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看板

時事看板一
時事看板二
時事看板 三
時事看板四
時事看板五
時事看板六
時事看板七
時事看板八
時事看板九
時事看板十

時事看板21

2018-11-01 22:20:09

11/14/2018

佛羅里達全州重新點票,似乎可以肯定兩名共和黨人Rick Scott 和Ron DeSantis將會勝選。民主黨人雖然還是到處尋找新的還未計算的選票,不過一萬多選票並不是那樣容易被發現。

對於共和黨人來說,佛羅里達的勝利是甜美的。

但是輸掉了亞利桑那州的參議員席位確是令人心酸。亞利桑那一直都是共和黨的基地,共和黨女候選人Martha McSally是退伍空軍,駕駛過戰鬥機的,官拜中校。這次卻以兩萬多票輸了給民主黨的Krysten Sinema。她也很優秀,而且在當地出任過州參議員,以及聯邦眾議員,本身是三項全能體育選手,但是公開的雙性戀者,這在原本屬於保守的亞利桑那也是令人意外。

這次失敗,對於共和黨是一個警號。如果共和黨一個個失去原有的紅色州分,未來選戰將更艱難。

德州也是一個例子,民主黨砸了將近四千萬元,要搶去這個州的參議員席位,而且全國總動員支持他們的候選人Beto O’Rourke,最後共和黨的Ted Cruz只以2.5%選票勝出。這與前一次選舉相比,Ted Cruz以16%的多數當選,又是一個警號。

喬治亞州也是一個傳統保守派地盤,此次州長選舉民主黨更盡全力要提拔一個黑人女性創下歷史,選舉當晚共和黨的Brian Kemp 得票超過51%,民主黨的Stacey Abram僅僅剛過48%,但是經過多日的點票,爭論,Brian Kemp票數逐漸降低,目前僅僅超過50%大約0.1%。依照該州法律,如果選舉中無人超過50%,就要重新選過run-off,現在民主黨就在繼續爭論,點票,硬是要將Kemp的票數降低到五成以下。

這還是南方風味極重的州分。另一個南方的州田納西州,今年由參議員以及州長選舉都由共和黨大勝。但是民主黨已經放話,他們下一個目標是進攻田納西。他們要將所有的紅色州都攻破。

無疑,美國的藍色州分(地區)逐漸在擴大。因素很多,新移民在增加,非法移民在增加,而且黑人及移民的生育率較高。新的行業,特別是IT行業,將自由派地盤擴大。傳統行業,包括農業,貨運,藍領工人的工作範疇日益減少。眼見美國地圖,紅色地盤逐漸在縮水中。還不要說美國教育界,傳媒界,文化藝術界無日無之的在幫民眾洗腦。

所以盡管今天的美國的經濟這樣好,都無法幫共和黨和川普多得幾個席位。

 

11/12/2018

我記得小時候,課本裡有一篇文章是法國作家寫的「最後一課」,寫的是法國淪陷後,被迫要開始用德文上課,法國學生懷著沉重的心情去上最後一堂的法語課。那篇文章讓很多人感動,也是我第一次認識到民族主義。

兩次世界大戰,法過都是第一個淪陷(投降),都靠的是盟軍解圍。但是法國人也都在後方暗中支援盟軍,希望光復國家主權。這都是源自於民族主義。

但是法國總統馬克隆今天卻一再批評川普總統的民族主義論。川普說他自己是民族主義者,因為他愛美國。這一番話卻被別有用心的美國民主黨攻擊是「白人至上」,只因為有白人至上主義者使用了Nationalism這個字,只是在前面加上一個White,難道因此nationalism這字就不再能用了?

馬克隆還硬說,民族主義是背叛愛國主義。似乎是民族主義與愛國主義是相牴觸的。他的這番話立即受到西方所有主媒擁抱,因為又可以藉此攻擊川普。

過去西方左派非常痛恨愛國主義patriotism這個字眼,他們將愛國主義解釋作自私。特別是美國人的愛國主義,他們說只有共和黨才天天將國旗,國歌掛在嘴裡。說美國人展示國旗是大美國主義。今天還有大批左派讚美那些在球賽前唱國歌時,屈膝以示抗議的球員。但是今天,這同樣一班人卻倒過來倡導愛國主義,攻擊民族主義?

只因為現在左派又推崇環球主義了,所以要把民族主義拋棄了。他們的原則是天天在變,他們又健忘,全忘了自己以前說過的話。

XXX

看主媒報導佛羅里達重新點票的新聞,他們都不說,Broward County在大選之後又發現了九萬張選票的事。他們只是借兩名民主黨候選人的口強調,「每一張選票都應當點算,這才是民主。」

民主黨州長候選人Andrew Gillum取消了他大選之夜的認輸,說「好多選民向我們哀求,他們的每一張選票都必須點算。」民主黨競選參議員連任的Bill Nelson就要現任州長Rick Scott避嫌,辭去州長監管選舉之職。好像所有亂糟糟的事,跟Scott有關。

幾間媒體都不報導,為什麼在學校的儲物室,會發現一箱選票?為什麼現在又發現有卡車運送一箱臨時選票到Broward的點票辦公室?這些選票哪裡來的?

主媒只說,Rick Scott只比Bill Nelson多出一萬多選票,票數太接近,因此要重點,但是他們沒說,Scott原來多出五萬四千票,是經過五天的重點,突然減少到一萬多票的。

亞利桑那州的參議員選舉,經過多天點票,民主黨的Kyrsten Sinema終於以三萬多票贏了共和黨的Marsha McSally,逆轉了大選之夜McSally勝出的局面。但是McSally立即認輸,恭喜對方。她沒有像其他民主黨人那樣賴皮,要求重點

 

11/11/2018

再給你一個有關Broward County選舉事務處的既愚蠢、又奸詐的例子。

為了增加民主黨選票,他們積極到監獄中為犯人登記為選民,被登記者之一居然是剛剛在今年二月拿了機關槍到當地Parkland中學,殺死17個人的20歲兇手Nicolas Cruz。而這個Broward又無能到,沒有及時將缺席選票送到監獄讓這一班囚犯能夠趕得及投票。

也許這個County要拖延點票,就是要讓這班人投票?

主媒幾乎不提這新聞,但我見到邁亞米一間報紙在文內說,這個兇嫌還沒被定罪,不能當他殺人犯。但事實是,他已經認罪了。還要怎樣?

與此同時,該州落選州長以及參議員候選人:Andrew Gillum,Bill Nelson的兩名代表律師前天晚上居然向法庭挑戰,要允許其中一名非公民的郵寄選票不可以作廢。

這是有人經由法庭文件發現的。這表示民主黨的律師是以甚麼手段在每一張選票上做功夫。如果幾萬張選票都要經過這樣的程序,那是幾個月幾年都不要想點清楚。而且每一個非法公民的選票都要經過法律挑戰才能定奪?

好的是,那一張選票後來被作廢。但是誰知道還有多少張這樣的選票?

事情被一名法庭記者發現後報導,民主黨的律師Marc Elias才在今天發表聲明說,那兩個律師所做的是未經過他們授權,他們同意「非公民無投票權。」但他沒有解釋,那兩個代表Bill Nelson和Andrew Gillum的律師是誰聘請的。

 

11/10/2018

佛羅里達州重新點票事件,在法院裁決下,民主黨執政的兩個郡,終於在今天中午停止點票,但是因為經過一再點票,共和黨在參議院以及州長選舉方面的選票差距,都縮小到不足0,5%,因此都必須全州重新點票。(最快星期四有結果。)

這關係到一個參議員、及一個州長職位。而佛羅里達是美國最重要的一個搖擺州。

原來已經在選舉夜晚宣布認輸的兩名民主黨候選人Andrew Gillum,及Bill Nelson,都表示會取消認輸,同時還振振有辭的說:「每一票都應當計算。共和黨企圖阻止,就是壓抑選票voter suppression。」他們不說的是:為什麼經過幾天點票,民主黨的票多出那樣多。

共和黨候選人說,如果公平點票,他們相信自己終究會贏,因為目前雙方差距還是有一萬多票。但是誰曉得民主黨還有甚麼花樣。如果點票有黑箱作業,就是天曉得了。

記得2000年選舉總統時,小布希George W. Bush只比當時的民主黨候選人高爾Al Gore副總統多出537票,經過民主黨一再點票,這個差距不減反增,所以只要公正點票,就應當不會出問題。(但是就因為經過那一次,民主黨決定以後每一次有機會點票,他們一定要贏,不論用甚麼齷齪手段。)

最可笑是在Broward County,誰都知道這個郡有歷史性的問題存在。這個郡的選舉官員Brenda Snipes臭名遠播。她從2003年開始出任這職位,就出了名的會搞事生非。昨天有記者問她:還有多少票沒有點算?她說:我不知道,我要進去問才知道。問她甚麼時候可以點完,她也說不曉得。問她還有多少海外選票、軍人選票、郵寄選票?她都不知道。

佛羅里達州的法律表示,所有選票必須在投票當晚結束投票之後半小時內點完,或是提出具體沒有被點票的數字,所以這樣一再發現新的選票,一再拖延是違法的,但是她完全不理。州長Rick Scott 說,佛羅里達一個月前才經過四級颶風,北面幾個災情慘重的郡縣都能夠依法點玩票,沒有理由南面沒有風災的Broward要拖延這樣久。

但是因為當地是民主黨的地盤,所以她連續當選四次。她的辦公室牽涉舞弊人所共知,因為它不僅在共和黨對民主黨選舉時受到造票懷疑,連民主黨內初選,她們都要動手腳。

2016年該區民主黨內初選眾議員候選人時,她就被控告偏幫當時的民主黨主席修茲Debbie Wasserman Schultz,以對抗她的對手Tim Canova,結果被告上法庭,但是事後Snipes卻將所有紙張選票都銷毀。這案子今年五月裁決,法官裁決Broward郡故意毀壞選票,罪名成立,必須賠償Tim Canova十五萬元庭費,但更嚴重的舞弊行為就因為沒有了選票無法裁決。Snipes在法庭中以銷毀選票是一項錯誤為藉口,避過更重的懲罰。(選舉舞弊似乎是民主黨傳統,大家可能記得,這位修茲女士在2016年民主黨總統提名初選時,因為民主黨電郵洩露,修茲被揭發偏幫希拉里,打壓另一位候選人桑德斯Bernie Sanders的提名選案。)

這位Tim Canova非常洩氣,身為教授的他寫了很多文章指出Broward County的選舉辦事處,以及Brenda Snipes如何腐敗,但是沒有一間媒體訪問他,除了Fox News。

當地報紙說,類似事件一再發生。我聽到好多人說Brenda Snipes辦公室極端無能,但是沒有人能拿她辦法。我看出來是因為她既是女性又是黑人,如果共和黨針對她,一定會被說成是針對黑人女性。

據共和黨州長Rick Scott說,這次選舉投票當晚,Broward County宣布,一共收到634,000張選票,但到昨日凌晨,增加到695,700張選票,到昨天下午,又增加到707,223張選票,最後的數字是712,840。而在棕櫚灘Palm Beach County,經過幾天點票也增加了15,000張選票。相對那些共和黨執政的郡縣,都可以在投票所關閉後半小時點玩票。

我聽到共和黨人在電視中說起這兩個郡的花樣,都無計可施。這是因為對方是此中高手。我在前天說起,民主黨派了他們最出名的,專門處裡選舉的律師Marc Elias,他專門幫民主黨以點票方式爭取勝利。2008年民尼蘇達州參議員選舉,大選當晚共和黨的Norm Coleman原來比民主黨的Al Franken 多出215 票,因為差距太小,要自動重新點票。當時民主黨就派了Marc Elias到場助陣,硬是將民主黨提升到反而贏了312票。中間過程非常曲折,每一個步驟Elias都要挑戰。(後來Al Franken因為性侵犯,已經辭職。)

除了這一次,Elias還在下面幾個州提出法律挑戰,重新計票:維吉尼亞,俄亥俄,內華達,紐約,威斯康辛,德州,佛羅里達,北卡羅來納州等,幾乎每一次都是民主黨反敗為勝。

Elias也是2008年民主黨總統選舉,2016年希拉里競選總統時的民主黨法律顧問。他屬於一個2016年成立的Priorities USA的組織,專門為民主黨爭取選民投票權。而這個組織的背後金主就是國際巨賈索羅斯George Soros。他在2016年一年內就先後對這個組織捐出1,450萬美元,他的兒子也給了一百萬元。索羅斯的目標是利用Elias發起的選民登記運動,為民主黨在全國增加一千萬選民。

此外,Elias在為希拉里助選時,就是經由他的法律公司聘請了Fusion GPS利用英國及俄羅斯情報人員,蒐集川普黑材料的始作俑者。

這些事情讓我想起1960年美國大選,甘迺迪的父親以非常骯髒的手段幫兒子競選,(利用黑幫買票),加上民主黨在伊利諾州及維吉尼亞州都發生作票嫌疑,當時眾所周知。結果甘迺迪以歷史上最小的差距擊敗尼克森。當時卸任總統艾森豪對尼克森說:如果你要挑戰,所有經費我會讓共和黨為你負擔。但是尼克森說,那樣國家會很亂,他還年輕,可以再等幾年再選(見:約翰甘迺迪傳奇的一生)。

但是在歷史上,尼克森卻被形容為無惡不作的罪人。

 

11/09/2018

川普總統今天啟程前往法國之前,在白宮草坪舉行了個小小的臨時記者會scrum,(他真是對媒體最友善的總統了,哪有總統開這樣多記者會的。)回答了20多個問題。他的記者會不僅資料多,娛樂性也高,但是所有記者就是要像鯊魚一樣,唯一目的是要咬死他。

記者現在最關心,取代司法部長的Matthew Whitaker,媒體認為Whitaker立場過分支持川普,不適合出任這職位。川普就說,我不認得know這個Whitaker,只知道他能力很強,絕對適合這職位。

於是媒體就說川普撒謊。說Whitaker出入白宮多次,他不可能不認識他。CNN等又找出川普上周一段訪問,川普在訪問中說:「我知道know他,他能力很強。」並以此證明川普說謊。但我們都知道know這個字在上面兩個地方可以代表不同意思。怎麼能說川普說謊呢?

記者又引用報紙的話說,前任第一夫人米雪兒奧巴馬剛出書,談到川普是最差總統,還說她永遠不會原諒川普,說他製造種族主義,說他分化國民,製造危險,因為會導致一些kooks去拿起槍來攻擊有色人種。你怎麼回話?川普很聰明,沒有批評這位前第一夫人,他就說:她出書是因為出版商給她很多錢。出版商都希望製造爭論controversial,我也回給一些爭論。我也永遠都不會原諒奧巴馬,因為他忽略我們的軍隊,千瘡百孔,要我來收拾。

明明是米雪兒在書中痛罵川普,但是到了媒體口中,就說川普在攻擊米雪兒。Trump now takes on the former first lady. Trump attacks Michelle Obama. Trump found target on Michelle Obama. 不僅如此,還接著播出一段話:「米雪兒說,當他們走低,我們走高。(大家拍手)」這完全是瞞天過海。

川普也提到佛羅里達州重新點票,他指出那個Broward郡為什麼憑空多出幾萬張票,而且越點票民主黨的票就越多。他說Broward郡一向都有這問題,存在舞弊。於是所有媒體在報導這句話時都說:川普毫無證據的with no evidence批評佛羅里達……(他們集體使用這幾個字,證明他們的腦子已經被機械化了。)

記者又問白宮為什麼取消CNN記者Acosta的白宮記者證,川普說白宮是神聖地方,總統也是神聖職位,每個人都應當尊重這地方,及這職位。但是所有記者就開始發難。後來記者的問題都是針對性問題。另一個CNN女記者 Abby Philips 問:你會不會讓Whitaker 控制rein in穆勒調查?川普一聽就知道這問題有立場,因此回答她:這是一個愚蠢的問題,我注意到你,經常問愚蠢問題。

於是川普又被指責專們針對女性記者。CNN那群評論員事後說:川普又發動攻勢攻擊媒體,今天是Acosta,明天會是誰?他們問的都是合理問題。…這不是單單關於Acosta,這關乎他代表人民接通白宮。…川普又在攻擊女性。川普不了解他為什麼不受女性支持,他這句話會讓所有大學女生,年輕女性對她反感。…歪曲事實twisting truth不是對白宮尊重…

但是主媒沒有一間報導Fox News主持Tucker Carlson遭到左派暴徒騷擾,恐嚇的新聞。(見昨天報導)

這就是川普開一個記者會的後果。他談了很多問題,非法移民問題(我認為最重要的),北韓問題,歐洲關係,但是記者全沒興趣,他們目的只在於在川普的話裡挑骨頭。

 

11/09/2018

昨天說過,佛羅里達州的民主黨用盡一切方法,要改變這次的州長選舉及參議員選舉的結果。星期二當晚,共和黨的Rick Scott和Ron DeSantis已經宣布勝利,對方也已經承認敗選,但第二天就有兩個民主黨執政的郡縣宣布要重新計票。這兩個郡,特別是Broward郡,過去多次用這方式拖延搗亂。這一次,原來Rick Scott比對方多出五萬多票,但是經過三天的點票,他的差距縮小到一萬多票,這表示民主黨至少多找出三萬多張選票,而且必須是全部投給民主黨候選人的。比如說,今天就有新聞,一個老師在學校的儲物室裡找到一箱的臨時選票,就是當選民到投票所時沒有現成選票,而臨時填寫的選票。這就是民主黨的作票方式。

共和黨申訴,他們無法(被禁止)到現場查看點票,對方也不說他們究竟要點多久,現任州長的Rick Scott提出法律訴訟後,已有一個法官下了命令,要這兩個郡必須在今晚七點鐘停止點票。不知道他們還會有甚麼動作。(最新消息,Palm Beach已宣布不會服從這法庭命令。而Broward也在繼續點票,完全不理會法庭禁令。)

稍後另一個法官也裁決,Broward郡違反該州憲章,必須盡快終止點票。但是兩個郡都充耳不聞。

而且佛羅里達州有法律,規定所有選票必須在投票所關閉後半小時點算。這兩個郡的做法是完全不顧法律。我沒有聽到一個主媒解釋原因。

在亞利桑那州也一樣,投票當晚共和黨參議員候選人多出一萬多票,共和黨候選人Marsha McSally也準備第二天宣布勝利,但是隨後每天的點票都是民主黨多了票。亞利桑那州比較奇特的是,有四分之三的選票是郵寄選票,因此點算較麻煩。不僅如此,每一張選票都要先核對簽名,如果簽名發覺有問題,還要致電選民核實,這方面非常容易出現作票或是舞弊。

今天川普總統就說,選舉之後過了幾天,哪裡出來這麼多民主黨的選票?

但是共和黨每次申訴,民主黨和傳媒就搬出壓制選民vote suppression的大帽子。說共和黨在壓抑黑人及少數族裔的選票。

本來這次選舉,共和黨失去了眾議院多數,但在參議院和州長選舉方面還是佔上風,但是民主黨還是要使用這些手段達到目的。他們連差距更大的喬治亞州也不放過,繼續在「點票」,直到他們成為多數。

過去亞利桑那州一直是共和黨州分,所以郵寄選票不構成問題,但明顯的亞利桑那州人口結構變化,出現了兩黨差距越來越接近。這情況在加州更為明顯,過去加州也是共和黨的票倉,不管是尼克森,雷根(李根)都在加州獲得極大多數支持,但是自從中南美洲移民(非法移民)大批湧入,而且受到民主黨的照顧及眷顧,加州已經成為民主黨的基地。所以眼見大批非法難民繼續湧入,民主黨見到的都是未來選民,所以無意阻止。甚至歡迎。

今天川普總統發布了一項命令,禁止非法入境者在美國境內申請庇護,這樣重大的新聞,主媒一字不提,即使提起也是說「經不起法院的考驗」。他們為什麼這樣不願意阻止非法移民呢?都因為他們見到的只是選票。

 

11/08/2018

民主黨奪得眾議院,媒體重新興奮起來,他們期望穆勒調查小組可以查出川普的罪行,然後彈劾川普。

今天在紐約,上千民眾示威,口號是「保障穆勒調查小組」。其他十多個城市也都有類似的示威。

穆勒調查了快兩年,都沒有查到川普有通俄的證據,為什麼還要保護他繼續調查下去?大家只要用心想想就會知道,他們要利用民主黨操控眾議院,將調查範圍擴大。他們已經在放話,要查川普家族過去的報稅表,以及他們過去所有生意的紀錄,一方面查他們有沒有漏稅,一方面查他們家族過去與俄羅斯有沒有生意來往,(或是任何一個獨裁政權),這樣都可以入罪。

過去一年多,穆勒就用這種方式,將川普周圍的人都治了罪。他們發現川普的國家安全顧問Michael Flynn的兒子在生意上有違法行為,以此逼使Flynn合作,承認做偽證。他們查出川普的短期競選經理Paul Manafort過去與烏克蘭往來時,沒有報稅,也將他治了罪。一個像川普這樣的家族,做了半個世紀的生意,要找出一點違法之處,會不容易嗎?

所以民主黨現在不會放過機會,他們的爪牙們也都動員起來,發動示威。因為這些人(示威者)肯定不是自動自發的。

今天的民主黨已經成為暴徒之黨,他們到街上,餐館,阻止共和黨人正常吃飯,正常工作。這幾天更有一群暴徒聚集在Fox News晚間節目主持人Tucker Carlson位於華盛頓 的家門前,包圍住他的家,砸爛了他家的門,高喊口號:種族主義的渾蛋,必須離去。並且高喊:我們知道你們在哪裡睡覺。還將他們家的地址,電話號碼放到網上,鼓勵民眾去騷擾他們。

Carlson今天已經沒有去工作,因為他不能丟下妻子,孩子在家面對暴徒。這些暴徒還有一句口號是郵包炸彈Mail Bomb,難道FBI等機構不能調查嗎?如果是民主黨人,或是左派傳媒有人被這樣騷擾,我肯定會鬧到新聞頭條,肯定會受到FBI等機構調查。(這個組織Antifa自己將抗議片段放上網,還以為很得意,後來見收到反效果才撤除。)

現在民主黨及媒體最痛恨的就是Fox News,因為如果沒有福斯新聞,他們就可以隻手遮天。可以每天都是連篇謊言而沒有人會揭發。現在只有福斯新聞台會抗衡他們,而且非常有效。所以他們下一個目標就是福斯新聞。

其實主媒應當多謝川普,現在他們每天24/7報導川普新聞,是他們唯一生存之道。記得奧巴馬時代,傳媒的收視率,發行量都跌到無法生存的地步。是川普新聞拯救了他們。這些他們都心裡有數,川普也都很清楚。

 

11/08/2018

今早看香港TVB的新聞,他們報導昨天CNN記者Jim Acosta和川普對陣的新聞時,居然沒有引用一句Jim Acosta的話,只用了川普罵他的話,結果看起來,就是川普無可理喻的在罵記者。觀眾完全不知道究竟Acosta說了些甚麼,才會使到川普生氣。這新聞中,還播出了其他記者支援Acosta 的很多句說話。整條新聞就是川普罵人,然後受到所有媒體指責。

我知道TVB是由CNN供應新聞,顯然這是CNN包裝好之後,發到海外各媒體的。

民主黨不認輸,到了耍無賴的地步。佛羅里達州長選舉,參議員選舉,喬治亞州州長選舉,本來選舉當晚已經有了結果,共和黨都已經宣告勝利,雖然差距不大,但是計票結果明明確確,民主黨到現在都不肯認輸。佛羅里達的兩個民主黨執政的郡Broward和Palm Beach,由官員帶頭說要從新計票,他們帶來了大批的民主黨的律師,目的似乎不只是點票,他們說:「我們是來贏的。」

結果發生幾件蹊蹺的事情,在Broward重新點票之後發現,這個郡共和黨參議員候選人Rick Scott的票數,比共和黨州長候選人Ron DeSantis的票數少了24,000票。不可能有幾萬人會將自己的票分別投給兩個不同政黨的人。

其實投票當晚,民主黨州長候選人Andrew Gillum和參議員候選人Bill Nelson都已經承認敗選,明顯這後續的行動,是民主黨商討之後的行動。他們派了大批律師目的不是在點票,而是要將輸變作贏。

據佛羅里達州另一位資深共和黨參議員Marco Rubio說,現在距離投票所關閉43小時之後,那些民主黨律師還是不肯說,還有多少票沒有點完。

依照佛羅里達州法律,如果票數相差低於0.5%,就要重新點票。當晚共和黨候選人的贏率都超出這個數字,沒有理由要選擇性的,在兩個民主黨主政的郡縣重新計票。

大選當晚,參議員選舉兩名候選人相差57,000票,因此民主黨的Bill Nelson認輸。之後他們發現在兩個「民主黨郡縣」有很多未曾計算的票,現在將差距縮小到17,000票,也就是差距縮小到0.22%,這表示要全州重新計票。DeSantis的贏面也縮小到38,000票。(依法律,所有選票要在開票後30分鐘內點算,這幾萬張選票哪裡出來的?)

另外在喬治亞州,民主黨的Stacey Abrams輸的比例更高,但她也是至今不肯認輸。還有一個是亞歷桑納州參議員選舉,共和黨候選人Martha McSally 也比民主黨候選人票數高出一個百分比,民主黨也是至今不肯認輸。

為什麼在差距微小時,都是民主黨人不認輸?

 

11/07/2018

今天司法部長塞申斯遞了辭職信,毫不意外。川普已經說了很久了:「我等於沒有司法部長。」中期選舉後,我會有行動。

塞申斯是好人,但是有些憨直。他只因為在川普當選前後,在一次公開場合跟俄羅斯駐美大使說過幾句話,他就recuse了自己,說自己(因為利益衝突)不適合再擔任調查通俄事件的人,於是將這任務交給了當時的副部長羅森斯坦Rod Rosenstein。於是羅森斯坦就任命了獨立調查官Robert Mueller,調查川普通俄。

這樣的人是否好得過分?

那個羅森斯坦後來被發現,他才是更加有嫌疑的人。他曾經和聯調局前局長康米James Comey等人,利用希拉里及民主黨泡製的川普黑材料,向法院申請竊聽川普的身邊人,長達一年時間。最近更發現,羅森斯坦曾經建議(計畫)在白宮裝竊聽器,蒐集川普資料然後將川普除去。

這還不構成證據,除去羅森斯坦?不過我們都知道,羅森斯坦見東窗事發,最近還懇求川普不要開除他。

現在民主黨及傳媒又在要脅,說如果川普藉這事件對穆勒開刀,他們就會動用違憲的名義,彈劾川普。今天CNN和NBC等電視台又搬出了水門案中,尼克森的法律顧問John Dean,拿這件事跟水門案比了。

不過這時候就見到參議院有多數的好處了,川普可以選擇他信得過的司法部長,(或是任何部長),都有較大的機會順利通過參議院的關口。

今天才是中期選舉後第二天,民主黨已經叫囂要對川普展開行動。好幾位眾議員在電視上說,他們第一個就要調閱川普過去多年的報稅資料,川普基金會的多年帳目,調查川普家族有沒有違法交易,漏稅,或是與俄羅斯有甚麼黑暗交易。以民主黨的齷齪想法,川普以及他的家人將會動輒得咎,隨時會有犯法行為。

那個加州女眾議員Maxine Waters在昨晚慶功宴上對群眾說:他們叫我不要提彈劾這兩個字,我偏要說:彈劾,彈劾,彈劾。

川普能夠順利度過兩年?

未來兩年,川普的工作會較過去更為受阻。任何需要國會撥款的計畫,都會受到阻擾。他想派軍到邊境阻非法移民這樣的小事,也將更為困難。但是川普是談判高手,他會想出其他方式達到目標。如果不行,他將成為典型跛鴨總統,一事無成。

 

11/07/2018

今天白宮記者會每一個人都該看,如果你不看,你就沒有資格指責川普總統仇視媒體。

川普今天親自主持記者會,他首先講述昨晚的中期選舉結果,當然是為自己說話,指出相比過去每一任美國總統的中期選舉,昨晚的成績對他而言是非常好,因為他只是失去眾議院多數,而且幅度(失去27席位)比預計小,相反的在參議院方面他反而有斬獲。他又說,2010年奧巴馬任期內,第一個中期選舉,失去63個眾議院議席,及 6 個參議院席位。他還說,他為11個參議員候選人站台,其中九人當選。並在好幾各州的州長選舉有意外收穫。

但是當開放給記者發問之後,氣氛就改變了。特別是當CNN記者Jim Acosta發問時,他說「我要挑戰你競選時說的話,你說那些中南美洲人是入侵,我不認為是入侵。」川普說,他認為是入侵,每個人見解不同,但是Acosta繼續說:他們只是一群人向美國邊界出發,距離還有幾百里。川普見他不是發言,就要他坐下,但是他拒絕,還繼續說「你不認為這是妖魔化移民嗎?」川普說他不反對移民,只是要他們合法進入美國。但是Acosta還是不願意停止,他繼續說「你擔憂通俄調查嗎?你擔憂被起訴嗎?」

川普見他根本不是真的在問問題,叫他坐下,但他拒絕,還拒絕將手中的麥克風交出。因為Jim Acosta每一次記者會都這樣,川普已經不再叫他發言,今日以為氣氛好,給他一個機會,他卻似乎純粹是要挑釁。川普對他說:你是CNN的羞恥,CNN應當不准你為他們工作。

後來有一個PBS的黑人女記者,她又起來指責川普,說前一陣川普說自己是Nationalist,民族主義者,說川普此言表示他是一個白人至上主義者,是種族主義者。川普說他了解的Nationalist是民族主義,代表他愛美國 (國家主義,相對於Globalist環球主義)。但這位女記者就堅持說這個字眼是種族主義,川普很不耐煩的說:你問的這個問題就是一個種族主義racist的問題。I don’t believe it, such a racist question.

這記者會開了一個半小時,川普很有耐心地讓 30 多個記者問問題,但除了少數幾位,多數問題都是「討伐」性問題。

另一個典型問題是:你為什麼總是挑選一部分人打擊另一部分人?他問了三次,要逼著川普回答。

川普說了一句話,我想沒有人注意,他說:現在選舉完了,我站在這裡,希望be nice to you,但是你們全部問這類問題。

之後CNN就請了多個評論員與幾個主持人圍著坐了一圈,我聽見他們說,川普在記者會中吹噓,他幫助的人都當選了,他沒幫的人就會落選。這樣的說法像是一個黑幫大老gangster的說法。He is like a gangster。

這一群人又說,川普明明輸了選舉,居然敢出來說他贏了,指他是厚臉皮。這一點我就感到奇怪,昨天晚上我看了幾間主媒,包括CNN,NBC及CBC,他們都非常洩氣,說預期的blue wave沒有出現,充其量是blue ripple藍色的蓮漪,CNN好幾個主持都難掩傷心。好幾個人說「這是令人disappointed的」It’s heartbreaking. …現在居然回過頭來說川普厚臉皮?他們就可以這樣無恥。

他們還攻擊川普,說他居然罵一個黑人女記者是種族主義者。我聽得很清楚,川普說那個問題是種族主義問題,沒有說那個記者是racist。

然後Acosta回到CNN的鏡頭前,他說「我只是指出他所有說過的謊話,他不喜歡被人挑出來錯處,」又說「他現在輸了,所以找人出氣,完全失控。」說川普「最喜歡跟人爭鬥,永遠是找人悔氣。」

這就是美國今天傳媒的面目,非常可怕。他們在記者會中,在節目中,都指責因為川普每天說的話在國內製造分裂,製造戾氣,製造暴力。但是完全沒有照鏡子,是他們每天在製造分裂。

還有在記者會中,有記者問川普,如何面對眾議院的通俄調查,川普大約是說民主黨也做了很多違法事情,他們應當擔心自己被調查。好了,這一下好幾間媒體都攻擊川普,說他做為一個總統,居然恐嚇威脅國會,說他「知不知道這是終極的濫權abuse of power?」

之後民主黨的眾院領袖佩洛西Nancy Pelosi也開記者會,大家應當比較一下,記者問佩洛西的問題非常友善:川普說如果你調查他,他就會調查你們,你擔憂嗎?

川普在推特說,你deserve做眾院議長,你覺得他是真心還是調侃。

這就是兩個記者會的差異。

 

11/06/2018

這次中期選舉大家最注意是:民主黨是否可以奪取眾議院多數控制權,共和黨是否可以保住參議院多數。因為民主黨只要多取23席就可以取得多數,而共和黨有四十多位眾議員退休,所以民主黨很有機會。而參議院方面也因為民主黨較多原有的議員退出,所以共和黨較有機會保持多數,甚至有可能多取得一兩席。

眾議院的席位,一開始就傾向於民主黨會領先。民主黨預料會有blue wave,甚至blue tsunami,不過開票之後民主黨的blue wave聲勢沒有預期的大。共和黨保住了好多選區,民主黨只能以較微的多數領先,最初估計民主黨可以有40席的多數,目前估計大約只有15席。屆時眾議院的各個委員會就會由民主黨主持,但是要真正的掌控,可能還是差幾票。

不過參議院就仍然會由共黨掌控,甚至有可能多1-2個席位。目前不能肯定實在因為好多個選區的票數太接近。掌控參議院方便通過法案,及可以任命更多聯邦法官以及巡迴法院法官。

除了這些數字之外,有幾個選區是最受矚目的,包括佛羅里達州的州長以及參議員席位。原來的州長史考特Rick Scott因為受了最多兩屆任期的限制,必須下台,因此他改為競選參議員,與現有的民主黨參議員Bill Nelson角逐,經過整晚拉鋸,最終史考特以1%的幅度勝出。

而史考特空出的州長,就由共和黨眾議員Ron DeSantis和民主黨的Andrew Gillum。Gillum原來是塔拉哈希的市長,分量不夠,但是在民主黨極左大老山德斯Bernie Sanders力挺之下,成為民主黨新的政治明星,一方面他是黑人,一方面年輕,雖然他在市長任期傳出多項醜聞,而且正接受FBI調查中,但在媒體掩飾下,他風生水起,聲望日昇。但最終DeSantis以僅僅1%差距當選。這對於共和黨是極大勝利。他和史考特都是川普的忠實支持者,這一次川普兩度為他們站台,可以說收穫甜美。

另一個值得注意的是德州參議員之爭,現任參議員克魯茲Ted Cruz是曾經與川普競逐總統提名的,這一次川普總統還專程來幫他競選。但是他這一次遭遇勁敵,對手Beto O’Rourke年輕,曾經是搖滾歌星,民主黨力捧他,務必要打倒克魯茲。民主黨由全國調動了史無前例的3,800萬元來助選,結果整晚都呈拉鋸戰。(最新消息,克魯茲將可保住席位。)

另一個戰場是南方的喬治亞州,民主黨推出了黑人女性Stacey Abrams,為了塑造第一位黑人女性州長的神話,由前總統奧巴馬,名女主持人Oprah Winfrey等大舉出動為她拉票,結果開票之後就遠遠落後於共和黨的Brian Kemp之後。

川普的造勢是見到成果,他風塵僕僕助陣的幾位參議員候選人都當選了,一些更是意外當選,包括昨天他為之站台的印第安那候選人Mike Braun,還有田納西州女參議員Martha Blackburn也是意外勝出。而昨晚最後一場造勢大會,川普帶了許多嘉賓一起出場,也使到密蘇里參議員候選人Josh Hawley 勝出。(非常可惜,密西根州共和黨參議員候選人John James沒有贏。但他應當還有政治前途。)

不過今晚的「成績」已經使到CNN,NBC、ABC等主媒難以掩飾的失望。

 

11/05/2018

川普昨天又舉行兩場造勢大會,今日更有三場,直到晚上中部時間九點鐘在密蘇里的一場。不管怎麼說,他的毅力讓人敬佩。

2016年時,他就這樣一直競選到投票日的前一天晚上,那時候沒有人相信他能贏,他是「死馬當活馬醫」,當時就讓人一半辛酸,一半敬佩。見到在場群眾的熱烈情緒,當時我就想:他有贏的機會。

這一次也是沒有人相信共和黨能維持眾議院的多數,川普仍然盡他每一分的力量。他讓我見到他事業成功的原因。就像他主持的電視節目The Apprentice,沒有一樣東西比盡自己的力更重要。

媒體也在盡最後一分力阻止共和黨有任何成果。CNN今天在報導川普的新聞時,已經進入「罵街」的地步。他們的主持是這樣說的:「川普的言論失控out of control,他的言論可能讓觀眾受不了turn off。」「川普散布不實信息falsehood,他用恐懼fear策略,這樣將會讓溫和派都背棄他,引起反彈。」MSNBC一個女主持更說「這個總統是一個racist pig種族主義的豬。」他們就可以這樣說話。

他們每天都說川普說謊,事實是,他們才是每天散布不實消息。我先後聽到NBC,ABC及CNN每次提到川普就說「雖然川普是美國歷史上支持率最低的總統,但是他……」事實是,有很多有信譽的民調公司,包括上星期華爾街日報的民調,都指出川普目前的支持率高過奧巴馬同一時期的支持率。你們怎麼可以只用合乎你們意思的民調做代表?

主媒想出所罪名家在川普身上,今天他們說,「川普的種族主義的廣告,被所有電台拒絕刊登,包括Fox News在內。」

這所謂的「種族主義廣告」,其實就是反對難民隊伍。講那個被驅逐五次的非法移民,殺死兩個警察,他還說,如果有機會會殺死更多警察。但是主媒天天罵這個廣告,說是仇視墨西哥人,說是種族主義,說是製造仇恨。

那個廣告的旁白說:「民主黨讓這樣的人進來。」這句話就刺到他們,讓他們受不了。如果你們不是願意讓這些人進來,為什麼每天都為這批難民隊伍辯護?為什麼每一次川普阻止非法難門入境,你們就高喊「種族歧視」?

就這樣一個廣告受到主媒集體打壓,但是星期六晚NBC的主流節目Saturday Night Life卻將一個共和黨在德州的眾議院候選人,一個在阿富汗從軍時炸傷一隻眼的候選人Dan Crenshaw,開玩笑,對住他的「獨眼」相片說:「你會意外這個Dan Crenshaw,原來是一個共和黨眾議院候選人,而不是一個色情電影的殺手角色。」然後底下的觀眾拍手大笑,這些都是甚麼樣的人。

 

 

 

 

 

這是好開玩笑的嗎?這個節目SNL是主流一個主要鬧場,每個星期六晚上都以嘲笑共和黨人為主要內容,他們有專門的人模仿川普,模仿所有重量級共和黨人物。但是到現在他拒絕道歉。與上面川普的廣告相比,哪一種才是仇很言論?

我在等待看川普在密蘇里州選舉前最後一場造勢大會,現場群眾情緒激昂,我看幾個網頁都有幾萬人在看,場內人山人海,(聽說每一個現場場外都有幾千人進不去)。這一場群眾大會川普首次邀情Fox News的晚間主持Sean Hannity,和電台霸主主持Rush Limbaugh一起上台,一定有精彩。

加註:果然精彩,Rush Limbaugh做開場白,川普還請了Sean Hannity,及福斯新聞的周末主持Jeanine Pirro都上台說話,還有他的女兒伊凡卡,白宮發言人珊德斯,主要顧問Kellyanne Conway,等等。不過演講中途,有人暈倒,演講必須中止,川普很有耐心地等救護人員將那個人台走。這已經是這幾天第二次,只是這一次情況較嚴重。因為每一次這些人都要先在場外等五六個小時,進去又要等一兩個小時,身體不好的一定挺不住。川普教大家耐心地等,觀眾還自發地唱Amazing Grace,好多評語都說好感動。

 

11/03/2018

川普今天舉行了兩場造勢大會,一次在蒙大拿州,一次在佛羅里達州。在蒙大拿州的就在機場舉行,人山人海。我見到電視上,那些人凌晨就開始排隊,幾乎十個小時的等待。今天在美國,只有川普才有這個吸引力。

昨天CNN做了一條新聞,說有人排了兩三小時隊,等待看奧巴馬為民主黨候選人造勢大會。CNN吹噓說那隊伍非常長。但我看沒有川普隊伍的十分之一。而且是奧巴馬的唯一的一次。不像川普,他每一次造勢大會都是同樣的熱情高漲,但是CNN從來沒有做過那樣的新聞。

奧巴馬的造勢大會,媒體的攝影機從來都沒有拉開,因此只見到奧巴馬身後有那麼幾十人。相比川普的身後永遠有十幾排的人。一眼就看出,雙方群眾差多少。

不過川普的受歡迎與他已經成為偶像人物有關,是否能換成選票,就要星期二晚上才知道。

現代人越來越容易被集體催眠。昨天晚上,川普的前任顧問班農Steve Bannon到多倫多,與另一位保守派評論員弗朗David Frum舉行一場公開辯論。新聞剛剛傳出就引來抗議之聲。先是左傾政黨新民主黨大聲疾呼,要阻止辯論進行,還要阻止班農進到加拿大,說他是川普的激烈右傾政策(例如旅遊禁令)的推手。(你有沒有想過,為什麼左派政黨的言論,都特別受媒體重視,都是頭條?)而且永遠都是左派要禁止與他們不一樣的言論。

場外示威者高喊的口號是:歡迎難民!人權不應當是辯論題目!他們攻擊警察,結果有12人被捕。

有三千人買票進場,他們說應當讓不同聲音發聲。但是在場內,班農每次說話,都聽到下面大聲噓他,喝倒彩。相反的David Frum說話時,就受到大聲歡呼及掌聲。現代的人已經失去獨立思考的能力。只要你說的是每天聽到的詞句,大家就鼓掌。

其實David Frum以前也是被喝倒彩的保守派,自從他成為Never Trumper(反川普分子)之後,忽然間受到主媒的歡迎。

這星期全世界的Google員工發動抗議行動,說公司的高層沒有好好看待性騷擾問題。幾千員工(多數是女性)參與了抗議。這很奇怪,Google可能是全球最先進的機構,年輕人渴望的工作場合。集合的都是年輕菁英,現在卻出現性騷擾不受重視的現象。如果連Google都處理不好性騷擾,那沒有一間公司可以說自己會處裡的更好。

唯一的可能原因是,今天的年輕人,特別是女性,對於性騷擾的定義、看法有問題。我做了一輩子的女性員工,好像要避免被性騷擾不是那麼困難的事。是不是作為女性也要反思呢?(參見:現代「性侵」的定義)

這些女性都是目前社會上的優秀族群,但思想明顯幼稚。也顯示了今天的大學教育教出來的學生,都是人云亦云的一群人。證實今天的高等教育完全失敗。前一陣子,美國川普總統任命最高法院大法官卡瓦洛Brett Kavanaugh時,每個大學校園都有抗議,哈佛、耶魯等大學,特別是法律系更全體簽名反對。過去大家都說西方的高等教育鼓勵獨立思考,但是今天明顯是鼓勵固定思路,不可以脫軌。

所以我完全支持安省省長福特Doug Ford取消在三個衛星城市建立新的大學的計畫。首先,需要每一個城鎮都有一間大學嗎?前任自由黨政府當初承諾見這樣多大學是基於需要,還是基於爭取支持(選票)?現代人一聽教育,就盲目地支持建大學,完全沒有思考現代年輕人一個個盲目的上大學是必要的嗎?

今天西方的教育制度是推動平等,所以推動每一個人都上大學。結果將技術學校廢除了。後果就是需要技術的工作沒有人做,出現了滿街的有大學文憑但是頭腦悾悾,身無一技之長的所謂「高等白癡」。所以美國的川普,安省的福特都宣稱要重建技術學校,這是真正有遠見,及急需進行的方向。(參見:是否每個人都應當唸大學)

 

11/02/2018

今天美國的經濟消息再好不過:十月份新增25萬份工作,美國每一天平均增加一千份製造業工作機會,美國失業率50年來最低,西班牙裔失業率歷史新低,黑人失業率歷史新低,工資增長十年來最高,川普的民調支持率上升到51% 。

但是你見不到主媒鼓吹這事實。在有四天美國選民就要投票,記得克林頓時代,醜聞不斷,克林頓的策士就發明一句話:It’s the economy, stupid.,意思是說,「甚麼都不重要,現在經濟很好呀」。現在經濟這麼好,主媒就發明其他議題,打擊川普。

今天CNN等的新聞標題包括:

華盛頓郵報:川普在七個星期內說了1,100個謊話;

CNN:川普在一天之內,說了83個謊言;

川普的前律師Michael Cohen說,川普經常說種族主義的話;

奧巴馬助選時指責川普空穴來風Making things up,製造謊言;

總之川普說甚麼都是謊言。昨天川普在推特放了一段影帶,是殺死兩名警察的非法移民,他在法庭裡說,如果有機會,會殺死更多警察。影片旁白說:是民主黨讓他進來,民主黨要他留下。

今天CNN將那段影帶一句句分析,說他在克林頓時代入境,但是警方逮捕他五次,三次驅逐他出境,所以不能說是民主黨放他進來。又說他被捕之後,當地一個警長是共和黨,又將他放走了,因此是共和黨留下他。

這是強詞奪理。是那一個政黨的法律把這些人當作貴賓一樣,保障他們的人權?今天是誰主張將這些人捉了又放?昨天是那些人指責川普,說川普指責這個人只因為他不是白人?

今天奧巴馬在為民主黨人助選時又攻擊川普,他說:「他又在製造恐懼,那些人不過是一群難民,而且距離我們幾千英里(錯誤,不到一千英里),這值得害怕嗎?」

奧巴馬還說,美國的經濟在他在任時期就已經非常好,他下台之後的最初多個月份,每個月新增工作機會,都與現在差不多。

CNN隨即在後面加了一句:川普的選戰完全是玩種族牌。

所以奧巴馬說話時可以誇大,不負責任。川普如果誇大,就是製造謊言。

主媒這兩天大力吹捧兩位民主黨候選人:佛羅里達的州長候選人,塔拉哈希市長Andrew Gillum,和喬治亞州州長候選人Stacey Abrams,他們兩人都是黑人,後者更是女性,因此媒體極力拉拔兩人,要創造歷史。在這唯一的條件下,其他資歷都不重要。這不是講理性的時代,最重要是要創造民權歷史。

奧巴馬連著兩天都在為這兩人助選,電視著名女主持Oprah Winfrey更為Stacey Abrams親自敲門拉票。他們用的口號都是非常種族主義的。Winfrey演講時對黑人說:記得你們的父祖輩沒有投票權,如果你們現在不投票,就是對不起祖先。

但是對於一位競選密西根州參議員的共和黨的黑人候選人John James (下圖),他們就完全不提,當他不存在。這個人才是真正正直乾淨的候選人,畢業於賓夕凡尼亞大學,西點軍校,服役於伊拉克八年,從商也極為成功,完美無瑕的背景,但只因為他是共和黨,主媒當他是透明。我只在Fox News見過他。

 

 

 

 

 

 

 

 

民主選舉應當講資歷,條件,不應當只講歷史衝突,種族背景。

 

11/01/2018

距離中期選舉只有四天,民主黨以及主媒已經當定民主黨將會取得眾議院多數,CNN今天已經在討論,眾院情報委員會主席將不會是共和黨的Devin Nunes,而是民主黨那個說謊大王Adam Schiff,言下之意非常興奮。這表示,Devin Nunes過去一年多努力的結果都將泡湯,(在他的努力下,發現了聯邦調查局及司法部門高官,利用民主黨一份與俄羅斯情報員合作泡製的川普黑材料,申請竊聽川普身邊的人長達一年,並因此導致聯調局副局長Andrew McCabe,及聯調局主要調查員Peter Strzok先後被開除。現在這調查仍在進行,如果順利,會再有多名高官被開除,而已被去職的前聯調局局長康米James Comey等可能要被傳訊,甚至被起訴。)但是如果這委員會主席換了Schiff,那就不可能再繼續下去,反而可能調轉槍口,擴大對川普及其家人的調查。連川普一家人過去在俄羅斯做過的生意可能都要起出來,當作非法生意調查。每一分鐘都有可能起訴川普家人。

因為只剩下四天,媒體比平時更用力幫助民主黨。今天一天CNN打出來的標題都是:「川普在選舉前挑撥恐懼情緒,他說難民隊伍隱藏罪犯,這是暗語,種族歧視的暗語。」

川普在推特中,用了一個短片,是一個殺死兩名加州警察的非法移民,他在法院中一邊笑一邊說:如果有機會,我會殺死更多警察。川普用這短片證明,這就是民主黨放進來的人。結果CNN幾個主持就很不高興的說:這是明顯的種族主義,因為那個男人是墨西哥人。

事實是,那個墨西哥人長得跟白人一樣。CNN等人所以生氣,是因為「川普是總統,他有那麼多追隨者,他這樣製造恐懼,製造種族糾紛,是極大的醜行。」我聽到他們說,有五千多萬人追隨川普的推特,所以他們氣死了。

CNN的Jake Tapper說,連保守派都說川普這樣做是種族主義者。但是他們找不到一個共和黨出來符合,後來找出來的是已經宣布不參選的亞歷桑納州參議員Jeff Flake。這證明了今天共和黨已經全部被川普收服,一個不剩。這是不是一個奇蹟?一個只有川普做得到的奇蹟。

華盛頓郵報,紐約時報,MSNBC等,我都見到同樣的標題:川普要用難民問題吸引選票。說他製造議題:明明不是問題的,他卻搞大事件。

南面的數以千計的難民隊伍,難道不是問題?雖然媒體說第一批隊伍已經縮水到四千五百人,但是事實上第二批,第三批都已經成隊出發了。而且人數都在一千人以上。如果今天川普說,他不管制邊境了,你說明天會不會有更多隊伍出發?

川普昨天說要加派一萬五千軍隊到邊境,媒體立即說他大小題大作。今天川普再宣布,他會簽署行政命令禁止難民入境後提出庇護申請,CNN轉播了一半就不轉播了,很明顯他們氣得要命。因為他們知道這是老百姓關心的問題,他們不要給川普任何機會加分。

今天川普在一次scrum中說,這些難民是對美國的入侵,那位主持Tapper搖著頭說:瞎說,這不是入侵。

另一個女主持說:他沒有一絲zero證據,可以證明者些難民中有壞分子。他們就派記者到難民隊伍中訪問婦女及兒童,以證明他們都是可憐人,目的不過是要爭取較好的生活。並且證明原居地的黑幫威脅到他們的安全。

我見到CNN那些主持和評論員已經發瘋了,還有四天,他們要用每一秒鐘幫民主黨打仗。

(我聽見很多人批評川普,說他每天都異想天開,做些無厘頭的事。我時常建議大家找出他以前的訪問來看,他要做的事都是經歷這麼多年計畫好了的。有人問我有沒有鍊接,下面這一個是集合了他許多訪問的一個集錦,有興趣的可以看看:https://www.youtube.com/watch?v=305-erOr3jk ,後面的評語更是讓人感動。)

Click: 846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