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生活雜文

北美原住民問題
手機越來越聰明,人越來越笨
好萊塢黑名單事件
死刑與民意
惠妮‧休斯頓之死
兩個截然不同的歌星
對警察好一點,對壞人要同仇敵愾
一件罪案是怎麼發生的
杜魯多的拳賽-政治人物是怎樣產生的
年輕人的Entitlement觀念

香港何去何從

2019-07-27 13:33:35

1997年當北京政府收回香港時,大概沒有人會想到20年之後,香港會變成今天這個樣子。

當時多數人以為,那些害怕共產黨的人會一早就逃走(移民),其他的最多不過接受共黨統治,反正有那個「五十年不變」的保證,至少半個世紀的平穩可以維持。

香港人在英國殖民統治一個世紀之後,形成一種不問政治的文化,只要這個政府給我機會做生意,賺錢養家,過平穩日子。而且因為絕大多數香港居民都是難民,逃難來到此地,有平穩生活已是莫大滿足。

但是就因為大家都是難民,都是逃避共產黨而來到此地,也許這個陰影驅之不散,所以只要有風吹草動,就帶來強烈反應。

但我還是不敢相信,這反應會這樣大。如果發生在台灣,我相信。但是在政治敏感零度的香港?

我還記得七八十年代,香港人喜歡嘲笑台灣人,說台灣人整天把共產黨的可怕掛在嘴上。說台灣人太過國民黨,換言之過分抹黑北京政府。事隔一個1997,香港人的心態變得台灣化。

一個逃犯條例,就把香港人畏懼共黨統治的心態暴露無遺。

但是不能怪香港人,那個五十年不變應當不是說著玩的。眼看北京政府一樣樣來:包括修改歷史教科書,政改,國旗國歌法,每一樣都受到人民強烈反對,甚至出現2014年規模浩大的占領中環(黃雨傘)運動。而不知天高地厚的林鄭月娥又提出了逃犯條例。

我認為北京政府應當謹守五十年不變的承諾,說那句話的是鄧小平,而非等閒之人。給香港人至少五十年的過渡期,讓香港人和北京之間產生一定的信任。現在是北京政府不守信用,不能怪香港人。

今天的世界很不一樣了,任何一個強權都可以被人民力量推翻。不論這人民力量是否講理。北京政府以為他們還是和過去一樣,可以高壓。對的,他們有很多花樣可以玩。他們可以分化,他們可以用民族主義,他們甚至可以用軍隊。

近幾年來茉莉花運動讓很多獨裁者下台,上個星期,波多黎各總督也在人民力量下下台。中美洲的委內瑞拉雖然也有大批國民示威,但是那個社會主義統治者在俄羅斯及古巴等共黨國家支援下,堅持到現在,但是國家已經民不聊生。香港的未來會怎樣?會好像波多黎各,還是委內瑞拉?有沒有中間路線?

我反對暴力示威,六月九日及16日的兩百萬人和平上街是最好的典範,你可以一次又一次上街,給當局好看,那就夠了,無需使用暴力。那只會給當局一個鎮壓的藉口。暴力只會讓那些心臟不好的人站到另外一邊。我聽到不少香港人說:不希望香港亂。這是他們唯一考量。

北京的蠻橫不講理也不可以忽視。國防部發言人吳謙前天威脅,不排除派軍隊到香港協助解決暴力示威。中共是否派軍就要看時間是否成熟。時機是否成熟就要看是否有更多暴力行為,他們好用來在大陸宣傳,鼓動人民反香港情緒。

北京政府應當檢討的是,為什麼在你們統治下,處處都要獨立?西藏,新疆,台灣,香港?難道每一處都要靠軍隊滅火?一個好的政府是讓人民自動擁護,愛載,而不是讓人害怕,讓人逃避躲開,讓人想要獨立。

吳謙暫時不敢對香港不客氣,但是同一個記者會中講到台獨時,他立即怒目而視說:搞台獨是死路一條,任何人膽敢搞台獨,中國不惜一戰。

這就是十九世紀的思維。我也反對台獨,但是我不會說誰要台獨我就打死他。

 

相關文章:

香港人佔中心態

香港人的勝利

Click: 607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