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生活雜文

北美原住民問題
手機越來越聰明,人越來越笨
好萊塢黑名單事件
死刑與民意
惠妮‧休斯頓之死
兩個截然不同的歌星
一件罪案是怎麼發生的
杜魯多的拳賽-政治人物是怎樣產生的
年輕人的Entitlement觀念
美加政論-宗教受箝制

杜倫調查只打蒼蠅,不打老虎

2022-10-16 22:53:00

目前正在進行的杜倫調查案件審訊,其實就是對FBI聯邦調查局的審訊。他起訴了三人,其中一人認罪,兩人接受審訊,罪名都是「向FBI調查人員說謊」,問題是,FBI為什麼讓他們對自己說謊?FBI不調查這些謊言嗎?還有,FBI明明知道這些人說謊,為什麼還要繼續使用他們提供的資料,去:竊聽、調查川普,一位在職總統。這是否與政變無異?

杜倫John Durham是川普任內司法部長巴爾 William Barr 任命的獨立調查員,目的是調查聯邦調查局對川普「通俄」行動中,有沒有違法行為。他這次沒有起訴FBI裡面的任何一個人,已經引起共和黨人私議紛紛。也都懷疑這是司法部長嘉蘭 Merrick Garland 從中阻擾。

 

 

杜倫經過三年多的調查,揭發了不少爆炸性資料,每一件都是大地震式的驚人揭發,每一件都足以在法庭做為起訴聯調局官員及入罪的案件。但是到現在美國媒體故意的忽視。

好像這一次被起訴的(案件第三人) 住在維吉尼亞州(首都附近的)俄羅斯律師丹清可Igor Danchenko,他就是2016年閉門造車,杜撰川普黑材料,出售給英國退休情報人員史帝爾Christopher Steele的人。但是FBI卻在2017年正式聘請他做線民,直到2020年十月終止僱傭關係,前後一共給了他20 萬美元。而事實是,FBI在2016年已經知道這份文件全部是虛構的,為什麼還要重金聘請他做線民?(這案件目前仍在審訊,有關這一方面或許仍然會有揭發。)

至於說,FBI在2016年就知道這份文件是假的,是因為杜倫查出,2016年十月FBI提出給史帝爾一百萬元美金,要他證明他那份文件(川普黑材料)是真的,結果史帝爾無法證明,也沒有拿那筆錢。(如果他能證明,他會連一百萬元都不要嗎?)如果他連這筆錢都不要,FBI還能不知道這文件是捏造的?至於FBI為什麼要給他一百萬元去證明?證明一件事需要給錢嗎?這不等於是利誘他做假?

但是FBI局長康米James Comey 卻在2017年一月六日,(川普就職之前兩星期) 拿著這文件去見川普,告訴他有這麼一份文件,因為康米這樣做,當時其他情報單位人員(包括國家情報局局長James Clapper) 就可以振振有詞的去向CNN及MSNBC等媒體「透露」這文件的內容,新聞報導出來之後,FBI再使用新聞報導資料,去跟情報法院FISA申請竊聽川普團隊。他們四次申請竊聽,使用的就是Yahoo等媒體的報導,說因為媒體報導了,所以應當有這樣的事情。

這是明明知道這份文件(黑材料)是假的,卻製造假象成為真的,用來作為監聽,調查的基礎。

說到丹清可被起訴的事,原來他財政困難,就被民主黨人收買,要他提供川普黑材料給史帝爾。(史帝爾是收了希拉里跟民主黨的錢,撰寫這份材料的人,但是他哪裡找得到材料?就四處給人錢杜撰。) 丹清可這次被發現的罪名之一是,說他從未跟民主黨人接觸過。結果被發現,他從頭到尾都是跟民主黨接觸的。此外他從未到俄羅斯去蒐集川普的材料,都是在華盛頓酒吧裡蒐集的。而上星期我們知道,他其中一個連絡人是民主黨的律師Charles Dolan,也是克林頓家幾十年的朋友。上星期他在被傳訊時承認,他提供給丹清可的有關共和黨人的所謂內部資料,全部是從電視上聽來的,而不是有如他跟丹清可說的,跟共和黨人一起喝酒得來的。

丹清可被控五項說謊罪名,上星期被法官以技術原因取消一項,聽到有媒體說這是杜倫的挫敗。原來被取消的一項罪名是,丹清可說他從未跟Charles Dolan說過話talked to ,結果杜倫找到的是他們兩人電郵通訊的證據,法官就說這不是「面對面的談話」,所以取消了。

除了丹清可,另外一個被起訴的是薩斯曼Michael Sussmann,他是民主黨的律師。他在2016年九月去向FBI高層密告,說有證據證明川普跟俄羅斯的國家銀行之間有秘密管道,暗通款曲。他當時宣稱自己是愛國市民,沒有任何政黨背景。事實他是民主黨黨工,但是經過審訊,華盛頓地區(一個92%居民都是民主黨人的地區)選出的陪審團卻在今年五月裁決他無罪。而他當時提供的所謂證據,根本是公司與公司之間互送廣告單張的集體郵件,不是甚麼秘密來往的管道。(我又要說了,川普可能是世界上最清白的人,經過這麼多調查,汙衊,都找不到他的犯罪事實。)

下面三人是先後被杜倫起訴的:左起:FBI律師 Kevin Clinesmith,民主黨告密者薩斯曼,以及閉門造車的俄羅斯人丹清可。

 

 

 

 

 

杜倫調查案件中,第一個被起訴的是FBI的律師Kevin Clinesmith,他的罪名也是無可逃避。因為FBI要竊聽的對象是川普團隊一個顧問Carter Page卡特佩吉,就捏造他是俄羅斯特務的罪名。而佩吉其實是CIA的線民,如果FBI知道他這身分當然沒有理由懷疑他是俄羅斯特務。於是Clinesmith隱瞞他這身分,將FBI詢問CIA的一份電郵中,「他是CIA線民」,改作「他不是CIA線民」,這是明擺著竄改文件。所以他當時認罪了。

到現在杜倫很明顯是捉蒼蠅,(前面三個都只能說是蒼蠅),不捉老虎。除了FBI裡面多名高層全力要打倒一位民選總統之外,另一個主要犯罪嫌疑犯是希拉里跟民主黨。因為是希拉里競選總部給錢,給一個外國情報員(史帝爾) 製造一份政敵川普的黑材料。之後希拉里跟他的競選經理,現在拜登政府的國家安全顧問蘇利文Jake Sullivan通知各媒體廣為刊登這份黑材料。(這些都有電郵及推特的紀錄,我都報導過。)

使用外國情報員杜撰本國政敵黑材料,本身就是一項罪名。我們都知道刑事偵查上的一句話follow the money,跟蹤錢的來源。希拉里陣營轉介一間律師行Perkins Coie,出錢給華盛頓一間研究公司Fusion GPS,提出針對川普的政敵研究,做出報告。根據各項紀錄,民主黨(包括奧巴馬的籌款組織) 經由Perkins Coie給了Fusion GPS一共102萬元,而Fusion GPS給了Orbis 十六萬八千元,製作這份黑材料。據說民主黨跟希拉里帳面上解釋這些都是「法律開支」,因此今年三月,聯邦選舉委員會處罰民主黨全國委員會DNC罰了他們$105,000,以及希拉里陣營八千元,說他們沒有好好解釋當時這些錢的去處。問題是如果他們好好解釋,這筆錢是用外國特務打擊本國總統的,就不用罰錢了嗎?

現在大家應當清楚了,民主黨跟希拉里閉門造車了一份川普黑材料,FBI全力配合將這份黑材料當作是千真萬確的文件,用來調查川普(一位民選總統),企圖推他下台。一次不夠就兩次三次。他們口口聲聲指責川普跟他的追隨者不承認2020大選結果,事實是他們從未承認2016年大選結果。只是他們手法更高明,川普追隨者只是去國會大鬧一場,而民主黨跟FBI卻能婉婉轉轉用這麼多手法,真真正正發動了一場政變,只是未成功。但卻讓川普遍體麟傷。

 

10/18/2022 星期二

司法部特別調查員杜倫John Durham 就川普「通俄調查」起訴的第三個被告,俄羅斯律師丹清可向FBI說謊的四項罪名,今天在維吉尼亞州的陪審團只經過45分鐘考慮後,就裁決無罪。丹清可被控四項說謊罪名,都是謊稱他的報告資料來源來自於俄羅斯某幾位男性,後來查證全部來源都是美國的民主黨人提供的,或是道聽塗說的。

杜倫經過三年多的調查,一共起訴三個人,第一個Kevin Clinesmith已經當時就認罪。但是第二個薩斯曼Michael Sussmann 被華盛頓的陪審團裁決無罪,現在丹清可又被裁決無罪。過去說過,不管你有多少證據,但是華盛頓居民有92%是投票給民主黨的紀錄,而這次審訊地點Alexandria跟華盛頓雖然不是一個區,地理上卻是只隔了一條波多馬克河。

聽到有法律分析員說,這些人(丹清可跟薩斯曼),盡管是做了不對的事,甚至壞事,但是可能被認為是「政治上的骯髒手段」,但是不違法。這只能說是民主黨人覺得不違法。為什麼川普甚麼事都沒做,整天都被指控、謾罵、調查?

丹清可是在家裡閉門造車,寫了川普通俄的種種證據(及不雅行為)交給英國M-16退休特務史帝爾Christopher Steele,由史帝爾交給希拉里陣營,希拉里跟民主黨拿去交給媒體發表,FBI再用來交給情報法院申請竊聽川普過度陣營,及當選後的川普團隊。之後用來作為調查川普通俄的主要證據。而丹清可是收了史蒂爾的錢,史蒂爾是收了Fusion GPS的錢,Fusion GPS的錢來自於與民主黨有關的律師行Perkins Coie,Perkins Coie的錢則來自於民主黨的籌款集團。

丹清可被控五項說謊罪名,都是在向FBI談話時,隱瞞他跟民主黨的關係。事實是,他的錢來自於民主黨,他的幾個消息來源也是民主黨的人,現在卻認為他跟民主黨沒有關係。

要記得,川普上台後任命的第一個國家安全顧問弗林Michael Flynn就是在跟FBI探員「談話」時,有日期或是以前的談話內容記不清楚,就被控告「向FBI說謊」,上任後22天就被迫辭職,之後官司纏訟四年,花了幾百萬元,房子都拿去抵押,是等川普卸任前特赦,才沒有坐牢。(後來當時的聯調局局長康米承認,他是利用川普等人剛剛上台,程序還沒搞清楚,故意派人去套弗林的話,做陷阱讓他「說謊」。這些全部有證據。)

杜倫不能起訴史蒂爾,因為他不在美國。他起訴丹清可、薩斯曼是因為證據確鑿,但是都告不上。

這一次審訊還獲悉,FBI明明知道丹清可說謊,還給了他20 萬元,聘請他做「提供資料的人」,到目前不知道要他提供甚麼內容。考慮到FBI還offer史帝爾一百萬元,要他證明那份黑材料內容是確實的,就足以證明FBI想盡方法要得到川普黑材料,不管是真是假。

現在杜倫似乎已經不會再有法律行動,因為有關案件的法律期限已經過去,只能等他提出最後的報告。不過有見媒體不會報導,這報告唯一作用是給川普提供一絲安慰。他連用來打官司都未必有用。因為司法系統也已經是美國 swamp 的一部分。

 

相關文章:

杜倫調查團抽絲剝繭接近核心

川普通俄大謊言再度有人被起訴

Click: 282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