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看板

時事看板一
時事看板二
時事看板 三
時事看板四
時事看板五
時事看板六
時事看板七
時事看板八
時事看板九
時事看板十

時事看板 59

2022-04-01 17:37:55

04/30/2022星期六

今晚是白宮記者之夜,川普任期因為他跟媒體關係差,所以最初三年都沒有出席,加上過去兩年的Covid-19,也沒舉辦,所以今晚對於民主黨跟媒體是大事,CNN做了很久的宣傳要全部現場轉播,比金像獎頒獎禮還隆重。不過所有都在我預料之內之後,居然讓我見到今晚的主講嘉賓說的話語中帶刺,我相信CNN等人心底裡絕對不開心。

後來發現Fox News也大部分轉播了,見到那些媒體人各個衣香鬢影,簡直都當自己是明星。前面很大一部分我真的不想看,只舉兩個例子,一是頒獎,第一個大獎就給了ABC的Jonathan Karl,因為他報導一月六日國會騷亂事件傑出。而他領獎時只說了幾句話,居然是:「一月六日事件不只是騷亂,還是對我們憲法的攻擊,對我們民主的攻擊。」此舉已經點出今晚的主題及方向,繼續攻擊川普跟共和黨。之後又有全美大學新聞系得獎學生的錄影講話,前後有幾十人,(又是各種族平均分配,白人只占極少數),讓人感覺到,左媒繼續在培養一代又一代的左派媒體人。

不過在拜登講話之後的主講嘉賓是Trevor Noah,南非來的黑人,目前是The Daily Show的主持。原來以為他也跟其他講者一樣一面倒,沒想到大大出我意外,至少兩邊都損了。我未必記得清楚,只列舉其中部分。

 

 

 

 

 

 

比如他一開始說:我很奇怪,今晚為什麼找我做主講,因為來自遙遠的南非。然後我看到民調,(拜登的)黑人支持率很低,他需要一個黑人坐在他身旁。

他還說:好多人罵你,我真的不懂。自從你上台,所有東西都向上看好:油價高了,租金高了,食品價也高了。

比如他說:「川普時代MSNBC每天都說川普如何壞,到了拜登時代,他們繼續說川普如何壞,這就是一貫性consistency。」你說在座的MSNBC會笑嗎?之後他說(白宮發言人沙琪)「你現在在白宮是為拜登(每天讓他好看),你馬上要去MSNBC了,也是,哦,也許我不該舉這個例子。」

「共和黨很多人到現在還相信川普贏了2020年大選,就像民主黨很多人相信,拜登會贏得2024年大選。」

還有:「那個以前是,CNN的Daniel Dale,他以前每天都做fact check,但是現在完全不做了,還有華盛頓郵報等。」(這一句說得真好,也是我多次說過的。Daniel Dale以前是多倫多星報記者,有份害死多倫多市長福特Rob Ford的一份子,CNN因此看上他,請了他去針對川普,每一天都計算川普說了多少謊言,被所有媒體引用,後來又到了華盛頓郵報。)

他說:拜登有一天說普京應當被除去(權力),引起軒然大波,俄羅斯好不高興,直到有一天有人跟他們說,拜登想做的事都做不到,(他們才好些。)

又說:「你們做記者的都很清高,都知道不應該跟當權者掛勾在一起,…哦,那個Chris Coumo在哪裡?」(因為Chris Cuomo主持節目時,經常訪問他的哥哥,紐約州長Andrew Cuomo。之後Chris被CNN開除,Cuomo州長也因醜聞下台。)之後說「現在失業率很低,只有3.6%,不過如果不計Cuomo家族,只有2%。」

他提到很多Fox News的主持人跟記者,雖然Fox News在白宮一向是最低調的。(今晚估計總共有一百多桌,全部免費,所以是納稅人付錢?)他必須兩邊都諷刺,但我覺得對Fox News是非常捧場的,好像他說「收視最高top rated的Fox News總是受到不公平批評bad rap,」之後就開始損了,這是笑話的典型,先說好的再引出壞的。之後說:「Fox News就像Waffle House,下午都很正常,到了日落後就有一個女酒鬼要跟每一個進來的墨西哥人打架。因為這電視台的影響力很大,他們反對打疫苗讓觀眾都進了ICU。」意思是說晚間節目很尖銳,像是打架,雖然是諷刺Fox News,但也可以是說這電台晚間幾個節目的影響力很大。

他提到「記者必須甚麼都追問,好像亨特電腦,這是好事,不過Fox News最愛追問此問題的卻是Peter Doocy,但是他自己是靠著父親進了Fox News。」(他父親不過是早晨節目主持之一,不是甚麼要員。而且他不必靠父親,因為他在學校時就做實習記者,現在也很傑出。但是誰都知道電腦醜聞要比靠父蔭上位嚴重得多。)他又說:「Peter Doocy可以繼承Chris Wallace的位置了。」(因為Wallace父親過去也是著名記者。)

他又說到所有Fox News晚間主持人的名字,一個叫出來,包括說Sean Hannity主持節目創下最長久紀錄,值得大家拍手。講完之後就說CNN+一個多月花了三億元,卻關閉了,還說「這都要怪(CNN的) John King,他能預測每一個州每一個選區會投哪一個黨的票,卻無法預計人家不要看更多CNN。」

但是我上網去找這幾句話時,見到的全是他今晚損Fox News的。而且他一個晚上提了兩次CNN+的失敗恥辱。

他還說,Sean Hannity正在跟Fox News早晨節目主持之一Ainsley Erahardt拍拖,說這是「辦公室戀愛」,不過不要擔心會造成兩千萬元訴訟,賠上鉅款。(他這是指CNN主席Jeff Zucker兩個月前被開除事件,就因為他跟CNN市場部女主管交往違反公司規則,其實是因為Zucker開除主持人Chris Cuomo,對方以這件事鬧開,要同歸於盡的事。)

我直覺他是Fox News的忠實觀眾否則不會列舉這樣多的實例,因為他比例上很少提其他電視台的主持。而且要知道,攻擊Fox News是我們每天都見慣的事實,從奧巴馬,拜登,到所有主流媒體每天都攻擊Fox News,但是你幾時見過主媒攻擊CNN等媒體?

他還提到了NBC的Chuck Todd,諷刺他說:你好嗎,我要問一個follow up問題,但是我知道你不知道這是甚麼。結果下面的人不高興了,發出不滿意的聲音,他就說,不要噓,我知道他在嘗試。(其實觀眾是在噓他,而不是Chuck Todd。這是相當的諷刺,因為這個Chuck Todd我提過很多次,他是最partisan的,他訪問民主黨人甜如蜜,從來不問困難問題,他們說甚麼他都不會追問follow up。這就是Trevor Noah要表示的意思。所以在座觀眾才會不高興。)所以我認為他對Fox News是小罵大捧,對於左媒是小捧大罵。

因為我對左媒得期待很低,所以對於Trevor Noah今晚的演說認為簡直出人意表的「難得」。

 

04/29/2022星期五

經過多個月的籌備,川普昨晚在他的最新網路Truth Social上面發了兩個字I'M BACK! (我回來了),還有一張相片,背景是他的Mar-a-Lago俱樂部。後面一個字是#COVFEFE,那是2017年總統任期內的一個typo,當時很多人猜測是什麼意思,沒人猜得出來,可見川普仍然有相當的幽默感。

 

 

 

 

 

 

 

媒體不大注意這消息,(積極準備攻擊),不過我這裡說過,川普的網路負責人Devin Nunes說他們即將面市,初步登陸的已經遠遠超過其他網路剛推出時的人數,應當會穩步成長。

事實是,業內人士星期三已經發現Truth Social的App下載量已經超越推特跟Tik Tok。(請大家踴躍上去參與。)

馬斯克Elon Musk對此有反應,他最初發了一個推特說:「川普推出社交網路,都因為推特壓制言論自由。」非常正面的評述。後來見到App下載數字後,體會到對推特將是一個威脅,再發了一個推特,說:Truth Social是一個很糟糕terrible的名稱,應當叫做Trumpet。

馬斯克昨天又發了一張自己畫的圖表,解釋目前的民主黨越走越左,同時說:「我曾經強烈支持奧巴馬做總統,但是今天的民主黨已經被一群極端分子佔領。」(當然這前面一句話現在非常值得商榷,奧巴馬根本是一個沒有腦子的紙板人形,靠著是黑人才當選,任內毫無建樹,還桶了一大堆漏子。)

馬斯克在這圖表中顯示出,2008年(奧巴馬當選那年)左右之分還是各半,他自己站在中間偏左的位置,但是到了2012年,民主黨的左翼已經開始向左邊快跑,他的位置仍然偏向中間。但是到了去年左派已經跑到極盡,他的位置變成到了右邊。最左邊那個人頭頂還有兩個字:woke “progressive”,以及旁邊圓圈內寫了bigot。

 

 

 

 

 

 

 

這是相當貼切的描述。好多保守派都說過這樣的話,(包括雷根總統):我沒有離開民主黨,是他們離開了我。

不過左派已經對他展開新一輪攻擊,一名廣播評論員在MSNBC上面說:他已經成為共和黨宣傳機器的一份子。另一個說:不知道誰洗了你的腦子,快快醒來自己思想。這些左派真是無可救藥。

 

04/28/2022星期四

民主黨的鐵桿票源--年輕人的選票越來越不穩,於是黨內呼聲要拜登赦免所有大學畢業生的學生貸款越來越大。特別是黨內左傾集團,以 AOC (Alexandria Ocasio-Cortez)為首的眾議院新左派勢力,一早就已經要求拜登全面赦免所有學生貸款,原來好像AOC這幾個新進國會議員,每一個都欠了五萬元左右的學生貸款。

現在問題是,如果你們國會議員都不想還債,都認為自己無力還債,那一般大學畢業生不是更有理由爭取不還債。

借錢還錢是資本主義社會的基本規則。如果你當初(簽了合約)貸款,現在卻找藉口拒絕還債,這是中途改變遊戲規則,不僅資本主義社會不能允許,任何社會都不應該允許。

還有公平的問題:如果借了學生貸款的人都可以不還錢,那些父母努力存錢供子女讀大學的不是做了傻瓜?如果借了五萬元的可以不還,那些只借一兩萬的不是虧本?而那些畢業後已經依照規矩還款的人不都更是傻瓜?還有家裡根本窮到沒有錢讀大學的,以及中學畢業就去工作的,他們不是要幫你們這些社會菁英負擔你們的學費?

但是那些左派已經祭出種族歧視的大旗,那位四人幫之一的眾議員Premila Jayapal大聲宣揚了很多次:取消學生貸款是種族正義racial justice,性別正義gender justice,經濟正義。Economic justice,這就奇怪了,黑人上大學的比例很高嗎?(下圖左Alexandria Ocasio-Cortez,右Premila Jayapal。)

 

 

 

 

 

 

拜登在三個多星期前宣布,因為Covid-19的原因,欠了學生貸款的人可以延期還款到八月底。這是延續過去一年多的規定,再予以延期。這已經等於所有欠款人都不會還款了,都在等待特赦。現在他受到壓力,要免除五萬元貸款額,就是超過五萬元的貸款才要還錢。這也牽涉到公平問題,這樣說欠款不到五萬元的都不划算。(不借錢的更吃虧。)拜登直到今天還表示,他心目中的限額是一萬元。AOC那般人一早已經對這數字表示不滿意。

目前美國有4,300萬人積欠了學生貸款,如果全部赦免貸款,國庫將損失1.6個兆(將近兩萬億美元),這都等於是要中產階級,甚至低收入者的稅金中補償。今天發表的美國上季度經濟成長率,不僅沒有成長,甚至萎縮了1.4%,眼看蕭條期就在眼前,民主黨政府不思讓經濟成長,繼續考慮用錢買選票,不要等下一個選舉,國民馬上就要嘗受苦果。

另外一個積累已久的問題是,為什麼學生貸款這樣普遍。過去父母生下子女,積存子女的教育費用都是考慮項目。目前子女讀到高中都是免費,父母只要負擔大學教育,現在連這一項都不想負責。其次,過去大學都有獎助學金,那些有潛力的,但又負擔不起的可以申請獎學金,但是後來發現因為特殊族群很少機會達標,為了「公平」就全部都取消了。目前僅有很少私立學校才有獎學金制度。其實高等教育就應該留給有潛力的人,而不是像驅趕牛羊似的全部都趕到大學校園,好像今天教育出一大堆只會拾人牙慧的膚淺的學者。他們除了有一張文憑,衣服比較講究,多了一份自信,肚子裡的東西卻不見得更多。

最後是大學教育為什麼越來越貴,那就是另外一個問題,可以寫一本書。目前的大學浪費程度難以想像,哈佛大學剛剛撥出一億元預算,研究美國的奴隸制度,是否應當給每一個黑奴後代賠償。其他例子不一而足。英國一項研究指出,大學使用五分之一的預算作為無謂的研究,數額達到1.5兆英鎊。此外校園為了平等做出的沒有必要的課程,設備,教職員的適應,以及準備的法律訴訟,都讓學費逐年上漲。

 

04/28/2022星期四

富翁Elon Musk馬斯克剛剛用自己的錢440億元買下推特,希望恢復網路上一個部份的言論自由,拜登政府就已經用納稅人的錢在國土安全部DHS內成立一個「打擊假新聞」的部門,負責人(不是開玩笑)就是2020年大選前,宣傳亨特拜登的電腦是俄羅斯假新聞的人。

這是國土安全部部長Alejandro Mayorkas昨天在國會眾議院接受質詢時透露的。他透露之前是由(安排好的)一名民主黨議員發問,問他:「目前很多少數族群遭受錯誤訊息針對,你們(國土安全局)如何應對?」於是Mayorkas就有機會宣傳他們已經計畫好多時的行動。

首先,國土安全部Department of Homeland Security 有必要在這時候(中期選舉前六個月)成立一個打擊假新聞的專有部門?國土安全不適九一一恐襲之後成立的機構,目的是阻止類似事件再發生。現在變成打擊國內「反勢力」的組織了?

他說:(我們的)目的是,將部門所有資源整合對付在少數社區散布錯誤資訊的威脅。」事實是,今天除了白人男人,所有族群都是「少數」:黑人,女人,拉丁族裔,亞裔,LGBTQ2+,…所以一句話,這機構針對的是他們心目中的川普選民。

說到錯誤資訊,過去幾年最大的錯誤資訊就是,說川普跟俄羅斯勾結,讓他自己當選,調查了兩年多也找不到證據,但是這訊息不僅完全未被壓制,還被所有主流媒體一再傳播渲染。其次是說亨特拜登的電腦是俄羅斯的陰謀,在大選前全力壓制,結果現在不僅幾大媒體都承認這電腦確實存在,亨特還因此被調查,極可能短期內被起訴,(除非司法部門受到白宮壓制)。現在,拜登政府要成立打擊錯誤資訊的專門部門?(下左,國土安全部長Alejandro Mayorkas,右 Nina Jankowicz。)

 

 

 

 

 

再說這個新部門的負責人Nina Jankowicz,據說她是研究俄羅斯專家,及女性問題專家,她出版過兩本書,一本是有關資訊戰爭的,如何對抗(俄羅斯)假新聞的,一本是有關女性如何應付網上欺凌。她所屬的Wilson Center是一個傾向民主黨的學術機構,她經常發表文章的刊物是: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及大西洋月刊,所以可以想見她的立場。

保守派已經挖掘出她在2020年十月22日的一則推特,在那天總統候選人辯論時,她的推特這樣說:「又回到那個(亨特)電腦,明顯的,拜登指出,50個前情報官員,包括五名前CIA頭子都相信這電腦是俄羅斯影響產品。而川普卻說:俄羅斯,俄羅斯,俄羅斯。」

Jankowicz昨天這樣解釋,說她當時只是重複兩個候選人當時說的話,(不表示她的立場)。但是任何人看到那推特,都相信她是以50名情報專家的話,對抗川普口中的Russia, Russia, Russia.,(甚至暗示川普跟俄羅斯是一家。)不僅如此,她在當時跟美聯社AP的訪問中說,亨特電腦是「川普競選團隊的產品」Trump campaign product,這就是明顯在散發不實資訊。

這樣一個人,你讓她負責打擊錯誤資訊?

還有那個Mayorkas 他應當負責邊境事務,眼見每個月十幾二十萬非法移民闖關,但是仍然每天撒謊說:「我們承繼的是川普時代遺留下來的邊界漏洞,事實是我們每天都在修補。」你如果有看新聞,直覺他就是袁木第二。

 

04/27/2022星期三

川普雖然不在推特上,但是他的兒子小唐Don Jr.卻一直留在推特,自從馬斯克收購推特成功的消息在星期一傳出後,小唐一日之間多了八萬多粉絲follower,到今天上午再多了將近12萬粉絲,也就是兩日之間多了20萬之多。這表示推特原來的機制遭受人為控制。

根據推特的數據,小唐在星期二增加了87,296追隨者,到今天早上又多了119,022追隨者,所以到現在(今晚)可能已經更多。而過去那麼多月,他每天平均都只有七千追隨者。保守派及共和黨其實一直懷疑原有的作業人員可能用人手消除保守派的追隨者人數,現在有了證據。

過去保守派一直懷疑,推特工作人員用人為方式增加、或是減少類似follower這一類的機制。或許因為馬斯克接管,他們必須放手。因為馬斯克已經宣布,他會將推特的各種機制公開讓用戶檢查。這一下全部露出原型。哈哈!

我一直懷疑,奧巴馬在推特上有一億以上的追隨者,而川普原來是最多的,最多時有九千萬。這是不可能的事,奧巴馬連演講都號召不到一萬群眾,他這個燜人會有那麼多追隨者?

其他保守派人物中,佛羅里達州長Ron DeSantis過去兩天也增加了二十多萬追隨者。還有保守派電台主持Dana Loesch多了兩萬多追隨者,而她過去每天平均才574人。這就顯示推特這班所謂的科技菁英,原來都是極端不誠實的騙子。

這兩天很多過去一年多抵制推特的保守派重新上了推特,包括Fox News的Tucker Carlson,他只發表了一個短訊,說「我們回來了」,就得到14萬以上的粉絲。另外被左派媒體強烈攻擊的共和黨眾議員Marjorie Taylor Green也增加了13萬粉絲,還有被左派Cancel的名嘴Joe Rogan增加了13萬五千粉絲,德州共和黨參議員Ted Cruz增加了11萬兩千粉絲。佛羅里達那個被左派檢察官騷擾的共和黨眾議員Matt Gaetz也從每天1,900人,驟升到六萬多。這都是不到兩天的「成績」。

兩年多前我曾經企圖看一則推特,被迫加入,當時就已經發覺,讓我選擇追隨的人選,全部是我不喜歡的人(自由派官員),我希望追隨的人都不在名單上。就像Google一樣,你搜索時永遠跳出來的都是左派謊言,甚至是反駁我要的東西,所以我早已從這兩項中退出。而一般人很難接觸到正確的資訊。馬斯克真的只是邁出一小步,但是這一小步已經走得這樣辛苦。

 

04/27/2022星期三

馬斯克買下推特的行動,繼續讓美國左派意見領袖無法接受,一些有影響力的媒體人,以及推特高層繼續發動輿論,企圖推翻這項收購行為。雖然業內人士都認為是垂死的掙扎。

華盛頓郵報科技園地評論員Will Oremus在推特中說:想想看,(推特的員工)一早起來發現你的新老闆對他的8,400萬追隨者攻擊你們的同僚,而且你知道下一個就會是你自己。

Oremus指的是,前一天推特上的一個對話。有人發了一段短推特,說推特的高層Vijava Gadde對於馬斯克要接管很不開心。這個Vijava Gadde就是2020年大選前決定壓制紐約郵報的有關亨特拜登電腦新聞的主要決策人。馬斯克當即回了一個推特:「因為(對方)刊登一則真實的新聞,而終止一個主要新聞機構的帳號,明顯是難以相信的不適當的(行為)。」(下左馬斯克,右圖Vijava Gadde。)

 

 

 

 

 

因為Vijava Gadde是女性,(又來自印度),於是財經時報的科技評論員Dave Lee就攻擊馬斯克的言論是仇恨言論hateful,說:他(以這樣的評語)批評推特的決策人,難道這就是他前來治理這公司的方式?

推特裡面的高層及員工更是集體發出哀鳴,這證明了這些矽谷科技群體一面倒的立場。據洩露出來的推特員工的內部發帖,一個說他難以忍受的感到噁心。一個說他身體感到像是生病一樣的難受。他們用asshole代替馬斯克的名字,要不就用髒字眼說出他的名字M*sk。

一個說,他們都經歷了「五個階段的傷痛」,說的是一個人在獲知得了絕症,或是有親人去世時的「五個階段的傷痛」過程。一個說:最可怕的現象將會出現,川普會回來,不再有人會監管。好幾位高層公開表示會辭職,說一旦收購程序完成就會離開。一個推特則說:馬斯克擁有推特,將是2022跟2024選舉最嚴重的威脅。

過去幾年的統計都顯示,推特員工每年捐款給民主黨的捐款佔了98.5%以上,捐給共和黨的不到1.5%,今年這比例差距更大,達到99.0%與不到1%之比。其他幾個科技網路都相似。

今天川普的網路計畫負責人,前加州選出的國會眾議員努能Devin Nunes在Fox News上面說,他們的網路計畫很大,所以無需回到推特。努能說,他們即將推出的社交網路剛剛與Rumble達成協議,藉由該Rumble Cloud升空,將來會取代Tik Tok,Instagram,及Facebook,也就是比三者的綜合體更大。而推特將無法與之相比。Rumble也發表聲明,這將是一個不會被cancel cultural控制的管道。

 

04/26/2022星期二

美國左派多年來享受全面控制網路媒體的局面之後,首次遇到其中一個網路(推特)有可能淪陷,集體發出悲鳴,而過去因為發展電動車受到左派推崇的超級巨富馬斯克Elon Musk,一夜之間變成川普二號,人人可以對他喊打喊殺。他被攻擊的字眼似乎是翻版過去抹黑川普的字眼,說:他將讓推特成為白人種族主義的天堂,他將讓白人至上者有地方聚集坐大,以後只有不是同性戀的(straight)白人男人才能發聲,…

一個極左的作家,也是鼓吹黑人命貴的光頭白人Shaun King,說「馬斯克是成長於黑白隔離的(南非),由白人種族主義者養大的,他因為生氣推特不讓白人主義者在上面騷擾其他人,所以要買下推特,這就是他的言論自由的定義。」接著說:一個世界最有錢的人,隔離主義的產物,希望確保他的言論,及其他的白人男人的言論不受約束,所以要擁有推特。

電視女人清談節目View的主持之一Sunny Hostin在節目中說:馬斯克的行動,只對straight (非同性戀的)白人男人有利。當他說是為了言論自由時,讓我感覺是為了straight white men的言論自由,就讓他們拿去好了。

MSNBC的黑人女主持Joy Reid說馬斯克是一個法西斯,將會將推特變成極右集團的憤怒園地,就像上世紀三十年代的納粹德國。

另一個所謂的諧星Dean Obeidallah在CNN上面說:馬斯克買下推特,是白人種族主義者夢想成真,反正他是南非黑白隔離政權下的產物。還說:我懷疑他會將南非那一套搬過來。

MSNBC另一個主持Ari Melber更滔滔不絕列舉一大串「獨裁擁有人」可以趁機做的事:「他為什麼要用這麼多錢買一個網路?這樣你就可以不用解釋你做的事,你根本可以不必透明,你可以祕密禁止一個政黨的候選人,甚至一個政黨所有的候選人,…」他說的其實就是目前各大網路在做的事,他們只吹捧一個政黨,集體打壓另一個政黨。

那個好萊塢製片人Rob Reiner在推特說:現在馬斯克買下推特,他會不會讓一個過去用這園地散布謊言跟不實訊息的,企圖推翻政府的罪犯回來繼續推動犯罪行為?如果他回來了,我們如何對付?

這就是他們的憤怒焦點,他們害怕川普回來,不惜製造謠言。他們指責馬斯克要做的事,其實是他們已經做了好多年的事:是他們利用推特散布謊言(希拉里泡製的川普黑材料,壓制亨特拜登的電腦事件,壓制拜登一家人的貪腐新聞,壓制武漢研究室跟新冠疫苗的關係,任何對民主黨不利的新聞…)

事實是川普已經表示不會回到推特,因為他將啟動的TRUTH Social就是要跟推特對抗的,他沒理由回頭來挺推特。馬斯克只要做到推特不再壓制保守派聲音就足夠了。另外,很多共和黨都不願意川普回到推特,因為川普的推特就像避雷針,專門吸引左派攻擊,他說話太直接,(雖然這是長處),但是就讓無恥的左派有機可乘。共和黨不希望在今年中期選舉前出現變數。

 

04/25/2022星期一

 

馬斯克Elon Musk終於跟推特達成協議,對方接受了他的440億元收購計畫,他將成為推特唯一股東。這交易將使推特現有股東每股得回$54.20,而今日消息傳出後,推特股值已經上升5%。(自從四月一日馬斯克收購行動以來,已經上升了38%。)

馬斯克進行這次收購前,表示自己是絕對的言論自由者,許多人預料前總統川普將會重回推特。川普是在去年一月六日國會騷動事件後,被推特永久註銷帳戶。(不過川普已經多次發表聲明,包括今天,即使馬斯克擁有推特,他都不會重回推特。他堅持要使用自己創立的TRUTH Social 網路。)

今晚聽見新聞,已經對馬斯克開始攻擊了,說他過去對女人,對變性者的攻擊會給未來的推特染上不好的顏色,甚至說他會讓種族主義變成主流。一位評論員甚至說,這是放狐狸到雞舍哩,「言論自由」會成為社會動亂的晃子。美國黑人民權組織NAACP 也已經發出警告聲明,警告不要讓第45任總統回來。這些都是極端霸道,不講理,反民主的作風。但是這些人卻都代表主流。

目前無可否認推特員工中極多是woke族群,今後他們無可選擇,必須聽命於馬斯克,否則就只有選擇辭職。

至於推特是否幫到川普,也是一個問題。他每次在推特上說話,即使是說一加一等於二,都會被媒體拿來做負面新聞。因為問題不只推特一個。此外Facebook也沒有恢復他的帳號,而Facebook是籌款最有效的管道。馬上就要中期選舉了。此外Facebook的扎克伯格在2020年大選個人拿出四億多元在十幾個州建立基礎人脈阻止川普當選。有了推特只是在這個大環境中邁了一小步。大家還是要多努力。

 

04/25/2022星期一

烏克蘭戰爭進入第三個月了,一些軍事「專家」現在說,這戰爭有可能延長到年底,甚至多年。這都因為俄羅斯不肯認輸,即使打輸了都可以再賴下去。而烏克蘭這邊,就因為他幕後的金主阻止他們打勝仗,即使贏了都要扯他們回來。

記得去年阿富汗撤軍時,美國那幾位將軍,特別是那位隨風倒的三軍參謀主席麥里Mark Miley,當時他對拜登進言說,阿富汗政府至少可以拖到秋天,所以建議他大膽地(無計畫的)撤軍。結果阿富汗加尼政府在撤軍後不到三天就垮台了。

所以俄羅斯入侵烏克蘭之後,這位麥里將軍就大膽預言,澤蘭斯基政府不到三天就會垮台,甚至由國防部出面,要給澤蘭斯基逃亡協助,讓他自己選擇流亡政府的地點。結果澤蘭斯基一句話頂回去:我要的是武器,不是逃走。( I need ammunition, not a ride.)現在麥里等人一步步跟在澤蘭斯基的後面指揮,不管澤蘭斯基要甚麼,他們都慢幾個星期。

俄羅斯入侵烏克蘭的軍事行動一開始就兵敗如山倒,但是他們輸了可以再來,因為拜登跟北約一再給他們機會站起來再打。這幾天,俄羅斯連烏克蘭的火車站都全力進攻,藉口是「西方國家利用火車運輸武器」,這就奇怪了,俄羅斯可以找任何藉口,已經把烏克蘭炸到面目全非,連醫院,避難所,難民逃亡路線都不放過,還不要說當街處死平民,大量埋葬死人的亂葬崗,但是拜登仍然不敢給烏克蘭任何攻擊武器,甚至射程遠一點的火箭砲。幾乎到了用尺量的地步,以免「觸怒」普京。

 

 

 

 

 

 

昨天見到美國國務卿布林肯,跟國防部長奧斯汀會見澤蘭斯基的畫面 (上圖)。在允許記者拍攝時期,聽見布林肯笑嘻嘻地對澤蘭斯基說:「今天總算見到(你)了,以前都是見到你在電視,在video,今天見到真正的你。」澤蘭斯基則滿臉嚴肅沒有表情。

我的天,這是美國國務卿嗎?這是甚麼環境你說出這樣的話?你當澤蘭斯基是明星?是名流?我一直看不起拜登底下這夥人不是沒有理由,他們不是做大事的人,從來都不是。所有左派政客都沒有正經地對待自己的工作,他們打心底就是出來給自己混出名利的人,所以正經事一樣也沒有做好。只是大部分老百姓看不清楚他們的底。

 

04/25/2022星期一

星期五,德州一名22歲的國民防衛軍在Eagle Pass執行邊防任務時,見到有偷渡者橫渡美墨邊界的Rio Grande時就要溺斃,他立即跳下水去救人,結果他自己失蹤。德州警方一直到今天上午才尋獲他的屍體。

但是那兩名偷渡者反而沒死,後來德州海關官員發現,這兩人是毒販,當時正在走私毒品。

這名殉職的防衛軍是伊凡斯Bishop E. Evans (下圖),2019年才加入國民防衛軍。德州政府是因為聯邦政府完全不理邊界的混亂,每一天全州有將近七千人從邊界漏洞偷渡進來,所以在去年三月發動Operation Lone Star,動員數百名國民防衛軍防守邊境。(他們沒有逮捕權,只是幫忙防守。)

 

 

 

 

 

 

這次事件發生三天來,白宮毫無反應,主流媒體完全沒有報導。(只有ABC昨晚在晚間新聞中提了20秒鐘。甚至到了今天,屍體找到了三大電視網還是不報導,只見到NBC在報導有關Title 42新聞時,提了一句而已。)相對去年九月,媒體鋪天蓋地報導邊界騎兵被「懷疑」用馬鞭抽打海地難民的事件,拜登跟副總統卡美拉甚至第一時間出來指責,完全無法相比。後來那事件被調查了半年,確定那些馬鞭是用來操控馬匹的,媒體也不再澄清。那些騎兵被解除職務,到現在也沒有恢復。

難道這一名警衛軍的生命不值錢?何況他還是黑人青年,何況他下水救的是兩名走私毒犯。

 

04/24/2022星期日

因為自由派在網上大力推動變性文化,導致青少年的變性潮流,及人數激增。據稱特別是在青少年瘋迷的Tik Tok上,已經成為LGBTQ+團體宣揚「主義」的園地。最近半年這趨勢更炙熱,這批人在網上發布了不少鼓吹變性文化,甚至教導變性知識跟手術細節的訊息。更令人驚訝的是,這其中不少是小學教師,他們在Tik Tok上面很自豪的宣揚自己就是變性人,說話的對象不只是小學生,甚至是還未到上小學年齡的幼童。

Tik Tok是目前青少年最瘋迷的網路,全球超過十億用戶,其中四成以上是25歲以下人口。另有三成是25-35歲青年。而其中有關變性的hashtag#Trans的視頻已經被觀看260億次之多。

一般不上Tik Tok的人,包括做家長的人,對這現象可能渾然不知。不久前,有保守派就揭發這幕後現象,將那些在Tik Tok上面推廣變性的人身份揭發,她開創的網頁就叫做Libs of Tik Tok,據說這也是讓佛羅里達州長Ron DeSantis開始警覺的原因,要保護幼稚園跟三年級以下兒童,不會受到這種過分的性知識的汙染。

但是上星期,華盛頓郵報一個女記者Taylor Lorenz就高姿態的「揭發」這名保守派女子Chaya Raichik的身分,說她就是公開這些自由派身分的幕後黑手,甚至在CNN上面說:這些右派的目的不是要幫助家長得到訊息,而是要逼使變性人及LGBTQ+社區無生存之地,甚至是藉機發揮,攻擊主流傳媒。

Fox News的Tucker Carlson星期五揭發,Taylor Lorenz如何可以「揭發」Chaya Raichik的身分,原來是靠著德國一個由政府資助的機構Prototype Fund的幫助,這是藉由外國勢力,攻擊美國的個人媒體,中間牽涉到的陰謀值得追究。不僅如此,這機構甚至幫助網路開發者Travis Brown獲取資料,說Chaya Raichik曾經參加一月六日的國會騷動事件。(德國政府近幾年來走的極左路線,值得關注。他們停止自己生產能源,極力維護俄羅斯的輸油管,每年送幾百億美金給普京政府,還沒有人跟他們算帳。)

現在問題是,小學老師靠著Tik Tok對小學生宣揚變性知識,是否應當,這與一月六日國會騷動事件有何關係?(下面是Tik Tok上面部分變性人發出的視頻。)

 

 

 

 

 

 

 

說到Chaya Raichik揭發的Tik Tok驚人內容,那才是所有家長及成人都應當關注的,例如很多老師在上面興高采烈地宣布自己作為變性人的驕傲;還有一些家長在上面宣布,他們培養了性別中立的子女,非常驕傲;還有一些男人在上面為了自己開始有月經而吐苦水;另外有人宣布自己是trans-species「人獸中介」,說自己是狼人。更多的是宣揚各種代名詞的正確用法…這就是為什麼西方青少年一代又一代都變成思想怪胎的原因。

現在,只因為一個保守派女子將真相告訴大家,她就受到媒體的圍剿。而挺身而出對抗此一妖魔文化的佛羅里達州就受到包括拜登的抹黑跟攻擊。希望做家長的關注Tik Tok,這裡早已京城為各種妖魔鬼怪潛伏的園地。

 

04/22/2022星期五

最近美國前總統奧巴馬頻頻出現,到各地演講,(他是演講圈熱門人選,從來沒見到任何一間大學,團體,邀請川普或是任何一位共和黨人去演講。)

他昨天在加州史丹福大學以「言論自由是民主社會心臟」的演說中,自稱他是憲法第一修正案的「絕對派」,他說:「我相信一個自由交換的,激烈的,甚至有時對立的交換意見,會產生一個更好,更健康的社會。」但是他說,當談到社交網絡時,卻需要「監管」。甚至說目前為了阻止散發危險的不實訊息,一般的管制是不足夠的。

 

 

 

 

 

 

這番話明顯是針對馬斯克Elon Musk要收購推特,同時要將言論自由帶到推特裡面而說的。

他說:現在一些公司採取下一步行動,處理有毒的言論,阻止散布有害言論,方向是對的,…但是我認為這決定不應當完全操縱在私人利益團體的手上。

總之,這麼久以來,推特一手遮天,禁止亨特拜登電腦上的非法交易見天日,禁止任何有關新冠病毒來自武漢研究所的討論,奧巴馬都認為是正當的,現在卻無法容忍馬斯克要將言論自由帶進推特?

他的藉口是:這類決定影響我們所有人,對社會影響至大,所以這類論壇需要公共的監管。他用了很多法律術語,證明自己的論點,畢竟他也是一個法律人。這是他們的專長。但是以白話來說,他們的意思就是,只有民主黨跟左派的言論有自由,跟他們意見不同的都是需要管制的危險言論,必須由他們操控的公眾來監管。

最後他說,他的奧巴馬基金會今後要全力對付不實訊息的散布,包括培養新一代人,給他們工具,對抗不實消息及假新聞。這就是說,他們散布川普跟普京勾結的假新聞五年了,現在要管制拆穿他們幕後陰謀的所有報導。

這些人不僅會用專門術語嚇唬老百姓,還精於說謊,說謊時振振有詞到了無恥(不要臉)的地步。現在大家都知道,俄羅斯在2014年奪去了烏克蘭的克里米亞半島,完全是因為他的無能,(說了有關化學武器的底線言論,之後卻毫無反應,加上無能的拜登上台,才導致普京敢在今年再度出兵奪取烏克蘭,這幾乎已經是公認的事實。)所以他在烏克蘭戰爭之初還躲著不吭聲,但是現在厚臉皮的出來解釋了,一個多星期前在大西洋月刊舉辦的有關misinformation辯論中,他居然大言不慚的說,當時他要懲罰俄羅斯,但是歐洲各國不同意,所以他要「拖著」drag歐洲國家,採取行動。他這樣說:「我要說,目前對俄羅斯的軍事行動,歐洲的反應讓我感到鼓舞。對比2014年那時候我面對的是(歐洲國家)尖叫跟腳踢的反抗,我必須用力拉扯他們才得到反應。」我的天,當時那些人都還沒死,他就敢這樣公然說謊。

這是為了維護個人名譽不惜改寫歷史的極端不負責的作為。但是因為他是黑人,又是左派,他可以這樣做。目前還是熱門的演講人選,每一次演說酬勞都在30-50萬元美金左右。他毫無理由就獲得的諾貝爾和平獎也沒有人說應該收回。

 

04/22/2022星期五

佛羅里達共和黨控制的州議會眾議院昨天通過了,(並已在今天由州長簽署法案施行),取消位於該州奧蘭多Orlando的迪士尼(狄斯耐)樂園的特殊自主權,也就是五十多年前給予他們的自我管轄權限。

佛羅里達州最近跟迪士尼樂園,因為兒童是否應當被教導性別取向的教育發生爭拗,州政府跟州長Ron DeSantis簽署了禁止由幼稚園到三年級的兒童,被教導性別取向方面的知識,受到各界圍剿,(包括民主黨,媒體在內),將這項本來命名為「家長權利」的法案,誤導取名叫做Don’t say gay bill,而迪士尼樂園更在左傾員工領導下,聲言要迫使州政府取消成命。

在這樣的環境下,DeSantis聲言要取消一項在1967年簽署的法案。那一年迪士尼公司向州政府遊說,說要在佛羅里達中部一大片泥沼區開設遊樂場。當時那是一片無水無電的沼澤區,當地政府也沒有資金開發,於是通過這項法案The Reedy Creek Improvement Act,讓迪士尼自己開發,之後的利潤他們自己享受。

但是事隔五十多年,迪士尼的利潤已經翻了數十倍,目前仍然在享受當年「不受管轄,不用繳稅」的利潤,而且公然入侵州政府的立法權。何況這議案是廣受佛羅里達州居民歡迎的議案。據統計有七成居民(特別是家長)支持此一議案,誰願意自己的子女從幼稚園開始就被教導性別可以隨時變更?

迪士尼雖然帶給許多兒童歡樂,不過今天的企業模式卻已經成為富人家庭的遊樂場,一個四口之家去一次消費都在一兩千元美金以上,如果要在園裡吃喝,加上住宿,絕對不是普通收入家庭可以負擔得起。這跟他們的左傾立場完全是hypocrisy的典型。

支持迪士尼Woke立場的除了白宮(拜登跟沙琪等人),今天連全美教師工會主席Randi Weingarten (一個女同性戀者) 都出來放話,說DeSantis的議案製造的是propaganda,是misinformation,是仇恨的開始,戰爭的開始。…她的意思是說,不給幼稚園的孩子教導變性知識,就會啟發戰爭?這就是今天美國左派的真面目。她還是全美教師工會主席?為什麼教師工會主席必須是女同性戀者?她們代表多少的人口?她的目的難保不是要在小學中增加變性及雙性人口。(下左是佛羅里達州長Desantis與迪士尼對壘,圖右是教師工會主席Weingarten,她是拜登的親密戰友。)

 

 

 

 

 

 

 

很多共和黨人稱讚DeSantis敢於與惡勢力抗爭的精神。過去共和黨在遇到媒體全體圍剿時都會退縮,妥協,讓步,現在都是因為川普的開先例,敢於對抗。其實也因為,今天DeSantis也是共和黨內除了川普之外最受歡迎的領袖,民主黨當然要加把力打倒他。

另外,也要哀嘆迪士尼的歷史轉變。迪士尼創始人華特Walt Disney曾經是好萊塢最保守的電影業鉅子,甚至是最主動跟國會調查左傾(共產黨員)人士的「非美國人委員會」合作的一員,所以他能開創健康兒童娛樂事業,但是現在迪士尼管理當局已經被一群Woke分子霸佔,他自己的家族更是可悲可嘆的一群,自從華特去世後,他的後人為了爭奪遺產分配,法庭訴訟案件多達數十宗。加上他的後人每個都結婚三五次,又領養了無數子女,其中精神失常的,學習障礙的,智障的不一而足,但是卻都很會找律師打官司,其中一個繼承人Charlee Corra更是積極推動LBGTQ+的變性人,(你都不知道她是男是女,因為她堅持使用He,They做自己的代名詞)。如果華特泉下有知必然要翻幾個大身。

 

04/21/2022星期四

收到了安省政府給的一張290元支票,據說是每個人自從2020年三月所付的牌照費都退還給我們了。

記憶中,政府取消一項服務費(稅收),真是沒有聽說過的事。一直都聽說:政府開徵一項稅收後,只會年年上升,別想會降低,更別想會取消。但是安省省長福特Doug Ford一聲令下就取消了。我記憶力不是很好,但是在安省開車幾十年,就記得一直在付這牌照費,以前好像只是幾十元,現在加到每年120元。今年年初聽到這項宣布時幾乎不敢相信,沒想到他真的做到了。同時還取消了兩條高速公路的過路費。

我還記得,哈珀總理Stephen Harper在2006年上台不久,就將聯邦銷售稅GST降低1%到5%,這也是史無前例的。只可惜在他之後,不再有政府減稅,而各省的銷售稅卻不斷提升,加稅似乎是政府唯一開源的方式。好像目前安省就在前自由黨政府任內加到8%,所以每次買東西,就要奉獻政府13%的物價。

不是納稅人貪小,這只是表示有這樣的政府還懂得體恤小老百姓,不會將我們當魚肉宰割。目前我們每天看新聞見到的不是政府用錢收買選票,天女散花似的撒銀紙。就是無能及貪腐造成的浪費,每一項計畫都是以十億元計,但是之後見不到效果,例如安省自由黨政府以前為了掩飾自己的政策錯誤,在大選前毫無理由的搬運電廠花了十幾億元;以及將病人病歷電腦化,也花了十幾億元,過程都便宜了當權者的親信及同黨。(不是這樣福特還上不了台。)還有杜魯多政府因為向環保團體低頭,不肯建西部一條油管,不僅導致亞省石油無法外銷,甚至毀了原有合約,為了怕被控告,用45億元買下這計畫,(就是賠償),之後油管還是沒有興建。這些錢都要納稅人付出。還有他要將聯邦公務員的薪酬電腦化,到現在已經花了超過十五億元,修修補補,還是沒有做到完善。(其實五百萬元可以做好的事,為什麼會這樣?除了無能,還有就是讓自己的親信負責,大家私相授受。)就因為這樣,我們必須繳的稅年年都在提高。(這些事過去都寫過,參見:自由黨又花了我們45億元)

福特省長秉承他弟弟,多倫多福特市長的遺願,堅持幫納稅人看好荷包,他真的做到了。方式不是削減服務,只是做到不要浪費,不要集體分贓,不要因為自己的無能,要納稅人承受後果就可以。所以選舉時大家要睜開眼,不要被媒體的謊言蒙蔽。那些把納稅人都當苦力來剝削的政黨,不管他們說了多少花言巧語都不要上當。

 

04/21/2022星期四

Elon Musk馬斯克終於站穩住腳了,過去我說他是一個Libertarian,但是他在星期二晚上的一則推特中,正式攻擊woke,這表示他已經歸隊到保守派陣營。這是好事。

他在這簡短的推特中說,因為Netflix有一個woke mind virus (Woke 病毒),所以不能看(沒人看)。他發這推特是因為當天的新聞說,Netflix的訂戶十年來首次下跌,導致股值下跌26%。其實Netflix走woke路線不是今日起,這跟大多數流行文化一樣,都在走這極端的政治正確路線,(2018年付給奧巴馬夫婦五千萬美元,讓他們拍電視片就是一個例子。)我不看都知道他們在做些甚麼。(宣揚變性風氣,鼓吹美國是種族主義世界,改寫美國歷史等等。)所以我鼓吹大家看老電影,娛樂價值更高,也了解真正的美國應該是甚麼樣子的。

馬斯克這一次是被情勢所逼,看清楚流行文化的真面目。更了不起的是他敢出面對抗。過去有錢的名流中只有川普一個人廷身出來迎接子彈。希望馬斯克也能持久。

另一則媒體相關好消息是,CNN一個月前大張旗鼓發起的網路新聞CNN+被叫停了,CNN花了三億元美金推動這項龐大計畫,另外花了一億美元宣傳,據說單為這計畫還聘用了500人,(包括由Fox News跳槽過去的自由派主持Chris Wallace),現在每天卻只有不到一萬人收看(訂戶),所以這些人都要被炒魷魚。很多行內人說,CNN作為電視頻道已經沒有人看了,居然還以為發起網路節目就會有人看?真是自我膨脹的典型例子。(下面是CNN在紐約時報廣場為CNN+ 推出時做的巨大宣傳招牌。)

 

 

 

 

 

 

我這裡說過無數次,CNN收視率跌到谷底,不僅低至Fox News三分之一以下,甚至低於一些娛樂頻道,如烹飪頻道Food Network,園藝家居頻道HGTV,婦女頻道,歷史頻道等等。但是因為主流媒體繼續吹捧,連CNN的觀眾都不知道自己早已經是頻臨絕種生物。

最後一個相關消息是,Fox News晚間九點檔的Hannity剛剛進入第25周年,已經超越當年CNN的Larry King,成為有線電視最長壽節目。這節目主持人Sean Hannity也是我在上周介紹過的,全美電台聽眾最多的節目主持人,每周有一千四百萬人聽他的節目,直逼當年Rush Limbaugh的紀錄(最高時達到兩千萬人)。這些都證明保守派的節目收視及收聽率在在高於自由派的謊言電台。

過去將近一個世紀的自由派狂流很難一夜間翻轉,只要有馬斯克,Hannity,川普,就有希望。我們做小老百姓的,也該盡一分力。

 

04/20/2022星期三

烏克蘭東部局勢越來越讓人心酸,俄羅斯存心要取得東部廣大地區,作為這一次入侵的果實。他們放棄了對首都基輔的包圍,將所有軍隊集中攻擊東巴斯。烏克蘭在馬里幽坡Mariupol的指揮官Serhiy Volyna今日發出緊急呼籲,他的部隊可能只能死守幾個小時的時間。他說,雙方的軍力是十比一,俄羅斯入城只是時間問題。

他說:這是我們最後發出的呼籲,我們可能只有幾天,甚至幾小時了。(下:馬里幽坡指揮官的講話。)

 

 

 

 

 

 

他說,他們不會投降,但希望國際協助他們的傷患。他說,他們有五百名受傷的士兵,另有幾百名婦女跟兒童躲在一間鋼鐵工廠內,多數都受了傷。他希望國際組織幫助他們組織逃亡路線,讓這些人安全離去。因為俄羅斯軍隊現在阻止逃亡,甚至對難民進行轟炸。

他說:「那些傷者躲在地下室,就在那裏腐爛。」聽了讓人心酸。

俄羅斯對馬里幽波的居民下了最後通牒,要他們放下武器,讓出這個海港城市。俄羅斯亟欲取得這城市,這樣他們就可以佔據東部整個地區,由陸地直通黑海。

烏克蘭總統澤蘭斯基上星期表示,他相信單單在馬里幽波已經有兩萬人遇害。很多人當街被槍斃,也有些人可能餓死。目前已有20萬居民遷出,但相信仍有大約13萬居民被困在城內,他們已經被斷水斷電斷量達50日。(下:被炸的鋼鐵工廠。)

 

 

 

 

 

 

 

澤蘭斯基昨日再度表示,他相信如果美國跟北約國家一早給他們足夠的支援,烏克蘭已經戰勝。他在昨晚的講話中說:如果我們有那些我們需要的武器,也是他們擁有的,就足以與俄羅斯對抗,我們早已經結束了這戰爭。…我們必定已經解放了那些佔領區,因為我們軍隊的優越性,技術跟智慧都很明顯。」

他說,他跟西方國家要求的武器,說了又說,但是就是得不到,他感覺到好像是(電影) Groundhog Day裡面的情節。

他再度提出他需要的是:實施禁飛令,但是西方國家就是不肯。如果有禁飛令,他的城市不會被炸得這樣慘。但是美國只是細水長流的給他防衛性武器,雖然有用,然而這些武器只是讓烏克蘭國民用肉體之驅用來跟俄羅斯的飛彈對抗。

至於經濟制裁更是開玩笑,到現在歐洲大部分國家還是繼續跟俄羅斯買石油跟天然氣,每一天供應俄羅斯上億元美金。其他抵制措施普京都很容易「繞道」躲過,因為很多他的盟友都可以私下幫助他。到現在的真正損害都還刺不到肉。而美國還在每一天發現新的制裁目標。目前拜登唯一關心的就是中期選舉。這些澤蘭斯基都很明白。

(不久前見到新聞,川普的女兒伊凡卡Ivanka Trump在俄羅斯攻進烏克蘭後,立即開始捐募,一星期內就捐到一百萬份的Meals,立即專機送到波蘭。之後戰事越轉越烈,她開始募捐醫療用品及食品,因為她都是向大企業募捐,也是兩星期就募捐到五架飛機可以裝載的分量。並已及早運到當地。這些都是新聞中不見報導的。不知道美國其他大官的子女做了多少。)

 

04/20/2022星期三

今天是世界大麻日,不知是否巧合,民主黨控制的國會眾議院剛剛在四月一日通過了聯邦大麻合法化議案。票數是220-204,民主黨內只有兩人反對,共和黨內只有三人贊成。據說這議案在參議院可能面對困難,所以未必成功。但如果成功,那些仍然反對合法化的州份就無法再反對了。

目前在美國有37個州允許藥用大麻,就是需要醫生證明。其中允許大麻作娛樂用途的有18個州(包括全面允許,及非刑事罪名兩種),只有13個州全面禁止使用大麻,除了兩個州之外,全是共和黨的州。

所以如果民主黨在參議院也占據絕大多數,就有可能全面通過。

說一則跟毒品有關的新聞,星期一晚上在路易斯安納州的Baton Rouge,一個女人在Facebook上公開被人殺死。她的死亡過程被放上網達15分鐘。她先是被捆綁,之後不斷地被用刀刺,全部實況轉播。

死者是34歲的Janice David,殺死她的是35歲的Earl Lee Johnson Jr,警方說這是他們連續兩三天不斷吸毒之後的結果。後來有人看到網路上的轉播報警,警方在當地一個停車場一輛汽車中,發現這女子的屍體。據說當時死者身上被綁了jumper cables,明顯有人企圖放火燒車及燒死她。

警方昨天宣布已經逮捕了疑犯,控以一級謀殺罪。不過當他被捕時,是與該案無關的另一項偷車罪。當時他已經遺棄了藏有David屍體的汽車。事後他向警方承認他們連續吸毒兩三天。(下圖:兇徒被捕時。)

 

 

 

 

 

 

去年美國有十萬人吸毒致死,犯罪學家都承認,很多嚴重吸毒行為都是由輕微毒品開始。

至於Earl Lee Johnson Jr他也不是初犯,他在2005年就因為持械搶劫之後於2007年被判15年徒刑,今年一月獲釋,幾個月後就犯下如此罪刑。目前美國各地很多左傾檢察官都大量釋放犯人,或是對罪犯不予起訴。民主黨內很多有地位的左派都在呼籲改革司法制度,甚至呼籲取消監獄制度。

 

04/20/2022星期三

華盛頓郵報星期六刊登了一項他們統計的民主黨2024年最可能的總統候選人名單,有幾點值得注意,首先,拜登仍然位列第一位。其次,第二位不是副總統卡美拉Kamala Harris,(她退居第三位),而是前任印第安那州一位小市長,現任交通廳長(同性戀人) Pete Buttigieg。第三,這包括了十位重量級未來希望的人選中,真正重量級人選真的不多,如果前三名都是這等份量,其餘可想而知。

我們都知道,79歲的拜登目前的狀況,是否能順利完成這一個任期都有問題:說錯人名地名,記不得身在何處,編造故事,經常說:他們不許我這樣那樣。星期日他在白宮的復活節蛋儀式中,很高興的穿梭於人群中時,見到有記者問他問題,就前去回答,但是只說了一句話,就被一個穿著復活節兔子的人帶走(推走),後來知道她是白宮幕僚之一梅根海斯Meghan Hays,她是白宮的訊息計畫主任,近來每一次限制拜登跟記者說話的就是她。(下:這位假扮兔子的訊息計畫主任,跟隨拜登亦步亦趨。之後她還跟總統夫婦合照。)

 

 

 

 

 

 

 

如果拜登現在連跟記者說話的自由都沒有,還能期待他在2024年競選連任?

不過因為民主黨內現在真的沒有接班人,民主黨只有打腫臉充胖子,繼續祭出拜登做招牌。據說拜登一星期前鄭重其事的對前總統奧巴馬說,他非常嚴肅的考慮會在2024年競選連任,因為他相信只有他能打倒川普。這就是問題所在,民主黨自己都相信,他們沒有一個人可以擊敗川普。

這十人名單中,都是拿不出去的人,排名第四位的參議員Elizabeth Warren已經選過兩次都在黨內就慘敗。名單內有兩位州長,一位是俄亥俄州的Sherrod Brown (第七名),他在全國根本沒有知名度。據說是因為山德斯Bernie Sanders出局(太老了),所以用立場同樣左傾的他取代。另一位是加州州長紐森Gavin Newsom (第九位),但是要知道,他也是幾乎被Recall的,他的受歡迎度可想而知。這讓人想起因為醜聞下台的紐約州長科莫Andrew Cuomo,如果他還在肯定是熱門人選,但他的名字還不夠黑嗎?(據說科莫因此急欲東山再起,機會有多大只有拭目以待。)

根據這份調查,拜登即使是排名第一,也只有21%的支持率。可見他仍然不是第一人選。總而言之,民主黨目前是沒有熱門人選。而川普上一次的黨內民調支持度是54%,雖然降低了,還是很可觀。何況在黨內排第二名的,佛羅里達州長Ron DeSantis有可能比川普還要受歡迎。所以民主黨很害怕,他們會盡一切努力:打擊川普跟DeSantis,改變選舉制度,發動抹黑運動及文化大戰。

 

04/20/2022星期三

一個川普任命的女法官Kathryn Kimball Mizelle星期一裁決,美國疾病控制中心CDC沒有權限限制飛機乘客戴口罩,各航空公司立即紛紛取消了乘客必須戴口罩的規定。拜登最初的反應是:這是個人選擇,大家自己決定。之後司法部昨晚表示,會就此一裁決提出上訴,但是今天拜登政府又說,還沒有決定是否上訴,說要由CDC決定。(到現在還不知道是否會上訴,所以對於口罩規定現在沒有確實的規定。)

這就是當政府不按憲法做事時,製造出來的混亂局面。

(剛剛六點鐘的最新消息:CDC已經建議司法部提出上訴,但上訴需要時間,肯定已經過了15日的原定有效期。)

不過已經聽到拜登政府跟媒體紛紛指責這名法官的裁決,似乎她最大的罪名是川普任命。更批評她是政治掛帥,罔顧科學。事實是Mizelle才是盡了法官的責任:解釋法律,而非立法。她在裁決書中說得很明白:CDC在發布此一命令時,沒有適當的解釋其法律基礎,以及必要性。(如果每一個政府機構都開始推出法規,美國三權分立的制衡基礎就消失殆盡。)

Mizelle的裁決是針對去年七月時,兩位女子提出的控訴,指出她們長期在機艙中戴口罩讓他們產生焦慮,甚至恐懼感。其實CDC的口罩令原訂在星期一到期,但又臨時延長15天。

民主黨跟媒體指責Mizelle的裁決是以政治為出發點,事實是民主黨一開始就將Covid-19當作政治問題。川普時期幾乎每一個動作都受到攻擊,雖然他一開始就及時提供了PPE,氧氣機,(甚至有多餘的供應全世界),同時在歷史破紀錄時間幫助製造出三種疫苗。但是仍然被攻擊。民主黨利用此一議題製造川普的負面新聞,甚至利用Covid 發動了全面郵寄投票的需要,製造選舉作弊最大的空間。

一個星期前,再有一份調查報告證實,Covid期間封城最嚴厲的州份在效果方面,反而比不上不封城,或是封城不嚴密的幾個州。這項由Committee to Unleash Prosperity提出的報告指出,對於控制新冠肺炎的成果方面,最差的十個州中包括了:紐約,新澤西,伊利諾州,首府華盛頓特區,加州等,這些都是管制最嚴密的州份。而表現最佳的州份包括:猶他,內布拉斯加,維蒙特,佛羅里達州等。這些都是共和黨州長治理的州,管制最鬆,其中佛羅里達幾乎沒有封城。這項報告是以每一個州的死亡人數比例,經濟以及教育影響作為評估。

這已經是第二份類似的報告,結果都相似,但是民主黨就希望繼續以Covid控制國民恐懼心理,擴大幾個機構的權限。如果說新冠陰影還未消除,為什麼又迫不及待的取消川普時代推出的,遞解邊界非法入境者的Title 42?

 

04/18/2022星期一

哈佛大學為了趕上時代,在校園內一個叫做Women's Cabinet的學生組織發起下,將提高對於變性學生的醫療協助。這組織日前發表聲明,說要致力於關注校園內的gender issues。特別是在這一方面,對有需要的屬於gender minority 的學生提供醫療資源。也就是除了男生跟女生之外的學生。

這個學生組織幫助該校的「學生健康計劃手冊」列舉了對變性學生的資助項目,包括協助需要gender-affirming service的變性學生,也就是目前的性別跟出生時不同的學生,提供包括外科手術,賀爾蒙注射,行為治療輔助,等等的幫助。這計畫開宗明義說是要達到校園的diversity,equity,inclusive (多元,平等,包容)的目標。多麼好聽的字眼,全部被用來做邪惡的事。

去年十月,該校莎士比亞研究社還舉辦全黑人演員及研究社,禁止其他人種參加。十一月就舉辦了Sex Week活動,討論項目包括:色情電影,個人性別辨識(LGBTQ的性關係),集體高潮101等等。任何學生如果感到焦慮,煩躁可以到校區請求校園牧師幫忙,不過這牧師是無神論者atheist。

同樣這星期,麻省一個校區Ludlow的一間中學,鼓勵該校一對分別是12級11歲的兄妹學生使用不同性別的代名詞,但是避免讓他們的父母知道。這對父母發現子女跟校方(教師,輔導及校長)的電郵通訊中,那哥哥希望以女性代名詞代表,妹妹則希望以男性代名詞,校方不僅鼓勵,並有意不讓他們父母知道。後來當父母要求與老師商討時,對方閃避其詞,同時削短見面時間。

目前那對兒童家長已經向麻省高等法院提出訴訟。校方表示是按照該州的性別教育指引,但家長指出,這指引規定13歲以下的兒童,父母對於子女在的性別教育有絕對主權。

記得一個多星期前,佛羅里達要禁止三歲到九歲兒童被學校教導性別辨識方面的知識,受到全國媒體跟民主黨攻擊,甚至連迪士尼Disney World等私人企業抵制。現在蘋果手機正式推出男人懷孕的emoji (下圖),這男人還有五種膚色。

 

 

 

 

真的不想講太多,但是過去有一句話:國之將亡,必有妖孽。美國這樣下去真的距離亡國不遠。很多人見到烏克蘭今天被俄國轟炸得幾乎無一座完整的建築,都不知道從何重建。但是很多人還未察覺,今天的美國整個道德文明也已經被破壞得有如殘桓敗瓦,幾乎無法再重建了。因為今天美國的兒童全部都被洗腦,不論是失去性別的區分,還是用種族主義跟環保作為唯一道德基準,完全的顛倒是非黑白。記得毛澤東統治中國三十年期間也是如此,打倒孔子論語,摧毀宗教信仰,整個中國人也是有一段時間是非黑白不分,之後要很多年才逐漸恢復,(到目前也不是全部恢復)。現在美國破壞得更徹底,因為不像毛澤東是一夜之間摧毀,還有很多人心底裡知道分辨。今天的美國是逐漸洗腦,知道分辨的人越來越少。

 

04/18/2022星期一

美國媒體鐵了心腸絕不報導南面的邊界危機,即使是一個月闖關二十多萬人都不理會。上星期,還聽見一個主媒不屑地說:他們右派媒體每天報導邊界危機,哪裡有?

主媒只在去年九月當一萬五千海地人集體闖關時,報導了幾天,但是也集中報導幾名德州騎兵rangers用馬鞭好像在抽打海地人的事件,大作文章。說警察用馬鞭抽打海地人。記得嗎,當時拜登跟沙琪都在記者會中說這種行為人神共憤,不可以忍受。副總統卡美拉說:這讓人想起以前奴隸時代。拜登咬牙切齒的說:我保證,這事件必須有人負責。當時Fox News問沙琪,現在還未調查,他這樣說不是影響司法?她就說:調查結果不會改變事實,我們對事件的看法不會改變。也就是說,他們不管事實如何,真相與事實無關。

 

 

 

 

 

 

 

事件過去好幾個月,還未有消息。究竟是多麼複雜的一件事要調查半年以上?當然大家心裡有數,那些騎兵只是用馬鞭控制馬匹,(這是馬鞭的用途)。何況當時拍照的攝影師都說了,騎兵沒有打人。但是媒體不理會。

其實調查早已經結束,拜登政府只是不想公開。上星期,聽說拜登的國土安全部門終於做成一份五百頁的調查報告。據海關有關部門說,這報告澄清了事件中的幾名騎兵沒有犯錯,也不會被起訴。但是說要再等幾天才會公布,等黃道吉日嗎?

據那些邊界警察工會的人指出,這報告澄清了他們沒有違反部門指引,也不會被起訴,但是當局仍然有機會說他們違反某些部門章程,還是會被解除職務。他們相信拜登政府為了顏面,有可能用最微小的法律文字,處罰他們。他們說:需要用500字的報告宣告他們無罪嗎?

這些牽涉案中的幾位騎兵現在都處於解除職務,部分改作文職。他們都急於恢復職務,同時澄清名譽,但是拜登一夥就是不肯這樣做,更不要期待他們道歉了。我們可以預料到,即使真的公布,那些媒體還是不會理會。只有當這些騎兵有罪時,他們才會大張旗鼓的報導。

 

04/18/2022星期一

美國海關邊界保護局公布了三月份官員截獲的闖關人數達到221,303人,也就是超過22萬。這比一年前多出28%,而川普在任最後一個三月是只有三萬四千餘人。

這是指的截獲人數,那漏網之魚還不算在內,(據估計上個月沒有被截獲的人數大約是六萬二千人)。而因為川普頒布的Title 42法令,允許海關官員將那些有健康嫌疑的都遞解出境。據稱三月份有123,304人被驅逐出去,其中有109,549人屬於Title 42規定下的案例。現在拜登政府宣布將在五月底取消Title 42,這表示這些人將無法被遞解出境。邊界官員預料,屆時闖關的人數會提高三倍,到每天一萬八千人。因為走私集團已經通告中南美洲,甚至全球這項「好」消息。

同一個統計數字中顯示,上個月這些闖關人中,有八萬多人(80,127)被拜登政府用飛機或是巴士,偷偷送到全國各地,讓他們與親戚,或是贊助團體相聚。其中三萬多人(36,777)屬於人道假釋humanitarian parole,表示他們可以工作。只有剩餘的一萬多人被通知他們必須在預定時間到法院或是向警方報到,這些人也都被政府發放一個手機,上面會通知他們報到的時間及地點。但沒有任何保證,他們會照做。

目前抗議拜登政府取消Title 42的聲音越來越大,包括很多民主黨參眾議員(11名民主黨參議員),特別是屬於南面邊界州份,以及今年11月面臨改選的議員在內。但拜登毫無妥協意思。因為民主黨內的左派堅持任何人都可以進入美國尋求庇護。任何人反對就宣稱是種族歧視,因為這些闖關者九成九是棕色人種。(下圖:一批又一批闖關者,白天晚上都有人到達,而且這只是其中一個關口。第一步就是接受海關職員登記,過濾。)

 

 

 

 

 

 

 

 

目前據統計,南面闖關的非法入境者包含了153個國家的人民,極大多數是中南美洲人,其次是中東,亞洲等地。近來增加了很多烏克蘭人,但是據說走私集團對他們網開一面,完全不收費,讓他們過關。其他闖關者全部要付出兩千到四千美元的費用,才可以到達邊界。

此外據海關人員對保守派媒體說(因為主流媒體完全封殺這類新聞),拜登上台後在美墨邊境闖關者中有43人屬於國際恐怖份子名單terror watchlist上的人。此外走私毒品芬太奴數量過去一年增長一倍,到去年底的一年內,一共截獲了超過一萬一千磅的芬太奴。而只要一公斤(2.2磅)就可以殺死五十萬人。這表示這批毒品如果不被截獲,足以殺死25億人。去年一年美國有十萬人死於毒品,極大多數是20-45歲的青壯年。

上周,一個瓜地馬拉四歲男童跟母親一起於午夜闖關,兩人身上一共搜出價值九萬美元的大麻。據稱很多偷渡者用這方式幫忙運送毒品,就可以免付人蛇費用。

 

04/17/2022星期日

拜登在去年一月一上台後的幾小時,就發出行政命令下令聯邦所屬所有部門必須向他提出全套的平等計畫,讓那些underserved communities 得到種族平等的服務。上星期,九十多個聯邦機構同時提出了他們的報告,列舉了他們今後要加強的工作,以達到每一個機構都全面平等。

我們都知道,這樣做的後果就是削足適履,不顧一切地做到齊頭式的平等。到後來是花上天文數字的錢,全體文明後退。

白宮在提出這報告時指出:橫跨所有聯邦政府各機構都將採取具野心的行動,擴充投資,以資助有色人種(黑人)、原住民、鄉村、LGBTQI+、殘疾、女人及女童,以及長期貧困的社區。

其中國土安全部DHS在報告中指出,他們將在歸化(入籍)、人權保障、爭取該部門合約方面、反恐、反抗暴力、申訴機制、各項計畫上,都做到資助弱勢社區,達到平等。這其中的問題就是,無論是反恐,打擊犯罪種種行動上,都應當是做到保障國民安全,應當與族裔,貧富沒有關係。如果反恐時也要注意對方的膚色,那不是反恐,那就是拜登上台後在各部門展開的批判性種族主義,製造出來的打擊白人的議題。

此外DHS甚至指出在某些範疇內要「擴充性別選項」。這些議題似乎超越與國土安全部門的作業範圍,讓國土安全部成為積極推動極端左傾議題的工具。

過去幾個月積極在部門內推動清剿「白人優越主義者」的國防部,也發表了他們的計畫。強調要在每一個部門及運作程序中,重新定位,幫助那些永遠落後的社區,達到族裔,性別,及性向方面的平等。而且特別強調要在原住民社區,跟環保問題上面盡力。但又聲明要聚焦於「極端分子,或是違反國防部基本原則的異見者」,這就是暗語,指的是川普支持者。又是將反政府行為跟川普選民掛勾。

當然好像勞工部門就更不用說了,大力聲明要在工資及工作時間上,做到平等,目的是消弭各族裔在工資上的不平等。難道說,不論學歷,資歷,年資,工作成績,全部做到工資平等?那不是跟共產主義無異,到最後生產力跌到零?

司法部門使用的文字也讓人憂慮。他們的目的幾乎是要做到每一個族裔的犯人都要人數相等。而且每一個部門都強調,要做到環保,環保,再環保。不知道這跟平等有甚麼關係。感覺上,是同一批人在寫這些報告。

歷史上有智慧的人提出的理論歷久彌新,經得起時間考驗,(不像馬克思主義在20世紀已經證明一敗塗地,還死了無數人。)隨便舉個例子,國父孫中山說的,我們要爭取的是「立足點的平等,而非齊頭式的平等。」提供每一個人平等機會,而不是將那些好的人都壓下去。現在拜登一夥人要做的就是齊頭式的平等,不准能幹的人出頭。此外孔子的因材施教,柏拉圖的不同素質的人從事不同的職位,達爾文的物競天擇,等等都不是爭取完全的假平等。真不曉得拜登這一夥人的書都讀到哪去了。(也證明他們都是先天智慧不足,只是按部就班地靠著寫報告,取得文憑的半白癡。)

 

04/16/2022星期六

拜登的老人病情況真是嚴重,星期四他在北卡羅萊納州農業科技大學演講了三十多分鐘之後,就轉身伸出手來要跟人握手,但是講台上一個人都沒有。他收回那隻手,但是轉了一圈似乎不知道要做甚麼,先是向左,之後向右,之後才走下台去。當時舞台邊站了不少人,也都沒有人要跟他握手的意思。(下:拜登跟空氣握手。)

 

 

 

 

 

 

這還不是當天他犯的唯一差錯。他在這次演說中還這樣說:我到過很多大學校園,事實是,我有四年時間是賓系凡尼亞大學的全職教授。

事實是,拜登從來沒有在大學裡教過書。他31歲就進入參議院,之後一直從政。但是他這種空口說白話的例子太多了,剛剛在二月一次訪問中他就說:「我懷念教書的日子,特別是賓州大學,我懷念講課跟寫作的日子。」也許心理學家應當研究他為什麼要說這些於他沒有好處的謊言。他也沒有需要這樣做,這種言行近乎幻想症。以前川普每次演講,媒體事後都要fact check,現在這些事媒體根本不報導。

 

04/16/2022星期六

美國勞工部這星期公布的通貨膨脹率再度讓人驚覺。三月一個月的通脹率比一年前高了8.5%,這是自1981年以來最高,而相對二月份一個月就提高了1.2%,連續多個月來的嚴重通脹,已經導致有財經界人士預言蕭條期recession即將來臨。物價高漲都因能源引起,而其中三月份的能源價格更比一年前上升了32%。雖然拜登將全部責任歸咎在普京發動的烏克蘭戰爭,但是相信他的人占少數,這已經導致拜登的支持率到達最低位的33%。連那些整天為他打鼓叫好的左台也紛紛發出悲鳴,預料十一月的中期選舉,民主黨會敗得很慘。

於是拜登政府也想到要亡羊補牢了。拜登的內政部昨天下午宣布,下星期起恢復發放聯邦土地上開採石油的執照。這聲明中說,星期一土地管理局會發放其中173塊土地最後的環保評估報告,以供開採石油。

記得拜登上台第一天起,就用各種行政明令,終止了聯邦土地上開採石油的許可。此外又通過數以百計的環保條例,最重要是允許環保團體就各種議題控告石油公司,阻止多種石油開發項目的進行。昨天的宣布,只是扭轉了其中一個方向。而且據石油工業說,這次批准的一百多塊土地占地十四萬英畝,只是過去(川普時代)批准的20%,相信能幫助的幅度不大。

內政部選擇星期五下午,而且是復活節長周末作此宣布,就表示不想引起太多注意。是擔心自己立場改變沒面子?還是害怕民主黨內左派(參議員山德斯,紐約眾議員AOC)吵鬧?

川普離任時,美國的油價是兩塊多一加侖,現在加到四塊半以上,其中加州已經超過六塊錢。川普時代做到能源自給自足,還有多餘外銷。拜登一上台就開始跟俄羅斯,墨西哥買石油。現在因為制裁俄羅斯,更去低聲下氣請求幾個敵對國家:委內瑞拉,伊朗跟沙地阿拉伯要求買石油。據說委內瑞拉提出的條件是交換人質,沙地阿拉伯是連拜登的電話都不接,伊朗則必須由俄羅斯在中間斡旋,據說目前也停擺了。

民主黨是死不認錯的黨,他們願意開放20%的土地已經是強其所難,所以要偷偷的宣布。過去幾個月,拜登跟沙琪都瞪著大眼睛說謊好多次,說石油公司將七千張私人土地開發石油的執照放著不用,所以石油短缺都是他們的錯。如果真是這樣,謊話可以繼續說下去呀,何必再開放國有土地。

事實是,即使開放國有土地都沒用,只要你們縱容環保組織每天示威、控告,就沒有人敢開發石油。何況,一條輸油管都不肯建,開發出來的石油怎麼輸送?

拜登上台後拆爛污的事情做得太多,南面邊界屏障給他毀了,通貨膨脹搞得每一個家庭每個月消費力低了三至五百元。還有在各地學校推動的批判性種族主義教學,性別辨識的教育,都讓做家長的開始驚醒。阿富汗撤軍搞得窩囊難看,讓普京有機可乘,世界大亂。事實是他取消了川普對普京Nord Stream 2的經濟制裁,也是讓普京發動戰爭的另一個因素。種種原因讓他的民意支持率低至三成幾,拉丁族裔對他的支持率掉到26%,下跌兩成,比白人的31%還要低。黑人對他的支持率也由78%下跌到63%。此外年輕人18-34歲的年輕人支持率,也下降到27%。獨立人士對他的支持率同樣不到三成。現在唯一還挺著他的,只有那些鐵板民主黨人了。這些都是讓民主黨跟媒體整天做惡夢的。未來的日子相信還會有類似的急轉彎政策會發表。

 

04/16/2022星期六

世界第一鉅富馬斯克Elon Musk收購推特計畫,遭到推特董事會圍剿,還推出了毒藥丸計畫。事實是推特本身已經不是搶手貨,那麼多年都無人問津,這毒藥計畫有多大作用值得懷疑。所以只要馬斯克堅持,這推特將是他的。

 

 

首先他的出價應當是股東難以拒絕的。但是董事會硬是要股東拒絕,已經違反常理。雖然馬斯克說了他430億元的出價是最後的條件,但那不是鐵定的法律文字,他隨時可以提高,而且不管提高多少成,以他數千億的身家,不過是九牛一毛。所以那毒藥計畫未必毒死他,搞不好只會毒死大大小小股東。

離奇的是,推特股東以及員工普遍的反對馬斯克入駐,這種心態就值得大大商榷。美國的主流媒體跟著大張韃伐也透露了他們的醜惡心態。馬斯克明的暗的都只有一個目的:恢復推特的言論自由。這些人明顯反對言論自由。他們不願意放棄他們控制了這樣久的全國的言論,全世界的意見。一個個專家,評論員都振振有詞的說:「我們不能讓一個億萬富翁來操縱我們的言論。」這是非常離奇的話。過去操縱這些論壇的哪一個不是億萬富翁?推特過去的老闆Jack Dorsey,Facebook的Mark Zuckerberg,微軟的蓋茨,…只有左派的富翁有資格操控言論?還有一些評論員義正嚴詞的說:富翁收購媒體是進行壟斷,必須阻止。但是當2013年世界首富,亞馬遜的Jeff Bezos收購華盛頓郵報時,不僅沒聽到一絲反對聲音,反而普遍受到媒體的歡呼說是一件最美妙的收購行為。

他們最擔心的,不僅僅是擔心有一個「保守派」來做主管,還明白表示,這會讓川普再度出現。不要說這想法多麼的病態,邪惡,只因為他跟你們立場不一就要讓他死無葬身之地,這是比共產黨,比納粹還要毒惡的心態。

說過馬斯克不是保守派,他只是一個Libertarian,真正的自由主義者。目前處於左右兩派中間。但是在目前自由派Liberals如此的惡霸風氣下,見到過去很多Libertarian走過一陣子,思考過一陣子,都會向保守派靠近。明顯的例子有影星Clint Eastwood,政壇有Rand Paul,其實娛樂圈還有很多都是,只是因為保守派現在處處挨打,他們不敢明說,好像Kurt Russell,Bruce Willis,以及現在露出一半身子的Sean Penn,Bill Maher等等。

我說過馬斯克思想還未定型,他還在自己良心的範圍內找出一條思路,我們也見到他沒有走歪,而且他仍然有相當的獨立思想能力,沒有被這像洪流一樣的左傾自由派思潮吞沒,這是一個非常難得,也非常好的現象。如果他能打勝這一場仗,這世界還有希望。

 

04/15/2022星期五

我常在這裡說,Fox News是所有有線新聞Cable News中收視率最高的,觀眾人數比CNN跟MSNBC兩個左傾電視台加起來還多。事實是,這現象在廣播電台更明顯。自全美電台Talk Show之王Rush Limbaugh去年二月去世後,廣播業界的雜誌 Talker’s Magazine 統計出最多聽眾十大Talk Show的名單,有七位是保守派,只有兩位是親民主黨的左派。而且前面四位都是保守派。

名單中第一位是Sean Hannity,常看Fox News的都應當熟悉他,他是目前晚上九點鐘的節目主持。他的廣播節目每周有一千四百萬聽眾,他目前的五年合約是一億美金。他的節目在下午三點鐘開始三小時,(在過去是剛好在Rush Limbaugh之後的時段),但是我是在Buffalo的電台聽到,時間是傍晚七點開始。Hannity是黨性很強的保守派,他能崛起代表他的廣大聽眾都是川普的死忠。(下圖左起為前四名:Hannity,Ramsey,Levin,Kilmeade。)

 

 

 

 

 

居第二位的是老牌廣播人Dave Ramsey,他以提供財經資訊,(如何致富)為主。他也寫兒童書籍。介紹中都說他是中間路線,然而他是福音派基督徒,所以我不相信他不是保守派。

第三位是Mark Levin,常看Fox News的也必然熟悉他,他除了在星期日晚主持八點鐘節目,也經常在其他時間出現。他過去也常出現在Rush Limbaugh的節目中。出過幾本書非常暢銷,最近的一本是American Marxism,連續16個星期居紐約時報暢銷榜第一名。

第四位也是Fox News節目主持Brian Kilmeade,他在早上主持Fox and Friends二十多年,現在又在星期日晚間主持八點鐘節目。他的廣播節目也是在Fox Radio News。他還出版過很多本歷史書籍。被形容是最忙碌的人。

第五位是最近才崛起的黑人主持Joe Madison,資歷很淺,以種族主義為主要話題,是親民主黨的立場。

第六位是十人中唯一的女性Dana Loesch,她過去是民主黨,九一一之後轉投共和黨,並曾經出任美國步槍協會發言人,也是Fox News 常見的評論員之一。

第七位Mike Gallaher是德州保守派,也是共和黨,經常在節目中訪問共和黨人。也經常在Fox News中出現。

第八位是Thom Hartmann,這就是一位親民主黨的左派,一度定期邀請Bernie Sanders在節目中出現。他的電台節目已經19年。

第九位是Michael Barry,也是以德州為基地的保守派,他的電台節目經常被電台安排在Sean Hannity跟Mark Lavin節目之間。

最後一位是Joe Pagliarulo,也是德州為基地的保守派。他過去經常在Glenn Beck的節目中做代班,現在Beck已經被排擠到十名以外,他卻步步高升。他也經常出現在Fox News中。(這些以德州為基地的主持,他們的節目也都在全國各地的電台中聯播。)

這名單中不僅以保守派居多,而且美國過去最知名的(髒話連篇的) Howard Stern都被他們擠出去了,可見保守派的聲音在廣播界多麼搶手。這就像Fox News的受歡迎,不是因為他們的節目多好,而是路線受歡迎。盡管主流媒體都操縱在他們(左派)手中,那是因為他們長年霸佔菁英管道,保守派無從選擇。然而廣播不同,廣播選擇多,與老百姓最接近,聽不順耳可以轉台。加拿大跟美國的貨車司機的反抗運動,也都因為這些電台節目的影響跟支持。還是一句話,保守派必須選擇,不要讓「方便」左右我們。這些節目在美國各地的電台都會聯播的,有些在網上也聽得到。

 

04/15/2022星期五

美國南面存在的非法闖關者的危機,因為主流媒體不肯提,所以成為世界上最大的「屋子裡的大象」,這樣的事不知甚麼時候才會真相大白,讓那些被媒體牽著鼻子走的人開眼。

事實是,目前每一天有七至八千人成功在南面闖關,而絕大部分是在德州,其次是亞利桑那。而加州那邊因為邊界圍牆已經(在川普任內)建好,所以不再有非法移民大批闖關事件。而因為這些事件都發生在兩個共和黨的州,可能是拜登政府不聞不問的原因。

這兩天,德州州長Greg Abbott忍無可忍,已經送了三輛大巴士的非法入境者到首都華盛頓,讓拜登政府領教滋味。但是主流媒體還是一個字都不報導。Abbott這樣做是因為過去大半年,拜登政府偷偷的將非法入境者,(包括許多單身男子)在半夜用飛機跟巴士,送到全國各地。(下:這是部分昨天被送到華盛頓的非法入境者。)

 

 

 

 

 

 

 

最初民主黨攻擊Abbott此舉是綁架非法入境者,於是德州選擇那些志願者,沒想到這樣多非法入境者願意乘坐免費巴士到華盛頓,(之後他們再自己找方式到別的地方),這樣才堵了民主黨跟白宮發言人沙琪的嘴。不過這些事,別想在新聞中見到。

現在拜登政府火上加油,他們又宣布,川普時期的一項跟非法移民有關的法律Title 42即將在五月底取消。當時川普是沒有辦法,就利用新冠肺炎期間,將對健康有害的非法闖關者驅逐出境。這是移民當局唯一的武器,否則所有闖關者都可以自由出入。據說在這法律下,非法入境者有將近一半被遣返。但是現在拜登政府藉口Covid-19已經過去,所以這法律也要取消。Covid真的過去了?那為什麼坐飛機還要戴口罩?很多學校還規定學生要戴口罩?即使這是真的理由,政府是否應當有後續措施予以取代?

邊界官員已經提出警告,一旦取消Title 42闖關的人會更多,由目前的每天七千多人,增加到每天一萬八千以上。

據說在中南美這消息被當作天大好消息,人人奔相走告。要知道目前幾乎百分百的非法入境者都是犯罪組織在控制,你沒有付錢根本就接近不了邊界,目前的行價是美金兩千到四千元,視路途遙遠及國家而定。犯罪組織聽到沒有了驅逐的法律,已經擴大規模,大肆招募。這是為什麼墨西哥政府非常不滿意拜登的原因,因為他讓墨西哥的犯罪組織越來越壯大,他們現在由走私人口及毒品的收益獲利每天以數億美元計,這樣的惡勢力,將使墨西哥更難維護國內治安。

其實川普時代還有一項非常有效的法律,就是「留在墨西哥」的規定,申請庇護的人必須留在墨西哥境內申請。當時墨西哥政府派了兩萬多警察幫忙維持這法律的執行,但是拜登上台後又取消了。其實墨西哥政府是希望這樣做,因為如此可以阻擋新的闖關者。現在一批又一批中南美人前往美國,對墨西哥造成的壞影響更大。

拜登真的是一個徹底破壞美國,也危害全世界的昏庸惡勢力。

 

04/14/2022星期四

Elon Musk 馬斯克終於出手了。他出價430 億美元收購推特,那是每股54.21美元,比他在13天前收購推特9.2%之前的價位高了38%,這是相當好的條件。很多財經分析家都相信,這次收購成功機會很大。

馬斯克明言,他此舉的目的是恢復全球的言論自由。而要達到目的唯一方式是讓推特成為完全私人擁有的私人企業。

 

 

 

 

 

他原來以維持為推特最大股東,就可以晉身董事會,操縱推特的作業。但很快就發現未必,所以他自動推拒了董事身分,以收購百分百股權為目標。

過去兩星期,馬斯克試圖從根本改革,發現不是辦法。他甚至建議將推特在舊金山的總部改作無家可歸者的收容所,因為「反正大家都在家裡上班,這辦公室永遠是空的」,他也建議在每條推特上加一個編輯按鈕,等等,這些做法都無助於一夜之間讓推特改頭換面。

馬斯克的行動讓很多保守派歡欣,過去幾年推特壓制所有對民主黨不利的消息,又鎮壓、封鎖、取消保守派的新聞跟帳號。不過他的目的是否可以很快達到則仍然有很大的疑慮。因為推特的問題不在頭頂,而是整個矽谷。整個矽谷都是左傾的自由派。頭頂換了人,底下人是否會陽奉陰違?他必須花多少時間去整頓?矽谷以外有多少網路菁英可以為他網羅?

還有,我們都支持馬斯克維護言論自由的基本原則,沒有人比他更言行一致。烏克蘭戰爭一開始,他就全力支持烏克蘭,將自己的Starlink 衛星系統提供給烏克蘭,維護烏克蘭的資訊網路不會中斷。這讓烏克蘭的官方及民間通訊能夠全面的正常的運作。

但是我們也必須知道,馬斯克不是保守派,如果一定要給他劃座位,他更偏向於屬於Libertarianism (自由主義者),就是反對政府的任何規管。好像說,他提供烏克蘭衛星網絡,但他也不會禁止俄羅斯的謊言宣傳,他是完全的自由派。表面上,他跟目前美國的保守主義比較接近。例如當能源危機剛出現,他就主張加速開採石油,雖然他自己是電動車大王。此外他認為民主黨的Covid-19嚴格規管就是借題發揮,也批評死亡人數被故意做大。他更因為反對加州重稅,將Tesla跟SpaceX總部都遷到德州。但是對於一些社會問題,好像毒品規管,他也支持放任原則。同性戀問題方面,最初他是支持開放態度,但是近來對於幾十種性別,以及特殊的性別鑑識(好像不用he,her,而用中性代名詞)就多方嘲笑。這些都證明他沒有統一的思路,而是一個思想未成形的務實主義者。

據說這幾天,其他網路大鱷好像Facebook,Google,YouTube等在幕後商討是否要阻止馬斯克的收購行動,由他們集資對抗。不過眾說紛紜,未必比一個人做起來有效率。馬斯克個人資產高達2,650億元美金,一聲令下就完成動作。

 

04/13/2022星期三

俄羅斯軍隊只不過佔領了基輔幾個衛星城市三個多星期,就姦汙了無數的婦女,其中不少婦女被強姦後還被殺害。而現在在Bucha卻仍然有九個女人因此懷孕,最年輕的只有14歲。

當地政府說,無法計算有多少婦女被強姦,因為多數女人都不願意說出來。這是俄羅斯軍隊有計畫的,大規模強姦行動。據一些婦女說,那些俄軍在施暴之前對她們說,要她們都生下俄羅斯小孩。這樣的行徑讓人再次想到日本對中國人的連續八年的屠殺行為,禽獸不如。

據英國BBC跟Daily Mail報導,烏克蘭安全部門截聽到名俄軍在強姦當地婦女之前,跟在俄羅斯的妻子通電話,妻子在電話中批准丈夫強暴烏克蘭女人,一個女人這樣說:你只要不告訴我做了甚麼,曉得嗎?丈夫說:你是說,我可以?妻子說可以,但是要他用保障(安全套)。丈夫又多問了一次,妻子再次肯定(允許),於是丈夫高興地去做了。

據當地婦女後來說,她們在丈夫子女面前被強暴,一個殘障的丈夫企圖去解救妻子,腹部被射穿打死。一個女子說他16歲的妹妹當街被施暴,那俄軍口中還喊著:每一個納粹娼妓都應當是這下場。

下面是最新的烏克蘭作戰地圖,北邊藍色部分原本是俄羅斯佔領的,現在都已經被烏克蘭收復。現在俄羅斯部隊集中在東部南部(粉紅色部分),目的是佔據這一片地區,讓俄羅斯以後可以從陸地直通南面的克里米亞跟黑海。所以中間的Mariupol馬里幽波非常重要。俄軍已經將這一個城市炸平了,幾乎沒有一間建築還是完整的。並包圍這城市一個月了,居民沒水沒電沒糧食,但是還是在死守。據估計這城市已經死了兩萬人以上。這是真正的誓死不屈。

 

 

 

 

 

 

 

 

其實烏克蘭的勝利本來是囊中在握,但是拜登跟其中幾個盟國就是不肯走那最後一步。澤蘭斯基在CBS的60分鐘被主持人問到:你(究竟)需要美國給你甚麼,他沒好氣的說:拜登有我給他的單子,他很清楚。

本來俄軍是輸得很慘,但是普京有決心得到勝利果實。他今天說,談判已經走到死胡同。還說不達到目的不會走。他所謂的目的「保衛烏克蘭境內說俄語的人」根本是謊言。如果人家等你保護,不會跟你殊死戰。

普京說,北約擴充是對俄羅斯的挑釁。北約從來沒有主動擴充,北約那一幫溫吞水全部都跟你買石油,他們有意思要擴充嗎?是你逼他們擴充,烏克蘭為什麼爭取加入北約?還有今天的芬蘭,瑞典全部在積極爭取加入北約,這些原來都是政治冷感的國家,他們為的是甚麼?都怕了你了。

 

04/13/2022星期三

昨天在紐約地鐵布魯克林站發生的煙霧炸彈襲擊事件,證實又是一顆存在社會中的「定時炸彈」發作了。這個62歲的男子Frank James原來有這樣多案底,其中在紐約由1992-1998年就被逮捕九次,罪刑包括持武器攻擊傷人,性侵犯,盜竊等等。此外在新澤西州也被捕三次。此外明顯有精神病,但是美國目前的司法制度讓他一次又一次的被放過。在人權大旗下,讓他在各州自由行。

 

 

 

 

 

 

 

這次事件造成29人受傷要住院,包括十人是被槍傷(證明他打槍不準?)。

這樣一個人可以一再越過州界犯法,買槍,自由在人流多的地方出入。而警號那樣多,卻都被相關單位忽視了。不要說他一再犯案的案底,他在最近一次三月一日放上YouTube的長達一小時的錄影帶,就說明了,他要「殺死所有眼前的人」。為什麼川普跟他家人放上網的東西,一放上就被拉下,而這James的錄影卻引不起一絲漣漪?

他這語無倫次的東西證明了他一生都在犯罪,但是都怪罪在種族主義上面,他明白說:「黑人跟白人不應當有任何接觸,他們應當隔離在不同的洲continent。…我要殺死所有白人…黑人耶穌應當殺死所有白人。」他說他支持剛剛被任命到最高法院的黑人女法官KBJ,但是當知道她嫁的是白人時,立即用髒話罵她。

他在這影帶中說:「我要殺死所有眼前的in sight人,我計畫殺死所有我見到I saw的人。」又說:「這國家奠基於暴力,要活著就要暴力,所以(大家)都要死於暴力,…你在監獄裡跟人談,就是這樣,所以我絕對不會再回去監獄,沒人可以讓我Fxxx回去。」最後說:黑人存在的目的除了摘棉花,菸草葉子之外沒其他用途。所以他要使用「合理的暴力」。

另外還有好幾段是針對拉丁族裔,亞裔及猶太人的攻擊性言論。想想看,如果是一個白人針對黑人寫下類似的句子,不會是天大的,爆炸性的新聞?但是現在主媒對這幾段錄影帶卻避重就輕的報導。

而且這種例子我們見得太多了,這些潛在炸彈埋下很多警示,但是沒有人注意。FBI整天在正經上班的保守派人群中尋找蛛絲馬跡,但對於這些有幾十次案底的人卻都不予理會。上次在威斯康辛州駕車闖進遊行隊伍中殺死六個人的是一個例子,前幾個月連續在加州刺死家具店女大學生,還有殺死多名街邊路人的,在紐約地鐵中推人致死的,全部是這一類人。不過這些幾乎全是黑人的精神病患者全部被有意的放過了。

昨天我們更發現,剛剛一個多星期前,在加州沙加緬度夜總會前面掃射殺死六人的槍手 Smiley Martin 也是慣犯,他本來被判十年監禁,卻只坐牢三年多就被釋放,不僅如此,釋放時還被當局給了七千元,只是因為法庭積壓案件太多,為了不再拖延,給他的「和解費」,有這樣的事嗎?結果他在獲釋後一個月就犯下這樣嚴重的殺人案件。

昨天當布魯克林站發生這單意外時,警方第一時間就說嫌疑犯是「黑人男子」,幾大媒體都避免提到黑人兩個字,CNN後來忍不住必須說了,那位主持John King居然說是一個black gentleman,真是犯罪新聞的首創。後來警方給了相片,我發現他們等了兩三個小時之後才用。如果你不說是黑人,不發相片,怎麼叫市民幫助你緝凶?今天那市民就是因為見到相片,才能夠及時通知警察的。

昨天案發後,紐約的新市長亞當斯還在指責槍枝氾濫。諷刺的是,拜登星期一才召開記者會要掃蕩影子槍枝,甚至要犯罪受害人以後可以控告槍枝製造公司,請問這樣的法律,對於James這樣的人有用嗎?你們讓這樣的罪犯滿街走,卻去管制有合法執照的槍械公司?意思是說:先放罪犯去殺人,之後要受害者去向槍械公司索償。真正應當負責的是那些放犯人出來的檢控官,法官…

 

04/13/2022星期三

美國大學再度上演追打保守派演講人員事件。佛羅里達前黑人共和黨眾議員,及退休上校Allen West雅倫威斯特,上周應一個保守派學生團體的邀請,前往紐約州水牛城大學University of Buffalo演講,結果受到二百多左派學生攻擊,他們並將一名主辦人追趕到廁所躲起來。

這場演講是由一個全國性保守派年輕人團體Young Americans For Freedom (YAF)主辦。威斯特演講的題目是:美國不是種族主義的國家。他以他自己為例,他生長在種族隔離時代,但是仍然能夠有相當成就。演說之後到問答時段,一群學生就出現在後面開始鼓譟,騷擾問答。口中並且高喊BLM (黑人命貴)的口號:No justice, no peace,以及Black Lives Matter。(下面是會場現場,至於追趕的畫面太模糊,就不用了。但網上都有。)

 

 

 

 

 

 

 

這些吵鬧者有黑人及白人學生,但不知道是否所有示威者都是該校學生。他們甚至強搶麥克風,指罵威斯特,他們說威斯特無恥,「當這樣多黑人學生每日在校園中爭取人權時,你卻抹煞他們的痛苦」等等。

最後會場次序無法維持,警方人員只有將威斯特安全帶走。但是暴徒仍然不罷休,他們開始圍攻YAF主席泰瑞絲Therese Purcell,當泰瑞絲要離去時,他們一路喊叫,一路追趕她直至她跑到廁所致電911。泰瑞絲事後說,她當時確實害怕自己會被打死。

60歲的威斯特曾經參加科威特及伊拉克戰爭,之後成為成功商人,2011年成為首個佛羅里達選出的國會眾議員,(後來選區重劃才落選)。並有多本著作。目前正在競選德州州長,之前是德州共和黨主席。

 

04/12/2022星期二

美國的BLM 黑人命貴組織終於在昨晚發出推特,為他們用了將近六百萬元在加州買下一座豪廈的事件道歉。不過只是道歉這事件引起的不安distress,相反的辯護他們此舉沒有做錯,反而指責媒體藉機發揮。

這件2020年十月的秘密交易,最近才被New York雙周刊揭發。這間位於洛杉磯6,500尺的豪廈有七個睡房,七間浴室,室內泳池,音樂錄音室,以及可以停20輛汽車的停車場,當時是用一間跟BLM基金會有關的空殼公司買下。所以是意圖保密的交易。不僅如此,在這交易之前六天,這座物業才以310萬元出售,為什麼六天之後再以580萬元轉手?這中間270萬元是誰得利?這是過去幾天(少數)媒體討論的重心。

 

 

 

 

 

 

 

根據房地產局的登記資料,洛杉磯一個跟BLM有關的發展商Dyane Pascall在2020年十月27日以310萬美元買下這座物業,幾天後,就以580萬元轉手給德拉瓦一間BLM基金會所屬的公司。

但是BLM昨晚的推特對此完全沒有解釋。要知道,BLM的「錢」都是捐款得來。其中絕大部分是在明尼蘇達黑人男子George Floyd 死於警察手下之後募捐而來。據說過去兩年一共募捐了九千萬美元。

去年四月,我們也談過,BLM創始人之一Patrisse Cullors被發現,用了320萬美元,在美國各地買了四棟房子。之後她被迫辭去BLM的職務。但這些房子並沒有交回。

BLM的推特只是說:過去幾天很多傳言環繞加州一間屋子的交易,盡管BLMGNF (BLM全球基金會)不斷努力,我們發現還是做得不夠,我們必須提高透明度。…這類報導對於工作表現優越的這組織造成傷害,完全不能反映我們這運動的整體性。我們抱歉這事件對我們的支持者及工作者,以及對我們的運動造成的不安。我們也要指出,最近相關煽動性報導造成的迷惑。

BLM進一步解釋,他們賣下這物業的目的是要提供及鼓勵黑人發揮創造力,這對黑人的生存非常重要。

所以還是責怪媒體在破壞他們。上週這消息剛剛被揭發時,Cullors就攻擊紐約雜誌的報導是種族主義,濫用媒體工具,行為可恥。

過去好幾個月,全國各地的地方黑人社區組織一再抗議,BLM從來沒有依照諾言撥款給他們。而加州司法廳也在三個月前向BLM發出警告,說他們過去兩年都未曾報稅,而且有六千萬元的捐款沒有交代。並下令禁止BLM在加州募款,之後華盛頓州也有類似的警告,但是據說BLM繼續在這兩個州,以及其他各地募款。

記得嗎,加拿大的貨車司機示威時,合法募款,但是被美加政府到處追殺,凍結所有捐款,連捐款人的銀行帳戶都被凍結。

Patrisse Cullors剛剛在電視訪問中說,稅務部的990表格是對黑人組織的壓迫,她居然這樣說:「如果他們這一次得逞,下一次不知道是哪一個黑人組織。」我的天,他們將政府要他們按規矩報稅都說成是對黑人的壓迫。這種人你怎麼跟他們講理。

 

04/11/2022星期一

前面說的是亨特拜登一個人依靠父蔭,每天吃吃喝喝就賺大錢的例子,但其實拜登一家人數眾多,全都嘗到好處。

拜登的妹妹華里瑞Valerie Biden Owens 過去多年擔任拜登每一次競選參議員的經理(七次之多),以及三次競選總統的全國主席及顧問,雖然沒有領取薪水,但是根據紀錄,單單在2007-2008年之間,拜登的競選委員會就付給她擔任副主席的一間諮詢公司250萬元。

華里瑞的女兒,現年55歲的Missy蜜西,也曾在(舅父)拜登的選舉活動中任職,收入總計也在六位數以上。選舉之後,她又在奧巴馬及拜登政府中任職,包括在2009-2011年期間,出任能源部長的副幕僚長,之後出任商業部副部長的幕僚長一年,期間曾經撥款及批出貸款數億美元,其中不少惹爭議的例子。之就到可口可樂公司主掌「政府關係」部門長達八年。這期間可口可樂公司爭取取消一項抵制中國使用維吾爾強迫勞工的議案。直到兩個月前,通用汽車General Motors又聘請她掌管公司規管部門的高層。(這些都是明顯衝突的職位.)(下:拜登競選時,左邊是妻子Jill Biden,右邊是妹妹Valerie。)

 

 

 

 

 

 

 

華里瑞的另一個女兒凱西Casey也在奧巴馬政府中任職,包括財政部協調中國事務的高級特別助理,超過兩年。她自己在Linkedln中解釋,最重要的工作是參與及執行美中策略及經濟對話,是奧巴馬政府中最重要的一項雙邊對話。之後她在民營企業中步步高陞,目前是星巴克Starbucks的副總裁。

拜登家人在政府中的工作,很多還是亨特拜登牽線的。好像蜜西就在2015年三月一封電郵中,要求亨特幫她的母親華里瑞在政府中找一份工作,原來是蜜西見到亨特的商業夥伴Eric Schwerin被任命到美國海外傳統保護委員會的一個職位,就問亨特:那是怎麼來的?之後就說她母親現在更需要一份工作,裡面還說:「這對母親有好處,其實她現在比我更需要(工作)。」結果一年後,華里瑞就在美國駐聯合國一項計劃下得到為期四個月的工作。薪水兩萬六千元。要知道她這時已經七十歲了。

在奧巴馬下台後,華里瑞就到了拜登家族的拜登基金會工作,目前還擔當主席。華里瑞的丈夫Jack Owens跟拜登在大學就是朋友。他也多次從拜登那裏得到好處。好像2014年他給亨特拜登的郵件,就是請求拜登給他一個在中國做生意的執照,而且要盡快,以便他的「遠程醫療」公司MediGuide及保險業務可以盡速擴充到中國。他還說,時間壓力很大。後來根據MediGuide的網頁資料,知道這間公司已經在上海開始做生意了。(下:拜登妹妹跟丈夫,以及女兒Missy三人合照。)

 

 

 

 

 

 

另外幾個電郵則顯示,Owens經常被邀約到白宮出席與中國有關的活動,例如,一次由拜登主持的,歡迎習近平的午餐會,他就被邀請。這些都是為了給他建立商業關係。

現在華里瑞的回憶錄Growing Up Biden: A Memoir就要出版,如果她不是拜登家人,她有資格出版回憶錄嗎?就像亨特拜登去年的回憶錄,也是靠拜登這名字賺錢。本來白宮是有規矩:總統的名字不可以被利用來賺錢。但是出版商不計一切爭取拜登家人出書,而且大張旗鼓幫他們促銷。記得一年多前,各大出版商拒絕幫川普跟他政府中任何一個人出版回憶錄?

 

04/11/2022星期一

拜登家族可能是美國歷史上最腐敗的家族,但是到目前被媒體包庇,讓國民蒙在鼓裡。其實國民只要稍微注意都可以找到這些資訊。然而現代國民盡管資訊滿天飛,總是願意被欺騙被蒙蔽。

好像拜登那個吸毒的被海軍踢出的兒子亨特,他大半生都靠父蔭得到不用上班就每年幾十萬,幾百萬收入的工作。然後用這些錢去吃喝嫖毒,此外還有餘款,幫拜登一家人付生活費。現在都已經有足夠的電郵做證據。

 

 

 

 

比如說,他在18歲(1988年)就第一次吸毒被捕,但是他申請到耶魯大學法學院時(1992-93),當時的克林頓總統打電話給耶魯大學法學院長Guido Calabresi親自說項。這位院長當時說過不能破例,但是建議他先到另外一間大學修讀法律系,之後轉學,結果成功。(這些讀法律的人,很懂得鑽法律漏洞,所以多數時間避過醜聞。)同一年,克林頓就提名Calabresi為聯邦法官。而當時拜登是參議院的司法委員會主席,負責Calabresi的投票程序,也就是確保他的提名被通過。

熬過了耶魯之後,他立即在政壇步步高陞。1996年剛剛由耶魯畢業,立即在德拉瓦州的最大銀行MBNA獲得十萬元一年的年薪(豐厚的分紅不計在內),不到一年,他更升任這間銀行的執行副總裁。這間銀行也是拜登競選時的捐款大戶。

兩年多後,亨特野心更大,他跟華盛頓一名律師William Oldaker連絡,(那人是他父親1988年角逐總統時的一名幕僚),要求牽線在克林頓政府中工作。Oldaker就向當時的商業部長William Daley推薦,(他屬於芝加哥權勢家族,也是拜登競選時的幕僚之一),於是亨特被雇用為商業部的政策顧問,不用上班相信就有數以萬元計的薪水。與此同時他繼續保存了銀行那十萬元年薪,為期五年。

2000年大選後,政府換人,他就加入了前面提過的那位律師Oldaker有份的一間遊說公司做合夥人,這期間被介紹加入多間公司做董事,包括Eudora Clobal,這公司也是拜登的一個捐款大戶Jeff Cooper開設的投資公司。也有十萬元以上年薪或是報酬。

2006年,拜登又考慮競選總統,知道兒子不再適宜做遊說集團的工作,這時就由拜登的弟弟詹姆斯James Biden找紐約著名金融顧問Anthony Lotito幫助,買下對沖基金公司Paradigm Global Advisors,這筆交易過程就讓他們得到一百萬元。亨特還擔任這基金主席五年。期間亨特在2008年(他父親當選副總統前後) 成立諮詢公司Seneca Global Advisors幫助民間企業向海外擴充。

2010年,亨特加入民主黨超級律師David Boies的律師行做顧問,據電郵顯示,這一職位每年的薪酬21萬元以上。這工作無須上班,無需做報告,完全是坐領薪水的工作。他一直做到拜登的副總統職位下台之後。

上面這些例子都是紐約郵報New York Post在那個亨特拜登的電腦上得來的資料,所以姓名,日期都齊全。

而且這些只是他「正職」的收入,我們還知道,拜登出任副總統期間,他跟父親坐副總統專機到中國一趟,就得到十幾億元債券上市的生意,(獲利可以數百萬元計)。又在父親負責烏克蘭能源改革任務中,獲得Burisma能源公司三百萬元董事工作。此外當拜登負責伊拉克重建任務的十億美元工程項目時,他弟弟詹姆斯拜登立即與人合夥成立一間建築公司,不必投標就獲得此一工程項目。例子不剩枚舉。

至於亨特拜登賺這樣多錢,都到哪裡去了?一個人即使每天吸毒,嫖妓都用不完。

答案在亨特另外一個電郵中,他在2019年一月發給女兒Naomi的一封電郵中這樣寫:「我希望你們都能像我一樣做,過去30年我負擔全家人的everything,非常辛苦,但是別擔心,我不會像父親一樣,讓你也拿出一半薪水(給我)。」這表示他一半的收入都被父親拿去用了。

而根據亨特的商業夥伴Eric Schwerin的另外一封題名為JRB Bills (拜登總統的全名Joseph Robinette Biden) 的電郵中,列舉了很多都是拜登在德拉瓦房子的裝修費,以及銀行貸款利息等等,都是亨特支付的。

所以拜登一度說:亨特是我認得的人中最聰明的。

 

04/10/2022星期日

新澤西州的各地學校九月開始,將教授一年級小學生有關性別辨識的課程,跟小孩子說:即使你有女生的性器官,感覺到你是女生,都未必是女生。反之亦然。

這是民主黨的州政府在2020年通過的小學性課程指引,說明了在今年秋天起必須實施。舉例說,裡面說明要讓一年級學生能夠辨識性別,以及性別角色定位(的錯誤)。其中主要的一段就是:「你也許感覺你是男孩,但你的身體部位body parts卻是一班人說是女生的部位。你也許感到你是女生,但你擁有的部位卻是別人說的男生部位。…也有些是,你不覺得自己是男生或是女生,而是兩種都有一點。不管你怎麼認為,你都是完全正常的。」

對於二年級學生,課程標題是:了解我們的身體。告訴老師「有些身體部位是多數女生有的,有些部位是多數男孩子有的。」同時要孩子認識這幾種器官正確的名稱。

教給孩子的內容是:「做為一個男孩或是女孩,不表示你一定有那些部位(器官),只是多數人是如此。多數人有陰道或是陰戶,或是有陰莖或是睪丸,但有些人的身體會不同,你的身體(狀況)就完全是你應該的樣子。」

上個月,佛羅里達州通過了,禁止學校對幼稚園到三年級的學生教導有關性別辨識的課程,當時被媒體跟民主黨攻擊為打壓同性戀的行為,引起全國抵制佛羅里達的行動。民主黨的對抗措施就是,要小孩子一年級就開始認識:男生未必是男生,女生未必是女生。做為中間性別,性別游移,都是正常的。

新澤西州的措施到現在(除了幾分保守派媒體之外)沒有一間媒體或是大公司起來反抗。

我前面說過,美國的LGBTQ2+社區的目的,不是要爭取平等,(因為他們已經完全擁有),他們現在爭取的是擴大他們的社區,讓人數更多,勢力更壯大,所以要從兒童時期就開始爭取。就像工會,爭取的不再是平等收入跟機會,而是要擴大工會組織,伸出到每一個角落。

 

04/09/2022星期六

現在每天看烏克蘭新聞,至少一天聽到評論員跟記者提到中國跟台灣數十次,說我們必須幫助烏克蘭打贏這場仗,否則下一個就是台灣。越聽越想苦笑。台灣人都不在乎,這些軍事專家,各國官員,媒體這樣幫台灣著急?

不知道西方的情報是否真的這樣差勁,不知道台灣人不需要各界的關心。也擔心中共一旦真的進攻台灣,中國人的臉就丟大了。不要三天,比阿富汗人更快投降。

說到烏克蘭,我最初也想到,如果戰爭開始後真的死了人,也許烏克蘭國民會民意轉向,開始對澤蘭斯基不滿。但是到今天,幾百幾千的人死了,人民還是義無反顧。我想有很多世人不了解,(特別是中國人),是他們不了解失去國家的痛苦。澤蘭斯基所以到現在還受到國民的擁護,也是因為國民不想被外人統治,不想被那個上世紀害死人的制度再度箝制。

聽到很多同胞給澤蘭斯基編織的罪名,居然跟普京發的宣傳稿一樣,包括說澤蘭斯基是納粹主義,整肅政敵。這樣無中生有的事,也有人相信。就像美國人相信民主黨的宣傳稿一樣。納粹是甚麼,我想現代人很少清楚了。一個出生於猶太人家庭的喜劇演員,他會信奉納粹主義?我想說只能騙白癡。但是今天白癡很多,包括很多高級知識分子。只因為他們希望這樣信。

但是對於俄羅斯慘絕人寰的對烏克蘭轟炸,炸到面目全非,國人卻無反應。反而指責澤蘭斯基沒有顧全大局。這好比欠債人殺死債主,大家認為理由正當。

今天看到加拿大前任外交部長Peter MacKay (哈珀總理時代) 接受訪問時說,他記得2008年當烏克蘭要加入北約組織時,所有會員國都支持的,但是當時德國總理默克爾Angela Merkel把法國總統薩爾科奇叫到一邊,說了一輪話之後,他們兩國就反對,阻止了烏克蘭加入北約。他說如果當時烏克蘭能夠加入北約,就不會發生2014年克里米亞被俄羅斯併吞,也不會有今天的烏克蘭戰爭。

過去那麼多年,默克爾都被西方左派吹捧為道德領袖。現在越來越多人看清楚她害西方害得夠慘。一來她是對俄羅斯採取綏靖主義,不想觸怒普京。一方面她接受西方環保分子的宣傳,關閉國內所有的能源生產,包括核子發電,大力推動Nor Stream2,甚至要其他國家也接納俄羅斯油管。你聽說過美國禁止加拿大輸油管,卻鼓吹俄羅斯輸油管的道理嗎?這其中邏輯在哪裡?現在默可爾躲到哪裡去了?

澤蘭斯基昨天說,我希望默克爾跟薩爾科奇今天到Bucha去看看當地的慘況。去看看他們過去14年的綏靖主義有甚麼樣的後果。今天的烏克蘭是太多錯誤累積的後果。

台灣人見到烏克蘭今天被俄羅斯摧殘至斷桓殘瓦,不想台灣也步其後塵,這心情絕對可以了解。不過有烏克蘭的例子,中共斷也不會步俄羅斯後塵,對台灣進行焦土政策。那是歷史罪人,國際罪人。但是對於烏克蘭人民的堅持原則跟勇敢,沒有一個人應當澆冷水。我認識一個人,他喜歡吃肉,每次吃飯就嘲笑那些吃素的人。我也不吃素,但是我不會嘲笑他們,我欽佩他們。

其實今天烏克蘭在打勝仗,只要採取正確的對策,可以擊退俄羅斯,讓普京一類的獨裁者今後卻步。怕的就是國際上隔岸觀火的人,以及像默克爾,拜登一樣的弱者,一個又一個國土給他們斷送了。

 

04/09/2022星期六

涉嫌在2020年大選前綁架密西根女州長惠特莫Gretchen Whitmer的四名嫌犯,其中兩人在昨天被聯邦法院的陪審團裁決無罪釋放,另外兩名被告的案子也因為陪審團無法達成決定mistrial,陷於流產。可以說整個案子崩潰了。

這案子在2020年大選前喧鬧一時,說是川普的支持者因為不滿意惠特莫(下圖)過分嚴厲的封城措施,要綁架這位民主黨州長,甚至殺死她。成為當時競選連任的川普的另外一項罪名,也成為司法界要打擊國內極右派白人優越主義的另一個藉口。但是很快就發現,根本是聯邦調查局大批人員滲透到這事件中,讓本來只是幾個人在網上清談的所謂陰謀變成事實,更積極進行。這是這件司法官司崩潰的原因。

 

 

 

 

 

最初有14人被捕的陰謀綁架案,到最後只剩下四名被告,而現在四名被告的案子都垮了。而藉口調查而滲透到這陰謀集團的居然有12名聯調局FBI的探員。所以究竟是有人要謀害這名州長,還是聯調局在後面陰謀策畫作為陷阱?

記得當時美國媒體轟轟烈烈報導這新聞,說川普總統的仇恨言論,特別是對於她類似獨裁的封城措施,多次攻擊,導致各地白人優越主義者紛紛拿起武器要對付民主黨的規矩做事的官員。每一次有人逮捕都是大新聞。直到去年七月經由被告及證人證詞,才發現這場綁架案的幕後主腦居然是那些FBI探員。他們說,原來只是幾個人網路上討論,根本沒有具體計畫,是在這些所謂的線人加入後,他們這項計畫才開始積極,及具體。包括買了炸藥,如何炸橋,如何事後逃亡等等。但是自那天之後,這新聞就不再是新聞,煙消雲散。昨天這案子的流產也只是網上低調報導,完全不像當初那樣轟動。而且,最初有14名嫌犯被捕,但是那12名滲透進去的FBI探員呢,他們沒有罪嗎?

現在情況就是這樣,FBI派了龐大的探員專門在網上刺探右派人士的談話,稍微有問題就進去滲透,原來只是清談,他們一進去就煽動,甚至幫忙策畫,讓想法成為事實,然後將之繩之以法,他們躲在後面享受果實。要知道,川普的通俄調查就是這樣做成的,FBI內一些極端反對川普連任的探員,一步步設下陷阱讓川普陣營掉落去。(這些我都記錄了,不是空口說白話),將「本來無事」變做是言之鑿鑿。

一月六日事件也是這樣,原來也是網上的討論,但是就有聯邦探員在一旁鼓動,但是現在由FBI主持調查,捉了七百多人,大部分是普通市民,只捉到一名據說是Proud Boys的主事者,而他當天根本不在現場。現在全都打官司打得債務纏身,而他們全都樂得躲在一邊看好戲。

 

04/08/2022星期五

拜登今天在白宮舉行儀式歡迎最新一位最高法院大法官Ketanji Brown Jackson,這是第一位黑人女性大法官,(雖然這位法官說她無法說出女性的定義),拜登要盛大慶祝,作為他任內最大成就。因為他似乎沒有其他可以炫耀的。

在白宮講話時,拜登又語無倫次,這是近來經常發生的,大家見慣不怪。不過他也越來越離譜,他今天說到美國今天有此「成就」時這樣說:「美國是一個國家,可以用一個字來定義…我在喜馬拉雅山腳下,跟習近平一起旅行,那是當我是副總統時,旅行了一萬七千英里,我不知道這是否事實。」(下面是推特網頁Grandoldmemes設計的有趣畫面。)

 

 

 

 

 

 

 

我沒有添油加醋,也沒有跳接,他真的是這樣說。難怪白宮幕僚禁止他脫稿自己說話。(這段講話現在在網上瘋傳。)

上星期六,他在德拉瓦一次講話時,稱讚第一夫人Jill Biden是一個好軍人家庭的母親跟祖母時,這樣說:「我很驕傲她作為第一夫人做的事,她開始時是作為副總統,跟米雪奧巴馬一起,持續不懈。」

再早一個禮拜,當副總統卡美拉的丈夫感染上新冠病毒,所以不能出席一個場合,拜登見到卡美拉沒有在座,就說:「今天這台上有一點改動,因為第一夫人的丈夫感染上新冠。」這時台下有人發出笑聲,提醒他第一夫人的丈夫是他自己,於是他更正說:對了,那是我。然後指著太太說:她很好,是我沒有感染。

拜登的情況越來越令人擔心。很多人指出像他這樣應當不要再工作了,他再不退休,就是虐待老人。

 

04/08/2022星期五

白宮發言人沙琪Jen Psaki即將卸任,而且傳言她已經跟MSNBC有線電視頻道談好,一卸任就過檔到那個左傾電視台就任。

白宮發言人下台後轉檔媒體機構不是新鮮事,新鮮的是她還沒有走,就已經跟其中一間媒體談好,這就有利益衝突嫌疑。她每天面對不同媒體,現在跟其中一間有協議,對其他媒體自然不公平。不過目前提出質疑跟抗議的不是保守派媒體,反而是MSNBC的同一個集團下的NBC的同僚記者們。

 

 

 

 

 

 

這消息剛剛傳出的那天,NBC的(駐白宮首席記者) Kristen Welker就質問沙琪:你這樣做,還沒有離職就已經談好合約,不牽涉到新聞媒體的道德原則嗎?這就是一件大新聞。同一間媒體公司的記者,質疑自己同僚的作法違反道德規範。

據說NBC內部普遍對於MSNBC跟沙琪的合約感到不滿。還有一個原因,是據說沙琪與傳統白宮發言人離職之後擔任的工作不同,她不是去MSNBC做評論員,或是新聞分析,而是去做節目主持。據說,NBC很多記者認為MSNBC是一個「意見媒體」,NBC則是新聞媒體,如果沙琪去一個意見媒體做主持,有損他們這「專業媒體」的招牌。

這就相當可笑。NBC早已經是不折不扣的意見媒體,他們的主持哪一個不是極端反川普派,極端的民主黨利益派。那個我經常舉例子的Chuck Todd,他好意思說自己是專業媒體人?每一次訪問共和黨人都要跟他們吵架的。還有Andrea Mitchell,Martha Raddatz等等,好幾個在2016年希拉里落選時還失望地哭了。居然以為自己跟MSNBC有界限。何況他們NBC的人整天上MSNBC去客串,現在居然見到中間有一條線。

據說由於鼓譟聲音太大,NBC的新聞部主席Noah Oppenheim上星期五匆忙召開電話會議,一方面重申,MSNBC的召募是獨立的,與NBC無關。其次強調NBC的作業不會受到影響,也就是說,這種意見型節目不會損害到NBC新聞的獨立性。

看了這新聞覺得很可笑,NBC那些人真的以為自己是專業媒體。舉例說,亨特拜登電腦事件發生後,他們集體說是川普集團跟俄羅斯策畫的disinformation,NBC到現在也沒有更正。這是專業媒體?他們真的連自己都騙。

 

04/08/2022星期五

美國如果沒有Fox News,就幾乎全部是一面倒的「一言堂」,所以這些媒體一直處心積慮地要讓這Fox也消失。前面說的那個芝加哥大學的論壇,就以Fox為對象,整個論壇就是以Fox為統一的攻擊對象。

這個集團已經有了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洛杉磯時報,芝加哥論壇報,波士頓環球報,CNN,MSNBC,NBC,CBS,ABC,PBS,NPR等等等等還覺不夠,還要消滅掉唯一不同的聲音。

自從奧巴馬時代,他的白宮就拒絕讓大小官員出現在Fox News的頻道上。奧巴馬還曾經說Fox News對於美國的(經濟)成長是ultimately destructive (終極破壞力)。事實是,奧巴馬時代他擁有幾乎所有媒體的吹捧,包括國際媒體,但還是斤斤計較Fox沒有吹捧他。

拜登更不隱瞞他對Fox 不滿,兩名紐約時報記者即將出版的一本有關白宮跟媒體關係的書籍中,透露拜登曾說Fox News是美國最具破壞力的一股力量。而Fox News老闆莫道克Rupert Murdock是世界上最危險的人物。

這些民主黨人的思維跟獨裁者有甚麼不同?其實他們不只擁有上面我說的那些媒體,還有幾乎所有的清談節目,電影電視,包括中午12點的女人(潑婦)清談節目The View,她們每次都花一小時宣揚自由主義,謾罵保守主義。其中最左傾的主持之一Joy Behar 前天在節目中建議,給錢給Fox News的觀眾,讓他們看看The View跟CNN的節目,讓他們變聰明一點。

有這樣的人嗎?跟他們不同立場的都是笨人?

事實是,他們確實做了一項研究,給錢看Fox News的人讓他們看CNN,(每星期看七個小時),之後說他們確實是改變了某些觀感。這又是一項「引導式」的調查,為什麼不讓CNN的觀眾去看Fox News呢?這些人不是要消滅Fox News,就是要消滅fox的觀眾。

他們這樣恨Fox也是因為Fox非常成功。一來,Fox的收視率高,是CNN觀眾人數的三倍以上,還在繼續增長中。其次,Fox一再揭穿他們的謊言。沒有Fox他們可以一再說謊,永遠不被揭穿。

 

04/08/2022星期五

前天芝加哥大學政治學院,跟大西洋月刊聯合舉行了為期兩天,題目為「錯誤訊息與民主被腐蝕」的座談會(Disinformation and the Erosion of Democracy),請了許多當前有份量(知名的)的媒體人出席,我發現不僅這些媒體人全都是主流(左派),連幾位嘉賓(包括奧巴馬)也全都是民主黨人。這樣的論壇本身就是散發錯誤資訊的園地。

幸好,有幾位提問的學生懂得獨立思考,而且敢大膽的提問。因為問答都很精簡,我只是照譯都很精彩了。

先是一位一年級學生Daniel Schmidt對大西洋月刊作家Anne Applebaum提出的問題:2020年,你寫「那些活在Fox News圈子以外的人,不需要知道任何有關亨特拜登的事情,」當然指的是那個電腦。不過後來有民調指出,如果當時電腦的事情被公開,有16%投票支持拜登的人會有不同選擇。現在我們終於在幾星期前知道,紐約時報已證實那電腦中的內容是真的。你是否認為當時媒體立刻否認亨特電腦是俄羅斯的錯誤資訊是適當的做法?而(你們) 指出那是錯誤資訊的報導,反而本身是錯誤資訊?

最精彩的是這位Applebaum的反應,她居然面不改色(但看得出有些不自在)的說:我對於亨特拜登的電腦的問題my problem是,我認為這(件事)完全的不相干…我是說,不管是不是錯誤資訊…我不認為亨特拜登的商業關係與究竟誰應當做美國總統有任何關係…所以我不認為,我不認為這件事interesting。這就是我覺得那件事是否應當是大新聞很有問題。(下:當時Applebaum在台上,旁邊坐的居然是民主黨紅人,曾經是奧巴馬幕僚長的David Axelrod。右邊是發問的學生Daniel Schmidt。)

 

 

 

 

 

 

這裡也顯示Applebaum的不誠實。她在2020年這樣寫過:(亨特拜登電腦的新聞)是共和黨企圖破壞拜登在大選的最重要資產,這一點連他的政敵都同意,就是他是一個高尚的decent的人。她還說:Fox News以及其他右翼陰謀分子深入這些電腦,讓他們的追隨者去追求另類事實,把拜登形容是祕密的大鱷,而他的兒子就是中國黑手黨的一份子,這都非常可笑,不足一談。

所以,她當時就把這當作是選舉時的花招,現在卻說與選舉無關?這位Applebaum在傳媒界地位崇高,在多間國際大媒體工作過,在大學授課,還曾經獲得普里茲報導文學獎。但是很明顯,也是目前民主黨附庸媒體的一份子。

昨天會議最後一天,一位一年級新生Christopher Phillips問了一個問題,他問的對象是CNN 的 Brian Stelter (他是CNN的媒體監督),因為他們台上的人剛剛集體攻擊Fox News散布錯誤資訊,他就這樣問:你們說了很多的Fox News是錯誤資訊的溫床,但其實CNN也是一樣。他們推動(川普跟)俄羅斯串通的謊言,他們推動Jussie Smollett史莫列謊言,他們汙衊(大法官) Kavanaugh是強姦犯,汙衊(中學生)Nick Sandmann是白人至上種族主義者,他們說亨特拜登的電腦是俄羅斯陰謀。…現在,主流大公司媒體變成了目前這政府的啦啦隊,是否是時間宣布新聞道德已經死去,或是至少已經不存在?

當時Stelter 尷尬地說這都是目前流行的右翼批評CNN的說法。之後Christopher Phillips追問了第二個問題:所有主流媒體犯的錯誤,特別是CNN,似乎都是朝一個方向(錯誤),我們是否應當相信這些都只是巧合?或是有其他原因?(下:左邊是學生Phillips,右邊是CNN的Stelter。)

 

 

 

 

 

這樣的問題自然讓台上的人很不自在。Stelter苦笑著說:Too bad,是該吃午餐的時候了。……等會我回來跟你解釋。

值得欣慰的是,這些都是大學學生,不是某一個右翼集團安插進去「搗亂」的人。希望他們念完四年級之後還能堅持自己的獨立思考能力,不被那些左傾的教授跟媒體人洗腦。

 

04/07/2022星期四

今天G7國家的外長又在布魯塞爾開會,會議結果又是警告俄羅斯,盟國要繼續加大壓力,聯合力量對俄羅斯施加壓力。並且警告對方不可以使用化學武器,或是核子武器,否則有嚴重後果。這意思是否說,只要不用生化武器跟核子武器,用其他任何不人道方式殘殺烏克蘭人民就是可行的?普京完全會這樣做。而且一直是這樣做。你這是開綠燈,讓烏克蘭人做犧牲品。

所謂的加大壓力,不過是將對俄羅斯的制裁擴大到普京的兩個女兒。這讓人更感到不解,戰爭打了四十多天,誰知道烏克蘭死了多少人,現在才拿出新的制裁目標。究竟你們袖子裡還有多長的名單?你們是否準備這戰爭再打上三個月,半年,你們都還有名單應付?

這不是針對一個國際戰爭的長遠計畫的方式,也不是對付一個國際戰爭販子的思路。川普說過普京是很聰明的戰略家,我都要同意了。拜登跟北約整天誇口他們的經濟制裁多麼嚴厲,多麼可怕,但是今天盧布已經大幅回升到烏克蘭戰爭之前的價位,而且到今天,歐洲國家還在跟俄羅斯買石油跟天然氣,每一天付給俄羅斯的錢達到八億元歐羅,除了波羅的海三小國,拿出勇氣完全斷絕俄羅斯的石油跟天然氣,其他國家仍然照常。

從烏克蘭戰爭開始以來,俄羅斯從出售石油的收入達到240億美元。請問這就是威力強大的經濟制裁?

其實不是普京聰明,是這局棋盤裡的其他玩家都蠢得像豬。

其實烏克蘭已經在打贏,俄羅斯完全撤出了烏克蘭北面,放棄了進攻基輔的計畫。現在他們使用最不人道的手法,用飢餓的方式圍困東南面幾個城市,目前有十多萬人被圍困,遲早會餓死。但是拜登跟北約還在跟普京講道理。

昨天一位共和黨參議員Tom Cotton質詢美國國防部長奧斯汀時說:「你是要烏克蘭打贏,還是要烏克蘭接受調停settle?」這是一個簡單的問題,但是奧斯汀這樣回答:「我們要烏克蘭維持國家主權,以及有能力防衛他們自己。」他就是不肯說「我們要烏克蘭打勝仗。」

我為烏克蘭人民流淚,為澤蘭斯基流淚。他們完全看清楚了西方根本不想他們打勝仗。

拜登目前最關心的是十一月的中期選舉,如果民主黨輸了他的家族貪汙史就會被公開公正的調查。他必須要贏。烏克蘭每天都有人在死去,他只會撥款美國納稅人的錢去買武器讓烏克蘭人充當砲灰,而且不是烏克蘭希望得到的,真正需要的。他害怕普京擴大戰爭,他就會失去選票。事實是普京太清楚這一點,所以可以一直威逼拜登到牆角,他都不敢還手。

拜登在2019年說過:普京最害怕我當選,因為他知道,如果我當選,他威脅美國跟東歐的日子就結束了。事實是今天每一個人都見到了,普京玩弄他於掌上。如果不是烏克蘭人爭氣,普京早已得逞了。

 

04/07/2022星期四

繼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及CNN之後,另一家主流媒體CBS也在昨天報導了一則有關亨特拜登醜聞的消息,(不過不要夢想他們會使用醜聞這個字眼)。這篇報導主要內容是,共和黨得到銀行轉帳紀錄,其中有亨特拜登,跟拜登總統弟弟James Biden跟中國一間公司來往的轉帳紀錄,其中150個轉帳都被美國銀行做了值得關注的記號(flagged)。

這篇報導說,這些轉帳紀錄來自一間中國諮詢公司,受款人是亨特與詹姆斯登記的公司Lion Hall Group,他們在2018年開始,每個月獲得16萬五千元,其中亨特得到十萬元,詹姆斯得到六萬五千元。

CBS這篇報導說,共和黨兩位參議員Chuck Grassley,跟Ron Johnson,首次得到這些轉帳紀錄(所以是新聞)。其實這些金錢來往我已經在四月一日的時事看板中詳細解釋過。CBS這篇報導只是強調這150次轉帳被flagged,不過就強調,這可以很嚴重,但也可以很無辜。這就很奇怪,前任副總統的兒子跟弟弟,跟一個敵對國家不明不白定期得到這樣多錢,居然可以很無辜?

這文章還說,亨特還跟一位中國商界高層在2017年開設帳號,給他們十萬元line of credit,結果亨特,加上詹姆斯,以及詹姆斯的太太莎拉Sara三人用這credit吃飯,買飛機票,住旅館,整整用了十萬元。這些也可以很無辜?

而且奇怪的一點是,CBS 說,通常被flagged的轉帳紀錄都會被分析(提出報告),但是這150個問題轉帳,全部都沒有被分析。是否一直以來銀行界也在包庇拜登一家人?

這篇文章還不忘記強調:「拜登總統曾經說,他跟他兒子,及弟弟的生意來往都無關。說他沒有拿過外國(來源)一分錢。我們也沒有找到證據證明他說的不對。」但可笑的是,這篇報導不忘記提醒大家川普家族成員也在2019年被銀行flagged,(說這是紐約時報的消息來源,所以根本就有問題),然後請了一個左傾的分析師Robert Weissman,這樣說,「雖然亨特跟詹姆斯的行為值得關注,有可能引起進一步調查,但是有見川普時期破天荒的(利益)衝突,他們根本沒有資格現在批評,這是極端的hypocrisy。」

這就是這篇文章的目的,不管亨特拜登的行為如何異常,都比不上川普他們。(但是他們調查川普五年多了,沒有找到一件證據,否則川普跟他家人早就被起訴了,甚至坐牢了。)

這就是這篇報導的目的,一方面繼續宣傳拜登本人跟他家人的醜事都沒有關係,而且怎麼壞都壞不過川普跟他的家人。另一方面,沒有一家媒體(除了少數保守派媒體)轉載CBS這篇文章,真是非常神奇。我到網上去找,跳出來的都是幾分保守派媒體。甚至CBS都很被動的,必須打出CBS才會出現。你就知道他們根本是交代了事,不像任何川普的芝麻綠豆小事,都轟轟烈烈地說個不停。

 

04/07/2022星期四

你讓民主黨當政,永遠不會預料到他們會做出甚麼樣的bird brain事情。加州棕櫚泉Palm Springs市議會剛剛通過,將給予這城市內的變性者每人每個月九百元生活補助。這筆款項不問收入多少,也無須證明,只要自稱是變性人transgender,或是nonbinary(第三性別) 就合資格領取。

該市市長Lisa Middleton本身就是變性人,她說變性人是社區中的邊緣人,經常沒有工作或是工作低於本身的資歷,生活最受挑戰。她甚至說,應當做這工作(補助變性社區的)應當是聯邦政府,而不應當靠他們市政府。

另外洛杉磯市的County Board也剛剛通過,施行一項為期三年的實驗計畫,將給予一千戶所謂低收入家庭,每個月一千元基本收入補助的計畫。

這種基本收入補助計畫,過去在很多國家及社區施行過,後來都因為成本過重,見不到效果而被放棄。而且洛杉磯這計畫中的所謂低收入,是指(申請者)一個四口家庭的年收入在九萬六千美金以下,單身者年收入五萬六千以下,相信符合資格的達到千千萬萬。所以要採取抽籤方式進行。

賓州大學一位教授Amy Beth Castro立即表示歡迎,有了這三年的補助,可以讓那些人開始較長遠的計畫,改善生活。也讓政府可以研究這(無條件補助)措施的長久影響。這是拿納稅人的錢,讓你們做一項白老鼠實驗。

已經有財經界指出,這樣的計畫最後會導致濫用,通貨膨脹,政府龐大赤字等等不良後果。提出這類計畫的人讓人想到,他們不過是一些剛剛離開學校,涉世未深的,腦子是漿糊做的蠢人。

 

04/07/2022星期四

美國民主黨不放棄任何一個機會,找藉口打擊任何一項共和黨的措施。佛羅里達州剛剛通過即施行的,禁止對九歲以下兒童教導有關性別取向,及變性的知識,受到該州七成居民的支持,但是民主黨將這議案叫作是Don’t say gay bill,說是壓制同性戀的議案,大加韃伐。現在這反對聲音普及全國。紐約州首先響應,那個披著羊皮的新當選的市長亞當斯Eric Adams宣布,他要向佛羅里達州的同性戀社區伸出友誼之手,「佛羅里達不歡迎你們,可以來紐約」,他還發起巨大招牌宣傳運動,集中在佛羅里達五個最大城市:奧蘭多,勞德岱堡,傑克森維爾,坦巴市,棕櫚灘等地,為時八個星期,說他們到紐約之後會享受一個最溫暖的人情味的生活環境。

下面就是紐約市設計的一些巨大標語牌。

 

 

 

 

 

好笑的是,今天公布的一項民調(Core Decision Analytics),紐約市有六成居民表示,他們寧願住在別的城市好過紐約。他們列舉的理由是罪案過高,不安全,生活指數過高,做生意受限制等等。事實是,過去十年紐約跟加州是人口遷出最嚴重的州份,而佛羅里達跟德州是人口增長最迅速的州份。亞當斯應當好好檢討原因。

除了紐約,洛杉磯也插上一腳。洛杉磯市議會在星期二通過動議,抵制佛羅里達跟德州,禁止任何到這兩個地方的官式旅遊。理由就是這兩個州剛剛通過了對同性戀社區不友善的議案。說如果不這樣做,就有傷害到「本郡的利益」。

德州通過的議案內容是,兒童不應當受到有關「被認為是類似虐待的變性程序」,也就是不要向兒童教導有關生理上變性程序方面的知識。相信很多家長會同意。你跟未成年兒童教導這些為的是甚麼?

現在的同性戀社區是得寸進尺,他們在美國已經爭取到所有的平等權利,但是他們仍不滿意。他們根本是要爭取讓更多人變成LGBTQ+一份子,所以他們堅持要從幼稚園就開始教導兒童:不要害怕變性,甚至將變性當作是時髦。這才是他們的基本訴求。

 

04/07/2022星期四

加州首府沙加緬度Sacramento星期日凌晨發生街頭鬥毆及凶殺案,兩三個人向一間酒吧出來的人射擊,死了六個男女,十多人受傷。現在兇嫌陸續被捕,其中一人被證實又是慣犯,甚至是被檢控官認為是「對別人生命毫不顧惜的」冷血兇徒,但也被現在的司法制度釋放,到街上去繼續作案。

27歲的Smiley Martin從2013年18歲起就開始累積了罪案紀錄,包括最近一次(2018年)因為嚴重家暴行為(女友被拖出街頭毆打致重傷)被判十年徒刑,連假釋官都拒絕讓他假釋,認為他會對社會構成傷害,但是卻在一個多月前獲釋,理由是他在「候審期間積累了足夠的折扣」,出獄後不到兩個月就做下這樣的集體凶殺案。(下圖:兇嫌Smiley Martin,跟他的哥哥Dandrae Martin也是嫌犯。)

 

 

 

 

 

這些就是民主黨執政地區目前寬大的司法制度的後果。這些左派民主黨人甚麼時候才體會到,有些人是不能讓他們在社會中自己改過自新的?

現在死了六個人(三男三女)也都是黑人,他們多數都是無辜的受害人。但是這樣一個慘烈的街頭血案,在美國媒體又只是一日新聞,不再提起。為什麼?被黑人殺死的黑人的生命就不可貴?媒體唯一的接續新聞是加州州長紐森再度提起這都是槍枝造成的,加州已經是全國管制槍枝最嚴厲的州分之一了,他要再度提出槍枝管制法案,讓槍案受害人可以控告槍枝製造公司。你讓這類罪犯滿街走,卻去管制手槍公司。這有是讓私人企業為你們的一再錯誤政策承受後果。

還有,黑人殺黑人的事件都不是新聞,黑人殺死警察的事件也不是新聞,只要等到哪一天有警察殺死了黑人嫌疑犯時,又是沒完沒了的大新聞,一定要搞到全國造反才算數。上星期四在德州,一名休班警員剛剛走出一間雜貨店,見到兩名男子在他的卡車下面似乎在偷他卡車的catalytic converter(催化轉換器),他前去問話時,就被那兩人身中多槍射殺了。

死者是51歲的Darren Almendarez,被捕的兩人是23歲的Joshua Stewart,跟19歲的Fredarius Clark,他們似乎是屬於一個集體偷盜集團,因為他們旁邊的車上還有三人在等著。目前這一類集體偷車,甚至劫車事件在美國城市中已經見怪不怪,動輒動刀動槍。這是民主黨另一個政績。(下圖:遇害修班警員,以及兩名兇徒。)

 

 

 

 

 

 

04/06/2022星期三

民主黨中期選舉的情勢越來越不利,因此白宮今天又請出來前總統奧巴馬,幫拜登拉拔一把。他們抬出奧巴馬的理由很牽強,說是要擴充奧巴馬健保,事實上明眼人都看得出,是要開始幫助拜登政府塗脂抹粉。因為面對四十年來最高的通貨膨脹,油價高企,城市犯罪越來越猖狂,加上烏克蘭戰爭,去年的阿富汗撤軍,以及南面的邊界危機,拜登的民調支持率低到四成以下,民主黨人的投票意欲空前的低…等等因素,必須再請出奧巴馬至少幫他們拉高黑人投票率。

記得2020年大選,拜登也是面臨這狀況,那時他每天藉口新冠肺炎,躲在德拉瓦家裡不出門,當時也是在最後請出奧巴馬救急。那一次若不是民主黨明的暗的(合法的非法的)作弊,也沒有機會當選。

但是今天的拜登比當時更糟糕。當時大家只是知道他沒有能力,沒有魄力,但還不至於知道他這樣差。現在經過一年多的執政,他已經把國家搞得面目全非,現在更出現老人症。經常不知道自己在哪裡。好幾次在台上說完話(唸完稿子)之後說:What am I going to do now?。今天更是窘,當奧巴馬說完話之後,在場的人蜂擁而上去跟奧巴馬說話,拜登一個糟老頭站在一邊,沒有人理他,他轉了一個圈子之後自己都覺得尷尬,只好叫台下的內政部長上台,說要跟她介紹奧巴馬,但是他們兩人在奧巴馬身後站了半天,拜登不斷用手去拍奧巴馬的肩膀,奧巴馬都不回頭。半天之後回頭了,也只跟他講了一句話又轉身走了。(下:拜登猛拍奧巴馬的肩膀。)

 

 

 

 

 

 

 

這些全部都被拍下來,在網上瘋傳。奧巴馬只好發出一個推特,聲明他很高興去到白宮,同時完全支持「總統」。

但是共和黨必須記住一個教訓,拜登再差,民主黨人都完全團結在他身旁,不會透露一個字的不滿。因為民主黨人都只有一個目標,就是保住權位。不像共和黨,稍有風吹草動就會百花齊放,甚麼聲音都有。就像川普這樣能幹,政績這樣好,每一個共和黨人都同意,但只要他說了一句被媒體認為不得體的話,或是被媒體編織一項罪名,立即有人故作公正出來討伐。共和黨所以這樣,一方面是因為媒體全部無恥的站在另外一邊,極力的打擊共和黨,讓共和黨很難合作。二來也因為,共和黨人多數都太有原則,他們不是為了權位,為了佔便宜,拿好處才加入這政黨,或是才從政。

 

04/05/2022星期二

從烏克蘭傳出的Bucha大屠殺的細節,恐怖情況越來越像二戰前期德國納粹的做法。俄羅斯士兵見人就殺,屍體毫無節制地散布四處。仔細檢視那些屍首,很多都是雙手被綑綁在身後,然後近距離射殺,有的是射擊面孔,令到面目模糊。更有些喉嚨被割,舌頭被拉出來,據說是可能這些人曾經指罵那些士兵。還有一個老婦人的頭部被砍去。更恐怖的是,婦人在子女面前被強姦,然後被殺死,甚至燒死。一些女孩十歲就被強姦,事後陰道被刺刀割破,湮滅證據。這是納粹,這是南京大屠殺。但這也是2022年。

有紀錄的,俄羅斯綁架了11名市鎮的市長,其中兩名市長證實已經跟他們的家人一起被殺害了。當有市民要去為一名市長收屍時,俄羅斯士兵告訴他們,他身上綁了炸彈,誰去收屍就會被炸死。

莫斯科堅決否認這些事跟他們有關,指責這是烏克蘭人自己做的,然後嫁禍給他們。但是誰都見到那些屍首已經呈青紫色,都證明已經死了好多天。烏克蘭即使科技再好,都不可能在一天內做出死了好多天的屍首。(下:這樣的破壞,怎樣重建。)

 

 

 

 

 

 

 

莫斯科的作法讓人想到早期共產黨的可怕。自從1990年代蘇聯解體,共產黨的陰影已經在人們腦海中淡去。但是普京明顯想恢復他們蘇聯集團的光輝時代。他在去年六月的一篇七千字文章中,就強烈表明要從烏克蘭著手,一步步「收回」屬於俄羅斯,屬於蘇聯的應有的土地。在他而言,烏克蘭的領土邊界是不存在的。

當時他就將十幾萬的軍隊一步步向烏克蘭邊界進發,三方面緊緊包圍了烏克蘭。只是美國跟西方國家只會「關注」,天真的拜登跟布林肯甚至相信普京說的,他只是在演習。繼續希望經濟制裁的口頭威脅可以讓普京退兵。

之後普京到北京去跟習近平簽署了「無限友誼」的五千字協議。證明了共產黨的基因在他們身體內又復活了。有了這紙協議做後盾,普京更毫無顧忌地大舉進兵烏克蘭。

每次提到烏克蘭的毫無理由的被侵略,北京政府似乎又站錯邊了,很多很善良的中國朋友就跟我說,中國近年來做得很好,讓那樣一大片土地上的貧窮人們都致富了,這種成就不容忽視。這些人忽視的一點是,中國用了四十多年時間把中國破壞得滿目瘡痍,虐害了幾千萬人,製造了空前的貧窮,九十年代才出現一個鄧小平猛然覺悟,急起直追。他把經濟追上了,但是無法將道德層面補回去。而且他們要中國人忘記將那四十年的錯誤,(全面改寫了歷史),只記上功勞,錯誤都嫁禍給其他人。現在習近平又要走回頭路。烏克蘭是中國人的一面鏡子,只要共產黨陰魂不散,這樣的事情就會再出現。

請大家仔細去找五十年代發生在中國的真實事蹟,五千多萬人怎麼死的。先是一個個鬥爭致死,之後是集體餓死。這是今天的烏克蘭放大一千倍,一萬倍。普京跟習近平似乎很懷念那個光輝的時代。

也有很多人用傳統的左右派立場,解釋今天的烏克蘭戰爭,解釋自己應當站在哪一邊。確實,美國真正的左派到現在都不肯出來指責俄羅斯的軍事行動,(民主黨的山德斯Bernie Sanders,以及民主黨內左派AOC等,甚至不支持對烏克蘭的軍事援助),共和黨內也有人認為美國應當先把自己的疆界守住(這個我同意),再去管烏克蘭邊境。事實是,我們可以兩樣都做到。面對重大的人道危機不能舉出一兩樣小事就不去管。當年日本人在中國的大屠殺,持續那樣多年,也是因為這些種種藉口阻止了道德上的干涉。重複一句話:真理只有一個,不可以因為立場而模糊。

 

04/04/2022星期一

近來難得的好消息是,Tesla 電動車老闆馬斯克Elon Musk買下了推特9.2%的股權,這讓他成為推特最大股東。此舉是否可以讓推特更為公平,就要拭目以待。

馬斯克剛剛在上個月發表推特,指責推特沒有維護言論自由,危害了民主制度的基礎,還說「我們應當做甚麼」,現在就下手購買推特股權,相信他會有一番作為。

 

 

 

 

 

 

馬斯克是目前全球最富有的人之一,擁有身家價值兩千八百多億元。美國SEC沒有公布他用了多少錢購買推特股權,不過估計他買下的7,350萬股,目前值35億元。而他目前擁有的股份,已經超過推特原來的創始人Jack Dorsey。也超過了Vanguard,Morgan Stanley等公司。

推特的打壓保守派聲音長期來引起保守派人士不滿,特別是2020年大選前,公開打壓有關亨特拜登電腦醜聞,甚至第一時間關閉川普陣營人士的帳號,禁止紐約郵報發布任何有關亨特電腦新聞,更是史無前例的暴虐行為。

馬斯克在過去一個月內,多次發表對推特不滿的聲音:推特作為公共論壇園地,卻沒有維護言論自由的民主基礎原則,我們可以做甚麼?他還問:需要建立一個新的網站?據說他的7,900萬追隨者中很多人建議他買下推特。

推特在未來會有甚麼變化,相信是很多人關心的。前幾天有人問到川普這問題,他說他跟馬斯克是好朋友,希望他們之間有默契。特別是川普自己推動的新網路似乎遭遇重重挫折。也許當馬斯克成功了,他就不必自己搞網路了。(川普的Truth Social今天發生高層離去,正好是馬斯克購買推特後一天,相信也不是巧合。)

 

04/04/2022星期一

媒體知道亨特拜登的起訴在所難免,加上紙包不住火,紛紛報導了亨特拜登一些貪腐行為。不過仔細分析,他們這樣做還是有企圖。

首先,雖然這些媒體全部做了報導,但是卻都低調,不像川普的所謂醜聞(盡管是空穴來風)一定大肆渲染,不停報導。就像這次的報導,只是發表一次算數,交代過了。我見到CNN一大篇報導,卻只在主要新聞中提出一兩次,不像川普新聞每一小時至少重複一次。我也見到海外媒體(包括跟CNN有交易的中文媒體),都沒有報導,表示CNN沒有向海外媒體推銷。

此外,這些報導都控制了內容,也就是說,淡化了亨特拜登的罪行,此外更強調,拜登本人沒有被調查,以及到目前為止沒有發現拜登總統在這件事本身有任何關連。這就很神奇。(因為以前提過不再重複。)但是在每一次報導中,一定要提起,亨特電腦事件的起源,是川普右派陣營對亨特拜登、及拜登家族的政治攻擊,甚至要說川普因為這件事,還壓迫烏克蘭政府幫他打壓政敵,引起他被彈劾。如果現在證實亨特拜登是做了這麼多貪腐的事,為甚麼還要再提是川普的政治打壓?

這就是他們要控制這一條對他們極端不利新聞的原因。他們要控制這新聞的走向。

CNN在上周的新聞中承認,亨特拜登目前被調查的項目包括:洗錢,逃稅(為外國做說客收入沒報稅),甚至違反槍枝管制法。

這篇報導指出,德拉瓦州檢察官自從2018年就開始調查亨特拜登的各項罪行,不過在2020大選之前因為新冠肺炎,以及面臨大選,曾經終止了一段時間。一方面是傳訊證人不方便,一方面不想影響選舉。直到最近幾個月才恢復,以非尋常速度加速進行。所以傳出多名證人被傳訊的新聞。現在亨特的過去生意夥伴,以及一個跟他生下女兒的女人,都成為檢控官的證人,提供不少資料。加上那電腦中的電郵及記錄,不起訴都不行。

CNN的文章,提到了:亨特拜登在2018年涉嫌說謊買槍的事,之後又被女友(情婦,他哥哥的遺孀)丟到超市附近的公共垃圾箱。也提到他在2014-2019年之間,父親被奧巴馬任命為幫助烏克蘭能源現代化期間,領取能源公司Burisma每個月五萬元美金報酬,為期五年的合約。也提到中國華信CEFC付給他跟拜登總統的弟弟James Biden一共480萬美元的法律諮詢費用的事。但是就沒有提到:亨特拜登跟中國華信合作發展能源期間,同意給拜登Big Guy一成利潤,同時有合夥人巴布林斯基作證,一次過付給亨特五百萬元的介紹費事件。也沒有提,亨特拜登跟他做副總統的父親一起坐專機到中國之後,就得到一筆15億元的生意。也沒有提前任莫斯科市長夫人給他350萬元洗錢利潤。不過很難得的承認,亨特去年開始出售他每張平均50 萬元的畫作時,白宮有幫助他安排畫展以及法律程序。這已經是利益衝突的證據。

此外要知道,這些罪行大部分都發生在奧巴馬任內。奧巴馬不是白癡,就是有心讓拜登一家人佔國家便宜。(下圖為奧巴馬在2010年跟拜登父子一起觀看籃球賽。)

 

 

 

 

 

 

 

CNN的文章暗示,德拉瓦州的檢察官David Weiss是川普總統任命,拜登上台後沒有動他,是沒有干預司法獨立。這個角度大有發揮餘地。因為亨特拜登是自從2018年就被調查,如果拜登敢動他,就觸犯很嚴重的政治罪行。有如尼克森當年要撤換他的司法部長一樣。此外他在2020大選時一些消息都沒洩露,也幫了拜登不少忙。

這篇文章似乎要幫亨特拜登解釋,說他去年出版的自傳可以證實,他這麼多年來都在吸毒,很可能根本不清楚自己是做了違法的事。

最後,拜登的白宮幕僚長Ron Klain昨天在ABC的星期日雜誌上被友好媒體問到這件事時,他說:總統確信他的家人沒有做違法的事,但是我也要說清楚,這是亨特跟他(拜登)弟弟的行為,這些都是私人事情,不牽涉到總統。也肯定不是白宮裡面的人牽涉到的。

要知道,提出這問題的是民主黨的George Stephanopoulos,這問題是給白宮一個說明立場的機會,目前各媒體也一致用這個talking point。雖然目的是給拜登洗脫,但是否已經決定不理亨特跟James,讓他們自己去承受司法後果?以免拜登本人受到損傷?

目前聽到媒體的聲音是,(民主黨控制的)聯邦司法部有可能安排讓亨特拜登罰款了事,(就像一個星期前,希拉里被判罰款,無聲無息過去。)如果他真的被判刑,拜登作為總統也有特赦他的權力。所以拜登目前似乎並不擔心。他們有媒體在一邊護航,就有這好處。

 

04/03/2022星期日

烏克蘭的好消息是,他們奪取回了基輔附近一些城鎮。壞消息就是,他們發現了俄羅斯在當地犯下的各種慘不忍睹的屠殺罪行。當烏克蘭士兵回到Bucha,Irpin這些地方時,見到的是街頭一個又一個的遇害無辜市民的遺體。有的雙手被綁在身後,有的近距離(行刑式)的槍斃(槍口洞孔很大),有一個年老婦人被砍頭,一些婦女當著子女的面被施暴,之後被火燒死。還有洞坑中散布的屍體。其中一條街上就有二十多具屍體。

 

 

 

 

 

 

 

 

 

 

 

 

 

烏克蘭士兵事後在Bucha一個地方就掩埋了近300具屍體。另外據空中拍到的圖片,俄羅斯軍隊在其他地方還留下亂葬崗式的集體墳墓。

這情況讓人想起南京大屠殺,人類的殘忍在甚麼時候會兇殘至此。

烏克蘭總統澤蘭斯基說這是種族絕滅式的屠殺,他說的沒錯。這是屠殺無辜市民,也是無可置疑的戰爭罪行。難道這就是不肯投降的代價?

最可氣憤的是,明明是你們打輸了,卻用無辜百姓洩憤?這世界上還是有戰爭規則的。莫斯科市後發表聲明,說這不是俄羅斯士兵做的,甚至說是烏克蘭自己做的嫁禍給他們。相信沒有幾個人會信他們。

澤蘭斯基做了一個俄文的錄像,要俄羅斯士兵的母親們看看這些圖片,要她們解釋這些士兵為什麼可以做下這樣屠夫式的罪行。

有消息說烏克蘭跟俄羅斯元首的直接談判正在積極籌備中,甚至說,一兩個星期內會見到曙光。俄羅斯要求的,烏克蘭不再與西方國家結盟,似乎已經被烏克蘭同意。不過據說澤蘭斯基堅持不割讓土地。甚至希望取回2014年被俄羅斯佔領的克里米亞。而俄羅斯方面就宣稱,有關克里米亞的未來仍然是最大癥結。如果烏克蘭堅持,就不可能有和平。

俄羅斯的轟炸並未停息,今天還向烏克蘭南面黑海港口奧德薩Odessa發出飛彈攻擊。同時向東北的卡基夫Kharkiv發射了二十多枚火箭砲。俄羅斯明顯是要佔領或是控制更多地方,就能在談判桌上當作籌碼。軍事專家分析,俄羅斯會爭取東面一長條地區,特別是馬里幽波這個港口城市,這樣他們就可以經由東面的陸地,直通克里米亞。沒有馬里幽波,俄羅斯只能經由船隻通往克里米亞。

美國國務卿布林肯今天仍然說,他無法確定俄羅斯軍隊的行為是否構成種族絕滅行為。他只希望大家不要對這樣的事情麻木,逐漸認為是正常行為。布林肯說,「我們會密切注意,同時記載見到的,確定相關機構會蒐集所有證物,到時評估責任。」北約秘書長也說,歡迎國際法庭到Bucha蒐集所有證物。

這些外交官說話太過公式化,對於眼前的慘絕人寰的正在發生的慘劇毫無幫助。已經有人預估,美國會以「策略性戰敗」的態度跟前提,要求烏克蘭讓步。以前說過,美國民主黨政府最喜歡做的事,跟特長,就是談判,然後分割國土。明明戰勝的,也要以戰敗姿態談和。目前的情況有些像韓戰,明明就要戰勝,卻召回將軍麥克阿瑟,叫他回來不要再打,然後將北韓送給共產黨。還有二戰後的雅爾達密約,俄羅斯最後一年才向日本宣戰,戰後羅斯福就給了他東歐做為報酬,中國大片土地也間接送給了他們。那一次密約就是奠定將東歐劃入鐵幕的基礎。沒有這密約,以後的匈牙利革命,波蘭革命,現在的烏克蘭戰爭都不會發生。也無須北約這組織每天跟俄羅斯對壘。

已經聽到很多人在談,美國又已經在策畫,讓烏克蘭分割出去多少土地,以滿足普京,避免他使用核子武器。這樣的態度永遠都是讓邪惡的人佔上風。

 

04/03/2022星期日

過去一個多星期,又有好幾單有關川普的重大負面新聞,最後證實不是無中生有,生安白造,就是先入為主,先判再審。

比如說,上周二開始,華盛頓郵報跟CBS報導,川普在任最後幾天,也就是去年一月六日(國會騷亂那天),白宮的電話紀錄中斷了七個半小時。也就是從當天早上十一點多,到下午將近七點鐘,都沒有川普打電話的紀錄。於是被所有媒體當作天大消息,24小時不斷報導。因為這件事太像當年尼克森總統掩飾水門案的作法:湮滅證據。

華盛頓郵報,CNN等立即請了當年水門案的證人之一,尼克森的法律顧問John Dean,及華盛頓郵報當年揭發水門案的記者Bob Woodward等人到節目中高喊:這是比水門案更大的罪刑,還是有煙霧的手槍,罪證確鑿。盡管川普發言人立即表示,白宮的電話紀錄根本不是經由他們控制。

直到三天後,CNN才低調發了一條短新聞,說川普有習慣當他在白宮寢室時,每個電話都經由白宮的總機接通,但是當他在橢圓形辦公室時,就幾乎從來不經由總機。這就是那七個小時內發生的事。他在橢圓形辦公室時,經常是由下屬幫他接通電話,或是使用手機打電話,所以白宮的紀錄是空檔。但是這一個類似更正的新聞,就被媒體一筆帶過,或是根本不提。

還有一單大新聞是,川普又對普京表示,要他幫忙挖掘拜登跟兒子的醜事dirt。媒體紛紛表示:現在烏克蘭戰事這樣緊張,他居然還要普京,這個全世界的罪人,幫他打擊政敵。我最初見到這新聞,也覺得川普選的時機不對。但是了解實情之後,才知道又是媒體的生安白造。原來是在亨特拜登的電腦被多個媒體證實確實存在之後,裡面有提到亨特拜登接受了前莫斯市長太太350萬美元的(洗錢)「酬勞」,川普在星期二接受了一個網路友善媒體Real America’s Voice的訪問,他在裡面說:「所以,我想普京應當知道那個答案,為什麼莫斯科市長太太要給他們那麼多錢,他就應當將之公開,我想我們應當知道答案。」

這句話立即被所有的媒體攻擊是:川普要普京幫他提供拜登黑材料,川普要普京幫他調查政敵拜登,…這是他要普京幫他調查嗎?你看訪問原文,他說了很多次的「我想」,這是他認為的話,而且是公開的。這不是他私下請求普京幫他調查政敵,這些都是公開了很久的資料,難道美國人都不想知道?

很多次川普公開的喊話,都故意的被媒體說成是「暗中勾結串通」,2016年競選時,希拉里因為使用私人電郵傳送國家機密受到攻擊,為了避免調查時被發現其中有國家機密,希拉里用硫酸跟斧頭,打爛了自己的手機跟電腦,之後有三萬多電郵失蹤。川普當時在一次群眾大會中喊話:「普京,如果你聽得到,我希望你能找出這三萬多電郵…。」結果當時的媒體一致都說,川普要普京幫他去找出希拉里的電郵,進行對美國大選的干擾。你見過這樣在幾萬人面前的「暗中勾結」嗎?

川普這種直性子說話的本性,媒體不是不知道,但是就一再有意的利用,製造新聞。比如說,川普在任時多次在訪問中,演講中,對當時司法部長巴爾William Barr喊話(建議),說他應當如何如何(進行調查)。事實是那些都是應當做的事,但媒體就說「川普用總統身分壓迫司法部長」,「川普將司法部長當作是私人律師」。巴爾後來公開表示,川普如果不是這樣公開喊話,他會更容易做,因為這些都是他應該做的,但是川普一公開表示,他反而不方便做了。我當時就說,巴爾這句話好像是抗議川普,其實是抗議媒體更多。

但是當民主黨這樣做時,絕對不是大新聞。今天紐約時報的一則新聞,說拜登在12月底在一次私人會議中,對顧問及幕僚說,他認為川普是對民主的威脅,應當被起訴。不僅如此,他還表示對現任司法部長嘉蘭Merrick Garland很不滿,認為他對(一月六日)這事件的處理應當更積極些,起訴那些相關人士。

這個報導中拜登的態度與川普完全不同。川普是公開表達自己的看法,而他這是私下指示下屬,要他們處置他的前任,也是下次大選可能的政敵。這才是「行政干擾司法」的違憲行為。雖然白宮發言人Andrew Bates已經第一時間發表聲明,說「司法部長完全獨立(作業),拜登沒有干預有關調查,並也以此為榮。」

不要以為紐約時報刊出這新聞是要表示公正,他們只是控制輿論,因為其他媒體不會大張旗鼓地轉載,發揮。就像紐約時報跟華盛頓郵報,雖然他們承認了亨特拜登電腦的存在,但是卻完全否認了拜登跟亨特所有醜事的關係。這才是他們的目的。

 

04/02/2022星期六

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已經38天,還是沒有攻下首都基輔,過去幾天包圍基輔軍逐漸遷往北部。最初認為是要重新整合,再度進攻。但是目前看來沒有這個跡象。又一個說法是,俄軍要經由白俄羅斯出去,遷往東部,集中攻擊東部地區,佔據東部作為談判籌碼。

俄軍處處都顯示此次進軍的倉皇跟欠缺計畫,他們一度佔領了北面的且爾諾柏核子發電廠,認為是一大斬獲,但是因為自己的士兵可能感染核子輻射,醞釀兵變,倉皇撤退逃走,所以這核電廠又已經被烏克蘭奪回,並逐步恢復作業。(下:紅色部分表示是俄軍佔領,或是控制的地區。不過北面的且爾諾柏Chernobyl核電廠已經被俄軍放棄。)

 

 

 

 

 

 

這兩天,烏克蘭軍隊已奪回基輔附近多個城郊區,總統澤蘭斯基恢復信心,認為俄羅斯已經沒有能力再做進攻基輔的考慮。他甚至號召已經離開烏克蘭的國民回來,進行最後的作戰。聽到波蘭邊界的記者報導,的確已經有難民回流。不僅是要幫助國家準備最後一搏。也因為很多人認為做難民的前途不如回到自己的家園。他們也放不下家裡其他的人,願意回去跟家人在一起。

澤蘭斯基知道,難民回流也有危險,因為俄羅斯繼續向民居,避難所進行轟炸。甚至撤走的俄軍到處都留下地雷,目的就是傷害平民。俄軍入侵以來,已經向烏克蘭發了一千四百發飛彈,基本上所有城市都已經被炸得面目全非,東部地區幾乎不再有完好的住宅。

昨天澤蘭斯基接受Fox News訪問時,被問到是否認為美國不願意俄羅斯戰敗,害怕(以免普京面子難看,將戰爭升級。澤蘭斯基回答,他不願意相信美國是害怕普京,或是相信有人玩這個遊戲,但是如果美國跟盟國的軍事援助遲遲不到位,烏克蘭很難支撐下去。他說:請給我們飛彈,給我們飛機,如果你們不能給我們F-18,給我們F-19,給我們用舊的俄羅斯米格機,就只要這樣。讓我們能保衛我們的國家。如果一直拖,越來越慢,人們就會懷疑,是否真的有人在後面玩遊戲。

波蘭曾經提出願意將他們擁有的28架舊的米格29送到烏克蘭境內給他們使用,但是直到現在拜登政府都不通過,理由是擔心俄羅斯認為這是攻擊性武器,而升高戰爭。

澤蘭斯基說:我們不需要一百萬頂級的防彈背心,或是頂級鋼盔。我們要飛彈跟飛機。但是昨天拜登政府再度批准給烏克蘭三億美元的軍事裝備:主要是頭盔,防毒面罩,防毒裝備等,以防俄羅斯使用化學武器。(下圖是根據烏克蘭軍方發表的數字,截至今天俄羅斯在這次戰爭中損失的軍事裝備跟人員。)

 

 

 

 

 

 

 

目前已經有四百萬烏克蘭人逃往外國,這表示還有八成以上國民沒有逃走。其中東部幾個城市被俄軍緊緊包圍。斷水斷糧斷電超過三個星期,傳說不少人頻臨餓死邊緣,甚至已經餓死。但在這情況下,首都基輔市政府仍然在正常運作,收集垃圾,清理街道的工作正常進行,而全國數約五萬的郵差(多數是女性),仍然在派信。他們不是普通的派信任務,他們是冒生命危險送信到每一戶人家,包括防空洞,避難所。據他們表示,最重要的信件是政府養老金(退休金)支票,如果不按時送給他們,他們將無法生活。

據說自俄羅斯入侵以來,烏克蘭郵政服務送達85%的養老金支票。一些郵差必須冒生命危險,穿過樹林將信件送到俄軍占領區內。不過因為俄羅斯轟炸,已有兩名郵差因為汽車被炸而死亡。郵局發言人驕傲地說,居民仍然可以經由網站訂購商品,他們會盡量送到他們手中。

而這些訊息也是經由烏克蘭同樣勇敢的記者報導的。到目前烏克蘭有八名記者因此殉職。希望那些高高在上做決策的所謂領袖,能夠跟烏克蘭人民一樣勇敢。

 

04/01/2022星期五

終於看完了華盛頓郵報在星期三刊登的,亨特拜登跟中國華信之間,將近五百萬元的金錢往來,以及無數封的電郵往來紀錄的報導。奇怪的是,亨特拜登利用他父親的關係,以及他叔父詹姆斯James Biden也在其中參加一份,華郵分析得清清楚楚,最後卻結論,這些都跟拜登(總統)無關。說找不到證據證明,拜登本人有受益。真是神奇。

 

 

 

 

 

文章中說(其實紐約郵報一早就公開過,只是沒有人引用,轉載),亨特拜登跟他父親(副總統拜登)到中國之後,就在中國銀行成立帳號,幾星期後幾百萬元就轉手了。

這篇上萬字的報導,對於上面這一段經歷只說了幾句話就不提了,只是詳細的報導了亨特拜登跟中國華信之間的另外一段「交往」,那一段經歷開始於2017年一月拜登副總統下台之後,亨特拜登跟中國華信CEFC的葉簡明搭上線之後開始。(我想華郵省去這以前的事,是要幫拜登洗脫他在公職內一切責任,這是太明顯的作法。)

華郵說,拜登副總統下台後,亨特跟葉簡明在邁亞米見面,談到雙方成立一個四千萬美元的聯合計畫,在路易斯安那開採液體天然氣LNG。據說這次見面讓葉簡明非常滿意,事後送了一個2.8卡拉的鑽石到亨特的旅館。(亨特婚的妻子估值八萬美元。)

這年(2017)夏天,葉簡明向亨特提出,CEFC的一個董事Patrick Ho (何志平)可能受到美國調查,希望亨特出手幫忙。這年八月,亨特就跟CEFC的一個代理人Gongwen Dong (董功文)簽了一份協議,裡面說會付給亨特拜登法律代理的預付費用一次過一百萬美元,以後每個月分別付十萬元給亨特,拜登的弟弟詹姆斯每個月六萬五千元。(這份文件,包括簽字以後的協議,在那電腦中都有存檔。)當時亨特所屬的公司是他跟詹姆斯聯合成立的Hudson West III LTD。

據說之後中方的錢就湧向亨特的公司。第一筆是在八月八日開始發出,之後14個月每個月不斷,每個月16萬五千元,扣除手續費之後總數是480萬美元。據說其中140萬元被亨特轉到他自己開的一個顧問公司Lion Hall Group。

在他跟CEFC簽約後幾個星期,亨特要求他的辦公室所在大樓的經理,說要做些改裝。他公司的辦公室是在華盛頓Georgetown瑞典大使館所在的一棟大樓中的第五樓,他說因為有新的生意夥伴,他並索取五把鑰匙,這五把鑰匙分別要給他自己,他的父親拜登,母親(繼母Jill),叔父詹姆斯,以及CEFC高層董功文。而他交出來的電話號碼也是他父親的手機號碼。

但是據這大樓發言人說,那四把鑰匙打好之後,亨特根本沒有去拿。而且根據之後亨特跟那經理的來往電郵看出來,亨特經常帶女人從後門進出。避過了前門的電子檢查儀器。當經理詢問他時,他有一次說那女人是一個無家可歸的女人,是他正在代理的客戶。另一次他說是小女兒的籃球教練Lunden Roberts。後來這女人生了一個孩子,亨特最先否是他的,但是經過DNA證實是亨特的孩子。

最近這女子也跟大陪審團合作,做了FBI的證人。

前面說過,亨特將140萬元轉到自己的一間顧問公司,據說這舉動也是警方目前調查重點之一,因為牽涉到洗錢。此外據說拜登的弟弟詹姆斯也被調查中。當他跟妻子Sarah的銀行詢問他們這些大筆現金的來源時,他們無法解釋,之後就關閉帳戶。

就在他們開始合作後幾個月,2017年11月,何志平就在紐約機場被捕。他被捕後就連絡詹姆斯拜登。據詹姆斯後來解釋,他相信何志平要找的是亨特,他就轉交了信息。之後何志平是由另外一名律師Edward Y. Kim代理。(何志平的案子在香港很轟動,他被控賄賂非洲的乍德,跟烏干達官員。此外他還牽涉到,幫助伊朗逃避美國的經濟制裁。)

之後在2018年二月就傳出葉簡明在中國被扣押,之後關押候審。自此沒有消息。據說他牽涉的罪刑有關經濟犯罪。

據說到了第二年,2018年三月,詹姆斯跟CEFC索取那第一筆一百萬元(似乎到此時還未付)。還教對方如何付錢。對方是一位Mervyn Yan,回覆說立即照辦,第二天一早就付了這筆錢。但是之後亨特拜登就開始跟這位Yan,以及董功文在電郵中來回爭吵。因為對方質疑亨特的一些開支不合理,亨特除了解釋,還附上收據證明。(對方可能誤以為,他們的辦公室因為跟瑞典大使館在一個大樓,就以為他們在瑞典買了房子。)雙方爭吵得很厲害,亨特還搬出自己在德拉瓦的關係,說認識一大堆的檢察官,要控告對方。

最後,CEFC的職員通知他們,CEFC已經在這年三月關閉了,對他們說,已經拿到的錢就是全部,不可能再有了。在未來六個月,亨特就將其中140萬元轉到自己的私人帳號。

雖然總是有這樣多的外來錢,亨特卻因為毒癮及亂花,仍然入不敷出,這時期很多時要父親幫他埋單。這年11月,亨特跟詹姆斯的Hudson West III LLC也關閉了。

上面是華盛頓郵報有關亨特拜登跟中國華信之間的來往的報導,特別強調這些都在2019年四月,拜登宣布競選總統之前結束,很明顯要幫拜登洗脫關係。但是為什麼對亨特在拜登做副總統期間,跟中國銀行來往那一段輕描淡寫,幾句話交代過去?此外對於亨特拜登與CEFC來往的電郵中說要將利潤保留一成給Big Guy (父親)的部分也完全省略?另外烏克蘭能源公司Burisma高層在電郵中,多謝亨特拜登介紹他父親(當時的副總統拜登)給他們認識,之後亨特拜登就被Burisma聘請做顧問,一年薪酬一百萬元。這些華郵就都避過了,因為都直接牽涉到拜登。

這些都是大家看新聞時要自已注意的。(此外華郵這篇報導寫得很亂,時間上交叉,有些事也沒交代清楚。)

其實華郵星期三刊登兩篇報導,另一篇是解釋為什麼2020年十月大選前不承認亨特拜登的電腦確實存在,歸咎於都因為共和黨跟朱利安尼不給他們電腦的副本,這是推卸責任。大家都應當記得,美國媒體用盡一切方法攻擊這電腦的內容是川普跟同夥勾結俄羅斯,製造的陰謀 (說是 Russian disinformation)。他們根本無意刊登。現在因為亨特拜登可能要面對起訴,才勉強承認。而且盡量幫拜登洗脫。

 

Click: 4642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