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生活雜文

北美原住民問題
手機越來越聰明,人越來越笨
好萊塢黑名單事件
死刑與民意
惠妮‧休斯頓之死
兩個截然不同的歌星
對警察好一點,對壞人要同仇敵愾
一件罪案是怎麼發生的
杜魯多的拳賽-政治人物是怎樣產生的
年輕人的Entitlement觀念

拜登怎麼「贏」了大選

2020-11-06 11:47:00

第一個因素:賓夕凡尼亞州在大選前三個月決定,要點票到大選日之後三天,只要郵戳日期是大選日之前就好。但之後又修改規定,不必嚴格規定郵戳日期必須在大選日之前。共和黨為此告到法院,但賓州高等法院裁決民主黨政府勝訴。共和黨再告到聯邦最高法院,當時只有八名大法官,而首席大法官(原來應該是保守派的) John Roberts跟三名自由派法官站在一起,結果是4-4的票數,這表示不干預地方法院的裁決,維持原判。

當時川普政府就強烈反應,認為這是打開舞弊的大門,後來證明他是對的,幾乎所有的票數接近的州,都一直點票,將選舉夜的結果都反轉過來。

第二個因素:就是今天在美國,有27個州(加上華盛頓特區)允許Ballot harvesting(蒐集選票)的作業,就是每一個市政府在選舉前寄給每一個選民一張選票,選民接到政府寄來的選票之後,填寫再寄回去,就完成投票程序。但是如果接到選票的人搬家,或是已經死去,過去這些選票都是報廢的,而且只有接到選票者的親屬可以依法處理。但在Ballot harvesting規定下,允許第三者,任何一個人,收集市政府寄出的選票拿到投票所代為投票。這個第三者甚至可以是政黨工作者。

據說在很多大城市,目前常見的情況是,這些政黨的operatives (工作人員),他們不必提供任何證據,也無須當事人的簽名,證明他們得到授權,就可以交回選票。任何一個有公平意識的人都可以看出來,這存在多少弊病。

民主黨在過去幾十年來因為藉口要協助黑人選民投票,一直都有黨工在做「輔助選民投票」的積極工作,所以他們承續這個工作,非常容易。而共和黨多年來不僅沒有這方面的基礎,甚至反對這樣的變相作弊,根本不會去做。

後來幾個州的民主黨改口說,為了公正,他們限制每一個人「一次」只能交出五張選票。對於他們來說是大大的讓步,事實是即使只是一張,都是作弊。

現代居民因為遷居,死亡,等等因素,以每兩年選舉一次計算,每一個選區這樣的變動影響到大約十分之一的選民。媒體很少報導這一類新聞或是統計數字,唯一最近的統計來自於內華達州,拉斯維加斯所在的Clark County,當地居民統計是220萬人,其中合法選民不到150萬人,上次大選這些inactive voters居然達到20萬,達到七分之一。

這一次,幾個民主黨的州,特別是一些大都市的選區:密西根的底特律,賓州的費城,威斯康辛州的密爾瓦基,內華達的拉斯維加斯,喬治亞州的亞特蘭大,都出現這種情況,選舉之後出現的大批幾乎全部是拜登的選票,其中共和黨法律團隊指出,選舉夜的凌晨三點鐘,費城就出現兩萬三千多張百分之百拜登的選票,他們想檢查這些選票但是被拒絕。

第三點:開始點票之後,這些我上面提到的選區的點票所都禁止共和黨的監票員進去監票。費城規定監票員只能站在30尺以外地方。共和黨監票的目的是希望檢查每一張郵寄選票上的簽名,是否符合選民的(存檔)簽名,這是一個很重要的程序,但是他們不可能在30英尺以外的地方做到。後來當地法官裁決,將30 英尺改成六英尺(因為新冠肺炎的規定),但是當地政府仍然拒絕,後來將監票員都趕出去。在底特律,除了禁止監票員進去,還在監票大廳的大玻璃窗都用白紙封住,禁止任何人見到裡面的作業。這是公然違法行為。但是除了少數保守派媒體其他主流媒體全部沒有報導。

第四點,媒體集體幫助民主黨當選。大選前媒體就不斷製造拜登大幅領先的民調,用來誤導選民。那些民調指出拜登在佛羅里達領先5-8%之多,但結果川普領先5%,(強調,佛羅里達的共和黨政府改組了原來民主黨領導的選舉行政部門,可以見到更有效率,也沒有舞弊的空間,原來民主黨的基地Miami-Dade County因為拉美族裔態度的改變,民主黨領先幅度比以前縮小一倍以上,這一點沒有人可以挑戰。)俄亥俄州的民調,也說拜登領先將近一成,結果川普領先九個百分點。其他搖擺州,民調都顯示拜登領先3-5%,華盛頓郵報更在選舉前兩天宣稱拜登在威斯康辛州領先17%,結果雙方相差不到1%。川普在一次造勢大會中說:他們拉大差距,就是要你們都不去投票。如果他們說相差2-3%,你們都會去投票,所以他們將差距拉得這樣大。

除了民調,媒體用盡所有方法打壓川普,這個已經無須再提,他們從來沒有提過川普在經濟,外交,移民,黑人方面等等的政績,(他們說川普的經濟成就不過是延續奧巴馬及拜登的基礎),他們又全力打壓拜登的負面新聞,即使人證物證都齊全,甚至可以完全封鎖亨特拜登前合夥人Tony Buboulinski舉證的記者會,當川普集團報導這些消息時,切斷他們的推特項目,甚至可以整個切斷一間全美第四大報紙New York Post的推特帳戶。

自從大選日,主流媒體沒有一間轉播,報導川普集團的記者會,所以多數選民根本無從知道點票場所拒絕監察員的事實,更少人知道ballot harvesting的舞弊事實。昨天當川普在白宮發表講話時,所有媒體:ABC,NBC,CBS,MSNBC全部都在轉播了幾句話之後就停了,然後主持人一致說:川普說的那些話是沒根據的baseless,錯誤的指控falsely…

第五點是,地方上存在的傳統的舞弊。費城,芝加哥,密爾瓦基等長年由民主黨主政的城市,選舉舞弊的事情是家常便飯,當地人都瞭如指掌。死人投票,黨工幫人投票,投票所門前給賄賂事件層出不窮。但是除非失敗的一方願意傾家蕩產的去訴訟,多數都不了了之。今年五月就有一名費城選舉法官Domenick J. Demuro因為接受賄賂連續在2014,2015,2016選舉中大量投票,竄改選票,及竄改選舉結果在法庭上認罪。這是當對方是一個人時較易找出證據,但是當對方是一個集體時,你很難對付。

就像這一次,整個賓夕凡尼亞州,密西根州都是極端partisan的民主黨人,大選前公開跟川普叫陣,罵戰,賓州檢察官甚至說共和黨的監票員都是流氓goons,並會禁止他們進入監票區,說那就是「干預賓州的民主選舉」,而費城主管選舉事務的內政廳長Kathy Boockvar昨天開記者會時就被揭發,她在四年前發過反川普推文。他們都經常上CNN及MSNBC這些對民主黨友善的電視台,笑盈盈地說:是的,我們會一直點票到有最後的結果。他們從來都不會到Fox News,立場非常鮮明。

第六點也是最重要的一點:選舉勝敗是由媒體宣布。選舉夜大家都見到,幾個票數接近的州都是川普領先,十點半時我親眼見到CNN (以及加拿大的CBC) 等顯示大勢已去,他們面色凝重的說:民主黨陣營現在應當感到憂慮。但是十幾分鐘之後他們似乎得到指示,改變戰略,開始將一些票數接近的州給了拜登,甚至預言德州,亞利桑那都變成藍色的。這就給機會拜登搶先站在電視機前宣布自己領先。

我們都知道,選舉夜的結果事先報告郵寄選票結果,因為這些選票可以當天一早開始點算。而個人親自投票就要等到投票所關閉之後才開始點算。所以當晚先報告的都是郵寄選票結果,但今年郵寄選票中民主黨領先的幅度大大減少往年,過去民主黨郵寄選票高出共和黨兩三倍,而親自投票的共和黨就佔了極大多數。所以今年在開始報告親自投票數字後,幾大媒體都警覺到民主黨在郵寄選票的優勢,壓不過共和黨親自投票的數字。但是午夜過後,出現大批拜登的選票,是扭轉局勢的開始。

2016年大選對於媒體及民主黨都是一個極大的意外,他們毫無準備,但是這一次他們完全有了心理準備,連他們自己人(Michael Moore)都警告他們不可以相信這些民調。所以他們可以運用所有的能力扭轉局勢,達到目標。

過去四年有追蹤媒體態度的人都應當很清楚,媒體幫助民主黨運用所有策略要拉下川普,製造他是俄羅斯特務的謠言,發動特別檢察官調查他通俄,利用烏克蘭的一通電話彈劾他,在法院長期訴訟要調閱他過去十幾年的報稅資料,他身邊的人一個個被情報機構設圈套讓他們入罪,任何一個人都可以出面指控他精神失常失去領導能力,拉他下台。有這樣多證據證明他們的打倒川普的企圖,「選舉之夜」的鬧劇只是他們的臨門一腳,不應當意外。

現在大家都說,川普的法律訴訟是上坡路,因為一般人都存著息事寧人,顧全大局的心態,已經有少數共和黨人跟他劃清界線。如果沒有共和黨的全力支持,他很難獨立打這一場仗。加上最高法院是否會接他的案子仍是未知數。法院一向是獨立的,未必會願意跟他淌這趟渾水,除非川普團隊可以找出實際的舞弊事例。

雖然在媒體的宣布下,拜登似乎贏了這次的大選,但最後結果還是要等塵埃落定。川普是一個懂得堅持的人,否則他也不會贏得2016年的大選。我希望他的支持者這一次不要都袖手旁觀,讓他一個人打這一場仗。

而且,川普這次得到的接近七千萬的選票是貨真價實的,這七千萬是不可忽視的力量。大選前民眾對他的愛載也是貨真價實的。歷史上沒有一個人可以號召像他一樣的愛和擁護。

 

Click: 1108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