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生活雜文

北美原住民問題
手機越來越聰明,人越來越笨
好萊塢黑名單事件
死刑與民意
惠妮‧休斯頓之死
兩個截然不同的歌星
對警察好一點,對壞人要同仇敵愾
一件罪案是怎麼發生的
杜魯多的拳賽-政治人物是怎樣產生的
年輕人的Entitlement觀念

穆勒的手法

2018-11-30 00:11:59

這是今天的美國嗎?

獨立調查員穆勒Robert Mueller將川普身邊的人,一個個上天下地找出他們過去十年之內的行為痛腳,然後威逼他們合作,招出川普的不法行為。否則就將他們入罪,判處長則二十年的刑期。

這不是生安白造,因為其中一個被威逼的人非常有種,他不僅拒絕了與穆勒團隊合作,還將他被審問威逼的四十個小時的經歷,每天向「非主流媒體」控訴。這個叫做Jerome Corsi科西的人,只不過是川普一個親信Roger Stone的朋友,也是一個保守派作家。他們在2016年總統大選時都或多或少幫助川普。穆勒調查他們時,要他們交出過去兩年的電郵,他們都交出了,穆勒團隊在審視過這些電郵之後就找他們問話,如果他們的回答與當時電郵中說得稍有不同,你就是「向FBI說謊」,就是刑事罪。

柯西說,穆勒團隊一再問他:你與維基解密的阿桑奇見過面嗎?你們認識嗎?你有試圖跟他接觸嗎?他的答案都是否定,因為他真的不認識阿桑奇,也沒有見過面。但是穆勒團隊就找出2016年六七月,當全世界都在期待阿桑奇發布的民主黨電郵時,Roger Stone曾經發給柯西的三封電郵,說「我們可以試圖找阿桑奇,問他那些民主黨電郵的內容。」柯西又在另一封電郵中推測說,他相信阿桑奇會保留一些電郵,等到十月份時公布,(也就是大選前一個月,構成十月驚奇October Surprise。)柯西說他不記得有這些電郵,(畢竟是兩年前,何況後來他們也沒有跟進。)於是穆勒團隊指控他說謊,當時就要與他談條件,說如果他「合作」,他就沒有事,否則會起訴他。

幸好他沒有別的痛腳,所以沒有妥協。他到處向保守派媒體描述被審問及威逼的經歷。

他說審訊期間,那些人嘲笑他,諷刺他,給他各種臉色看,他都忍過去了。

但其他人沒他那樣清白,今天被迫與穆勒合作的是川普的私人律師柯恩Michael Cohen。如果你有跟進川普的新聞,你會知道這個人是當年幫助付13萬元遮口費給色情女星Stormy Daniel的律師。穆勒要查明這筆錢是否出自於競選經費,大約查不出來,因此查出柯恩過去曾經逃稅,(向稅務局IRA說謊),就將他告到紐約法庭。但這樣傷害不到川普,於是對柯恩發動日夜審訊,發現柯恩最初在國會作證時說的話與後來說的不一樣,可以再控告他做偽證。於是柯恩自己說做在經歷了70個小時的審訊後,他同意合作,控方的汙點證人,我們可以想像,他是經歷了柯西所說的同樣經歷。(至於穆勒小組,如果他們證實了柯恩曾經向IRA說謊,又向國會說謊,那麼他現在的證詞何以確定是真實的?)

至於科恩所謂的「說謊」,是他在國會作證時說,俄羅斯興建川普大樓計劃由2015年九月一直談到2016年一月。但是後來反而是川普的兒子作證時說,這個計劃一直談到2016年六月。所以科恩被發現說謊。像這樣的說謊,罪過很大嗎?不過據穆勒小組透露的消息就說,科恩明顯要保護川普,才將日子挪前了。而穆勒就用這個事實威逼科恩說要控告他。再用這行動逼他合作。(諷刺的是,穆勒小組採取了川普兒子的證詞,而非科恩的證詞。現在媒體又說,穆勒下一步就要追查川普家人在這交易中的角色。總之最後目的是要使川普及其家人入罪。)

川普說柯恩是一個軟弱的人,也不是聰明人。這話雖然直,但一針見血。當事件剛發生時,柯恩說,他絕對不會出賣川普,甚至說出「我會幫川普擋子彈」的話。但是經過穆勒團隊的威逼恐嚇之後,他改變口風說:我唯一要照顧的是我的家人。這話再明白不過,他不合作就要坐牢,甚至身敗名裂。

今天柯恩到穆勒辦公室簽屬認罪協議,所有主媒像是發狂一樣的興奮,他們不斷地以Bombshell爆炸性新聞來形容。其實根據他們的報導,柯恩只不過說了,在2015年尾-2016年初(也就是競選期間),川普有談過,計畫過在莫斯科買地皮,建川普大樓。後來計畫無疾而終。今天川普說,他經常在跟人談生意,何況當時忙於選舉,根本沒再談下去。即使他買地成功,也不算犯法。

但是主媒和民主黨就樂昏了,他們說,這是第一次證明川普確實與俄羅斯有生意來往。他們找出過去川普說「我跟俄羅斯沒有生意往來」的片段,以證明他說謊。

計畫在莫斯科建川普大樓,有罪嗎?算得上通俄嗎?這也太會扯了。

傳媒最開心的是,川普剛剛在上周以書面回答了穆勒小組的問話。如果他的答案與柯恩的話有出入,川普就是說謊,就可以被起訴。這就是很多律師說的perjury trap,偽證圈套。於是媒體又做了很多評論,暗示川普極有機會被起訴。

目前可以看出,穆勒就靠這種方式將川普身邊的人一個個放進這個偽證圈套,然後強迫他們做汙點證人,作出對川普不利的證詞。目前已經被放進這圈套的人有:

川普第一任國家安全顧問弗林Michael Flynn:他以為自己做了偽證,於是認罪,也丟了官位。主要是因為對方發現他兒子做生意時有不法行為,擔心兒子要坐牢,於是認罪。後來他發現自己根本沒有說謊,後來想毀約。(最初他是在政府過渡時期見過俄羅斯大使,談美國對俄羅斯經濟制裁的事情,被傳媒及民主黨普遍指責通俄,後來發現這樣做完全合法。)

川普競選時一個短期義務外交顧問George Papadopoulos,他也是在被審問時說錯一個日子,被控作偽證。在壓力下簽了認罪協議,現在被判刑14天,剛剛入獄。但他發現自己是被陷害,一直後悔,多次在電視上申訴經歷。(這經歷在時事看板中說過。)

川普競選時的競選經理曼納福Paul Manafort,他也很慘。他被穆勒查出來在2007年為烏克蘭一個高官做過顧問,沒有將海外收入繳稅,於是威脅他要他合作,他拒絕,現在面對20年的刑期。70歲的曼納福有可能老死獄中。但是媒體最擔心川普會特赦曼納福,整天追問川普會不會特赦曼納福。他們指責川普,利用總統職權,特赦曼納福,目的是阻止曼納福向穆勒做證。(所以又構成妨礙司法的罪名。)

另一個就是前面說過的Roger Stone史東及Jerome Corsi柯西。史東也是強硬派,穆勒找不到他的痛腳,放他一馬,他就每天上Fox News說:我唯一的罪狀就是「我支持川普」。但是他和柯西等人有這樣多話說,卻沒有一間主媒訪問他們。

這就是今天的美國。整個一股華盛頓的舊勢力,集所有力量打壓川普以及他身邊所有的人。

Click: 98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