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介紹

電影 Primary Colors 風起雲湧
電影 Bee Movie人類和蜜蜂這筆帳
電影 Pleasantville-批判五十年代
電影 由J. Edgar 談胡佛的一生
電影 鐵達尼號(泰坦尼克號)的謬誤
電影 The Man Who Shot Liberty Valance
電影 亂世佳人Gone with the Wind
電影 34街的奇蹟 Miracle on 34th Street
電影 春風秋雨Imitation of Life
電影 Pinky另一部講述黑白問題的電影

電影 The Rack 叛諜

2021-11-12 19:50:22

這是米高梅在1956年推出的黑白戰爭劇情片,講的是韓戰之後,一名剛剛返國的美國戰俘軍官遭到下屬指控通敵,接受軍法審訊的經歷。劇本來自於美國編劇Rod Serling的電視劇本。

演出這名軍官的是當時30歲的保羅紐曼Paul Newman,這只是他第三部片子。其他演員有飾演他父親的是華特皮俊Walter Pidgeon,飾演檢察官的Wendell Corey,飾演被告律師的艾德蒙奧布萊恩Edmund Obrien,其他有女星Anne Francis,及李馬文Lee Marvin等。

據說當時因為1954年的 The Caine Mutiny 叫好又叫座,興起了同類劇本的熱潮。不過這一部片子就在名氣上遠遠比不上前面一部。其實雖然是為電視劇寫的劇本,深度及廣度都比不上改編自小說的劇本情節複雜。不過片中審訊部分還是很緊湊,也很令人感動,最後的幾段陳詞及自省,都很發人深省。同時有很多對中國共產黨在韓戰時虐待戰俘的描述,非常細膩,這是其他地方很少見到的。

劇情:

電影開頭,美國陸軍上尉艾迪赫爾Edward (Eddie) Worthington Hall Jr.從韓戰戰場回來,因為有戰功又受了傷。被授以銀星勳章。不過因為被俘多年,一回到舊金山的空軍基地,就被送去醫院進行精神檢查。對於俘虜時期遭受的各種經歷餘悸猶存,他對心理醫生說,對於回家心存恐懼。

在醫院時,父親艾德華赫爾Edward Hall跟弟媳婦愛姬Aggie來看他,雖然弟弟Peter (Pete)已經戰死,愛姬仍然願意對他表示熱誠歡迎,但是官拜陸軍上校的父親愛德華Colonel Edward Worthington Hall在態度上還是一貫的公式化。(下:回到基地,父親及弟媳婦帶了禮物來看他。)

 

 

 

 

 

 

 

 

 

艾迪不知道的是,基地的律師莫頓少校Sam Moulton因為接到太多投訴,說艾迪在戰地時與中共勾結,因此軍方無法不起訴他通敵。艾迪雖然意外,但是說會自己回家通知父親。

當艾迪準備回家面對父親時,意外發現家中賓客雲集,原來父親在家裡為他開了一個surprise party歡迎他回來。他實在沒有心情,躲到廚房,當他見到愛姬,感嘆說自己有母親一半的(敏感的)血統,形同是雜種。當父親來找到他,他勉強跟父親喝了一杯,又躲回臥室去了。

派對之後,父親心情很好,認為得了勳章的兒子幫他爭光。不過當晚一個舊同事史密斯上校Dudley Smith來訪,他也是剛從戰地回來,他見到愛德華心情很好感到意外。以為他對兒子要受軍法審訊的事看得開。問清之後才發現他根本不知道,立即到艾迪的臥房叫他起來查問。當他知道真相後非常生氣,說他「為什麼你沒有死去?」還說他不如跟弟弟一樣死了的好。吵了一架之後,他搬到旅館去住。

第二天軍方派的辯護律師華斯尼克中校Lt. Col. Frank Wasnick來旅館找他。見他萎靡不振,似乎放棄爭取勝訴的機會,就鼓勵他正常飲食,並一起準備答辯資料。他說他們有兩個星期的時間。

1954年三月六號開庭之後,愛姬每天都來旁聽,但是父親艾德華就拒絕出現。第一天,艾迪首先在庭上表示不認罪,之後他的幾個手下就為控方作證。第一個是一個機械師卡西迪Millard Chilson Cassidy,他說1951年冬天,他跟艾迪等一起被拘禁於北韓的碧潼郡Pyoktong第五號戰俘營。他說一個晚上,艾迪到他們的宿舍,強迫一個生病的士兵起床,還強逼他出去。他說那個人根本病得不能起床。他還說,另外一天,艾迪召集大家出去訓話,要大家跟中共的人好好相處,他還說:「美國人其實不想進攻愛好和平的中國,都是華爾街那些財閥的主意,這裡食物很好,照顧我們也很好,所以我們要對這些中國人好一點。我在這裡說這樣的話,給我極大的榮譽跟喜悅。」卡西迪說雖然他不相信這些話,但因為艾迪是軍官,所以很多士兵還是相信的。

檢控官莫頓還拿出證物,是第二個證人士官長潘基Otto Pahnke交出來的。他說是艾迪當時要大家簽名的自願投降書。還說他自己就已經先簽了。在艾迪的律師華斯尼克追問下,潘基承認,在艾迪那一次「極大榮譽跟喜悅」的演說之後,艾迪消失了四五個月時間,不知他去了哪裡,當他再出現時,他發現艾迪好像變了一個人,情況有如二戰之後他在德國集中營見到的劫後餘生的人,表現出非常的驚恐。

第三個證人是上尉密勒John R. Miller,他多次表示對艾迪的痛恨。他說他們一些人計畫好逃亡,但是被艾迪告密。之後他們受到單獨監禁,及日夜不停拷問,此外還有酷刑,比如說被戴上腳鐐,倒掛在天花板,直到腳踝流血,還露出骨頭。此外扯他們的頭髮,直到流血。即使這樣,他們都沒有供出其他人的名字。最後中共還將獄卒及犯人吸菸的菸頭都放到他的胸脯上當作是菸灰缸。最後莫頓叫他脫除上衣給大家看他的胸膛,在場的人見到都驚呼。艾迪見到都忍不住蒙面歎息。(下:艾迪跟自己的律師聽到對他不利的證詞。)

 

 

 

 

 

 

 

 

 

這些證詞對他都很不利。艾迪消沉時就去喝酒。這晚上他喝酒後回到旅館,在大廳見到打瞌睡的愛姬,他把愛姬叫醒。愛姬將一些洗好的襯衫交給他。愛姬其實是來勸他的,勸他一定要為自己奮鬥,不要放棄。他第一次說出心裡的鬱悶,說自己像是荒廢果園的蘋果樹,樹上的果子沒有人摘,第一次痛哭失聲。愛姬安慰了他一陣後離去。

第二天艾迪意外地見到父親也到了法庭。這一天是被告律師華斯尼克的陳詞及證人。艾迪自己做第一個證人,他在華斯尼克的溫和的詢問下說出了他的經歷。他說1951年一月二日,他們被中共押著,在雪地裡步行多日去五號戰俘營。途中他的褲子破了,風雪從破洞進入腿部,最初大家還笑他,之後沒有人笑了,因為有人開始死去。他們做擔架將生病的,跟傷者拖著。但是中共認為這樣太慢,叫他們挖洞將傷者給埋了。一個士兵抗議,說那人還沒死,中共就打他一巴掌,叫他挖兩個洞,一個埋傷者,一個埋他自己。他對中共說,這在美國叫做是lynching,口中還唱著Baby, it's cold outside。那中共就給了他一槍,將兩個人都埋了。之後艾迪說他們不敢再將傷者放在擔架上,以免被殺掉,而由他自己拖在肩膀上再走了四天。

他說到了戰俘營之後,他自己跟士兵的傷口都沒有醫治。他是軍官所以跟士兵分開住,為了去看士兵住的環境,他用自己的口糧(不過是玉米團子)給了守衛才獲准。他見到士兵住的地方像是豬圈心裡很難過。又見到士兵都因為營養不良,加上消沉,都躺在床上,他認為只要起身動一動就不會死,所以叫他們起身。一個生病的士兵不肯起來,擔心他會死去,所以故意跟他打架,甚至打了他一巴掌,也是為了讓他起來。

後來中共就散布謠言,說他跟中共合作了,目的是挑撥離間。他認為這樣也好,至少可以見到士兵。那一次講話就是在這情況下才獲准的。他說的話都是中共的稿子,不過他說當他說那一段「我在這裡說這樣的話,給我極大的榮譽跟喜悅」時,其實是有意諷刺的,他認為他越是這樣說,大家更應當可以聽出來他是sarcastic,不是真心話。但是中共知道他是故意的,所以之後士兵就見到他消失了六個月,原來那時間中共要他投降他不肯,於是將他單獨囚禁。他被關在一個黑暗的水泥房間哩,而且房間漏水。中共每天早上給他一塊抹布,一個水桶,叫他自己清理。期間給他蠟燭跟紙張,叫他寫自傳。前後寫了20篇之多,只要其中有兩次不一樣,就指他說謊。每一次叫他簽字投降,他都拒絕。一次半夜叫他站在雪地哩,說再不簽字就叫他永遠站著。

後來他忘了日子,不知多久之後,中共不再給他抹布跟水桶,他必須在自己的糞便中坐息,而且中共的守衛經常騷擾他,不給他睡覺。那時他每天都想到寧願死掉。直到一天,中共送來一封信,是父親寫的,問他為什麼都沒有寫信。之後說他的弟弟彼得戰死了。這時他想如果再不簽,可能永遠出不去了,他終於簽了。後來他聽說,密勒他們就在這一晚計畫逃走,但是他當時並不知道,更不可能告密。

這時華斯尼克拿出一頁紙,是他當時寫的自傳叫他唸出來,他最初不肯念,華斯內克逼他唸出來,原來中共也是藉這些自傳要找他的心理弱點。這一篇寫的是,他小時候母親總是生病,他跟弟弟習慣了說話小聲,以免吵到母親。而做軍人的父親總是不在家。12歲時母親死了,照顧他們兄弟的就是一個管家。父親就聽管家的報告,如果聽話就獎賞一顆星給他們。平常的教誨也是要他們照著一個好士兵的標準做人。記憶中,父親沒有擁抱過他們,親吻過他們,好像其他孩子們的父親。現在母親不在了,弟弟也不在了,這種寂寞會殺死我……到這裡他念不下去了。

華斯內克跟庭上解釋,艾迪沒有被身體上的酷刑屈服,但是心理上他最終崩潰了,屈服了。他說這就是中共的計謀,他們在這些自傳中尋找軍官的弱點,然後分化他們,讓他們彼此猜忌,之後更寂寞。從而崩潰,同意跟他們合作。

這天走出法庭,他見到父親的車停在外面等他。父親叫他上車,很困難的說了一番話,承認自己很多方面不自覺的有太多缺點。他希望有機會補過。最後摟著他,對他說希望他明天能回家裡去住。

第二天,他繼續被檢察官莫頓盤問。莫頓說,當時他的團隊60人,大家都受到酷刑,但是別人都沒有簽投降書,密勒受的酷刑也同樣殘酷,但都沒有屈服。中共也沒有威脅要處你死刑,而你只是因為忍受不了孤獨,就屈服了。莫頓還問他一生最感到寂寞的時刻,他說是母親去世那天。莫頓問他那一天都度過了,為什麼聽到弟弟去世那天無法過?莫頓又問他那天是否真的到了崩潰的臨界點?他承認自己沒有。所以莫頓以此證明他是背叛了國家。

最後當華斯尼克做結案陳詞時,他說:他見到中共方面做的對美國士兵的報告,都是分析美國士兵的弱點。他們的結論是,很多美國士兵對家庭,社區及國家效忠感非常微弱。如果讓他們單獨囚禁,很容易做逃兵,因為他們多數低估自己的生存能力,原因是低估自己。另外有研究,說美國大學生一般對於美國歷史,美國民主都有很低的認識。對於共產主義更是無知,因為沒有人認為應當教導他們。而共產主義的教條就以這些分析為主,而他們多數都是正確的。如果今天說是有罪,不是那少數的逃兵,而是我們這整整一代人造成的,我們造成美國士兵出發前沒有足夠的了解,沒有心理準備走到盡頭,更沒有足夠的心理的支援。

不過當莫頓做結案陳詞時,他就說,即使辯方律師說的都沒錯,也不能漠視艾迪的犯罪事實。背叛一個國家,等於是在社會上的謀殺行為。他不僅自己投降了,還要說服手下都投降。他忘記了自己的身分地位,打開與敵人合作的大門。何況他自己承認沒有到崩潰的臨界點,如果今天決定他無罪,就等於說那些沒有妥協的人都是傻瓜。

等待裁決時,愛姬忍不住壓力跑出去了,愛德華就走到艾迪身邊,說要陪他一起度過。這時莫頓走過,艾迪跟父親介紹了。莫頓不好意思地說他有難處。愛德華則說,知道他是為的公事。(下:愛德華跟莫頓握手,左邊是艾迪跟自己的律師華斯尼克。)

 

 

 

 

 

 

 

 

 

結果軍方的陪審團裁決他所有項目(包括通敵)都有罪,唯一無罪的是他毆打那生病士兵的一項。最後艾迪要求說話,他到證人席上說:今早密勒到我的旅館,他是那個受酷刑的士兵,他說聽了我的證詞之後要跟我談話。他跟我說:每個人一生都有機會做抉擇,如果做了對的抉擇,他會享受一生中最光輝的時刻。如果做錯了選擇,除了遺憾,他會一生付出代價。我希望每一個人,每一個士兵都能感覺到我現在的感覺。因為,如果他們能夠,他們會知道一個人沒有做到最好的滋味。一個人失去最光輝時刻的感覺。我祈禱上帝,他們都能找到自己最光輝的那一刻。

製作與卡司:

前面說過,這電影中很多情節(對白)很發人深省。如果劇本能夠再潤飾一下可以非常好。缺點是描述父子感情的部分,保羅紐曼跟華特皮俊之間,似乎沒有那種靈犀讓人認同。另外,愛姬的角色也很奇怪,似乎只是為了要讓一個漂亮女明星出現,放在海報上好賣票。其實完全沒有必要。一些海報上甚至是她跟艾迪(保羅紐曼)擁抱的畫面,更是莫名其妙。電影中也有很多地方故意讓他們關係曖昧更是無聊。前面提過的那部 The Caine Mutiny非常成功,就沒有女明星憑空出現,照樣賣座。

這電影現在看,可能很多人會不同意影片的主線:一個這樣被虐待的軍官,都不允許他屈服。經過越戰,我想很多美國士兵稍有一點痛苦,都會投降的,也一定會被原諒的。何況現在的美國軍隊最重要的不是打勝仗,而是增加女兵,同性戀即變性軍人等等,將來投降大約會成為普遍的軍中文化。

另外,美國在1949年八月就簽了日內瓦公約,以人道主義對待戰俘,但是中共跟北韓都沒有簽,所以片中的酷刑肯定不是誇大。韓戰期間,美軍有上萬人被俘。據美國國會一份調查報告指出,美國戰俘普遍的挨餓,受酷刑,被虐打,其中有五千人於被俘期間死於共黨手下。並稱中共及北韓違反了日內瓦公約的每一項條款。至於聯合國所有被俘士兵超過七萬五千,後來六萬人不知所蹤。

至於男主角,最初據說屬意於當時已經成名的葛倫福特Glenn Ford,但是據說他不肯被定型,拒絕了,因此落在保羅紐曼身上。雖然這只是他的第三部片子,但是可以見到他的演技非常好。一邊看一邊覺得他好。這電影的最後一段話,真的讓人啟發。只可惜進入六十年代之後,他的電影多數帶有宣揚打破傳統的主題,難以令人接受。但是那些容易同流合汙的人很容易照單全收。

這電影有很多有份量的配角,飾演父親的華特皮俊Walter Pidgeon他是那種大小通吃的演員,演出過一百部影片及電視。以他的地位難得是很多小角色他也願意演出。他最出色電影包括跟女星葛莉亞嘉訊Greer Garson合作的幾部片子,此外還有 How Green Was My Valley 翡翠谷(1941),Mrs. Miniver 忠勇之家 (1942),That Forsyte Woman (1949),The Last Time I Saw Paris 魂斷巴黎 (1954),Advise and Consent 華府千秋 (1962)等。飾演辯方律師的Edmond O’Brien艾德蒙奧布萊恩經常在犯罪電影中演出,多數是配角。作為主角他最出色是在D. O. A. 死亡漩渦(1950)中的演出。這部片中有一個女角Cloris Leachman,她只在片頭開始出現了一次,是麥姬的朋友及鄰居,是麥姬訴苦的對象。她後來紅了,可能很多人會知道她。她在1971年的 The Last Picture Show中有重要演出,還給她帶來一座最佳女配角金像獎。之後在電視劇集The Mary Tylor Moore Show中角色也很吃重,她在電視上的演出,給她帶來22次Emmy Awards的提名,獲獎八次。此外後來走紅的李馬文也在片中飾演指控艾迪的士兵之一。李馬文也是在演出閒角13年之後,才在1964年因為The Killers 及Cat Ballou走紅。

有影評人說這電影不成功的另一個因素是預算低,黑白片。這電影的預算用去78萬元,賣座收入僅76.5萬元,米高梅說虧本42萬元。

主要演員表:

保羅紐曼Paul Newman 飾被告艾迪赫爾Captain Edward “Eddie” W. Hall Jr.

溫德考瑞Wendell Corey 飾檢控官莫頓Major Sam Moulton

華特皮俊Walter Pidgeon 飾父親艾德華Colonel Edward W. Hall Sr.

艾德蒙奧布萊恩Edmond O’Brien 飾被告律師華斯尼克Frank Wasnick

安法蘭西斯Anne Francis弟媳婦愛姬Aggie Hall

李馬文Lee Marvin 飾證人之一密勒Captain John R. Miller

Cloris Leachman 飾鄰居女子Caroline

Adam Williams 飾證人之一潘基Sgt. Otto Pahnke

James Best 飾證人之一卡西迪Millard Chilson Cassidy

Fay Roope飾演史密師上校Colonel Dudley Smith

 

Click: 65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