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生活雜文

北美原住民問題
手機越來越聰明,人越來越笨
好萊塢黑名單事件
死刑與民意
惠妮‧休斯頓之死
兩個截然不同的歌星
對警察好一點,對壞人要同仇敵愾
一件罪案是怎麼發生的
杜魯多的拳賽-政治人物是怎樣產生的
年輕人的Entitlement觀念

解剖媒體

2018-08-19 01:11:58

媒體製造新聞,編造事件的例子不勝枚舉,就是這種功夫,控制了每一個國民的思想。但是國民中察覺的非常少。因為他們不能24小時跟蹤這些媒體,看他們做甚麼,怎麼做。

加拿大保守黨內有一個議員伯尼爾Maxine Bernier,最近在推特中攻擊杜魯多總理,說他推動的極端多元文化政策multiculturalism,後果是在國內造成族群分裂。過分地強調多元化diversity,會造成部落式的社區,對國家統一團結以及國民的認同都沒有好處。他並指責杜魯多及自由黨這樣做,無非是要在少數族群中爭取選票。

伯尼爾說的話,是今天很多人的心聲,特別是保守派。但是作為公眾人物,沒有人敢說,因為多元文化這個字眼已經變成聖牛,誰敢批評?

果然,伯尼爾的話一出,媒體就等著開砲了。他們知道這是攻擊保守黨最佳機會,立即去問保守黨領袖希爾Andrew Sheer,對於有黨員這樣說話,他是否要與他劃清界線?踢他出黨團?還是要怎樣?又跑去問新民主黨領袖,他覺得保守黨應當怎麼對付黨內這種「聲音」。

於是各大報紙及電視台就有了這樣的標題:

伯尼爾反對多元化的推特,讓希爾處於政治困境;

希爾受到壓力urged,是時候踢伯尼爾出黨團了;(是誰給希爾壓力?事情才發生不到一天,當然是媒體給的。你們不去逼問各黨人士,他會有壓力嗎?)

一間全國報紙還在第二天就寫了社論:是時候考驗希爾的領導能力;(環球郵報)

CBC也立即在星期日的時事討論節目用這個做話題:More mad Max trouble for Sheer.(伯尼爾更多瘋狂言論,為希爾帶來麻煩)

為什麼伯尼爾的話讓希爾難做?如果伯尼爾說的話是全國有一半的人所想的,不應當拿出來大家討論嗎?為什麼就變成保守黨領袖及保守黨的難題了呢?為什麼不討論伯尼爾推特的內容有多少真理,就針對伯尼爾展開攻擊,打擊保守黨?

這都因為媒體界內人士主觀的認為,伯尼爾的想法是罪大惡極的。否則他們不會立即下了定論。

由下面這個例子就知道傳媒怎麼就這件事「製造」希爾的「壓力」:

星期四,杜魯多總理開了一個記者會,吹噓他的家庭福利計畫,說兒童福利金將會跟隨通貨膨脹提高,每個家庭會增加多少收入云云。

之後照例讓記者問話。我非常意外地聽到第一個發問的記者居然這樣問話:「恭喜你到這裡開一個成功的記者會,還帶著你的孩子一起。我想請問你對於保守黨有議員說,你的多元文化政策是分化國民,你有甚麼看法?」

這是非常奇怪的問法。首先記者恭喜政客,說他記者會成功已經非屬平常。然後給他機會讓他罵政敵,讓人覺得這記者簡直像是埋伏在媒體裡的黨工。不過習慣就好,加拿大媒體對自由黨一向是這樣,「彼此自己人」。杜魯多聽見這樣的問題自然是喜孜孜地回答了,而且非常順口:「保守黨到今天還是就習慣不改,還是每天分化國民。多元文化是要讓每一個族群都得到照顧,但是保守黨到現在還是哈珀那一套,所以他們被選民摒棄……」(大意如此)。

於是媒體與自由黨一搭一唱,自由黨得到機會說他們想說的,媒體得到他們想要的quotation,回去可以做文章了。

果然當晚國營CBC就有了頭條新聞。(當晚因為美國靈魂歌后Aretha Franklin去世,CBC覺得必須用這個做頭條,因此伯尼爾的新聞居然就放了第二條。)將保守黨的麻煩事當作大事報導。我過去說過,保守黨當政時,CBC每晚的頭條新聞都是保守黨的負面新聞,即使保守黨沒有做錯事,國會裡面反對黨「質詢」(攻擊)執政黨的每一句話都是這些新聞的來源。但是自從自由黨上台,國會質詢再也上不了新聞。

其實當天有值得做頭條的新聞,CBC等媒體卻刻意不報導。因為當天美國有消息傳出,美國已經跟墨西哥就自由貿易談判有了成果,而且美國總統川普還宣布,故意將加拿大排除在外,不跟加拿大談。這還不算大新聞嗎?

前幾個月,美加墨三國正在商談北美自由貿易NAFTA時,CBC非常興奮的期待會有成果,每天都以頭條新聞報導。記得當時杜魯多正因為印度之行招惹全世界的嘲笑,CBC的評論員還說:不用擔心,等NAFTA一談出結果,人們就會忘記這印度之行。

現在NAFTA又成為杜魯多的一個恥辱,CBC又完全不報導了,但是保守黨議員的幾句話,就成為CBC等攻擊目標,企圖以此分散自由黨負面新聞的注意力。

對於媒體每天這樣下功夫幫助自由黨,打擊保守黨,有幾個國民察覺了?

Click: 484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