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生活雜文

北美原住民問題
手機越來越聰明,人越來越笨
好萊塢黑名單事件
死刑與民意
惠妮‧休斯頓之死
兩個截然不同的歌星
對警察好一點,對壞人要同仇敵愾
一件罪案是怎麼發生的
杜魯多的拳賽-政治人物是怎樣產生的
年輕人的Entitlement觀念

美國兩個終極的不孝子

真實命案系列

2017-02-05 23:00:01

近年來發生很多件子女殺死父母的倫常兇案,但說起兇狠,無恥,無人勝過加州比華利山這一對富家子弟了。

1989年,比華利山一座豪宅發生命案,死者是古巴移民夫婦曼南德茲Jose Menendez及Mary Menendez,何西及瑪麗‧曼南德茲。

何西在古巴卡斯特羅共黨革命後移民到美國,在美國認識了瑪麗,婚後生了兩個兒子萊爾Lyle 及艾瑞克Eric。何西在取得會計師資格後,在好萊塢娛樂圈打出一片天,做到唱片公司RCA的高層,住在當時價值五百萬元的豪宅。這豪宅在他們買進之前,歌星Prince 及Elton John先後都住過。Lyle得以進入普林斯頓大學,但成績不佳,又因為被指控瓢竊文章,被勒令停學。Erik就讀高中,成績平平,他和哥哥都曾經因為爆竊父親朋友的家,而留有案底,但兄弟兩人都在網球方面出人頭地。(下:曼南德茲的全家福相片,左為萊爾,右為艾瑞克。)

 

 

 

 

 

 

 

 

 

據警方的案情報告,1989年八月20日晚上,曼南德茲夫婦於寓所受襲。45歲的何西頭部後面中彈,47歲的瑪麗則腿部,手部,胸部,面部都中彈,(面頰的子彈將她的眼睛都炸穿,狀態恐怖)。明顯是在躲避時,全身先後中了十多粒子彈至無法辨認地步。而因為她在逃跑及躲避,血跡在房間內延續了很長一段距離。最後,何西及瑪麗的膝蓋骨都被再補了一槍,做成是黑幫殺人的印象。當晚有鄰居說大約在十點鐘聽到像是槍聲的聲響,但以為是煙花就沒報警。

據警方的案情報告,當年21歲的萊爾,跟18歲的艾瑞克Erik將父母射殺後,就將使用的Mossberg 長槍沿途拋棄,然後到附近電影院買了戲票看電影。之後他們與約好的朋友附近酒吧消遣,(警方說他們的目的是要有不在場證人)。近午夜時兩兄弟回到家,見到父母屍體,打911報警,哭泣的報警說,「有人殺死了我們的父母」。警方趕到現場後,雖然認為兩兄弟有可疑,可惜就沒有測試他們的雙手是否有用過武器的痕跡,也沒有測查當時他們在現場的指紋,甚至任由他們觸碰現場證物,包括子彈殼,這使到後來的調查增添困難。

之後警方對於兇嫌毫無頭緒,但是就發現,萊爾兩兄弟花錢如流水。因此開始對他們起疑。比如說,萊爾買了一隻勞萊士手錶,一輛六萬多美元的Porsche寶時捷跑車,另外還一口氣買了一間咖啡室及一間餐館,做起老板。艾瑞克就為自己請了一個年薪五萬元的全職網球教練,並飛到歐洲及以色列去參加世界級比賽。兩兄弟還遷出父母的房子,各自分別在附近的高級住宅區,租了豪華公寓頂樓層。而且兩人開著母親的豪華敞篷賓士轎車,每天在高級餐廳進餐,而且在短期內就先後在加勒比及英國度假。總共在半年內就花了一百萬父親的錢。

不過這時,艾瑞克開始感到不安,並且開始定期見好萊塢一個心理醫生。他甚至對這位Jerome Oziel醫生坦白,說自己殺了父母,非常後悔。他知道,鑒於美國的法律,心理醫生不可以將病人說的話公開。艾瑞克畢竟當時只有18歲。

這位醫生沒有向警方報告,但卻讓自己當時的情婦 Judalon Smyth偷聽 Erik的說話及錄音,但這女友是他的病人,而醫生與病人發生性行為是違反職業道德,不可以公開。不久這醫生企圖和情婦分手,她就去跟警方說了,因此警方正式關注兩兄弟,而萊爾就在聽到醫生有他與艾瑞克的談話錄音後,前去威脅醫生,恐嚇他不可以將錄音帶公開,警方就在這時(1990年三月)將萊爾逮捕。而當時艾瑞克正在以色列比賽,三天後在回國時向警方自首。

但因為萊爾的律師就這個醫生錄音帶不可以當做證物提出上訴,使到審訊拖延了兩年之久。最後加州高等法院批准部份錄音帶可以呈堂,最終在1992年12月才正式起訴兩兄弟。

審訊:

第二年開始的審訊因為是公開庭訊,過程都經由電視轉播,吸引了全國注意。兩兄弟的律師是很會作秀,很會利用傳媒的女律師亞布蘭森Leslie Abramson,她玩足了所有辯護律師的手段,包括讓兩兄弟每天穿上顏色柔和的毛線衣出庭,塑造一幅純潔、無辜青年的形像。(下圖:左Erik,右Lyle。與他們的律師 Leslie Abramson。)

 

 

 

 

 

 

 

 

 

雖然檢控官有足夠的環境證據,包括殺人的槍及子彈是由兩兄弟的一個朋友代為在一間槍店所購買,並有收據為憑,加上兩兄弟過去也有行為不檢的刑事記錄,但是那醫生的女友卻臨時反悔,說她向警方的最初證詞是「被人洗腦」而做出的,不過在庭的人都不相信,因為她說不出是被那一個人洗腦。

因此這時全美國關注案件的人都相信,曼南德茲兩兄弟是冷血的殺人犯,只因為唸書不成,又想盡情享樂,冷酷的將父母殺害。就在這時,亞布蘭森在法庭上爆出一個炸彈:她在庭上讓兩兄弟哭訴說,他們自小被父親性侵害,他們殺死父親是為了阻止父親繼續性侵,及報復。而因為母親知道這事,卻不阻止,又說母親有酒癮,藥癮,沒盡到母親責任,因此連母親一起殺害。

這樣的發展使到檢控官不知所措,因為事先一些癥兆也沒有。事實是,曼南德茲家的親戚,沒有一個人聽說任何這樣的事,他們知道的是,父親何西的確對兒子管教很嚴,希望他們學業有成就,親友也聽說何西脾氣暴燥,但就不至於做出性侵這一類行為。雖然如此,兩兄弟的兩個陪審團中,所有男性都認為應判謀殺罪名成立,但是所有女陪審團員就全部認為應當判過失殺人,結果一審流產。檢控官認為幸好是流審,如果判兩兄弟無罪,依照法律兩人將不能再被起訴。

洛杉磯地區檢察官立即宣布再度起訴兩兄弟,這一次審訊兩兄弟由同一個陪審團陪審,而且這一次的法官禁止電視攝影機進入法庭,因此過程沒有第一次那樣戲劇性。而且被告律師安布蘭森的「父親性侵」論據已經沒有第一次那樣具有震憾性,此外安布蘭森又被發現,她請的心理醫生William Vicary在她要求下竄改了有關兩兄弟的心理報告,因為原來的報告對兩兄弟不利。(後來這醫生受到調查,但是安布蘭森就未受到調查。)

這一次全體陪審團員一致裁決:兩兄弟各自兩項一級謀殺罪成立。他們說,從未相信兩兄弟受父親性侵的說詞。而認為他們不過是要侵吞父母的錢財(為數1,400萬美元),而下毒手。不過陪審團就不建議法官處以死刑,原因是,兩兄弟過去均無殘暴案底。

 

 

 

 

 

 

 

 

 

 

1996年七月,法官裁決兩人終身監禁,不得假釋。加州感化部並且將兩兄弟分開不同監獄囚禁,禁止他們見面。而且兩人都被單獨囚禁,就是不與其他犯人一起。

但是兩兄弟都提出上訴,先是加州上訴法庭裁決後維持原判,之後,加州最高法院也裁決維持原判。兩兄弟最後向美國上訴法庭再提出不合理拘禁及要求釋放請求,這次持續到2005年,上訴法庭三名法官還是拒絕了他們的請求。

監禁之後:

自從開始審訊開始,曼南德茲兩兄弟就成為美國聞人,特別是一些腦子不成熟的年輕人,一些寂寞、或是鬱悶的女人,就將他們兩人當做英雄。很多女人向他們寄情書,鼓勵的信件。據監獄方面說,每天都有上千封支持信件湧到。到他們被判有罪之後,情況也沒改變。其中不少女性更主動向他們求婚,雖然監獄方面禁止這一類重犯跟監獄外的女人親近,最後萊爾跟艾瑞克還是各選了一個女子,在獄中行了婚禮,當然他們從未有過肌膚之親。後來萊爾離婚,然後很快又跟另一個崇拜他的女子結婚。

 

 

 

 

 

 

萊爾1997年跟第一任妻子結婚,Anna Eriksson自稱做過模特兒,他們在監獄中行婚禮,除了監獄的牧師,律師亞布蘭森也參加了。Anna後來要求離婚的理由是,發現萊爾「欺騙她」(有外遇),因為他還跟其他女子通信。他們在2001年離婚,兩年後,35歲的萊爾又跟一個33歲的雜誌女編輯結婚。婚前他們通信已有十年時間。

艾瑞克也在1999年28歲時在獄中結婚,婚禮簡單,所謂的結婚蛋糕,只是一個巧克力棒糖Twinkie。新娘Tammi形容新婚之夜是寂寞的一晚,(事實是,她每一晚都自己過)。她每個星期都帶著十歲的女兒,開車240公里到監獄去跟艾瑞克見面。她後來向媒體說,這是她幻想了很多年的婚姻。(下:艾瑞克與Tammi的結婚照。)

 

 

 

 

 

 

 

艾瑞克則說,是Tammi支撐他度過監獄生活,因為他無法想像自己在監獄中過一世的前景。他多次表示,對於所做的事十分後悔。但是萊爾就從來不承認自己做錯事,他仍然企圖說服任何訪問他的人,他的行為是自衛。

萊爾與艾瑞克至今被關在不同監獄中,萊爾每天練舉重,打籃球,及養寵物(蜥蝪)。據說他們兄弟已經十多年沒有說話或是嘗試與對方聯絡。

結論:

這件兇案很明顯,兩兄弟兇殘成性,出生於這樣富裕的家庭,卻養成好吃懶做性格。他們明顯因為不成器,遭到父親譴責,更可能因為爆竊父親朋友的家,遭到指責,甚至可能威脅不將遺產留給他們,就因此動了殺機。

據他們的心理醫生的紀錄,萊爾脾氣暴燥,有反社會傾向,讀書完全是敷衍,報告是抄襲的,並因此被逐出校。你說他的父親怎會不生氣?

他們為了製造父母是黑幫殺死的假象,對著父母射了十多槍。Erik後來承認,他們甚至停下來換裝子彈。還向母親面部開槍,讓她整個面部模糊一片。而父親就因為頭部近距離射擊,導致頭頸分家。

做了這樣兇狠罪案之後,這兩個沒大腦的年輕人就大肆花費父親的錢,一些悔意都沒有。無恥愚蠢的人莫過於此。

這命案另一個醜人是兩位被告的「明星」律師,她玩盡了辯護律師的花樣。在這一類辯護律師心中,沒有道德底線,只有官司的輸贏。這就是美國的律師文化。這使我想到希拉里做律師時的表現,如出一轍。(見: 希拉里為強姦犯辯護)。另一個事實是,今天美國及其他西方國家,辯護律師這一行百分之九十八是捐款給民主黨的,(或捐款給自由派政黨的),而各大媒體在有刑事案件發生時,也多數是請他們做評論,散布「只有合法與否,沒有道德與否」的論調。這是為什麼美國及西方的社會及政壇越來越無原則,越來越無厘頭。

Click: 842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