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生活雜文

北美原住民問題
手機越來越聰明,人越來越笨
好萊塢黑名單事件
死刑與民意
惠妮‧休斯頓之死
兩個截然不同的歌星
對警察好一點,對壞人要同仇敵愾
一件罪案是怎麼發生的
杜魯多的拳賽-政治人物是怎樣產生的
年輕人的Entitlement觀念

拜登與華信公司合夥醜聞再解密

2020-10-28 14:07:49

在距離大選只剩下七天,美國歷史上最大的一宗政治醜聞,貪污醜聞出來一個最有力的證人,但是美國媒體繼續全面封鎖這個證人的證詞,甚至封殺這個證人。但是還有七天,能全面封殺?如果是這樣,美國的民主制度已經死亡。

巴布林斯基Tony Buboulinski是拜登家族與中國一間能源公司中國華信CEFC成立合資公司SinoHawk時找來的合夥人,並邀請他做這間公司的CEO。但是他在最近多次發表聲明,以及挺身而出指責前副總統拜登說謊,嫁禍。

巴布林斯基昨晚接受Fox News晚間新聞主持Tucker Carlson的訪問,解釋了他為什麼這樣做。綜合來說,第一,當他聽說拜登在電視中說,他從來沒有參與兒子亨特拜登的「生意」時,他認為是明顯的說謊,因為他被對方拉攏時,就兩度跟拜登會面,談到拜家族與這些生意的關聯。第二,他更不能忍受的是,拜登的同夥,包括民主黨眾議員(也是情報委員會主席)謝夫Adam Schiff公然說這件事是俄羅斯灌輸的錯誤訊息 (謊言) Russian Misinformation,他認為這是將通敵,叛國的罪名加在他身上,因為他家三代從軍,不容這樣的羞辱。

 

 

 

 

 

自從亨特電腦在一間電腦店出現的新聞被紐約郵報揭發一個多星期,美國媒體就全面封殺這新聞,甚至完全不報導巴布林斯基六天前舉行的記者會。之後媒體就密密實實包裹,並給拜登機會否認說「他沒有拿過外國政府一毛錢」,並且要謝夫出來,將這件事又說成是俄羅斯跟川普陣營的陰謀,同時找出50位反川普的前情報官員發公開信,說這件事很有:「俄羅斯的爪子印」,但是拜登跟他的同夥,從來沒有否認這電腦上的資料(包括電郵及短訊)是真實的,俄羅斯陰謀從何而來?

巴布林斯基已經在一個星期前(22日),總統候選人最後一次辯論前出來召開記者會,將他與拜登家族,包括拜登,亨特拜登,及拜登副總統的弟弟詹姆斯James Biden接觸的事公開。他當時說,他的一個舊相識James Gilliar接觸他,找他加入一個新公司SinoHawk,這公司將與中國一個政府有股東的最大能源公司之一中華電信CEFC合作,投資(一帶一路的)基建,地產等事業,將來營利以數十億元計。他在昨晚說,當時的計畫是,CEFC會分兩次匯款一千萬元到他們的公司戶口,作為基本營運費用。

巴布林斯基昨晚說,他與拜登第一次會面是2017年五月二號深夜,他在James Gilliar介紹下,以及拜登家族的代表Rob Walker安排下,在加州比華利山Beverly Hilton Hotel與拜登家的人見面,包括拜登前副總統,亨特拜登,及拜登的弟弟James (Jim) Biden,討論了這間公司跟拜登家族的關係。他感覺這次會面是要證實這公司跟拜登有關係,因為拜登的談話內容都是他自己的家族,同時詢問巴布林斯基的家族背景,但也提到拜登跟中國高層的緊密關係,之後他同意做這公司的CEO,之後就接到那封五月13日的電郵,就是James Gilliar發給他的「亨特拜登對這公司的期望」的電郵,當中就提到H (亨特拜登)幫Big Guy保管10%的利潤。

我們從這些電郵中知道,拜登的身分都是使用代號:Big Guy,My Chairman,所以他可以說他沒有拿外國錢,因為沒有證據。巴布林斯基說,拜登他們非常緊張,對於不讓拜登的名字被公開非常慎重。

昨晚巴布林斯基透露的最有力的證據就是,他記得其中一次在比華利山的Peninsula Hotel與拜登等人見面時,曾經問過他們:你們怎麼能逃過這些事?你們不怕嗎?他說詹姆斯拜登笑著對他說:Plausible Deniability合理推諉。

這意思就是說,他們設想周到,可以在合法範圍內否認整件事。這就是拜登及民主黨今天的作法。

巴布林斯基昨晚還有一句話很有力,當這事件被揭發後,他多次跟牽涉到的幾個人聯絡,希望他們收回或是否認「俄羅斯陰謀」這句話,但是大家都沒反應,其中Bob Walker說:你不能這樣做,你會將我們全部活埋了。(他在電話中錄音了這句話。You’re just gonna bury us all.) 巴布林斯基說,Walker有太太跟一個孩子,他負擔不起出來作證。(至於巴布林斯基也接到很多死亡威脅電話,他說自己正接受FBI的保護。)

就是因為怕被「活埋」,拜登到現在都不公開回答相關的問題,事實是,美國媒體也不問他相關的問題,到現在主流媒體還是說:川普因為競選劣勢,發明拜登電腦的陰謀,窮追猛打…紐約郵報到現在仍然被推特及Facebook封鎖。你在美國主流媒體見不到一條相關的報導,你去Google搜尋相關新聞,首先跳出來的都是否認的條目,或是攻擊川普陣營造謠的條目。

巴布林斯基已經去見過FBI,交出他所有的證據,但是FBI到目前也沒有反應,沒有聲明,明顯,所有華盛頓的既有勢力都要等到大選結束。他們的目的是要打倒川普,如果是拜登勝出,就不會再追究,而他們都認為川普勝出機會很小。

巴布林斯基進一步透露,公司成立後幾個月,他都沒有收到CEFC匯給他們的錢,而他一直在各地奔走,花的是自己的錢,當他在 2017年十月追問時,亨特此時說,他自己現在是CEFC主席葉簡明的私人顧問,所以他直接負責,這就讓他意外,因為這表示SinoHawk的事將不透過他這個CEO。而這一千萬元是否到位,他這個CEO也無從得知。(後來他經由美國參議院的調查報告發現,CEFC在那年八月,確實匯款五百萬元到亨特拜登的一間空殼公司Hudson West III,這表示亨特拜登瞞著公司其他人自己跟CEFC接收鉅款,而這筆錢據稱還牽涉到香港前高官何志平Patrick Ho Chi Ping,也就是經過他在中間擔任洗錢工作。)

另外在九月底,他見到新聞習近平到莫斯可訪問,並且聽到CEFC購買俄羅斯國營能源公司Rosneft百分之14的股權,這就讓他更意外,因為如果CEFC牽扯到俄羅斯國營公司,他們的合夥就會出事,(因為美國對俄羅斯的禁運),這時他再詢問亨特拜登時,亨特就諸多推諉,說他還有很多生意要做。

巴布林斯基昨晚還說,亨特拜登跟詹姆斯拜登當時還在世界各地尋找商業機會,包括歐曼Oman,盧森堡,法國,羅馬尼亞,卡吉斯坦等。他承認這些人既不懂當地語言,也沒有類似的工作經驗,他們唯一靠的就是拜登的名字,而他們都知道拜登將角逐2020年總統。

(我過去已經提過,當拜登做副總統時被奧巴馬授權負責伊拉克的重建工程,建造十萬可負擔房屋,當時詹姆斯拜登就被一間不知名的建築公司聘請,讓那間公司獲得為數上百億的工程合約,淨賺數千萬美元。)

現在中國華信已經倒閉,葉簡明也被收押,相信中國官方掌握的拜登家族的資料也不少。巴布林斯基說,如果拜登當選,他肯定有把柄在對方手裡。

有一點要知道,拜登等人找到巴布林斯基,是因為他過去的政治捐款都是捐給民主黨的,所以認為他信得過。昨晚巴布林斯基還說,他在跟(前副總統)拜登見面後,拜登要他好好看住亨特,巴布林斯基說,大家都知道甚麼回事,(因為亨特的吸毒,到現在還是每天胡搞,所以拜登很需要一個人看住他。這是今天很多媒體幫拜登找藉口的原因,認為拜登已經夠辛苦了,第一個太太跟兩個女兒都死於車禍,唯一的好兒子Beau不久前又死於癌症,現在只剩一個兒子是這樣子…的確很可憐,但是你要人同情就不要每天製造罪名給川普一家人,要將他們都置於死地。)

相關文章:

由亨特拜登電郵談到華府的貪腐

Click: 513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