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生活雜文

北美原住民問題
手機越來越聰明,人越來越笨
好萊塢黑名單事件
死刑與民意
惠妮‧休斯頓之死
兩個截然不同的歌星
一件罪案是怎麼發生的
杜魯多的拳賽-政治人物是怎樣產生的
年輕人的Entitlement觀念
美加政論-宗教受箝制

FTX 騙案創始人SBF 跟民主黨的關係

2022-12-07 15:13:56

虛擬貨幣交易平台FTX 宣告破產已經三個多禮拜,這間公司的前任CEO  Sam-Bankman-Fried (班克曼-弗瑞德,簡稱SBF,被華人媒體取了「薯條哥」的外號) 還在巴哈馬,美國沒有進行引渡的行動。創辦人SBF當時已辭去CEO職務,他的三百多億美元資產一夜間蒸發。數以萬計的投資人更是血本無歸。據說目前FTX正受到美國聯邦司法部,證券交易委員會SEC等機構調查,但是我們一點聲音又聽不到,難道又跟亨特拜登的調查一樣,瞞住大家,然後不了了之?

 

 

 

 

 

 

 

我在FTX 剛剛宣告破產時,已經在「時事看板」中交代過,FTX以及公司執行長Sam Bankman-Fried在2020年大選時,捐出一千萬元給拜登的競選組織,又在這一次的中期選舉捐了將近四千萬元,$3,920萬元,給多數是民主黨的候選人,SBF承認92%捐給民主黨人。紐約郵報陸續公布了接受FTX捐款的名單,我見到有將近一百位民主黨參眾議員得到捐款,只有六位共和黨參議員名列其中,他們中有四位是彈劾川普時支持彈劾的共和黨參議員:Lisa Murkowski,Susan Collins,Richard Burr,Bill Cassidy。原來有七位共和黨參議員投票支持彈劾川普,其中兩人事後宣布退休,另一人是羅姆尼Mitt Romney,只有他沒有接受FTX的捐款。此外在參議院中跟川普作對的共和黨領袖麥康奈爾Mitch McConnell也有份。

Bankman-Fried過去在訪問中還說過,如果川普再角逐總統,他會再捐出一億美元,阻止川普當選。他真的痛恨川普嗎?未必,只因為他知道這樣做,他將受到主流的歡迎。SBF在未出事之前,是除了國際左傾大鱷索羅斯George Soros之後,對民主黨捐款排名第二位的捐款人。

現在事件過了將近一個月,SBF還躲在巴哈馬沒有動靜,負責監督的民主黨在國會的財政委員會一問三不知。這個委員會的主席,民主黨眾議員Maxine Waters被問到此事時說:「暫時不願意置評,不過這是兩黨的事,兩黨都有接受捐款。」這就是民主黨未來的口徑,兩黨都有分。雖然SBF一家人都是極端民主黨。否則他不會受到那樣多優待。

過去BSF 多次映照到眾議院財政委員會作證,但是民主黨對他的「問話」都是極端溫和的,每一次聽證後還一起合照(下圖)。媒體還拍攝到這委員會的主席 Maxine Waters 給他拋飛吻。這樣的背景,他還怕嗎?(下圖中的幾位都是民主黨財政委員會的主管議員,唯一女性就是其主席Waters。)

 

 

 

 

 

 

除了跟美國的左傾政客接近,SBF也是國際左傾組織、政客的新寵兒。全球金融界的精英匯聚場所、瑞士達沃斯經濟論壇World Economic Forum 去年就將SBF的FTX列為合作夥伴,還在簡介中形容這是一個「為投資者設立的交易虛擬貨幣的平台」。這是多麼有力的免費宣傳!今年五月他還被邀請出席這論壇作為演講嘉賓。(下圖是他在會議中跟另兩位出席者:美國前總統民主黨的克林頓,英國前首相工黨的布萊爾平排而坐。)你會不會奇怪,這些國際組織、論壇為什麼逐漸都成為左傾政客的論壇?

 

 

 

 

 

 

 

一個28-30歲的大孩子,一開始就因為懂得跟權貴掛勾,所以步步高升。這是最現成的例子。

FTX 讓全世界為數百萬的投資者血本無歸。財經界認為這是比麥道夫Bernie Madoff龐氏詐騙案更要黑暗的詐騙事件,FTX的經營手法有太多的Enron,Theranos,以及Lehman Brothers 事件的影子,甚至是上述幾單醜聞事件的總和,而且麥道夫事件中的受害者多數都是有錢的投資家,將大額投資交給他處理。不像這一次的受害人,極大多數都是小資本的投資者,經由廣告的欺騙引誘,進行股票買賣式的投資。但是這麼長一段時間,民主黨對於FTX的不法行為難道都不知情?SBF將公司設立在巴哈馬避免美國的規管,自己住在巴哈馬,負責監管的SEC (證券交易委員會) 卻沒有想到要提出任何規管?

不僅如此,美國媒體對他這些招搖撞騙的事到現在都沒有興趣去追訪。上星期SBF頻頻接受美國媒體的訪問,繼續做其名人。最奇妙是,幾次訪問都跟以前一樣,現場有觀眾的節目在座觀眾不時發出笑聲及掌聲。你不能不聯想到,因為他捐款給民主黨,是民主黨的盟友。而且他很聰明的捐鉅款給氣候變化及槍枝管制的團體,所以他即使讓數以百萬計的投資者血本無歸,媒體對他就網開一面。除此之外你有其他解釋嗎?

在紐約時報舉行的DealBook Summit峰會中,SBF也是受邀者之一 (下圖),(其他受邀者都是世界頂尖名人:烏克蘭總統澤蘭斯基,美國商務部長耶倫Janet Yellen,Facebook 的渣克柏格等,可見到現在紐約時報還當他是名人。)主持人Andrew Ross Sorkin問了他一個問題,說是代表一個損失了兩百萬元全部身家的受害者問的:「請問他,如何偷取我的終生積蓄,以及總數一百億美元的投資者的錢?請問他,這是否詐欺?」SBF低頭回答:「我很抱歉,不過我沒有有意的轉移(我們手中的)基金,只是最終,這些錢不如我想像的都tie together了。」他這樣說好像自己一點責任都沒有,一副無辜的樣子。而現場觀眾每一句話都發出掌聲跟笑聲。這些觀眾是些甚麼樣的基因,都是白癡嗎?

 

 

 

 

 

 

 

之後他又接受ABC的早晨節目的溫和訪問(主持人也是移樽就教的前往巴哈馬訪問),也是給他一個機會解釋而已,沒有一句重話。麥道夫有受過這樣的優厚待遇嗎?媒體中沒聽見有人問他從哪裡來的錢,在巴哈馬住在四千萬元的豪宅中,他那一夥人一天的「出外用餐」就用去一萬美金。他現在的說詞就是自己是無心的,似乎為未來的刑事調查擺脫責任。見到好多媒體說他現在只有一張信用卡以及幾乎沒有現金了,似乎說他很值得同情。(下面是保守派媒體得到的,他在巴哈馬頂層公寓豪華住所的畫面。)

 

 

 

 

 

 

 

 

美國NBC電視台在今年五月訪問了Bankman-Fried 的哥哥Gabe Bankman-Fried,知道他們家人,包括他們的父母一直都是民主黨的忠實支持者,甚至是圈內人,例如他哥哥Gabe就曾經是伊利諾州民主黨眾議員Dean Casten的議會助理。之後升職為Civic Analytics 負責數據管理,而這間公司就是從奧巴馬時代開始,為民主黨的PAC提供數據的。他們的母親Barbara Fried 負責的一間公司Mind the Gap ,是為民主黨籌款的中間組織,專門由矽谷的科技巨頭那裏聚資給民主黨的各個PAC。

他們捐款的方式是,將錢捐給支持民主黨的競選組織。比如說,這次選舉他們捐了$2,700萬元給一個叫做Protect Our Future PAC,(PAC是政治捐款的代名詞Political Action Committee),這個組織的宗旨是,支持那些對抗疫情的候選人。所以大家知道了,民主黨所以抹黑所有共和黨人不支持政府各項強制措施,其實就是要將共和黨都抹黑到另外一邊。目的不是幫助對付疫情,而是打倒共和黨。Gabe Bankman-Fried 在NBC的訪問中說:我們(家族)的野心是make a splash (一炮打響)。

我們都知道,美國(各國都一樣)對於個人及公司的政治捐款都有嚴格規定,但是近年來這種PAC 的出現,就繞過了這些規定,讓私人及公司可以捐款數以千萬元計,甚至上億元給各政黨。這些PAC的宗旨完全是依照某一個政黨的訴求設立,所以表面上是為一個政治理念捐款,事實卻是捐款給一個政黨。

很多人都說不關心美國的兩黨政爭,還說兩黨都一樣,但是現在是因為民主黨的腐爛,才造就了SBF這類人,以及FTX這類公司,還能說對兩黨政爭不關心嗎。

我的時事看板每一天都列舉美國民主黨讓美國腐爛,還牽連到全世界的腐爛:能源危機,通貨膨脹,烏克蘭戰爭,以及即將會發生的其他地區的戰爭危機,事事與川普時代都不能相比。但是世界的媒體卻只會對拜登叫好。世人再不清醒,這腐爛下去會影響到每一個人。那就不只是受到FTX陷害的幾百萬投資者了。

 

01/07/2022星期六

加密貨幣交易平台FTX 創辦人Sam Bankman-Fried (SBF) 的審訊日期訂在十月,也就是十個月之後。為什麼他們民主黨人的案子,都是蝸牛速度?幾十億元投資者被榨得渣都不剩,他們的權益不需要盡快處理嗎?見到新聞報導,說法官fast--tracked 他的審訊日子,這叫做「快速審理」?

不僅如此,SBF 被法官規定兩億五千萬元的保釋金額,被新聞宣稱是歷史上最高的天文數字保釋金,然而他卻毫無困難的交保了。如果這麼容易就交保,就不是天文數字。據說除了他的父母用自己四百萬元的房子做抵押之外,另外有兩名「神秘人物」為他簽保。而SBF 要求法官將這兩人「保密」也獲准了。這就很奇怪,因為這件案子極有可能牽涉到貪腐事件,法官居然允許這兩名神秘人物保密?

要知道,SBF被捕的日子已經非常蹊蹺。他是在前往國會作證前一天午夜被捕的,很明顯是要阻止他「有機會」在國會坦白招供。這是一隻巨大的魔掌在後面運作。他明明有機會被迫坦白作供,但是被人阻止了。任何一個有基本司法常識的人都會感覺到,有人不想真相被揭露。

有人能夠擔保一億美元以上的保釋金,肯定是權勢之輩。現在是權勢之輩利用他們的金權,阻礙為平民百姓伸張正義。

SBF 的律師在陳情書中寫得非常可憐,說SBF 的父母接到不少的威脅信件,說要對他們不利,所以必須保護其他的人受到同樣的威脅。平民百姓損失了幾十億美元,有些是他們的全副身家,你們收到幾封恐嚇信就受不了了?川普做總統一毛錢沒賺到,也沒有壓榨任何人一毛錢,五六年來受的委屈不夠多?他能說自己可憐嗎?他的每一件官司都是被日夜審理,每天透露新聞出去,沒有一個法官允許他經年累月的「沒有消息」。

對比亨特拜登的逃稅、洗錢、說謊買槍等等的調查事件,我們聽到幾年了?三年多了還沒有下文,也沒有人被起訴。他跟SBF 一樣有「大戶」幫他繳錢,兩百萬元的欠稅一次就繳了。中間沒有利益衝突?從來沒有人問。這樣一個「嫌疑犯」今天照樣出入白宮,出席國宴,還繼續在紐約的最大畫廊出售每張五十萬元的「作品」。

 

 

 

Click: 367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