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介紹

電影 Primary Colors 風起雲湧
電影 Bee Movie人類和蜜蜂這筆帳
電影 Pleasantville - 批判五十年代
電影 由J. Edgar 談胡佛的一生
電影 Titanic 鐵達尼號 (泰坦尼克號)
電影 The Man Who Shot Liberty Valance 雙虎屠龍
電影 亂世佳人Gone with the Wind
電影 34街的奇蹟 Miracle on 34th Street
電影 春風秋雨 Imitation of Life
電影 Pinky 一部講述黑白問題的電影

電影 The Ex-Mrs. Bradford 蜘蛛毒案

2022-08-02 20:53:34

這是RKO (雷電華)公司在1936年推出的黑白偵探喜劇,說的是一對離了婚,但仍然十分友好的夫妻,合作破獲了一宗牽涉到跑馬場的離奇命案。電影的男女主角是威廉鮑華William Powell跟珍亞瑟Jean Arthur。這片子的導演是Stephen Roberts,不過他在拍完這部片子後就心臟病發死亡,年僅40歲。

當時RKO拍這片子,男女主角都是借來的。珍亞瑟當時隸屬哥倫比亞公司,而威廉鮑華就屬於米高梅。本來米高梅MGM的梅爾Louis B. Mayer不希望將自己的一線明星借出去,好像讓別人佔便宜。但是米高梅當時的製作總監桑堡Irving Thalberg覺得這個劇本會成功,增加鮑華的號召力。而威廉鮑華當時在米高梅的合約中,有拒絕外借的權利。但是他看了劇本之後也很欣賞,而且他也希望跟珍亞瑟合作。他過去跟珍亞瑟合作過,認為她具有紅星的潛質。事實是這一年珍亞瑟剛剛跟賈利古柏Gary Cooper合作了 Mr. Deeds Goes to Town,推出後她果然已經躍升一線明星的地位。

 

 

 

 

 

 

 

 

這電影原本的片名是One to Two,是一部典型的偵探片,嚴格說也是一部screwball comedy,所以對於劇情的邏輯不可以太苛求。內容十分曲折,看的時候很刺激。而兩位主角都專長喜劇,配合的天衣無縫。推出後果然成功。

劇情:

電影開始時,一個叫做寶拉Paula Bradford的偵探小說家,剛剛旅行回來,去造訪已經離婚的丈夫布萊德Lawrence “Brad” Bradford醫生。原來她是帶著律師向布萊德發出法院傳票,說他沒有依照法官指示給她贍養費。布萊德是外科醫生,生活優裕。他跟寶拉感情很好,所以即使離婚,兩人關係都很好。他說寶拉自己生活富裕,根本不缺這贍養費。寶拉就說這是原則問題。

律師走了之後,寶拉就說她願意再跟他結婚,這樣他就不必再付她贍養費。布萊德說,他們過去無法相處,是因為寶拉不時的追蹤懸疑命案,將他拉扯進去,影響到他的事業及生活,他不認為今後情況會好轉。(下:寶拉自己留下來晚餐。)

 

 

 

 

 

 

 

 

 

 

不過寶拉自己留下來晚餐。他們談到這一天當地最大新聞,一名騎師艾迪Eddie Sands在策騎比賽時突然死亡。他的馬匹原來有四比一勝出的機會,卻在最後一刻墬馬死亡。寶拉就認為他有被謀殺的可能,布萊德認為她又在異想天開。這時那名騎師的馴馬師諾斯Mike North突然來了。原來他也懷疑艾迪是被人謀殺,一方面他在艾迪的儲衣櫃裡見到一張紙條,上面說:這事情你不能說出去,否則大家都沒有好處。他要布萊德收起這張紙條,此外他也請求布萊德去幫他檢查艾迪的屍體。雖然有法醫檢查過,他認為由自己的朋友檢查更信得過,而且他說,艾迪身上沒有傷,相信是在墬馬之前已經死了。

臨行寶拉堅持一起去,但是到了停屍間她卻昏倒了。他只有叫人送她回去(她的旅館)。之後布萊德檢驗了艾迪的屍體,唯一的發現是在他的手臂上發現了類似明膠gelatin的物質。

回到家裡,他收到一個寄給諾斯的包裹。他正在納悶,接到諾斯電話,問他是否收到包裹,並說包裹是他自己寄出的,他五分鐘後來取。這時管家史托克Stokes對他說,他去查過,寶拉已經遷出她的旅館,目前不知下落。他正在生氣,寶拉卻帶著行李夫將自己的行李都搬來了,說為了解決這宗命案,她認為有必要搬來住,而且這樣他還省了贍養費。

說話時,他見到窗外一輛汽車中有一個可疑人物,他下去打招呼,原來是一個外圍博彩經紀尼克馬泰爾Nick Martel 。他走去跟他聊天,對方不太友善,只說了幾句話他就上樓。

這時另一個人打電話來,自稱是諾斯,說自己有麻煩要他幫忙,約他到某處去見面。他問是否要帶著那包裹,那人說不必,叫他留在桌子上。他覺得可疑,就打開包裹一看,裡面都是面值千元的大鈔。他將那疊鈔票收起來,然後放了一疊廢紙進去,留在桌上。下樓後他叫了一輛車子,假裝要去很遠的地方,但在半條街後就下來。他偷偷回到家裡,果然見到有人在他房裡偷東西。他跟那人糾纏時,寶拉進來見到,為了幫助他,拿了一個很重的骷髏頭打那人,卻打中了他,將他打暈了,那人也逃走了。(下:布萊德被她打傷頭部。)

 

 

 

 

 

 

 

 

 

之後他再找諾斯就找不到了。他也發現自己的秘書普倫提絲Miss Prentiss突然放假,找了一個替工。替工說普倫提絲請病假。但是寶拉說剛剛在一個酒會見到她,跟馬泰爾在一起。這讓他起了疑心。

這晚上史托克放假,寶拉為他準備晚餐,卻是一桌的像果凍一樣的食物。他覺得奇怪,寶拉就說,艾迪的屍體上只有明膠一樣東西,而他就死了。她要知道gelatin 這東西到底有甚麼可以殺人的地方。這時布萊德說他們應當致電警方,讓他們去解決。於是他打給相熟的兇殺組探長柯瑞根Inspector Corrigan,柯瑞根同意立刻就來。不過當門鈴響時,布萊德去開門,卻見到諾斯的屍體趴在門上,他一開門屍體就倒下。屍體上一張紙條說:因為他不給錢,這就是他的下場。當他在檢視那屍體實,柯瑞根跟手下到了,立即懷疑他是兇手。但給他一天時間證明他不是。不過柯瑞根也透露,法醫驗屍結果,說騎師艾迪死時左肺完全損壞,布萊德說這只能是溺斃或是窒息(被勒斃)造成,他感到很意外。

警察離去後,寶拉說她查出,諾斯在昨天晚上一共跟四個人打電話,分別是昨天贏了頭馬的馬匹主人賀金斯Leroy Hutchins,騎師艾迪所騎馬匹的馬廄主人沙瑪斯John Summers;沙瑪斯的律師史特蘭Henry Strand,據說他因為要分享彩金一成,發生爭執;以及馬泰爾,布萊德發現他是因為沒有幫諾斯下注,所以現在等於欠了諾斯12萬五千元的彩金。於是布萊德分別去探訪這四個人,他認為他們都有動機要除去諾斯。其中連沙瑪斯的妻子都有可疑之處,因為她顯得非常難過,沙瑪斯解釋他的妻子跟艾迪很接近,所以難過。

他剛回去不久,沙瑪斯的妻子就來了,她說她犯了錯,有婚外情,現在她來是要回艾迪儲物櫃的那張紙條,原來是她寫的。她不希望傳出去大家都不好看。布萊德正要交給她,在隔壁房間偷聽的寶拉進來說,不能交給她。她要沙瑪斯太太照著上面的話寫一張紙條,對比後筆跡一樣,她才將紙條燒毀。沙瑪斯太太滿意的離去。(下:寶拉對比沙瑪斯太太的筆跡之後,才毀掉紙條。)

 

 

 

 

 

 

 

 

 

不過她剛走,一個布萊德過去的病人莫非Bert Murphy就來了。他說他現在改行做了私家偵探,在幫沙瑪斯跟蹤他的妻子,發現她其實是跟馬泰爾有婚外情。不過中途被她發現,她願意給莫非錢,結果現在他成了沙瑪斯太太的私家偵探。布萊德聽了很意外,覺得馬泰爾的嫌疑更大了。這時他要莫非幫一個忙,到馬泰爾那裏去開他的保險櫃。莫非本來不肯,寶拉用激將法逼他去了。到了那哩,他開了保險後離去,當布萊德在檢視馬泰爾的帳簿時,馬泰爾帶著手下回來了。本來要處決他,不過寶拉適時的打電話過來,冒充是探長柯瑞根要見他,才讓他躲過一劫。

之後他到了諾斯家裡,寶拉知道他要來也趕來了。這時諾斯死訊還沒有傳出來,諾斯的房東本來以為他私自闖入找他興師問罪,知道他是諾斯的醫生朋友之後才透露住在這裡的諾斯是一個臉上有疤的男人。於是他知道原來那個疤面人(馬泰爾的手下潘德Lou Pender)一直都冒充諾斯。當他們檢查衣櫥時,櫥櫃裡倒下一個屍體,居然是疤面人。當他檢視屍體時,見到一個黑寡婦毒蜘蛛爬過,寶拉一驚,那蜘蛛被布萊德打死了。這時窗外一個人影出現,對著布萊德發了一槍,他應聲倒下。

幸好布萊德沒死,住在醫院裡。不過寶拉發了新聞說布萊德死了。柯瑞根來看他,說這是聰明的作法。外面以為他死了就不會對付他。柯瑞根又說,潘德的死因跟艾迪一樣,都是一個肺受損。布萊德立即想到那個毒蜘蛛。他說今天下午還有一場馬賽,他要去馬場,或許可以阻止另一次的命案發生。他在騎師俱樂部主席的幫助下,到了馬場,叫齊所有騎師說要檢查他們的心臟,事實是他幫兩名跑頭馬的騎師注射防毒疫苗,之後就跟柯瑞根他們去看馬賽。他事先還知會一間電視台多派幾個電視攝影機,從不同角度拍攝賽馬前後每一個人的動靜。

果然到了決勝時分,跑頭馬的騎師又突然倒地。這時布萊德等人趕忙過去,布萊德知道他已經服了解毒疫苗,知道他不會有事。他也見到附近有一隻毒蜘蛛,將牠踩死了。之後布萊德跟柯瑞根等人解釋,兇手將毒蜘蛛放入gelatin做的膠囊內。在賽馬之前放到目標身體上。等到體溫發生作用,融化膠囊,蜘蛛就會出來咬死目標人物。而被毒蜘蛛咬死的徵狀就好像溺斃,或是窒息死亡一樣。

之後布萊德對柯瑞根說,他要發出邀請,通知每一個嫌疑人今晚到他家去。他說,那個作賊心虛的兇手必不會出現,到時候就可以去逮捕人了。但是到了晚上,所有接到邀請的人都出現,柯瑞根就說他的計謀不成,就帶著手下準備離去。不過這時布萊德要所有客人留下來看電影,他放映的是當天下午電視台拍的現場畫面,見到嫌疑人物一個個跟騎師間的互動,結果見到沙瑪斯將一個小東西放到出事的那個騎師的衣領內。這證實了沙瑪斯是下手的人。但此時沙瑪斯已經拿著一把槍在門口喝止大家,並解釋他此舉是針對妻子跟馬泰爾對他的不忠。他說他要毀了馬泰爾,作為報復。這時布萊德上去跟他糾纏,寶拉再度拿了大花瓶去幫他忙,又將他擊暈。幸好此時管家史托克已經出去通知剛要離去的警察回來,將沙瑪斯逮捕。

眾人離去之後,寶拉跟布萊德再提結婚的事,布萊德說他連走幾步路的精力都沒有,寶拉就說只要他能站起來就行。當他勉強站了起來,寶拉叫史托克放影片,原來是一個公證人在主持婚禮,他們終於在影片面前完成一次視像婚禮。(下:布萊德的傷勢及包紮方式,很有喜劇效果。他們就在這情況下舉行婚禮。)

 

 

 

 

 

 

 

 

 

 

 

 

製作與卡司:

看這電影發現,威廉鮑華跟珍亞瑟之間的互動,不輸威廉鮑華跟Myrna Loy梅娜諾伊之間的互動。然而威廉鮑華跟梅娜諾伊之間就被認為是天作之合,前後合作了14部片子之多,而威廉鮑華跟珍亞瑟在這部片子之後就未再合作。當然這跟兩人不屬於同一間公司有關。這是很可惜的事。

其實很多影評人將這部片子跟威廉鮑華跟梅娜諾伊的 The Thin Man  (1934)相比,覺得相似。而他們也就是因為這部片子的成功而被看好,之後就一路合作下去。這兩部片子都是夫妻檔合作破案,不過在當時,還是男性比較勇猛及多智謀,而女性就多數只能在一邊幫忙,只要不幫倒忙就好。好像這部片子,寶拉的貢獻真的不多,還虧她是偵探小說家,這片中她只不過偷了布萊德的明膠去找人化驗。以及適時的假裝是警察局,打電話去為丈夫解圍。其他時間她只會拿道具打丈夫的頭,將他打暈了三次。

珍亞瑟演這片子時35歲了,她由默片開始演戲,不過毫無成就,一度被編派在兩年內拍了20部B級西部片,都是粗製濫造的製作,據說一部片子才給她25元片酬。直到有聲片之後她終於受到注意,第一部片子就是跟威廉鮑華合作的偵探喜劇The Canary Murder Case (1929),就是這部片子讓威廉鮑華對她另眼相看。加上她在舞台上的多年經驗,她的演出一部比一部傑出,成為多次與賈利古柏,詹姆斯史都華,加利葛蘭等人合作的一線紅星,並在1943年因為 The More the Merrier房東小姐 一片獲得金像獎最佳女主角提名。

珍亞瑟模樣甜美,難得的一頭金髮,氣質及說話也比一般女星要高雅很多,很難得的居然被好萊塢忽視了十多年。而她在走紅之後就更隱蔽,幾乎從來不接受訪問,不參加好萊塢聚會,甚至很少與人來往。她在52歲之年拍了相當成功的 原野奇俠Shane  (1953)之後就決定退休,與影圈隔絕。可以說是為她的演藝生涯畫上完美休止符。

不過她在電影中的服裝就值得商榷。好像這部片子中,她每天在家穿的都是長禮服,就非常不實際。其中去看跑馬的那一場戲,居然穿著貂皮大衣。其他人都是夏天服裝,何況是在南加州。她在The More the Merrier中也是服裝過分,而且有些服裝設計拙劣。好萊塢有時拍片是為了領導時裝潮流,而非跟足劇本的要求。

這片子部分外景是在洛杉磯附近的跑馬場 Santa Anita Racetrack 拍攝。片子用了將近37萬元拍攝,賣座收入超過一百萬元,RKO宣稱淨賺35萬元,也是1936年RKO賣座前三位的電影。

主要演員表:

威廉鮑華 William Powell 飾布萊德醫生Dr. Lawrence “Brad” Bradford

珍亞瑟 Jean Arthur 飾寶拉Paula Bradford

詹姆斯葛里森 James Gleason飾探長柯瑞根Inspector Corrigan

艾瑞克布羅爾 Eric Blore 飾管家史托克Stokes

羅柏阿姆斯壯 Robert Armstrong 飾賭馬經紀人馬泰爾Nick Martel

麗拉李 Lila Lee 飾秘書普蘭提絲Miss Prentiss

葛蘭米契爾 Grant Mitchell飾沙瑪斯John Summers

Erin O’Brien-Moore 飾沙瑪斯太太Mrs. Summers

Ralph Morgan飾賀金斯Leroy Hutchins

Lucile Gleason 飾賀金斯太太Mrs. Hutchins

Frank M. Thomas 飾諾斯 Mike North

Paul Fix 飾疤面人潘德 Lou Pender

John Sheehan 飾私家偵探莫非 Bert Murphy

Johnny Arthur 飾代表律師發傳票者Mr. Frankensteen

Charles Richman 飾騎師俱樂部主席Mr. Curtis

Rollo Lloyd 飾諾斯的房東

Dorothy Granger飾秘書的替工

 

Click: 52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