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生活雜文

北美原住民問題
手機越來越聰明,人越來越笨
好萊塢黑名單事件
死刑與民意
惠妮‧休斯頓之死
兩個截然不同的歌星
對警察好一點,對壞人要同仇敵愾
一件罪案是怎麼發生的
杜魯多的拳賽-政治人物是怎樣產生的
年輕人的Entitlement觀念

美國情報機構暗中與川普較勁

2020-10-10 18:05:33

過去大半年,川普一直希望揭發情報機構藉「通俄」調查對他的整肅內幕,司法部先後發動了總調查員(IG) Michael Horowitz的調查,以及特別調查員約翰杜倫John Durham的調查,但是前者只在去年底發表報告,證實了司法及情報機構在處裡川普通俄調查時,犯了17項嚴重錯誤,但是卻在結論中說,他不認為這些錯誤是因為他們「意圖」犯錯。而且因為他沒有起訴權力,於是不了了之。

之後川普就跟共和黨密切等待杜倫的報告及行動,因為約翰杜倫對於情報機構這些非法行為多次嚴詞指責,而且他有起訴的權力。但是左等右等,到現在都沒有行動。最新消息是,連司法部長巴爾William Barr都已經表示,這份報告在大選前不會公開。

巴爾是川普最信賴的部長,他也多次為川普申冤,說所謂通俄事件是美國司法及情報部門對川普發動的不公平整肅,甚至指責奧巴馬政府監聽spy on川普的移交小組及政府,他還因此被民主黨及媒體攻擊,說他是川普的走狗,打手,還發動要彈劾他。現在似乎連他都投降了。

川普昨天第一次痛罵巴爾,說巴爾沒經過他就發表那項談話。如果他連巴爾都失去,他在美國的司法及情報界就幾乎完全孤立了。

因為等不到杜倫的報告及行動,過去一個多星期,川普指示他在情報部門唯一的信得過的手下,國家情報局長雷克里夫John Ratcliffe (他剛剛上任五個多月)解密、公開了數百份的文件,這些文件都要經過分析,消化,我在「時事看板」已經介紹過其中一小部分,最驚人的一單就是,奧巴馬時期中央情報局長布里南John Brennan在2016年七月28日親筆寫的一份備忘錄,上面這樣寫:「我們在尋找更多的俄羅斯(跟…下面一個字被刪除了)行動的內幕…,(摘要是)希拉里克林頓(在26日)批准了一項外交政策顧問提出的建議,製造(stirring up)一個醜聞,宣稱俄羅斯情報單位干預以醜化vilify川普」。

這備忘錄是寫給奧巴馬總統(簡稱POTUS) 的,備忘錄下面還寫了CC給:JC,Denis,及Susan。

這三個人非常容易知道,就是當時的聯邦調查局長康米James Comey (JC),奧巴馬的幕僚長Denis McDonough,以及國家安全顧問蘇珊賴斯Susan Rice。

稍後,又有一份2016年九月七日的文件,布里南將一份資料轉送給聯調局FBI局長康米,以及當時主管反間部門的助理副局長史托克Peter Strzok的,那份文件內容更證實,當時競選總統的希拉里為了轉移公眾對(她)使用私人電郵事件注意力,才製造這件川普的醜聞。布里南在文件中說:「基於FBI口頭要求,CIA提供…總統候選人希拉里批准的一項計畫,有關另一位候選人川普和俄羅斯駭客間破壞美國選舉,做為轉移公眾對(她)使用私人電郵事件注意力。」

而他轉送的這份資料就是希拉里及民主黨聘請英國退休情報人員史蒂爾Christopher Steele泡製的一份川普黑材料。後來知道,這份黑材料裡面的內容都是史帝爾在酒吧裡面收集到的有關川普的惡意的閒話,完全都是沒有經過證實的,包括說川普埋伏自己人在民主黨裡面,又說他在莫斯科一間豪華酒店 Ritz-Carlton 召妓女,而且是兩名妓女,在總統套房的床上小便,只因為那是奧巴馬住過的套房…

希拉里以及奧巴馬政府的官員,為了讓這份完全沒有經過證實的文件能夠見光,安排當時的聯調局長康米,將這份(未經證實的)黑材料去跟當時的總統候選人川普做簡報,這就給予這文件「身分。雖然川普全然否認這文件的內容,之後他們的同黨(包括國家情報局長James Clapper),第一時間向媒體透露內容,成為2016年大選的川普醜聞。後來還用來跟情報法院(四次)申請,竊聽川普身邊人。

由上面這些資料,我們已經可以證實,美國司法及情報部門整肅川普的行動,奧巴馬是知情的,而且是由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希拉里發動,而中情局,聯調局,國家情報局等都參與其中。

我以前也提過,奧巴馬在2017年一月五日(川普就職前15日)在白宮召開會議,上述幾個人另外包括副總統拜登,司法部副部長葉姿Sally Yates都在座,經過後來的國會聽證,證實了這項會議討論到他們商討怎麼整肅川普可能任命的國家安全顧問弗林Michael Flynn,之後他的國家安全顧問蘇珊賴斯Susan Rice就在川普就職那天的中午用她的公務電郵發出任內最後一封電郵,說「總統(奧巴馬)在一月五日的會議中,指示我們一切要按本子做事。」這都是「此地無銀三百兩」的越描越黑的作法。

到現在,經過獨立調查員穆勒Robert Mueller兩年多的調查,證實找不到川普團隊通俄的證據,但是民主黨以及媒體仍然沒有還川普清白。到現在他們還說俄羅斯在幫助川普當選,他們經常引證的例子,就是川普在2016年七月競選時,曾經這樣喊話:「俄羅斯,你們聽著,如果你們能夠找出希拉里(不見了的)三萬封電郵,他們一定會給你報酬…」這樣的開玩笑式的喊話,可以做為通敵的證據嗎?唯一證明的是,希拉里在她被調查期間,銷毀了三萬封電郵,這是毀滅證據的行為。

到目前,川普團隊的調查找到的證據除了上面引述的,還包括:一位情報人員在他們開會後寫的紙條:我們去(對弗林問話)的目的,是要引誘他說謊,還是要迫他下台?包括調查弗林的主要探員史托克Peter Strzok自己在電郵中承認,他已經竄改了他對弗林問話的紀錄;但是這份可以證明弗林清白的訪談記錄,到目前聯調局都拒絕交出來。而當司法部要調閱穆勒小組所有(17位調查人員)的手機時,所有三十多部手機及電腦的資料都被洗清,他們的藉口是「使用錯誤的密碼導致手機當機」。你信嗎?

上面說的這些都證明了deep state的存在。以前多年積存的華盛頓官官相護的積習,盡全力阻止像川普這樣的人破壞他們的「舊秩序」。

這些包括川普自己任命的FBI聯調局局長雷伊Christopher Wray,以及CIA中情局局長哈斯波Gina Haspel,他們在就任後都成為華府deep state的一份子,首先雷伊就為了聯調局本身的聲譽,一再阻止將聯調局的文件交出來,他讓川普的司法人員每一步都碰壁。目前司法部調查這事件,每一件蛛絲馬跡的小證據,都要花很大工夫去找出來,完全沒有內部人員的合作。

而CIA的哈斯波最近也多次拒絕解密有關通俄調查的文件,也是為了保護下屬,(鞏固自己的權位),即使他們犯錯,犯法,所以川普才會拖到現在將這些相關文件解密。而且要知道,雷克里夫等人必須先找到這些文件才能解密,他們完全沒有相關人士的合作。

由杜倫到雷伊,到哈斯波,到巴爾,證明這些華府的新舊勢力,明顯都不想讓民主黨在這個大選關鍵時間處於不利的境界,擔心自己受到媒體批鬥。因為這些文件的公開,將造成極大震動。於是川普只有自己公開,但是基於經驗,基於過去十多天的事實,除了少數保守派媒體,沒有一間媒體做任何報導。一點作用都沒有。大家應當認清了,即使今天找到奧巴馬,拜登等人白紙黑紙的犯罪紀錄,他們都會受到包庇。

大家更要知道,今天民主黨拚死命要贏得這一次大選,不僅僅是要掌權,他們還要掩飾所有自己的罪行。如果川普當選,這些文件都要見光,而很多政府高官都可能(應當)被起訴。

 

補充:

對於上述資料的被公開,奧巴馬時前中情局局長布里南John Brennan在CNN上的解釋是:「(他們)挑這時間發布,是為了大選轉移視線…他們挑選性的公布這些資料…」但是他並沒有解釋那些資料是否真的,CNN的主持就讓他過關。

至於聯調局長康米James Comey他正好在兩星期前被參議院傳訊,他對其中聯調局犯下的一些「錯誤」這樣解釋:手下的人做事馬虎,他也感到難堪。其他關鍵的問題,他全部以「不記得」回答。

Click: 526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