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生活雜文

北美原住民問題
手機越來越聰明,人越來越笨
好萊塢黑名單事件
死刑與民意
惠妮‧休斯頓之死
兩個截然不同的歌星
對警察好一點,對壞人要同仇敵愾
一件罪案是怎麼發生的
杜魯多的拳賽-政治人物是怎樣產生的
年輕人的Entitlement觀念

媒體怎麼控制輿論

2019-09-13 15:48:54

要知道(加拿大)媒體如何控制輿論,只要在大選時,看媒體每天問些甚麼樣的問題,因為這些問題就主導每一天的新聞,而非各黨黨領每天說些甚麼,發表甚麼,做了甚麼。

每一次大選,各黨黨領就會到全國各地拉選票。他們乘坐專機,及大巴士。而主流媒體就可以跟著這幾個黨領一起採訪。因為每一間媒體,每一名記者要付出兩三萬元的費用跟蹤其中一個黨領,所以只有較大的媒體才有能力做這樣的跟蹤。所以總共只有二三十位記者,是他們操縱了每天的話題。加上他們所屬的媒體再重複使用他們提供的內容,於是一天的「話題」就有了。

就像今日,執政的自由黨有些甚麼話題呢?杜魯多總理今天在魁北克,記者會中前面三個記者問的四個問題,都是有關魁北克C21法案的,質問杜魯多為什麼不干預魁北克提出的這項法案,禁止公教人員穿戴有宗教含意的服裝飾物。明明杜魯多今天發表的競選承諾是有關對小企業的補助,但是明顯的媒體就認為這個C21是更重要的。

C21是在魁北克非常受歡迎及支持的議案,但是自由派的媒體就認為是針對穆斯林的議案,極力反對。杜魯多及自由黨當然也反對,但是現在為了爭取魁北克人民的選票,就暫時不作聲,說「我們認為提出干預,是counter productive的策略」,這很明顯是退卻。

十個問題中只有一個是有關SNC-Lavalin醜聞的,這是Globe and Mail記者問的,因為該報今天有報導指出,說九名政府官員受到內閣保密禁令,不能向RCMP提出有關SNC的調查內容,這禁令只有杜魯多總理可以解禁,但是多日來杜魯多都推卸說是樞密院的決定。這名記者問,杜魯多為什麼不解除禁令?是否擔心有甚麼隱藏。於是杜魯多又將前幾天的稿子拿出來背了一遍:「我們政府史無前例地提供最多資料…而且國民都知道,我們政府永遠堅決維護加拿大的工作機會…」

於是一個醜聞就這樣避過了。沒有其他記者追蹤這問題。至於前幾天杜魯多說,解除禁令的權責在樞密院,不在他身上的回答,是否說謊?也沒有人追問。

我記得2015年大選時,這同樣一批記者對當時的總理哈珀Stephen Harper每一個問題都是有關上議員達菲Mike Duffy在三年期間申報九萬元住屋津貼的「醜聞」,哈珀總理因此限制記者只能問五個問題,但其中至少四個問題是有關達菲的。後來大家都知道這是一宗假醜聞,達非完全合法申報住房津貼,所有控訴都被法院撤銷。

但是對於這一次SNC的真正醜聞,CBC,多倫多星報等根本不理會,即使環球郵報每天都有新的發現,也只有該報問一個問題,沒有人follow,所以也不要想在其他媒體見到。

而今天在三個黨領的記者會,全部都被問到一個問題,就是昨晚的三黨黨領辯論中,保守黨領袖希爾Andrew Scheer被問到他是否支持聯合國一項對原住民權益的宣言時,因為該宣言保障原住民在土地,資源,教育上都擁有基本人權(絕對權力),因此希爾舉輸油管為例說:「那個宣言有很多崇高理想,但是我們不應該在這個國家建立一種制度,讓一組人,一個原住民社區,將一個極大的工程壓制住,那工程其實雇用更多原住民工作的。」因為他用了hold hostage 這個字眼,結果就引起媒體的譁然。今天四個黨領的記者會中,都問了這個問題,不僅問希爾「你有沒有說錯話?會不會道歉?」,還問杜魯多,以及新民主黨的Jagmeet Singh,綠黨的Elizabeth May,給他們機會義正嚴詞的反駁希爾:他使用的語言極端不適當;他使用hold hostage的字眼是對於原住民的不尊重;我們永遠不會使用那樣侮辱性的字眼…

於是這個問題又成為CBC等今天的主要話題,重複報導。

所以每一天,那些問題上檯面,那些問題被壓制,權力都在這二三十位記者的手上。

 

時事看板:

09/18/2019

杜魯多的自由黨政府自從八月初就開始競選工作,動員了所有內閣部長,及總理本人向國民開出超過一百億元的競選支票。有報紙(National Post)統計,單單在八月一個月之內,就發出四千多撥款承諾,總數128億元。進入九月,這支票更是頻密。昨天是增加一歲以下兒童牛奶金15%,而且產假及育兒假的福利都將免稅。今天是提高75歲以上老人的老年保障收入金10%,這又是一年25億元的開支。

這些支票有極大的可能是「空頭」支票,每天這樣亂開支票,我看他們根本不記得自己開出什麼樣的承諾。要怪只是怪選民自己不用腦子,不記得這個政黨以前開的支票有多少兌現了?

前不久,CBC還幫自由黨做了一個漂亮的包裝紙,說杜魯多兌現了54%的競選承諾。我當時就奇怪,自由黨怎麼可能兌現那麼多承諾?仔細看內容才發現,原來杜魯多兌現的承諾都是這些:

一上台就任命內閣中一半閣員為女性;

收容了三萬五千敘利亞難民,(比承諾的還多出一萬);

大麻合法化;

原來是這些,那些關乎民生的,政府透明化的,一樣也沒有實現。其中最重要的「在四年內(2019)平衡預算、每一年將赤字遞減到最後有十億元盈餘」,不僅沒有兌現,甚至提高了赤字,甚至再連任都不會有平衡預算時間表。第二項目是,曾經斬釘截鐵地說,下一次大選一定要採取新的選舉制度,原來的簡單多數制不再使用。結果現在已經將選舉改革束之高閣。(原因是他們心儀的「第二選擇制」受到強烈反對,那個制度只對自由黨有利。而最多人支持的比例代表制,對自由黨又一些好處都沒有。)第三項目是基礎建設,杜魯多在2015年競選時,聲言要在基建項目上的花費比哈珀承諾的八百億元高出一倍,結果最初三年只批出一個項目,後來受到批評,多批了兩項,而且為了這三個微不足道的項目,杜魯多政府成立了一個基建銀行,全部安插自己人在裡面,一年的預算(行政開支)居然高達兩千萬元。批幾項基建工程,需要一年花兩千萬元?

另外當時自由黨宣稱自己的陽光政策,公開透明,卻已經在SNC-Livalin 醜聞事件上充分顯示不僅沒有做到,甚至背道而馳。

今天更有最新消息,原來自由黨上台後自己立了一項法律,就是國會預算辦公室PBO有權將競選時各政黨的競選承諾的開支進行獨立審核,並予以公開,目的就是要各政黨不要亂開支票。但是自由黨卻不遵守這一項他們自己的法律,到今天都沒有將自己的競選承諾呈報。反倒是保守黨及新民主黨都照做了。自由黨自己解釋他們是「延遲」呈報,但是為什麼你們開支票時那麼痛快,輪到呈報時就拖拖拉拉?何況你們是最早支票滿天飛的政黨。

目前選民最該做的事,詢問你們選區的自由黨議員,他們2015年的競選承諾做了多少?哪些是與選民荷包有關的項目。選民要的不是大麻合法,是要政府善用納稅人的血汗錢。

Click: 354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