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生活雜文

北美原住民問題
手機越來越聰明,人越來越笨
好萊塢黑名單事件
死刑與民意
惠妮‧休斯頓之死
兩個截然不同的歌星
對警察好一點,對壞人要同仇敵愾
一件罪案是怎麼發生的
杜魯多的拳賽-政治人物是怎樣產生的
年輕人的Entitlement觀念

抽絲剝繭看Michael Flynn事件

2020-05-10 14:35:53

川普總統的第一任國家安全顧問弗林Michael Flynn在川普就職後三個星期就被開除,是川普政府的第一個「醜聞」,也是川普團隊通俄的第一個「受害者」。經過三年多的調查,聯邦司法部決定撤銷對弗林的所有指控,整件事峰迴路轉,代表了是非扭轉,也代表真相大白。

當川普剛剛上台時,每天都有的大新聞就是:川普團隊與俄羅斯官方勾結,目的是讓川普當選總統,弗林因為在川普當選後(12月8日)跟當時的俄羅斯大使Sergey Kislyak通了一通電話,事後隱瞞了部分談話內容,被媒體揭發,因此在出任這職位22天之後就被開除了。現在我們終於知道了事件的來龍去脈。

 

 

 

 

 

司法部經過多個月的調查,獲得下列這些訊息:

早在2016年八月大選(競選)高峰時期,先是在八月15日,聯邦調查局反間調查組的史托克Peter Strzok在一封電郵裡面說:雖然川普當選的機會是一百萬分之一,我們還是要有一個「保險政策」,以防萬一。第二天,FBI就展開了一項針對弗林的專案調查計畫Crossfire Razor,這個調查屬於一個七月31日就展開的Crossfire Hurricane之下,目的都是要調查,川普團隊是否通俄,以及是否對美國國家安全構成威脅。而這一次選擇弗林,是因為他是川普競選團隊的外交顧問,而他曾經到俄羅斯演講數次,包括被RT電視台邀請,而這電視台被認為是莫斯科政府的傳聲筒。

不過調查進行四個多月後,FBI在2017年(川普當選後,但還未就職之前) 的一月四日,發布內部備忘錄,說:「經過(多個月)調查,沒有發現負面/不利的消息derogatory information,現在決定結束這項調查。」報告又說:(Crossfire Hurricane )決定,弗林這個人不再是這行動的調查對象。我們的資料認為,沒有法律基礎讓(他)繼續調查下去。結論是:FBI決定中止調查。

但是當天下午,上面說到的史托克就發了一個電郵,他說:「Hey如果你們還沒有關閉RAZOR,不要太快做決定。」之後他又電郵給FBI副局長Andrew McCabe的法律顧問,(也是他長久的情婦)麗莎佩吉Lisa Page,說「Razor仍然啟動」。

就在第二天,一月五日,奧巴馬在白宮召開一次會議,在座的除了奧巴馬,副總統拜登,還有中央情報局長布里南John Brennan,國家情報局長克里坡James Clapper,聯邦調查局長康米James Comey,國家安全顧問Susan Rice,司法部副部長葉茲Sally Yates 等。根據後來葉茲Yates在國會的證詞,他們在這會議中提出了弗林在12月8日跟俄羅斯大使通了一個電話,他們提到電話內容可以有副本transcript,但當時手頭沒有,根據Yates在2017年於國會中的作證,她說當時康米就提出了羅根法Logan Act,說可以用這個法案讓弗林被控。這項1799年通過的法案是禁止美國人為「與美國有爭議的國家」工作,而弗林曾經為土耳其政府做遊說工作。

Yates說她當時意外得不得了,連後面的話都沒聽進去。要知道,Yates不是川普的支持者。她在川普上台後因為拒絕支持川普的旅遊禁令,被川普開除。

這表示,這一夥人見到弗林沒有做錯事,就利用這通電話要置他於罪。之後她說,奧巴馬在會後留下康米一個人,說要繼續跟他談。

(後來我們知道,有一夥人在一月12日提出要求解密這份電話內容。這一夥人的名單在五月13日被司法部公開,包括了副總統拜登,奧巴馬的幕僚長Dennis McDonough,聯調局長康米,中情局長John Brennan,國家情報局長克里坡James Clapper等。)

最微妙是,奧巴馬的國家安全顧問萊斯Susan Rice,她在川普就職總統那一天(2017年一月20日),也就是奧巴馬政府官員最後一天上班的日子,用辦公室的電腦發了一個電郵給她自己,說:奧巴馬總統(在那次會議中) 一開始就強調,情報及司法單位,必須按照本子做事。總統強調他不是詢問,啟動,或是指示(任何人)從司法程序上(做事)。他重申我們的執法人員必須按本子正常進行。

萊斯這一通電郵根本是「此地無銀三百兩」,她利用離開白宮前最後一天發這電郵就是要將這句話存檔:「奧巴馬叫大家按本子做事」,如果你沒有做錯事,需要做這件多此一舉的事。(這也證明此人很笨。)

就在白宮這次高層會議後第二天,聯調局長康米到川普大樓,跟川普做了一次簡報,內容就是民主黨DNC以及希拉里競選總部出錢,請英國退休情報人員史帝爾Christopher Steele撰寫的一份川普黑材料Dossier,這份黑材料內容荒誕,也未經任何一個機構證實過,(後來知道是史帝爾憑空杜撰)。康米向川普簡報說有這麼一份黑材料在外面流傳,他沒有說這份黑材料內容是未經證實的。由於他作了簡報,表示總統已經知道了,於是他們可以將這黑材料外洩。於是上面提過的國家情報局長克里坡就第一時間,向CNN透露了內容,於是「川普在莫斯科召兩名妓女,並且在高級賓館的床上小便」的新聞,就廣為流傳了。

白宮在一月五日開高級情報會議,之後奧巴馬留下康米私人密談,第二天康米就跟川普作了簡報,這一連串行為間有甚麼關係?

之後在川普就職後的第四天,一月24日FBI派了兩名調查員到白宮去訪問(調查)弗林。這兩人是史托克他自己,還有一位是Joe Pientka,他們沒有按照正常的程序,先向白宮的法律部門申請,雙方經過討論,得到批准之後才能進行。這是FBI局長康米事後在電視上吹噓我們才知道的。他在2018年12月9日在電視上這樣說:按正常standard 程序,我們要申請,要等到法律部門批准,如果是布希政府,或是奧巴馬政府的更有組織的政府,我們都會這樣做,否則不可能gotten away with (逃不過),但是我們看到這是(他們執政初期)就這樣做了(派人去了)。

他們不僅沒有依照正常程序申請,他們甚至假扮好友狀,說要跟弗林聊天,說不必要有律師在場。(在當時,弗林根本不知道史托克是甚麼立場,亦不知道FBI是當川普是敵對一方。)於是他很爽快的答應跟他們「聊天」,恕不知對方拿了他的電話紀錄,要去套話。

證據在於,司法部發現了FBI在一月24日當天的一次內部會議中的一份私人的手寫便條,一名有分參與FBI討論如何對付弗林會議的探員,他寫下了,「我認為我們應當重新考慮此事,我們(訪問)的目的是要真話,還是讓他說謊,所以我們可以起訴他,或是讓他被開除?」,這證明了至少有一名探員認為,這是弗林被訪問的目的。還有一個便條上寫:我們這樣做好像是玩遊戲playing game,不能讓白宮看出來。

其實所有FBI這一類會議都有紀錄的,但是FBI隱藏這些紀錄,連司法部調查人員都無法取得,只找到這一個簡單的私人的note,我相信是一個不同意FBI作法的人交出來,否則連這個都沒有。另外,當天兩位探員訪問弗林,依照程序都有紀錄,稱之為302文件,據說FBI也提出多種理由沒有交出,司法部的調查人員仍在努力調閱。此外據說史托克已經將這份302內容大幅修改。

這也是有證據的,因為史托克在二月20日寫短訊給他的情人:Lisa,你沒有看到我改過的edit的內容,我已經全面改寫completely re-write,只除了保留XX的聲音,同時給你審閱一次,提意見,以便有需要交出去。(這裡的XX是被塗抹的部分,可能是另一個探員的名字。)

說回FBI將弗林與俄羅斯大使談話錄音,這是對於外國官員(或是外國人)才能進行的,弗林正好是在電話另一端也被錄了進去,但是依照規定,美國人一方的名字及內容必須保密。但是奧巴馬政府卻將這個電話解密(只有總統可以解密),並且由FBI透露給媒體(當時是華盛頓郵報),結果各大媒體都有了這個談話的內容,於是每天問弗林是否跟俄羅斯大使通話,通話內容有沒有「有關美國對俄羅斯的經濟制裁政策」,在當時通俄指控滿天飛的時候,弗林說他沒有談到這內容,導致副總統彭斯幫他圓謊,於是他被川普開除了。

事實是,一個候任官員與外國大使通話,討論未來的政策,完全合法。何況談話內容即使是在仇視他的FBI來說,都沒有痛腳。

我提過很多次,在美國殺人犯,黑幫被警方問話,事先都要被警告:你說的話都被當作證據,…(Miranda Rights的規定),但是弗林不僅沒有被警告,他還被事先給予謊言,叫他不要帶律師,騙他說是隨便聊天。

結果這份訪問(證據) 就被交給後來的獨立調查員穆勒穆勒調查Robert Mueller,讓他接著調查,但因為查不出甚麼,就利用他兒子做生意,說會繼續調查他的兒子,起訴他,於是弗林認罪,他認的罪也不過是「對FBI調查人員說謊」,雖然說謊的內容也完全是無罪的。

如果是一宗普通刑事案件,或是黑社會組織的罪案調查,警察是用這手法套話,法官都會將案子丟到字紙簍。但是弗林被提控了三年,他變賣了房子以籌集律師費。只因為他是第一個出面支持川普競選的將軍,只因為奧巴馬曾經不滿意他對伊斯蘭國恐怖份子的強硬立場,將他開除,就要將他趕盡殺絕。

弗林的案子現在被司法部門撤銷,與當初的通俄調查一樣,都應當是爆炸性新聞,但是過去幾天主流媒體幾乎是保持緘默,不予報導。但卻都在網頁上散布,說司法部長是川普總統的應聲蟲,應當被開除。如果他們真的以為是這樣,為什麼不大聲報導,像當年報導通俄新聞(爆炸性新聞一樣)的鋪天蓋地的報導?

說這是美國有史以來最大的司法醜聞都不過份。這是一項有組織的,企圖將民選總統打倒的,傳媒與情治單位合作的未成功的政變。

 

最新發展補充:

06/04/2020

在美國全面陷入暴徒的搶掠縱火的混亂局面中,司法部解封,公開了前任國家安全顧問弗林Michael Flynn在2016年12月29日與俄羅斯大使Sergey Kislyak之間的通話內容。就是這一宗電話導致媒體翻天覆地的報導,導致他在(2017年一月22日) 就任後22天就被解除職務,同時導致奧巴馬政府的餘臣對川普過度小組的竊聽,最後成立獨立調查員穆勒,調查川普團隊通俄。

弗林當時被指,他在這通電話中有提及美國對俄羅斯的禁運,但是沒有跟副總統彭斯坦白,是說謊,在排山倒海的壓力下,川普要他辭職。

當時媒體全部暗示,川普政府為了感謝俄羅斯的幫助讓他當選,所以在電話中就禁運的事願意給俄羅斯通融。(下圖:弗林及俄羅斯大使。)

現在這通電話內容被公開了,證明這是一通完全正常,甚至在外交上完美的通話,其中有關禁運的內容,只是Kislyak提到一句話,之後被弗林撇開了,沒有接話。所以如果他說他們沒有談到禁運,都不為過。甚至他可以說他不記得有提到禁運。

那一段是這樣的,Kislyak說:「今天(你們)宣布的一個措施是,讓FSB和GRU都列入禁運名單,我就問我自己,美國是否不再願意跟我們共同對付恐怖威脅?」弗林的回答是:「Yeah, yeah…yea…如果你們要採取反措施,你們慣常做的你來我往的措施,我們會了解。」

就這樣一句話,能說他是和俄羅斯討論美俄禁運政策嗎?

這通電話由頭至尾,弗林顯示的都是一個美國外交官非常正常的作為。一開始,Kislyak提及美俄在中東問題上的歧見,Kislyak說他對美國推動的新原則不同意,(弗林說Okey。)之後Kislyak建議雙方元首在2017年一月21日(也就是川普就職後第二天),進行一次「完全安全的」視像會議,讓雙方討論一些議題,交換意見。弗林的回答是:「Okey,」之後他說「我要求你們做的是,希望你轉達這意思,不論你們做甚麼,不要讓你們的政府,將我們推到一個死角,Okey?…我是說,如果你們要採取行動,我知道你們必須,不要做超越你們必須做的,我不希望到一個局面必須升級,…」

Kislyak說他了解,但是要對方也了解莫斯科對這事的極端不滿raging。

之後弗林說,雙方都需要冷靜的頭腦,穩重的處理,因為雙方在中東都面臨共同的威脅。最後兩人同意,必須「除去共同的威脅」。

之後Kislyak就提到禁運,之後弗林再提醒對方,不要你來我往驅逐對方外交人員。在川普政府上台後,冷靜處理雙方的歧見:「我們都有共同敵人,你們跟他們有問題,我們也有,特別在中東是如此。」

之後弗林說:「記得,大使,你不是跟一個職業外交官說話,你是跟一個軍人說話,我是很務實的人,我只在乎解決問題,我們需要的是解決來到我們面前的實際的問題。」

他又說:「我們不要talking past each other on對著空氣說話,我們要了解確實的問題,找方法解決,Okey?」對方說「完全了解」。

這像是一個跟對方勾結之後當選的人說的話嗎?這像是一個欠了對方人情,現在要還債的人說的話嗎?

就是這一通電話,讓媒體跟民主黨將這個剛剛上台的政府,打擊得遍體麟傷。

共和黨在2017年二月就要求解封這通電話,但是因為當時的司法部控制在副部長羅森斯坦Rod Rosenstein手上,加上隨之而來的穆勒調查,直到三年後才由目前的司法部公開。但是美國浪費了多少時間與精力呀。

但是有多少美國人會看到這份內容?有多少媒體會報導?幾乎是零。

讓我們來看看民主黨的反應,那個眾議院情報委員會主席謝夫Adam Schiff在星期五(這文件公開後)發表的聲明:「這份文件完全證實弗林就他的電話內容說謊,對FBI及副總統說謊,說他沒有提及禁運的政策,…所以不要意外(川普)總統和他的盟友要推動陰謀論,要改寫歷史,因為事實對他們殺傷力太大。」

05/13/2020

有關美國司法部撤銷對前任白宮國家安全顧問Michael Flynn弗林的案件,不見於美國的主流媒體,但是暗中較勁卻暗潮洶湧。這件案件的法官蘇利文Emmet Sullivan原本應該在星期一做出決定,撤銷對他的控訴。但是他遲遲沒有決定,昨天他宣布會延遲這項決定,同時要邀請其他有關方面outside parties with interest and perspectives提供意見。這表示,他對司法部的命令不會照單全收。

有人指,他這樣的作法是違反憲法,也有人指控他的做法不像是法官,而像一個政客。一名前任檢控官Brett Tolman指出:這件案子是「美國政府針對Michael Flynn,現在美國政府決定因為證據不足不再控訴,一名法官沒有理由站在中間(干預)。」

最令人垢義的是,在弗林的案件中,這位法官拒絕了第三方提出意見達23次之多,現在他卻決定要聽取外間意見。而且蘇利文在過去的裁決歷史中,他經常是跟民權組織立場一致。包括一些針對難民的審訊案件。

另外,有兩千名屬於聯邦調查局及司法部的「前任」職員星期一發表公開信,要司法部長巴爾William Barr辭職,反對他撤銷弗林案的決定。他們在信中的理由是,巴爾的行動證明他是川普總統的御用工具,干擾了法庭在司法案件中的崇高權力。信中還呼籲眾議院司法委員會召開聽證,調查巴爾。

這最後一句話,顯示了這封信與民主黨的關係,也證明了華盛頓的政府機構哩,民主黨的聲勢強大。(上一次卡瓦諾大法官任命案中,也有兩千名華府的律師,及法律學者簽名,支持那名指控卡瓦諾在35年前性侵她的女教授。)

至於川普這一方面,司法部的代理國家情報局長Richard Grenell原來決定要公開,究竟是那些官員當初要求解禁弗林與俄羅斯大使的電話通話。因為情報機構可以竊聽外國官員的電話,但是不可以公開電話對方(美國公民)的身分及內容,但是如前所說,在2017年一月五日奧巴馬於白宮召開的高級情報官員會議中,談到了弗林的身分,後來知道他們設法解禁unmask這個電話的內容。(後來是因為當時的司法部副部長Sally Yates她自己在國會聽證中,對這一事實表示驚訝,才透露了這事。)

今天我們知道,十多名奧巴馬政府官員在一月12號要求情報機構解禁這個電話內容,而且用來作為政治工具,後來甚至透露給媒體(華盛頓郵報),(造成鋪天蓋地的新聞事件),就是刑事案件,依照當時及目前的法律,最高刑期是十年。

(難道一項十年刑期的罪刑,司法當局不應當追究嗎?)

據程序,總統解禁這些文件必須是有人提出申請,而現在司法部就是要公開這份名單,提供調查。但是原定星期一公開的行動也被延遲了,據悉司法部毫無疑義要公開,但有可能是程序問題被拖延。其實最終的解禁權力在總統,如果川普要公開,無人可以阻止他。

目前白宮很明顯,他們要公開奧巴馬政府及他本人,在川普當選後就採取行動要破壞川普的執政,一月五日的會議存在太多問題,甚至違法的行為,白宮現在要證明,但是阻力如排山倒海的大。白宮還要顧及政治因素,他們不願意被攻擊是為了政治理由公開。但是目前華盛頓的政治風氣,媒體都在民主黨那邊,無論他怎麼做,都會被解釋做為了政治目標。

那一次白宮的情報會議,副總統拜登也在座,他的角色是甚麼?美國的媒體似乎都沒有興趣知道。自這新聞被揭露一個多星期以來,只有一個媒體問他這事,他在ABC的清晨節目中被問到時,他居然說:「我與這件事毫無關係,這只是白宮轉移目標的作法,這是他們一再玩的遊戲,現在病毒事件這樣多人死,他們不想做事,想轉移視線。」那個民主黨的主持人George Stephanopoulos 都無法不追問下去:「那次會議你也在座,怎麼會不知道?」拜登的回答是:「我以為你是問我跟他的起訴有沒有關係,那個我沒關係。我只是知道有這回事。」之後主持也不再問下去了。(拜登的反應這樣糟糕,你可以保證不會再有記者問他這個問題。)

現在他們在幕後做這樣多小動作,但是在新聞中卻全面封鎖。你見到媒體有這事的新聞嗎?沒有。只有Fox News不斷報導最新發展。這證明了道理在誰那一邊。但是等這些小動作發生效果之後,你就會見到媒體鋪天蓋地的報導了。目前就等著看下一步的發展。

 

Click: 852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