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生活雜文

北美原住民問題
手機越來越聰明,人越來越笨
好萊塢黑名單事件
死刑與民意
惠妮‧休斯頓之死
兩個截然不同的歌星
對警察好一點,對壞人要同仇敵愾
一件罪案是怎麼發生的
杜魯多的拳賽-政治人物是怎樣產生的
年輕人的Entitlement觀念

杜魯多力挽狂瀾

2019-03-18 21:54:01

加拿大杜魯多政府的SNC Lavalin醜聞還在發酵,今天又有一名高官-樞密院書記- Michael Wernick辭職了(提早退休)。他也在這件醜聞中有份(向前司法部長王洲迪施壓),而且事後的狡辯,被反對黨認為是公然被執政黨作倀。他是第四位因這件醜聞落台的高官。

這麼多人下台,都因為杜魯多自己做錯事,事後又不肯認。他最初說「所有指控都是錯的」,後來也只承認是「政府溝通出了問題」。前司法部長王洲迪坦言說是總理親自向她施壓,而且用的是「政治」理由,因為政府必須顧著魁北克的選區,自由黨必須當選連任。

而且自由黨靠著在國會司法會的人多,阻止王洲迪再度去到委員會作證,很明顯不要她將更多事實擺在眼前。不僅如此,今天杜魯多在國會宣布,他已經聘請了前任自由黨(克里田)政府的司法部長,同時擔任過副黨魁的Anne McLellan負責調理這件事。反對黨說:這真的是「自己人調查自己人」。

自由黨能夠做到這樣「絕」,所以我還是認為:杜魯多可以挺過這一關。

首先,聽到媒體(以及自由黨的護航者)經常說:連王洲迪都說,杜魯多政府沒有做不合法的事,頂多說他做了不適當的事。

我想不起當哈珀政府在任時,媒體及反對黨泡製了一個假醜聞:上議員達菲Mike Duffy多報了九萬元房屋津貼。當時沒有一個人問這樣做是否合法。(因為完全合法),他們都說這事「完全不適當」。而且要追查哈珀總理是否事先知道。

達菲當時合法申報九萬元房屋津貼,但是媒體聲討他,說他的選區(家鄉)是愛德華王子島,而他過去在渥太華亦已經有住所,不應當再申報房屋津貼,吵鬧不已。當時的PMO高層,哈珀的幕僚Nigel Wright(他本人是億萬富豪)看不慣,給他九萬元叫他還給政府。就這樣一件事,媒體吵嚷成天大醜聞,說哈珀政府這樣做,有不可告人的祕密。(甚麼秘密?不過是希望醜聞快些過去。)

那時候,媒體完全沒有意思要放過政府。CBC每天晚上都是頭條,還說:這醜聞還有得鬧。隨邊條芝麻綠豆的線索,都是頭條大新聞。除了Wright自己辭職,沒有部長下台,沒有高官下台。最後法院還給達菲清白,所有三十多項控罪都撤銷。

但今天多數媒體都說:自由黨希望只要明天預算一出來,這事情就會被擱在一邊。

杜魯多這次失去了兩位內閣中最有能力的兩位女閣員,但是她們又同時宣稱不會離開自由黨。聽到好多媒體人這樣說:「她們既然說是不信任政府的作法,卻又不願意離開自由黨政府?」好像是她們兩位有問題。

這些人自己才有問題。這兩位說她們不信任杜魯多處理這件事的手法,所以要離開。很明顯,她們不相信杜魯多,但沒有說不相信自由黨。但很明顯,這些媒體人將杜魯多與自由黨畫上等號了。

他們怎麼捨得讓自己一再吹捧的,他們熱愛的杜魯多下台?所以兜兜轉轉的,情願攻擊那兩位女閣員。

又聽見許多媒體人說:這兩位閣員都不是黨內升任的,所以黨性不強。言下之意,自由黨(杜魯多)以後選拔議員候選人,以及閣員時,都應當選那些黨性強的。

這些人在談到保守黨時,甚麼時候希望他們黨性強?他們喜歡的保守黨人都是黨性越弱越好,最好是願意出來跟媒體合作,攻擊其他保守派的人。他們喜歡的保守派都是「漢奸」型的,好像美國的已故參議員麥坎John McCain,甚至蘇珊考琳斯Susan Collins這一類。

杜魯多能夠逆境反擊,都因為他知道他有很多籌碼。除了媒體是他的一個盟友,他還有很多張牌可以玩。今天他在國會中發表了針對新西蘭回教寺廟槍擊案的近20分鐘的演講,裡面用了無數次的伊斯蘭恐懼症、白人種族主義者、極端右翼組織的字眼…這一類的演說明顯是針對國內的自由派,及媒體的歡心,用這一招,他又成功的打壓住了國內保守派,給自己加分。另一方面,他明天就要發表大選前最後一次預算案,只要他在預算案中聰明的做到給學生好處,給老年人好處,打開給全民免費買藥的大門,所謂的針對性地派糖措施,就會果如媒體所說的:將SNC醜聞放到一邊去了。

Click: 353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