以後的百年一度熱浪,所以還是慶幸。

這一次我所以選擇這個旅行團Go Ahead Tours是因為說明了是Walking Tour,每一天有2-3小時的步行,我認為這樣最可以體會當地風光。我不想每天坐在觀光巴士上,走馬看花。這九天的行程是,一個人大約$3,400多歐羅,他們還會幫你訂機票,由多倫多出發大約另外加1,150加元。

過去習慣自駕遊,或是自由行,但是近來都選擇旅行團,由出發到回家,都被安排好,中間每一個行程,每一間旅館都被安排妥當,覺得非常輕鬆。自有其好處。同時每一次導遊都提供相當的背景資料,又能安排最有效的行程,沒有時間是浪費的。

我們的行程是由地中海岸的蔚藍海岸(French Riviera法國里維拉)的坎城,尼斯開始,然後深入普羅旺斯的心臟地帶:阿維儂Avignon,亞爾Arles,到艾克斯Aix-en-Provence,最後回到地中海岸的Casis (馬賽港的旁邊)。

第一天:

我們分別由各地抵達法國的尼斯,旅行社的小巴將我們分批由機場接到坎城Cannes(康城/戈納),住在一間距離沙灘只有步行三分鐘的旅店(Clairon Suites),因為大家抵達時間不同,所以就分批接受導遊的orientation,之後說好晚間還有一個歡迎酒會,及一起晚餐。我和同伴就利用這三個多小時的時間,到著名的坎城海邊,一方面欣賞風景,一方面逛名店,同時也買了冰淇淋及一個夾肉燒餅吃。(其實不太餓,只是想嘗嘗這裡的街邊小食,結果味道相當好。)

 

 

 

 

 

 

 

 

 

坎城沙灘不是很大,但砂礫白淨,特色是很多酒吧餐廳就在沙灘邊,供遊客小坐或是進食。

 

 

 

 

 

 

 

晚上歡迎酒會,有紅酒,白酒及Rose’,後來知道這一趟旅程喝Rose’玫瑰紅酒的機會很多,因為這一帶就是出產這種酒著名。對於我這個對wine沒有感覺(不喜歡)的人,這種酒算是比較清淡,只覺得可以入口。(我可以喝的是:香檳,啤酒,及混合酒,但是喝雞尾酒很容易就醉醺醺。)

我們這一團有20人,除了四個是來自加拿大,其他全部來自美國。

當晚的晚餐有些失望,因為是義大利式的Lasagne,其實很好吃,包括前菜的份量也很大,只是感覺應當吃法國菜,特別是南法的菜式,而非義大利菜式。(加拿大很多義大利移民,所以很多機會吃到好的義大利菜式。)

 

 

 

 

 

 

 

 

第二天:

這一天的行程是到尼斯Nice,早餐後開車大約45分鐘到達。這城市比坎城大,導遊很興奮。他先帶我們到一個峭壁區,沿著海邊的峭壁走步行小徑,大約一個小時的trail,因為是早上,所以天氣清涼。我們一路上可以見到尼斯港口全景,也見到海邊的海水碧藍。小徑維持得很好。大約三公里路,大約一個多小時走完。走完意猶未盡。

 

 

 

 

 

 

 

 

 

 

其實這山坡上有一處著名的花園,是由歐洲著名富豪Rothschild家族所建,包括一間粉紅色的豪廈,以及九個不同主題的花園,可惜我們時間所限沒有進去。(查閱了門票成人14歐羅,至少需要兩小時可以看完。)下圖是hiking時見到的尼斯城市和沙灘。

 

 

 

 

 

 

 

 

 

我們剩餘的大半天時間在尼斯市區消磨。導遊先帶我們到市場區,這裡有很多戶外攤販,出售書籍,唱片,郵票之類的東西,因為是星期天,又是大晴天,所以人來人往相當熱鬧。

 

 

 

 

 

 

 

 

 

之後到一個像是菜市場的的地方,參觀當地的食物,水果,也嘗試了一些當地食物,其中一種socca,是用chickpea鷹嘴豆做成粉,再和水及橄欖油,煎炸的食物。外型不怎麼樣,但是嘗試了一小片,覺得十分可口。如果是當地人,買一片可以當作早餐或是午餐吃。

 

 

 

 

 

 

 

中午的午餐是自理,這裡有相當多的海鮮餐廳,多數有露天卡座,一間接著一間,而且餐牌都在外面,有的附有相片,都非常誘人。我們都想吃海鮮,又想吃最多(地中海)蔬菜,但又都在節食,所以選擇了一份蔬菜沙拉,有小鹹魚anchovies,以及很多橄欖。另外叫了海鮮雜燴,相片上有蝦,章魚,干貝及青口,但是送來後見到幾乎全是(我不吃的)青口。還好這青口據說非常好吃,特別是那汁液,沾麵包很可口。不過最好吃的還是章魚,齒頰留香。我很高興這樣的選擇,因為都是典型的南法菜。

 

 

 

 

 

 

 

 

 

 

 

到了尼斯當然要去海邊,據說這裡有四公里的沙灘,一直延伸到摩納哥。但是目前多數都被劃分為私人沙灘。這些私人沙灘有出租的躺椅,有餐廳,都要收費。

 

 

 

 

 

 

 

 

 

而我們因為只是在最開頭的部分停留,那裏見到有一個小沙灘是公用的,但走進一看,發現原來是小石子沙灘,全部是小型的鵝卵石。我見到男男女女躺在這沙灘上,似乎都很舒適的樣子,也許當做是鵝卵石按摩吧。天氣這麼熱,這些石子吸飽了陽光,又有熱敷的效果。

 

 

 

 

 

 

 

 

這天有攝氏28度以上氣溫,所以很多人曬太陽,但我決定去這附近唯一的一間百貨公司Galeries Lafayette,這百貨公司位於尼斯市中心的廣場Place Massena旁邊,進去後發現格局與北美的百貨公司無甚分別。但是物價很高,一件普通的白襯衫都在160歐羅以上,一條長褲或裙子,則都要兩百元歐羅以上的價格。也許我去錯了部門。因為時間不夠,也不能全部都逛一圈。

尼斯距離摩納哥只有半小時車程,我們兩個年輕隊友就中途離隊,自己叫車子到摩納哥。她們甚至決定在那裏住一晚。這兩個女子剛剛自己創業,賺了一點錢,在摩納哥瘋狂shopping一陣,買了不少衣服,鞋子。她們需要多買一個皮箱才夠裝。

 

 

 

 

 

 

 

 

 

我們五點前回到坎城,導遊又帶我們部分人在坎城觀光,這又是一次walking tour,走遍坎城港口區。他帶我們走了一圈,經過大街小巷,指給我們看那些餐廳是被米其林Michelin遴選的餐廳,我很意外見到這樣高雅的餐廳居然有一半座位是在街巷裡的露天卡座。可見南歐人高度習慣戶外卡座。

 

 

 

 

 

 

 

 

 

之後他又帶我們去山頂教堂,俯望坎城全景,最後去了舉辦坎城影展的大戲院(下圖),大約走了一個半小時。其實還有一條購物商店街,可惜沒有時間去。

 

 

 

 

 

 

 

 

 

經過這樣多餐廳,我們還是決定到沙灘區,選擇一間最有情調的餐廳,在沙灘吃晚餐。因為昨天在這裡逛時,就見到幾間餐廳有座位在沙灘上,非常有情調。導遊曾經說,沙灘上的餐廳收價高,但未必好吃。所以我叫了一客漢堡,(因為漢堡很難會做得不好吃),結果非常令人滿意,肉質不錯,而且碳烤得很juicy。同伴叫的烤魚也很有水準,而且價格也不是貴得很多,連酒在內一個人分攤39元歐羅。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天還不夠晚,夕陽還太猛。

 

 

 

 

 

 

 

 

 

這裡讓我想起邁亞米海灘邊的餐館區,那一帶也是有櫛次鱗比的商店和餐廳,但不在沙灘上,而物價就比坎城的便宜很多,人流也更多。主要因為人流多,壓低了價格。那裏有巨無霸杯的混合酒,美金15元可以坐半個小時。即使是吃牛排,30幾元美金都可以吃飽。

第三天;

我們的目的地是往西走兩個半小時以外的阿維儂Avignon,但是行程上是先到稍北的小鎮Moustiers-Sainte-Marie,那裡據說是一個相當美麗的小鎮,而且以出產陶瓷著名。

一早,我們要坐兩小時的車,導遊說,這次選擇的小公路還是他們頭一次經過,而且因為是經過一個山區,非常崎嶇。我因為坐在第一排,可以眼見這公路的陡峭,足以與台灣的蘇花公路相比。不僅如此,這裡的道路更為狹窄,只適合歐洲的小汽車,但我們坐的是介乎中型與大型巴士之間的巴士,我見到巴士司機在每一個轉彎處,都要協調。而且很多90度的轉彎,完全不知道對方是否有來車。驚險的鏡頭一再出現。又因為是早上,好幾個團友據說感到不適,作嘔。

 

 

 

 

 

 

 

 

 

據導遊說。這段山路中很大一部分是當年拿破崙逃難時,行走的一條山路。當時當然沒有道路,可見其艱辛。但我們就有很好的風景可看。一邊是高高的峭壁,一邊是深深的山谷,驚險程度絕對超過蘇花公路。

這一路風光無限,在一個又一個碧綠的農莊之間,經常有山峰、峭壁出現,其中一個位於Castellane的峭壁更有一座典雅的小教堂座落其上,從巴士上望過去令人驚嘆。原來這個峭壁高九百米,而這地方在西元第九世紀就建造了第一座教堂,想當年必然非常艱辛。因為這座峭壁與地面幾乎是九十度直角,要搬運建材和工具上去肯定要費很多人力。據說西元812年時,摩爾人Moors人入侵,當地人就跑到山上避風頭,而當時的人宗教信仰非常虔誠,就在852年時在峭壁上建造了一座小教堂,感謝上蒼的庇佑。後來這教堂經過多次翻修,才有今日的模樣。(下圖最中央的山峰上,有一座白色教堂,可以見到高高的尖頂。)

 

 

 

 

 

 

 

 

之後一段路還經過了一個美麗的峽谷Lac de Sainte Croix/Gorges du Verdon (凡爾登大峽谷及聖十字湖),我們只能由車上遠望,已經十分誘人。河谷及湖水是完全的碧綠。當地是著名觀光區,不少遊客專門前往,可以泛舟,可以登山,還有沙灘。這裡還被形容是南法最美麗的地區,我在路邊小鎮見到好多背包客出現在這一帶,想必有很多活動可以參加。(下圖)

後來我發現,有很多一日遊的觀光團是由尼斯出發,暢遊凡爾登峽谷,以及聖十字湖,行程中包括Castellane,以及Moustiers-Sainte-Marie兩個小鎮,巴士由旅客的旅館接送,全天十小時行程(其中將近五小時在車上),收費約$125歐羅。

 

 

 

 

 

 

 

 

 

之後我們就到了Moustiers-Sainte-Marie,這個小鎮位於山腳下,有很多小餐館,但是更多的是紀念品店,以及陶瓷商品的小店。原來這個小鎮自中古時代就開始製作陶瓷,後來一位義大利教士帶來了特殊的白色彩釉技巧,令到當地陶瓷有了自己的特色。後來並且為歐洲所有皇室購買用品的貨源。因為旅行不方便攜帶,所以沒有買,但是光看那些圖案,就是賞心樂事(但都不准拍照)。今天這裡有大約20間陶瓷工廠,以及一間陶瓷博物館,可惜沒有時間去欣賞。

 

 

 

 

 

 

 

 

 

早上因為巴士搖晃得厲害,所以中午沒有胃口,倒是先後吃了兩客冰淇淋,非常開胃。這裡的冰淇淋相當好吃,可能因為牛奶都是取自鄉間的乳牛,特別新鮮之故。

這裡被形容是最美麗的小村子,一百多間土黃色的房子集中在山腳下,山上有一座教堂,如果有時間可以爬山。由村莊俯望下面的農田村莊,又是另一番景色。我走在民居之間,見到不少人都種了攀爬玫瑰,每一戶人家都有花匠的基因。

 

 

 

 

 

 

 

 

 

因為這裡一帶就是普羅旺斯最多薰衣草的地區,所以已經可以見到好多薰衣草的紀念品,包括香袋,薰衣草香皂,香精等。而我們一路上也見到很多薰衣草田,可惜都不是花季,沒有開花。(想想看,下面的薰衣草如果都是深紫色,會是怎樣一番景象?)

 

 

 

 

 

 

 

 

但是同時卻見到路邊不時出現一片紅色,原來是野生的罌粟花wild poppies,丰采不輸薰衣草。記得在西班牙時也見到路邊不時出現紅色的罌粟花,卻沒有這裏多。當紅色斑斑點點出現在路邊時,也讓人聯想到法國印象派畫家的作品,有些含蓄,也有些夢幻。所以雖然沒有見到紫色的薰衣草,卻撿到了紅色的野罌粟。(下右圖是法國印象派畫家Claude Monet 的罌粟花。)

 

 

 

 

 

 

 

 

 

 

這一天還沒完,我們接著繼續坐車到下一個目地的Roussillon,一路上經過很多鄉村道路,兩旁種滿了法國梧桐樹Plane Tree (懸鈴木),後來在很多小鎮上都見到這種樹,有像豹紋一樣的美麗的樹皮,而且這些花紋是突出的,可以剝除,見到裡面的白色及青綠色的樹皮。原來在法國的小村鎮,連樹木都可以是一種藝術品。

 

 

 

 

 

 

 

 

Roussillon是一個紅土小鎮,人口只一千多人,當的以赭石(紅土礦)著名,據說一兩個世紀前,曾經被大量開採,目前則是受保護公園。

 

 

 

 

 

 

 

 

 

我們被安排下去在一條trail走了二十幾分鐘,但因為天氣很熱,部分人就放棄了。但我有些失望,因為在美國走過大峽谷及Bryce Canyon,這個實在太小兒科。但是這個小鎮卻是十分美麗,這裡的房屋都帶著紅土色調,像是一個紅色世界。

 

 

 

 

 

 

 

 

這是一個觀光小鎮,有露天茶座可以喝啤酒,因為天氣熱,我嘗試了他們的刨冰,還參觀了一個製糖工作坊,原來普羅旺斯的一種Nougat糖非常出名,這種糖其實就好像我們的牛軋糖,而這裡的一間小店就當場製作各種Nougat,其中顏色較白的叫作Nougat,是用蛋白及蔗糖作主要原料,而顏色較深的叫做Nougatine,(或是Nougat Noir),主要原料包括麥芽糖,蜂蜜,其他配料包括杏仁,醃製的水果等,而最受歡迎的都是以杏仁為主的。如果你沒在這裡買到nougat,可以在回程時在機場購買。不過我在這裡見到的品質最好。

 

 

 

 

 

 

 

 

 

其實Roussillon也是薰衣草種植區,網上見到很多相片是大片紫色的薰衣草,配上當的紅色的房屋,非常美麗。所以如果要看這樣的景色,你必須在六月底及七月初的時候來。

 

 

 

 

 

 

 

 

下午我們離開了Roussillon,就開車去到阿維儂Avignon的教皇宮Palace of the Popes (Palais des Papes),今後三個晚上我們就要住在這裡的旅店Mercure Hotel。

教皇宮其實是一個範圍巨大的城堡,位於阿維儂北邊的Rhone 河畔,一個突起的岩石上,便於防守。當我們進入城裡(城外),就見到高大的圍牆將城裡跟城外分隔,而教皇宮就在城裡,今後三天我們就要住在城裏面。(下圖是教皇宮的城牆,這是由外面望到城牆。可見城牆非常厚實)

 

 

 

 

 

 

 

 

在西元13-14世紀時,羅馬天主教廷因為與法國王室發生爭執,後果是教廷失勢,選出來的新的教皇是法國宮廷擁護的,並且在法國王室的指示下將教廷遷到阿維儂,之後有七位教宗在這裡居住。前後有七十多年時間。而當時教廷局勢也危險,擔心有外力入侵,所以外面的城堡建造得非常堅固厚實。將裡面的教皇宮廷圍得實實的。

這個城裡面據說有15,000平方公尺。而當時有超過一千名職員(非教士人員)住在裡面及工作。目前教皇宮已經被列為世界文物古蹟,我見到當地政府全力維護這座古城,當我們經過市區進入古城時,見到古城的城牆將現代城市,與十三世紀的城市分隔,每一寸城牆都受到保護。

 

 

 

 

 

 

 

 

進到城裡,建築都古色古香,據說這裡是歐洲最大,也最重要的中古哥德式建築。多數的房舍都是兩三層樓建築,街道非常狹窄,因為都是在沒有汽車之前的時代建造的。

見到教皇宮,前面有一個小廣場,自然會跟今天的梵諦岡聖彼得廣場相比,這裡是小得多,廣場邊是一間旅店,他們的露天餐館設在廣場內。此外有一兩個小販在出售明信片,及畫作。據說在旅遊旺季,特別是七月的阿維儂藝術節期間,這個廣場就會有音樂會,及藝術表演等節目。

 

 

 

 

 

 

 

 

 

不幸的是,1789年法國大革命爆發,暴民在各地破壞,連這個教皇宮都不放過,後果是裡面的壁畫,石磚,地板,甚至建築都大肆破壞了。

晚上我們在「城內」逛了一陣,見到多間教堂,一些小廣場,廣場邊都是露天餐座,(這幾天天氣晴朗,露天卡座都坐滿了人。)我也見到住宅區街道狹窄,但都允許車輛進去,所以歐洲的汽車都小,每一次見到兩輛車面對面開到,彼此避過的那種技巧,不是北美人能夠做到的。

當晚旅行團包晚餐,並安排我們在(城內)一間氣氛很好,優雅的餐廳一起進晚餐。我們可以在牛肉及魚之間選一種,我選的是魚sole,發現法國人也是連皮吃魚,不過就割去了頭部。此外葡萄酒都包,愛紅酒的人就高興了。

 

 

 

 

 

 

 

 

 

 

第四天:

這天早上我們參觀教皇宮。帶領我們的嚮導居然是個華人女子,她由中國大陸來,在這裡剛剛念完大學,法文說的比英文好,但也許經驗淺,有些嫩。她主要帶我們參觀了教皇宮裡面的餐廳,廚房,及教皇寢室。可以見到大部分的建築都被破壞了,有些是火燒壞了,有的是法國大革命時期被暴民破壞的。還有就是拿破論當年也佔領了這裡,徵用作為軍營及監獄,所以早已不見當年輝煌。

我們進到裡面,原來有的14世紀的精美的壁畫,已經模糊不堪,多數牆壁被弄破,但是我們還是可以見到這些殘餘的壁畫,這些弄壞的牆壁,見到當年的廚房是甚麼樣子的,當年教皇的寢宮是甚麼樣子的。

 

 

 

 

 

 

 

 

 

而且導遊會播放一些繪畫的幻燈片,顯示當年的教皇進食的餐廳,寢宮,與我們現在見到的做比較,大家可以猜出當年的輝煌。

 

 

 

 

 

 

 

 

 

 

因為我們就住在這教皇宮隔壁,每天經過幾次,都要為那幾尺厚的城牆乍舌。以前人對於安全的顧慮確實花了很多功夫。而教皇宮裡面自己形成一個世界。我每次走在這裡的小巷子,都會聯想到當年馬車經過的馬蹄聲。想著這些牆壁是七八世紀前的居民撫摸過的。

 

 

 

 

 

 

 

 

我們下午的節目是到一個著名的古蹟橋樑Pont du Gard,導遊說我們將在哪裡午餐,所以帶我們到一個超市去買野餐用的食物。(原來是要去當地的一個市場,但是那天星期一,市場關閉),我們在超市買了沙拉,有些人買了三明治。導遊則負責買酒(又是酒)。

Pont du Gard被翻譯作加爾水道橋,因為位於法國加爾省內的加爾東Gardon河上。而這座橋建於西元一世紀,所以已經有兩千年歷史。

 

 

 

 

 

 

 

 

 

 

當時建造這座古橋只是整個輸送水道的一小部分。當時為了將北面一個水源,利用水道(運河)輸送到當地的農田及居民,建造了50公里的水渠,而且多數水渠是建造在地下。由當年水道的挖掘,及橋樑的修建,可以看出當時工程設計的精密。當時這座橋樑,就為方便馬車,行人經過。我見到這橋樑的基座,石柱,橋面,沒有一個部份不是好幾尺厚的,當年真是用了不少人力物力。而這座橋只不過是整個輸水系統的一小部分。

因為這座橋樑保留完好,已經在1985年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列作歷史文物。目前每天遊客川流不息。只是不知道這座歷史悠久的古橋,兩千年後是否還在?

Pont du Gard位於一個叫做Nimes尼姆的城市,這城市被認為是義大利以外最具羅馬帝國風味的城市,因為在奧古斯都全盛時期,是羅馬帝國的統治範圍。這裡古蹟非常多,包括一座古鬥獸場Arena,許多古羅馬建築的遺跡,單在這裡一天都不夠,可惜我們只能參觀這一座古橋。

這一天非常熱,我帶的衣服完全不適合,回到教皇宮後就在當地的服裝店買了適合夏天穿的衣服。沒想到這裡的服裝店的選擇及價格,都比尼斯的百貨公司要多,及便宜。連著兩天,在一些boutique,以及大街上Main street上的商店,見到的衣服標價都是尼斯百貨公司的五分之一上下。(平均一件上衣25-30歐羅,麻質長褲平均30歐羅。)而款式還比百貨公司的好看,質料也不差。

當晚我們自由活動,就在教皇宮市中心一個廣場旁邊的食肆中,選擇了相連餐座中的一間餐廳,這樣的食肆一間接著一間,可以按照每一間餐廳展示的餐牌及相片選擇,顯示的各種主餐都非常誘人。我選的是魚的拼盤,有四種魚及大蝦,份量非常豐富,兩個人吃都夠。味道也不差。朋友的干貝撈(墨魚)麵賣相也相當不錯,每一份不到20歐羅。

 

 

 

 

 

 

 

 

 

 

 

 

第五天:

今天我們的目的地是Arles亞爾,但是上午先到一個鳥類動物園Pont de Gau Ornithological Park 也是一個野生動物園Camargue National Reserve。這裡以火鶴聞名,好幾個大池塘聚滿了火鶴。不過這裡的火鶴顏色不夠紅,只有伸開雙翼時,才會見到鮮紅的顏色,還有黑邊。

 

 

 

 

 

 

 

 

 

 

這裡除了有上千隻的火鶴,還有蒼鷺herons,鷺鷥egrets,不過火鶴也是過路客,大約四月起開始見到,六月以後到九月最多。這動物園很大,時間夠的話可以走上三四個小時,我們逗留了將近兩個鐘頭,走了半個圈。

 

 

 

 

 

 

 

 

 

其實這裡也以白馬著名,公園內有幾處可以見到白色野馬。後來出了公園範圍,也見到很多白色野馬奔馳於田野,很有氣勢。原來這一代很多鹹水濕地,所以很適合一些特殊野生動物,是其他地方見不到的。

 

 

 

 

 

 

 

 

動物園附近是一個觀光小鎮Saintes-Maries-de-la-Mer,位於隆河Rhone出地中海的位置。小鎮名字的意思是Saint Marys of the Sea (三個聖瑪麗,還有一個故事),一聽名字就是一個基督教的城市,市區內有一座堡壘式的教堂,這教堂建於第9-12世紀期間,當初有對付海盜的目的,所以教堂外牆非常堅固。

 

 

 

 

 

 

 

 

 

今天教堂外是一個小廣場,已經成為市民及遊客集中地,四周很多紀念品店,餐館。導遊警告我們這裡是吉普賽人的集中區,要我們小心錢包及重要物品,此外他們也會向人討錢。我很意外在歐洲,這邊的人會說出這樣政治不正確的話來。在北美,今天是不可以這樣說,而且不可以再用吉普賽Gypsy 來稱呼他們。必須叫做羅馬人Roma (羅蔓人)。我們是見到一群群吉普賽女人聚在一起,行為舉止正常。在他們沒有異常行為之前,不可以用有色眼光看她們。那是歧視。(我在西班牙朝聖時,導遊也在途中這樣警告過,那一次確實是見到幾個吉普賽人在行騙。)

 

 

 

 

 

 

 

 

 

中午我們在這裡的一間小餐館Bistro Chez Fanneu進食,是旅行團包辦的,結果非常滿意,因為吃的是法國特有的crepe午餐,正餐是crepe蛋餅包裹各種cheese加熱,可以選擇不同的cheese,以及火腿肉。他們的蛋餅做得又薄又香,切開來裡面的乳酪流汁。我進到他們廚房去看,原來放了那麼多的乳酪,怪不得好吃。(下圖:廚房正在做蛋餅,總共四個爐子沒停過。)

 

 

 

 

 

 

 

 

 

 

 

這裡連飯後甜點都是crepe,可以用蛋餅包水果,包冰淇淋,同時有很多甜的醬汁。這一次我可是嘗到真正法國優質蛋餅的滋味了,非常滿意。後來有機會吃了幾次,水準都不差,最適合是早餐時吃,因為不會太飽

 

 

 

 

 

 

 

 

 

下午的目標是去Arles亞爾,這裡是畫家梵谷Vincent van Gogh曾經住過一年多的時間,也是他完成作品最豐盛的地方(據說他在此一共畫了200幅畫),他的一些最著名的畫作都是在這裡完成。而我們一路上也已經見到很多似曾相似的景色。好像一片農作物間,一棟土黃色的農舍。我只要想像出現一兩個農人在田裡彎腰播種,或是出現幾顆向日葵…總之感覺到已經進入藝術家的畫布裡面。

 

 

 

 

 

 

 

 

到了Arles,我們的巴士經過了梵谷過去住過的一條街,因為他住的房子已經不存在,所以沒有下車。我們第一個去的景點是當地隆河河邊,原來就是梵谷所繪的Nuit Etoilee sur le Rhone (隆河邊的星光之夜) 的現場。那是在1888年九月畫的,可以見到岸上風光保持得不錯。如果是夜間來到,房舍露出燈光,有可能還是一樣的情景。

 

 

 

 

 

 

 

 

 

 

我很奇怪在這河邊由政府肅立的這幅畫(複製品),居然寫錯了名字。寫成是梵谷畫的另一幅La Nuit Etoilee ,那幅畫(the Starry Night) 也是在Arles所畫,但兩幅畫顯然有別。目前找不到那幅畫的地點,但是我們的巴士今天早上經過一片農地時,有一座高高的教堂建築,導遊就提起過很像那幅畫的地點。我也感覺到很像。

之後我們去到亞爾市區一個很小的廣場,旁邊很多咖啡座,小商店,其中一間咖啡館有鮮黃色的帳篷,一眼就看出是梵谷的一幅畫的畫面。那幅畫Café Terrace at Night也是1988年九月的作品,(又叫做The Café Terrace on the Place du Forum),所以旁邊的方場Place du Forum也成為名勝。這間咖啡館也因為這幅畫,而被保存得很好,每天都見到一批批遊客在前面駐足欣賞,

 

 

 

 

 

 

 

 

 

 

 

下午我們有兩個小時時間,我們又回到這間咖啡室,進去喝了啤酒跟冰淇淋。這咖啡室的花瓶還放置了向日葵,我相信當年梵谷未必是這咖啡室的常客,但我們是希望能在這裡坐一陣,非常感激業主保留這地點,這裝潢。我相信梵谷畫這幅畫,肯定為了那鮮黃色的牆壁。今天除了有黃色的牆壁,還有鮮黃色的帳篷。因為他是那麼喜歡鮮黃色。

 

 

 

 

 

 

 

 

 

 

下一站我們去「那間醫院」,1888年十二月,梵谷因為精神病住進亞爾的醫院,他在這裡有兩幅畫特別著名,其中一幅是醫院的內院Courtyard的花園。這醫院現在已經改名叫做Espace Van Gogh (梵谷之家),也是每個遊客必到之處。好的是,當局盡量將這個地方維持得跟梵谷的畫作一個樣子,中間的水池也還在。我唯一的疑問是,這院子裡的幾棵樹還是當年的嗎?時間是間隔了130年,但是導遊答不出來。

當年梵谷是從醫院二樓的病房望出去,畫的這幅畫。目前二樓闢做畫廊,但梵谷多數的真跡都保存在荷蘭,那裏畢竟才是他的家鄉。但我們確是要感激Arles當局極力保留這些地方讓大家可以緬懷。

 

 

 

 

 

 

 

 

 

 

亞爾除了可以實景探訪梵谷的作品,其實還有很多景點,包括一個羅馬時代的圓形競技場(等於今天的露天體育館),Arles Arena (Arles Amphitheatre),令人意外的是,這樣大一個有兩千年歷史的圓形古建築,就位於市區內。(只能說是後來的是區圍繞著它建築),卻仍然獲得保留。想當年有多少勇士,馬車在這裡競技,演出。

 

 

 

 

 

 

 

 

據說當梵谷在時這個競技場一度開放作為比賽用途,而他就有一幅作品就是在這個競技場內畫的:Les Arenes,場館內見到有很多觀眾。

因為在亞爾只有一個下午,就沒有進去參觀。不過這一帶古蹟真多,連這裡的房屋建築,很多都用了真正古蹟做建材的一部份。有些房屋的基石,有些房屋的屋簷,窗花,都可以見到是羅馬時期的建築材料。不是導遊指點,真的不會注意到。

 

 

 

 

 

 

 

 

 

就在我們離開Arles時,都可以在路邊見到古羅馬橋樑的餘跡。有時見到市區內一個交通圈(圓環),就是因為要保護一座橋樑的遺跡,而圍繞著它建築一個圓環的。(見圖)

 

 

 

 

 

 

 

 

 

這晚上我們回到叫皇宮內的旅館,今晚又是自由活動,我們選了一間導遊推薦的餐館,一大半的座位在戶外小廣場,座無虛席。但是我叫的牛排有些硬。所以有時比較貴的餐廳未必就一定好。這使我想起在西班牙時吃的肉類,真的是每一次都完美。

 

 

 

 

 

 

 

 

 

第六天:

今天我們離開教皇宮,前往艾克斯Aix-en-Provence,(也叫亞桑蒲坊)。

一早吃過早餐,導遊帶我們到教皇宮內的一間市場Market,一方面參觀,一方面讓我們買食物。

這一類市場在很多西方國家都有,與超市不同的是幾十上百間攤位各自營業。在這類地方通常可以買到最正統的,最新鮮的當地食物。導遊在cheese攤位買了多種乳酪讓我們嘗試。又在沙拉部門選了幾種,其中涼拌章魚就非常可口。

 

 

 

 

 

 

 

 

 

我們的下一站是以地下泉水著名的Fontaine-de-Vaucluse (碧泉村/泉水鎮),導遊說,其實Aix這個字就是水的意思,而這裡也有千泉之都的稱號。我們去的這個泉水城市,可以見到泉水的源頭,大量地下水湧出地面。據說每一年湧出的水量達到六億三千萬立方米。我們來的時候還不算是雨季,所以泉水湧出的速度只是普通,據說在雨季(春季及秋天)每一秒鐘就會湧出90立方米的水量。

 

 

 

 

 

 

 

 

 

 

 

 

源頭旁邊是一個230公尺高的峭壁,是現在流行的很多年輕人攀岩的對象。而這裡有因為地下泉水湧出的一條翠綠色的河流,兩岸是高大的梧桐樹,那些樹枝就像柳樹一樣下垂到水面。河中有三三兩兩的鴨子徘徊,景色非常美麗,更有許多餐廳坐落於河流旁邊。一些就座落於河流之上。如果你有時間,大可以坐在餐廳享受這風景。

 

 

 

 

 

 

 

 

我因為上午在市場買了午餐,就在河流邊享受午餐。這裡可以說是最佳的野餐地點。河流旁邊也有很多紀念品店,人流不斷,我見到有出售Nougat糖的,十塊錢歐羅可以買到大約七吋長度,(一寸寬),另外買衣服的攤位,也有讓人看了舒服,穿得舒服的樣式。

Fontaine-de-Vaucluse已經成為普羅旺斯一個相當熱門的旅遊區。據說在人多時會人擠人,可能我們來的時候距離薰衣草季節還有一個月,所以還是可以容忍的熱鬧。我在想,如果這裏沒有這樣多人,沒有這樣多房子,景色不知會有多美。

離開泉水鎮,巴士帶我們到一個叫做Gordes的小鎮,(其實叫社區更適合)。這裡房子的圍牆都是用一種灰色的天然方磚砌成的。街道整齊,聽說很多電影明星都選擇這裡做家,所以一般的房子價格都在一百萬元以上。

 

 

 

 

 

 

 

 

Gordes位於Luberon Valley,是一大片翠綠的山谷,而Gordes就在一個小山坡上,我們還可以遙望山坡上的房子,就像香港的半山,可以見到山上的房子層層疊疊。因為房子不便宜,社區獨立,又有大片翠綠的山谷景色(空氣一定新鮮),所以有法國最美麗村莊的美譽。

 

 

 

 

 

 

 

 

 

 


離開Gordes之後我們的巴士走向下坡,途中經過一個修道院Abbey of Senanque,由巴士上可以見到修道院的全景,這修道院建築於12世紀,目前仍然住著修道士,而且開放參觀。

 

 

 

 

 

 

 

 

下去後巴士開到修道園前院,原來這裡是一大片薰衣草田,每到薰衣草開花,就有大批遊客前來拍照,可以說是普羅旺斯薰衣草田最美麗的一處。可惜我們在時,薰衣草還是翠綠色。但是可以想像當這一片綠色變成深紫色的情景。(紫色的畫面是在網上搜尋到的。)

 

 

 

 

 

 

 

 

 

之後我們到了距離Gordes只有20公里的Menerbes社區,這裏也是一片翠綠的山谷區,Menerbes也是坐落於一個山坡上。房屋依著斜坡而建。因為我們的是walking tour,所以導遊帶著我們圍繞小村子走一圈。在這裡走得多了,發現普羅旺斯最吸引人處是,很少見到鋼筋水泥建築,幾乎的房屋都是用當地的土製磚頭製作的,要不就是紅土磚頭。給人一種藝術的感覺。住在這裡自然增加了藝術氣息。

教堂,市鎮廳,小店,民居都夾雜著在一起。Gordes和Menerbes都是普羅旺斯最出名的地方,因為這裡就是A Year in Provence (普羅旺斯的一年/山居歲月)作者Peter Mayle當時居住的地方。普羅旺斯這些年來成為遊客必到的地方,這本書厥功甚偉。據說有一度這裏每天都聚滿了遊客,大家都在打聽Peter Mayle過去居住的地方,居民不勝其擾。

 

 

 

 

 

 

 

 

 

後來這本書在2006年拍成電影A Good Year,由Russell Crowe主演,拍攝的地點就在這附近的Bonnieux (我們剛剛在路上經過)。更帶旺了這裏的旅遊業。Peter Mayle書中記載的他當時居住的地方,就在MenerbesBonnieux的中間某處。

導遊為了讓我們好好體會山居歲月,選了一間類似居酒屋的小酒吧,門口沒有招牌,裡面進去有兩層隔間,最裡面(外面)就是一個陽台,可以俯望底下的翡翠谷。

 

 

 

 

 

 

 

 

 

 

導遊幫大家選了當地的葡萄酒,我們不喝酒的自己叫了Coffee & Barley,有些改良式,還是有酒精,但容易進口得多了。
這一晚我們到了Aix的郊區,住進一間比較新式的酒店,在這裡要住兩晚。有人到車程十分鐘以外的鎮上晚餐,買水果。這是我明晚的計畫,今晚太累,只計畫在酒店的餐廳叫一個漢堡,然後沐浴,睡個好覺。

這個旅行團選擇的都不是市區的五星級大酒店,(普羅旺斯也很少見到五星級大酒店,因為我們出入的都是小村小鎮,但這些旅館都非常舒適,多數都位置適中,沒得挑剔。)

七天:

我發現我們每天都有二至三個活動項目,加上自己的選擇,(例如晚間的散步及晚餐),一天下來也滿累人的,所以有些團員會取消其中一項,作為自由活動。

今天一早的一個項目,是到位於市內的法國畫家保羅塞尚Paul Cezanne的畫室。塞尚的畫我不太懂,但是知道他畫來畫去,都那幾樣東西。所以進到他的畫室覺得很震撼。因為曾經出現他那些著名的畫作中的東西,原來都在這裡。瓶瓶罐罐,斷肢的小雕像,骷顱頭,酒瓶玻璃杯,都是曾經被他畫了很多次的「模特」,而且都原封不動的擺在哪裡。(除了那些蘋果)如果你是崇拜塞尚的,見到這些物品肯定會感動。

 

 

 

 

 

 

 

 

 

我們還在他住家的前後院徘徊,那一石一凳,都是畫家曾經走過坐過。而樓下還有紀念品店,原來那些瓶罐還有複製品,畫畫的學生還可以買回家去仿效,看是否畫出同樣的作品。

除了這些瓶罐和水果,塞尚最喜歡寫生的對象就是艾克斯附近的一座山頭Mont Sainte-Victoire維多利亞山峰,我們這兩天每天一上公路就會見到這山峰,而我上網找出塞尚的畫作,發現他畫這個山峰不下十次,這山峰因此被叫做Cezanne’s Muse。他這人真的是喜歡重複畫同樣的東西。

 

 

 

 

 

 

 

 

 

 

下面由另一個角度看到的Mount Sainte-Victoire,也在塞尚的畫中出現。要知道那時候沒有公路,所以他的畫要比我們眼中所見更有韻味。

 

 

 

 

 

 

 

 

 

離開塞尚畫室,我們前往艾克斯Aix市區,Aix被稱為普羅旺斯的心臟,也是最吸引觀光客的地方。過去這裡是普羅旺斯的首都,所以古蹟最多,也被叫作是最多噴泉的首都。這裡有最熱鬧的市集,也是普羅旺斯的文化中心,有很多博物館,畫廊,教堂。如果你有足夠時間,可以在這裡消磨三五天。

我們連著兩天的下午都在Aix市區閒逛。這一天是星期四,市區很多地方有市集。其中一個廣場有花市,和農產品市集,可以買到新鮮的農產品,紀念品(特別是薰衣草的產製品),蜂蜜,果醬,普羅旺斯的牛軋糖。

 

 

 

 

 

 

 

 

 

另一個市集位於the Cours Mirabeau大道上,這條440公尺的大街,寬42公尺,兩旁種了梧桐樹,並且有露天咖啡座,餐館。但在有市集的日子,這裡就有幾十個時裝攤位。這裡雖是攤位,貨品價格低廉,但出售的服裝卻有boutique的水準,我發現這裡的式樣比北美要快一個季。

 

 

 

 

 

 

 

 

 

 

導遊帶我們走了一圈(就這樣走一圈,已經有人買了幾套衣服),下午我們還有節目,去馬賽。(有些團員選擇留在Aix逛街購物),我們就隨導遊去馬賽旁邊的海港Cassis,導遊說,我們不去馬賽而去Cassis,是因為近年來馬賽已經成為治安敗壞,配套也落伍的地方。

 

 

 

 

 

 

 

 

Cassis距離Aix不到一個小時的車程,我不知道導遊怎麼安排的,我們到了Cassis才是午餐時間,這裡與我記憶中的馬賽一個模樣,港口好多遊艇,小船,(但是捕魚的船就很少),港口邊好多半露天餐館。(幸運的是,我們在土羅旺斯的八九天,幾乎沒有下過雨,所以任何時間都可享受露天餐館茶座。)

 

 

 

 

 

 

 

 

 

 

我們在導遊的推介下,去了一間相當不錯的餐館。他們點了當地著名的魚湯。這湯非常濃,也非常燙,用來沾麵包和cheese吃。因為湯非常燙,所以cheese放進去即刻融化。據說這是馬賽這一帶的名菜。另一個作法是有魚肉的濃湯,但那就要預先訂,而且一客要七十元歐羅。我想那個價錢可能足夠兩人吃。

 

 

 

 

 

 

 

 

 

 

我還是為了保險,叫了一個烤魚拼盤Mixed Grilled Fish,價格是28歐羅,我覺得其中只有一兩種魚好吃,我還是覺得西班牙的食物比這裡好吃多了。不過我將一半的魚分給同伴,放在他們的湯裡剛好。

 

 

 

 

 

 

 

 

 

午餐之後我有時間在Cassis逛了一下,發現這個海港是普羅旺斯最美麗的小鎮之一,而且這裡乾淨,安全,也許我們不去馬賽是對的。

 

 

 

 

 

 

 

 

 

 

之後我們坐船遊覽海港,原來這裡是很受歡迎的水上活動地點,很多人在這裡駕駛帆船,kayak,個人風帆等,加上海邊的峭壁風景很美,又有隱藏在石壁間的沙灘,很受年輕人歡迎。

 

 

 

 

 

 

 

 

 

而且岩壁間有很多小徑適合hiking,一些石階型的岩壁,也適合年輕人攀岩。不過唯一缺點是在船上風力很強,即使是坐在頂層,都要防有風浪打到身上。所以要有準備,穿適當的衣服,就會比較享受。

遊完一個小時的海港遊輪,還有節目,導遊帶我們坐車到山頂,又有一個多小時的hiking,俯望Cassis港口。前一段路沿著港口,風景很美,後一段就是上山坡,到附近的山頂,我們可以兩段都走,也可以只走其中一段。對於習慣或是不習慣hiking的人,這樣的安排非常完美。

 

 

 

 

 

 

 

 

 

 

八天:

這是在普羅旺斯的最後一天,上午的安排是去爬山,導遊事先說的很恐怖,說是很陡的山坡,我都幾乎要放棄,結果我們只有11人參加,但並沒有想像的一半恐怖,只是其中很小一部分有些陡。導遊的說法是針對那些平常不hike的人說的。

我們要爬的山坡是位於艾克斯與馬賽之間的一個山坡上的石窟Grotto of Sainte-Baume,據說這裡是耶穌最早的門徒之一的Mary Magdalene抹大拉的瑪利亞,她是在被從巴勒斯坦驅逐之後,來到這裡度過最後30年生命的地方。她在這裡閉關度過餘生。所以這裡就成為最早的天主教徒朝聖的目的地。

 

 

 

 

 

 

 

 

記得第五天我們曾經去過一個觀光小鎮Saintes-Maries-de-la-Mer,那裏就有一個紀念三個瑪麗亞的教堂,那三個瑪麗亞中就有一個是Mary Magdalene。證明她在被驅逐之後,確是來到了普羅旺斯一帶。

我們走(爬)的這一段路只有大約45分鐘,但因為地方偏僻,加上要爬山,所以人流不是太多。上去了才覺得非常值得,上面可以參觀那些石窟,還有一座小教堂,每天定時有彌撒。對於教徒來說,點一根蠟燭,靜坐片刻,覺得好像又回家了。

 

 

 

 

 

 

 

 

 

 

 

下山後我們的巴士直接開到Aix市中心,我們昨天來過的地方。不過這天當我在再來時,昨天見到的市集都消失了,原來這些市集一個星期都只開三日。沒有了市集,剩下的是寬闊的街道,更悠閒的行人道,兩邊都是咖啡座,餐座。我們選了一間看來非常高級,但菜式非常誘人的餐館(因為是半露天,所以可以看到別人點的菜)吃午餐。我點了一條油煎的全魚,配上碳烤蔬菜(各種甜椒,茄子,洋蔥),是我這次旅程最美味的一餐。那些碳烤蔬菜非常可口,配上全魚算是一套餐,也是不到30歐羅。另外一份tuna魚的海鮮沙拉,價格差不多。

 

 

 

 

 

 

 

 

 

這剩下的半天又是自由時間,給我們充分時間認識這個小鎮。原來這個小鎮可以算是普羅旺斯的時裝中心,我發現有很多時裝店,boutique分散在巷子裡。還有一些像是大賣場的時裝店,則供年輕一些的顧客光顧。這裡的時裝價格都非常合理,不像尼斯,坎城的百貨公司那樣漫天開價。

 

 

 

 

 

 

 

 

 

這是最後的機會買手信,除了傳統的薰衣草紀念品,這裡很多糖果糕餅店出售當地的特產糖果盒餅乾,老遠就聞到香味。這裡也有很多博物館,

 

 

 

 

 

 

 

 

這晚上是farewell dinner,我們在旅館的餐廳,我選的是roast pork,那豬肉算是嫩的,為此行畫上完美休止符。完成了八天的普羅旺斯之旅。明天就要到馬賽機場返國。

 

 

 

 

 

 

 

 

 

 

 

 

更多普羅旺斯相片參見:里維拉和普羅旺斯

 

Click: 441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