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介紹

電影 Primary Colors 風起雲湧
電影 Bee Movie人類和蜜蜂這筆帳
電影 Pleasantville - 批判五十年代
電影 由J. Edgar 談胡佛的一生
電影 Titanic 鐵達尼號 (泰坦尼克號)
電影 The Man Who Shot Liberty Valance 雙虎屠龍
電影 Gone with the Wind 亂世佳人
電影 34街的奇蹟 Miracle on 34th Street
電影 春風秋雨 Imitation of Life
電影 Pinky 一部講述黑白問題的電影

電影 Smash-Up, the Story of a Woman

2022-09-10 00:28:38

這是環球公司在1947年推出的黑白劇情片,說的是一個夜總會女歌手為了幫助丈夫的歌唱事業,放棄自己的事業,做全職母親,但是在丈夫成功之後感到寂寞,開始酗酒。最後連丈夫都不體諒。故事改編自Dorothy Parker的一篇小說,她也參加編劇。據說故事主軸是影射男明星平克勞斯貝Bing Crosby 與第一任妻子Dixie Lee之間的事蹟。此外故事發展則與另一部電影 A Star Is Born 一個明星的誕生  (1937)類似。

這電影主要演出者有:蘇珊海華Susan Hayward,李寶曼Lee Bowman,艾迪亞伯特Eddie Albert,瑪莎亨特Martha Hunt等人。這是蘇珊海華第一次飾演一個酗酒及生活面臨變故的女子,也是她第一次獲得金像獎最佳女主角提名。她之後會多次演出類似的角色,包括:My Foolish Heart  (1949),With a Song in My Heart (1952),I’ll Cry Tomorrow 傷心淚盡話當年  (1955),I want to Live! 我要活下去  (1958)等,全部都獲得最佳金像獎提名,同時最後在第五次提名時獲獎。

這片子由Stuart Heisler導演,除了女主角獲得提名之外,也獲得最佳原創故事編劇獎提名。此外因為主權擁有人忽視版權續延,所以目前沒有版權問題,網上有很多版本可以免費看到。

在網上見到有很多中文譯名:滅灰,一敗塗地,破碎的心等,似乎都不理想。

劇情:

電影開始時,一個受重傷的女子安琪Angie Evans在醫院病床上發夢囈,說她害怕,需要喝一兩杯。之後她開始回顧過去。

安琪是夜總會的一名歌女,她很受歡迎,只是有臨場怯場的毛病,所以每次上台之前都要偷偷喝一兩杯酒。她這天唱的是一首她的招牌歌曲:I Miss That Feeling。

這天她唱完下場,見到老朋友作曲家史蒂夫Steve Nelson來了。史蒂夫對她說肯尼斯康威Ken Conway回來了。她聽了意外的高興,立即趕出去迎接。他們熱烈擁抱,他們過去交往很久,康威因為到外地演唱,分離了一段時間。安琪立即說要帶康威回到她的住處。回到家時,康威連計程車錢都沒有,安琪立即搶著付了。

之後安琪繼續在夜總會唱歌,康威就在她的家裡每天跟史蒂夫一起編作新歌曲。幾個月了他們作的曲子都推銷不出去,到電台申請工作也沒有頭緒。安琪的經理人,也是她父親的老友麥克Michael Dawson就勸她,不要長期為了好像康威這樣的歌手犧牲自己。但是當安琪說康威不是普通朋友,他們已經結了婚,麥克才恍然大悟,決定幫忙。他到一個相熟的電台去,幫助康威找到一個時段,每天早上六點鐘給他15分鐘的時間。(下:史蒂夫跟康威每天在家裡作曲,安琪則跟康威甜蜜過夫妻生活。)

 

 

 

 

 

 

 

 

 

這時康威跟史蒂夫作的曲子都是所謂的牛仔歌曲,這天第一天他就唱了:Lonely Little Ranch House,敘述他跟安琪夢想中的一座小小的牧場農莊,史蒂夫在場為他彈吉他。

一天安琪對他宣布自己有孕了,他非常高興,不過在電台他還是唱牛仔歌曲:A Cowboy’s Never Lonesome。安琪對他說,或許他不應該繼續唱牛仔歌,應當唱出他自己的心聲,做回他自己。於是他跟史蒂夫改變歌路。在安琪生產那天,他到醫院去陪伴妻子,但是史蒂夫提醒他就要六點鐘了,於是還沒等安琪生產他們就趕到電台。這一天他唱了一首新做的曲子:Life Can Be Beautiful,沒想到這首歌立即受到聽眾歡迎,電台主人及樂壇人士都大為欣賞,之後就將他們的節目調動到下午六點鐘。而安琪也生了一個女兒,取名叫做安琪兒。

他們夫婦對女兒疼愛有加,因為康威的收入大為增加,安琪停止了夜總會的工作,在家照顧女兒。之後康威的事業再上一層樓,他跟史帝夫的廣播時段被改動到傍晚七點鐘的黃金時段,而且是全國聯播。家裡還請了保母寇克太太Mrs. Kirk照顧安琪兒。安琪兒習慣了父親的歌聲,一定要父親唱歌才不吵鬧。而父親最愛唱的一首搖籃曲就是Hushabye Island。

之後因為康威跟史帝夫的歌曲版權費水漲船高,康威收入更多,他們在鄉下買了一座大房子,這時的安琪感到幸福無比,常說:如果這樣的日子能夠永遠多好。

不過康威的公司就建議他搬回城哩,還建議他多接受訪問,廣為接觸圈中人,宣傳自己的歌曲。於是康威又將家人搬回紐約,在富豪公寓Sutton Place買了一個豪華單位,還有管家安排一切。之後就經常帶著安琪出席圈中人的聚會,酒會。不過安琪性格還是內向。她說康威的朋友她多數不認識,出席之前她都要先喝兩杯酒壓驚。到了宴會因為都是陌生人,她只有一杯又一杯,自己減壓。(下:安琪開始喝酒,康威也開始警覺了。)

 

 

 

 

 

 

 

 

 

逐漸她發現,康威很多事都是由他的秘書瑪莎Martha Gray在後面安排。這天她讚美新居的位置跟裝修全部讓她滿意,康威就說:這些都是瑪莎挑選的。之後她發現,連他們出席哪個宴會,他們家裡的家具,康威送她的生日禮物,等等,都是瑪莎在安排,在購買。這讓她很不自在,不知道丈夫跟瑪莎的關係究竟如何。

她要求丈夫去度假好多次了,康威每一次同意了,但是等她全部準備好,康威又說他走不開。幾次之後她為了壓抑心中不滿,又開始喝酒。等到那一天康威要到芝加哥去為電台宣傳時,說好了跟她一起去,還說這是他們補度蜜月,不過康威加了一句叫她不用擔心,因為瑪莎一切都安排好了,她聽了心中一股怨氣,又到臥房找酒喝。等到臨要出門時,她已經喝醉,康威見她一次又一次酒醉非常不滿,一個人走了。

康威走了之後,她因為酗酒每晚都做惡夢,睡不著之後就再喝酒。所以每一天都是醉的。這天到半夜,寇克太太叫醒她,說孩子發高燒,華氏一百多度,她急忙叫僕人去請醫生。孩子不停的哭,她唱那首Hushabye Island都不能讓孩子止住哭泣,她難過極了,知道孩子難受。後來孩子發燒到120度,醫生說是肺炎。她覺得應當通知丈夫,打了幾次電話找到他,他卻在一個派對中,背景聲音嘈雜,她講了幾次對方都聽不清楚,她覺得不要打攪丈夫,就說沒有事。

過了兩天孩子退燒了,她再打電話給康威,這次打到康威的旅館,接電話的卻是瑪莎,當時已經是凌晨,她聽到她的聲音頓時打了冷戰,不知道當時房中還有很多人,正在討論節目內容。康威也沒有解釋,兩人關係更差了,她的酗酒也更嚴重。之後康威聽到孩子生病趕回家,卻見到她又醉了,說「你跟我離去時一模一樣,沒有好轉」,生氣罵她。

不過這一次連他們的醫生都知道問題在哪裡。Dr. Lorenz 對他說:你以為給她所有的物質需要就是對她好,你剝奪了她的責任感,讓她每天一個人在家哩,她沒有面對這種生活的心理準備。醫生說,唯一的治療方法是讓她有事情做,有責任。史蒂夫也在勸他,說他應當給安琪做事的機會,不要甚麼事都倚靠瑪莎。安琪對史蒂夫說,她想起東方哲學說的三種境界,她全完符合:第一是躺在床上,但是睡不著。第二是,等人但是等不到。第三是,想取悅人,不過沒有人可以取悅。

於是康威讓安琪安排他們的下一個派對。宴會很成功,康威都稱讚她。不過她請了瑪莎,這讓康威都意外。當她見到瑪莎,一見面氣氛就不是很好。瑪莎稱讚她的衣服好看,她就回了一句:我猜想這(件衣服)也是你選的?瑪莎的回話也不含糊:反正所有支票都是我開的。她聽了不高興,見到史蒂夫在彈鋼琴,就去詢問康威跟瑪莎的關係,還說:你是他的朋友,肯定是幫他圓謊的。史蒂夫叫她不要胡思亂想。(下:她跟瑪莎見面,話不投機。)

 

 

 

 

 

 

 

她去找麥克,要他幫自己安排工作,麥克認為是好主意。但是她仍然不開心,說自己失去了所有的自尊。這時她聽見康威在唱他那首成名曲:Life Can Be Beautiful,史蒂夫在彈鋼琴,而瑪莎就站在他們身旁,好像自成一國,她又生氣了。灌了自己兩杯酒之後走過去,叫丈夫別唱了,康威沒有理她,她就向瑪莎挑釁說:你好像很滿足的樣子,這房間裡的家具都是你挑選的,不是嗎?瑪莎不理她,走到盥洗室,她也跟蹤而去。到了盥洗室她就動手打瑪莎,瑪莎也不甘示弱,跟她打了起來,很快聲音就傳到外面,男士們都趕來拉開他們兩人。這次派對是一次裡外都失敗的大災難。(下:她們在洗手間廝打開來。)

 

 

 

 

 

 

 

 

 

當晚她在昏睡後醒來,叫醒丈夫說:「我不記得剛剛發生甚麼事,我想我需要幫助,我不知道自己哪裡錯了,請你幫助我。」康威對她一點都不同情,他說:「你甚麼東西都有了,我不了解你。別人也喝酒,都不是你這樣。」他還說:容忍是有限度的。瑪莎問他甚麼意思,他說:這很明顯,是我們婚姻的結束,我受夠了。當晚他就離開了家,叫工人稍後把他的行李送過去。

安琪早上醒來,見到康威的箱子,知道這一回他不會回來了。她面對鏡子,痛恨鏡子裡的自己。另一邊,史蒂夫在勸康威,但是他表示沒有回頭路。他說願意把一切都給安琪,只是要爭取女兒扶養權,因為女兒跟著她不安全。

安琪在麥可安排下,又回到夜總會唱歌。她說為了女兒,她要停止喝酒。不過在演出前她又需要喝酒。漫步到酒吧去,聽到旁邊的人談到自己妻子剛生了孩子,她心情起伏,又止不住了連續喝下去。而且從一間酒吧喝到另外一間,直到醉倒在街頭。

另一邊,史蒂夫因為康威對安琪的態度,跟他吵起來。當他剛走出房間,瑪莎來了,她跟康威今晚約了一起吃飯。史蒂夫見了更是生氣,罵他們兩人,還說瑪莎工心計。不過瑪莎叫住他,說自己如果用心計就不會得不到手。她承認自己原來一直暗戀康威。但是康威就當她是工人使喚,說她做事能幹。她說:大家的印象是我們好像很親近,這印象是我唯一擁有的,所以甘心情願留在他身邊,雖然我知道他其實是愛安琪,我就是捨不得離去。你能說我工心計smooth嗎?說完這些話,她哭著離去了。

安琪酒醒之後,發現自己在一間公寓房間哩,一個男人在盥洗室洗臉。她正在驚慌時,一個女人走進來,說她昨晚醉倒在她家門前,是她跟丈夫把她拖進來的。她問她為什麼這麼做?那女人說她有個妹妹也是這樣子,她懂得怎麼照顧這類人。之後還給她解酒的飲料,才讓她離去。

她打電話給寇克太太,問女兒情況。寇克說,康威換了門鎖,阻止她去看女兒。於是她到女兒的學校去把她接回家,煮東西給她吃,唱催眠曲。另一邊康威等人就通知了警察,追蹤她的所在。但是安琪等女兒睡著後,自己也在沙發上睡著了,並將手上的香菸掉到地毯上,不久就聽到女兒哭喊,她醒來後發現房子已經著火,她著急的到臥室將女兒從火窟救出來後,就癱瘓在屋外的地上。

她因為燒傷,被送到醫院。昏睡中不住地叫著女兒的名字。醫生通知她她的女兒平安無事。這時康威走過來,叫醫生帶女兒來給她看,讓她心安。她見到了女兒,這時康威對她說:「你以為因為瑪莎失去了我,這完全不是事實。我也會表現給你看,你以後不用擔心了。」安琪也說:我或許必須像這樣沉到海底之後才會真的振作起來。以後我不再疑心,不再害怕,我們應當會有一個愉快的日子。

製作與卡司:

這電影有一個樂觀的結局,不像蘇珊海華後來的幾部片子,都是悲劇結局。雖然看起來比較舒服,不過卻有反高潮的感覺,因為前面那麼多堆砌,最後還燒了房子,丈夫卻突然間原諒她了。

這部片子被認為是因為1945年的第一部以酗酒為主題的電影 The Lost Weekend 失去的周末 的成功,而開拍的。之後類似的電影就一部接一部出現。在美國,特別是在好萊塢,酗酒情況真的很嚴重,許多個人事業被毀,許多家庭被破壞。很多影評人說這部片子在劇本方面比不上「失落的周末」的札實,不過那一部片子感覺上就太苦了,描述那男人跟酒癮的搏鬥,掙扎,無休無止。雖然切題,就少了娛樂性。也許在當時可以讓觀眾對於酒癮有警惕,不過說實話,好萊塢本身對於助長飲酒責任重大,你看每一部片子,裡面的人一走進家門第一個動作就是去倒酒喝。之後不管是說話,或是閒坐,也都是人手一杯酒。這跟抽菸一樣,你看30-70年代的電影,裡面的男女演員幾乎是不停地抽菸,一枝接一枝,而且表情非常享受的樣子。這樣的畫面推銷了多少香菸跟威士忌?在當時,菸酒根本無需花錢做廣告,好萊塢已經幫了大忙。(下:蘇珊海華演出這電影時30歲,正是容貌的巔峰。)

 

 

 

 

 

 

 

 

蘇珊海華因為這部片子受到注意,並且為她定型,後來拍了好多部類似的片子,每一部都獲得金像獎提名。據這片子的攝影Stanley Cortez說,蘇珊海華在拍幾段醉酒的畫面時,真的喝醉了,以做到更為真實的效果。這在當時還不是很普遍,後來的一些新潮演員就經常這樣做了。最著名的例子是Dustin Hoffman達斯汀賀夫曼,他在拍Marathon Man (1976) 時,說他為了拍一個非常疲累的片段,足足有四天沒有睡覺,也沒有換衣服,顯得又髒又累。他覺得自己這樣做很專業,在一邊的老牌演員勞倫斯奧利維耶Laurence Olivier聽到了。就說:我的天,難道你不能「演譯」那角色嗎?那要容易得多。這就是老派演員跟新派演員的差別。新派演員要很「努力」的去演,其實老派演員只是簡單的代入,效果一樣好,何苦「使勁」去表演?你能說葛麗泰嘉寶、史賓賽崔西、賈利古柏、約翰韋恩的演技差過馬龍白蘭度、保羅紐曼、達斯汀賀夫曼?

男主角李寶曼Lee Bowman很少擔當主角,也一直沒有大紅,不過他在廣播跟電視的發展都不錯。飾演史帝夫的Eddie Albert經常擔當配角,最出名就是在1953年的 羅馬假期Roman Holiday 中飾演那個攝影記者,他也為那部片子獲得最佳男配角金像獎提名。另外外也因為The Heartbreak Kid (1972) 一片獲得提名。此外他多次在電視上有自己的節目,包括:CBS的Leave It to Larry (1952),以及1953年的The Eddie Albert Show。不過最成功是在1965-1971年在電視劇 Green Acres 中擔當男主角。

這電影有多首歌曲,都是Jimmy McHugh作曲,Harold Adamson填詞。其中蘇珊海華的部分,是由歌星Peg La Centra代唱,男主角Lee Bowman的歌聲,則是由Hal Derwin幕後代唱。其中那首Life Can Be Beautiful曲調跟歌詞都非常感人,特別是歌詞,不知道為什麼沒有被提名,也沒有更流行,甚至沒有被其他歌星演唱。(我見到網上有這首歌,就是在電影中的片段,有興趣的可以找來看。)

這電影用了136萬元拍攝,首映賣座收入230萬元,但是電影公司說虧損112萬元。

主要演員表:

蘇珊海華Susan Hayward飾安琪Angie Evans

李寶曼Lee Bowman 飾丈夫康威Ken Conway

艾迪艾伯特Eddie Albert 飾作曲家史帝夫Steve Nelson

瑪莎亨特Martha Hunt 飾瑪莎Martha Gray

Carl Esmond 飾醫生Dr. Lorenz

Carlton Young 飾電台經理Fred Elliot

Charles D. Brown 飾經紀人麥可Michael Dawson

Janet Murdoch 飾保母Mrs. Kirk

Sharyn Payne 飾女兒安琪兒Angel Conway

 

Click: 101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