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生活雜文

北美原住民問題
手機越來越聰明,人越來越笨
好萊塢黑名單事件
死刑與民意
惠妮‧休斯頓之死
兩個截然不同的歌星
對警察好一點,對壞人要同仇敵愾
一件罪案是怎麼發生的
杜魯多的拳賽-政治人物是怎樣產生的
年輕人的Entitlement觀念

安省變天遲了四年

2018-06-10 00:18:40

安省這次選舉終於將執政15年的自由黨換下來了,而且福特贏得漂亮,四成以上選民票,超過七十個議席。那些先前說道格福特Doug Ford不是最好人選的媒體,證明是跌眼鏡,我不相信Christine Elliot會贏得比這更漂亮。

而且40.5的選民票,遠超新民主黨的33.6,相差了七個百分點,也不是選前各大民調公司強調的「不相上下」,甚至新民主黨稍微領先的民調結果。證明大傳媒確實是做了不誠實的民調。

而且這次投票率高達58%,是過去二十多年最高。即使是這樣的結果,我還是聽到幾大媒體的評論員說:還是有六成選民沒有投給保守黨,所以福特不能以為自己得到「全民授權」,一名評論員甚至說:這個投票率低於聯邦大選投票率,似乎是要說,福特沒理由值得高興。

不過四年前的省選,我可沒有聽到主媒這樣說自由黨,當時韋恩的自由黨只得到38.6%的選民票,可是媒體都當她是贏得大多數政府,歡聲雷動。

要知道,福特以及保守黨是在媒體的負面報導下,得到這樣的成績。如果媒體規規矩矩盡他們的本分,而不是一再抹黑福特,保守黨的成績絕不只此。

在我來說,自由黨四年前就應當下台了,這是遲到四年的喜訊。

這一次選舉,華人立場清晰,幾乎一面倒的支持保守黨。我只能說,第一代的華人移民沒有受過這邊媒體的長期洗腦毒害,還有自己的判斷能力。在這邊長大的孩子及成人,差不多都是一套自由派的價值觀:政府要多花錢才是做事,那些主張減稅的人都是自私的;世界上不應當有窮人,那都是富人的罪過;效率這個字是壞字眼,競爭力也不是好事,原因你去想吧;每一個富有國家都有接受難民的義務,國際間的貧富懸殊也是不可以忍受;所有弱勢族群都不應當受到歧視,包括求學及就業,因此學校應當取消統一考試,求職也不能看能力;引申開來,警察與罪犯發生衝突,一定是警察的過失;保守派的價值觀代表守舊,代表自己顧自己,代表封建階級,不應當讓他們得逞。

這些價值觀就是今天媒體的一致言論,是學校教導的統一教材。所以這麼多年來,幾乎每一次選舉都是自由黨輕輕鬆鬆地贏,只有在自由黨腐敗的不像話了,保守黨才有機會上位。

2005年聯邦保守黨的當選,就因為自由黨長年貪腐無能的結果,當時的最後一根稻草就是贊助醜聞sponsorship scandal。聯邦政府將幾十萬幾百萬的合約,交給自由黨親信,他們甚麼事都不用做,唯一條件是捐回幾萬元給自由黨就行。1984年梅隆尼Brian Mulroney領導的進步保守黨以歷史最高票當選,也是因為自由黨長期當政,亂用公帑,債台高築,最後一根稻草是,老杜魯多臨下台前任命了兩百多自由黨親信到政府內一些豐厚的高職。

目前的安省自由黨政府醜聞是夠多了,每一個醜聞都十億元作單位:醫療電子化E-Health,搬電廠,空中救援隊Ornge,電力公司,錢用完了就向選民身上榨汁。電費成倍數增長,但他們自己生活越過越奢華。其實了解他們越多,越要為他們的貪腐乍舌。這麼多年來我們了解到,自由黨的作業方式是:任何事還沒有推行之前,先成立委員會研究,寫報告。這個委員會動輒幾十上百人,雖然只是一年開幾次會,卻都可以領取豐厚薪資,行價是每天350-500元,還可以報銷開支。一些固定薪水的,也都是以十萬元起薪,做主管的更是以百萬元計酬。這是為什麼這麼多年來,加拿大的菁英都投向自由黨,因為在那裏油水多。但是如果你跟保守黨,你不僅甚麼都得不到,甚至有可能遭到媒體的嚴密監控,隨時爆出醜聞,身敗名裂。舉一個例子,哈珀時代唯一的最大醜聞就是上議員達菲Mike Duffy在三年期間多報了九萬元房屋津貼。雖然完全合法,但就在媒體的日夜攻擊下,鬧了三年多。如果達菲是自由黨任命的上議員,我擔保你他甚麼事都沒有。(有幾個自由黨國會議員被爆出,將自己的房子轉給妻子或兒女,再報公費領津貼,也是啥事沒有。)

自由黨最擅長是用納稅人的錢買選票。安省自由黨政府的所謂延齡草基金,每年高達一億元以上的經費,說是要支援省內的文化體育藝術及社區團體,但是圈內人都知道,這個基金成為了自由黨議員及廳長作為私人人情的武器。你跟自由黨議員及廳長越是有交情,你就越有機會得到錢,得到的經費也越多。他們用這方法收買到多少人心及選票。他們給錢時有強調,這是納稅人的錢,不是自由黨的錢嗎?

但是保守黨就不敢這樣做,他們只要動公款一毛錢,你以為CBC,星報等不會天天拿出來罵嗎?

同樣的道理,福特未來四年會做得辛苦。首先這個爛攤子不容易收拾,那樣高的債務,甚麼時候才開始還錢?目前三千億的債務,一個月的利息夠建一間醫院,五個月夠建一條地鐵。但是媒體跟反對黨監視著他不能裁這個減那個。他要修改新版性教育,那個輸了選舉的團體已經在媒體這個靠山下,出來喊話,不准福特改。

福特未來四年幾乎可以預測,就像當年夏里斯省長Mike Harris在時一樣。他做的好事都被說成是壞事,省內小小一點不如意,全部被擴大一百倍,那時星報每天的頭條都是安省民不聊生。直到今天,他還是負面人物。我希望這一次華人可以張大眼,不要再讓媒體一手遮天。

Click: 490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