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生活雜文

北美原住民問題
手機越來越聰明,人越來越笨
好萊塢黑名單事件
死刑與民意
惠妮‧休斯頓之死
兩個截然不同的歌星
對警察好一點,對壞人要同仇敵愾
一件罪案是怎麼發生的
杜魯多的拳賽-政治人物是怎樣產生的
年輕人的Entitlement觀念

我為什麼支持川普

2020-05-05 19:46:44

經常被問到這個問題,特別是近來,因為新冠病毒的問題,一些中國人會這樣問。

人們這樣問,是因為打開電視,報紙,幾乎九成以上的「川普新聞」都是負面的,批評的,謾罵的,甚至嘲笑的。簡直沒有理由支持這樣一個人。

事實是,我不是支持川普;事實是,我等川普這樣一個人等了很久。

我從九十年代就開始寫文章,批評美國(及西方)的媒體,以及自由派的文化界,他們一面倒的將西方世界拉向左邊,到了不可理喻的地步。我因為寫過甘迺迪傳,研究過水門案,又寫過巨星傳,讓我對美國五六十年代以來的政治局面的背景有了相當了解。之後因為工作關係,每天都看美國同加拿大的新聞,看了幾十年,因此對於美加兩國的媒體每一天如何的指鹿為馬,顛倒是非,改寫歷史,可以說瞭若指掌。

在這期間,只要是與他們立場相左的人,他們都要打倒。我眼見一個個保守派(特別是成功的保守派人士)被他們一個個整得遍體麟傷。有的名譽盡毀,有的傾家蕩產,有的甚至抑鬱致死。(這些都不是我信口開河,我都有文章紀載,而時事看板更是為這個目的而寫。)

有的是利用他們的缺點(弱點),將他們打倒,哪一個人沒有缺點?有的是利用他們的家人,將他們打倒。其他的更在「重賞之下必有勇夫」的手段,四處徵召人出來指控,直到將對方打倒。(當克林頓總統性醜聞發生時,美國色情雜誌Hustler發行人,一個無賴出一百萬元給任何可以揭發共和黨國會議員醜聞的人,結果打倒了兩個共和黨議員,保住了克林頓。卡瓦諾大法官的任命是另一個例子。)

最早的例子是尼克森,我一直說尼克森的下台,是美國媒體發動的一次政變。他們無法用選票打倒他,就用一件極小的爆竊案,移花接木到尼克森的身上,每一天在報上,新聞中日夜疲勞轟炸。然後在尼克森的應對中找出問題。他們發明了一句話:重要的不是罪過crime,而是掩飾cover up。沒有一個人可以逃過這樣的慘烈過中國酷刑的整肅。他們成功之後,將這方法寫進新聞系的教科書。直到今天,全世界西方的新聞系都以此事件引以為傲,教授教的都是類似的「調查式新聞報導」,此後藉媒體修理保守派的政治人物成為西方媒體的崇高任務。

我見到一個個保守派人物被整,但極大多都沒有還手的能力或是意欲,因為他們見到尼克森就是因為敢於還手,所以被整到歷史留下污名,誰還敢?我一次又一次見到媒體每一天都在斷章取義,移花接木。如果不是每天看記者會,看國會開會,或是聽證會,再看他們編輯好的新聞,是無法知道的。而極大多數市民是只看他們編輯好的新聞,就完全被蒙騙了。

其實很多保守派政客是想還手的,但是一還手,這些媒體就會集體還擊,圍攻。這麼多年來我見到他們的手段不僅卑鄙,而且凶狠,而且越演越烈,到了沒有底線的地步。結果是越來越沒有人敢還手。每一單事例都足以寫一本書,其中少數我有專文記載,除了尼克森之外,有小布希總統的Katrina事件,有多倫多前任市長Bob Ford被整死的事件,有前總理梅隆尼被自由黨政府及媒體控告十年之久結果勝訴但是遍體鱗傷的事件,有保守派報人Conrad Black被整到坐牢,上議員Mike Duffy被無端端整肅三年,還有哈珀總理,夏里斯省長。在美國,從聯邦調查局第一任局長胡佛 J. Edgar Hoover,雷根(李根)總統,Robert Bork,Clarence Thomas,Newt Gingrich,Bob Dole,Dan Quayle,Sarah Palin,Brett Kavanaugh,還有很多宗教領袖,這麼多年我除了在紙上申訴,一點辦法都沒有。直到川普出現。

川普是第一個願意,敢於跟媒體對抗的人,他是第一個對媒體的惡劣作為公開叫陣的人,如果這個時候還不支持他,可能永遠都沒有機會了。如果川普失敗,也許保守派再也沒有機會出頭。因此我不是支持川普這個人,我是支持他在幫我們每一個人打的這場仗。大家要認清除,我們不是在幫他,是他在幫我們。

過去三年多,媒體對川普的整肅沒有一天稍停,他們發明了通俄的莫須有罪名,之後是烏克蘭的一通電話,現在是新冠病毒。一路上連川普身邊的親信一個個不是挑撥離間,就是打倒。川普要做到如何的滴水不漏才能脫身?單單這個已經是極大成就。

我不是百分之百的保守派,但是今天西方世界的媒體集體的跟一個政黨站在一起,是極端不健康的局面,是民主政治的一個毒瘤,必須割除,否則西方世界會病死。我們不能讓川普一個人打這場仗。他如果倒下了,我們都完了。

Click: 717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