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生活雜文

北美原住民問題
手機越來越聰明,人越來越笨
好萊塢黑名單事件
死刑與民意
惠妮‧休斯頓之死
兩個截然不同的歌星
對警察好一點,對壞人要同仇敵愾
一件罪案是怎麼發生的
杜魯多的拳賽-政治人物是怎樣產生的
年輕人的Entitlement觀念

杜魯多(CBC)的算盤

2018-09-09 10:47:28

到現在很明顯,美加自由貿易談判陷入僵局,外長方慧蘭Chrystia Freelan每天強顏歡笑見記者,說她有保留的樂觀,但是明眼人都看出,這談判沒有前途,至少對加拿大來說。

上周二,美國總統川普(特朗普)表示,北美自由貿易沒有加拿大沒問題,有美墨貿易就可以了。隔一天他又說:這加拿大願意加入當然好,沒有也無所謂,我們可以即時加他們汽車(跟汽車零件稅)百分之二十,那我們就快活了。

這是加拿大的經濟生死關頭,汽車業被徵稅,影響安省16萬份工作,但我看加拿大的反應非常奇怪,這樣的大事,加拿大媒體的頭子CBC連著幾天的全國新聞都輕描淡寫地以一分鐘帶過,相反的卻都以奧巴馬的競選演說做頭條,還大肆分析紐約時報的匿名報導,分析那文章中引用的美國憲法修正案第25條,如何解除川普的總統職務。

稍微有分析能力的人都可以看出,杜魯多政府及他的媒體朋友現在寄望於十一月的美國中期選舉,因為民主黨自認為很有機會重奪眾議院多數,這樣民主黨就可以將川普趕下來,至少讓國會箝制住川普,那時候就不是川普說了算。換上一個對加拿大自由黨友善的國會,就是加拿大說了算。

在這種氣氛下,所以杜魯多上星期才敢說出:「我們需要保留貿易協議中的糾紛調解機制,因為(美國總統)出了名的well known經常不遵守他自己定的規則。」

過去兩年多來,川普每說一句話,西方媒體慣常的在中間加一句「雖然完全沒有證據」,但是這一次,我不見到有媒體在杜魯多說的話中間,加上這一句。杜魯多有甚麼證據這樣說?只是說了痛快,第二天,川普就說要對加國汽車工業抽重稅。(附註)

到現在很明顯,杜魯多的外交政策,完全奠基於「國內政治」,所以到了今天焦頭爛額的地步。他到中國去談加中自由貿易,原來很有希望的,他卻去跟中國領導大談人權,及男女平等,以討好國內媒體,結果貿易談判流產到現在;他到印度去談貿易,卻領了一大班錫克教支持分子(內閣閣員及國會議員),還穿了印度傳統服裝到錫克廟朝拜,目的是爭取國內龐大錫克教徒的選票,結果兩國外交關係陷於僵局,只差沒有斷交;至於攸關加拿大經濟命派的貿易談判,面對說了算的川普,卻又只針對國內媒體的喜好,一昧的討好痛恨川普的加國媒體,到了目前卻又完全不考慮對策,還一昧的參與美國政治,希望川普被政敵打垮。

人家墨西哥原來是與川普有最多過節的政府,人家都可以在逆境中達到一個雙方滿意的協議,而且受到即將上任的左傾政府的認可。你能說跟川普談判是那樣困難嗎?

目前媒體的川普新聞百分之九十以上是負面新聞,但是他成功地讓北約國家NATO同意承擔了應有的軍費。令川普最不滿的美中貿易,雙方差距達到一年五千億元的逆差,目前中國也是在老老實實的跟川普談,(雖然中國似乎要利用北韓事件在中間玩手段,但是雙方的拉鋸還是在進行,)而且到現在川普也沒有說過習近平一句負面的評語。明顯雙方在談判的藝術對決,唯有杜魯多讓川普看輕,擺出了「要不要隨你便」的態度。

以杜魯多的心態,他只要在國內打贏這場仗(贏得大選),他還是贏家,其他的都不重要。現在他和媒體的算盤是:在國內,沒有人敢反對自由黨的立場,而站在美國(川普)那一邊,所以這場仗拖得多久,都不會損害到自由黨。

加拿大人應當承認事實,杜魯多不是這塊材料,是一個輕量級的政客,而且最糟糕是,他已經被川普看穿,所以川普不願意再跟他糾纏。

(附註)

杜魯多說出那樣的錯誤的非外交詞令,在國內居然沒有受到批評,但是我們可以由外長方蕙蘭的答問中得到端倪。當被問及她對這句話的看法時,她說:「在公開場合,我百分之一百支持總理的說話。在私下,我百分之九十九點九支持他。」這不是表示總理說錯話了嗎?但是沒有一個媒體跟進。他們就可以這樣包庇。

Click: 249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