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看板

時事看板一
時事看板二
時事看板 三
時事看板四
時事看板五
時事看板六
時事看板七
時事看板八
時事看板九
時事看板十

時事看板26

2019-05-18 09:12:33

06/30/2019

川普真的是一個不可預料的總統,他用一封邀請函做賭注,邀請北韓的金正恩到板門店會晤,金正恩答應了。這就為美朝會談展開新的一頁。

民主黨非常生氣,他們明顯不希望川普與北韓的談判成功。今天聽到民主黨人的口吻talking points都非常酸:川普一再提升一個獨裁者的地位,他是為了個人的一個photo-op,為自己宣傳,完全沒有國家利益的考量。又說他完全架空了國務院(國務卿),是個人表現的極端。

其實川普是利用一個最好的機會,給金正恩一個下台階的機會。今年二月,金正恩在河內的高峰會上,對美國提出不合理要求,川普斷然結束會議。之後北韓的經濟進一步頻臨崩潰,川普看得很清楚,今天是金正恩需要台階下,他不在乎給這個台階。你可以說這是為了世界和平(東北亞和平),也可以說是川普談判藝術的另一個表現。

如果一個總統自己夠聰明,何必堅持要國務卿出面做決定?

結果他打賭成功,金正恩僅有兩天的考慮時間,但是他答應了。否則停擺的談判就要無限期停下去。

現在至少北韓已經一年半沒有試射彈道飛彈。最高興的是南韓及日本,南韓對川普的讚溢之詞無限,但是美國媒體都當作沒聽到。

另外在大阪G20,川普有機會和俄羅斯總統普京有單獨會面機會,這又讓美國的傳媒及民主黨非常憤怒。記者會上,媒體不問川普有些甚麼議題要跟普京談,例如限制核子武器,還有委內瑞拉、伊朗、土耳其等複雜的問題,卻集中問川普:你會不會叫普京停止對美國選舉的干預?這一個極端無聊的問題,川普當然知道怎麼回事,他當場對普京說:「你不要干預我們大選哦。」結果記者就氣憤他將事件輕鬆化。

之後川普見到媒體纏繞不休,就對普京說:「這是我們國家的假新聞的記者。你們國家大概沒有。」普京回答說:有的,我們也有。

傳統思想的人可能會認為川普的作法不合常規,他怎麼可以和一個美國的敵對國家的元首這樣開玩笑?他怎麼可以在敵人國家面前詆毀自己國家的媒體?我倒是認為他是對的,因為在這件事情上,美國媒體及民主黨反而是不顧國家利益,是他們為了一黨的私利,罔顧國家利益。因為作為世界第一大國,川普絕對有必要與另一個相對強大的敵國建立某種聯繫,減少摩擦,探討有否合作的基礎。

那天晚上在電視上看了川普在大阪的一個多小時記者會,他說到很多重點(可惜媒體都不會報導)。比如他說,奧巴馬時期土耳其要跟美國買愛國者飛彈,美國拒絕,結果土耳其向俄羅斯購買,幾十億元訂單發出去了,美國後悔,以那些飛彈不合NATO標準,禁止土耳其購買,並且要土耳其重新向美國購買。但是土耳其已經付了訂金,很快就要收貨了,你叫他們怎麼辦?

奧巴馬時期做了很多類似的決定,都是將盟國推向敵國。但是媒體從來都不會報導,他們對於這些細節也不願意了解。

看川普的記者會知道很多東西。在川普出席二十國峰會前,加拿大報紙這樣做標題:川普又向盟邦發砲。原因是川普發現美國與印度的貿易不平衡,要重啟談判。

川普說,美國貨到印度都要付出一成以上的關稅,有時高達四成以上。但是印度商品到美國幾乎是零關稅。他舉例說,日本汽車到美國,關稅低至2%,但是美國汽車到日本,關稅是四成。當川普問日本首相安倍晉三這是怎麼回事?安倍晉三回答說:這關稅是逐漸增加的,沒有人反對就一直提高了。這證明了,以前美國的官員都是因循苟且的鄉愿。有幾個是真正用腦子思想的?

另一個解釋,美國過去的政府都當自己是冤大頭(水魚),認為自己是強國就無需同人計較。造成所有貿易協議都是一面倒。只要川普將事實點出,對方都會承認不合理。這是為什麼川普與日本重談協議,日本沒有異義。

 

06/29/2019

由NBC主辦的,民主黨20位總統提名候選人連著兩天的電視辯論,絕對不能說成功。第一天,不僅出現音效的差錯,中途要暫停去廣告,幾位候選人發言好像要競爭出位,紛紛搶著向國民送大禮(免費大學,人人都有免費醫療保險,甚至連非法入境者都要提供醫保),結果連NBC幾位主持都說:這是一次失敗的辯論,我只希望沒有人看。

還有CNN,MSNBC的主持居然說,辯論的贏家是川普總統。

在過去,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山德斯Bernie Sanders被視做黨內的極左派,但是現在其他候選人似乎都向他看齊,說出好像「醫療保險是每一個人的憲法權利」,進入美國是每一個人的權利。

第二天的辯論中,因為有幾位重量級候選人,包括聲望持續最高的前副總統拜登Joe Biden,種族主義就被用來成為針對他的武器。其中黑人女候選人哈瑞斯Kamala Harris就以拜登在上世紀七十年代,曾經反對用巴士載運黑人學生到白人學區上學的政策,攻擊他。不僅如此,她還用上個人激情,說自己當年就是被在運到白人區的學生之一,好像這樣就增加了說服性。

說到尼克森總統時期用巴士強制性載運黑人學生,到白人學區上課,也是受到幾項法院裁決影響,而且當時就是一個極端引爭議的政策,是強制性的融合。黑白隔離從來都不是一個黑紙白字的政策,而是經過幾十幾百年的演變。最初到美國的黑人是非洲奴隸,沒有文化背景,經過幾百年的融合之後才逐漸提升教育。而在上世紀七十年代強迫融合之下,後果是降低公立學校的教育水準:(包括取消統一考試,取消成績表制度,取消留級制度,這些大家有目共睹)。而在最初,硬是在白人學區送來幾十上百的黑人子弟,或是將白人學生硬是送到黑人學區去上課,曾引起很大衝突。而所有當時反對的人都被視為種族主義者。

拜登就解釋,他當時不是反對這項政策,而是認為執行的手法不對。但是在哈瑞斯幾乎要流淚的情況下,拜登當然被認為是輸了。

 

06/26/2019

過去一兩年,美國民主黨以及所有主流媒體,堅持說「美國沒有邊界危機,沒有難民危機」,他們說:所謂的難民危機都是川普政府製造的man-made危機。

現在出現了一張難民父女溺斃的相片,所有的媒體都到邊界去做現場報導,說這是人間悲劇,是川普政策下形成的邊界危機下的產品。一些媒體甚至連夜趕到薩爾瓦多,訪問了男死者的母親,極盡煽情之能事。

一個月幾萬難民闖關,上個月一個月之內邊界警察拘捕了14萬以上的非法闖關者,在他們都不是危機。但是這十幾萬人中有幾十個沒有牙刷,不能每天洗澡,立即形成了危機。

有人溺斃確實是悲劇,但是這不是憑空發生。每個月幾十萬人湧向美國邊界,在攝氏三十幾度的天氣,長途徒步旅行,悲劇等待著發生。但是民主黨以及媒體每天向中南美洲居民釋放消息:你們來闖關,我們支持你。最好帶著孩子,就有多幾倍的機會成功,…你說會沒有大批人冒這個險嗎?

根據那個死者的家人說,他們一家三口幾個月前由薩爾瓦多出發,經過墨西哥全境,到達美墨邊界的Rio Grande河邊,本來要排隊申請難民,但是前面有一千多人排隊,而川普政府的政策是一天只接納幾十人,於是做丈夫的就先帶兩歲女兒游泳到對岸。然後回來接妻子,但是到了對岸,要游回來時,女兒卻跳入水裡要跟著父親,結果兩人都被水沖走了。

這是非常悲慘的事,但是今天民主黨和媒體就將責任歸咎於川普身上。民主黨參議院領袖修莫Chuck Schumer將放大的死者溺斃的相片放在講台前,他說:只要總統停止玩政治,停止怪罪其他人,這件事很快可以解決。…總統先生,我要你看看這照片,這些不是毒販,或是罪犯,他們是平常人,只是為了逃避艱苦環境,尋求較好的生活。

 

 

 

 

 

 

 

 

是誰讓他們以為,只要過河進入美國,他們就可以過關?是誰讓他們以為,進入美國就甚麼都有了?

加拿大的媒體都找了專家這樣做結論:都是川普的言論形成這現象,因為他總是說要關閉邊境,所以人們冒死趕著闖關。

這使我想起2015年加拿大大選時,一個敘利亞難民兒童溺斃在義大利的海灘,加拿大媒體立即拿來作文章,說他的家人曾經申請加拿大難民身分,但被當時的保守黨政府拒絕(謊言),而當時競選總理的杜魯多立即聲言要加收兩萬五千名敘利亞難民。保守黨百口莫辯,而只在兩個星期時間,杜魯多的自由黨的支持率就直線上升,超越保守黨,並且當選。

這就是媒體一而在、再而三玩的花樣。

一張相片可以讓一個政府倒台,讓一個原來毫無機會的政黨當選。

 

06/25/2019

調查川普團隊通俄的特別檢察官穆勒Robert Mueller終於被民主黨控制的眾議院發出傳票,要他到國會作證,他也被迫答應了。

這顯示民主黨還是要盡一切努力,用這個罪名(任何罪名)將川普拉下台。他們無法改變2015年總統選舉的結果,又預知川普有可能在2020年當選連任(你看看他們民主黨的那些候選人),所以再接再厲的要將這一條虛無的罪名拿出來翻炒。

其實穆勒不敢到國會作證是有道理的,首先他還有甚麼是可以暴露的?其次,他不能說謊,隨時會被司法部以做偽證罪名檢控。但是民主黨不肯放棄。

昨天CNN才報導,有79名民主黨眾議員支持開展彈劾川普的聆訊。但是展開彈劾必須有罪名,所以他們迫不及待的要尋找罪名。在美國這樣一個國家,這樣的倒行逆施真的是滑天下之大稽。

但是主流傳媒可不是這樣的思路。他們一聽穆勒要到國會作證,立即開懷,這一下又可以拿「川普通俄」做文章了。

其實共和黨更希望穆勒到國會作證,因為共和黨也有問題要問他:你是甚麼時候確定川普團隊沒有通俄的?為什麼那時候你不停止調查,卻一直調查(到新的司法部長要你)結束?你為什麼從來都不調查希拉裡用錢收買外國情報員,製作川普的黑材料?你知不知道,FBI及司法部四名高層,是用這份未經證實的黑材料,騙取情報法院法官的批准,竊聽川普團隊?

這些問題穆勒能夠回答嗎?民主黨是設了一個火坑讓穆勒跳下去。除非他每一個問題都用憲法第五修正案,拒絕作答。

XXX

川普上周說,他要全面展開對非法移民的「遞解行動」。他指的是那些利用當前美國移民難民法漏洞非法入境之後,無視法院頒發的遣返令非法滯留的非法居民。為數大約數千人。

但是立即引來民主黨及媒體的全面攻擊。眾議院議長佩洛西說:「家庭必須在一起,這是基本原則。我見到總統居然說要突擊這些人,這些家庭,我簡直不敢相信。這不是文明社會的作為。他們踢開們,將家庭人員強行分開,…你不能否認移民進入我們國家的權利。」

移民有進入美國得權利?說出這樣的話的人,居然做到了美國眾議院議長。你說美國怎麼會不亂?不完蛋?

單單五月份,美國邊界警察就拘捕了14萬四千多非法入境者,他們三分之一是有家庭的,孩子的,美國邊境管理處沒有這樣多容量收容家庭和孩子,法律又規定每一個闖關者都必須在72小時後釋放,你叫邊境管理局怎麼做?川普要求國會撥款做為緊急開支,民主黨拒絕,他們就等著你好看。結果這幾天,民權律師天天在邊境查看,終於給他們發現有300個兒童被關在大鐵籠(其實是半露天室內),說他們衛生設備不足夠,沒有床墊,沒有牙刷,又與家長分開,所有傳媒都在罵,就是要迫使政府放人。其實就因為這樣,所有中南美的人都湧向美國邊界。(民主黨通過的撥款案附屬夾帶了好多條他們堅持的支援難民項目,但卻禁止政府將兒童分開拘留,意指家庭必須集體被釋放,是川普不能接受的。)

美國很快就要被這一群瘋子搞垮了。

自由派對川普的痛恨已經形成一種仇恨文化。好萊塢有18名影星將四百多頁的穆勒調查報告,分別全部讀出來做成錄影帶,似乎這樣就可以證明川普有罪。這些影星和傳媒一樣,整天抱著穆勒報告,不問內容如何,目的只要製造噪音。

昨天再有一名七十多歲的女人出來指控川普在將近30 年前強暴她。這個女人既沒有人證(她從來沒有跟一個人提起過),又沒有物證,但是所有主媒都當她大人物,紛紛訪問她。很明顯這是一個騙子,為了出書而製造出這件事,但我以前就說過,任何人願意出來指罵川普,都可以成為傳媒寵兒。

這兩天川普一再被記者問這件事,他說:一來我根本不認識這個人,二來她也不是我(喜歡)的典型。結果一些自以為專業的媒體就用這個做標題:「川普說指控他施暴的女人不是他(喜歡的)典型。」語氣完全是嘲諷。

不過CNN幾名主持就很洩氣的說:這件事為什麼沒引起反響?那些持川普的人似乎不在乎。

這些自由派除了恨川普,還痛恨支持川普的所有deplorable的人

 

06/23/2019

過去幾天見到加拿大的主媒繼續掩蓋杜魯多總理在白宮的表現顯露出來的不安,不舒服,好像是一個做了錯事的學生去見校長。如果說這是為了國家的面子,大家可以理解,但是一方面掩飾杜魯多的「瘀」,一方面大張旗鼓的渲染安省保守黨省長的類似經歷,就是欺瞞讀者、觀眾。就是職業上的不道德。

前天說過,杜魯多到華盛頓去向川普總統求情,他們過去有嚴重過節,一年前杜魯多在G20會議中公開說川普暗算他,川普氣得在推特罵他愚蠢、懦弱。之後兩人關係就陷於冰凍期。現在他要去求情,當然很沒有面子。但是中國官方現在擺明要跟加拿大硬著幹,杜魯多走投無路,只有向最後一線希望進軍。

但是那次見面的畫面就很不好看,杜魯多坐在白宮的椅子上態度拘謹,川普則侃侃而談。他還說:Justin要我幫忙,我會幫忙的,是吧?你說呢?我當然會幫忙。

這個川普是加拿大自由派媒體最痛恨的人,現在要靠他幫助杜魯多,已經是傳媒非常不願意見到的,而川普這一番話也表明出是:「現在你要我幫忙,我只有拉拔你一次啦」的味道,傳媒聽了更不是味道。

本來美加元首見面,再怎麼樣也應當是國內重大新聞,但是國營CBC非常不願意做大這一條新聞,他們當天只用了兩分多鐘報導這條新聞,而內容中一半以上是杜魯多會見眾院議長佩洛西(同黨派)的經歷,雙方為了NBA球賽冠軍戰打賭的事。隨後話題一轉,就報導了六七分鐘的「安省保守黨政府上台一年就因為不受歡迎,被迫改組內閣,但都無阻於改變局勢」。之後的討論時事片段中又再度討論這問題,同時哈哈大笑,幾個主持人都說「最該撤換的是省長他自己,換多少閣員都沒有用。

幾個月前,當SNC-Lavalin醜聞鬧得兇時,杜魯多被迫撤換內閣,媒體都沒有用這樣的態度批評過。

今天星期日的時事節目,CBC再接再厲,一個評論員居然這樣下結論:杜魯多應當被稱讚get credit for,因為他一直將目光放在球上,(表示他沒有分心)。他不理對方怎麼發招,他都沒有將目光遠離這個球(這個問題)。

其他評論員還說:川普這人本來也不值得信賴,他口頭說會幫忙其實根本不代表甚麼。他也沒有說會怎麼幫忙。

也許CBC自己都覺得這些結論太無稽,在兩個小時後的重播時段,居然刪除了這一部分。

CBC另外一條企圖壓制掩飾的新聞是,杜魯多本周再度批准西部建油管的計畫,這是與自由黨一再提倡的環保議題背道而馳的政策,惹來環保組織,原住民團體和一些自由黨票倉的強烈反對。一些原住民代表說:政府去年宣布以45億元購買這個油管計畫,當時就已經抱定了主意會批准,現在不過證明全部過程是作戲。

這些話刺到要害,所以都不是主媒願意在新聞裡播出的,你必須每天都看新聞才會見到他們不經意播出的片段。

今天的群眾這樣容易被媒體控制,不僅僅因為傳媒控制了他們播出甚麼新聞,每條新聞播出的長短,還因為媒體控制每一條新聞播出時的角度。這些一般老百姓就太難防範了。

 

06/21/2019

美國民主黨的總統候選人一個個對前任副總統拜登Joe Biden發砲,說他說過種族主義言論,要他道歉。

為拜登惹禍的話是,他在星期二晚上在紐約一次籌款晚會演說裡面,稱在七十年代當他剛剛當選參議員時,有幾位民主黨前輩是他崇拜的,也讓他受益良多的。其中有兩位是南方的參議員。其中一位James O Eastland甚至從來沒有叫他是boy。

拜登當天是這樣說:雖然我不同意他們的看法和立場,但是我們可以合作,完成很多項目(議案)。

這就引起其他民主黨內極左派的攻擊,因為上世紀七十年代以前的南方選區的議員,幾乎全部都支持種族隔離,這就使他們都成為種族主義者,而拜登居然稱讚他們。而那個boy,是過去南方人稱呼黑人的。於是拜登被批評是對這類事情不夠敏感。他們一個個要求拜登道歉,拜登今天拒絕,他說他講的是半個世紀前的事情。也許問題就在這裡,民主黨的年輕人、左派不希望再選出一個活了半個多世紀的白人男人做總統。他們要換新血。

用種族主義這頂大帽子興文字獄,我們見慣了,不過過去都是對付保守派,今天難得見到他們圍攻自己人。

在加拿大,國營CBC電視台繼續為杜魯多的自由黨政府助陣打氣。手法是無所不用其極。他們挖出一名保守黨國會議員古柏Michael Cooper十多年前就讀法律系時的一次辯論,他用過放羊者文化這名詞goat herder cultural形容穆斯林。據說有兩名當時的女同學,現在她們是律師,出面指證,於是CBC用這事件做了好幾天的大新聞。也是要保守黨黨魁採取行動,將他踢出局的意思。可是保守黨不為所動,他們都說:CBC用十幾年前的一句,沒有證據的話做文章,明顯是有政治傾向的做法,要幫助自由黨打仗。

已經有兩位當時同學出面為Cooper作證,說他沒有,也不會說這樣的話。但是CBC繼續報導,好像這個Cooper一無是處,必須下台。

話說杜魯多昨日到華府去見川普,場面尷尬。川普態度從容,杜魯多就坐在椅子的一角,非常拘謹。看來他非常怕說錯話,因為他這次是去請求川普幫忙,幫他向中國的習近平求情。要求中國釋放兩名加拿大人質,以及終止對加國進口貨的無理干擾。近來中國官員完全不理加拿大的請求,不肯見面,連電話都不接,杜魯多走投無路,只有去請求這個他曾經看不順眼的美國總統。

很多社交網路都為杜魯多昨日的表現感到難堪,相信加國媒體也有同感,昨晚CBC意外的只是報導了一分多鐘,隨即大張旗鼓的報導安省(保守黨)省長福特Doug Ford的難堪新聞,說他上台一年民望就跌到谷底,還被迫換組內閣。還將福特在NBA祝捷大會中遭群眾噓聲的畫面重播一次。之後還在討論時哈哈大笑,說「該換的不是閣員,還而是他自己…」

我只希望媒體做到自己的責任:報導新聞,不要參與一腳去玩政治。

 

06/21/2019

美國與伊朗的一場戰爭,昨晚幾乎展開。川普下令轟炸伊朗的核子及雷達設施,但在攻擊前十分鐘,他叫了「停」。川普今天在NBC的電視訪問中說,當時他問手下:如果我們攻擊,會有多少人死?對方說大概150人。他說,我不喜歡,所以叫停。他們只是打下一架無人機,那樣的(死亡率)不合比例。

他說他希望繼續以談判方式解決問題。同時他下令提高了對伊朗的經濟制裁。

這件事證明:川普不是一個好戰的領袖。他珍惜人命。美國的鴿派,特別是民主黨人應當慶幸美國有這樣一個總統。但是沒有,沒有一個民主黨人今天稱讚川普的作為。眾議院議長佩洛西今天說:他要攻擊伊朗可沒有跟我說。他如果要攻擊任何一個國家,都要經過國會討論批准。

事實是,美國總統有權力下令採取軍事行動。只有在正式宣戰一事上,是必須由國會通過。

最滑稽是美國媒體的一些評論員以及主持,他們完全為了批評而批評,CNN一位評論員說:川普好像拿不定主意,一下要攻擊,一下又取消。又說,他又讓到中東局勢不穩,他不適合做總統。

事實是,今天左媒好像CNN對此事保持難得的沉默,沒有大發闊論。不過昨天就聽到一位左傾軍事專家說,川普是利用身邊一些鷹派將軍策士,用他們的建議,達到自己好戰的目的。例如國家安全顧問波頓John Bolton,及國務卿龐佩奧Mike Pompeo,因為前一天他們都主張對伊朗採取強硬手段。現在川普沒有聽他們的建議,他們應當看見了川普的真面目:一個盡全力避免戰爭的領袖。但這不是他們喜歡的川普,他們希望川普好戰,這樣他們繼續有攻擊的藉口。

今天也聽到他們說,川普昨晚的行動是有一個劇本:故意下令攻擊,但又臨陣退縮。完全是為了表達自己軟硬兼施。之後他們又認為這樣說是「抬舉」了川普,所以又不再說。

媒體如果有良心,他們應當記得,川普從未宣布競選總統以前,都一直反對戰爭,當希拉裡在參議院投票支持攻擊伊拉克時,他就持反對立場,他也反對對阿富汗用兵。這一點他與雷根總統很相似,只有在必要時才用武力。但是面對不講理的挑釁者,你必須強硬。他對金正恩的強硬喊話,就迫使北韓在過去一年時間內停止核彈試驗。

伊朗的問題不容易解決,因為美國不希望(不能)讓伊朗取得核子武器,因為這個政權聲言要摧毀以色列,並與美國及西方國家為敵。我從川普過去兩年的作為有信心,他可以部屬這樣一個棋盤。

 

06/19/2019

川普昨晚在佛會非常成功,在場觀眾熱情沸騰,這使到川普的政敵:民主黨以及傳媒非常懊惱、憤怒,今天見到美國各大媒體想盡方法抹黑這次大會。

CNN在網頁上的頭條新聞是:川普76分鐘的演講中,做了15次不實說詞。詳看內容根本是雞蛋裡挑骨頭,無非是角度不同,卻說是川普「說謊」。比如說,川普說通俄調查是非法行為,這位記者就說「到目前為止,沒有證據證明通俄調查是非法的」。川普說「2015年大選時,有情報單位通知奧巴馬,俄羅斯企圖干預美國選舉,奧巴馬甚麼也不做,因為他完全相信希拉裡會當選」,這篇文章就說「奧巴馬只是被批評做得不夠,從來沒有人說他甚麼都不做」。還有川普說通俄調查使用了四千萬元,這文章說「到目前我們只知道這調查花了2,500萬元,沒有證據證明花了四千萬元那麼多」。

還有比如說,川普說希拉裡為了逃避被國會調查,用酸液將自己電腦三萬多電郵都銷毀了。但是這文章就辯稱,是希拉裡雇用的一間公司使用特殊軟件,將這些電郵銷毀,而不是用甚麼酸液。

總之CNN這篇文章完全是強詞奪理。無非是寫這文章的記者和川普爭論,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怎麼就是川普說謊呢?比如說,司法部有很多證據證明穆勒小組的人馬是用不法手段調查川普,甚至竊聽川普團隊,川普完全有理由說這些調查是非法的。

加拿大一些電視台,報導昨晚的川普大會也是完全負面,其中CBC的標題就是:川普造勢大會出現極端右翼團體,向川普挑戰…而他就利用大會攻擊政敵…(好像民主黨從來都不攻擊政敵。)

昨天我說,美國媒體每天都找出一件「新聞」修理川普,今天他們找出來上世紀八十年代,川普曾經在紐約時報刊登全版廣告,要求將紐約中央公園轟動一時的一件強姦殺人案的五名已經認罪的兇嫌處以死刑。隔了20年後的2002年經由DNA證據,這五名青年被發現是無辜的。但是卻有記者今日拿這件事要川普道歉。川普說:你們現在想起這件事非常奇怪,他拒絕道歉,而因為這五名青年都是黑人及西班牙裔,因此記者又以種族主義,攻擊川普。

此外,美國(民主黨掌權的)國會眾議院,在討論是否要將四百多年前美國進口非洲黑奴的事件進行賠償投票。明顯又是要藉事件攻擊共和黨。CNN的標題是:2020年民主黨總統提名候選人紛紛支持賠償黑奴…然後他們去問共和黨的參議院領袖麥康諾Mitch McConnell,麥康諾說:當時的負責人都已經不在人間了,談來做甚麼?於是CNN的主持就說:這件事應當會影響黑人社區選票…黑人會記得他們說的話的…

難怪川普今天在Fox News的訪問中說:對付今天的媒體,要比對付民主黨還要麻煩。因為媒體已經變成比民主黨還兇悍的反對黨。

 

06/18/2019

川普今晚展開2020年連任大選的競選大會,在佛羅里達州奧蘭多Orlando的大球場,兩萬五千個座位,兩天前就有人紮營露宿等候入場,索取入場門票的超過15萬人。

結果場內座無虛席,不少人站立,更有成千上萬人在停車場觀看大銀幕。

場內的群眾熱情沸騰,他們好像已經跟川普結合成一體。那種無限的支持。今天在美國,甚至全世界都沒有一個人有他那樣的號召。民主黨喜歡說「群眾大會」換不到選票。這是酸葡萄,他們作夢都想自己有川普一半的號召力。

但是多項民調卻說,川普的支持率遠遠落在幾位民主黨候選人之後。現在的民調越來越不可信。

民主黨那邊廂,宣布競逐總統提名的已經超過20 人,而且爭相向左轉。連紐約市那個極左市長白思豪也參與一腳,相比那個社會主義者山德斯Bernie Sanders已經成為其中的溫和派了。

民主黨似乎知道在選票上沒有勝算,就繼續要用各種邪惡手法拉倒川普。每一天他們都羅織罪名,說川普又做了一樁足以構成彈劾罪名的行為。就像一個星期前,川普對記者說「如果有外國元首告訴我,他們有我政敵的黑材料,我會聽。」今天繼續有民主黨人對著媒體的話筒說:這是叛國,是通敵,他必須被彈劾。

今天CNN報導,有63名民主黨眾議員要求議長佩洛西,展開彈劾川普的程序。

川普內閣也不能倖免。今天CNN做了一條兩分鐘的新聞,說民主黨呼籲調查交通部長趙小蘭Elaine Chao,說她利用自己的身分,以及丈夫是參議院共和黨領袖麥唐諾Mitch McConnell的地位,讓自己父親的公司同大陸做生意,賺了不少錢。連她帶同自己的父親,跟川普總統一起乘坐總統專機空軍一號的事情,都當作是利用權位圖利的證明。

但是對於前副總統拜登Joe Biden,他的兒子在他副總統任內開始跟中國做生意,這麼多年來賺了多少錢,這不是利用父親的關係嗎?但是你聽不到媒體討論這件事。現在拜登是民主黨總統候選人中最熱門的候選人,還是沒有媒體願意提。

還有民主黨參眾兩院議員中,有多少是利用職權發財的?由眾議院議長佩洛西以下,多少千萬富翁,媒體調查過其中一個嗎?但是共和黨有一個官員、議員用公款買一個窗簾,辦公桌都可以是十天半月的新聞。

未來兩年,民主黨以及美國的傳媒還不知會有甚麼花招。拭目以待。

 

06/15/2019

香港人經歷2003年的23條立法,到今天的逃犯條例修訂,由50萬人上街,進步到103萬人上街,證明了香港人深信「五十年不變」,及一國兩制。不會躺下來讓北京政府潛越。

過去我記得香港人民是最無政治意識的,在英國治理下,只要讓我能做生意,打工養家之外無所需求。但是1997之後僅僅二十年,就培養出這樣的政治敏感。再加上2014年的黃雨傘運動,證明北京政府必須換一種手段,否則很難讓香港人民順服。

聽到很多「親北京」的聲音說:港英時期,你們服服貼貼,現在動不動就示威抗議,是有心做洋奴。

這理論是用血緣族裔理論混淆真理正義。其實1997年前後,多數香港人願意接受「回歸中國」這個事實。他們相信鄧小平的「五十年不變」,也願意給北京政府一個機會,是北京方面還是堅持使用高壓手段,企圖將香港變成「中國的一部分」,忘記了香港人民的生活及思想背景都與中國不一樣,不能用同一手法統治。

(中國人民被這樣統治,相對來說也是無選擇。可憐啦。)

事實是,北京政府(至少是現今的北京當局)的確存在「收服」香港的企圖心。當年他們堅決收回香港,就是要利用香港的特殊地位,幫助深圳、上海升級為世界城市,現在目的達到,就要將香港降級成為中國的二等城市。對於香港市民也不再有利用價值,當然要用中國的司法制度於以箝制。

過去還聽到聲音說,香港、澳門回歸後,下一個就是台灣。其實台灣一直是中共最大的獎品,奪取台灣才能算是中國統一,中共政權才能「完整」,也才算是(在他們自己來說)政權合法了。但是北京政府今天對待香港人的做法,似乎不是統一台灣的最佳「樣板」。

不過意外的見到很多海外中國人,對香港居民的表態有意見,認為今天中國強大了,作為中國一份子是榮譽,香港人與北京抗衡是不知好歹,賣國求榮。一些人還被扣帽子,是裡通外國,逢中必反。

我對香港五十萬、一百萬人上街除了感到意外,也十分佩服。這不是有組織的,幾乎是完全自動自發的。北京政府該是時候檢討了。

今天香港政府宣布暫緩逃犯條例修訂的討論,香港市民算是贏了一小步。但是林鄭月娥沒有撤銷這項條例,是為了面子?還是有意伺機再起?如果是為了後者,這將是她個人政治前途的終結。就像是當年董建華也是因為23條立例不成功,提前下台一樣。最近中共方面放話「逃犯條例修訂與他們無關」,似乎已經放出風聲,要與林鄭劃清界線,林鄭今後的路要自己走了。

XX

我記得香港,那是一個由難民組成的社會。上世紀中期的香港居民,幾乎都是由中國逃出來的難民,之後他們不提政治,只求生活。但心理上他們心裡有數。今天的中國共產黨繼續在憲法裡堅持獨尊共產黨的信條,這是每一個愛好自由的中國人的心裏的一根刺。不管你話說得多好聽,這一根刺就像一把刀,架在每一個人的頭頂上。你叫人怎麼放心?

中國人還要問一下自己,如果這個政權死都不肯認錯,堅決否認(抹煞)自己過去做過的每一件錯事,繼續修改歷史,遠的近的,即使今天強大了,他會改邪歸正嗎?

 

06/13/2019

美國傳媒每天都會發明一個題目,用來攻擊川普。今天的題目是,川普在星期日接受ABC星期日雜誌的訪問時說過一句:「如果」有外國人告訴我有政敵的材料,我會聽的。

其實這是一個圈套問題,問的人是當年克林頓總統的競選顧問George Stephanopoulos。川普就很老實地回答了,而且他後面一句是:如果發現有問題,我當然會通知情報單位。結果今天被CNN罵了一天!

他說聽取外國人給政敵資料不算一回事,他這是違反競選法。他應當一聽到就立即通知FBI。

這真的令人擔憂,他完全不了解這是非法行為。這是極端嚴重的錯誤。

俄羅斯剛好是希望他當選的,下一次如果是其他國家,……

然後CNN,紐約時報,MSNBC的記者一個個去問每一個人,只要有反對川普的意見,就重複地播放。今天眾議院議長佩洛西整個記者會都問這個,佩洛西很合作的說:川普的話是對民主的侮辱。

然後去問川普的支持者,其中參議員葛蘭姆Lindsay Graham說:川普這樣說是錯的。於是CNN說:連他的盟友都指責他blast him不對。

然後民主黨人趁機坐大,一個說「這是值得彈劾的」行為。一個(Warner)說,他已經提案,將來任何總統候選人接到外國人的聯絡,都必須第一時間通知FBI。

最後CNN做結論說:這麼幾年來川普都說他沒有通俄,現在他當眾說他願意通俄。我的天,這是甚麼邏輯?

我不知道還有誰會願意看CNN這一類的「新聞」台,事實是,已經沒有人看了。今天的新聞:CNN的收視率已經下滑到低於HGTV(家庭裝修及園藝台),六月第一個星期CNN在黃金時段只有92萬收視,低於HGTV的128萬。有線電視收視排名前六名(觀眾上百萬的)依次是:Fox News,MSNBC,USA National,TNT,History Channel以及HGTV。之後是:Discovery Channel然後才是CNN。

Fox news不僅排名第一,而且遙遙領現,收視逐步上升。MSNBC目前雖然居第二位,但收視卻在下降,自從穆勒調查告出爐,彈劾川普無望,MSNBC的行情也跟著下滑。五月份的收視率比一年前下滑32%。最新消息是,電視台高層大變動,很快就會推出全新節目表,企圖挽救收視。

我認為這已經是觀眾太愚蠢,這些台根本不應當有人看。

 

06/10/2019

川普完成了與墨西哥的協議,墨西哥同意在南面加強防範,用六千軍警阻止南美洲的難民進入。川普就同意不向墨西哥貨品收關稅。這一著真是有效。

過去川普提出任何限制非法難民的建議,都被民主黨,及自由派的法官阻擾,現在對外國採取強強硬手段,民主黨無計可施,只好開罵。今天聽到那些民主黨總統候選人一個個說:墨西哥是我們的親密盟友,川普卻用這手法對付他們,簡直是流氓作風。紐約時報更在頭版上造謠,說川普與墨西哥的協議沒有新內容,全是炒冷飯云云。

美國早就應當這樣做,墨西哥有甚麼理由大開邊界,放南美洲人進來,大批湧向美國?

但是民主黨專唱反調。加州民主黨極左政府就在今日宣布,給於境內19-25歲的非法移民醫療保險福利。

這是美國第一個將醫療福利給予非法成人移民的州分。據說州長Gavin Newsom這樣做的目的就是要刺激川普,並用來為2020年擊敗川普鋪路。

我不明白這樣做為什麼有助於民主黨的大選。唯一解釋是,讓更多非法移民入境,讓更多非法移民安居,可以增加民主黨的選票。

事實是,過去二十幾年,加州已經利用這手法改變了人口結構,才使到加州由共和黨變成為民主黨的票倉,民主黨的本營。

不過加州也越來越成為「不適合人居」的地方。加州各大城市的露宿者問題已經成為惡性毒瘤,最近統計,洛杉磯的無家可歸者已經增加到59,000人,一年內增加了16%,單單在洛杉磯郊區的San Gabriel Valley就有五千露宿者。舊金山,西雅圖,情況都差不多,有些地區幾條街全部被露宿者佔據,接二連三的帳篷區域,但是當政者不予以解決,仍然只是開放大門,接納非法移民,用免費福利吸引他們。而立場左傾的傳媒對於這現象也都裝著看不見。今天洛杉磯時報一名記者終於發現這個「危機」,但是他的結論卻是:聯邦政府沒有興建足夠的可負擔房屋。

 

05/30/2019

自從昨天司法部任命的特別檢察官穆勒Robert Mueller發表了辭職演說之後,美國的民主黨就像得到了授權,一致展開彈劾的論調:這是特別檢察官對國會的referral,叫國會展開彈劾,我們義不容辭。

我昨天說過,穆勒這樣做完全不是他的職權範圍。因為他的報告是向司法部長一個人交代的,對於這份報告如何處置,也是司法部長一個人的權限,他趁著司法部長出國期間發表這樣一份「演說」,完全是越權。而且他不接受問話,只單方面發表一個檢察官的意見,也是司法程序上完全不可以接受。誰都知道檢察官的報告是單方面的,不可以作為事實。這在任何一個法庭都是唯一的標準。

穆勒這樣做完全是因為他沉浸在華盛頓這個金魚缸裡,他身邊全部是痛恨川普的一批人,他們整天都在設法要打倒川普,已經無法自拔。而且現在司法部長巴爾William Barr正在調查他們這些人整個調查行動都存在非法程序,所以他們是用盡一切力量在做垂死反擊。

這不只是我一個行外人的見解,美國的一位憲法專家,也是自由派(過去是民主黨的)憲法專家Alan Dershowitz,他昨天的一篇專文說得很清楚:他(穆勒)的報告結論走出了界限,他等於是給國會民主黨一個政治禮物,那些人一直在尋求彈劾程序,他暗示川普可能犯了妨礙司法最,這等於是邀請民主黨展開彈劾。

他說:「今天以前,我一直維護穆勒,反擊其他人說他有立場,我不認為他偏袒民主黨或是共和黨,或是川普是否應當被彈劾。但是現在我改變看法。他在司法的天平上,運用腕力全力支持彈劾(總統),他充分顯示了他的立場偏見,他也濫用了(曲解了)司法制度中檢察官的角色。

「任何人都同意,在一般情況下,一個負責任的檢察官永遠不可以公開透露說:沒有足夠證據起訴,但他的調查對象可能有罪。不論是否支持川普,這規矩是不容改變的。…檢察官的工作讓他們只聽到(擁有)一方面的證據,有罪的那一方面的證據,不包括辯方任何證據。他們的證人沒有經過對方交叉盤問,…就因為那理由,檢察官只能做結論是否有足夠證據展開起訴,他們沒有資格說一個人是否有罪。」

其實Dershowitz的理論很清楚,但是民主黨以及美國媒體就是要捉住一點線索,就要大大利用。穆勒的做法完全違反常理,常規。Sershowitz舉了一個例子,(也是我昨天第一時間想到的),他說,FBI前局長(被川普開除的那個)康米James Comey,在2016年總統競選期間調查希拉裡使用私人電郵收發公務郵件事件時,就犯了同樣錯誤。當時康米就召開記者會,公開指出:雖然我們沒有明確的證據證明國務卿希拉裡和她的同僚有意圖的違反有關機密文件的法律,卻有足夠證據他們犯了在處裡非常敏感的高度機密文件時有極端疏忽的行為。

Dershowitz說,這和穆勒說「如果我們有信心,總統沒有犯罪,我們會明講」一樣的道理,而且這句話在法律上的錯誤更要糟糕。

我一直都說,穆勒和康米一班人非常邪惡,他們利用職權,處心積慮要去除政敵。這是美國歷史上最明目張膽的濫權。

 

05/29/2019

我在四月時寫過一篇杜魯多贏得遍體鱗傷他將兩位內閣部長驅逐出黨團,表面上贏了,傷到的卻是自己。今天他嘗到後果:自由黨內有大老醞釀,找回前任加拿大央行行長Mark Carney回來接替杜魯多的位置。

這可見連自由黨都認為他不再適合繼續做總理了。這已經不只是我們黨外人士的看法。

這還是自由黨的盟友多倫多星報獲得的消息,(有可能是星報代表自由黨元老散播的消息),說這些自由黨元老級人物,是在一次電話會議中,達成這樣的共識。Mark Carney過去是加拿大央行行長,後來因為做得成功,被英國銀行找去當行長。其實當杜魯多角逐黨魁時,自由黨內已經有人希望徵招Carney回來出任黨魁。在那時,杜魯多已經不是大家的第一人選。我還是要說,杜魯多一直是自由派傳媒捧出來的,他其實還不夠資格。

據說自由黨內對他最不滿意的是,他把加中關係搞砸了。自由黨最得意就是有密切的加中關係,穩固了貿易關係。由老杜魯多開始,經過克里田,這個關係一直穩固,小杜魯多怎麼就把他給搞砸了?到現在也無法修復。中共本來根本就不喜歡保守黨,但現在都在等著換政府,可以想見這關係有多糟。這還不要說加美關係,加印關係,還有菲律賓,沙地阿拉伯,都給他搞砸了…

不要將責任歸咎於川普,或是孟晚舟事件。中加關係惡化早於孟晚舟事件。我在杜魯多到中國中已經說過,他的一次中國訪問就已經關閉了雙方的友好大門。這真要很高的道行才作得到。

那兩位被他趕出去的內閣部長,前天也宣布要以獨立身分競選,這表示自由黨可能再失去兩個議席。這兩位議員拒絕加入綠黨,有人說她們在等杜魯多下台,回到自由黨。這也證明了她們的離去,是杜魯多一個人的作為。

現在距離十月大選不到五個月,自由黨換黨魁已經來不及,杜魯多也不會輕易讓位。但是這樣的傳言對於他無異是再多了一個重擊。

 

05/29/2019

我在去年12月寫過大家捐款建圍牆,說一位在伊拉克戰地失去三個肢體的傷殘士兵Brian Kolfage,發起大家捐款建圍牆,四天就收到一千四百萬美元,後來就沒有消息了。事實是作為捐款人之一的我,經常收到他的電郵,報告進展。到目前捐款總數已經超過2,400萬美元,前一陣有傳言,他將這筆錢拿去自己買遊艇,豪花了。事實當然是造謠。因為他的捐款數字沒有達到當初預計的十億元,外傳很多人要求退款。事實是他已經請了建築公司,選擇一個迫切需要圍牆的邊界地區,興建一段圍牆。

其實川普總統的建圍牆計畫,也是分段在最需要圍牆的地方建圍牆,而不是在整個邊境都起建圍牆。這次Brian Kolfage就選擇了在新墨西哥州Sunland Park市興建,造價是大約300萬美元一英里。他並且將建圍牆的工程拍成畫面,傳發給每一個捐款人。但是就在圍牆剛剛開始建造之際,民主黨又在搗亂。除了有民權組織出面干預,最終這個市的市長居然申請了禁制令,阻止圍牆繼續興建。現在工程就擱置了。

下面是Brian Kolfage發給大家的一段話:要大家打電話給那個市長,要他停止阻擾行動,電話是(I need you to call Sunland Park Mayors office at (575)589-7565Ask for Javier Perea, who is the Mayor and tell him he needs to support Americans and let us finish our Wall. If you don’t get through, leave a message and call him back.)如果你住在美國,就打吧。

還有就是由於美國媒體及民主黨的蒙蔽,你一定很少聽見非法移民在南面闖關的新聞,事實是,每一天都有數以千計的非法移民企圖闖關。而依照他們民主黨的法律,美國邊界官員必須每一個都接待,而且他們每一個人都享有憲法保障的申請程序。加上擔心再有兒童病死,現在邊界海關人員被迫要請保母照顧每一個兒童。由於沒有辦法及時處裡這樣多闖關者,邊界人員被迫每天都將幾百、幾千的闖關者用巴士將他們運到國內其他地區去「釋放」。條件是要他們在特定時間去接受問話。可以想見沒有幾個人會這樣做。

這些都是你不會見到的新聞。而同一時間,美國很多城市,特別是民主黨主政的庇護城市,已經滿街都是露宿者,垃圾,這包括洛杉磯,舊金山,西雅圖等等。

 

05/29/2019

特別檢察官穆勒Robert Mueller終於宣布辭職,但是臨走還要放一個回馬槍。他是像廣東人說的死雞撐鑊蓋,不放過。

像以前說的,穆勒在報告中說:找不到「川普總統團隊通俄」的證據,但是不會澄清他沒有妨礙司法。今天穆勒就在聲明中說:如果我有信心總統沒有犯罪commit a crime,我們會明講。

穆勒這是說:我們沒有他沒犯罪的證據,所以不能還他清白。(但是這句話是否表明:你們也沒有他犯罪的證據?)

穆勒還很狡猾的解釋了半天:因為在職總統不能為聯邦罪行被起訴,所以我們沒有考慮採取起訴行動。

但是你前面才說你們沒有證據,現在為「不起訴」找藉口?

他說:因為不能起訴,所以宣布他的罪行而無法由法庭做裁決,是不公平的。(這是玩弄法律文字。這表示你們只有懷疑他犯罪的基礎,但無法證明。在這情況下任何一個人都早已經被還清白,唯獨川普他們不可以。)

同時這起訴的門檻似乎也太低了,穆勒似乎是說:我找不到他通俄的證據,但是在我繼續調查他時,他卻在我耳邊吵鬧,所以我要以他妨礙司法的罪名起訴他。

穆勒挑選司法部長巴爾William Barr出國的時候在司法部開這個記者會,就是要再一次向新上任的司法部長權威挑戰,表示不服氣。

穆勒在記者會後不接受問話就離開。CNN等主媒都為他釋放出的新的政治炸彈而歡欣鼓舞,因為他們又有繼續轟炸川普政府好一陣子的彈藥。但是他們有沒有想一想,民主黨控制的眾議院一直期待他到國會作證,為他們提供彈藥,他都拒絕去作證,而選擇以這種方式宣讀一份聲明。為什麼?

因為如果是到國會作證,他必須回答雙方議員的問題,他知道自己無法回答,他知道如果自己有一句不是實話,他都會被被控做偽證,都是刑事罪行。所以盡管民主黨人幾乎是哀求他,他都沒有答應。所以他選擇用今天這種方式:只准我放砲,你們沒機會質詢(質疑)我的機會。

這再一次顯示,華盛頓的既有勢力deep state是不會鬆手的。他們會掙扎到底。

而且這是垂死掙扎,因為他們都知道巴爾及司法部都在積極調查,當初聯調局長康米James Comey,奧巴馬的司法部內的高層,他們是怎麼展開「川普通俄」調查的,過程中有沒有違法行為?(放著的事實是有,大把證據證明他們以一份民主黨及希拉里出前做的,未經證實的「川普黑材料」做基礎,展開對川普團隊的調查。而且過程中隱瞞法官這事實,申請竊聽川普團隊,這些都是非法行為。他們還故意將這份黑材料中最惡劣的一部份洩露給媒體刊登,然後對法官說「媒體都已經刊登」,所以可以做調查基礎。)

穆勒今天的聲明,都是這一幫人垂死掙扎的一部份,但是在媒體合作下非常有效。幾大媒體都立即放話:這是重大的轉捩點,這證明並不是川普團隊所說的「一場政變」,事實是這裡有極多的證據,足以讓國會跟進,繼續調查,從而進行彈劾程序。

這是一場翻天覆地的政治鬥爭。華盛頓當權派,民主黨,及他們的幫兇主要媒體,不承認上一次民主選舉的結果,全力要用這方式趕川普下台。盡管川普已經在台上兩年多了。

 

05/27/2019

川普是一個與眾不同的政客,這是人所公認。他其實是一個與眾不同的「人」,但這不代表他做事的方法不對。

上星期,媒體和民主黨又造謠,說川普在會見民主黨眾院領袖(議長)佩洛西、及民主黨參院領袖休默時時發脾氣,拍桌子發飆,之後就離去,預先要召開的基建議案會議因此流產。結果媒體就大作文章,責備川普,說他小氣,置國家利益於不顧。幾大媒體都說:佩洛西最會搞川普,under his skin,而川普就每一次都受不了,有反應。

對於媒體造謠,川普不像其他政客一笑置之,他在第二天白宮舉行的一項會議中見到記者時,為了證明自己前一天沒有發脾氣,他就問在場的底下人,「我昨天有發脾氣嗎?我是否很淡定?」被他問到的有經濟顧問庫德諾Larry Kudlaw,主要政策顧問Kellyanne Conway,及白宮發言人珊德斯Sarah Huckabee Sanders,他們被問到時,都一個個說:總統當時很鎮定,完全沒有發火。

這樣的記者會看來很惹笑。我都為那幾個隨員尷尬。但是你不能說川普有錯。他受了那樣大一個冤枉,這是他還擊的手法。過去我總說,保守派政客被攻擊時從來都不還擊,所以讓虛假的指控成為事實。這是川普還擊的方式,雖然有點可笑,但至少有效。媒體雖然繼續拿這件事取笑他,至少他達到目的。

如果換了是你,你有更好的還擊方法嗎?

 

05/23/2019

昨天說到眾議院議長佩洛西,明白說川普總統觸犯了妨礙司法罪,而且用行動掩飾,是刑事罪刑。導致川普拒絕同他開會討論有關基礎建設經費的法案。今天媒體繼續炒這件事,說川普「受不得一點刺激,被佩洛西稍微刺激一下,就憤怒離去…他根本不在乎國家正經事,…」

在這種鼓勵下,今天佩洛西繼續她的攻擊策略。今天她進一步說:我擔心(他)的精神穩定性mental stability,他的well being,我覺得他的家人應當出面干預intervention…,這是為了美國國家的利益。…

我不懂她的意思,她似乎是說川普有心理疾病,及生理疾病。那句話「要家人干預」非常狠毒,一般是在一個人精神病要發狂,或是酗酒嚴重時,才會要求家人干預。她居然這樣說川普。

但是CNN的主持人居然跟著說:佩洛西最懂得如何刺激川普 under his skin,她刺到他的要害,而川普就每一次都中招,一定有反應。

我覺得這些人才是發狂了。他們用盡方法調查川普,刺激川普,都沒有捉住他的把柄,現在就要用這極端幼稚的方法,刺激川普發怒。

CNN一個主持說:佩洛西不是太離譜far off ,她只是質疑川普的狀態,暗示他有嚴重問題。

這是一群甚麼樣的人?他們是主持美國的國會、輿論的最重量級人物。美國的命運一半是由他們操控。

事實是,79歲的佩洛西才是有問題的人物。後來CNN一個主持似乎是在為她解釋:她現在是在走鋼線,(因為黨內極端派要她立即展開彈劾川普行動,而民調卻顯示民眾不支持),所以她要兩面討好。但是他們都不明說,卻繼續以川普做文章:說「他昨天在白宮發飆,證明他已經不適合做總統。甚至造謠說:川普在白宮拍桌子罵人,隨後離去……」

事實是,川普沒有拍桌子,沒有大聲罵人。他只是拒絕跟佩洛西(以及修莫)會談。但是媒體就這樣造謠。我見到今天一間中文報紙也用這樣的標題:特朗普大鬧民主黨領袖。

所以今天川普在見記者時就特別問身邊的隨員,昨天他是否曾經發脾氣?幾個隨員都說沒有,說他很鎮定。於是媒體又開心了:你看,川普一點刺激都受不住,居然要隨員來證明他沒有發怒。

佩洛西今天還說:我覺得是白宮要我們彈劾總統,我覺得是川普自己要我們彈劾他,因為我說他cover-up很長一段時間了,他為什麼昨天才那麼強烈的反應?他根本是要我們彈劾他。

你怎麼跟這些人說理?

今天川普反擊了,在被記者問到佩洛西說的話時,川普說「我觀察她很久了,她跟以前很不一樣,我認為她現在有問題a mess ,…而且我認為她根本不懂貿易協議trade deal」,就這樣,CNN等就認為川普人身攻擊了:這不是太過分?這不是太personal?是不是因為她是女人所以這樣(攻擊她)?這是name calling (罵人)。

於是他又犯了歧視女性罪名。

川普手上不是沒有武器,今晚他發了推特,批准司法部長巴爾William Barr將2016年FBI及司法部高層竊聽川普團隊的文件公開,也許明天就有好戲看了。

 

05/22/2019

今天民主黨眾議員開會,決定是否要啟動彈劾程序,彈劾川普。原因是黨內的激進派近來蠢蠢欲動,推動要眾議院議長佩洛西展開彈劾程序。但是會議後佩洛西發言,沒有說要彈劾川普,但是嘴上卻要賣乖,說「我們相信川普犯了妨礙司法的事,他是在掩飾cover up,那是值得彈劾的行為」。她明白是說:川普有犯罪行為,現在在掩飾。而且掩飾這個名詞,在法律上就是罪行。

如果是這樣為什麼不展開彈劾程序?那是因為她會看民調,多項民調都說超過七成民眾對於彈劾總統沒有興趣。不僅如此,最近CNN一項民調甚至指出,選民最關注的議題依次是:(非法)移民、健保、經濟及就業。彈劾總統排名不在前五名位。所以佩洛西不肯也不能在此時搞甚麼彈劾。但卻又要賣口乖,提供媒體彈藥,讓媒體又有一日的 talking point。

而且民主黨眾議院還是不肯放棄,他們找不到川普通俄的證據,就繼續傳調他過去的商業來往紀錄。川普拒絕交出,今天再有一位紐約的聯邦法官支持國會的立場,要川普交出過去多年的商業紀錄。

還要多少證據那些人才會相信,民主黨是先將川普定了罪,再每天找證據的。

本來今天川普約了參眾兩院的民主黨頭頭到白宮討論基建議案,但是佩洛西卻在會面前說了那樣的話,所以川普只跟他們見了三分鐘就結束會議。結果CNN等媒體就發難了,他們說:川普這是發飆,發孩子脾氣:tirade,這是temper tantrum,他是在rampage,是故意升高與國會的鬥爭…還說川普整個事件是預謀的,故意在白宮玫瑰園作秀。

那麼佩洛西公開指責川普「掩飾罪行」就是OK的?

今天一則新聞說,發達國家的人IQ在普遍下降中。這一點都不讓我意外,今天的人越來越笨是明眼人都看得出來的。這統計還發現,即使是聰明的父母生出的子女的IQ都在下降。

因為現代人接觸的都是流行文化,都是為了普及、流行才有的,所以人的智慧越來越往下調。現代人又流行平等,普及,不像過去強調菁英,超越。包括學校教育都如此。所以只要你不願意混在群眾中做隨波逐流的一份子,你一定會發現現在的人多數屬於人云亦云的一群。

舉一個例子,美國蓋洛普剛剛舉行一個民調,居然有43%的人認為社會主義是好事。這都因為目前民主黨的多數總統提名候選人推動社會主義(以爭取黨內激進派選票),媒體每天幫他們呼叫的後果。現代的人就有這樣沒腦子,「可塑性」這樣高。

眼前擺著的委內瑞拉他們沒見到嗎?一個蘊藏最多石油的國家,變成全國人沒有飯吃。還有古巴,前天才有新聞說,古巴陷入糧食危機。現在居然有四成的美國人願意實施社會主義?

真真是白癡的一代。

 

05/19/2019

美國共和黨及保守派期待已久的事終於發生了,上任不久的司法部長巴爾William Barr任命了一名檢察官John Durham展開調查,調查美國幾個情治單位:聯調局FBI,中情局CIA,以及司法部DOJ是否曾經非法監聽川普的競選團隊收集資料,同時調查所謂的「川普通俄調查」本身,是否有違法行為。

共和黨一直都說,前任司法部副部長羅森斯坦任命獨立調查員穆勒Robert Mueller調查川普競選團隊通俄的行為,完全是沒有事實根據的政治打壓。他們又說,穆勒調查川普的基礎,是基於一份由民主黨以及希拉裡競選團隊出資,聘用英國退休情報人員史地爾Christopher Steele撰寫的,毫無事實根據的「川普黑材料」展開。現在Durham就要調查:上述三個單位除了這份黑材料之外,是否還有其他證據,必須展開對川普團隊的調查;是誰將這份黑材料洩露給媒體,當作是新聞素材?以及這三個情治單位在展開調查前後,有沒有違法行為。

對於這樣的發展,民主黨當然是全力對抗。他們呼喊:巴爾不是在進行司法部長的任務,他是在為川普一個人工作。他們開始抹黑巴爾。但是這樣的呼聲沒有過去那樣強烈,因為他們清楚知道,巴爾絕對有權這樣做,而且他們必須擔心,Durham可能查出FBI,CIA,及DOJ等在過去兩年多時間,確實有違法行為。

雖然FBI前任局長康米James Comey,及前CIA局長布里南John Brennan都大聲疾呼,巴爾是越權,巴爾的調查行動是非法行為,但是他們也在彼此推卸責任,康米就在最近透露,當初是布里南堅持要將那份黑材料納入俄羅斯干預大選的政府參考資料裡面。但是中情局內高層官員,卻將責任推卸給康米,說布里南以及前任國家安全顧問克里坡James Clapper兩人當初反對康米「將川普黑材料」納入參考資料中。所以一旦真的展開調查,這幾個川普的死敵,可能要顧及自己的利益而彼此揭發出賣。

我以前說過,其實司法部內已經有兩個類似的調查在進行,一個是司法部自己的總調查員Inspector General,Mike Horowitz,他調查的目標是,通俄調查是如何開始的,以及調查進行期間有沒有不當行為,據說Horowitz的調查報告最快這個月,最遲下個月就會交出給巴爾。

我這裡曾經多次引用共和黨眾議院情報委員會一份備忘錄,指出FBI,DOJ四位頂級高層,就是使用那份黑材料,向情報法院FISA提出申請,竊聽川普身邊人Carter Page的許可,申請時隱瞞這份黑材料是民主黨出資製造,沒有事實根據。而且延續申請四次,從而竊聽川普團隊達一年之久。

另一個是前司法部長塞申斯Jeff Sessions去年三月任命的美國檢查官John Huber,他也是應共和黨的申訴要求,展開同樣的調查。他們都是針對調查川普通俄團隊中幾個重要人物的電郵及短訊,檢視他們本身對川普的敵意,及調查方向是否存在偏見。這些調查都會在短期內提出報告。

更好的發展是,民主黨國會原來高姿態叫囂,要傳召穆勒到國會聽證,宣揚會從他那裏得到更多彈藥。但是現在民主黨已經靜悄悄表示,穆勒的聽證可能無限期延期了。理由很簡單,他們心裡有數,即使傳召穆勒,也不可能再得到任何攻擊川普的新的證據了。

所以說,現在川普通俄調查已經正式結束,未來是反過來調查「調查團隊」的階段。是穆勒、康米、布里南、克里坡那班人該擔心的時候了。

 

05/18/2019

川普被媒體批評是每天信口開河,不用大腦,不負責任,…事實是,他做每一件事都非常有譜。

他在兩天前完全特赦了加拿大前媒體大亨布萊克Conrad Blake,這位曾經活躍於英國,澳洲,以色列的報業大亨,就因為立場屬於保守派,受到西方媒體體無完膚的攻擊,最後被一名美國的檢控官入罪,還在美國坐牢三年半,並被判終身不得進入美國。(他受迫害的經歷,我在2012年就寫過:傳媒大亨布萊克被整肅內情),那經歷與川普遭到美國媒體,及司法部門的整肅如出一轍。

這些現今的自由派,恨不得每一個保守派都被送到牢裡。所以對於川普特赦他非常氣憤,CNN和MSNBC等主持說:川普特赦他,只因為他曾經(在去年)出版了一本川普傳記,說了川普的好話。事實是,布萊克與川普從來沒有通過話,當前天川普親自致電給他時,他還以為是有人開玩笑。在他們大約十分鐘的談話中,他們也沒有提起他的那本書。

川普不需要他來寫書吹捧自己,(何況據讀過那本書的人說,那本書不是一面倒的吹捧川普),只要了解布萊克被整肅內幕,就會了解川普的行為。他是感同身受。

布萊克是在2005年被美國伊利諾州一位檢控官費茲傑洛Patrick Fitzgerald以三項詐欺罪,違反誠信罪名起訴,後來最高法院撤銷了其中兩項罪名,只剩下詐欺一項。再加上被起訴之後增加的一項妨礙司法。(所謂詐欺罪名,我在前面一篇文章中解釋過,是以後來的法律處裡他過去的商業行為,也因為他的私人公司上市後,以上市後的法律處裡他的過去商業行為。)

我一直不了解為什麼一位美國的檢控官會對他發生興趣,現在我才知道,這位Fitzgerald原來與前任聯調局長康米James Comey是一路人,他除了是康米其中一個女兒的教父(乾爹),目前還是康米的代理律師。原來他們一直都打著司法公正的旗號,整肅自己看不順眼的人。

費茲傑洛和康米這一類人,因為自己手中掌有司法大權,就在茫茫人海中搜索敵人,處之以法。康米以同樣的心態,將美國第一個自己白手起家致富的億萬女富豪Martha Stewart起訴,罪名是內幕交易,讓她坐牢。而費茲傑洛更處裡過一宗中情局CIA洩密案(Valerie Plame Affair,她與她的丈夫Joseph Wilson都是民主黨人),那是一宗沒有罪行的案件,但是費茲傑洛就在審訊過程中,將當時共和黨副總統錢尼Dick Chaney的主要幕僚長Scooter Libby以作偽證的罪名給起訴了。這就恰恰像是川普前任國家安全局長Michael Flynn一樣,本來沒有罪的,先給一個罪名,設一個圈套讓你做偽證,然後控以極為嚴重妨礙司法的罪名。(事實是該案件主要證人之一,記者Judith Miller後來就說,有可能她說的話與Scooter Libby是一樣的,只是詮釋不同,所以作偽證的罪名根本不存在。)Libby後來被判刑30個月,被迫辭職,名聲盡毀。也是到了去年四月,才被川普徹底洗脫,於以赦免。

康米這一類人就是美國保守派所說的Deep State的一份子,他們讓美國司法制度蒙羞。

 

05/18/2019

台灣立法院通過同性婚姻合法議案,本地的國營電視台CBC派了記者到台灣做實地報導。記憶中在過去至少二十多年,這期間加拿大的國營電視台沒有派過記者到台灣。難道過去這麼多年,台灣沒有值得報導的,更有意義的大事值得做現場報導?

這讓我想起去年,加拿大總理杜魯多讓大麻合法化,CBC也是這樣興奮的由東岸直擊報導,一直到西海岸,每一小時順著時差,報導當地居民「歡迎」合法大麻的新世紀的到來的實況。

這讓一些立場不堅定的,或是沒有主見的中間分子感到:大麻合法化是一件正面的事情。

這就是今天主流媒體在發揮作用。

美國總統川普因為與中國的貿易談判不順利,因此轉而將注意力放在美加墨三國自由貿易談判上面,終於鬆了口,願意取消對加拿大收取的鋼鋁業關稅,以便讓北美三國的貿易協議可以過關。這分別是20%,10%的關稅對加拿大造成重大打擊,也是杜魯多心口上的一根刺。但是因為他搞到自己與川普間關係惡劣,一直沒有辦法去跟美國協商,現在川普放他一馬,CBC等媒體就當作是杜魯多政治上的一大勝利,一大成就,作為頭條新聞來不及喘氣的連續報導。

但是這樣的「醜陋做法」確實有其效果。很少觀眾會分析媒體這樣報導的原因,他們只是將媒體的報導內容照單全收,當作養料消化。我所以這樣說,是因為我每一天都接觸到這樣的現實。

這次在西班牙旅行,接觸到很多外國人士,其中一對退了休的英國姊妹,和她們說起英國的脫歐,她們都說反對脫歐。問她們原因,就說「煩死了」,鬧下去沒有意思。又說留歐可以維持穩定。但是當我再問她們,對於由中東湧入的大批非法難民的看法時,她們又說感到擔心,覺得有必要停止。這就奇怪了,英國人主張脫歐的主要原因就是對於過多新移民,過快的湧入英國感到擔心,認為必須阻止。而這對姊妹居然認為留歐才是隱定之道?

這就是媒體的作用,他們每天都將脫歐當作「混亂」的事件,灌輸每一個國民腦海,讓國民反對脫歐,即使他們心理上支持脫歐的理論。

還有我們的導遊,他是由委內瑞拉移民到西班牙的,提起委內瑞拉他痛心疾首,因為他家人還在當地,他說當地通貨膨脹百分之一百萬倍,他母親一個月的退休金只夠買一條麵包,而且還未必買得到。他說他願意用任何東西交換讓馬杜羅下台(這句話當時聽了很讓我心痛)。他也知道馬杜羅有古巴、俄羅斯以及中國在後面支撐,我就說,那就要美國動武才行,但一提到川普(特朗普)他就猶豫了,我知道又是媒體的影響。即便他對馬杜羅這樣的咬牙切齒,他還是不肯讓川普幫他們解決問題。

對於西班牙面對的非法難民問題,他立場也非常明顯,因為他是虔誠天主教徒,不願意見到太多其他教徒大批湧入,他甚至說「回教徒的出發點是用人海戰術,改變其他國家的宗教」,但是對於西班牙剛剛舉行的大選,他的口吻又像是主流媒體的口吻:新右派的崛起,未必是解決問題之道。

媒體每一天用他們手中的工具,替每一個國民洗腦,他們做得相當成功。

 

05/04/2019

今日開始度假兩周,暫停發稿。

05/04/2019

前天(星期四)紐約時報終於刊出一篇報導,承認在2016年九月美國總統競選激烈期間,有FBI的特務主動聯絡川普團隊的一個顧問,表面是調查川普團隊有沒有通俄,事實卻是引誘這名顧問做線民,利用他找到川普團隊通俄的證據。

這個顧問就是George Papadopoulos,他後來因為穆勒調查時指他沒有交代實話,還判他14天刑期。他一直都說是自己被陷害,設圈套,穆勒小組不相信,現在紐約時報「相信」了。

據這報導,一個金髮女子冒充是英國劍橋大學國際事務研究員(化名Azra Turk),(其實是聯調局的特務),先去勾引(色誘) Papadopoulos,說有一份在倫敦的優厚的研究工作機會,引誘他到英國,到了倫敦又介紹他認識一個叫做哈珀Stefan A. Halper的教授。據說哈珀曾經為五角大廈工作,又為FBI做線民達20年之久。紐時說,明顯是要一個更有經驗的情報人員接觸Papadopoulos。他同意一次過給George三千元研究費,他還以為是要提供有關土耳其的背景資料,因為那個範疇是他的專業。

(後來穆勒就是靠他與Azra Turk之間的電郵紀錄,指他沒有交代清楚。)但是這些電郵是怎麼到穆勒小組手中的?都證明了整個「局」都是FBI設下的。

據說現任司法部長巴爾William Barr正在調查整件事,所以傳媒才不得不開始刊登,一方面已經紙包不住火,二來可以先行刊出,控制內容。

但是如無論如何,就是先刊登出來,將來有罪還是有罪。

其實Papadopoulos被特務接觸不是第一次,以前我也提過,在他在2016年三月剛剛被川普團隊接納成為外交顧問之一之後,就被線人安排認識了一個義大利教授Joseph Mifsud,他還介紹George認識一個俄羅斯女子,自稱是普京的姪女。說他有很多希拉裡黑材料,他還跟那人到倫敦去,但後來證實是虛假情報。事後George在倫敦的一個酒吧中向人提起這事件,被一個奧地利外交官聽到,就傳到美國聯調局那哩,從此就密切跟蹤他。據說有可能這就是FBI派人調查他的原因。但是當George在被FBI調查時說出Mifsud的名字之後,這教授受失蹤了。更引起FBI的懷疑,說他是說謊話。

這些聽起來都像是007電影裡的情節,過去Papadopoulos多次在電視訪問中說過,都被主媒當作是編謊話。現在證明全部是真的。都因為他在川普團隊做了一個小小不支薪的顧問,可以想見,川普身邊的人是如何地被人監視,設局…

這兩天,那個被川普開除的前任聯調局長康米James Comey被問到他怎麼解釋這事時,他的回答是沒有回答:他說:「你要我們FBI怎麼做?我們畢竟在當年六月就已經發現了俄羅斯大規模的致力於干擾我們2016年大選,而在七月就發現川普的一個顧問曾經跟俄羅斯代表商談有希拉裡黑材料的事,比其他人早知道兩個月。他們還安排見面…」

他的這一番話在被調查時說出來,有份量嗎?

據說現在司法部的總調查員Mike Horowitz已經調查整件有關通俄調查的非法程序,接近完成階段,一個月內就會提出報告。加上巴爾在本周的參議院的聽證中,公開說出「政府情報機構」在川普團隊身邊派了間諜spy,這又引起媒體注意。也是首次浮上檯面。

當傳媒及民主黨日日夜夜報導川普團隊通俄,妨礙司法,必須被彈劾時,他們自己的不法行為才是被調查對象。

 

05/02/2019

加拿大保守黨做了這樣一個廣告,內容是:「他為了掩飾自己的醜聞,開除了司法部長。他一次又一次的阻止國會調查他的醜聞。他妨礙司法,阻止調查……」

畫面上出現的畫面是美國總統川普,再聽到這樣的指控,你肯定以為是川普。事實不是,因為到今天,川普從沒有開除司法部長,甚至沒有開除獨立調查員。他也沒有阻止國會任何一項調查行動。

然後杜魯多的壞畫面出現了,原來這個人是杜魯多總理。他因為前司法部長王洲迪不肯聽他的話,解除(延遲) SNC公司的刑事責任,被杜魯多降職,之後被迫辭職。杜魯多又三番四次指導國會的自由黨議員,終止對事件的調查。這些事情如果是川普做的,他早已經被彈劾了。但是因為是杜魯多,他現在一點事都沒有,還每天振振有詞地指罵反對黨。

單單過去一星期,有關自由黨或是杜魯多的醜聞就接二連三。這包括:

SNC公司被發現,曾經(在十年前)指令公司高層,每人捐款五千元給自由黨,事後公司再補回給他們同樣的金額。這都因為當時的選舉法禁止公司做政治捐款,所以公司使用個人名義捐款,而五千元是個人捐款的上限。總共捐了十一萬元。

杜魯多說那時十年前,但這證明了SNC跟自由黨之間的關係,也證明了為什麼現在他的政府要這樣幫助SNC。

(傳媒說,保守黨也得到捐款,但那只是魁北克一兩個保守黨人,而且只有八千元,不可以相比。)

這個杜魯多政府還被發現,他們遴選法官任命時,遴選的標準是這些法官候選人是否捐款給自由黨,他們是否曾經在門前為自由黨候選人插牌,插的牌子尺寸大小。…這是百分百的貪腐行為,更是干擾司法,甚至支配司法。這樣大的醜聞,雖然經過一間傳媒(環球郵報) 揭發,但是亦只是一間傳媒,其他的根本就不跟進。於是無疾而終。

(增補:過了一天,自由黨又被揭發,所有上議員的任命,也是由總理辦公室提供的名單上審核,但審核條件也是:是否傾向自由黨?是否捐款給自由黨等等資料。這與杜魯多上台時宣稱,挑選上議員時必須中立的立場完全不符。)

還有就是,聯邦選舉委員官員向國會證實,上屆聯邦大選(2015)時,加拿大有十萬三千名非法選民曾經投票,而且他們的名字都在選民名單上。

保守黨在台上時,曾經通過一項選舉改革法,最重要的內容就是:選民投票時必須出示一張有相片的身分證,但是這法律通過後還未實施,杜魯多就上台,就取消了這法律。如果這法律存在,上面說的非法投票就不會存在。

現在的法律是,任何人收到選舉通知卡,就可以拿著去投票。而上面說的十萬三千非公民,非法選民都可以投票了。

這些讓自由黨難看的新聞,都沒有在主媒上引起任何蓮漪。

 

05/02/2019

今天美國司法部長巴爾果然沒有出席眾議院司法委員會的聽證,那些民主黨委員氣壞了(至少表面裝著很生氣),他們一個個在麥克風前訓斥巴爾,說他藐視國會,要將他起訴。他們說:這是司法部長對民主的攻擊;他昨天在參議院的作為象徵民主的結束,這是美國的悲哀。CNN在場記者隨即問了一句:你覺得他應當坐牢嗎?(這不是記者的問話,這是同黨的夢想。)

眾議院議長佩洛西Nancy Pelosi更招開記者會,中間說了一句:巴爾向國會說謊,這是刑事罪That is a crime。就這一句話,傳媒像是得了寶貝一樣,半小時之內我聽見CNN重複了不下十次。

事實是,他們一點辦法都沒有。昨天巴爾出席參議院的聽證是志願性質,今天他不出席,也沒有任何法律責任,除非眾議院傳召他subpoena,但是眾議院只是邀請他,沒有傳召。他不算藐視。

有記者問民主黨議員:你們會傳召他嗎?他們回說:到那個步驟就會。這表示,他們不會,因為他們沒有理由。穆勒的報告已經出來了,所有議員都可以看到全文,如果有甚麼不滿意,去向穆勒提出來。

這些人到底有沒有腦子?穆勒為什麼等到巴爾上台才被迫結束調查?他甚麼時候就知道沒有證據?為什麼還一直查下去?

據說這些都是巴爾現在要調查的。他們等著被調查吧。

據說一些民主黨已經對穆勒感到不滿,他們等了兩年多,穆勒都沒有找到任何川普通俄的證據。但他們不能說出來,畢竟他們還是站在同一條船上。他們只有向巴爾開刀,繼續要他辭職下台。

 

05/01/2019

果然如我昨日所說,華盛頓郵報與紐約時報昨天的文章,是為了今天參議院司法委員會傳召司法部長巴爾William Barr的聽證會做準備。今天一天,傳媒就以昨天這報導做墊底,說:「面對穆勒對他表示不信任的信件,巴爾今天面對參議員的問話」。

然後所有民主黨議員的問話,也都以這個做主題:你有沒有故意曲解穆勒報告的內容?穆勒有沒有要求你公布他全部的報告?

之後媒體的新聞也都以:司法部長今天一天都被迫要為自己辯護做主題。

這就是我一直說的:控制narrative的重要。只要你能控制當天的話題,不管你有理沒理,你都贏了。

今天巴爾面對仇視他的民主黨參議員們,本來神情淡定,但是那些不講理的民主黨人簡直當這是一場鬥爭大會。你聽夏威夷女議員Mazie Hirono說的一番話:

你利用每一個機會製造印象,說總統已經被澄清沒有犯罪。你選擇性地挑選穆勒報告中的片段,將最重要的部分斷章取義。你將司法部以及你自己的權位變成川普的公關公司,幫川普開脫,…你說你不知道穆勒是否支持你的結論,你撒謊,你對國會撒謊,你知道你在撒謊,現在我們都知道你在撒謊。…美國應有更好的…,你應當辭職。

我昨天就說過,穆勒報告已經全部公開,其中被畫黑的部分總共不到2%,而且所有議員都可以看到完整的(沒有抹黑的)報告,他們有甚麼理由說巴爾「斷章取義」?如果有,他們可以自己找出來,不用借用穆勒的口去說。

好多新聞報導說,穆勒「讓」巴爾處裡他的報告,結果就是被斷章取義。事實是,穆勒是向司法部長負責,他的報告本來就是向巴爾一個人提出,巴爾甚至有權不公開。過去這麼久時間,就因為前任司法部長塞申斯過分軟弱,自己一早就棄權了,才使副司法部長羅森斯坦Rod Rosenstein一手遮天。

今天聽那些民主黨人指責巴爾,聽出來他們唯一剩下的川普集團行為不當「證據」就是,當他們聽到俄羅斯女律師說,有希拉裡黑材料時,沒有及時通知聯調局FBI,而欣然赴會。所以巴爾一開始就說:穆勒調查已經結束,完畢。如果找不到證據,就不會再跟進。

巴爾非常有個性,他在結束今天的聽證會後表示,明天不會出席眾議院司法委員會的聽證。他知道民主黨人只會藉這場面說一些無理的話,讓媒體採用。他有權利不出席。

這些都使民主黨非常生氣,所以他們連同傳媒,現在新的目標是:集中全力要巴爾下台。

XXX

今天聽到美國那個索馬里裔的眾議員Ilhan Omar說,這不是一個白人國家,這是一個奠基於屠殺原住民的國家,及虐待黑人,由移民建立的國家。

也許幾百年後,當人民說到美國的歷史時,會說:曾經有一度這個國家由白人統治了很短一段時間,後來就成為現在這樣:中東人,非洲人,亞洲人佔據絕大多數,白人不到一成……

這情況不僅因為容許大量第三世界非法人口進入,也因為混血的後果。在自由主義打破國家疆界的觀念下,將來像中國,日本這一類的單一民族國家會越來越少,在我來講未必是好事,甚至不是好事。因為中國文化,日本文化,甚至伊斯蘭文化,非洲文化都不再存在,剩下的是全世界一致的、由好萊塢主導的通俗文化。這會很可怕。

 

Click: 2055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