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生活雜文

北美原住民問題
手機越來越聰明,人越來越笨
好萊塢黑名單事件
死刑與民意
惠妮‧休斯頓之死
兩個截然不同的歌星
對警察好一點,對壞人要同仇敵愾
一件罪案是怎麼發生的
杜魯多的拳賽-政治人物是怎樣產生的
年輕人的Entitlement觀念

傳媒巴士

2018-04-08 20:13:51

安大略省將在六月七日舉行省選。目前的進步保守黨省長候選人福特Doug Ford陣營宣布,取消競選時的media bus,就是不允許媒體跟著福特到每一處競選。傳媒界立即高聲喊說福特要扼殺媒體,扼殺輿論,甚至扼殺民主。

這三樣只有扼殺媒體是真的,因為媒體既不代表輿論,更不代表民主。

一個評論員說:我們要知道福特及他的黨的政綱,沒有媒體跟著,他的政綱誰知道?有誰會仔細審視他的政綱?

其實誰不知道福特的政綱代表甚麼?他的弟弟是多倫多前市長Rob Ford,他的一貫主張再明確不過。他要仔細看住納稅人的荷包,不該花的不要花。他要簡約政府架構及浪費,切斷所有公務員的私相授受,肥了自己的gravy train (相等於川普的drain the swamp)。他也強調振興經濟,以及注資交通建設,特別是擴大地鐵網。此外福特還強調要削減電費,取消碳稅。其實只要一個政綱,停止再度發生自由黨的浪費醜聞這就夠了。

如果說,媒體的作用是幫助選民審視各黨政綱,那麼過去三次省選,他們是怎麼幫忙的?一次又一次地幫選民選出那個貪腐又愚蠢的麥堅迪及韋恩政府?原來那就是他們的功勞?

傳媒又說,保守黨是要包裝福特,隱藏福特,又說,這傳媒巴士是媒體自己付錢,一些沒有賺政黨的便宜。表面上理由都光明正大,事實上則是用很少的錢,操控每一次大選的結果。

福特陣營說,他們不是逃避記者,他們會將每一日的行程都公開,這樣要採訪的記者都可以到場。一個好處是,這樣福特每到一處,都有當地記者採訪,就不會永遠由那同樣一小撮的「中央記者」控制記者會的言論。

這一小撮的中央記者就是控制輿論的十幾、幾十個媒體人。他們跟著候選人各處跑,每天都問那同樣的問題,不論候選人說甚麼,最後出現在新聞中的都是他們事先決定好的話題。這些事都只有那些候選人心知肚明。傳媒知道,選民都不可能每天看那些記者會,因此他們可以一手遮天。

雖然地方記者也有立場,但是一來他們的立場沒有那樣明顯。其次他們沒有組織,比較困難「有組織」的控制新聞內容。參加過媒體巴士的人都知道,他們白天一起採訪,晚上就一起吃飯飲酒,交換心得。他們是最明顯的小圈圈,也是最明顯的羊群效應。這是為什麼每一次大選時,所有的媒體都是同一口徑。

前兩次聯邦大選時,哈珀總理的保守黨就深受這一批中央記者之害。他與這一班記者幾乎是仇人眼紅,見面就分外眼紅。那時候每一次記者會,記者就追問參議員達菲Mike Duffy多申報了九萬元房屋津貼的事,誰都知道記者是要用這件事,打倒哈珀政府。你舉行十分鐘記者會,他們就問十分鐘同樣問題,二十分的記者會也一樣。後來哈珀限制每次記者會只能問五個問題,結果呢?五個問題中至少四個記者是問有關達菲的問題。後來難民問題佔據競選主題,他們的問題便成為:為什麼保守黨拒絕收中東難民?甚至將一名敘利亞難民兒童之死,說成是保守黨政府的罪惡、過失。當時那種瘋狂,到達失控地步。保守黨就在這種失控現象下,由四成以上支持率落選,而原本排名第三的自由黨就扶搖直上,奪得多數政權。

這就是媒體巴士現象。所以福特這一次決定取消媒體巴士,絕對正確。我覺得每一個選民在投票前,最好都至少看一次黨魁的記者會,不僅僅要看黨魁的答案,而且也要關注記者問的是甚麼問題?記者問問題時是甚麼態度?以及記者對每一個政黨的候選人在態度上有甚麼分別?這樣才算是真正了解新聞的真確性。

誰都知道美國及加拿大的主流媒體已經全面地站在自由派那一邊,而且絲毫不忌諱的表現在報導上面,為什麼還要給他們一個機會,讓他們操控每一天的新聞?每一天的話題?

 

Click: 554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