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看板

時事看板一
時事看板二
時事看板 三
時事看板四
時事看板五
時事看板六
時事看板七
時事看板八
時事看板九
時事看板十

時事看板 60

2022-05-01 23:27:47

05/31/2022星期二

美國電視台的新聞製作組中,NBC可能是最親民主黨、反川普的新聞團隊。今天NBC發表了一篇文章包含了幾個重點:說拜登非常憤怒,他說的話一再被下屬澄清;他很生氣,他在經濟上成就那麼大,為什麼國民不清楚;民主黨擔心,他們可能無法在中期選舉之前改變民意;拜登可能來一次白宮大換血,連幕僚長Ron Klein都要換掉…。

作為民主黨的親密盟友,NBC這篇報導充滿了期待,希望,以及遺憾。不過可以見到一點:拜登完全不知道他面臨的問題根本是他(的政策)製造的,現在卻在找人頂罪,以為換個幕僚長就行了。這篇提名為Inside a Biden White House Adrift的報導中指出,拜登跟民主黨現在亟欲找到一個更有吸引力的訊息(也就是宣傳口號),以爭取十一月的中期選舉的勝利。我的天,你不去執行一個像樣的政策,拯救國民於(通貨膨脹的)水深火熱之中,想一個響亮口號就有用?

過去一個多月,他們試過用墮胎問題,用手槍問題轉移國民注意力,但是老百姓每天面對的柴米油鹽,特別是汽油,你不去解決,卻在口號那邊去努力?

這篇文章還提到,拜登非常生氣,他每次說話之後底下人就出來clean-up,他說「你們這樣做好像我很軟弱,這樣做正中了共和黨的說法talking point。」問題是,如果你真的認為下屬不應當這樣做,你可以開除他們。何況你連在記者會多回答一個問題都不敢,說「他們不允許。」在白宮的復活節撿蛋活動,想多說一句話,還被一隻大兔子拉走。這些國民都親眼見到。

文章中說,拜登覺得他「毫無喘息機會」,一件事過了又來一件。他是指:新冠肺炎,汽油價格,供應鏈斷裂,通貨膨脹,奶粉缺貨…事實是那一樣是不是他自己製造的?那一樣不是因為自己的,跟下屬的無能造成的?這裡面還沒有包括阿富汗撤軍的倉皇失措,各大城市層出不窮的槍擊案跟打劫案,還有每一天七八千非法移民闖關事件。

其實他應當想一想,川普時代他才是沒有喘息機會。你們一件又一件莫須有罪名加在他身上,調查,彈劾…媒體每一天以爆炸性假新聞對付他。而你上台之後,媒體這樣保護你,你還做得亂七八糟,現在怪別人不給你喘息機會。

據說白宮最生氣的是,他們一再想給共和黨貼標籤,卻沒有生效。最近幾個月,拜登多次咬牙切齒的攻擊川普支持者是Ultra MAGA,好像這樣就可以打倒共和黨選民,沒想到川普支持者不僅不在意,最近以Ultra MAGA做商標的產品(帽子,茶杯,襯衫)大賣。白宮那些策士氣炸了。

我們提過,副總統卡美拉辦公室一團亂,都因為她聲望直線下墬,過去一年多走了12名大員,現在輪到拜登辦公室了。不是自動走路,而是面臨大換血。短期內應當就見到大箱子小箱子搬運出去。不過說老實話,最該走的是拜登。只是後繼無人,你見到他的團隊有一個能幹的人嗎?

以前說過,左派最擅長奪權,他們執政除了做散財童子,就是弄到一敗塗地,留下爛攤子給後人收拾。

 

05/31/2022星期二

美國國殤紀念日,老電影台TCM (Turner Classic Movies) 連著播放三天的戰爭電影,多數是有關二戰的電影,很多都看了令人感動。這些多數是在1960年代以前拍的片子,鼓勵的不只是愛國精神,而是傳統的正義觀念。看著那些二十歲左右的孩子,為了對與錯的理念,一個個志願前往戰場,犧牲生命。這些都是今天很少見的勇敢行為。

當時的好萊塢爭先恐後地拍這些電影,多數不諱言他們是為自己的政府宣傳,但是都認為這是好的宣傳。而且觀眾都願意看。越是宣傳愛國心的片子,越是賣座。甚至連金像獎(奧斯卡)都會積極頒獎給這些片子:Mrs. Miniver 忠勇之家(1942),The Best Years of Our Lives 黃金時代(1946),The Bridge on the River Kwai 桂河大橋 (1957),The Longest Day最長的一日 (1962),Patton 巴頓將軍 (1970),這些都是得獎的大片,但是有很多感動人的戰爭片,讓人好像自己進入戰場,見到那些士兵面臨生死關頭的無怨無悔。我相信讓很多人會自己代入:Flying Tigers 飛虎將軍 (1942),Bataan 孤島英魂 (1943),Thirty Seconds Over Tokyo 東京上空三十秒 (1944),They Were Expendable 菲律賓浴血戰 (1945),Back to Bataan 反攻巴丹島(1945),The Story of G.I. Joe 大兵日誌 (1945),Objective, Burma! 反攻緬甸 (1945),Battleground 戰場 (1949),Midway 中途島 (1976),這些電影不僅感人,還具有歷史教育意義。

這些電影裡的士兵,今天他們或許只是一個數字,但是每一個人都好像我們有血有肉有難以割捨的親情。其中好幾部電影還探討到:你們為什麼在這裡?不要讓任何人告訴你,你們今日為反納粹而戰的行為是一個sucker。其中一部電影,他們十幾個人死守巴丹島,最後一個不剩。那最後一個為自己挖好了墳墓,躺在裡面,面對排山倒海而來的日本兵,戰到最後死在墳墓裡。

好萊塢是曾經有那麼一個光輝的時代,

進入六十年代以後好萊塢被自由派佔據了,即使拍戰爭片也是採取批判的角度,甚至特意突出英雄的黑暗面,要不就是為敵人找藉口,甚至敵我不分,認為這才是知識分子應有的批判態度。今天連TCM都向左轉,每一次播放英雄主義的電影,都要出來指手畫腳的解釋一番,難怪今天不再有英雄。

 

05/31/2022星期二

拜登昨天正式拒絕了給烏克蘭一種先進的飛彈系統,理由是這飛彈有能力射進俄羅斯境內,因此擔心觸犯普京,掀起核子大戰云云。問題是,烏克蘭跟俄羅斯只是一線之隔,隨便射一顆子彈都有可能進入俄羅斯境內。這樣找理由甚麼飛彈都不要給烏克蘭了。

烏克蘭要求這種飛彈(Multiple Launch Rocket Systems,以及High Mobility Artillery Rocket Systems) 已經很久,英國首相約翰遜也大力支持。現在俄烏戰事進入關鍵階段,拜登還是這樣小心翼翼,這樣的政策不要說烏克蘭不理解,連美國的自由派媒體都看不懂。他們在三天前還報導,拜登會批准給予烏克蘭這一批武器。

所以你還會相信,當拜登說一旦中共犯台,他會派軍隊防衛台灣嗎?

XXX

這個周末,近期最轟動的電影Top Gun: Maverick推出了,創下了國殤紀念日長周末的賣座紀錄一億五千萬元,還不算國際市場。很多看過的人都有讚無彈。而讓很多人意外的是,電影中的駕駛員穿的夾克上面,居然包括 (恢復) 了一面中華民國國旗。

 

 

 

 

 

 

 

過去這麼多年,好萊塢的電影公司為了中國大陸市場,唯北京的眼色是從,從來不敢得罪他們,(還有體育界,科技業,甚至歌唱及服裝業等等,)而這一次男主角Tom Cruise難得的是在老虎臉上燒鬚,故意做給你看。不能不說這位老大哥的勇氣可嘉。而且他知道自己拍出來的是好片,不怕失去你這十億人的市場。真是讓人欽佩。

其實美國空軍在夾克背面逢上中華民國國旗的事例存在已久,在美國還未宣布加入二戰時,就有一批美國飛虎隊Flying Tigers的空軍,以志願軍的名義在中國幫助我們抗日。當時為了證明他們是幫助我們的,重慶的國民政府就幫他們印製了有國旗的貼布,讓他們縫在夾克上,一旦他們飛機墬毀時,當地人可以幫助他們。這些夾克很具歷史意義,目前我還在網上見到有得出售。。

 

 

 

 

 

 

 

而且這部Top Gun的片子不像其他近代好萊塢電影宣揚自由主義,相反的不怕宣揚美國主義,正義觀念。而且片中針對的「敵機」是俄羅斯在八十年代製作的喷射機。希望他能帶動一種新潮流。如果世界上更多一些這樣有勇氣的人,很多人類痛苦是可以避免的。

 

05/31/2022星期二

司法部獨立調查員杜倫 John Durham 起訴的民主黨的律師薩斯曼 Michael Sussmann (下圖) 的向FBI說謊的案子,陪審團終於做出了決定。盡管杜倫提出的證據是鐵證如山,但是陪審團還是裁決他無罪。這就是今天華盛頓的司法制度。如前所說,在華盛頓你找不到不是偏坦民主黨的陪審團。在這12名陪審團中,有三個是民主黨(希拉里)的捐款人,一個是更左傾的(民主黨眾議員) AOC 的捐款人,還有一個陪審團員的女兒,跟薩斯曼的女兒同屬一個划艇隊,兩家人來往密切。

 

 

 

 

 

 

 

一開始,著名司法評論員Jonathan Turley (他還是民主黨人)就說:這是歷史上所能選出的最糟糕的陪審團。

還不要說,這位(奧巴馬任命的)法官Christopher Cooper一開始就限制杜倫提出的證據範圍,舉凡牽涉到希拉里「陰謀」的證據都不能讓陪審團知道,已經顯示了立場。(Cooper的太太更是FBI之內每天都跟男朋友商量如何打下川普的律師Lisa Page的辯護律師,可以想見他們的立場了。)

以前說過薩斯曼打電話給FBI的主要法律顧問(也是他的私人朋友)貝克James Baker,說他有消息要提供給FBI,他純粹是以私人身分,不代表任何組織團體,是基於愛國心,及幫助FBI才提供這消息。事實是,他見過貝克之後,就將這次見面的行動向民主黨開了發票及收律師費。你能說這是私人身分嗎?

而且我們事後都知道,他向貝克提供的所謂愛國的消息,是希拉里陣營泡製的,虛假的說川普陣營有秘密管道,直接通向俄羅斯(跟普京有關聯的)Alfa Bank的通訊連線。後來FBI自己的電腦專家指證說,他們只要看一眼,就看出來這所謂的秘密管道是spam線路,是每一間大公司都有散發廣告傳單的管道。但是後來FBI卻用薩斯曼提供的線索,作為調查川普通俄的理由。

其實杜倫調查將近三年,可以起訴的人太多,包括希拉里本人,因為證據太多了,(只要你有留心我這裡就會很清楚),但是他都知道很難在華盛頓達到這目的。所以只是起訴他認為完全有把握的幾個人。好像薩斯曼,他有當時薩斯曼跟貝克的通話紀錄,還有他向民主黨收費的發票,發票上還說明了是跟FBI見面及時間,但即使是這樣,那些華盛頓的和稀泥的一夥人,居然可以不顧司法原則,不顧自己的良心,做了這樣的裁決。(你只能說華盛頓已經沒有幾個有良心的人。)

整個薩斯曼事件內容,美國主流媒體到現在都沒有報導過,因為一報導他們就要把希拉里陷害川普的行為也做報導。但是今天見到CNN非常高興的報導說:這是對杜倫調查的一大打擊,這證明他的主要案子都站不住腳,以後的信用就更存疑了,等等。

剛剛薩斯曼更出來讀了一段聲明,說司法還他公正。還說過去一年他跟家人蒙受的痛苦及壓力難以描述,現在他要回去正常生活及工作了。

不過杜倫調查不能說沒有收穫,他的調查報告至少保留了紀錄,讓歷史知道希拉里一夥人如何泡製政敵的虛假資料,聯手利用司法、警察機構及媒體,企圖拉下民選總統的黑暗作為。至少希望知道的人都知道了,這是如假包換的事實。

杜倫起訴的另外一個是俄羅斯公民Igor Danchenko丹清可,他就是幫忙民主黨塑造了很多有關川普的謊言,被民主黨拿去做為川普黑材料的主要內容。他後來承認那些內容都是他在酒吧裡面聽到的,以及跟幾位民主黨人一起編造的。他是因為欠債需要錢,才這樣做。他被控五項說謊罪名,十月開審。共和黨人對於這些案子都不存很大信心。因為在華盛頓,每次大選92%的人投票給民主黨,你如何選出公正的陪審團員?

 

05/27/2022星期五

世界經濟論壇又在瑞士達沃斯召開了五天,應對氣候變化是主題。美國氣候全權大使克里John Kerry照例的搭乘私人噴射專機赴會。我看了新聞稿,他在會中說,每年全球有一千萬人會因為空氣汙染死掉。(另有一則新聞中,他說的是一千五百萬人)。現在的氣候科學家每天信口開河,也不用提出證據,你說的數字越大,各機構給你的研究經費就越多。今年初,聯合國一份厚達3,675頁的報告指出,如果人類不謀改進,到本世紀末每年會有九百萬人死於與氣候有關的原因。克里相信沒有看過那報告,否則他不會一下子將數字加了將近一倍。

那份報告宣稱是270名科學家完成的,想想看他們拿了多少研究經費。

聯合國屬下幾十個組織,每年都輪流在全世界開會,每一次都幾百人出席,大型會議包括隨員都超過千人。那高層的都是私人噴射機,商務客機,一般出席者也都必須坐飛機,(這麼多年來只聽說過有一個女孩子是划船參加。)但是這些高高在上的大官,卻每天訓斥我們不要開車,要騎單車,買電車,或是跑步。我們都被訓練到一轉身就記得關燈,每次開冷氣都帶著極大的罪惡感。但是他們有事沒事坐一次飛機,夠我們加多少汽油?

克里不僅開會坐私人飛機,連去年到冰島領獎都坐私人飛機。記得去年當 Fox News 記者問到他時,他說:「像我們這種人必須經常要在短時間到某一個地方的人,這是必須的。」換言之,像我們這些不重要的小人物,就應當用走的,用爬的好了。

現在的汽油價格比一年半前提高了八成。汽油開支占了中產階級相當大的一份開支,更不要說影響到幾乎所有的物價,食品價格。每個家庭等於平白提高一兩成的支出。但是拜登這星期在離開日本東京之前,在記者會中高興的說:說到汽油價格,我們正在經歷一個了不起的過渡時期,如果一切如預期,這過渡期過去,我們會更強壯,世界也會更強,我們就不必再倚賴化石燃料。

所謂「過渡」表示是過渡,新的東西還沒來,就要大家乾等?他自己的(白癡) 能源部長Jennifer Granholm這星期開心的宣布,美國到2035年就會做到全面開電動車。如果是這樣,為什麼不等到2035年再提高油價?這就像他們先關閉了奶粉工廠,再想辦法去找奶粉一樣的白痴道理。

拜登上台一年多,讓美國的汽油生產停擺,但是現在卻在跟委內瑞拉,伊朗,沙地阿拉伯等國家買石油。這些國家不是都愛理不理的,就是跟他講條件,迫得他低聲下氣地一個個國家去乞求。連北邊一線之隔的產油國的加拿大石油都不肯要,他到底怕誰?這局勢太清楚了,整個氣候變化的訴求都是為那些左派國家設想的。為什麼不要美加自己生產,要倚賴俄羅斯,委內瑞拉跟伊朗?這根本是用來鬥爭西方國家的政策。為什麼大家想不通?

 

05/27/2022星期五

剛剛看了德州公共安全部門DPS舉行的記者會,了解了Robb小學發生的槍擊案,為什麼警察等了四十多分鐘才衝進教室。原因是當時的了解是槍手將自己鎖在教室內的行動是barricade,警方不知道他有多少彈藥,以及剩餘的學童是否是人質的性質。所以在等待特殊警隊前來支援。

事實是,一開始有警察企圖衝進去,結果被槍手射擊,其中兩人受傷,一人的傷在頭頂,是好幾吋的傷口。問題是,槍手在暗,警察在明,他們無法判斷槍手的火力有多大。以前我們都聽說,如果有人質就不能蠢動,為麼今天這原則不適用了?

過去兩天聽到媒體不斷的質疑,說警方在那四十多分鐘時間「守在教室門外」,無所事事。甚至聽到一些評論員說:這些警察是coward,懦夫,讓十幾個孩子死了。今天DPS的主任Steven McCraw也說:事後回頭看,當時那決定是錯了。他們應當當作是active shooting處理,而不是barricade。不過「事後看」,誰都可以做出最聰明的決定。現在就拿當地警察部門做祭品。

很奇怪,過去這麼多年,我好像沒有聽到說做警察必須勇敢。我只聽到做警察必須跟社工學習,必須跟居民親善。而且必須是有一定的族裔,女姓,同性戀,變性人等等,沒聽說過要他們具備勇敢,赴湯蹈火的條件。

這一次最重大的責任是,那個臨時去打開後門的教師。據說她是開門去取手機,之後就沒關門。這是近幾年來每一間學校都必須戒備的行動,她卻違反了。最奇妙是,她在11:27分打開門,兇手拉莫斯在11:28在學校後門外發生撞車事件,之後他向旁邊一間殯儀館開了幾槍,之後就進入學校,然後將門鎖上,以免其他人進去。11:33分就開始在兩間教室掃射了一百多發子彈。很少媒體談這件事,這時間上是否太巧合?即使不是巧合,這教師的責任是否最大?

而且一隻半自動長步槍,及一兩百發子彈,大搖大擺進去也沒人注意?

自從1999年科羅拉多州第一單校園槍擊案開始,每一間學校都知道要謹守出入口。自從2012年康涅狄克州Sandy Hook小學槍擊案造成26人死亡,每個學校都加強緊戒,甚至都有預算聘請持械警衛,這間學校為什麼甚麼也不做?德州州長Greg Abbott前天在記者會也說,該州撥款三億元做校園安全預算,全州一千兩百多間學校,只有兩百間配合做到。此外聯邦政府的Covid撥款,學校方面的預算是一千兩百多億元都去了哪裡?

還有就是社交網路,這些網頁公司每年營利數十億元,但是對於網上的恐嚇言論毫無管制。兇手拉莫斯不斷的發放他購買的武器,交換這方面訊息,甚至在作案十天前發布預告,說:十天後,也就是五月24日。但是網頁本身跟FBI都沒有注意到。這一次FBI派了兩百人到事發的Uvalde市進行調查。需要兩百人嗎?都是事後窮忙。

過去兩天,見到媒體的報導(包括加拿大媒體) 都只有一個罪魁禍首,就是NRA跟共和黨,事實是NRA (步槍協會)不是幾個人,是美國幾千萬人口,他們不是權勢集團,他們是廣大市民。這一次在德州開會出席的預計就有五萬多人。即使是一直口喊管制槍枝的希拉里克林頓,在2016年大選之前也改了口風,只堅持要「合理的common sense管制槍枝」。甚至說不會侵犯國民的憲法第二修正案。其次,以前也說過,管制最嚴的幾個州也是槍案最多的地方。我也支持加強管制,也許至少可以阻止少部分槍案。不過槍枝不是唯一的問題。而你看媒體跟民主黨,他們完全是借題發揮。

過去幾十年每一次發生槍擊案,民主黨跟媒體都只會高喊槍枝管制,卻對於精神病患的問題(兇手拉莫斯個性孤僻,曾經自殘),家庭結構不健全的問題(兇手的母親吸毒,父親離棄不顧),文化的問題(電子遊戲,網上暴力),以及很多青年無法融入社會,沒有工作能力等等…全然不顧,難怪類似問題一再發生。要知道這社會還有無數的拉莫斯等待發作。

 

05/25/2022星期三

昨天四個州的黨內初選,川普在幾個最重要的選區如預料的敗北。包括最引人注目的喬治亞州州長選舉,現任州長坎普Brian Kemp以73%的選票,贏了川普支持的,前參議員普渡David Purdue的21%,可以說輸得很慘。不過也表示該州共和黨人以十一月中期選舉的勝利為目標。擱置了對川普的效忠。這一個州是共和黨必須贏的州,因為州政府掌管選舉程序,堵絕作弊。

同樣的,喬治亞州州務卿的選舉,現任州務卿Brad Raffensperger在2020年大選時,拒絕川普要求,為他重新點票,之後川普就要拉他下台。昨天他也以將近三成票數之差擊敗了川普提名的Jody Hice。該州川普支持的檢察官候選人John Gordon,也被現任州檢察官Chris Carr擊敗。所以他在喬治亞州是三連敗。不過好的是,包括普渡在內,都已經表示會全力支持坎普等人當選。這是目前最重要的。

過去三星期,川普支持的州長候選人已經有三人敗北,上星期在愛達荷州Idaho,川普支持的候選人Janice McGeachin挑戰現任州長Brad Little,結果慘敗。再早一個星期,川普在內布拉斯加支持的Charles Herbster,就只以些許之差敗給Jim Pillen。他是現任州長支持的人選。

川普陣營宣稱,他支持的候選人有100人勝出,只有六個輸了,只是這六個都是重量級。而且他的勝利多數是預料之中,例如他在德州支持現任檢察廳長(司法廳長)Ken Paxton連任,結果成功擊敗了挑戰者前總統布許George Bush家人的George P. Bush。他在喬治亞州支持前足球員Herschel Walker華克角逐參議員議席,結果他以將近八成選票勝出,不過艱難的是十一月他將面對民主黨的現任參議員Raphael Warnock,那將是艱辛之役。此外川普時代白宮發言人Sarah Sanders也以超過八成選票順利在阿肯色州州長選舉出線,將成為共和黨候選人。

民主黨那邊雖然團結,也有一個選區大風大浪。就是德州邊界的民主黨眾議員Henry Cuellar柯利亞,自從邊界危機越來越嚴重,他就出來跟拜登唱反調,要求民主黨加強管制邊境,經常發出相片呼應共和黨的訴求。此外他也是民主黨內唯一支持生命(反墮胎)的眾議員,所以以極左參議員Bernie Sanders山德斯,AOC一夥這一次推了一名極左候選人Jessica Cisneros,要全力將他拉下,結果到目前柯利亞以177票領先。事實是,在這個飽受非法移民危害的邊界地區,如果民主黨硬是要推一個主張開放邊界的候選人,也不可能勝利。

至於飽受注目的賓州參議員共和黨初選之爭,川普支持的Dr. Oz重新點票後仍然以31.2%領先Dave McCormike的31.1%。雙方只差902票。據稱還要再重點一次。最後結果要在下個月七號才能揭曉。引發爭論的是,一些沒有日期的郵寄選票是否要點算。所以增加郵寄選票這一項,就是增加選舉的混淆及容易作弊。

另一點值得注意的是,這一次喬治亞州的初選,兩黨投票人數都創下紀錄。共和黨增加了將近三倍,民主黨也增加了兩倍多。但是要知道,這是在喬治亞州的新選舉法之下進行的,而共和黨坎普政府的這項新選舉法在一年多前通過時,由拜登開始,全國媒體都造謠及攻擊是要壓制(黑人)投票的法律,是Jim Crow第二。還導致棒球大賽,可口可樂等公司都抵制喬治亞州。如果這法律是真的壓制選民,何以投票人數增加了兩三倍之多?

 

05/25/2022星期三

德州州長及警方開了記者會,對於昨天在一間小學行兇的兇手Salvador Ramos薩瓦多拉莫斯有了多一點了解。知道他在18歲剛過的四天內,(五月17及20日) 就到槍店買了兩支半自動步槍,及三百多發子彈。這樣說,也就是紐約州水牛城超市槍擊案發生之後,明顯是模仿效應。

據說他在當天(昨天)上午先在自己的Facebook網頁發了短訊:我將射shot我的外祖母,之後沒多久又發了一則:我已經shot我的外婆。之後15分鐘後又發了一則:我將到學校去大開殺戒。前後三則短訊只不過30分鐘。可惜,到這時仍沒有被注意,或是阻止。(據電訊公司Meta表示,這些 post 是個人對個人的短訊,所以未受注意。)

現在我們知道,他用槍射了外婆的面部,但外婆沒有死,她跑到外面去求救,及叫鄰居致電九一一。

據Ramos的鄰居說,聽見他跟外婆爭吵,原因是他(因為退學)不能參加星期五的畢業典禮,所以不高興。另外據說他家裡還有外公,72歲的外公跟一個記者說,他不知道外孫買了槍,如果知道他一定會說出來。外公還說他很不喜歡武器,不會有武器,後來知道他是因為自己有案底,不可以有槍。

另有消息說,拉莫斯的母親有毒癮,所以很少出現。而拉莫斯自己從小就沒有朋友。據說他在中學時經常被同學欺凌嘲笑,因為他有結巴(口吃)的毛病,又喜歡畫眼線(時髦,或是殭屍文化的影響?)

警方說,拉莫斯只帶了一支槍到學校,另一把槍留在車內。他是由學校後門進入,然後將教室的門鎖上,向學生開槍。最後死了19名學童,平均十歲,另有兩名年輕女教師遇害。這是自從2012年康捏迪克州Sandy Hook小學槍擊事件以來,死傷最多的校園槍擊案。那一次事件有20名學童,及六名教職員死亡。那一次的20歲兇手也是先射殺了母親,再到學校行兇。

自從Sandy Hook槍擊案之後,全美國校園都已加強警戒,何以仍然讓一名攜帶步槍的人進入?德州州長Greg Abbott今天表示,該州已經在三年前再通過17項條例,並撥款三億元,要各地學校加強戒備,據稱只有六分之一的學校遵行。

Greg Abbott又承認,目前的槍枝管制法已經施行60年,或許應當修改。但是拉莫斯沒有精神病紀錄,沒有犯罪紀錄,即使修改都難以阻止,除非提高買槍年齡。但是要知道,紐約州是美國管制槍枝最嚴厲的州分,而十天前在水牛城超市行兇的18歲少年,他有精神病紀錄,仍然買到槍了。所以民主黨目前以兩宗槍擊案大作文章,實際上是毫無立足點。不論槍枝管制法多麼嚴厲,最重要是執法。只要有精神病,只要有歹徒,就會有命案。

說到禁止精神病患買槍,記得幾年前被提起過,但是精神病權益組織出面反對,說是歧視精神病患,因為他們也是受害者。另外,毒癮女子是否應當生育,過去有醫學家提出過討論,也被人權團體大力反對,當然也是因為人權問題。說生孩子是每一個人的基本人權。現在這事件證明,濫用的人權口號讓更多人受罪,包括拉莫斯自己。

這次發生槍擊案的學校 Robb Elementary 就在美墨邊界的 Uvalde 市,居民多數是拉丁族裔,包括兇手拉莫斯在內。

 

05/24/2022星期二

德州一間小學遭到一名槍手襲擊,到目前已知死了19名學童及兩名教師,死者多數都是十歲左右的孩子。18歲的槍手攜帶兩隻手槍及步槍大開殺戒。拜登總統立即發表講話,因為沒有種族問題,於是咬牙切齒的指責其他的擁槍者。(出事地區是墨西哥邊界地區,居民幾乎全是拉丁族裔,包括兇手。)

槍枝當然是問題之一,但肯定不是唯一問題。為什麼這樣的事件越來越多?一個星期前的紐約水牛城事件也是18歲的青年。這一次的青年Salvador Ramos先在家裡射殺了外婆 (重傷),之後到學校行兇,肯定有嚴重的心理問題。為什麼心理疾病越來越普遍?

兩年前,當Covid-19開始蔓延,當局紛紛將學校關閉,這一關閉就是兩年。正當成長的青年全部關在家裡,沒地方去就上網。年輕人不會挑選對自己有利的網頁,多麼容易走極端。水牛城的那一位就承認自己是在Covid初期開始走極端的。這一位還不清楚。肯定是有影響。(下左是兇手相片,右邊兩圖是他自己放上網的相片。)

 

 

 

 

 

現代文化對青少年一點幫助都沒有。電影,歌曲,網路,全部是嘩眾取寵路線,沒有一個媒體願意盡一己之力,引導青少年走正道。我每次只要稍微接觸,就止不住搖頭嘆息。整天接觸這樣的文化的青少年,會有健全的心理嗎?這是我為什麼大力推薦老電影(及古老文學)的原因,與現代藝術相比是天與地之別。如果現代的成年人見不到這事實,未來這類事件只會更多。

見到這位兇手放上網的相片,類似今天的殭屍潮流。為什麼殭屍文化這樣流行?為什麼要讓殭屍文化流行?Walking Dead,Twilight Zone…。在很多網上虛擬遊戲的境界,人命像螞蟻,殺得越多越有成就。這些都合法,都受到青少年歡迎。

學校教育只教導CRT(批判性種族主義),據說美國國會為了Covid批准的給學校的補助總數高達1220億美金,到目前各地教育局有93% 完全沒有碰。我們也見到,很多都用去CRT等等的教育項目,完全沒有用在學生的心理輔導。有多少教師真正關心到青少年的教育跟心理輔導?

我見到拜登,還有很多評論員咬牙切齒的痛罵兇手是邪惡的人。現在罵是沒有用了。他的邪惡是今天的文化培養的。有多少父母知道兒子每天上網的遊戲內容?每天上網的談天內容?我不相信一個買了兩支槍的青年,他父母完全不知道他的心智的健康問題。(已經知道他家中只有外祖母,母親有毒癮問題,等於沒有。他沒有一個朋友,以前在學校時整天被欺凌。曾經自殘多次,用刀割自己的臉......又是一個不適當的成人塑造的悲劇生命…)

每一次發生這類事件,拿出指頭指東指西的很多,但如果不點到要害,問題只會更嚴重。

 

05/24/2022星期二

紐約市地鐵又發生了一宗隨意殺人案,兇手又是一位犯案累累的慣犯。死者又是一位正常上班的白領。這已經是不到一年來的第四宗。還不要算上上個月一名精神病患者在地鐵放毒氣,以及大開殺戒槍傷幾十人的事件。

這一次的兇手是25歲的Andrew Abdullah,他在星期日上午毫無理由的槍殺了一名金融公司 Goldman Sachs 的職員,48歲的 Daniel Enriquez。他過去都是坐Uber去上班,最近因為汽油漲價,Uber也加價了,才去搭地鐵。你說這紐約地鐵還能搭嗎?

 

 

 

 

據說他已經有19次被捕紀錄,其中兩件還在等待審訊階段,居然可以被釋放出來滿街走。這都是近來一批自由派檢察官拒絕監禁族裔罪犯的作為。最不可思議是,他毫無理由的在地鐵挑選一個人予以槍殺之後,將那把手槍交給一個露宿者,施施然離去。之後那個露宿者將手槍拿去交換十元的毒品。幸好那買槍的人後來去報警。

你見不到拜登出來責怪這手槍的來來去去。這也算不算是種族仇殺呢?兇手跟死者完全不認識,他是否挑選他的種族背景?總之這不符合拜登的議題。

 

05/24/2022星期二

最近時常聽見西方評論員談到台灣問題,特別是烏克蘭受到攻擊之後,台灣局勢似乎會發展成為明日的烏克蘭。中共那邊的威脅亦未稍減,不斷的文攻武嚇。不過這些評論員都沒有實際問過一個中國人:台灣真的會變成烏克蘭?

我早說過,台灣人不是烏克蘭人。只要見到烏克蘭今天的局面,我想沒有一個中國人願意見到台灣變成那樣。更重要的是,習近平真的敢把台灣炸平?那他就是中國的歷史罪人。

俄羅斯把烏克蘭炸平了,也要將烏克蘭奪去,即使只是切下一塊。因為俄羅斯根本(不像他們宣稱的)將烏克蘭人當作自己人。他們將烏克蘭人當作是世仇,眼中釘,非除去不可。而習近平口口聲聲說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台灣的人是中國人。如果他自己相信這說法,就不會用飛彈機關槍來對付台灣。

習近平要取台灣,是要改寫歷史,讓全世界人(包括所有中國人)真的相信,共產黨是對中國好的一個轉變,中國人在1949年是被「解放」的。但是過去這麼多年,中國共產黨所做的事值得誇耀的真的不多,相反的一次又一次的運動,讓中國人死了好幾千萬。到現在他們都自覺這一段建國史見不得人。1949年是中國的一個黑暗的日子。

所以台灣是中國共產黨的一根刺。只要台灣(中華民國)存在,他們過去七十多年做的事就無法塗脂抹粉。台灣是他們的對比,他們的鏡子。今天中共改寫歷史改得差不多了,多數六十歲以下的人對過去的事所知不多,差不多都相信了中共說的那一套。認為中共是好的,至少他們從八十年代開始的改革開放是成功的。殊不知那是耽誤了四十年的改革開放。是走錯路四十年後的一個糾正舉動。是死了五六千萬人之後的彌補動作。即使這樣還不肯承認過去的錯誤。

即使改歷史都不夠,習近平那一夥人必須收回台灣,目的是將台灣(中華民國)從歷史抹去,他們就真正正統了。毛澤東曾經說過,他最後悔就是改了國號,如果他當初不改國號,奪去中華民國這名號,他就可以說自己是正統。台灣就無立足之地。但是台灣不僅一直存在,還越來越受世人尊重,你說這根刺他們會不除去嗎?

過去五十年我們見到,中共把台灣趕出聯合國,趕出所有國際組織。搶著把跟台灣建交的國家都奪去了。阻止台灣參加國際活動,國際比賽,如果要參加還必須用他們給的名稱。即使今天這樣打壓,台灣得到的尊重仍然比他們多。台灣除了忍氣吞聲,甚至沒有跟他們打宣傳戰,習近平一夥應當反省,就像芬蘭總統說的:自己照照鏡子。而不是蹈俄羅斯的覆轍,同歸於盡。

七十年了這台海分隔必須解決,但不是用飛彈大砲。中國人若是都有智慧,一個姿態就可以解決。記得蔣經國說過一句話:「兩岸統一一個子彈都不用,只要中共放棄共產主義。」(大意如此)。我一直在等這一天。但是中共事實已經放棄了共產主義,卻在憲法中死不放棄那四個字。為什麼,就因為死要面子,堅持他們1949前後做的都是對的。堅持他們是正統。

20世紀已經證實共產主義徹底失敗,而且害死人無數,但是共產黨就有這個堅持。北韓成為共產黨失敗的一個樣板,但是金氏一家還是不放棄。古巴也是五十年沒有建設,國民有機會就逃亡,當政的也緊捉住政權不放。委內瑞拉全球石油儲存數一數二,國民連麵包都買不到。俄羅斯不好好為自己國民謀福利,卻因為共黨那塊招牌,去攻打一個小國。共產黨真是害人不淺。

面對中共的威嚇,中國人必須看清事實。我們未必要打,但也不要投降。最怕是對方一強硬,這邊都投降了。就像香港,本來是有希望的,但是提早投降的太多。這都因為太多人不知道真相,不在乎真相。

 

05/23/2022星期一

拜登又說了一次,他在日本的記者會中回答問題時說,如果中共侵台,美國會出兵保護get involved militarily。他還說這是美國的承諾commitment。這已經是自從去年八月以來,拜登第三次這樣說。第一次,白宮跟國務院立即出面澄清,說美國的一中政策不變。這樣說,就是拜登說錯話了。但是他三番五次這樣說,究竟是怎麼回事。

 

 

 

今天聽見好幾間主媒都說話了:說這代表美國重要外交政策的ambiguity (含糊不清)。有的說:他說這樣多次,表示這是他堅持的政策。但是因為白宮跟國防部長事後都出來澄清,似乎證明拜登是在唱獨腳戲。很多評論員都在問:究竟是誰作主當家?

今天白宮的聲明跟過去一樣:「我們的一個中國政策不變,」但是後面的字眼就令人覺得有欺騙嫌疑:「他(拜登)重申我們的一個中國政策不變,我們對於台灣海峽的和平及穩定的承諾不變。」之後國防部長奧斯汀Lloyd Austin也再澄清,他小心翼翼地說:「總統的意思是,我們的一個中國政策沒有變,他重申我們對台灣海峽的和平及穩定政策不變。他也承諾我們在台灣關係法之下,會協助及提供台灣防衛自己的政策。所以,我們的政策沒有改變。」

這是當觀眾傻瓜嗎?因為拜登明明不是這樣說的。他在回答那個「美國會出兵保衛台灣嗎」的問題,答了「是」,這表示美國會出兵。之後說:「那是我們的承諾。我們同意一個中國政策,我們簽了協議。但是一個(國家)可以被武力強取,這是不…這是不適當的。」

目前有很多分析,一種說法是,拜登見到烏克蘭戰爭,西方國家非常團結,為了鎮壓中共不要蠢動,所以他要將狠話說在前面。如果真是這樣,他又打錯算盤了。中共不是俄羅斯,中共過去幾十年打的基礎好過俄羅斯很多。而美國呢?美國現在根本沒有條件說狠話。他上台一年多,就把美國搞到能源要靠外國,仰人鼻息,(現在連嬰兒奶粉都要靠外國救急)。現在更有進入蕭條期的極大憂慮。美國根本沒有跟中共開戰的條件,何況現在美國物價這樣高,國民怨聲載道,民意根本不可能支持政府作戰。拜登政府剛剛批准的對烏克蘭四百億元武器援助,將進一步帶動通貨膨脹上升。未來一段時間,美國在外交事務上將更有心無力。

拜登真正應當做的是,一方面搞好經濟,一方面充實國防。有了實際能力才能威嚇外國。但是你看他現在做的完全是背道而馳。哪還有人會怕他。

聽到他的盟友CNN,NBC等都在暗中為他擔憂。一位評論員說:他說了這樣多次,表示他希望這樣做,白宮不應當扯他後腿,這樣不好看,製造了一個他不是「話事人」的印象。一個說,他應當叫那些人shut up,我才是Commander-in-Chief。

想想看,如果是川普說了一句重要的外交政策,被白宮的部下更正會是多大新聞?事實是,川普在任時,他說的話都算話,連敵人都怕。

 

05/23/2022星期一

這句話要他們自由派說出來才見真實,才有震撼力。HBO清談節目主持Bill Maher周末又說了:對於今天的兒童,做為同性戀Gay已經不再是潮流,他們紛紛出櫃做變性人,因為那才時尚。

他還引用最新的蓋洛普民調作為證據。這項民調指出,Baby Boomers嬰兒潮那一代有2.6%自認屬於LGBTQ族群。但是Generation Z那一代,已經增加到20.8%。根據這調查,幾乎每一個世代的LGBTQ人口就增長一倍。他說依照這趨勢,到了2054年每一個美國人都將屬於LGBTQ。

Bill Maher 將原因歸咎於民主黨,說他們致力於擴大LGBTQ族群。他說的沒錯。Fox News剛剛發現了紐約市教育局向圖書館,以及由幼稚園開始的公立學校推出的一批「建議」閱讀的書單。這些兒童書籍沒有向外公布,只有學生及老師才能經由密碼取得,(為甚麼要保密?)但是Fox從家長那裏取得了一些樣本,其中一本向一年級學生推薦的,封面是一個女童說:我不是女孩子。副題是:A Transgender Story一個變性者的故事(下圖)。

 

 

 

 

 

 

 

 

這本書中的這個女孩說:我是男孩,但是沒有人相信我。另一頁是冬天,那個女孩要出門,有人遞給她一件粉紅色外套,她說:我寧願又凍又濕,也不要穿那一件,那不是我的。她還說,希望生日禮物是別人都相信她是男孩。她說:我知道做女孩很cool,但我不是女孩子。

另外一本則相反,說一個叫做Aiden的男孩出櫃,成為變性人。裡面說,當Aiden出生時,每個人當他是女孩。他父母為她取了美麗的名字。但是當他逐漸長大,他不喜歡他的名字,他其實是男孩。…他母親承認以前犯錯,說「當你出生時,我們不知道你應當是我們的兒子,我們犯了錯,是你幫我們糾正。」後來當這母親再懷孕時,Aiden不想母親再犯同樣錯誤,於是母親不再說自己會生男還是生女,只說「我會生一個baby。」(下圖:這母親對女兒說自己過去犯錯了。)

 

 

 

 

 

 

 

 

另外一本推薦給一年級學童的書Love Is Love,有這樣的插圖跟說明:我認識很多Gay的人,我的老師就是一個同性戀者。(下圖)

 

 

 

 

 

 

 

還有一本說明是推薦給幼稚園兒童的書,名稱是:Julian要做美人魚。Julian是男孩子的名字,裡面形容這男孩想做美人魚,書中的插圖他將衣服除去只剩下內褲。之後他塗口紅,戴上假髮,以及配戴一些首飾,然後參加了紐約市的美人魚遊行,表示他要自我表達(下圖)。據作者Jessica Love在有關本書的介紹中說:這本書是少有的有關不限制性別兒童自我表述的美麗書籍。

 

 

 

 

 

 

 

此外,其中一本講述膚色的書籍 Our Skin 是推薦給幼稚園學童的,書中推廣左右政治意識,其中一頁說,一直以來,有人為爭取種族正義,說真話,分享感覺。要以對方希望的態度去對待人。下面的插圖則將BLM(黑人命貴)的示威牌最大,等於是向兒童推廣這一個極左的,宣揚暴力,打倒警察的組織。另一個招牌則是:抗議就代表進步。(下圖)

 

 

 

 

 

 

 

新聞中說這一批兒童書籍最推廣的人物是美國民主黨參議員華倫Elizabeth Warren,還有那個瑞典環保女孩Greta Thunberg,其中一本書就教導兒童仇視輸油管,將輸油管畫成是毒蛇,加上各種邪惡的說明。(下圖。)

 

 

 

 

 

 

據說這一批書籍是紐約市去年啟用了兩億元美金預算,進行的全面的教育改革計畫的一部分。當時的市長白斯豪Bill de Blasio解釋,是要以最簡單的字眼解釋重要的問題,達到教育多元化的目的。

你可以想見,他們左派對兒童洗腦的工作多麼徹底。都怪這麼多年來父母對子女接受的學校教育不聞不問的結果。

 

05/22/2022星期日

其實目前的政局對於民主黨極端不利。很多經濟學家已經預料到,另一個嚴重蕭條期就將來到,而且都跟拜登政府的政策有關。提到2024年大選,民主黨的支持者都暗中擔心,拜登絕對不是川普的對手。但是民主黨內又沒有一個上得檯面的接班人,聽到CNN一個主持人發起友誼的呼籲,要拜登及早宣布他不會競選連任,以便有適當的接班人出現。

在民主黨而言,這已經是嚴重的呼聲了。

根據左派傳媒提出的接班人選真是非常可笑,排前幾位的都不讓民主黨樂觀,包括了目前聲望甚至低於拜登的副總統卡美拉Kamala Harris,其他包括那個唯一履歷是一個人口只十萬人的小市長的交通部長Pete Buttigieg,其他還有兩位極左人物:參議員山德斯Bernie Sanders,他已經八十多歲了,以及經常說謊被捉到把柄的參議員華倫Elizabeth Warren。其他幾個新起之秀都是記錄欠佳的:加州州長紐森Gary Newsom,紐約新當選的市長亞當斯Eric Adams等。

而另一個異軍突起的,受人注意的名字是希拉里克林頓。事實是她自從2016年落敗之後,一直在旁邊伺機而起。很多民主黨人將她當作是最後的希望。這也是為什麼這一次有關杜倫John Durham調查案件開庭以來,媒體繼續掩飾的原因。據說在華盛頓一個公開的秘密是,絕對不要將希拉里的名字跟任何醜聞連在一起。也許又要等三五年直到2024年大選後,他們才肯承認有這件事吧。

反看共和黨那邊,除了川普之外,還有人氣直升的佛羅里達州長Ron DeSantis。其他名字提起來響噹噹的更是不少:前任副總統彭思,駐聯合國前任大使Nikki Haley,州長中還有德州的Greg Abbott,維琴尼亞州剛當選不久的Glenn Youngkin,南達科他州的Kristi Noem,前國務卿龐培奧,以及參議員多人等。都比他們有氣勢。

 

05/22/2022星期日

路易斯安那州一名法官星期五下午裁決,阻止拜登政府在明天(星期一)終止川普時代實施的Title 42的企圖,也就是這項措施必須繼續實施。

過去報導過,川普時代除了建築圍牆阻止非法移民闖關,還利用新冠肺炎,實施Title42措施,將那些有違美國安全的非法闖關者即時遣返出境。到目前邊境官員平均將半數的闖關者逐出。但是拜登政府認為Covid 19危機已經過去,將終止這項措施。這表示海關部門對於目前每個月平均20萬闖關者都將束手無策。根據海關統計,單單在四月就有超過23萬四千非法移民進入美國。

這件訴訟是由24個共和黨的州的司法廳長提出的。他們認為這是唯一可以稍阻非法移民浪潮的措施。但是拜登政府已經表示會提出上訴。事實是,目前不僅共和黨的州分,不僅南面邊界州分,甚至多達五十名民主黨的參議員、以及眾議員,都公開請求拜登政府不要取消這項措施。過去一個多月自從拜登政府宣布要取消Title 42之後,邊境官員已經預料到今後會有比目前至少多出一倍的非法闖關者進入邊境。

還有一項有關非法移民的措施,就是川普時期推出的「留在墨西哥」的規定,限制由墨西哥進入美國的非法移民,必須在墨西哥境內提出庇護申請。也在拜登上台後被推翻。這措施大大阻止了非法移民入境,也減少願意非法闖關的人潮。墨西哥政府也非常合作,派了兩萬多軍隊幫助實施。但是拜登一上台就取消這措施,也是造成邊境人潮不斷的原因。一個聯邦法庭曾裁決拜登政府不可以單方面這樣做,最高法院再在本月初維持原判。只不過拜登的國土安全部到現在都沒有遵從法院的裁決,這樣的違法行為因為沒有媒體批評,到現在無人監管。拜登時代可以說是一個無法無天的時代。

法院這項裁決只是暫時性質,Title 42也是暫時性質,這表示拜登政府沒有一項固定的措施(是否可以遣返部分非法移民),但是到目前拜登政府無意制定一套固定措施。今早聽到民主黨人的talking heads說,沒有一套完善的移民法都因為共和黨阻擾,讓國會無法通過。不明就裡的人可能就信了。事實是民主黨的所謂全套移民法,就包括特赦所有一千兩百多萬非法移民,以及數以百萬計的青少年非法居民。此外那些非法闖關者一入境就可以申請政治庇護、及享受各種教育及醫療福利等等的條款。

 

05/22/2022星期日

今年十一月的中期選舉,共和黨幾乎可以篤定大勝。但是因為初選期間共和黨的激烈競逐,是否到時候出現分化局面,影響共和黨選情就是未知數。而川普在幾個重要選區堅持自己支持的候選人,已經在好幾各選區造成負面影響。(下面是中期選舉參議院獲勝機會的圖表,最左邊是民主黨篤定當選的州分,逐漸是可能及傾向民主黨的州,直到最右邊是共和黨篤定當選的州分。可以見到共和黨/紅色州分的候選人領先及勝出的機率多過民主黨很多。)

 

 

 

 

 

 

 

以上星期二賓夕凡尼亞州參議員提名初選,川普支持的著名電視主持Dr. Oz對決商人David McCormick,因為票數接近,到現在還是31.2%對31.1%,仍有幾千票沒有點算,未有結果。據說是因為郵寄選票的日期要查證。如果一個黨內初選在一星期內都無法決定,到了全國選舉時,郵寄選票將引起的爭論更是一個未知數。

這選區原來是McCormick 領先,川普在最後一個多月才支持Oz,引起很多黨內反對聲音。包括國務卿龐培奧,都公然與川普唱反調。目前這選區的民主黨非常團結。他們的候選人,現任副州長John Fetterman在投票前三天心臟病發,投票日當天在醫院接受電子起博器手術,但他仍然得到58.7%的選票(黨內支持),足見民主黨的團結。

幸好共和黨在這選區的另一個黑人女候選人Kathy Barlett今天表示,不管共和黨內誰勝出,她都會支持。在星期二當晚,當巴內特獲得24.7%的選票落敗時,她跟她的團隊都說不會支持任何一個共和黨候選人。

川普支持的賓州州長候選人,現任州參議員Doug Mastriano也勝出了,但很多人認為他很難在十一月勝出。川普支持他只因為他本來就領先,而且他參加了一月六日的群眾大會,並且堅決認為2020年大選結果應當推翻。這讓很多共和黨人心中不滿,認為2020年的大選已成過去,不應當再緊追不捨。雖然川普未必全錯,因為另一位候選人Lou Barnette也參加了一月六日,但是Mastriano的「極右立場」已經成為媒體攻擊對象,如果黨內再不團結,就很難獲勝。(好像這類選戰,川普可以不要支持任何一個人,讓塵埃自然落定,減少黨內摩擦。)

下星期二的初選即將面對另一個現實,川普支持的喬治亞州州長候選人,前參議員普渡David Purdue現在與州長坎普Brian Kemp之間差距越來越大,達到30%之多,坎普支持率將近六成,他只是29%。無論如何是追不上了。前副總統彭思已定星期一晚到喬治亞州去為坎普站台拉票,明顯是向川普示威。很多人擔心會造成2020年喬治亞州參議員選舉局面重演,當時川普就因為堅持爭取自己在喬治亞州勝選,讓共和黨輸了兩個參議員議席,後果是民主黨掌控參議院。

下面的圖表可以見出,州長選舉中,喬治亞州已經被認為是不確定(中間黃色部分)。其實坎普人望極高,應當很容易連任。但是川普謹記上次大選坎普沒有幫他推翻選舉結果,一定要拉倒他,這是政黨政治中絕對不容許的。民主黨內黨爭從來不會影響到他們的選舉。盡管川普有幾十樣優點,這一點就是他的致命缺點。

 

 

 

 

 

 

 

如果因為共和黨不團結,而讓Stacey Abrams當選,那就是極大的不幸。這位黑人女子手段極辣。她上次競選輸給坎普,到現在都不認輸。民主黨將她吹捧成為全國英雄,利用她爭取黑人選票,還奠立她的全國民意基礎。面對媒體的極端不公正,共和黨再不團結就是自己斬自己的腳趾。

不過共和黨也有一個非常有利的條件,就是投票熱誠比民主黨要高很多。到目前為止的初選投票比例,共和黨高出民主黨很多。全體投票選民中,共和黨佔了將近55%,換言之民主黨只佔了45%。對比2018年中期選舉的初選,共和黨投票人數在每一個州都上升了一成以上,有些(競爭激烈的)州更上升50% 到80%之多,可見投票熱誠。而民主黨的投票率都在下降。共和黨只要團結,勢必大有斬獲。

 

05/21/2022星期六

昨天講過在Michael Sussmann向聯邦調查局說謊的案子開庭一星期以來,爆發了希拉里在2016年競選總統的經理Robby Mook揭露,是希拉里親自批准讓他們將不實謊言發給媒體的。但是這bombshell大新聞,至今沒有一間媒體報導。五大電視新聞台(新聞網)一個字都沒提。

幸好Tesla 的馬斯克Elon Musk在回復一個推特網友的問話時回答了。他在推特說:「你說的太對了,(希拉里的)那個推特是克林頓競選團隊的謊言hoax,現在他們團隊的律師正在接受刑事審訊。」

馬斯克指的那個推特,是希拉里在2016年十月31日,大選前八天發的一個推特。(見下圖)上面說:有關川普組織跟俄羅斯(國營)Alfa Bank之間有秘密聯絡管道,你必須知道下面四件事:1) 川普有一個秘密伺服器(是的,是川普);2) 這伺服器的目的,是要讓他可以祕密地跟普京有聯繫的銀行Alfa Bank通訊;3) 當有記者問到時,他立即關閉這伺服器;4) 一星期後他們用新的名稱重新建立一個伺服器,還是為了同樣的作用。

 

 

 

 

 

事實是,這推特中所指的「大發現」根本是他們自己泡製的虛假指控。他們派了自己的律師將這個謊言交給聯邦調查局自己相熟的最高法律顧問James Baker,由他交代下去調查。盡管FBI的網路專家Scott Hellman在庭上指出,他們當時就檢查出這證據是垃圾,那所謂的通道根本是spam email server,每間大公司都有的。但是貝克跟民主黨就當作是事實,交給媒體發放。。

為了配合他們的「謊言宣傳攻勢」,當時希拉里的高級顧問蘇利文Jake Sullivan立即發表了一份聲明,標題是「蘇利文揭發川普有秘密通訊管道直通俄羅斯」。希拉里為了讓更多人見到他們製造的謊言,她立即又發了第二個推特,將蘇利文的聲明attach在自己的推特中,(見下圖),說是電腦專家發現了一個川普跟俄羅斯之間的秘密通訊管道,…

 

 

 

 

 

 

現在我們都知道這所謂大發現,全部是希拉里陣營跟民主黨中央黨部「泡製」的。後來穆勒調查兩年都沒有證據。(事實是,穆勒團隊一開頭就知道這整個事件都是謊言,卻繼續高姿態調查,助長媒體的不實報導。)還有,你說這事不讓普京笑話嗎?不讓普京看透了美國(特別是民主黨)將是一事無成嗎?

現在蘇利文不僅沒有受罰,還升級做了拜登的國家安全顧問。(阿富汗撤軍等窩囊事,都是他們一夥人搞出來的。)當初川普在每一次的群眾大會中,都有群眾高呼Lock her up!,很多人認為川普不夠風度。現在回頭看,這句話沒有喊錯。她真是壞!

我知道關心這件案子的華人不多,但是要知道這是美國歷史上最黑暗的一單政治黑幕,只是因為媒體全面遮掩大家才不清楚。其實事件再明朗不過,一點都不複雜。過去幾年我在幾篇文章中都盡我的能力說清楚。希望關心美國民主,跟世界民主的人盡量了解。這事件不是在幫川普平反,而是還美國歷史一個真相。

 

05/20/2022星期五

白宮新的發言人Karine Jean-Pierre香皮耶上班僅一個星期,已經被發現是擔不起大旗的材料。她的「字眼沙拉」貽笑大方。現在知道國防部發言人柯比將軍John Kirby即將調任白宮,參與重要的通訊工作。聲明當然不會說是去為香皮耶搞不好的爛攤子救火,但是圈內人應當明白的。香皮耶跟副總統卡美拉都是因為「又是女人又是黑人」才上位的,現在證明都是草包。而且要Kirby (一個白人男子)來幫忙滅火。

下一個是那個「分不清男與女分別的」最高法院新任命的大法官Ketanji Brown Jackson。不過法官不用常常出來講話,可以將笨拙藏在助理的後面。

我常說,民主黨(跟所有左派政黨)的官員,除了做官之外沒有其他本事,(即使做官也只懂得自己撈油水,以及把正事搞砸。拜登就是最好例子。)現在多了一個證據,前任紐約市長白絲毫Bill de Blasio只不過賦閒幾個月就閒不住了,正式宣布要角逐紐約州的國會眾議院議席。這個極端左傾的市長將紐約市弄得一團糟,先是藉口新冠肺炎嚴厲封城,大批商家遷出紐約;之後又削減警察預算十億元,令到罪案幾乎恢復到朱利安出任市長之前的水平,集體搶劫事件成為罪犯的主要消遣;街頭露宿者問題嚴重,無家可歸者成為到處殺人的凶手。

白絲豪任期最後幾乎到了過街老鼠的地步,否則紐約這個極左城市也不會選出一個宣稱要幫助警察的市長,(雖然他也是民主黨),但是他在今天宣布角逐時卻大言不慚的說:「民調指出人們在受害,他們需要幫助,他們急需幫助,需要領袖。我有很多年經驗,知道怎麼做。」真的是臉皮第一厚。

最後,舊金山大主教Ssalvatore Cordileone 今天宣布,禁止眾議院議長佩洛西在教堂望彌撒時領聖體。禁令直到她改變自己對墮胎的立場時。大主教在聲明中說:教徒支持墮胎與教會的教誨不符,因此不獲准領聖體的儀式。

最近在有關墮胎法的爭論中,佩洛西表示要爭取Roe v Wade裁決成為永久性。大主教說他會繼續為佩洛西祈禱,但就不會允許她領聖體。

這不是第一次天主教會對著名的政府官員做出類似的懲罰。當拜登在2020年於全國競選總統時,南卡洛萊納州的一位神父就拒絕讓他領聖體。之後費城大主教Charles Chaput也做了同樣決定,都是因為他對墮胎的立場。而舊金山的 Cordileone 也在去年五月宣布,如果拜登到舊金山,也會受到同樣待遇。

美國主教會議去年五月,以168-55投票通過一項草案,禁止支持墮胎的政客領聖體。拜登跟佩洛西經常公開宣稱自己是天主教徒以爭取教徒的選票。

 

05/20/2022星期五

如果你有留心美國華盛頓的時事,會知道司法部獨立調查員杜倫John Durham起訴的第一個被告,為民主黨工作的律師薩斯曼Michael Sussmann的庭訊這星期開始了,過去五天幾乎每天都有爆炸性的揭發,但是只有少數媒體報導,所以很少人知道。今天的爆炸性消息是,希拉里2016年競選總統的經理Robby Mook今天親自在法庭揭露的。他說當他得到黨內(獲得的)川普黑材料時,親自拿去報告給希拉里,說:「我們得到這個,想跟媒體分享。」他說希拉里同意了。

Robby Mook這樣說:「她同意了,我不記得當時的過程,不過她是同意了。」Mook的語氣似乎很平淡,但是我們要知道他是希拉里的合夥人,他這一句輕描淡寫的話「希拉里同意了」有多麼沉重的分量。而且這是第一次在法庭上將希拉里跟這事件牽扯上關係。

在被司法部的律師問及這份黑材料的真實性時,Mook承認他們沒有證實。他解釋,這就是他們要給媒體的原因,因為媒體會查證。「記者會先查實,再決定是否刊登。」事實是這份全無根據的川普黑材料根本是希拉里陣營泡製的,之後就被拿去給媒體大肆刊登。我們現在也知道,媒體根本無意查證。因為以後的幾年,媒體的集體目標跟希拉里一樣,就是將川普拉下台。

經由過去一個星期的法庭證詞,我們得到的主要證據包括:

為民主黨工作的薩斯曼在2016年九月,打電話給FBI最高級的法律顧問貝克James Baker,說他有非常緊急的消息要告訴他。並且說他不代表任何組織團體,目的只是因為他愛國,要做一件幫忙FBI的事。貝克立即同意第二天一早見他。貝克跟他熟識,所以能夠一通電話第二天就見面。但是他也應當知道薩斯曼是為民主黨工作,何以這樣輕易相信他只是代表他自己?(下面是這次通話的紀錄,以及薩斯曼、貝克出庭時出庭時的畫面。)

 

 

 

 

 

 

 

 

 

這星期貝克出庭作證三天。他在證詞中說,他百分之百相信薩斯曼說的話,說他是代表他自己。(這也是薩斯曼在杜倫調查他時說的話,說他不代表任何組織團體。但是後來杜倫的團隊找到了薩斯曼將這次會見貝克的行動都向希拉里競選組織收費。而這次薩斯曼被控的罪名,也是向司法部及FBI說謊。)

貝克在庭上說,薩斯曼除了帶了一份文字報告,還有兩個USB,裡面證明了川普陣營跟俄羅斯一間國營銀行Alfa-Bank有秘密的熱線電話聯絡機制,足以證明他跟克林姆寧宮間有聯繫。(其實那所謂的證據以前說過,完全是市場公司使用的spam email server,發出廣告用的,每一間公司都有的宣傳網路的一部分。)

FBI 的網路部門總管Scott Hellman第二天就作證,他說他們檢視過薩斯曼帶來的證據,一眼就看出是沒有用的,甚至說「哪個人寫那個報告很像是精神病患者some mental disability」,在他提出的報告中甚至說這個人是神經病5150-ish,但是薩斯曼的報告後來成為調查川普的基礎。

貝克在庭上的作證非常不合作,他一度說:「我沒有主動交出(那些資料),因為沒有人問我。」或是說「這是你們的調查,不是我的。而且我的目的不是去揭發薩斯曼。」現在我們知道,貝克離開FBI之後,現在到了推特公司。這一個多星期,出力阻止馬斯克收購推特的主要法律顧問就是貝克。

當薩斯曼見過貝克後,取得貝克的合作,希拉里陣營立即以「聯調局已經展開調查」為理由,讓媒體轉發。希拉里自己在大選前一星期(十月31日)發推特說,「電腦專家明顯發現了川普組織跟俄羅斯銀行間的電腦隱形連線。」她當時的顧問蘇利文Jake Sullivan (現任拜登政府的國家安全顧問)更發表聲明:「這是到目前,川普與莫斯科之間最直接連絡的證據,因為電腦科學家發現了證據。」「這條熱線可以幫助解釋,川普為什麼在這次選戰中非常奇妙的對普京那麼友善。」希拉里還將蘇利文的聲明連接在自己的推特(見下圖),轉發給世人。

 

 

 

 

 

 

薩斯曼是杜倫展開調查後起訴的第三人,因為前面兩人認罪,所以是第一個開庭的案子。但是我們已經知道,所有有關川普通俄的所謂證據都是希拉里陣營泡製的。CIA並且擁有證據,並且通知了FBI,說希拉里將泡製川普溝通羅斯的證據,以轉移世人對她使用私人電腦的注意力。但是FBI還是有意的利用希拉里陣營提供的資料,展開穆勒調查。並且將所有的沒有經過證實的資料交給媒體發表。

就像這一次薩斯曼的審訊沒有一間主流媒體報導,(因為他們都是共犯)。最可悲的是,12名陪審團都是在華府地區選出,而我們都知道,華府地區的選民上次大選有92%投票給拜登,只有5%投票給川普。據稱這次的陪審團員有多名曾捐款給民主黨,或是投票給希拉里及拜登,連共和黨都不樂觀薩斯曼會被判有罪。

此外更讓人感嘆的是,這整件事的關鍵是民主黨串通媒體打壓一位民選總統,但是杜倫卻無法就這方面著手。只能從技術上面起訴其中一個人「說謊」,現在雖然證據確鑿,卻都沒有勝算把握。

我以前說過,擔心拜登會隨時叫停杜倫的調查,現在發現我是太天真了。他何必叫停?在華盛頓早已沒有公平司法,民主黨人根本不怕法律。

 

05/20/2022星期五

自從最高法院保守派大法官Samuel Alito撰寫的有關墮胎法意見草案在本月初被洩漏,美國左派的示威沒停止過。他們在六位保守派大法官家的門前示威,舉行燭光抗議。周末更在全國幾十個大城市,發動了超過一百萬人的集會跟抗議。(下圖:示威者在大法官住所門前舉牌。)

 

 

 

 

 

 

 

你不得不佩服左派的動員能力,隨時可以號召幾十萬人上街。因為沒有媒體去分析究竟是誰在後面出錢,誰可以用那麼多巴士加入服務,所以廣大市民只有相信是受害者的自發抗議。現在組織者更大聲叫囂,等六月最高法院作出最後裁決時,全美國都會出現史無前例的更大規模的抗議行動,還說:你們等著瞧!

不要以為這是單純的對於法官們的一次裁決的抗議,這關乎左右文化之爭。支持墮胎者已經改了口號,他們不是支持墮胎權利而是支持「繁殖」reproduction權利,因為不只女性才會懷孕。星期三,國會邀請墮胎支持者,及人權組織ACLU的代表出席聽證。當一個倡議墮胎組織Avow Texas主席Aimee Arrambide回答問題時,共和黨議員Dan Bishop問她:你相信一個人可以選擇他們自己的性別?她這樣回答:「我相信每一個人都可以自己辨識性別」。換言之,任何人都可以自己決定是男是女,或是任何性別。之後Bishop問她:那是否男人也可以懷孕,從而墮胎?她說:是的。

另一位民主黨請來的證人Yashica Robinson醫生在被Bishop問到「女人」的定義時說:「我想重要的是,我們必須教育像你一樣的人,為什麼我們要如此做…因為我了解,有些人懷孕了,但卻無法自己定位。所以我認為以他們不願意被稱呼的性別去稱呼一個人,是歧視行為。」

這就是現代的醫生跟專業領導的想法,他們要教育其他人,也就是洗腦。最近美國很多地方教育局,推動讓兒童接受變性程序時,阻止學校通知學生家長。好幾位家長已經提出法律訴訟,爭取做家長知之權利。這不是天方夜譚。這些都是事實。

這也是今天左派發動幾十萬人上街時要爭取的。他們要根本上改變一般人的思想,徹底顛覆人類性別。拜登剛剛任命的第一位黑人女法官Ketanji Brown Jackson,她不就是說她不是生物學家,無法為「女人」做出定義嗎?如果她無法定義,拜登怎麼知道她是女人?拜登是生物學家嗎?

這些左派宣稱,美國懷孕者的選擇不應當由幾位大法官就決定了。但是當初墮胎合法不也是由幾位法官決定的?半個世紀來美國沒有經過立法程序的正式的墮胎法,這是Alito法官在意見草案中建議的:循正當法律為墮胎立法。但是這些左派就希望用暴力達到目的,藉口要讓所有懷孕的人可以在生產前一刻打死胎兒,進而顛覆男女性別的定義。

 

05/20/2022星期五

俄羅斯終於佔領了烏克蘭東部的城市烏爾幽波Mariupol及附近地區,這是連續轟炸八十多天的後果。據守在亞速鋼鐵廠的將近一千名士兵也終於「投降」了。這是戰爭發生兩個半月以來的第一批投降士兵。據說其中很多是斷肢傷兵,急需急救,導致他們的投降。不論怎樣,這都是可歌可泣的死守之戰。

有人期望俄羅斯可以見好就收,一方面俄國損失了三分之一軍隊,損失慘重。一方面他們至少可以說有了一份戰果,面子上不太難看。但是到現在雙方仍無停火意願。俄羅斯有意繼續向內部伸展,甚至希望取得奧德薩港,將烏克蘭的南面出口全部封鎖。烏克蘭就希望收回所有失地。昨天我聽見前總統波羅申科全副武裝的在電視中說:我們需要的是武器,武器,跟武器。

美國國會又通過了$400億元的軍事援助議案。這是一筆不小的數字,反正民主黨從來都不當錢是錢。錢花得越多,越表示他們做了事。成功時可以算上他們一份。這樣多的武器拿去當然是用來轟炸的。轟炸俄羅斯的部隊,自然也會炸到自己。烏克蘭被炸得還不夠厲害嗎?戰爭進行到現在,是否應當改變戰略?繼續炸下去,烏克蘭即使保住國土,也沒有一寸完整的土地。俄羅斯不管取得烏克蘭多少土地,也沒有一寸完整的土地。

美國到現在沒有一套完整的,遠見的策略。都是見步行步。當初沒有打勝仗的意願,不給軍機,不給飛彈。現在沒有如何結束戰爭的策略,聽到國防部的專家說,似乎願意一直打到秋天,甚至更久。那還需要幾個400億元?還會多死多少人?烏克蘭自己的統計都死了兩萬平民,實際數字當然不止此。

俄羅斯拒絕與烏克蘭交換戰俘,還說要逐個審問這些戰俘,查出多少是納粹分子。這又是俄羅斯的一項惡毒的宣傳戰略。他們為了占領土地全面進攻,拿出冠冕堂皇的藉口說是要整肅納粹。上星期,俄羅斯一名國會議員就說,為了清剿納粹,下一個目標是波蘭。當然,像教宗方濟各那樣的願意相信的人自然可以相信。現在全世界有無數的方濟各,數都數不清。

為了讓人相信澤蘭斯基可以是納粹,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甚至說,希特勒也有猶太血統,以證明「猶太人也可以是納粹」。事後普京被迫去跟以色列道歉。但是俄羅斯的文宣繼續推動這說法。

剛剛聽到CNN訪問德國駐美大使Emily Haber,問題很尖銳,她承認了過去十幾年默克爾政府的策略是錯了:不應該一昧的綏靖俄羅斯,一度全力阻止烏克蘭加入北約,甚至倚靠俄羅斯石油,還遊說其他歐洲國家都倚靠俄羅斯的石油跟天然氣,現在俄羅斯就倚靠這能源收入攻打烏克蘭。因為油價高漲,普京收入更高…等等。但是CNN等媒體不會繼續跟進,就這樣說一次算了。是誰當時獨力阻止歐洲使用俄羅斯能源?是川普阻止俄羅斯的Nord Stream 2油管運作;是川普說的:我們美國花那麼多錢保護歐洲,你們卻送錢給莫斯科。當時默克爾領導歐洲國家全體跟川普對抗,記得下面這張2018年G7在加拿大舉行時的相片?每一個媒體都大篇幅刊登的,用來證明川普與所有國家對立。我還記得希拉里Hillary Clinton被詢問她最仰慕的國際領袖,她說是默克爾。我也記得當加拿大總理杜魯多被問及最支持的現今國際領袖時,回答也是默克爾。

 

 

 

 

 

 

 

現在沒有媒體追究默克爾的責任,川普繼續被媒體打落冷宮。同樣的,今天拜登到南韓訪問,北韓與此同時威脅要試放更多飛彈。這些國際事務全部是被那些沒腦子的人弄遭的。很多無謂的生命犧牲,物質破壞,都是無能的人一手造成。但是今天這世界是由無能者選出來的無能者操控。

 

05/18/2022星期三

Tesla的馬斯克Elon Musk這一次向右轉彎終於徹底完畢。他在今天的推特中說:「我一生在選舉中幾乎全部是投給民主黨,好像從來沒有投票給共和黨。現在這一次選舉,我會。」

他並重複昨天在一次訪問中說的,民主黨現在被一些特殊利益團體控制:「他們被工會,還有就是那些辯護律師trial lawyers ,特別是那些class action lawyers過分控制了。」他說「這個黨現在成為是分裂 division,跟仇恨 hate 的政黨,所以我不能再支持他。現在等著看他們用骯髒手段dirty tricks對付我。」 

相信最近導致一些原本支持民主黨的知名人士(例如亞馬遜的貝索斯Jeff Bezos)的轉呔,都跟拜登實在做得太差有關。

另一邊,他也說自己不會一面倒,而會保持中立。並稱共和黨裡面也有「邪惡的大公司,及過份激情的宗教派」,而他是堅持中庸的。(他忘了自己就是大公司,是否所有大公司都邪惡?)

另一個好消息是,美國國土安全部DHS兩個多星期前才宣布要成立的Misinformation Board終於無疾而終。這個一開頭就是「餿主意」的計畫,多日來遭到各界嘲笑,那個被任命主管這機構的Nina Jankowicz被發現,本身就是散布misinformation(不實消息/謊言)的女王,今天發表聲明,離開國土安全部門。哈哈!

 

 

 

她在聲明中說「因為這(新機構)的運作停擺,面對前途不明朗,決定離開DHS,回到原有工作。」華盛頓郵報最先在星期一公布了DHS會取消這機構的計畫。

但是華郵將這機構的流產歸咎於右派媒體的攻擊,完全沒提Jankowicz小姐過去的不實紀錄。Jankowicz的任命宣布後,她就被發現多次在網上宣稱,亨特拜登的電腦事件是俄羅斯跟川普集團泡製的謊言,又多次引用已經證實是偽造的川普黑材料,說川普跟俄羅斯有勾結。此外她還非常愛唱歌,多次在網上錄製自己唱的「打油歌」,成為電視上及網上經常被引用的笑柄。

這確實是一個丟臉的事件,(可以對比CNN+在三個月就宣布流產事件)。這個國土安全部完全不管邊界每天七千多人闖關的危機,卻想到成立一個類似納粹的宣傳機構,想鎮壓國內異見。這一次難道又沒有人要接受處罰?

 

05/18/2022星期三

自從拜登上台,他就禁止美國石油公司在聯邦土地上開採石油,加上使用種種環保限制,私有土地的開採都拖慢了。現在不僅油價高漲,還四處去找石油來源,填補供應的不足。但是放著加拿大這個產油大國,又是傳統的友好近鄰,卻關閉了幾條油管,或是油管工程。就是不肯使用加拿大石油。

昨天,美國參院能源委員會特別邀請加拿大產油省分的省長康尼Jason Kenney 前往參加聽證,加拿大能源部長韋金遜Jonathan Wilkinson則以視像方式講話,給機會加拿大推銷石油的機會。發出邀請的是民主黨的「黑羊」曼欽參議員Joe Manchin,所以不是拜登政府的主意。(下圖左為參議員曼欽,中為康尼。)

 

 

 

 

 

 

 

 

 

康尼很明確的表示,美國不應當取消Keystone XL輸油管工程,因為這工程即將完工,一旦完工可以每天輸送83萬桶原油到美國,那比美國在烏克蘭戰爭前向俄羅斯進口的每天67萬大桶還要多。他似乎反駁了拜登政府的說法(謊言),說Keystone輸油管要兩年時間才能完工,而且只能供應美國1%的油源。

此外他也希望密西根州(民主黨政府)不要關閉美加間的五號輸油管,這輸油管不僅已經在運作,而且距離很近,經濟上及環保上都最有利益。

康尼被問到他是否跟美國政府官員見面討論這事時,他說昨天才跟國務院官員談過,但明顯沒有頭緒。他說,據他所知,美國寧願千里迢迢跟沙地阿拉伯買石油,以及伊朗跟委內瑞拉,但是到現在都沒有跟(就在隔壁的)加拿大聯絡。

他沒有說錯,就在他在參院作證的同時,拜登政府宣布免除了對委內瑞拉的一些禁運措施,包括:經濟,旅遊及移民的限制都放寬了,以作為購買該國石油的交換條件。這不是乞求嗎?這是甚麼心態?委內瑞拉的獨裁政府,為了繼續掌權,鎮壓反對派,讓全國經濟崩潰。昨天Elon Musk才說該國通貨膨脹高達百分之六萬,國民連麵包都買不起,也買不到。已有六百萬國民逃出國境。拜登這樣做等於支援那個強烈反美的馬杜羅共產黨政府。

我越來越相信,西方國家的反「採油」環保運動是俄羅斯等共黨國家幕後支援的,讓西方國家以後都靠他們提供石油。

(很不幸剛剛聽到消息,康尼作證回國就因為黨內不信任投票中,只有51%支持而決定下台。希望他的政治生命不會就此終結。還是一句話,保守派就是不懂團結。你看那個自由黨,還有美國的民主黨,已經爛到發霉了,他們還是死都團結在一起。)

 

05/18/2022星期三

富翁馬斯克上周說,他要查帳之後才決定是否購買推特,因為他懷疑20%的推特帳戶是假的。推特只承認大約5% 是假帳戶。經過幾天審核,發現拜登的2,200萬追隨者中,將近一半是假的。

我早就懷疑推特作假帳號,因為我從來都不相信奧巴馬有超過一億追隨者。明顯是製造出來以便「超越」川普的。而川普的八千多萬帳號不僅是真的,甚至有可能是推特壓低的數字。(一周前已經報導過,推特大幅壓縮保守派人物的帳號數字。)

今天公布的拜登追隨者的數字,是經由Spark Toro查證的,說其中49.3%是假帳號。馬斯克確實是一個精名商人。他這樣查帳就可以在壓低他的出價。目前他出價440億美元收購推特,如果假帳戶比例這樣高,他大大可以縮小價格。今天有關拜登的數字,對於馬斯克是一大勝利。(所謂假帳號是指從來不見發出推特的,無法接通的帳號,或是一開始就是不存在的假帳號。)

不過這間公司更發現,瑪斯克自己的九千多萬追隨者中,有七成是假帳號。顯示推特一向坐大數字,提高自己的價值。

川普的新的Truth social 發言人Devin Nunes 兩周前曾經表示,推特早已經失去社交網絡一哥地位,目前的網路紅人是instagram,TikTok,Facebook等。

 

05/18/2022星期三

有關BLM (黑人命貴)貪腐的事件寫了不少,每次都令人咋舌。不過最讓人不得不感嘆的是媒體的不重視,全部當作沒有發生過。最新被揭發的是,這個組織將募捐來的錢,用在真正幫助黑人的部分非常少,他們除了用了將近一千萬元買物業,買豪宅之外,現在發現他們用各種名義,支鉅額薪酬給自己親人,甚至(同性戀子女)的父親。

比如說,他們給了BLM創始人之一的Patrisse Cullors跟她同性戀伴侶所生嬰兒的父親Damon Turner的一間公司將近一百萬元(96.9萬元),作為視像製作的費用。(這公司是牟利性質,網頁上出售145元一件的T恤。但是只付給一個導致BLM成立事件的Trayvon Martin Foundation 二十萬元,(那是為了紀念2012年被佛羅里達社區保安人員殺死的17歲黑人青年Trayvon Martin成立的基金會)。另外很多與黑人青年命案有關的組織都申訴,他們申請多時都得不到撥款。

BLM因為沒有報過稅已經先後被加州及華盛頓州發出禁制令,禁制他們再公開募款。於是BLM最近公開了他們在2020年的財政報告。那一年他們籌募到七千六百多萬元,其中用來供給其他非牟利組織的部分(也就是正當花費)只是兩千六百萬元。此外也公開了一些極為可疑的支出。例如他們給了兩百一十六萬元給了一間,由BLM一名董事Shalomyah Bowers 成立的公司Bowers Consulting Firm,這就是明顯的利益衝突。而且名目可笑,說:該公司提供行政支援,諮詢服務,策略等等。(下:左圖是Patrisse Cullors跟她所生嬰兒的父親Damon Turner,右圖是她跟自己的哥哥Paul。)

 

 

 

 

 

 

 

此外,還給了Cullor的哥哥Paul Collors成立不久的Cullors Protection LLC保安公司84萬餘元,作為他們為剛剛在加州購買的600萬元豪宅提供保安之用。以前提過BLM在這豪宅開過兩次派對,一次為慶祝民主黨選舉勝利,一次是為其中一個創始人的孩子慶祝生日。而且這一個應當是沒有政治立場的非牟利組織,居然在那一年花了120萬元做為遊說工作,施加壓力爭取讓川普被彈劾的費用。

以前提過,BLM創始人之一的Patrisse Cullors 在2020年先後為自己在全國買了四棟房子,合共用了320萬元。之後在去年在於加州買了一座位於海邊600多萬元的豪宅。Patrisse Cullors說是用來做為BLM的活動中心。

由於BLM多年沒有報過稅,Patrisse Cullors加州首先發出禁制令,之後華盛頓州跟進。但是Patrisse Cullors在四月的一次電視訪問中說這是右派針對他們的政治打壓。事實上,加州跟華盛頓州都是極端民主黨執政,很難說是政治打壓。

 

05/17/2022星期二

紐約水牛城Buffalo的槍擊案,又被拜登當作一件政治武器大大利用。他親自飛到哪裡,再度使用憤怒的語調,將種族主義跟一月六日事件連在一起,所以又是川普跟他的支持者的責任。

這是一件種族仇殺沒有錯。但是近幾年來是誰每天都將種族主義掛在嘴上?是他們民主黨,是他們民主黨的附庸集團。他們在學校裡教導CRT (批判性種族主義理論),說每一個白人都有原罪,叫每一個白人回去反省。川普在位四年,有哪一樣政策跟種族主義有關?

說到這一次水牛城的槍擊事件,18歲的兇手Payton Gendron (下圖) 在他自己的「宣言」中,說他從15歲就開始在網上得到的資訊,從而radicalized (走極端)。而網上影響他的人,包括新西蘭2019年回教徒寺廟槍擊案兇手Brenton Tarrant。那一次死了51名回教徒。還有挪威男子Anders Breivik在2011年用炸藥跟步槍殺死了七十多人,(極大多數是白人),以及美國南卡羅來納州的一個青年Dylann Roof,他在2015年於一間教堂殺死了九名黑人。而他這一次就尋找紐約州最多黑人人口的地區下手。(下圖為兇手,以及他與父母的住所。) 

 

 

 

 

 

這些人都有共通點,他們都在網上留下厚重足跡。這一次Gendron不僅在網上發表宣言,還做了預告,甚至當天在身上掛了攝影機,計畫將現場實況做轉播,這一次還轉播了幾分鐘之後才被Twitch急忙刪除。但是他在Google Document上刊登的宣言,就在槍擊案發生數小時後才刪除。

拜登急急忙忙地將這件槍擊案跟川普支持者掛勾的同時,卻沒有質問這些社交網絡的責任。還有FBI,他們整天監視川普的支持者,甚至去滲透這些組織,鼓動他們採取行動,但是放著這樣明顯的一個警號,卻都看不見?

據警方現在的資料,Gendron去年六月因為在學校發表恐嚇性言論,包括他要殺人及自殺,甚至全副武裝的去上學(從頭包裹到腳的所謂hazmat suit),被懷疑精神病,被送到精神病院住了一天半,檢查後出院好像就沒事了。

事實是,紐約州有所謂的red alert法律,也就是對於懷疑有精神病的人,立即除去他們所有的武器。但是他此時已經擁有三支步槍,但是警方卻沒有行動。所以現在的法律是足夠阻止這一類行為,但是卻沒有執法。

而且紐約州有全美國最嚴厲的槍枝管制法,是否執法上有缺失?這些都不調查,卻第一時間將共和黨跟川普判了罪了。

現在網上極端思想多得不得了。除非每一個政府下令嚴加管制,(不是只管制政敵),每一間社交網路公司也嚴格負起責任,監察每一個用戶的言論,(不是只限制某一個政黨的言論)。新冠期間你們一個決定就將所有學校關閉兩年,是不是給這些心理不健全的青年更多時間到網上去找發洩,找同志?

仇恨沒有左右之分,仇殺就是仇殺。今天拜登咬牙切齒的說:「種族仇恨在美國沒有容身之地!國內恐怖主義在美國沒有容身之地!」這樣的話只會造成更大的種族分裂,更多的種族仇恨。其實,水牛城的槍擊案是拜登一夥求之不得的事件,否則他哪有機會千里迢迢去找到藉口攻擊共和黨?就不用面對通貨膨脹,奶粉缺貨的問題。

XXX

拜登今日的作為,最嚴重的後果是忽視了這次槍擊案的真正原因,導致問題永遠無法解決,只會讓社會繼續撕裂,讓問題更嚴重。(這也是拜登一夥的目的,他們可以藉著種族主義繼續打擊政敵,爭取選票。)

紐約郵報取得了這次兇手Payton Gendron自己公開在Discord app上的日記,(其他媒體也可以得到,只是不願意重視。)知道了很多事實,包括他是在Covid-19出現後,學校關閉時他開始進入一些網頁,從此進入了「極端化」時期。他在日記中這樣寫:

「我現在的信仰開始於我在Covid開始幾個月之後不久第一次使用4chan,」還有「每一次當我認為我不應當去攻擊,但(花了)五分鐘(去看政治新聞)之後,這動機又出現。」(下面是Payton Gendron在日記中自己畫的,水牛城那間超市的圖則。以及他穿了軍事裝備的相片) 

 

 

 

 

 

 

 

他在日記中經常自己對話,其中提到要自殺的句子不下數十次之多。多次為了要殺人及自殺之間自己爭論。他也提到白人種族主義,民族主義,有時甚至就「事件發生後」的狀況自我討論:「我不會為了殺死這些孩子驕傲,事實是我極力尋求理由,跡象,要我不要那樣做。…但是我唯一的其他選擇是自殺。」這最後一段是他在三月16日寫的。

他還說「我懷疑我有精神病,所以我才會有現在的想法。」

日記中很多部分是他購買那些軍事裝扮的想法跟過程,都是在網上的eBay,亞馬遜購買的。甚至說到有一次他穿著這些頭盔,面罩到表兄弟家裡,發現只有他一個人這樣穿,自己感到痛苦,提早回去將自己關在地下室好幾天。

他說父母對他很不了解,甚至不知道他花了這樣多錢(將近一千元),買了這樣多武器彈藥,甚至不知道他有多支步槍,AK15。他說「答應我,如果你有小孩你要在他們身邊,跟他們接近,跟他們做朋友。討論他們的問題,永遠不要讓他們不敢接近你們。」

這樣的資料不是新聞嗎?如果公開可以幫助多少青少年幫助多少家長。但是今天的政府卻全部不顧,卻用事件去整肅自己的政敵,甚至他的支持者。

 

05/17/2022星期二

美國億萬富翁,亞馬遜創始人貝索斯Jeff Bezos跟拜登的爭論持續,繼星期五雙方在推特展開筆戰之後,因為白宮繼續提出申辯,貝索斯昨天再發出推特,說白宮淌渾水muddy the topic,因為他們知道「通貨膨脹傷害最厲害的是窮人。」

他昨天發出的推特說:

「大家看,一隻松鼠。這就是白宮對我的最近推特的回應。他們明顯想淌渾水。他們知道通貨膨脹傷害窮人最厲害,但是工會不會製造通脹,有錢人也不會。」

「記得,這個政府曾經全力嘗試…在聯邦預算添加3.5兆支出。他們失敗了,但是如果他們成功,通脹狀況會比今天更厲害。而今天的通脹已經是四十年來最高。」

貝索斯是就白宮前一天發出的這則聲明做出回應:

不必很多思考就可以想通,為什麼一個地球上最有錢的人之一,會反對政府的為中產階級著想的計畫,讓中產階級可以減少賦稅,對抗通貨膨脹,同時減輕政府的赤字。為達到這目標,只是要那些最有錢的人及公司,負擔公平賦稅。而且這是總統跟工會組織,包括亞馬遜的僱員見面後,做出的決定。

這就是讓貝索斯生氣的原因之一。貝索斯過去是跟民主黨最親的。他的政治捐款只捐給民主黨。去年底他還一次過捐款一億元給奧巴馬基金會。去年七月他去太空旅遊之後回來,也是捐了一億元給CNN的黑人主持Van Jones。講明是要對抗白人種族主義跟槍枝協會。但是他的跟左邊靠攏,很多因素是基於現實跟潮流,因為這樣不僅更有生存機會,也會讓他在文藝界跟媒體更受歡迎。但是現在為什麼突然轉呔呢?相信跟拜登現在實在做得太差,聲望又直線下墬有關。加上貝索斯那麼多年都用盡全力阻止亞馬遜的僱員組織工會,但是現在(在拜登上台後),越來越多地區的亞馬遜工人成功組織了工會。現在拜登不僅全力提高工會權力,還用這事情來諷刺他,你說他怎會不氣憤。(下左貝索斯,右馬斯克。)

 

 

 

 

 

 

此外同儕影響力(羊群效應)也應當有關係。馬斯克Elon Musk已經先挺身而出了,他不會顯得太突出。那位馬斯克也算是奮不顧身了,跟民主黨對抗到底。他昨天在一次Podcast訪問中指責拜登政府只會印刷鈔票,終之會讓美國的通脹更嚴重,走向委內瑞拉的覆轍。

他說,他過去一向都是把選票給民主黨的,但是現在發現拜登(跟民主黨)都是空心草包empty suit。他說:「這個政府甚麼都做不好。川普政府,先不說川普本人,那個政府有很多有效率的人,做出很多成績。」而民主黨,「他們被工會,還有就是那些辯護律師trial lawyers ,特別是那些class action lawyers過分控制了。」

(這些trail lawyers跟class action lawyers就是我前幾天提過的,整天尋找機會要大公司,要政府賠償的集體控訴律師,他們對社會的傷害比工會還大。)

他還說,拜登用Covid做藉口,印了a zillion那麼多的鈔票,只會讓赤字更大,通脹更厲害。最後(美國)鈔票就變成廢紙。他要美國人看看今天的委內瑞拉。(委內瑞拉在2018年通脹率是百分之六萬五千。

他還說,加州已經無可救藥的左傾,稅務過重,規管過多,生意人根本無法生存,而且共和黨也永遠無法獲選(掌權)。最後說,推特也是過分左傾,他會致力讓推特做到中庸,不偏共和黨,也不偏民主黨。

希望貝索斯跟馬斯克可以交流,也更多人(富翁)不怕被排擠而站出來說話。

 

05/17/2022星期二

現在華盛頓流行的一個字眼就是word salad。當你推一個肚子裡沒有料的人上到台上,他們必須就一件複雜的事情做出解釋時,出現的就是一盤字眼沙拉。以前說過美國副總統卡美拉是這方面的專家(始祖),現在白宮又出現一位,就是剛剛上台的發言人Karine Jean-Pierre 香皮耶。(下左:卡美拉,右圖:香皮耶。)

 

 

 

 

 

 

昨天,Fox News的Peter Doocy在白宮記者會問了一個簡單問題:「拜登在推特說,要拉下通貨膨脹就必須讓有錢大公司付出公平的(稅)。請問,這兩者(怎麼運作)?」這位小姐的答覆是這樣的:

「Well,你知道我們說過的,我們過去一年都說過要讓我們之中最富有的付出公平的一份。這是很重要的。這也是,你知道,這是,當我們說要到拉下通貨膨脹和物價時,總統每一天都在努力做的。所以這是很重要的,你知道,當我們見到物價上漲,我們講到如何,你知道,建立一個美國是安全的,是每一個人平等的,不會讓任何一個人落後。這也是一個重要的部分。」(原文太長,我就不附上。這些畫面網上都有,大家可以查證。)

這等於根本沒有回答,於是Doocy再問一次:為大公司加稅,怎麼可以拉下汽油價格跟食物價格。這位小姐又再試了一次:

「So, look,我認為我們鼓勵那些做得很好的,Right?特別是那些關切氣候變化的人支持的公平稅制。那個不會改變。(我們)也不向製造業,工人,警察,加(稅),…只是那些最幸運的人,不要讓他們阻礙能源減價,(阻礙我們)對抗目前的困難。這些你可以想像的例子。而且要支持集體合約談判的權利。那也很重要。但是Look,你知道,不允許有一個不公平的稅制。這就是我說的意思。好像製造業工人,警察,你知道,讓他們多繳稅,比那些沒有付出工平稅金的人,是不公平的。」

這一段她簡直是語不成句,沒有任何邏輯,要翻譯更困難。而且我不知道她為什麼兩次將警察加進去,可能因為民主黨打壓警察出現反效果,所以現在受到指示,要顯示民主黨也支持警察。她後面又說了一大段,更為無稽。太占地方,我就不提了。

講到副總統卡美拉,她大概還不想放棄這「字眼沙拉」皇后的地位,她在星期五出席在華盛頓舉行的東南亞國家協會領袖會議時,用下面的一盤沙拉款待與會代表:

「我們將work together,而且繼續work together,去面對這些問題,去應付這些挑戰,去work together 。當我們繼續去work,從這種新常態,規章,和協議中,我們會繼續work together 繼續組合環球行動,…為此我多謝你們全部,這是迫切的議題,是我們第一前提,所以我們要work在這方面together,這一點在氣候危機上更是真實。」

她在三月底在路易斯安那跟州長參加一項集會時的演說,也很精彩:

我跟州長剛剛參觀了一座圖書館,我們談到,passage of time的重要性,right?。這passage of time的重要性。所以當你們想到這,這passage of time確實是很重要的,特別是在於我們今天要鋪下的(基礎),我們必須創造的就業。所以這裡passage of time是非常重要的,當我們想到我們孩子的每一日的生活。

(這些片段都被部分媒體及共和黨人放上網,有得看的。)

最初很多人責怪副總統辦公室的人做事不力,責備卡美拉的撰稿人沒有給她好好寫稿。後來她辦公室的人紛紛反抗,說是卡美拉自己不準備,事後就責怪他們。現在副總統辦公室在過去一年已經有12名高層辭職,包括幕僚長,副幕僚長,發言人,多位政策顧問,主要撰稿人等等。總之沒有人願意再做下去。

說到卡美拉跟香皮耶,她們都是因為是女性,跟黑人才被拜登選擇上位的,過去每次保守派媒體批評卡美拉就被攻擊是種族歧視,性別歧視。其實黑人女性有很多非常傑出,只因為她們是保守派,或是共和黨,不但不被拉拔,還被打壓。所以我們都要繼續享受這些字眼沙拉。

 

05/15/2022星期日

香港榮休樞機陳日君被捕事件發生已經四天,至今各界反響十分輕微。最奇怪是梵諦岡教廷的輕描淡寫的反應:「教廷獲悉並關切陳樞機的被捕,目前密切注意此一事件及發展。」聲明中甚至沒有就陳樞機被捕之事提出抗議。

陳日君九十歲了,他的所作所為與天主教廷的一貫傳統毫無背離之處。這次香港政府用來逮捕他的理由是參與「612人道支援基金」,那是為香港民主人士籌募法律費用的。即使為殺人放火兇嫌籌募法律基金都不犯法,(政府甚至為兇嫌任命免費律師辯護)。難道為政治犯提供法律基金就犯法?

 

 

 

 

 

 

這事件再一次證明,現任教宗方濟各領導下的天主教會一昧跟共產黨國家屈膝求和,甚至不惜犧牲天主教的傳統信仰,犧牲自己教友的信仰自由,犧牲教徒跟神職人員的生命安全。

除了教廷的聲明,見到有兩位主教發表言論,一位是紅衣主教Pietro Parolin (相當於教廷的外交部長),一位是負責國際關係的大主教Archbishop Paul Gallagher,他們除了表示「遺憾」,居然都強調希望事件不會影響梵諦岡跟中共在2018年簽署的「主教任命臨時協議」的續簽,說「不會因此背棄主教任命協議」。這是甚麼意思?這是說:中共盡管去逮捕我們的樞機主教,我們還是要保住這項協議。這是完全的與虎謀皮。

這項由方濟各跟北京方面達成的協議中規定,以後中國境內要任命主教,都要經過雙方(北京政府及教廷同意)。這是出賣天主教。因為誰都知道共產主義的基本理論就是要禁絕宗教的。今天中共將共產主義寫進憲法中,而馬克思主義中就明言:「宗教是人民的鴉片,而共產主義跟宗教是無法並存的。」共產黨的最重要任務就是消除這「剝削人民,維護不平等,讓被奴役者甘心受奴役的欺壓者的工具。」而方濟各居然要去跟共產黨協議共同建立天主教的任命系統?這是為了擴充天主教的版圖,而連教會基本信條都犧牲了。

越來越相信,方濟各是一個「共黨教宗」,典型的oxymoron例子。

陳日君是少有的一早看穿方濟各左傾立場的樞機,也願意一早舉出事實的樞機主教。但是他也是有心無力。首先他看出那位Parolin一手遮天,向教宗隱瞞中共境內的壓制教徒的事實,不知道在中國大陸,天主教是地下組織。其次他很明白方濟各的南美背景,讓他對共產黨有幻想。因為在貧窮的南美國家歷史上,共產黨為自己塑造了幫助人民的形象。而反共的就代表邪惡。他說教宗「沒有接觸過共黨奴役人民的經歷」。

所以上個星期,方濟各才會說出了「俄羅斯入侵烏克蘭,都是因為北約在俄羅斯門前狂吠」的荒唐言論。再次證明,這是為了擴充天主教的版圖,連教會基本信條都犧牲了。

但是陳日君還是說他跟方濟各有很好的關係,是Parolin哪夥人阻止教宗得到正確資訊。他在2020年專程到羅馬去見教宗,居然嘗了閉門羹。他還說幾年了,方濟各連他的信都不回。他懷疑教宗沒有看到他的信,我則認為是他對方濟各還存有幻想。教宗的作法,只會讓這個千年老店逐漸瓦解。

教宗已訂七月底來加拿大訪問,據說是來專程向原住民道歉。這又是一次出賣教會的行為。我寫過加拿大歷史,很清楚天主教會為了扶持印地安人接受文明所付出的代價,甚至不惜犧牲生命。其中好多位因為被虐待致死的神父後來被封為聖徒。但是今天他們都被打倒成為謀殺原住民,謀殺原住民文化的兇手。教宗應當熟讀真正的歷史,不要一昧的政治正確。有錯要認,(天主教以一個有悠久歷史的龐大組織,不可能沒有犯錯),但不是屈服於現代人改寫的歷史。

 

05/15/2022星期日

美國正進入各地方初選的激烈時刻。本月初(五月三日)印地安納州跟俄亥俄州初選,川普支持的共和黨候選人以百分之百的成功率創下光輝紀錄。但是未來幾周的初選就是真的考驗,川普支持的候選人並沒有大的起色,不僅如此川普時代的高官,甚至擁護他的參議員都支持川普的對手。後果就是,不是川普自己顏面不好看,就是在黨內造成分裂。

目前最受矚目的是下周二(十七日)賓夕凡尼亞州的初選,川普支持的候選人Dr. Oz (MehMet Oz.)的支持率比之前稍有起色,但是他的主要對手(商人)David McCormick也一直沒有落後太多,幾乎跟他打成平手。更讓人意外的是,黑人女子評論員巴內特Kathy Barnett聲望急起直追,現在三個人成為三雄鼎立的面。現在三個人成天彼此謾罵,形成嚴重分裂。而巴內特的一些支持者更認為這位黑人後起之秀如果受到打壓,將會引起黑人共和黨不滿,離棄共和黨。這樣的分裂到十一月大選時是否會導致保守派選票分裂,就是未知之數。(下圖左起:McCormick,OZ,以及巴內特。)

 

 

 

 

 

 

至於川普支持Dr. Oz,也在黨內高層形成不滿。他在任時的國務卿龐陪奧Mike Pompeo更親身到賓州去為他的對手David McCormick站台拉票,不僅如此,還公開指責Oz是危險人物,因為他持有土耳其雙重國籍,沒有交代,及為國營土耳其航空公司兼職說客。而川普時期的策士班農Steve Bannon就支持巴內特,說她是真正的ultra MAGA,這些都是對川普的endorsement的親身挑戰。

至於即將在本月底初選的喬治亞州,川普支持前參議員普渡David Purdue 出馬挑戰現任州長坎普Brian Kemp,一個多月了,普度的支持率仍然落後坎普一成以上。這星期,川普的副總統彭思Mike Pence也親自到喬治亞州去為坎普站台。這也是身體力行的跟川普唱反調。事實是坎普是一個受歡迎的州長,川普何苦硬是要將他拉下來?這樣做不論成功與否,都會影響11月的團結,損失共和黨的選票。目前每一個地區的選舉幾乎都是以不到5%的差異定奪結果,共和黨負擔得起這樣的內鬥嗎?

目前川普在黨內仍然是受歡迎人物,他的支持率高達七成以上。但是他的很多舉動也造成黨內有識之士的隱憂。畢竟共和黨負擔不起分裂。現在放著拜登政府行政上的一蹋糊塗,自己卻整天修理自己人。另一邊佛羅里達州長Ron DeSantis黨內聲望急起直追。他在四月一個月之內就募款超過一千萬元,無可否認是黨內新星。好的是,他是團結派,堅持如果川普要出來競選,他就不會競選。這才是識大體的領袖。

反觀民主黨,他們不論選出猴子或是豬,所有黨員都無異議,一致會支持。像拜登,他在初選時就一直落敗,是後來實在沒人了才托他出來應付,左派選民還是歡天喜地的將他捧出來。到現在他不僅一事無成,還將美國破壞殆盡,怨聲載道,但是你見到左派選民摒棄他嗎?甚至批評聲音都聽不到。

 

05/14/2022星期六

過去那麼多年,亞馬遜的貝索斯Jeff Bezos都是民主黨堅決擁護者。他在2013年買下華盛頓郵報Washington Post之後,這份報紙變本加厲的一面倒支持民主黨,川普時代更是每天修理他。所以當貝索斯昨天發出推特,很不客氣的攻擊拜登的一則推特時,華盛頓每個人都不免要豎起耳朵,看是甚麼回事。

貝索斯這推特不僅攻擊拜登,語氣還很不客氣。他批評拜登的推特本身就是misinformation,並說:(拜登政府)新成立的錯誤訊息局應當審視一下(拜登這推特),也許他們應當再成立一個「不合邏輯」審核局,專門審核不合邏輯的言論。

 

 

 

 

 

 

令到貝索斯不滿的拜登的推特是這樣說的:「你們想拉下通貨膨脹?讓我們先讓那些富有的大公司付出他們應負擔的(部分)。」

貝索斯說:提高公司稅是應當拿出來討論,壓抑通貨膨脹也應當討論,但是將兩者混在一起,就是misinformation。

這不是拜登第一次要大公司跟有錢人多繳稅,為什麼他現在才反應強烈?更沒有人預料到他會用這種語氣批評他的盟友。不僅如此,過去一星期華盛頓郵報也出現幾篇嚴厲批評拜登的文章,也是出人意外的。首先在星期三,華郵再度給拜登三個說謊的長鼻子。事源拜登為了將通脹過失嫁禍給共和黨,多次說:「共和黨有計畫,一上台就跟中產階級加稅,…這些都寫在他們參議員史考特Rick Scott的計畫中。」事實是,史考特這項包含了11項目的計畫書,是他個人的建議,到現在沒有得到任何一個參議員的附議,但是拜登(跟沙琪等人)就多次說成是共和黨上台後的計畫。連華盛頓郵報都看不過眼,首先在四月18日已經給了他三個長鼻子,三天前因為他又在白宮這樣說,華郵也不厭其煩再度發表文章,再度贈送他一次。這根本不是華郵過去的風格。

當沙琪繼續嘴硬,說有某某某參議員支持這項計畫時,華郵居然去查證,得到的結果是無人支持。這更不是華郵的風格。

(史考特的那項計畫其中有一項是這樣寫的:目前有超過半數美國人一毛錢稅金都不付,他認為至少應當每人付一點,讓稅制更公平。)

不僅如此,星期三華郵更刊出一篇社論,標題是「拜登對通貨膨脹的魔術想法」,裡面說:「目前一個普遍的說法是,將通貨膨脹的責任加諸在貪餒的大公司強加物價上面,這不合邏輯,因為大公司不會只在過去幾個月突然都加價。…其實這些都是基本的經濟理論。」文章又說:拜登政府將經濟局面的責任歸咎在共和黨身上也不對,而應當專注於「如何解決供應鏈斷裂,讓更多工人加入勞工市場等等。…(他們)以為通貨膨脹的問題到了十一月選舉日之前就會解決,那是夢想。拜登應當專注解決問題,而不是歸咎他人。」

貝索斯跟華盛頓郵報三番四次批評拜登,這是繼富翁馬斯克Elon Musk之後,再有一位富翁願意站出來說老實話。希望不是偶然現象。也希望更多人偶爾照顧一下自己的良心,不要隨風飄搖。

 

05/14/2022星期六

白宮發言人沙琪Jen Psaki昨天舉行了任內最後一次記者會,幾乎所有媒體都稱讚她的能幹,有效率等等。以前這裡說過,她這工作對比川普時代的白宮發言人,甚至每一任共和黨政府的發言人都好做,因為現在的主流媒體不僅不會問她困難問題,也不會就她的答案追問,更不會跟她辯論。讓她每天都好像很能幹的完成任務。

昨天在這最後一次的記者會中,因為一位非洲記者的喧鬧,讓我們知道原來沙琪有法寶。就是她每天都按座位次序,只點名叫前三排左右的記者問問題。而這些都是親民主黨的幾大主流媒體的記者,他們幾乎全部是按照民主黨的政綱(以及當天民主黨的talking points)問問題,這讓她很容易應付。唯一的例外是Fox News的記者,他們是沙琪每一天都會叫到的記者。這是沙琪的策略,這樣白宮就可以說「我們不排除保守派媒體」。而她就可以只準備Fox可能問的尖銳問題。如果回答不出來,或是不願意回答,她經常是推卸:我會circle back,之後回答你。或是:這不是政府部門的事,恕不作答。而Fox News的記者不會像川普時代的那些記者緊追不捨,甚至當場跟發言人辯論、吵架。Fox News只是要這些對答,將之放在新聞哩,證明拜登政府答不出,他們就滿意了。(這是Fox News在最惡劣環境下,所爭取到的最好結果。)

 

 

 

 

 

 

 

 

我注意到白宮記者會,每一次只有Fox News記者問不同的問題,其他媒體不會跟進,不像過去川普時期記者會,一個記者問完,如果發言人答的不令人滿意,其他媒體記者會繼續跟進,圍攻。沒完沒了。而因為Fox News形單影隻,也只好問完就算,其他媒體也不會刊登他們問的問題,就當作沒發生。

昨天,沙琪的最後一天,一位站在後面的非洲記者Simon Ateba(Today News Africa)終於忍不住了,他大聲問:「你為什麼不叫我們後面、或旁邊的記者發問?過去15個月你沒有一次叫過我們。」沙琪最初不理他,後來他不停止,沙琪只好叫他「停止」,奇怪的是其他媒體的記者(好像極左的NPR記者Tamara Keith) 也呼喝他「停止」。

這事的不合理處是,過去每一個媒體被叫到時,都只限制每個人問兩個問題,但演變到近來,那些主流大媒體的記者會連續問五六個問題,沙琪都允許他們。這讓那些永遠不被叫到的媒體非常不滿。我這裏的資料來自於 (保守派的) 紐約郵報New York Post,他們就永遠不被叫到。

你見過這樣的記者會,每天只點名固定幾間媒體發問?

所以美國的「主流」媒體全部稱讚她是一個成功的,有效率的白宮發言人,這包括 Fox News 在內。這就是沙琪的策略。

(補註:不要被沙琪的笑容跟淡定欺騙,她本人非常的partisan,一直都在民主黨內做黨工。立場上也極左。出任發言人之前,她是CNN的客座評論員,現在下台之後會去更左的MSNBC做主持。今年二月俄羅斯出兵進攻烏克蘭時,拜登政府面對前所未有的信用危機,當時就決定讓沙琪,跟國防部發言人John Kirby柯比等人接受Fox News專訪,目的是爭取右派選民。在這之前,所有拜登政府官員都拒絕上Fox News的。結果沙琪只上了幾次就不再出現,可見她是多麼的不心甘情願。而柯比到現在還定期在Fox News出現。)

 

05/13/2022星期五

近來從烏克蘭傳來的都是好消息,烏克蘭軍隊成功防守了東北部一些據地,而且推向俄羅斯的防線,奪回一些小鎮,屢有戰果。昨天在烏克蘭第二大城市卡基夫Kharkiv,烏軍炸毀了一隊前進中的俄羅斯裝甲部隊,阻止其渡河邁向卡基夫。十幾架裝甲車被毀,散布在當地Donets River岸邊。消息證實,烏克蘭部隊已經控制了這條河流附近一帶廣大地區。

雖然俄羅斯部隊仍然在重新整合,企圖二度進軍,但是目前的環境讓部分居民可以回家,同時軍隊及志願人員可以帶食物給一些沒有逃走的居民。

前一天,英國情報機構報導,俄羅斯解散了對東部地區卡基夫長久的包圍,開始撤離。顯示俄羅斯已經認識到他們無力佔領這些地區。這是俄羅斯極大的挫敗。最初莫斯科希望佔領卡基夫,然後輸送邊界的俄羅斯居民進來,舉行假的民調讓當地居民「自決」,隨之融入俄羅斯。現在計畫明顯失敗。

在這裡,所有的成功故事背後,都是幾十幾百人的血淚與生命換來的。

昨天,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首次提到「完成」這一次特別任務的字眼,推測莫斯科有意結束這一次入侵行動,以免日後再大傷血。原本已經到手的南面的柯爾桑Kherson,到目前是雙方都玉石俱焚。俄羅斯計畫中的讓人民自決,也已經無望。

在被轟炸最嚴重的關鍵城市馬里幽波Mariupol,亞述鋼鐵廠Azovatal內仍有上千民士兵跟市民被困,最久的已經被困超過一個月。其中傷兵就有數百,有的斷手斷腳,傷口露骨,他們亟需醫療跟食物。但是俄羅斯在過去24小時就對這地方轟炸了38次,顯然還不想放手。也阻止傷者逃生。

昨日有報導,這鋼鐵廠中的一個隊長發出推特,要求馬斯克Elon Musk幫助他們逃出生天。「聽說你來自另一個星球,專門教導人們相信所有的不可能。我們的星球相鄰,現在在這裡幾乎無法生存」真的是一字一淚。而且他請求的是馬斯克,不是拜登,或是北約秘書長。他們也知道誰是官僚,誰是真心想做事的。

現在芬蘭已經積極提出申請要加入北約。過去俄羅斯用這做藉口,說是北約擴充導致他們必須採取軍事行動,(連教宗都相信了)。現在大家有眼見到,不是北約在擴充,是那些小國嚇怕了。芬蘭總統就說得很明白:我們為什麼要加入北約,普京應當自己照照鏡子。

 

05/13/2022星期五

當你以為拜登政府不可能比目前更失序時,他們又超越了自己。現在連嬰兒奶粉都嚴重缺貨。其實這問題二月時就發生,如何可以拖到現在還未解決?

二月時就發現美國最大一間奶粉工廠Abbott的奶粉可能造成兩名嬰兒死亡,該公司當即自動關閉了工廠。但是三個月了,政府(食品與藥物管理局FDA) 跟工廠方面都沒有任何答覆。到現在沒有證實那兩名嬰兒的死亡跟這工廠的奶粉有直接關係,但就放著全國幾千萬兒童不顧。

你可以問一下,一個政府怎麼可以在毫無替代計畫之前,將全國最大奶粉廠關閉?不過想一想,他們也是在完全沒有計畫之下,就匆忙自阿富汗撤軍了。這不是同一種笨蛋的做法?

這也是自拜登上台以來發生過的供應鏈斷裂事件之後,再一次顯示這個政府的官僚系統在面對緊急事件時,毫無應變能力。每一次有緊急事件發生,他們就措手不及:開始是汽油短缺,到處去買油。供應鏈斷裂,商店櫥櫃空空如也,拿不出辦法,就怪新冠肺炎,怪貨車司機,怪商人剝削。現在連奶粉櫃台都空了。居然三個月沒有行動。

首先,兩名嬰兒死亡的原因三個月都查不出來?這讓我想起來,魁北克一個男童的死亡,硬是要(毫無證據的)怪罪在草地上的除草劑herbicide,導致全世界禁止使用若干種的除草劑。這世界就是有這麼一群人要做到零死亡率,產生歇斯底里的反應。好像新冠肺炎,在這些人的心裡,就必須全面封城,讓大家都別吃飯。事後發現封城與不封城的後果幾乎是一樣的。而封城造成的受害者就同樣(或是更)嚴重。

而且,美國怎麼會造成目前一間工廠操控全國一半以上的奶粉生產?美國不是有反壟斷法嗎?此外每行每業的成本越來越重,大批生產可以節省資源,還有越來越高的保險支出,都是原因。這些都是長期沒有管制的後果。很多人輕視保險開支,這是讓今天百物騰貴的重要因素之一。而因為造成這現象的是律師行業的無規管,(動輒控告,索取天文數字的賠償,加上每一個步驟都因此要做到密不透風,都大大增加成本,甚至減慢效率),而各國的立法機構(國會議員)大半是律師出身,令到這行業今天跟媒體一樣腐爛。(這間奶粉公司為什麼立即關閉工廠?因為一旦被證明有責任,賺的錢還不夠賠的。那幾間除草劑公司全部預備了幾十億元的基金,在被控告時作為付出賠償之用。而一些律師就每天登廣告,爭取那些懷疑自己生病是跟除草劑有關的人,敦促他們索賠。這些都是社會上的蛆。)

據說到目前 FDA 在該工廠檢查了四百多種細菌,都無法證明與兩名嬰兒死亡有關。但工廠就繼續關閉。此外,美國還不能從歐洲即時進口,原因是勞工法保障本國工人的工作。這些都是政府的過份規管。

最後,越來越少婦女餵母乳,不僅浪費了這最純淨的天然資源,也影響嬰兒健康。但是社會風氣趨向爭取女權,這問題只會更嚴重下去。(只有少數婦女是真正有哺乳的困難。另有少數兒童必須靠嬰兒奶粉補充營養,這些是例外。)

最後說到政治問題,有南面海關人員向共和黨議員通風報信,說政府囤積了大批嬰兒奶粉在邊界機構,供應剛剛抵達的非法移民的嬰兒。當地的貨櫃滿滿都是貨源。與美國一般超市的嬰兒奶粉貨櫃空空如也形成強烈對比。明顯可見政府重視的先決問題在哪裡。(下面左圖是邊境貨櫃上的嬰兒奶粉囤貨,右圖是一般超市目前的貨櫃。)

 

 

 

 

 

 

 

 

05/12/2022星期四

美國全面興起文字獄,因為只是規定,沒有懲罰,或許很多人沒注意,但是這種淺移默化的運動,將在美國(及世界)文化引起嚴重的影響。

先是網上搜索引擎Google在四月底宣布,要用家在使用字眼時使用「包容性」字眼,舉例說,不要使用mankind (人類),而使用humankind。(這個字不是也有一個man在內嗎?)記得當加拿大總理杜魯多在2018年糾正一個女觀眾,叫她使用peoplekind時,全世界都笑他。現在變成Google要走的方向。

Google其他建議取消的字眼還有landlord房東,也因為有一個lord,好像只是指的男人。Google建議之後大家使用property owners(物業所有人)。警察policeman也不要用,換成police officer。Housewives換成spouses。連電腦的母盤motherboard,還有黑名單blacklist等字眼都建議換掉。

之後上星期,美聯社也更新了他們的文字手冊Stylebook,更是「跟上時代」。這手冊是針對媒體們的文字風格而設立。首先就提醒媒體以後談到懷孕時,不要同時使用「婦女」,而要關注到變性人,雙性人等等。

除了這些媒體,政府機構更在拜登指示下爭先恐後變更文字習慣。CDC國家疾病控制中心剛剛發布了包容性通訊指引,要大家不再使用「羞辱性」的字眼,這包括犯人inmate,prisoner,convict等等。他們建議的字眼是:persons in pre-trial,或是person on parole/probation。(正在等待審訊的人,或是正在假釋的人)。

CDC也建議不要再使用elderly (老人),而使用older adults (年紀較大的成人)。不要用drug abuse(毒癮) ,mental health(精神病患)這類字眼,或是非法移民/外國人等字眼,必須使用non-U.S.-born person (美國境外出生者)。

難怪美國的疾病控制做不好,都忙著去安撫一半以上的國民去了。(今天美國因為新冠肺炎死亡人數超過了一百萬,有人譴責拜登嗎?川普時代每死一個人,都說是他謀殺的。)

今天連整天在街上示威的Pro-Choice團體都發現,他們那個choice都有問題要換掉。事源那個Pro-Choice Caucus今天發表了一份有關墮胎的Do’s and Don’ts,(那些可做,哪些不可做)名單,裡面說Choice這個字有傷害性,並指示大家今後不要再用。原因是,不是所有墮胎的人都有選擇。所以可以注意未來幾天他們會更改組織名稱,連示威標語牌都要改。

 

05/12/2022星期四

拜登政府「諱疾忌醫」的毛病,讓美國病入膏肓。而且不管美國生了甚麼病,他開的藥方不僅跟病症無關,甚至好像故意要加重病人的病痛。好像面對目前最嚴重的通貨膨脹問題,財政部長耶倫 Janet Yellen (下圖) 星期二到參議院銀行委員會接受質詢時,卻強調目前必須先解決婦女墮胎權利,她說:「因為婦女如果被剝奪墮胎權利,讓她們決定甚麼時候可以生孩子,對美國經濟將產生嚴重損害,也讓女權倒退幾十年。…最終影響到勞工市場的參與。」

 

 

 

 

 

 

她又說:「多數墮胎的都是年輕的,特別多是低收入,黑人,她們或者沒有能力照顧孩子,如果繼續懷孕,就會影響她們接受教育及後來加入職場。」所以這又關乎種族平等。她是財政部長,但是她更關心墮胎問題。

(也奇怪,她居然多次使用婦女women這字眼,難道他知道woman的定義?)

之後代表加州的民主黨眾議員Katie Porter在MSNBC上面進一步解釋:「就因為通貨膨脹這樣厲害,人們更必須決定家裡應當有幾張口要吃飯,所以(墮胎)就更重要。」他們的邏輯真的很厲害。所以通脹這筆帳還是要算在共和黨身上。

這星期,美國勞工部發表了按月計算的通貨膨脹率,以及按年計算的通脹率8.3-8.5%,都是四十年來最高。拜登為了先發制人,(控制媒體的言論narratives),一大早就舉行記者會,先將通脹的責任都分攤給Covid,普京,跟共和黨,之後發表了下面這番言論:「記得你們在電視上見到的長長的隊伍等著只是買一箱食物?我們怎麼忘得那麼快?國民在受傷害,而那些NAGA群眾卻怎麼想?(他們說)忘掉它,忘掉它。我的上帝,這裡是美利堅眾合國!那種讓人排隊一小時,或是一小時半才買到一箱食物,簡直不可相信。」

他說這番話時簡直是血脈噴張,覺得自己有理得很。但是你記得在川普時代有這種事嗎?曾發生排隊幾小時買一箱食物的事?川普時代美國的經濟成長率是十多年來最健康,(只在Covid之後才緊縮)。他做到失業率是五十年來最低,黑人及女性失業率是歷史最低。能源自給自足,沒有供應鏈斷裂問題,更沒有通脹問題,他下台時通脹只是1.36%。如果你忘記了,可以重溫我寫的:我為什麼支持川普2,證明我不是好像拜登一樣空口說白話。)

目前的物價高漲都與能源價格高漲有關,但是今天,他的政府卻取消了阿拉斯加的石油及天然氣開採執照。同時取消的還有墨西哥灣的兩份執照。這些地區都是石油蘊藏最豐富的地區。記得過去一年,能源價格節節上升時,他跟沙琪都一再指責石油公司「放著七千份執照,不去開採」嗎?事實是誰都知道,拜登一上台就用各種方法阻止美國石油公司開採石油,逼得大家去跟一些用更「骯髒」方式開採石油的獨裁國家買石油。

俄羅斯會用更環保的方式開採石油嗎?還有伊朗,委內瑞拉…?

這讓人想起耶倫,她在去年三月剛剛上台時就在一項政策報告中指出:「氣候變化是美國經濟制度健康成長最嚴重的威脅。」所以她保證:美國會使用嚴格監管(華爾街的行為),阻止(氣候變化)製造的傷害。她是財政部長,但總是用全力去打擊社會問題,你說美國的經濟會健康?

 

05/11/2022星期三

美國的通貨膨脹如此嚴重,低收入家庭每個月憑空多了超過一成的開支,加上全國犯罪率高得驚人,影響每一個人的安全,拜登知道民主黨在十一月的中期選舉會遭遇空前慘敗,而他們持續了幾年的「打擊川普」運動似乎沒有奏效,現在改變策略,也就是升高打擊目標,要共和黨分裂。

拜登昨天在白宮的記者會中,將通貨膨脹的責任除了歸咎於Covid-19,普京發動的戰爭之外,還歸咎共和黨,他這樣說:

「我知道你們都很氣憤,我了解,我都聞到這(憤怒),因為高物價,因為國會的無能為力,…不過,有那個極端MAGA共和黨人,他們就希望你們憤怒,為進步的腳步太慢而憤怒,因為他們在盡一切努力拖慢(進步),這樣你們就會將權力交給他們…這樣他們就可以實施極端政策。」

拜登強調:「我從未預料到,一小撮ultra-MAGA 會奪占了共和黨,…(目前的共和黨)已經不是你父親時期的共和黨,這是極端MAGA共和黨。他們一上台就會向全美七千萬人,年收入不足十萬的家庭加稅。」雖然這句話是無中生有,連華盛頓郵報當場就給了他三個(說謊的)大鼻子。

這個「極端MAGA共和黨」ultra-MAGA Republicans的名詞,拜登已經用了好幾天。指的就是擁護川普的共和黨人。上週當最高法院一分意見草案被洩露時,拜登就這樣攻擊共和黨,說都是因為川普支持者的極端路線。

最初聽他這樣說只是覺得他是加大威力攻擊共和黨,後來聽多了,明白他是在分化,讓共和黨內少數不滿川普的人因此跟川普劃清界線。讓共和黨內(一向存在的)溫和派跟「極端路線的」共和黨劃清界線。

現在民主黨內採取這talking point的人越來越多。眾議院議長佩洛西星期一在邁亞米一項氣候會議中這樣說:「我們不必一定擊敗他們(共和黨),我們可以說服他們。我希望共和黨收復他們的黨,好像過去尊重女性選擇權利的黨,注重環境的黨。…我們希望有一個強大的共和黨,不希望一個cult (個人崇拜) 控制的黨。」「共和黨在歷史上對美國貢獻很大,只是現在被一個cult奪占了。」

民主黨最厲害就是將自己做的錯事通通抹在對方身上。說極端extreme,沒有一個政黨極端過現在的民主黨:打開邊界讓所有人進來,立即給予福利;打倒警察,把犯人都放出來;自己停止採石油,反而向所有極權國家買汽油;把男人變女人,女人變男人,鼓吹男人生孩子…說到cult,民主黨才是被一小撮要推翻美國傳統價值觀的人奪佔。今天的民主黨才是跟傳統民主黨對比面目全非。

 

05/11/2022星期三

 

我們說了很久了,拜登的兒子因為隱瞞為外國政府做事,隱瞞這方面的非法收入而逃稅,很快就會被起訴。說了這麼久卻一點聲息都沒有。現在有消息說,好萊塢有一位有錢的製作人,兼律師為他付了兩百萬元的欠稅,因此他的「罪刑」有可能大大減輕,拜登政敵期望的「亨特被起訴」事件有可能就平淡收場。

據說這位製片人及律師是Kevin Morris,他是靠著幫賺錢的電視劇South Park做律師而發達,(律師真的很會幫自己想法子賺錢),之後自己開始做製片,據說他目前正在為亨特拜登拍一部紀錄片,相信又是幫他塗脂抹粉的片子。人們給他取了外號,說他是亨特拜登的Sugar Brother,因為兩人年紀差不多,他只比52歲的亨特大六歲,做Sugar Daddy不夠年老。

據說他還曾經為亨特獻計,安排及教導他如何將他畫的畫出售給有錢人。現在那些親民主黨的媒體,包括紐約時報,CBS的60 Minutes都在樂觀報導,因為Morris付了亨特的欠稅,他的法律麻煩減輕了很多。甚至指出,連拜登本人都可以避過被審計。(我在過去幾個禮拜報導過,亨特拜登的經濟狀況跟他父親緊密相連,如果他有不軌之處,拜登也脫不了關係。)

據說Morris不僅幫他付逃稅的兩百萬元,還幫亨特支付他目前住在加州馬里布的大房子的租金,每個月兩萬元。(難怪他怎麼向外國政府搜刮,錢都不夠用。)

一個吸毒幾十年,從來沒有正經上過一天班的人,只靠著父親的名位十多年來賺了上千萬元,還欠得滿身債。現在仍然可以靠周圍的人供養他。下面只是兩張他在馬里布房子的相片。難怪拜登說亨特是他一生見過最聰明的人。

 

 

 

 

 

 

 

 

有這種兩肋插刀的朋友是川普一家人做夢都羨慕的。因為今天沒有人敢做川普的朋友,即使像馬斯克 Elon Musk 這樣的巨富,為川普說幾句話都會被圍剿。誰還敢。美國這號稱世界最民主的國家,不僅沒有公正的媒體,也沒有公正的司法。

 

05/10/2022星期二

美國主媒鐵著心腸完全不報導南面疆界的非法難民事件。除了每一天有七八千人闖關之外,每一個月至少有幾十人死於橫渡邊界河流時,或是因為中暑,脫水症死亡,這些都是極大的人道事件,但都不見於美國的媒體。這是美國媒體極端腐敗又一事例。

上個月一個德州警衛軍National Guard為了拯救兩名偷渡者,不幸自己溺斃。死者還是一名年輕黑人男子,卻也不見主流媒體報導。因為這件事才知道每個月都有至少一二十名偷渡者溺斃,其中很多屍體都不知所蹤。要知道這名警衛軍的屍體是經過當地警方日夜搜尋,花了四天才找到的。

對比川普時代,因為海關人員暫時將偷渡者「關」在大籠子哩,就被媒體修理了整整四年,說他極不人道,甚至要將他控告到國際法庭。殊不知那些鐵籠子還是奧巴馬時代建造的。至少那時候給他們吃的,穿的,還有老師保母照顧那些偷渡者的孩子。現在一個月死幾十人,媒體完全沒有興趣了。(下:成功闖關者坐上邊界巡邏警察的車,前往登記及接受檢查。)

 

 

 

 

 

 

 

所以有這麼多偷渡者死亡,很多是因為人蛇拿了錢之後不顧而去。上個月在亞利桑那州邊界,一個31歲的墨西哥女子倒掛在邊界圍牆上死去。剛剛公布的驗屍報告說,她是在爬圍牆時被自己的攀爬繩子纏住脖子而窒息,留下兩個年幼孩子。死者的表姊妹說,她是付了錢給人蛇的,卻也有這樣的下場。

而上星期(本月二日),兩兄弟在跟家人一起橫渡德州邊界河流Rio Grande時溺斃了,警方到現在只找到其中一具屍體。這兩個七歲跟九歲的男孩是中途被水流沖走。據說他們來自非洲安哥拉。警方除了致力尋找之外,還照會墨西哥邊界警察,要他們一起尋找。而警方在搜尋這兩兄弟的屍體時,還發現了一具成人屍體,還不知道是甚麼時候溺斃的!

如果這些事件都是在川普時代發生,你可以想像全部都會是大新聞。美國的媒體行業已經腐爛到生蛆了。

 

05/10/2022星期二

過去幾天美國的左傾團體在全國各地舉行示威(到目前仍然進行中),抗議一份被人洩露的最高法院大法官的「意見草案」內容,擔心美國行之有年的合法墮胎會因此被推翻。遭到抗議的目標包括一些天主教堂,以及六位保守派大法官的住所,另外在威斯康辛州,一間反墮胎(支持生命)組織的總部被丟了燃燒彈,局部燒毀。牆上留下大字:你們不讓墮胎安全,我們也不讓你們安全。

這些團體在網上號召大家到天主教堂跟大法官家門外示威,還公布了這些大法官家的地址。這種行為都是違法的,但是聯邦司法部到現在沒有出面阻止。示威者日日夜夜在他們住宅前叫口號,晚上還有點蠟燭通宵抗議。其中數名大法官家裡還有嬰兒及幼兒,被迫暫時遷離以保安全。(下:住宅區大法官家門前的示威。)

 

 

 

 

 

 

 

一個新奇的現象,他們的口號不再爭取「婦女墮胎權利」,因為這一夥前進份子已經不再相信只有女人才會懷孕生孩子,他們心目中還有變性男人,雙性者等等。所以口號改了:Repro Freedom for All,就是說為每一個人爭取reproduction (繁殖)自由。這些左派的花樣真是多。

其他口號還有:Abort the court!Shut it down!意思是要廢除最高法院,關閉法院。這些都是違反憲法(三權分立)的做法,在過去幾乎是完全不可以容忍的行為,但是今天都被美國左派振振有詞地提出來了。這是要毀滅美國的民主。

美國主媒每天的報導都集中在墮胎權利將會大大受限,甚至被終止。但是在這資訊滿天飛的時代,有多少是事實?我是在HBO清談節目Bill Maher 那裏得到幾樣從來沒聽過的(新聞/資訊)。他說,有多少人知道,今天美國的墮胎法比歐洲各國都要寬鬆?原來歐洲那麼多所謂更自由的國家,墮胎並非完全合法的。以德國為例,只有懷孕14個星期之內的孕婦,並且提出適當的理由(包括:對孕婦及胎兒生命有危險,被強姦,精神病等),而且要經過諮詢(心理輔導)之後才能合法墮胎。在法國,同樣也只有懷孕14個星期之內的墮胎才合法,超過14個星期,就必須有兩名醫生證明,繼續懷孕會對母親或是嬰兒健康造成傷害,或是精神病理由才能墮胎。以更為自由的瑞典為例,也是直到1974年新法通過後,允許婦女自由選擇墮胎,但也限於懷孕18個星期之內。如果懷孕超過18個星期也算違法。

但是今天在美國,有十個民主黨的州都給予婦女近乎完全的墮胎權利,只是限制稍有不同。加州允許懷孕24星期內都可以自由墮胎(由政府付錢),超過24星期的才需要其他條件(例如對孕婦及胎兒生命有危險)。另外如紐約州,孕婦可以在任何時間墮胎,即使是生產前一刻鐘。那不是墮胎,那是謀殺嬰兒。但是這些示威者就是爭取好像紐約州一樣的完全的自由。

目前在刑事法中,殺害孕婦是一屍兩命,為什麼母親跟醫生就可以合法謀殺胎兒?

這一次引起爭議的案子就是密西西比州要設限,限制孕婦在懷孕15星期之內才能合法墮胎,引起了全美自由派抗議這「共和黨州不人道的限制」。

聽到很多主媒說:如果墮胎權利推翻了,至少有26個(共和黨的)州會讓墮胎非法,屆時懷孕者(birthing people)就要旅行一千里去允許墮胎的地方打胎。這都是欺騙讀者跟觀眾。首先這些保守派的州未必面面禁止墮胎,其次,目前的墮胎很多都不必到醫院動手術,而可以使用藥物。如果婦女真的愛惜自己的身體,不應當隨便懷孕,然後將墮胎當作是治感冒。

 

05/09/2022星期一

今天是五月九日,是俄羅斯紀念二戰勝利的大日子。西方已經預報了好幾個星期,說這是普京炫耀他在烏克蘭戰果的日子,但是他今天毫無可以炫耀的地方。他沒有在烏克蘭取得一吋土地。他唯一能做的是要國民「繼續為祖國的生存而戰,阻止可怕的全球戰爭。」沒有說這一場戰爭是他一個人發動的。

俄羅斯展示了他們的先進武器:飛彈,坦克,以及整齊的閱兵儀式,但是預定的空軍噴射機表演卻臨時取消了,公開的理由是氣候影響。事實是今天莫斯科是大晴天。有人猜測是昨天的預演發現,用來表演的米格29經過烏克蘭戰事,有多架出現維修問題,不適宜飛行。

普京的講話,提到目前進行的一場戰事是俄羅斯的一場「防禦性戰事」,是為了對抗北約支持的攻擊(俄羅斯領土)行動的必要戰爭,是必要的,及時的,甚至是二戰後的持續性戰爭。但是欠缺的是激勵人心的戰嚎,完全沒有提到烏克蘭,更沒有提到這場戰事還會持續多久,反而是承認了俄羅斯承受了慘重的損傷。他說:每一個士兵的死亡,都是令人傷痛的。據說國防部鼓勵士兵家屬攜帶死者的相片出席。現場還為死傷者靜默一分鐘。

 

 

 

 

 

 

 

這不是一場慶祝勝利的儀式,與莫斯科預計的完全不一樣。過去那麼多年,普京將五月九日這項儀式搞得一年比一年更大規模,相當於國慶日加軍事勝利的綜合。但是看昨天的「慶典」以及普京的狀態,莫斯科毫無慶祝的心情。上個月,北約已經估計俄軍在烏克蘭戰死了一萬五千士兵。據烏克蘭到上星期的估計,這數字高達兩萬四千以上。這包括12位將軍,40位上校。此外烏克蘭摧毀了超過一千輛坦克,兩千多輛裝甲車,將近兩百架戰鬥機,155架軍用直升機,十艘軍艦跟戰船…

更大的刺激是,烏克蘭總統澤蘭斯基星期日應邀(視像)出席G7會議,而普京是在侵佔克里米亞之後,被這G8會議踢出局的。近日來西方元首一個個排著隊到基輔,都以跟澤蘭斯基見面當作是光榮紀錄。不管普京多麼嘴硬,製造多少假新聞,他心裡有數,自己是多麼失敗,多麼孤立。

XXX

為了在五月九日能夠拿出成績,俄軍幾乎將馬里幽波這關鍵城市炸平了。但是都沒能夠拿下。據說那座被炸毀的鋼鐵工廠地下仍有兩千士兵死守。表面上被俄軍奪佔超過六個星期的南方城市柯爾桑Kherson,居民仍然沒有臣服,仍然每天找機會抗議。東北的卡基夫也是屢攻不下。

我在這裡說過多次,烏克蘭人的堅韌精神不論是現代或是歷史上都是舉世無匹的,特別是對比傾向「自掃門前雪」的中國人。但是有朋友提醒我,我們也有過類似的英雄,這包括抗戰前期,七七事變之後,四百多國軍誓死保衛上海四行倉庫,以阻止日本人攻佔破壞的事蹟。那一支部隊由陸軍中校謝晉元領導,他當時是這樣告訴部屬的:「我們接到的命令是死守四行倉庫,這裡就是我們四百多人的墳墓,我們都要戰死在這裡。只要有一個人在,就要堅守到最後。」幸好他們到最後只死了十多人,其他的在英軍掩護下,進入英租界。他們的精神跟今天的烏克蘭人民很像,不同的是我們只是一支部隊,而且只是死守了五天,而烏克蘭則是全國皆兵,並已經死守兩個多月。

上面這一段歷史還沒有被忘記,在網上維基百科有詳細的紀載(索引是:四行倉庫,或是「八百壯士」。)

 

05/07/2022星期六

烏克蘭戰爭已經打了七十多天,俄羅斯的十幾萬大軍到現在沒有穩定的奪取任何一個地區(城鎮)。俄軍盡全力要奪取的馬里幽波Mariupol,已經將全城炸成廢墟,但是居民跟士兵還是死守。幾千人躲避的鋼鐵工廠也是一再被炸,據稱幾百難民(餓)死在其中,仍然沒有人投降。烏克蘭國防部報導,俄羅斯剛剛派了兩百多高級軍官到馬里幽波,監督這裡的戰事,似乎一定要取得這裡,作為星期一(五月九日) 莫斯科紀念二戰勝利大遊行的戰果。可以預料這兩天那裏的戰事會更激烈。

記得兩個多月前,俄羅斯聚集了17萬大軍在烏克蘭東部及北部,那時候所有軍事專家都預料烏克蘭幾天內就會「淪陷」。現在,烏克蘭人用血肉死守,俄羅斯除了將烏克蘭炸毀,拿不出任何實質戰果。前幾個星期,西方官員還很怕俄羅斯「打輸」,因為擔心普京會惱羞成怒,發動核子戰爭。最近幾天這種聲音小了。美國官員開始談論要幫助烏克蘭「戰勝」,希望這些官員能夠拿出實際行動,不要只是空口說白話。

烏克蘭這民族的堅韌是沒有一個國家比得上的,即使是歷史上都少見。何曾見過一個國家的人民為了保衛自己的國土,凡是拿得動步槍的都負起了保護家園的責任。見不到逃兵,也見不到棄械投降的。最近見到好些臨時醫院中的傷兵接受西方記者訪問。有的失去手臂,有的一隻眼瞎了,但是都說等身體痊癒會立即再上戰場。

今天見到一則新聞,一位大學教授每天作戰的同時,仍然不忘授課。這位教授Fedir Shandor全副武裝在戰壕裡,身邊一把AK-130步槍,正在利用手機授課。他說「我們也是為一個國家的教育而戰,如果我不繼續授課,是極大罪惡。」他說,戰爭一開始他就加入軍隊,七十多天沒一天停止。但是每個星期一跟星期二早上八點鐘,他就開始講課,也沒有耽誤過一天。他說一早上課,大家還有剩下的一天做其他的事(打仗)。

這大學Uzhhorod國立大學,沒透露其他消息,只說Fedir Shandor是在烏克蘭東部的戰場作戰。這張相片據說是他的同僚拍的,之後放上網被廣為流傳。

 

 

 

 

 

 

 

相對的,俄羅斯有最先進的武器,又有幾十萬大軍,但是兩個多月來,在在顯示了俄軍供應鏈的嚴重缺陷。十幾萬大軍居然出現汽油及糧食都中斷的現象,士兵還都生凍瘡,迫使他們放棄了對首都基輔的包圍跟進攻。他們的戰艦,連一個小島都攻不下。記得戰爭剛開始,蛇島Snake Island十幾個烏克蘭士兵,在面臨俄羅斯戰艦攻擊及喊話時,居然回話叫俄軍去Fxxk他們自己?結果他們全部被俘,但也沒有投降。當時大家以為他們必死無疑。結果他們後來在交換俘虜時全部安全獲釋,並已經接受澤蘭斯基的授勳。這就是烏克蘭人。他們寧死不投降。

過去幾個星期我們見到俄羅斯做下多少違反人道的戰爭罪行:轟炸醫院跟學校,轟炸難民聚集的社區中心,連屋頂上寫著「兒童」大字的建築都不放過。他們不遵守信約,轟炸難民的隊伍。包圍城市斷水斷電斷糧,企圖讓居民都餓死。曾經被他們侵占的地區,好像基輔的外圍城市Bucha等地,不僅發現十幾個亂葬崗,更發現街頭到處是被處死的居民,一條街上就有十幾個屍體,有些雙手被綑綁在身後,有些面部中彈(行刑式處死)。更有不少在自家後院被擊斃,或是強姦後處死的女子的屍體。最近為了阻止西方輸運武器給烏克蘭,甚至轟炸鐵路跟火車站。西方國家已經限制自己只敢供應防禦武器,俄羅斯連這都不允許。這擺明了是要烏克蘭人雙手綑綁在身後任憑你們處置。

由於烏克蘭人的堅持,他們除了已將收復北面的所有失地,過去幾天在東部地區又頻頻傳出好消息。烏克蘭部隊一方面阻止了俄羅斯部隊的前進,甚至有望收復已經被俄羅斯佔領的部分地區,好像卡基夫Kharkiv地區的一些村鎮。俄羅斯出動大批坦克,裝甲車企圖包圍一些村鎮,但不是被擊退,就是無法前進。昨天再傳出,俄羅斯最先進的T-90M坦克車隊,都遭遇烏克蘭抵抗,開始有了嚴重傷損。俄羅斯在四月底出動這嶄新的坦克車隊T-90M Proryv到烏克蘭東部地區,這批大約20輛坦克是這一類別最先進的,作戰效率最高的。但是到目前已經被烏克蘭成功阻截,其中一輛已被炸毀。

根據烏克蘭官方統計,到本月四日,俄羅斯損失了超過一千輛坦克,兩萬四千多士兵,包括死亡及投降,(見下面圖表,右圖是一名烏克蘭記者,站在一輛被擊毀的俄羅斯T-90M坦克車前面)。

 

 

 

 

 

 

不過烏克蘭的每一步勝利,都是用國民及士兵的血汗換來。每一次小小勝利,都是用幾十,幾百國民的生命換來。

 

05/06/2022星期五

白宮新聞官沙琪Jen Psaki即將離職,新的接班人是44歲的現任副新聞官香皮耶Karine Jean-Pierre,她是紐約長大的海地人,所以拜登很驕傲的說她既是女人又是黑人。不只如此還將是第一位女同性戀的發言人。這些都是今天最時髦的,最政治正確的標籤。你有再多的學位都比不上。

不過也有不正確的地方,她的伴侶是CNN的女記者Suzanne Malveaux蘇珊梅寶,這樣說她面對相當明確的利益衝突。就像幾個月前被CNN開除的節目主持Chris Cuomo,他就因為經常在節目中訪問自己的哥哥,紐約州長Andrew Cuomo被CNN開除。(下左,白宮發言人沙琪昨天跟Karine Jean-Pierre一起露面,右圖,香皮耶跟長期伴侶,CNN的蘇珊梅寶。)

 

 

 

 

 

 

 

香皮耶跟梅寶同居多年,兩人還有一個七歲大的女兒。CNN到現在沒有回答媒體詢問只是說梅寶不會採訪白宮新聞。

沙琪本身也有利益衝突的問題,她在還未離職就跟(極端左傾的)MSNBC談好條件,將到這間新聞台主持節目。MSNBC跟CNN都一樣,全力擁護民主黨的政策,跟幾乎所有的民主黨候選人,同時24/7攻擊川普。

當然,除了女性,黑人,同性戀之外,還必須左傾。同樣女性黑人同性戀的保守派不是沒有,甚至也不少,但就別想出頭。香皮耶過去的履歷是集左傾團體的大成,曾經是極左網頁moveon.org的發言人,也在哥倫比亞大學授課,做過副總統卡美拉的幕僚長等等。她說很多時都會被問到一個海地背景的女人,如何有今天的成就,她就回答「跟隨你的夢想,你的信念,…」這些只對左派有用,如果你的理念不是極端左傾,你會一路荊棘。

就像沙琪,過去一年多,她幫忙民主黨說謊,幫忙拜登說謊,掩飾,但是99%的記者都讓她輕易過關。不知道有多人會拿她的記者會,跟川普時代的Sean Spicer,Sarah Sanders,Kayleigh McEnany相比,他們哪一天不是被媒體集體質問,辯論,甚至在新聞中諷刺,修理?他們下台後被華府所有機構拒絕聘請,即使有幾位被川普任命做政府機構顧問,最近也被拜登點名要開除。更不會被大學請去授課。

 

05/05/2022星期四

教宗方濟各在一項今日公開的訪問中做出驚人之語,他說俄羅斯入侵烏克蘭,是因為北約組織NATO在俄羅斯的門口狂吠,才造成的。他對義大利的訪問者說:我不知道(普京的)憤怒是否因為受到挑釁,不過應當總是有關聯。

方濟各左傾是明確事實,(左傾的教宗是否oxymoron?)但是他都應該至少保持中立。任何人了解過去十幾年的俄羅斯的行為都會知道狂犬的不是北約組織,而是普京。他在2008年割去了喬治亞兩塊大肥肉,2014年又拿去了烏克蘭的龐大的克里米亞半島,因為這樣烏克蘭才積極申請加入北約。怎麼能說是北約的擴張主義(狂吠)是造成俄羅斯再度進攻烏克蘭的「理由」?

再說,烏克蘭申請加入北約多年,被接受了嗎?北約拖拖拉拉,加上德國出面(法國打邊鼓)硬是拒絕了,這叫做狂吠?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後,澤蘭斯基再提出要加入歐盟EU,歐盟各國非常同情,答應快速批准,也是全部依照程序。這些都不是歐洲國家的主動。一向主張人道主義的天主教廷,和教宗方濟各不應當本末倒置。

教宗似乎對於西方國家供應烏克蘭大批武器感到關切。我也反對拜登每天加碼,提供億元計的新式武器。肥了兵工廠。這是因為(我前面說過好幾次的)拜登不肯一次過幫助烏克蘭打勝仗,以避免普京發動核子戰爭。才這樣細水長流的供應防禦性武器,連攻擊性武器都不肯給。普京每次打敗仗就威脅要動用核子武器,上星期還叫囂了一次。這些方濟各了解嗎?如果西方國家連這些防禦性武器都不供應,烏克蘭已經被俄羅斯併吞了,難道這是方濟各認為的「應該結果」。

方濟各跟很多極端左傾的人道主義者有一個通病,就是不惜一切要避免戰爭,對好戰者綏靖。這樣的後果就是用小國做祭品。

方濟各在同一個訪問中說,他在三月中就要求見普京,以「尋求終止烏克蘭戰爭」,但是一個多月了都沒有回應。所以他說出「北約狂吠」的話來。難道希望這樣可以換取普京的好感,願意見他?這就太軟骨頭了。烏克蘭人的生命就要葬送在你手中。烏克蘭戰爭能拖到今天,靠的全是烏克蘭人的勇敢,犧牲,不怕死。教宗見到烏克蘭全境被炸成的一片廢墟,街頭被處死的無辜市民的屍體,難道沒有話說?何況西方供應的武器根本比不上俄羅斯的坦克飛彈跟戰艦,教宗應當打氣,而不是扯後腿。

據說過去幾位教宗數十年來都在爭取訪問莫斯科,以求跟俄羅斯正教教會建立關係,都沒有獲得莫斯科回應。這是熱臉去貼冷屁股。天主教廷甚麼時候才會睡醒覺,知道你們根本是共產黨(共產主義)的死敵?

 

05/05/2022星期四

民主黨跟左派加大了聲浪,不僅在全國各地跟華府最高法院前示威,現在更號召他們的支持者在本月11日到五位保守派大法官家門前去包圍,示威。甚至在網上公布了這五位大法官,加上首席大法官John Roberts的地址(嚴格說來這是非法行為)。警方目前在華府各地,以及六位大法官住所周圍,都已經加強警力。(下:五位保守派大法官成為示威者的箭靶。)

 

 

 

 

 

 

 

這個自稱是Ruth Sent Us的組織在網頁上說:「最高法院6-3極端分子慣例的做出傷害女性,種族少數,LGBTQ+以及移民權益的裁決,所以我們要rise up揭竿而起,用種種不同策略強迫他們作出交代。」

不只是這些左派團體做出行動,帶頭的是拜登。他昨天在白宮就政府赤字發表談話時,被問及此事時這樣說:「…現在你們可以隨時改變法律,到時候LGBT孩子不能跟其他孩子一起上課?那是否也變成可以了?」之後記者說,共和黨關切有人非法洩露這文件的行為,他這樣說「這(意見草案)不只關乎墮胎,…MAGA crowd現在是美國近代歷史上最極端的政治組織。」

他的一段話裡存在無數的錯誤、謊言不說,他還將所有川普支持者MAGA crowd 都歸類成極端分子。他提了三四次的MAGA agenda,MAGA crowd,這是點名譴責全國一半國民,不是作為一個國家元首應當說的話。(他上台之後不是多次強調,他要做全國人民的總統?現在明顯要放棄那一半國民?)

所以看得出,他不是在討論婦女跟墮胎權利,他是在為十一月的中期選舉造勢。我們都知道MAGA代表Make America Great Again,MAGA Crowd指的是「支持MAGA的人」,這不是一個等號就打死所有川普支持者?記得2016年大選時,希拉里說過的:可以把半數川普支持者放在一個籃子裡:那些種族歧視者,歧視女人的大男人,同性戀恐懼症者…等等等。

而且允許墮胎到目前都不是美國的法律,只是1973年的最高法院裁決,所以拜登不能說最高法院在「修改」法律。這份意見草案反而是建議,讓國會制定一項永久的法律,以及正式分劃聯邦與州的權限。目前就是因為各州各自立法,所以才會造成互相控訴,鬧到最高法院。

還有那個副總統卡美拉也第一時間非常憤怒的發表談話。這位對於多數問題都詞不達意的她,突然間血脈噴張,連續說了三四個How dare they:How dare they告訴一個女人怎麼對待自己的身體?How dare they阻止她為自己的前途做決定?How dare they否定女人的權利跟自由?How dare they?

可以想見這是他們極端熱衷的話題。不過很多人質疑怎麼搞的現在左派都知道「女人」是甚麼意思了?他們不是說過必須是biologist生物學家才知道甚麼是女人?他們最近不是灌輸我們男人也可以生孩子?(Apple手機剛剛才推出男人大肚子的emoji?)他們不是說不要再用「懷孕母親」這樣的字眼,要說birthing people?

各媒體紛紛發表美國多數國民都支持墮胎合法,或是維持現狀,這是事實。但是最高法院的意見草案不是要全面推翻這現實,而是要「由民選議員」確卻制定一條永久性法律,而非依靠一項字眼含糊的裁決,造成目前的混亂。另外,民調時如果你問是否每一個人都同意可以在懷孕後二十多個星期,甚至生產前都墮胎時,大家的意見又會不同,這也是媒體避免告訴大家的。

(註:前面說的Ruth Sent Me那個組織中的Ruth,指的是2020年九月去世的大法官金斯堡Ruth Bader Ginsburg,她也是堅決支持墮胎權利的自由派大法官。不過要知道,金斯堡生前也表示過,1973年的裁決在法律上文字薄弱,很難站得住腳。

另外,卡美拉的How dare they演說,被很多人發現是抄襲瑞典環保女孩Greta Thunberg在2019年在聯合國的演說,她就是一再用How dare you…指責世人不懂環保。所以連卡美拉的憤怒,都被認為是假扮出來的表演。事實是到目前,很多左派的憤怒反應都非常做作,包括美國參議員Elizabeth Warren,加拿大杜魯多總理等,都有過分誇張的表情。

值得提醒大家,去年九月當媒體製造新聞,說德州警察用馬鞭抽打海地難民時,拜登跟卡美拉也是第一時間出來憤怒指責,說是黑奴時代作風再現,拜登甚至說要這些警察負責。鬧得風風雨雨。後來他們被迫下令調查,六個多月了不發表調查報告。上個月偷偷發表報告說那些馬鞭只是操控馬匹,所有警察沒有做錯事,但是就是不肯公開公布調查結果,更不要說叫他們向那些警察道歉。)

 

05/04/2022星期三

美國民主黨越來越荒誕,這裡再給你一個例子。

奧勒岡州民主黨政府去年底通過一項Menstrual Dignity Act (月經尊嚴法),說美國有五分之一的「經期者」負擔不起衛生棉,四分之一的學生因此誤了上學,所以該州所有公立學校,包括大學都要在廁所內安置免費的衛生棉供應機。但是為了對同性戀社區,變性學生都照顧到,該州還有一項法律是Menstrual Equity (月經平等法),所以這衛生棉必須在男生廁所,甚至雙性廁所都安置。

這個州政府的教育廳在上個月發表通告,說「為了確保變性學生,雙性學生intersex,非二元性別nonbinary,以及雙靈性two-spirit學生的權利,減輕他們受到負面注意,甚至受到傷害,所以所有廁所都必須有衛生棉供應機。」你說這是不是走火入魔。

根據這個州政府的指引,還指示各學校不要再使用「女孩」girls這字眼,要使用menstruating students (有月經的學生)。還告訴老師這樣解釋:說「有子宮跟卵巢的人someone(不是girls),可能會開始月經。」還說不可以再使用「女性衛生產品female hygiene products」這樣的字眼。

這是很可笑,但是奧勒岡不是第一個這樣發神經的州,另一個民主黨的伊利諾州事實是已經試行過,結果那些男學生拿著「免費」衛生棉當作惡作劇的工具,他們將衛生棉到處張貼,甚至搞到抽水馬桶都堵塞了。而且這東西不便宜,每一個機器四百元,還要每天補充新貨品。

奧勒岡州的作法對於美國民主黨一點都不出奇。拜登任命的最新一名大法官Ketanji Brown Jackson在參議院接受提名聽證時說,她因為不是生物學家,所以她不能為「女人woman」下定義。另外在拜登政府很多部門的文件中,已經將「懷孕母親」的名稱取消了,全部改做是birthing person生孩子的人。

只要老百姓不起身反對,這樣的瘋狂就會被接受,變做是正常。

 

05/03/2022星期二

今天有13個州舉行黨內提名初選,不過只有一個州最引人注目,因為川普在三個多星期前才在俄亥俄州Ohio的六名參議員候選人中,表明支持其中一名候選人范思J. D. Vance,而他當時排名第四,支持度不到一成。所以很多人說川普是在賭博。他勝算機會不大,何苦將賭注放在他身上?

但是今晚范思贏了。他在川普表明支持之後,支持度節節上升,今天以超過32%的選票,領先第二位的Josh Mandel。Mandel得票率僅24%。范思獲得川普支持本身就很具爭議性,因為他過去曾經嚴厲批評川普,後來才歸隊,而且他被很多共和黨人認為立場不夠保守。但是川普全力幫他拉票,一周前還在當地舉行造勢大會。結果他贏了。不僅如此,川普在這個州一共支持endorse十四位候選人,幫他們拉票,今晚他們全部都勝出,(其中還有一位未成定數,不過也已經領先。)這再度證實了川普在這一州的分量。

 

 

 

 

 

 

 

 

不過川普在最後一刻支持范思,是否引起黨內分裂?好像原來的第二,第三位候選人是否會心中不平?其實Mandel也是川普的粉絲,支持川普政策,但是川普拉拔第四位的候選人來打擊他,是否公平?雖然俄亥俄州目前是紅色州,上次大選川普在這裡的得票率超過拜登8%,但是如果共和黨不團結,這領先幅度就很難保證。

范思今晚的勝利,讓川普支持者鬆了一口氣。不過還有幾個州未必就這樣容易,本月底將舉行初選的喬治亞州,將是川普一大考驗。川普在這裡支持七名候選人,包括州長候選人普渡David Purdue。上次選舉普渡競選參議員落敗給民主黨。川普現在提名他出馬對抗現任州長坎普Brian Kemp。坎普也是共和黨,而且在該州聲望頗高。川普只因為上次大選,坎普沒有幫助他查驗是否民主黨作弊,就含怨到現在。要在黨內將他打垮。這是黨內團結的大忌。何況到現在,普度跟坎普的差距仍然非常大,幾乎無望勝出。加上兩人相鬥必然影響正式選舉時的團結,如何勝出。何況民主黨那邊極有可能又是Stacey Abrams出馬。她上次只以極小差距輸給坎普,(她到現在還沒有認輸),而且上次大選後,她在民主黨內聲望直升,是一個強勢候選人。共和黨即使團結都會贏得艱難,如果再鬧分裂,就很危險。

再說上次選舉,普渡是在(大選後的)二次投票時落敗。當時就因為川普怨恨坎普,在喬治亞州鬧分裂,很多共和黨人埋怨因此導致失去喬治亞州兩個參議院議席,否則共和黨也不會在參議院失去多數席位。導致過去兩年參議院的風風雨雨。

川普另一個引爭議的支持是,他在賓夕凡尼亞州支持著名的電視紅人Dr. Oz (原名Mehmet Oz)角逐參議員提名。雖然他名氣大,形象也好,但是被認為是空降候選人,被當地居民認為是不顧當地人的意願。雖然川普已表明支持他幾個月,他的支持度仍然排名第三。(不過最近差距已經縮小。)這裡的初選在本月17日舉行,看樣子似乎很難追上。

近來的媒體經常以這做文章,希望看川普的笑話,希望他支持的人落敗。川普真的是越戰越勇,不怕挑戰。心臟弱一點的人都受不了。

 

05/03/2022星期二

美國民主黨跟左派果然利用昨晚從最高法院洩露的文件,大作文章。各地都展開了示威活動,華盛頓的民主黨就振振有詞地宣布他們的「政綱」。強調要保護婦女權利,更宣稱中期選舉必須選出更多的民主黨參眾兩院議員,以便維護婦女墮胎權利。

但是沒有聽到一句譴責這歷史上幾乎是首次,由最高法院洩露文件行動的非法行為。(下圖:最高法院前,昨晚就出現示威人群。)

 

 

 

 

 

 

說到這份洩露文件,那是由大法官艾利托Samuel Alito在今年二月寫的一份代表多數法官意見的報告底稿majority opinion draft,只是一分意見,還未經過投票。事實是還可以再經修改。但是被人將整份98頁的報告都偷出來,交給網路新聞Politico刊登。而且此時洩露就足以影響最後投票結果,這是最高法院一直都堅持保密的原因。而且此舉更足以影響今年十一月中期選舉結果。這也是這位洩露者的幕後目的。

至於這項裁決是針對密西西比州的一項墮胎法,該州剛通過的法律規定,婦女在懷孕後超過15周就不可以墮胎(除非有特殊理由)。因為科學證據顯示,15周以上的胎兒就有獨立生存的機會。而目前聯邦法律的規定是24周。(一些州份甚至允許生產前一刻墮胎。)

最高法院在1973年的Roe v Wade案件中以7-2裁決,婦女應享有憲法保障的墮胎權利,之後,在1992年另一次裁決中加強了這項權利,而且全部是免費,但允許各州對於墮胎期限設限。密西西比州就是在這墮胎期限跟聯邦規定的24星期發生衝突,並且被墮胎支持者告上法院。

在艾利托寫的意見報告中最主要的理據是,1973年的裁決內容本身存在嚴重的egregiously法律缺陷,(這是很多法律專家都承認的事實。)說當時的法律基礎薄弱,會造成傷害性的後果。沒有將這議題帶來全國性解決方案,所以他建議由國會重新立法,制定全國都能接受的答案。

事實是,艾利托的意見沒有說要取消墮胎,推翻Roe v Wade不代表要推翻墮胎合法。只是認為最佳的方案是由國會重新制定一項更完整(完美)的方案。而且將這樣重大的決議,交回給人民的代表(國會)去制定。而非好像1973年由幾名大法官就決定了。

艾利托說的就是美國憲法精神。重大政策應當由國會或是州議會(人民選出的代表)立法,因為這才是向人民負責。法官不具有立法權限。但是這麼多年來,左派都是利用法院的幾名法官決定(制定)重要法律,包括同性婚姻合法化。也所以左派全力爭取大法官的任命權。最近更倡議要擴大最高法院,直到自由派法官占多數。

拜登已經在今天上午發表聲明,除了重申保護婦女墮胎權,更呼籲選民選出更多相同立場的參眾議員。絲毫沒有提到懲罰洩露者。而民主黨在參眾兩院領袖修默Chuck Schumer跟佩洛西Nancy Pelosi更一早提出警告,指出這是美國歷史黑暗的一日,說幾位不必向人民負責的法官撕裂憲法,破壞法院先例及最高法院名譽…,(參眾兩院領袖怎麼可以批評大法官的裁決?甚至是還未做出的裁決,這是公然威脅。)警告大法官不可以做出不利女性的裁決。更呼籲選出更多民主黨議員。

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羅伯茨John Roberts稍後發表聲明,嚴詞警告洩露最高法院文件是最嚴重的行為,他已經下令法院的警察徹查,追究責任。他說,這行為是要破壞最高法院最清高的作業程序,他保證法院裁決不會因此受影響。(FBI已在更早時間宣布展開調查。)

最高法院一直以來堅持絕對保密,就是要維護法官都能在不受干擾(威脅)的情況下,自由交換意見,如果有任何外來影響,都不足以維持法院的獨立性。但是我們見到過去幾十年,左派一直企圖騷擾、威脅大法官任命,不僅在任命前,任命後都持續騷擾,包括現任大法官湯瑪斯Clarence Thomas,卡瓦諾Brett Cavanaugh,Amy Coney Barrett等等。

現在民主黨極力保護這一名吹哨人,這表示他們不在意美國民主最後的堡壘也被瓦解。過去幾年我們見到FBI(聯調局)被民主黨腐化了,用來調查政敵,洩露偽造的調查資料。之後CIA (中情局)也被腐化,五十多位中情局官員出來做假證,發布聲明說亨特拜登的電腦是俄羅斯跟川普合作的產品。我們也見到國防部被民主黨拿來,作為整肅川普支持者的工具,說白人至上是美國最大威脅,甚至在西點軍校「去白化」。現在連最高法院也不保。

 

05/02/2022星期一

今晚美國最高法院傳來驚人消息,說九名大法官有可能通過廢除1973年的墮胎案件Roe v. Wade的裁決,那一次裁決讓墮胎一夜間成為合法。事實上這次洩露的只是一份草案,卻被人故意洩露。在美國歷史上這還是第一次最高法院的任何裁決或草案被洩露。一般預料是九名大法官中的自由派法官,或是手下人故意洩露。因為這樣做,一來可以造成暴動,迫使支持者(大法官)卻步,不敢做出裁決。另一個更黑暗的理由,是一方面打擊保守派法官,保守派候選人,一方面在中期選舉前製造事端,讓左派選民積極投票。因為目前民主黨不僅支持率極低,­而且民主黨支持者投票意願極低,低於共和黨選民一成以上。

這次洩露的草案據說是今年二月就已由Samuel Alito大法官寫好,還未交由九名法官投票決定。而且不知道是否已經修改過。草案中指出,1973的裁決是一份法律文字諸多錯誤的裁決,因此建議重新經由國會立法,正式建立墮胎法的基礎。並非取消當年裁決那樣簡單。而且後果不是全面禁絕墮胎,而是交由各州自己決定。事實也是更符合憲法的要求。但是可以想像,左派選民將如何利用這一次機會在全國暴動。更會製造中期選舉的話題。奪取中期選舉勝利。

而且洩露新聞剛剛出現一個多小時,最高法院門前已經出現近千人的示威。所以包括洩露都是預謀好的行動。

據熟悉法律事務者指出,這次事件的洩露者做出違反歷史規範的行為,至少都應當被迫辭職,因為這關乎法庭的尊嚴及權威。但是基於目前的政治環境,左派洩露似乎是天經地義。MSNBC主持已經表示,這是「好的」洩露行為。我們都見到,當川普被調查通俄時,FBI每天都有資料洩露給媒體大肆宣傳,事後證明都是沒有證據的假新聞。之後當司法部的杜倫John Durham檢察官調查FBI的調查行為時,可有洩露一絲一毫新聞?還有亨特拜登目前已經接受調查了兩年,也沒有一絲一毫消息洩露。(最近的少許洩露來自幾名證人。)

這次事件的爆炸威力,大過十個亨特拜登的電腦。即使拜登有十個像亨特一樣的兒子,都抵不上這事件製造的左派熱誠。

我已經說過,這一次中期選舉將會驚滔駭浪,美國會很亂。他們左派甚麼事都做得出。

 

05/02/2022星期一

拜登政府現在面對低迷支持率,政策上沒有一件是迎合國民的需要,不論從哪個角度看,都會在中期選舉中失利。所以唯一取得中期選舉勝利的法寶就是大量散發不實資訊,同時阻止真實的資訊見光。就像在2020年大選前,全力壓制亨特拜登的電腦新聞見光。面對馬斯克收購推特的現實,他們祭出來的就是由政府出面,由國土安全部門DHS成立一個「錯誤資訊管理局」,由官方出面打壓反對聲音。

很多人立即會聯想到,這不是共黨國家的公宣部?還有二次大戰前納粹成立的,惡名昭彰的宣傳部?有誰會想到作為自由世界第一大國,以意見自由領導群倫的美國會走向這一步?

這確實是民主黨走投無路的作法。他們沒有辦法對付四十年來最嚴重的通貨膨脹,因為黨內左派繼續施壓要他們繼續走偏激路線:取消所有大學生的學生貸款;開門迎接一天將近一萬名非法移民,將他們運送到全美各個角落;繼續容忍罪犯滿街走,讓都市罪案惡化。在這種壓力下,只有打壓共和黨,將共和黨抹黑到比民主黨更壞。

想想看如果是共和黨提議由政府規管國民的言論,會有甚麼樣的反應?但是這提議卻是奧巴馬首先提出的。一個多星期前他在史丹福大學做了一次專題演講,主題就是網路上的言論必須由政府控制。記得當時這篇演講就受到很多人側目,沒有想到的是,這只是一個伏筆,他的手下,拜登的幕僚立即就有了行動。

他當時說的是:他個人是憲法第一修正案的確實支持者,但是面對「壞的言論」,唯一答案就是好的言論。他還說:中庸作法已經不足以解決問題,以限制「明顯是危險的言論」。

他知不知道,這就是所有獨裁者的立場?當你認為你看不順眼的,你不同意的言論都是危險言論時,那就是獨裁專制了。

這完完全全是喬治奧威爾George Orwell的書1984中的現象,那書本中就包括獨裁政府中必然有一個Ministry of Truth,由政府決定甚麼是真相。過去我們以為的神話,現在都擺在眼前了。

值得注意的是,2020年大選前民主黨的一連串動作,奠定了他們勝利的基礎:各州民主黨政府通過,大量派發郵寄選票,及延長點票時間;Facebook的扎克伯格出資四億多美元在十多個關鍵州培訓,選派民主黨選舉官員,嚴密監管投票極點票程序;…而目前國土安全部的動作,相信只是他們將陸續推出的行動之一。

 

05/02/2022星期一

你可能以為目前在美國已經是一個是非模糊,黑白倒置的世界,未來六個月你會見到進一步的翻天覆地資訊顛覆時期。一方面國土安全部DHS已經宣布將成立一個「錯誤資訊管理局」,聲言要取締,打壓「錯誤資訊」,但是我們知道,這些人曾經公開表示亨特拜登的電腦是俄羅斯配合川普政府送出的錯誤資訊,而當時為這說法護航的一位女教授Nina Jankowicz,現在居然將出任這個部門的主管。這不是擺明了要壓制所有反對民主黨,支持共和黨的聲音?

為了讓他們可以光天化日壓制言論自由,美國媒體已經大力配合。時代雜誌Time在星期五刊登一篇專文,居然說「言論自由」是白人男人的一種「執迷不悟」obsession,文章明顯是要打壓剛剛買下推特的馬斯克Elon Musk。文章作者Charlotte Alter指出:馬斯克說那440億元保護言論自由是值得的,他應當用那筆錢解決美國的露宿者問題,那就更值得。如果他能解決世界貧窮,就更值得無數倍。(下圖是時代雜誌過去以馬斯克做的封面。)

 

 

 

 

 

 

 

她表示,「為什麼一個富有的科技人才像馬斯克會關注言論自由,甚至成為他至要的前提?他為什麼要在乎誰能夠在推特上說些甚麼?」她認為馬斯克心目中的言論自由,不過是散布不實資訊的觀念,與當年立國者的想法不一樣。她的結論是,所謂的言論自由不過是白人男性的執迷不悟,以及一個企業家要奪取他在世界上的影響力。

為了證明她的說法,她引用史丹福大學教授Fred Turner的話說:「目前看來確實是社會菁英階級 elite 最關注言論自由。特別是男人。而且是企業家的目標。好像他說:我已經在企業上(Tesla)做到了,在太空中(SpaceX)做到了,現在要在全世界都做到。」

文章很長,全部是這一類歪理,可以見到當他們見到壓制不了不同意見時,連言論自由都被戴上白人種族主義的黑帽子。

時代雜誌不是唯一的攻擊馬斯克的媒體,MSNBC的主持 Mehdi Hasan 哈森昨天在節目中攻擊馬斯克是送給極右派的大禮,並且說馬斯克是「不成熟的愚蠢富翁」。他提到馬斯克前一天的漫畫,說民主黨都去了極左派,哈森說:不能將極左跟極右相提並論,因為極左派不過是希望免費的健保,免費的托兒福利,而極右派要的就是白人至上主義,剝奪民主。還說,和馬斯克那夥人一起推動的都是白人,多數是男人,及中年人。提到今年中期選舉,說「我們面臨危險階段,那些親Qanon,親納粹的分子有可能擴充勢力,兩年後甚至有可能讓川普再掌權…。」

NBC還在周末一篇長文,駁斥馬斯克星期四畫的一張圖表,說民主黨走向左邊極端路線。他們在這篇名為:「馬斯克錯了,而且非常壞的顯示他脫離現實…」中,列舉了一連串例子,證明共和黨才是走極端。文章中居然引述佛羅里達州共和黨州長Ron DeSantis的保護三年級以下兒童不要接受變性教育的法案,宣稱是壓制同性戀社區的法案。得手之後會導致更多的,甚至聯邦政府的打壓同性戀的議案。

馬斯克在聽見這些評語後,今天發出回應。他說「NBC基本上說共和黨都是納粹。…一些機構掩飾亨特拜登的電腦,也在早期封殺(好萊塢)Harvey Weinstein的(性侵犯)新聞,反而在(NBC)辦公室內培植Matt Lauer(後來被發現也是性侵者),這些都是美妙的人。」(括弧裡是我的說明)。

之後他又發了一則推特,提起NBC這些年來的其他醜聞。似乎他要跟NBC宣戰了。其實馬斯克本來不是熱衷於政治的人,我們都見到他今天逐漸走向右邊都是左派逼出來的。只可惜像他這樣敢於反擊的人太少。

 

05/02/2022星期一

每次看白宮記者會,或是拜登出現的場合,沒有一個記者詢問亨特拜登利用父親身分招搖撞騙的新聞,事實是,根據他那個電腦獲得更多的證據,他不僅利用父親的名字到處搜刮,而拜登卻一再表示他對兒子的「生意」毫無所知,上次大選前還斬釘截鐵地說,他全家人沒有在外國那裏賺錢,他也從來沒有跟兒子談論他的事業(生意)。

最近紐約郵報,跟英國的Daily Mail繼續由亨特拜登的電腦,找出了更多直接的證據,證明拜登確實是一再說謊。因為在2020年大選之前,拜登幫兒子亨特付了80萬元的律師費及欠稅。他能夠幫兒子付出這樣多的錢,而一句話都不問嗎?

證據是,根據2019年一月17日,亨特拜登的私人秘書凱蒂Katie Dodge發給會計師Linda Shapero的一封電郵,上面說:「我今天跟亨特談過這些帳單的事,據我了解,在他轉行這段時期,他父親會很快幫他付出這些帳單。」

這封電郵一開始還包括了Hello VP team,表示是(前)副總統拜登的團隊,同時還CC給拜登。你能說拜登不知道嗎?

現在說說這80萬元帳單的內容。其中有13萬元是欠了一間律師行Faegre Baker Daniels的,其中包括欠款給BHR Restructuring兩萬八千多元。這間BHR就是中國渤海華美(上海)投資公司,這公司就是以前說過由亨特拜登幫父親持有一成利潤的公司,以前說過,雙方之間後來發生爭論,互相提出訴訟。

此外他還欠這間律師行兩萬餘元,名目是Burnham Financial Group,似乎是指的他要跟事業合夥人阿柴Devon Archer 在紐約成立一個務業投資總部時,積欠的法律費用。(亨特像是一個八爪魚,每天都有新主意,全世界都有他的爪印。)那個阿柴後來也因為詐欺原住民幾百萬元,正在服刑。據說他已經跟檢察官合作,提供對亨特不利的證據。

這筆債務中還包括了信用卡積欠的$157,033元,以及每個月付給他前妻三萬七千元,還有他擁有的保時捷跑車,一輛福特卡車,一艘遊艇的保險費。遊艇俱樂部的會費,以及幾個女兒的私立學校及大學學費。

這80萬元中最大一筆數字,是積欠聯邦政府的41萬元稅金。(下圖是這封電郵,以及其中一頁帳單)

 

 

 

 

 

 

 

 

這個亨特很奇怪,我們都知道他從烏克蘭能源公司Burisma那哩,五年賺了三百多萬元,又從莫斯科前市長夫人那裏得到350萬美元,中國華信公司那裏我們知道他至少收到兩次鉅款,其中一次就是五百萬美元,這些都是黑錢,都不報稅的。他怎麼還會欠錢(連信用卡欠款都付不出),而且,拜登同意幫兒子付這些錢時,不會問一聲嗎?我們知道他在2019、2020年多次回答記者問題時都說,他從來不跟兒子談有關他生意的事。甚至到了2020年十月的總統候選人辯論時,都這樣嚴詞反駁川普。

下面是另一個證據,證明他跟兒子的合夥人多次見面。其中一位Eric Schwerin是亨特拜登成立的主要投資公司Rosemont Seneca Partners的主席,而根據副總統官邸及白宮的探訪記錄,他在拜登副總統任期內,造訪副總統官邸及白宮一共27次。其中白宮部分多數是應邀出席酒會及宴會。但是當共和黨眾議員要求調閱這些探訪記錄內容,及要求Eric Schwerin回答問題時,都得不到回應。

此外從他的電腦中的電郵也都見到,他曾經介紹烏克蘭Burisma的多名高層跟拜登見面,還一起打高爾夫球。又介紹了他在中國的合夥人,墨西哥合夥人,俄羅斯合夥人跟拜登見面,這些都是鐵證。

一個多月前,紐約時報跟華盛頓郵報等先後承認亨特電腦確實存在,但只輕描淡寫報導一次就不再過問。華郵還將責任轉到紐約郵報身上,說「因為他們不讓我們接觸那電腦,所以我們無法深究。」現在他們都有了這電腦軟件了,為什麼不再深究呢?

共和黨宣稱,當他們在十一月取得國會多數之後,就會著手調查,但就因為這樣拜登會盡一切能力阻止共和黨獲勝,加上媒體的助威,未來幾個月會是(資訊)天下大亂的時期。

 

05/01/2022星期日

我說過很多次,美國的民主黨人進行黨爭的目的,一方面是為自己取得名與利,一方面是希望混名流。現在又有一個現成的例子。昨晚的白宮記者之夜,揭開面紗,完全是依著奧斯卡頒獎禮的格式進行。原來開始之前,已經有紅地毯,而且名流嘉賓都要先走紅地毯,供記者拍照。而且那些人的禮服也是跟奧斯卡頒獎禮的規格一樣,極盡豪華。

現在知道,出席的嘉賓超過兩千人。說是白宮記者協會晚會The White House Correspondents Association dinner,究竟有多少記者現在是跑白宮新聞?我們都知道白宮新聞室每次不過可以擠進去五六十人,哪裡來的兩千多人。看出席者的相片,除了民主黨高層,(白宮幕僚長Ron Klein,那位權傾一時的政策顧問Susan Rice,國務卿等),原來好萊塢提供了一半人選,而且都不是正當演戲的明星,而是名氣大過作品的,好像Pete Davidson跟Kim Kardashian這一對轟動全場,影星Brook Shields 和她的女兒,影星 Morgan Freeman,Chris Tucker及紅歌星,體育明星等,那位白宮發言人沙琪也一改高貴髮型(將頭髮梳上去),穿上晚禮服出席。(下圖是記者,名流等走紅地毯,左起國務卿布林肯夫婦,CNN晚間節目主持Don Lemon跟他的男伴,以及曾經是民主黨山德斯Bernie Sanders以及副總統卡美拉Kamala Harris發言人的Symone Sanders,現在是MSNBC主持。最右是CNN的dana bush和男伴。)

 

 

 

 

 

 

 

我聽那位主講嘉賓Trevor Noah說:「你們在座者連著兩年叫大家在室內要戴口罩,現在一聽到有免費晚餐,大家都變成Joe Rogan。」(指他們都不戴口罩出席。)所以我知道這晚餐是免費的。哪麼是誰出錢?後來知道原來那些嘉賓都要付出350元一人的餐券,這樣說是記者免費?如果記者是白吃,那不是擺明佔名流的便宜?這還有待澄清。

川普上台後,因為與媒體處得不好,連著三年沒有出席,之後兩年因為新冠肺炎停止舉辦。拜登在昨晚的演說中居然這樣說:「這是六年來第一次有總統出席這晚宴,這是可以了解,最初我們有可怕的瘟疫plague,之後兩年我們有Covid。」這是很惡毒的,將川普比做瘟疫。但是在座者不當回事。

很多人說拜登的演講稿有幽默感,事實是他可以幽默,如果是川普,或是共和黨總統說那樣的話,不僅不會被當作幽默,第二天還會被修理。(昨天有證明,連Trevor Noah都證明我這說法是對的。)

拜登的笑話包括,一開始他就說:「多謝台下42%的人為我鼓掌。」表示他目前的全國支持率跌到42%。事實是他是取的最高值,目前他的支持率由33%到41%不等。之後他說:「不過在座各位民調支持率是唯一比我還低的群體。」這句話說得好,媒體從來不報導他們自己的支持率有多低。

他也開了自己年齡的玩笑:「這白宮記者晚宴開始於1924年,那一年我剛剛選上參議員。」

說到共和黨,他說:「共和黨似乎都支持一個傢伙,一個叫做Brandon的人。他這一年很受歡迎,我為他高興。」我們都知道,Let’s go Brandon在過去一年是很多場合共和黨的口號。

其中一個笑話透露一點玄機,他說:「我有一個特殊理由很高興可以出席這晚會,因為白宮每一個人都很興奮,我告訴我的孫兒孫女,還有Pete Buttigieg,他們今晚可以看這節目遲點才睡。」因為目前在華府盛傳,拜登將(交通部長布提潔) Buttigieg 看作是自己死去的兒子Beau Biden,很愛護他,甚至有意培植他做接班人,(也因為副總統卡美拉太不爭氣。)所以布提潔現在是華府大紅人。

不過他也不忘記散布民主黨的謊言,最後說:「自由社會的秩序目前嚴重受到威脅,我們的民主遭受毒素滲透,這些都因為錯誤資訊大幅的上升,真相被謊言掩埋,我從心底裡說,你們這些自由媒體現在的地位,比過去一個世紀任何時間都重要。」

這就是拜登跟民主黨最無恥的地方,他們過去(特別是過去五年多),泡製無數的謊言,嫁禍給共和黨(川普),又全力壓制真實的新聞,現在卻說別人在說謊。而且這句話就是要為他們即將在國土安全部門成立的Misinformation Board再度護航,以證明他們有這樣做的充分理由。大家一定要知道,這是拜登跟民主黨為今年中期選舉舖的路,他們要大張旗鼓地用謊言混淆視聽,爭取11月的勝利。

(下圖左是家政女王Martha Stewart 走紅地毯,其次是CNN的April Ryan,以及PBS跟NBC的Yamiche Alcindor,他們都走紅於川普時代在白宮記者會攻擊川普。最右邊是CBS的早晨節目主持Gayle King。)

 

 

 

 

 

 

 

補註:這兩天引用的一些「笑話」未必每個人都懂,不過經常關注時事看板的人應當很容易了解。另外,很多我列舉的笑話,網上都不轉載,我見到很多報導都以針對共和黨跟川普的笑話為主題,那些有關CNN,MSNBC以及NBC Chuck Todd的一些諷刺的笑話都消失了。

Click: 5127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