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生活雜文

北美原住民問題
手機越來越聰明,人越來越笨
好萊塢黑名單事件
死刑與民意
惠妮‧休斯頓之死
兩個截然不同的歌星
對警察好一點,對壞人要同仇敵愾
一件罪案是怎麼發生的
杜魯多的拳賽-政治人物是怎樣產生的
年輕人的Entitlement觀念

杜魯多醜聞不只WE Charity

2020-08-17 23:19:25

加拿大自由黨政府的操守醜聞終於出現第一個「犧牲者」,財政部長墨諾Bill Morneau今日宣布辭職,除了辭去財政部長之職,連國會議員之議席也一併辭去。

他這是因為牽涉到WE Charity醜聞。一方面他的兩個女兒不僅為WE工作,或參與其工作,而且全家人還接受WE的招待,到非洲旅行(說是考察),之後沒有顧忌地參與了給予WE一項四千多萬元的合約的決策。

如果說墨諾在WE事件中有過失,那杜魯多的過失更大,他全家人都接受WE的優厚的金錢待遇,總數超過50 萬元,他也沒有退避,大筆一揮就給了大學生九億多元的補助金,讓WE全權負責,讓WE可以賺最多四千多萬元的傭金。

圈內人說,墨諾沒有得到杜魯多的支持,所以必須辭職。上周Bloomberg 新聞社揭發,杜魯多接觸前中央銀行行長卡尼Mark Carney,尋求意見,甚至尋求他出馬接任財長之職,對於墨諾等於是一個暗示:我想你該走了。

其次他與杜魯多之間,對於新冠肺炎期間如何花錢,預算赤字應當有多大,出現不同立場。據說他反對肺炎期間杜魯多(以及總理辦公室PMO)一項又一項補助措施,無止境的花錢計畫。這些補助計畫都是違反他的立場。我早就說過,自從二三月開始,杜魯多每天站在攝影機前面宣布各項散財計畫,遲早要出事,果然,幾個月下來,他讓今年的財政預算出現三千多億元的赤字,也許領錢的人高興,但是懂得算數的人都不免擔心這個赤字大漏洞,如何補回。記得杜魯多在沒有當總理時說過的一句話:「預算會自己平衡。」加拿大人怎麼會選出這樣的人做總理的?

雖然受到經濟打擊的人確實應當受到幫助,但是杜魯多根本是經濟外行,他根本是用國家的錢收買自由黨的支持及選票,那項九億元的學生補助,就完全是沒有必要的,大學生受到新冠肺炎的經濟損失本來就不大,需要給他們九億元嗎?事後看來不僅是給自由黨收買年輕人選票,更是幫助自己的朋友(何況還是慈善機構)賺大錢,最後還讓自己家人得到好處。納稅人醒醒吧。

到現在杜魯多政府已經第三次犯了操守大忌,兩次已經被定罪。這還不算最新的一單:在他的一項商業房租補助計畫中,居然將8.400萬元的合約,給了他的首席幕僚長Katie Telford的丈夫負責的貸款公司MCAP。她丈夫Robert Silver在這間公司是首席副總裁,還是政策及執行的CEO。

對這事件,PMO的解釋是,他們都合法的避忌了,Telford本人沒有參與這項決策。這是騙誰呢?錢是公家的,受益的是你們自己人,這跟直接不直接做決定有關係嗎?

最讓人起疑的是,聯邦政府有一個CMHC,就是專做房屋補助計畫的,為什麼要將幾千萬元讓給外包公司?CMHC不可以做嗎?據說就是因為Silver成立了這間公司,聯邦政府(自由黨政府)才修改了CMHC的章程,讓類似的工作可以外包。這事件查起來要比WE事件更臭好幾倍。

據說Robert Silver原來也在政府工作,(他幫政府開了一間公關公司Crestview,在裡面任高職),因為太太升了總理的幕僚長,為了避免利益衝突就離開了。這又是騙人,現在不拿政府高薪了,就拿數字更大的回傭,倒楣的照樣是納稅人。

這些人最厲害是,只顧得在法律上做到滴水不漏,但是納稅人的錢都往他們自己荷包裏面裝。這個Katie Telford我記得,當杜魯多剛剛當選總理時,她和杜魯多另一個幕僚Gerald Butts兩個人為了由多倫多搬到渥太華,一共申報了30萬元的搬家費。她個人就報了十七萬元。連她賣房子給房屋經紀人的傭金,都開在納稅人身上。(那個Butts已經因為SNC醜聞下台。)

自由黨家天下的想法作法已經進入他們的基因裡面,貪污於他們不是罪過,是正常。任何人了解加拿大政治都看得清這一點。這一回墨諾辭去財政部長的同時,居然同時公開表示,他將正式向聯合國經合組織OECD申請秘書長之職。這表示甚麼?他做不好加拿大財政部長之職,但有信心再往上升一級去聯合國去混?

我以前說過,杜魯多上台後為什麼一再將加拿大納稅人的錢往聯合國的機構送,又積極申請加入聯合國非常任理事國的席位,都因為他一早就垂涎聯合國秘書長之職,這些人本事不大,但是野心比天高,自信比天高。

Click: 920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