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生活雜文

北美原住民問題
手機越來越聰明,人越來越笨
好萊塢黑名單事件
死刑與民意
惠妮‧休斯頓之死
兩個截然不同的歌星
一件罪案是怎麼發生的
杜魯多的拳賽-政治人物是怎樣產生的
年輕人的Entitlement觀念
美加政論-宗教受箝制

紐約時報為什麼現在承認亨特拜登電腦確實存在

2022-03-18 19:07:16

03/20/2022星期日

多數的複雜的事情都是要抽絲剝繭才逐漸明朗。前兩天說到,紐約時報終於低調承認,2020年大選前發現的亨特電腦的電腦是「真實」的。不要以為紐約時報終於願意承認錯誤,到現在我們應當已經知道,美國(西方)的左派媒體,是死不認錯的。

經過過去兩天事件的發展,原來是因為亨特拜登的商業夥伴,以及他的律師現在都跟調查人員合作了,太多的證據落到大陪審團手中,亨特拜登極有可能被起訴,為了讓這新聞到時候不太難看,紐約時報才配合拜登家族,先發出這樣一則低調新聞,一來先舖路,減輕這新聞到時候的震撼性。(就像拜登在2020年十二月被確定他當選總統之後,自己出來宣布兒子亨特正受到聯邦調查局調查的事實,就消除了事件變成醜聞的震撼性。媒體都一筆帶過。)其次,紐約時報的報導可以引導未來新聞報導的方向,同樣的低調。就像已經四天了,紐約時報的那新聞,沒有一間主媒跟隨。更不像川普的所有假新聞,每一次都是鋪天蓋地的沒完沒了。

大家可以留意未來的發展。亨特會被起訴,但是媒體會輕描淡寫,甚至說,他再怎麼(壞),都比不上川普一家人。當然也要倚靠白癡的讀者不會分析,到底川普一家人做了甚麼壞事。

 

03/17/2022 星期四

2020年大選後,經過一個月的爭議,拜登證實當選總統後就承認,他兒子的確是受到聯邦調查局調查(逃稅事件)。再經過一年多,紐約時報星期三(昨天)晚發了一條新聞,說聯邦檢察官檢閱了那個亨特拜登的手提電腦裡面的電郵,證實了那個電腦是確實(屬於亨特拜登)的,裡面的電郵也是真實的。

這篇報導又說,檢控官檢查了亨特拜登電腦中他與他的商業夥伴Devon Archer的通話,現在Archer做了控方證人,與檢控官合作,後果是,亨特拜登已經退還給聯邦稅務部一百萬元欠稅。

後果就是這樣?紐約時報一篇低調報導,今天完全沒有媒體跟進(除了少數保守派媒體)。

記得一年半前嗎?2020年十月(大選前一個月),當紐約郵報New York Post揭發了這份電腦中的內容時,所有媒體封殺不說,還說這電腦是川普私人律師朱利安尼跟俄羅斯串通的陰謀。所有社交網路封殺這新聞,還關閉了紐約郵報的網頁。還有50位退休情報機構首腦(包括CIA前後五任局長,奧巴馬的國家安全顧問等等)發表聲明說這是「典型的」俄羅斯式的陰謀,散布不實消息Russian disinformation。所有媒體都當這份聲明是聖旨,是休止符,同聲指責這是川普集團打擊拜登的骯髒手段。現在紐約時報就在一篇報導中,淡淡地說這電腦原來是真實的,亨特補交了一百萬元欠稅就算了?(下:這就是當時被媒體封殺的報導。)

 

 

 

 

 

 

 

 

如果是川普的任何一個兒子,被稅務局下令補交一百萬元稅金,會是多大的新聞?

而且這欠稅怎麼來的。我們知道是他利用父親的關係,從烏克蘭Barisma能源公司收了三百萬元「髒錢」,沒有報稅的後果。因為有Archer做證人(他是跟亨特拜登一起開設公司為Barisma工作的商業夥伴),讓檢控官得到證據。而這位Archer上個月因為另一宗案子(詐騙原住民六千萬元股票證券)被判刑一年。另外我們也知道,他從前莫斯科市長太太那裏收取350萬元美金,幫她洗錢獲得的利潤,這單案子不僅牽涉到逃稅,也牽涉到洗錢,所以他的法律麻煩還未結束。

今天在白宮記者會,Fox News和另一位獨立記者兩次問到白宮發言人沙琪,是否還認為亨特拜登的電腦事件是俄羅斯陰謀,你知道她怎麼說:「我指引你去問司法部,跟亨特拜登的代表。」還說,「他不在政府工作。」就這樣推了。當第二次被問到「亨特拜登的律師說,他在出售中國債券一事上已經將股權脫手,你能證實嗎?」,她說:我是政府發言人,他(亨特)現在不在政府做事。也推掉了。

有關這電腦的內容其實不只這些,我這裡報導很多次,(都是紐約郵報長期閱讀了那幾萬份電郵後揭發的。)例如說,亨特拜登跟商業夥伴談到與中國能源公司(中國華信)合作,安排他父親(Big Guy/拜登)可以抽取一成利潤的細節。還有烏克蘭能源公司Barisma高層多謝亨特拜登,介紹他父親給他們認識的電郵。以及他召俄羅斯妓女,用他父親的官方信用卡付帳。還有他長期幫全家人,包括父親付出一半的家用等等。是否這些全部都算了?

現在我們知道,原來奧巴馬時期聯邦調查局就已經開始調查亨特拜登逃稅的事,這表示奧巴馬總統當時都知情,拜登副總統當然知情,那些中情局,聯調局,國家安全局顧問都知道這事,但是他們是後卻全部說這是俄羅斯散布的不實消息,說是川普跟普京串通的造謠手腕?

當時很長一段時間,媒體都統一口徑說這電腦事件是沒有證據的假消息。紐約時報在2020年十月15日的一長篇報導說:川普總統去年尾就接到情報機構警告,說俄羅斯會利用他的私人律師朱利安尼,灌輸他這電腦內容,再交給媒體,散發有關拜登及家人的不實消息,破壞拜登的競選。(難道一次警告就足以變成後來發生事件的證據?)

華盛頓郵報也在同一天發表長文,標題是「川普製造的假的拜登醜聞」,裡面說:「川普跟他的宣傳團隊propagandists明顯希望有一個像樣的醜聞大作文章,不過這老調重彈只顯得薄弱無力。」

四天後,十月19日,50位奧巴馬跟克林頓時期的所有情報機構首腦就發表聯合公開信,(沒有證據的)說這事件是典型的俄羅斯造謠手法。他們居然可以這樣串通起來說假話。已經將美國政府官員的信用摧殘殆盡。(下圖是昨天紐約郵報New York Post的封面,將這些說謊的情報首腦面目公諸於大眾。但是所有左派媒體全部都裝作不記得這件事。)

 

 

 

 

 

 

 

記得嗎,那個領取政府補助的全國廣播網NPR,跟CNN都一致說:我們不會浪費(我們聽眾/讀者的)時間,報導這不是新聞的新聞。…這些都是政治操作,我們就當他是政治操作。CNN的政治部門主任David Chalian還加了一句:這是右派的回聲器echo chamber,我們絕對不會跟著走。

拜登自己更是公開否認了無數次,在2020年大選最後一次辯論,川普提到這電腦中的證據(包括亨特電郵中說的,給big guy一成利潤),拜登就很理直氣壯的說「有50名情報人員可以證明這是俄羅斯假消息,全部是垃圾。」他還鄭重聲明「我一生沒有拿過外國政府一毛錢。」

還記得2020年十月,大選前三個星期,川普在CBS的60分鐘節目中接受訪問時提出這事時,主持人Leslie Stahl連忙阻止他,還說:你不能這樣說,這事沒有證實,我們這是(六十分鐘),不能說出沒有證據的事。

其實除了這些電郵,還有人證,就是被拜登一家人拉過去,跟亨特拜登一起成立公司跟中國能源公司合作的巴布林斯基Tony Bobulinski,他在那次辯論當天召開記者會,說拜登親自指示他(照顧兒子,看著兒子),當時的協議就是事後給拜登一成(利潤)。他還說,第一筆錢五百萬美金(大約是介紹費),亨特私自存到自己戶口,他這個總經理居然不知道。但是他這個記者會被媒體全面封殺,沒人報導(除了少數保守派媒體)。

任何人都相信,這新聞在2020年十月發生時,如果美國媒體不全部是民主黨的打手,正常報導,拜登肯定沒有當選機會。但是他們一手遮天,全面封殺,直到拜登當選後一個月才淡淡公開。就職後一年零兩個月,才發了這樣一條新聞。

今天最值得質問的是那50位全國情報機構首腦,他們怎麼可以聯合起來汙衊國家元首,以便影響選舉結果,而到現在沒有任何責任?這是怎麼大的一件類似政變的舉動,居然發生在被認為民主國家龍頭的美國。(我不相信普京,或是習近平,甚至澤蘭斯基,對這件事會不清楚,他們心理上怎會看得起拜登美國人可以糊塗,外國元首沒有跟著糊塗的理由。)

這事件的極端不公平,不合理處還不止此。當年(2019年四月)亨特拜登將這電腦拿去修理的德拉瓦電腦店的老闆John Paul Mac Isaac艾沙克,他因為將這電腦中的紀錄交給FBI之外,也交給了朱利安尼,(如果他不是交給朱利安尼,FBI會理嗎?)結果他的小店天天被人丟雞蛋,丟狗屎,還有死亡恐嚇電話,迫使他關門。他回到科羅拉多去跟家人同住。但是當他申請失業金時,每一次申請都沒有回音,勞工部關閉他每一次的申請案件。後來他寫信給德拉瓦參議員(民主黨的)Chris Coons請他插手,才得到支票。但是給他的支票比他應得的少了幾千元。即使這樣,他還受到稅務部的多重查稅。後來他因為推特,Youtube,Facebook全部封鎖他的發文,他控告推特,佛羅里達一名法官裁決他敗訴不說,還要他賠償推特17萬元法律費用。他現在走投無路,唯一選擇是宣告破產。

很多有關這電郵事件的始末,可以參考 由亨特拜登電郵談到華府的貪腐

 

附帶:亨特拜登被起訴的可能性升高

03/18/2022星期五

拜登今天的煩惱不只是烏克蘭的戰爭,或是油價跟通貨膨脹。他兒子亨特拜登的司法事件可能更讓他頭疼。現在連他的主要打氣筒,CNBC都刊登一篇有關亨特拜登的報導,說三年前為他生下一個女兒的女子蘭登羅伯絲Lunden Alexis Roberts,上個月中剛剛到德拉瓦州,出席大陪審團的應訊。他的律師Clint Lancaster蘭卡斯特今天向CNBC說,他預期亨特拜登會被起訴。

現年31歲的蘭登過去是華盛頓一名脫衣舞女,亨特一直否認跟她有過性關係,(他在一年前出版的自傳中說,對於這一段交往完全沒有記憶),但是蘭登的女兒Navy Joan經過DNA測試,確實是他的女兒。之後亨特拜登就被法院裁決必須賠償蘭登250萬美元和解(及扶養)費。(下圖是蘭登跟女兒Navy Joan。)

 

 

 

 

 

 

 

 

 

蘭卡斯特說,蘭登在一年前到阿肯色州小岩城接受FBI聯調局跟IRS稅務部問話,當時交給對方一大疊財政資料。蘭卡司特說,根據他見到的那些財政資料,他認為亨特拜登會被indicted起訴。雖然他的顧客的目的不是想他坐牢。

因為亨特一直沒有完全支付那筆和解費,蘭登在2019年在阿肯色州對亨特提出控訴。當時她的女兒一歲。當她跟亨特交往時,知道他也跟他哥哥Beau Biden的遺孀Hallie在交往。(Beau在2015年死於癌症)。之後當亨特在2019年跟南非製片人Melissa Cohen結婚後,她就提出告訴。

Navy Joan是亨特拜登第四個孩子,他跟第一任妻子生了三個女兒,後來跟現任妻子Cohen又生了一個兒子。

據說上個月大陪審團又傳訊了亨特拜登兩個過去有過親密關係的女人,審問內容包括亨特拜登的揮霍情況。

蘭卡斯特說,蘭登交出總共10 gigabytes的電子資料,他看過那些財政資料,認為會給亨特拜登帶來麻煩。如果他不被起訴他將會很意外。據說蘭登知道亨特每個月都從烏克蘭能源公司Burisma收五萬元(美金)顧問費。直到拜登正式宣布參選總統提名。昨天紐約時報報導過,亨特拜登剛剛為這筆收入,賠償了一百萬元欠稅。

 

相關文章:

拜登與華信公司合夥醜聞再解密

亨特拜登的性事與電腦

Click: 979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