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生活雜文

北美原住民問題
手機越來越聰明,人越來越笨
好萊塢黑名單事件
死刑與民意
惠妮‧休斯頓之死
兩個截然不同的歌星
對警察好一點,對壞人要同仇敵愾
一件罪案是怎麼發生的
杜魯多的拳賽-政治人物是怎樣產生的
年輕人的Entitlement觀念

烏克蘭「通話門」彈劾案是甚麼回事

2019-10-14 13:57:46

簡單說就是民主黨控制的眾議院要彈劾川普(特朗普)總統,但是證據不足,於是運用民主黨多數的權力選擇性的傳訊證人,進行閉門聽證,然後透露給媒體對他們最有利的幾句證詞,經過傳媒的選擇性誇大報導,影響民意達到彈劾目的。

民主黨所以這樣做,是因為他們經歷兩年半的穆勒調查團,大張旗鼓在國民面前調查川普「通俄」,結果甚麼也沒有發現,灰頭土臉落幕。他們不想再犯同樣錯誤。所以選擇全部黑箱作業,只透露對他們有利的證詞,直到他們蒐集到足夠證據。即使收集不到,也可以在媒體的每天合作下,影響民意。直到有多數人被洗腦,再影響國會中的共和黨人投支持票。因為彈劾總統已經不再是(從來也不是)法律問題,而是政治問題。

我這裡每一句話都有證據。

彈劾理由:

民主黨說,川普在七月25日與烏克蘭總統Volodymyr Zelensky的一通電話中,要求對方調查(挖掘)前任副總統拜登跟他兒子的骯髒事dirt,否則就不給烏克蘭四億美元的軍事援助。這是為了自己的政治利益,利用總統職權,向外國元首要求好處,而且威脅對方如果不如此就會如此(quid pro quo 交換好處)。

民主黨這番話是根據一位情報人員獲得的資訊,寫了告密信。但這告密者承認他的所知是二手資料(聽來的)。他將上述指控說得很清楚,並說川普在電話中提到拜登父子的名字八次之多,其中QPQ的意思也非常明顯。

這封信其實在八月中就已經發出,而且只發給民主黨在參眾兩院的情報委員會負責人。然後由他們透露給傳媒,於是媒體的報導滿天飛。不到一星期,眾議院議長佩洛西Nancy Pelosi就在九月24日宣布,眾議院要展開對川普的彈劾聽證。理據就是那封告密信的內容。我在當時的時事看板中就說了,眾議院為什麼等不及白宮已經表示第二天就會發表這個通話內容的文字版,急著提前一天宣布要彈劾?後來才知道,民主黨這樣做他們可以將告密信當作主要訊息來源,控制媒體的報導內容。多等一天,如果川普通話內容沒有痛腳可以捉,就沒有戲唱。

果然,第二天白宮(在得到烏克蘭總統同意後)公布了所有有關拜登父子的通話內容,這電話中川普要求烏克蘭的favor是調查2016年美國大選烏克蘭可能參與的干涉事件。(原來2016年通俄的不是共和黨或是川普,而是民主黨透過烏克蘭尋求川普的黑材料,這些都已經有證據,見後面敘述。)川普希望就這件事查清楚,最後才提到「聽說了很多拜登父子的事,包括拜登自己在記者會中承認他用政府的(十億元)經濟援助,迫使烏克蘭總統開除一個(正在調查他兒子與能源公司Burisma貪腐的)檢察官。電話中沒有說到要扣押美國的軍事援助。(後來烏克蘭總統兩次公開證實,川普沒有施壓,也沒有提到要扣押四億元的援助。)

因為這通電話中沒有民主黨需要的證據,因此在九月26日眾議員情報委員會展開彈劾聆訊時,民主黨的主席謝夫Adam Schiff就編造了一篇開場白,他說,川普在電話中這樣說:「我要你幫我一個忙favor,我要你dig up dirt幫我挖掘我的政敵的骯髒事情,這句話我只會再說七次之多,你要好好聽著,我要你幫忙製造make up我的政敵的黑材料…你不要再找我,等你做到了我自然會找你。」

這就是謝夫用來攻擊川普的句子。他還說,川普在電話中的說詞完全是黑幫mobster的語氣和做法。

共和黨及白宮非常氣憤,因為他是自己編造一篇話,嫁在川普的身上。當記者問謝夫為什麼這樣說時,他說,他只是用parody (假設故事性)來加強語氣。但是當天CNN的新聞,就是用這內容報導的,很多主媒也都引用說「川普像是一個黑社會老大的做法」,威脅一個弱小友邦配合他,打擊他2020年民主黨的競選對手。

所以佩洛西連一天都不多等,急著就展開彈劾調查。

民主黨的黑箱作業:

民主黨選擇黑箱作業,因為對他們好處太多。一來不經過投票,可以掩護那些在「支持川普的」選區選出的民主黨眾議員,以免他們公開支持彈劾川普有可能落選的命運,據稱這些選區有31個之多,其中有至少十人更公開反對彈劾川普。而在共和黨那一邊,只有一位表示支持彈劾,如果真的投票,明顯是民主黨一面倒要彈劾川普,即使通過,法理上都不好聽。

第二,如果不投票只是展開調查,這樣占多數的民主黨可以傳訊任何人,但是共和黨(居於少數)就完全沒有權力發出傳票。那些可能說真話,或是支持川普的一方就完全不可能有機會出席聽證。

第三個好處是,經過過去一個星期來的經歷,所有證人的證詞都被保密,只在事後由民主黨發表一兩句話(對他們有利的)給媒體,以控制所有的資訊。就像第一天,美國駐烏克蘭特使沃克Kurt Volker,他被審問了九個多小時之後,他反覆的說川普沒有QPQ的要求,但是民主黨不透露這段最重要的內容。最後民主黨對媒體的唯一透露的是:沃克說他concerned憂慮川普總統私人律師朱利安尼,到處跑干預烏克蘭的調查事件。

當時在場的共和黨委員事後開記者會說,沃克多次說沒有QPQ,但是民主黨不滿意,重複問他同樣的問題,希望在他的話中找出漏洞,甚至希望他重複答覆時出錯,就可以說他妨礙司法。

過去幾天有好幾位證人出席聽證,他們都是民主黨選擇的證人,但是指證川普威脅壓迫烏克蘭的證據還未出現。但每一天都有新聞,你看那些標題:川普阻止白宮職員出席聽證,觸犯妨礙司法、前任駐烏克蘭大使說川普政府說她壞話,迫使她卸任、美國駐歐盟特使說,是白宮叫他說沒有QPQ、華盛頓展開新的彈劾聽證,共和黨無處躲了、…這就是他們的目的,每天都有川普的負面新聞,總有一天讓那些中間選民偏向他們那一邊,就達到彈劾的門檻。

事實真相是:

目前美國司法部正在調查2016年美國總統選舉的不法行為,特別是有關外國干預的行為。民主黨指控川普通俄現在已經證明是無中生有,但是有更多證據證明,是民主黨主動聯絡烏克蘭要求提供川普的黑材料(dig dirt)。

奧巴馬政府在2016年一月就邀請烏克蘭的多位檢察官到白宮,當時的目標是要幫助烏克蘭打擊該國嚴重的貪腐風氣。但是言語間卻變成要他們提供川普的黑材料,他們回去後發現烏克蘭政府後來果然提供了川普競選經理曼納福Paul Manafort一些資料,成為迫使他辭職(川普競選經理)的原因,也成為後來穆勒調查時,第一個犧牲者,現在七十歲的曼納福因為逃稅及詐欺罪名正在坐牢。(罪名之一是當他為烏克蘭政客做說客時,沒有依足程序報稅。)

據說這些檢察官目前已經提出宣誓證詞,證明這些事實。他們所以這樣做是因為後來被迫中止對能源公司Burisma以及拜登兒子亨特的調查,導致他們名譽受損。而烏克蘭在今年初的選舉,就因為打擊貪腐的號召,選出Zelensky為總統。而Zelensky也希望與美國配合,全力打擊貪腐。

我在兩周前的時事看板紀載,川普的律師朱利安尼在電視新聞中高舉這些檢察官的宣誓證詞,說這些才是民主黨藉烏克蘭干預美國大選的證據,(這些證詞affidavit是公開文件,任何人都可以取得,但是美國媒體不僅不報導,甚至封殺。)之後,民主黨就要求媒體禁止朱利安尼再上電視,但是他們阻止不了朱利安尼上親川普的Fox News ,於是民主黨控制的一些檢察官先將朱利安尼身邊的兩名烏克蘭裔線人逮捕,說他們違反美國競選捐款法。現在連朱利安尼本人也被聯邦檢察官調查中。這些就達到了朱利安尼被禁止發聲的目的。

其實朱利安尼多次說過,他出面調查這些事不是因為他是川普的律師,而是因為烏克蘭政府透過美國國務院,要與朱利安尼聯絡,調查與該國有關的貪腐行為。這些朱利安尼是有證據的,將來都會水落石出。但是至少目前的「新聞」對他不利。這就是對方的策略。他們控制了媒體(新聞內容),真相並不重要。而且民主黨也看出時機迫切,他們必須先將川普拉下來,否則真相全部出籠,他們就無地自容。

上面說的白宮會議只是一部分,烏克蘭前任駐美大使Valeriy Chaly 最近證實,民主黨全國委員會DNC的一個外判公司在2016年三月當川普有機會獲得共和黨提名之前,就連絡烏克蘭駐華盛頓大使館提供川普與俄羅斯間的黑材料,當時大使館就以不方便及不合法為理由推卻了。(美國只有一位記者John Soloman聯絡這位前任大使,其他媒體都不會這樣做。)

同年三月底,就是我以前提過的拜登以十億美元經濟援助,威脅烏克蘭當時的總統開除正要調查Burisma以及亨特拜登的總檢察官Viktor Shokin。(後來知道,這時Shokin正要查問Burisma公司高層,及亨特拜登。如果當時就展開調查,勢必影響2016年的總統選舉,所以民主黨不惜以十億元納稅人的錢,威脅烏克蘭阻止調查。還在國際散布很多Shokin本人貪腐的傳言。)

除了上面的一些事實,民主黨以及希拉里的團隊也經由一間外判公司Fusion GPS聯絡英國退休情報員史蒂爾Christopher Steele幫他們做這工作,(史蒂爾曾公開誓言,他絕對不允許川普當選美國總統),他就和一位退休的俄羅斯特務,泡製了一系列的川普黑材料,就是著名的川普Dossier,包括他和兩名俄羅斯妓女在莫斯科一間豪華酒店的床上撒尿,原因是奧巴馬曾經在那張床上住過。並將這份黑材料在大選前一個月洩露給媒體。後來這份黑材料被有意地洩露給FBI,成為FBI用來向法院申請竊聽川普身邊人的藉口。

(他們怎麼做到?因為Fusion GPS的一位要員是Nellie Ohr,她的丈夫Bruce Ohr是司法部負責犯罪組織調查的高層,最高時做到副檢查部長,Nellie Ohr在國會作證時曾經說,這份黑材料就是由他洩露給聯邦調查局。)

這還沒算上去年,民主黨有三位參議員去信烏克蘭的總檢察長,要他們配合美國的穆勒調查,否則美國一旦有新政府上台,對烏克蘭的援助就有可能發生變化。這三位分別代表新澤西州,伊利諾州及維蒙特周的參議員,就是在對曼納福的調查出現阻滯時去信的,後來曼納福就被起訴判刑。後來烏克蘭出現新政府,信件才被公開。

告密者的身分:

民主黨現在極力保護告密者的身分,阻止他露面,說是他的人身安全受到威脅。事實是,這位告密者的身分所有民主黨及主流媒體都知道,只是不讓共和黨及國民知道。因為他是一個民主黨人,與2020年民主黨某位總統提名候選人有關,如果公開就可以看出又是民主黨人製造假證據的勾當,就像當初四五名女子出面指控最高法院大法官提名人卡瓦諾Brett Kavanaugh 三十多年前性侵犯她們一樣,全是無中生有。

這封告密信是八月十二日送出,但到九月二十日經由媒體大肆報導。最初那位收信者謝夫在電視上信誓旦旦說他與告密者事先沒有聯繫,但是後來被揭發他與告密者商量過信件內容。(所以華盛頓郵報頒發給他四個Pinocchio 的大鼻子。)而且這七頁長的告密信,任何人都可以看出來是經過幾位律師寫的法律文件,不是一封普通的告密信。

據說現在又有新的告密者出現,說他有第一手有關川普電話的證據,但是後來這位告密者也不肯露面,據說這一位告密者原來是拜登競選團隊的人。經過媒體透露之後,他也不敢露面了。

結論:

這件烏克蘭電話彈劾案件,與鬧了兩三年的通俄調查一樣,又是一件傳統的華盛頓既有勢力團體deep state,包括民主黨,情報機構,傳媒聯合起來要將川普拉下台的努力。

民主黨方面,基於前面說的理由,民主黨這一次不可以輸,必須在司法部提出他們作惡多端的事蹟之前、及明年大選前達到目的。因為如果川普獲得連任,他們的真面目就會被揭發。而他們所有指控川普做過的壞事,都是他們自己做過的。

至於情報機構,他們一開始就在前聯調局長康米James Comey領導下配合民主黨調查川普,後來因為川普的反擊,算是得罪他們,所以必須報仇。此外據說奧巴馬任內的中央情報局長布理南John Brennan,以及國家安全顧問克里波James Clapper都有份參與這打擊汙衊的行動。就像民主黨參議院領袖修莫Chuck Schumer警告過的:你們得罪情報機構,他們就跟你沒完沒了。(They have six ways from Sunday of getting back at you.)

最後是傳媒,他們多數是自由派,本來與川普已經不共載天,加上上次大選,他們一再宣布希拉里有97%的機會當選,川普的當選是對他們迎頭痛擊的沒面子的事,所以也要報仇。

Click: 226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