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生活雜文

北美原住民問題
手機越來越聰明,人越來越笨
好萊塢黑名單事件
死刑與民意
惠妮‧休斯頓之死
兩個截然不同的歌星
一件罪案是怎麼發生的
杜魯多的拳賽-政治人物是怎樣產生的
年輕人的Entitlement觀念
美加政論-宗教受箝制

51 位情報人員的公開信是怎麼來的?

2023-05-05 15:58:25

2020 年美國大選之前,一個亨特拜登的電腦事件發生了。這個手提電腦是亨特拜登在前一年拿到德拉瓦州首府威明頓的一間電腦修理店去修理,但是過了一年都沒有去取回。電腦店的主人John Paul Mac Isaac先是將電腦的資料副本交給聯邦調查局FBI,但是幾個月沒有消息,之後才將另一個副本交給了川普的私人律師朱利安尼,朱利安尼將之交給紐約郵報New York Post,由該報在這年十月17 日先發表部份內容,也是這年大選前三個星期。

紐約郵報很快就發現這電腦內寶藏無限,因為亨特拜登有習慣將他所有的公私來往電郵,與生意夥伴的交往過程電郵及收據,別人送的禮物拍照存檔,還有他跟應召女,妓女之間的交往,相片,錄影都收存在裡面,其中單單電郵就超過四萬份。紐約郵報最先揭發的一批電郵是,亨特拜登跟中國華信公司CEFC 來往的電郵,裡面清楚說到CEFC 應當給他們多少錢,還說到分錢的比例,例如亨特拿二成,他的叔父,拜登的弟弟James 拿一成,另一個Big Guy 拿一成。後來亨特拜登的合夥人巴布林斯基Tony Bobulinski 證實,這個Big Guy 就是拜登副總統的代號。(有關亨特拜燈電腦內的內容,我有系列報導,其中第一篇是:由亨特拜登電郵談到華府的貪腐)

當紐約郵報陸續刊登這些事實時,對於三個星期後的大選無異於一個炸彈,名符其實的「十月驚奇」,當時所有網路媒體就集體發功,阻擋這新聞的發放。其中推特,Facebook,Youtube 全力阻止轉發,甚至吊銷好多人的帳號,包括紐約郵報的帳號,當時白宮發言人Kayleigh McEnany 的帳號等等。就在此時,有51 位美國前後任情報人員三天後立即發表了公開信,指出這個電腦「有著所有俄羅斯情報工作者」的爪子印,百分之百明指及暗示是俄羅斯做的手腳。而這封公開信立即成為所有媒體的護身符,跟著打壓這個電腦內所有的資訊。(下面是紐約郵報New York Post 在2022 年三月19日,當幾分主要媒體承認亨特拜登的電腦內容是真實的之後,紐約郵報刊登的封面文章,列舉了部分簽名的情報官員,指他們說謊。)

 

 

 

 

 

 

 

不僅如此,10 月22 日,川普跟拜登的第二次電視辯論,也是最後一次辯論中,談到這個電腦中的資料時,拜登就瞪大眼睛說:「現在有超過五十位情報單位主管,還包括五位中央情報局的局長,都說這是俄羅斯做的事以干預我們的選舉,根本是垃圾garbage。只有他(指著川普)跟他的朋友朱利安尼才會相信是真的。」當時川普十分意外,但是人家拜登明顯有五十多位情報人員撐腰,只有默不作聲了。(這一段辯論網上應當都找得到,不過除了Fox News 等媒體,是沒有媒體播放的。)

任何人只要看一眼這電腦中的資料就會知道假不了,哪有人有那樣多時間製造幾萬份電郵,幾千張相片,錄影帶,而且都跟亨特拜登一個模樣,難道都是冒充。另外,亨特拜登從來也沒有否認那是他的電腦。如果那電腦是假的,亨特拜登還不會控告紐約郵報,讓郵報繼續刊載那些電腦中的資料?

而且在2020 年大選結束後,一當拜登證實自己當選了,拜登跟亨特就承認,FBI 正在調查亨特拜登逃稅及洗錢的事件,這也等於承認那電腦中的內容是確實的。直到一年後,Facebook,華盛頓郵報,紐約時報等就先後證實,這個電腦是真的。不過僅此而已,之後就不再提了,從來也沒有更正。反正他們已經得到了他們需要的選舉結果。

直到兩個星期前,終於有一位在那封公開信上簽名的高官之一,中情局前任副局長莫瑞爾 Mike Morell 出面,他到國會眾議院那裏去宣誓作證,說他是得到當時拜登的幕僚(外交政策顧問) 布林肯Antony Blinken 的電話,說希望他組織一些人,以公開信的方式「幫助副總統拜登」駁斥這件事。於是他就去做。三天之內得到51 位前後任情報局大員的簽署,包括三位前任CIA 局長:小布許總統任內的Michael Hayden,奧巴馬任內的 Leon Panetta,和John Brennan,以及兩位副局長,(拜登故意說成是五位局長)。

莫瑞爾說,他自己也做了一些研究,還連絡退休的高級中情局官員Marc Polymeropoulos,請他協助,一起完成這份集體聲明,反駁紐約郵報的報導。在未來兩天,他就收集了51位情報單位的官員名單(包括他自己),其中有43 人是前中情局的官員,還有一位是奧巴馬時代的國家安全局長James Clapper。(下左是出面作證的Mike Morell,右圖是現任國務卿布林肯。)

 

 

 

 

 

 

 

據莫瑞爾的證詞,當他的信件完成之後,布林肯又去連絡另一位中情局高層,前任局長John Brennan 的助理Nick Shapiro,要他負責將這封信傳到媒體手中。共和黨眾議員為了確實這封信是拜登團隊的主意,再追問莫瑞爾一句:沒有布林肯的電話,你不會這樣做,是嗎?他說是。又問他為什麼要這樣做?他說,因為他也希望拜登當選。

莫瑞爾說,之後他就發了一份電郵給(前任中情局局長布里南John Brennan 的幕僚長) Nick Shapiro 夏皮諾,說拜登競選總部希望將這份聲明送交給華盛頓郵報的某一個特定記者,以及送一份副本給(拜登)競選總部。後來夏皮諾也送了一份給網路媒體Politico,他們在十月19 日就刊出了,標題是:亨特拜登新聞是俄羅斯錯誤資訊。之後數十間媒體都跟進了。

拜登當選之後布林肯就被任命為國務卿。Morell 本來一直是中情局局長的熱門人選,拜登當選後也提名他出任中情局局長,但是提名時遭到一名民主黨自己的參議員強烈反對,說他曾經支持對戰犯使用酷刑,就沒有通過。也許因此對拜登倒戈。

現在我們都知道,這份公開信中說,(紐約郵報的)亨特拜登的電腦相關新聞,都具有俄羅斯情報單位製造假資訊作業的典型的特性all the classic earmarks。就是說「像極了」俄羅斯情報單位做的手腳。還說:「這是俄羅斯企圖干預美國的選舉,我們強烈相信,美國人應當受到警告。」當時這份聲明被所有大小媒體引用作為證據,證明所有的亨特拜登電腦中的訊息都是「不可相信的」消息,甚至說是川普集團跟俄羅斯串通的捏造事件。

莫瑞爾在宣誓證詞中說,在那場辯論之後,他收到拜登競選組織主席Steve Ricchetti 的電話,多謝他那份聲明的幫忙。莫瑞爾說:「他是拜登當時競選團隊的頭,他多謝我搞出那份聲明,那就是那次電話的主要目的。」

事件過後,簽名的情報官員中幾位高官都被左派媒體請去做評論員,好像前任中情局長John Brennan 被左派的MSNBC 請去做評論員,每天上電視,而國家安全局長James Clapper 就被CNN 請去,每天上鏡頭。是後紐約郵報多次邀請他們回答問題,是否曾經說謊,他們全部拒絕回應。(這就看出主流媒體全部不在理會,而這些民主黨大關是不會理會保守派媒體的,不僅如此,還說是保守派媒體跟共和黨人串通,製造事件。)

其中只有一位David Priess回應事件,他很技巧的,也很兇狠地說,那封信沒有說這件事是「俄羅斯推出的misinformation」,只是說有all the classic earmarks 有「典型俄羅斯做手腳的特性」。似乎是說當時他們被誤解了。這是不是很噁心?但是他們忘了,三天後拜登自己就在他跟川普的競選辯論中這樣說:「有五十多位情報人員,包括五位局長,說這件事是俄羅的栽贓嫁禍Russian plant,是垃圾,只有他(川普)跟他的朋友朱利安尼才會相信。」如果說他們是被誤解,當時怎麼不站出來澄清呢?

這樣一件大新聞就這樣硬是被壓下來,2020 年大選後有民調顯示,如果你在大選前就知道這電腦不是俄羅斯特務的誤導,知道電腦內容,你還會投票給拜登嗎?結果投票給拜登的選民中 17% 的人說他們會重新考慮,而我們都知道那次大選很多州的差距都不到1%。你還能說那一次大選不是被偷去的?騙走的?

但是我這裡說的事件始末,可能多數媒體都掩飾不說,即使報導部分,也都是以「共和黨眾議院緊追亨特事件不放」的角度,所以美國(全世界)市民又都被蒙在鼓裡。這就是今天全世界的媒體的真面目。

這件事發生十幾天了,國務院發言人在第二天的記者會中被問到此事時說:這不是政策上的事,所以我們不回答。就這樣一句話搪塞過去,記者都不再追問了。至於對布林肯本人,也沒有媒體追問他在事件中的角色。直到本周Fox News 一位在烏克蘭受傷的記者Benjamin Hall復原後對布林肯的專訪問到這問題,他的回答是:「那封信不是我的主意,沒有要求這樣做,沒有去召集,我認為前任CIA 代理局長的證詞證實了這一點。」這些學法律的,學外交的人說話真是圓滑。要知道Morell 是宣誓作證的,人家說得一清二楚,你偏要說人家不是這樣說。

當Hall 再問他:那麼現在你接受那個電腦不是俄羅斯的錯誤資訊嗎?他回答:「我很慶幸現在只管政策上面的事情,眼前事情很多,所以不再管政治上的問題。」這是至死都不承認錯誤,到現在都不肯說那件事是他們造謠汙衊。

 

Click: 1207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