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生活雜文

北美原住民問題
手機越來越聰明,人越來越笨
好萊塢黑名單事件
死刑與民意
惠妮‧休斯頓之死
兩個截然不同的歌星
對警察好一點,對壞人要同仇敵愾
一件罪案是怎麼發生的
杜魯多的拳賽-政治人物是怎樣產生的
年輕人的Entitlement觀念

佛羅里達要重新點票

2018-11-10 22:57:28

這世界,君子永遠都鬥不過小人,至少短期的戰役battle如此。

佛羅里達州重新點票事件,在法院裁決下,民主黨執政的兩個郡,終於在今天中午停止點票,但是因為經過一再點票,共和黨在參議院以及州長選舉方面的選票差距,都縮小到不足0,5%,因此都必須全州重新點票。(最快星期四有結果。)

這關係到一個參議員、及一個州長職位。而佛羅里達是美國最重要的一個搖擺州。

原來已經在選舉夜晚宣布認輸的兩名民主黨候選人Andrew Gillum,及Bill Nelson,都表示會取消認輸,同時還振振有辭的說:「每一票都應當計算。共和黨企圖阻止,就是壓抑選票voter suppression。」他們不說的是:為什麼經過幾天點票,民主黨的票多出那樣多。

共和黨候選人說,如果公平點票,他們相信自己終究會贏,因為目前雙方差距還是有一萬多票。但是誰曉得民主黨還有甚麼花樣。如果點票有黑箱作業,就是天曉得了。

記得2000年選舉總統時,小布希George W. Bush只比當時的民主黨候選人高爾Al Gore副總統多出537票,經過民主黨一再點票,這個差距不減反增,所以只要公正點票,就應當不會出問題。(就因為經過那一次,民主黨決定以後每一次有機會點票,他們一定要贏,不論用甚麼齷齪手段。)

最可笑是在Broward County,誰都知道這個郡有歷史性的問題存在。這個郡的選舉官員Brenda Snipes臭名遠播。她從2003年開始出任這職位,就出了名的會搞事生非。昨天有記者問她:還有多少票沒有點算?她說:我不知道,我要進去問才知道。問她甚麼時候可以點完,她也說不曉得。問她還有多少海外選票、軍人選票、郵寄選票?她都不知道。

佛羅里達州的法律表示,所有選票必須在投票當晚結束投票之後半小時內點完,或是具體提出沒有被點票的數字,所以這樣一再發現新的選票,一再拖延是違法的,但是她完全不理。州長Rick Scott 說,佛羅里達一個月前才經過四級颶風,北面幾個災情慘重的郡縣都能夠依法點玩票,沒有理由南面沒有風災的Broward要拖延這樣久。

但是因為當地是民主黨的地盤,所以她連續當選四次。她的辦公室牽涉舞弊人所共知,因為它不僅在共和黨對民主黨選舉時受到造票懷疑,連民主黨內初選,她們都要動手腳。

2016年該區民主黨內初選眾議員候選人時,她就被控告偏幫當時的民主黨主席修茲Debbie Wasserman Schultz,以對抗她的對手Tim Canova,結果被告上法庭,但是事後Snipes卻將所有紙張選票都銷毀。這案子今年五月裁決,法官裁決Broward郡故意毀壞選票,罪名成立,必須賠償Tim Canova十五萬元庭費,但更嚴重的舞弊行為就因為沒有了選票無法裁決。Snipes在法庭中以銷毀選票是一項錯誤為藉口,避過更重的懲罰。(選舉舞弊似乎是民主黨傳統,大家可能記得,這位修茲女士在2016年民主黨總統提名初選時,因為民主黨電郵洩露,修茲被揭發偏幫希拉里,打壓另一位候選人桑德斯Bernie Sanders的提名選案。)

這位Tim Canova非常洩氣,身為教授的他寫了很多文章指出Broward County的選舉辦事處,以及Brenda Snipes如何腐敗,但是沒有一間媒體訪問他,除了Fox News。

Snipes任內,她的辦公室屢屢出錯,多次被告上法院。2004年她的辦公室面對指控,說有58,000人要求缺席投票選票,但都沒有收到,只有在最後加速送出。另外在2016年,Broward還被裁決於投票所還未關閉,就先行在網上公布預先投票的結果,是違法行為。今年八月,另一宗官司中共和黨挑戰Snipes的辦公室,說他們私下打開封閉的選票,也被法官裁決共和黨勝訴,但該案仍在上訴中。

據說今年也有人投訴沒有收到缺席投票的選票,或是收到太遲,無法趕得及在截止日期前寄出。當地報紙說,類似事件一再發生。我聽到好多人說Brenda Snipes辦公室極端無能,但是沒有人能拿她辦法。我看出來是因為她既是女性又是黑人,如果共和黨針對她,一定會被說成是針對黑人女性。

據共和黨州長Rick Scott說,這次選舉投票當晚,Broward County宣布,一共收到634,000張選票,但到昨日凌晨,增加到695,700張選票,到昨天下午,又增加到707,223張選票,最後的數字是712,840。而在棕櫚灘Palm Beach County,經過幾天點票也增加了15,000張選票。相對那些共和黨執政的郡縣,都可以在投票所關閉後半小時點玩票。

我聽到共和黨人在電視中說起這兩個郡的花樣,都無計可施。這是因為對方是此中高手。我在前天說起,民主黨派了他們最出名的,專門處裡選舉的律師Marc Elias,他專門幫民主黨以點票方式爭取勝利。2008年民尼蘇達州參議員選舉,大選當晚共和黨的Norm Coleman原來比民主黨的Al Franken 多出215 票,因為差距太小,要自動重新點票。當時民主黨就派了Marc Elias到場助陣,硬是將民主黨提升到反而贏了312票。中間過程非常曲折,每一個步驟Elias都要挑戰。(後來Al Franken因為性侵犯,已經辭職。)

除了這一次,Elias還在下面幾個州提出法律挑戰,重新計票:維吉尼亞,俄亥俄,內華達,紐約,威斯康辛,德州,佛羅里達,北卡羅來納州等,幾乎每一次都是民主黨反敗為勝。

Elias也是2008年民主黨總統選舉,2016年希拉里競選總統時的民主黨法律顧問。他屬於一個2016年成立的Priorities USA的組織,專門為民主黨爭取選民投票權。而這個組織的背後金主就是國際巨賈索羅斯George Soros。他在2016年一年內就先後對這個組織捐出1,450萬美元,他的兒子也給了一百萬元。索羅斯的目標是利用Elias發起的選民登記運動,為民主黨在全國增加一千萬選民。

此外,Elias在為希拉里助選時,就是經由他的律師行聘請了Fusion GPS利用英國及俄羅斯情報人員,蒐集川普黑材料的始作俑者。

這些事情讓我想起1960年美國大選,甘迺迪的父親以非常骯髒的手段幫兒子競選,(利用黑幫買票),加上民主黨在伊利諾州及維吉尼亞州都發生作票嫌疑,當時眾所周知。結果甘迺迪以歷史上最小的差距擊敗尼克森。當時卸任總統艾森豪對尼克森說:如果你要挑戰,所有經費我會讓共和黨為你負擔。但是尼克森說,那樣國家會很亂,他還年輕,可以再等幾年再選(見:約翰甘迺迪傳奇的一生)。

但是在歷史上,尼克森卻被形容為無惡不作的罪人。

 

11/11/2018 增補

再給你一個有關Broward County選舉事務處的既愚蠢、又奸詐的例子。

為了增加民主黨選票,他們積極到監獄中為犯人登記為選民,被登記者之一居然是剛剛在今年二月拿了機關槍到當地Parkland中學,殺死17個人的20歲兇手Nicolas Cruz。而這個Broward又無能到,沒有及時將缺席選票送到監獄讓這一班囚犯能夠趕得及投票。

也許這個County要拖延點票,就是要讓這班人投票?

主媒幾乎不提這新聞,但我見到邁亞米一間報紙在文內說,這個兇嫌還沒被定罪,不能當他殺人犯。但事實是,他已經認罪了。還要怎樣?

與此同時,該州落選州長以及參議員候選人:Andrew Gillum,Bill Nelson的兩名代表律師前天晚上居然向法庭挑戰,要允許其中一名非公民的郵寄選票不可以作廢。

這是有人經由法庭文件發現的。這表示民主黨的律師是以甚麼手段在每一張選票上做功夫。如果幾萬張選票都要經過這樣的程序,那是幾個月幾年都不要想點清楚。而且每一個非法公民的選票都要經過法律挑戰才能定奪?

好的是,那一張選票後來被作廢。但是誰知道還有多少張這樣的選票?

事情被一名法庭記者發現後報導,民主黨的律師Marc Elias才在今天發表聲明說,那兩個律師所做的是未經過他們授權,他們同意「非公民無投票權。」但他沒有解釋,那兩個代表Bill Nelson和Andrew Gillum的律師是誰聘請的。

Click: 257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