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生活雜文

北美原住民問題
手機越來越聰明,人越來越笨
好萊塢黑名單事件
死刑與民意
惠妮‧休斯頓之死
兩個截然不同的歌星
對警察好一點,對壞人要同仇敵愾
一件罪案是怎麼發生的
杜魯多的拳賽-政治人物是怎樣產生的
年輕人的Entitlement觀念

川普通俄大謊言再度有人被起訴

2021-09-17 15:20:24

在川普當選美國總統前後的兩年多期間,他都被通俄疑雲困擾,聯邦調查局FBI跟獨立檢察官穆勒Robert Mueller還因此調查了他兩年多,媒體每天都有爆炸性的新發現,民主黨(從眾議院議長佩洛西,到情報委員會主席謝夫,到前任中央情報局長布里南,到奧巴馬的國家安全顧問克里坡)一個個在電視上侃侃而談,說有鐵證如山的證據證明川普跟俄羅斯私下溝通以達到自己當選的目的,甚至說他是俄羅斯特務,以俄羅斯的利益為依歸。這些大家都聽了不少。

昨天,調查這整件事的司法部特別調查員杜倫John Durham經過兩年多調查後,終於得到大陪審團許可,起訴一個民主黨的律師薩斯曼Michael Sussmann,說他隱瞞自己是希拉里陣營律師的身分,提供假的訊息去跟FBI告密,說川普跟俄羅斯有秘密管道computer back channel,包括川普的物業組織跟一個俄羅斯銀行 Alfa Bank 之間也有管道。

在昨日這份28頁的起訴書中指出,薩斯曼是在2016年大選前一個半月(九月19日)到FBI去告密。當時他對FBI首席大律師James Baker宣稱自己只不過一個好公民,不代表任何客戶或是政治團體。而事實上他當時已經加入民主黨全國委員會DNC的網路安全顧問委員會兩個多月,此外他還是希拉里競選委員會的法律顧問。而且他有股份的法律公司Perkins Coie還是出面聘請英國退休情報員Chris Steele泡製川普黑材料的公司。這些都構成對聯調局說謊的刑事罪名。不僅如此,他每一次到聯邦調查局去「告密」,事後都向民主黨申報開支。這是完完全全為民主黨辦事,而且證據確鑿。也證明他們膽大包天,公然犯法。(下圖左起:杜倫,薩斯曼,希拉里。)

 

 

 

 

 

 

而他告密根據的內容,多數是沒有任何根據,甚至出自於這份杜撰的黑材料的。例如他說川普的公司跟俄羅斯的一間銀行有無數次的秘密通話,經過查證,這些「通訊」不過是一間市場推廣公司代表川普物業,以及數十間其他公司向俄羅斯散發的宣傳廣告。類似的證據只要稍加查證就可以查出是莫須有的。但是聯調局仍然就這些指控進行調查,也沒有揭穿薩斯曼的身分。

這件指控的嚴重性,可以由起訴書的厚度見到。通常地一份很嚴重地起訴書都是兩三頁,但是這一次地起訴書多達28頁紙,證明杜倫他們是非常有把握。

杜倫的調查曾經給共和黨人很大希望,希望查個水落石出,證明整個通俄事件是由民主黨跟媒體製造出來打擊川普。但到目前只將薩斯曼提控。據稱是因為這件案子的起訴期限(五年)很快就要到期,所以杜倫採取這行動。至於以後還會有大魚嗎?共和黨迫切希望,因為薩斯曼既然代表的是希拉里競選陣營,如何可以說希拉里以及他身邊人會沒有牽連?何況薩斯曼當時引用的這些資料是哪裡來的?誰給他的?多少是取自民主黨非法調查川普的黑材料內容?而且聯調局只要隨便調查一下就可以知道薩斯曼的背景,為甚麼查都不查,就說他的指控足以做為繼續調查的理據,還將內容透露給媒體,不斷的轉發?

現在的推理是,民主黨及希拉里將錯誤的指控向FBI傳遞,FBI就將這些錯誤的指控轉發給媒體,之後FBI再經由媒體報導,展開對川普的調查。這其實是一連串的合作發展。

目前杜倫的工作是屬於(拜登任命的)司法部長嘉蘭Merrick Garland管轄,他所有的報告必須經由嘉蘭批准。嘉蘭會讓他「釣」上更大的魚嗎?好像昨天這新聞,所有媒體只在網上刊登一小段,電視新聞幾乎全部封殺。三大電視網的晚間新聞中,只有ABC報導了一小段,不到一分鐘,還強調杜倫是川普任命的調查人員。另外兩間NBC跟CBS提都不提。相對過去幾年的假新聞每一次都是頭條大新聞。

其實真的要找出幕後真兇,線索太多了。一間保守派報紙Washington Examiner昨天就找出了薩斯曼告密之後,希拉里立即發出推特說:「電腦專家發覺川普組織跟一間俄羅斯銀行之間有秘密管道。」她用的幾個名詞,都跟薩斯曼告密時使用的一樣。證明他們彼此間的合作。

之後當時希拉里的高級外交政策顧問蘇利文Jake Sullivan (現在拜登的國家安全顧問) 也立即發出聲明說:「這可能是川普跟俄羅斯最直接的管道…這個秘密熱線可能是揭發川普跟俄羅斯的關係的關鍵證據。…這個通訊線路可以解釋川普個人為什麼對於普京有著奇怪的喜愛bizarre adoration。…我們可以推測,聯邦當局會就這項(指控)展開調查,就俄羅斯干預我們選舉行動查個水落石出。」希拉里並在推特中,將這聲明全部轉載。這些都證明希拉里陣營跟薩斯曼密切合作,甚至希拉里才是幕後黑手。

如果你認為這證據還不夠,我在時事看板,以及美國情報機構暗中與川普較勁 中都提過,奧巴馬時期的CIA中央情報局長布里南在2016年七月28日就寫了一項備忘錄,說希拉里在當年七月26日批准了一項她的外交政策顧問提出的建議,要泡製stir up一個醜聞,宣稱俄羅斯干預美國選舉,用來醜化川普。」這個備忘錄除了寫給奧巴馬,還有當時的國家安全顧問Susan Rice,過了兩個月後,他又把相關資料轉交給FBI局長康米James Comey。這些都證明,奧巴馬政府裡面的人全部都知道希拉里是這件醜聞的幕後黑手。但是他們之後全部都繼續幫助這個假的醜聞推波助瀾。布理南,康米等等不僅好像宣誓一樣的在電視上說,川普私通俄羅斯,而且大張旗鼓的調查川普。

加上我們最近幾天知道的,美國三軍聯合參謀長麥里Mark Milley在2016年十月30日主動打電話給中共中央軍委李作成將軍,告訴他美國不會攻擊中國等等。等於是架空總統的三軍總司令權力。這些都還不夠證明美國華盛頓的deep state存在嗎?只因為川普不肯跟他們玩政治遊戲,就全部將他隔離架空。

杜倫這一次打了一蒼蠅,會繼續打老虎嗎?共和黨已經不抱希望。加上媒體的掩飾,連這隻蒼蠅是否會被打死都很難說。

更新發展見:

杜倫調查團抽絲剝繭接近核心

 

09/30/2021星期四

寫過川普通俄大謊言終於有人被起訴 之後,司法部特別調查員杜倫John Durham還有後續行動,消息傳出他在本月初又傳訊subpoena了民主黨及希拉里在2016年競選總統時的多名相關人士,包括一間為民主黨工作的法律公司。這表示,杜倫的工作還沒有完,他還在繼續追查下去。

據說這一次被傳訊的包括一間叫做Perkins Coie的法律公司,也就是九月17日被起訴的民主黨告密者薩斯曼Michael Sussmann的雇主公司,也是出面聘請英國退休情報人員史蒂爾Christopher Steele蒐集川普黑材料的公司。史蒂爾後來根據俄羅斯情報人員蒐集了一些有關川普的完全未經證實的黑材料dossier,之後透露給媒體刊登,成為FBI調查川普陣營通俄的基本證據。

這就證明杜倫的追查工作是一層層向內心包圍。據說杜倫拿去了這間公司那時候的帳單,支票存底,所有開支紀錄等資料。了解這件案子的人都會知道是甚麼回事。這叫做抽絲剝繭,很快就會查到事件核心。

杜倫的任務是,查出2017年川普剛剛上台時,聯邦調查局FBI就開始調查他是否串聯俄羅斯,讓自己當選的不法勾結,事後是否有政治動機。現在已經查出多項證據證明,所謂的川普通俄,根本是民主黨及希拉里陣營製造出來的栽贓嫁禍事件。而真正「通俄」的,其實是民主黨跟希拉里陣營。

據報導,被傳訊的還有民主黨的一個網路安全專家Rodney Joffe,薩斯曼也是他的律師。他此次在司法部的代號是Tech Executive-1,他是第一個指證川普陣營的電腦跟俄羅斯的Alfa Bank有緊密聯繫,後來證明完全是虛無的指控。他自己在2016年八月時就已承認,對於川普通俄的指控是無中生有red herring,但仍然繼續幫薩斯曼撰寫指控川普的報告。

到現在,杜倫的調查行動已經起訴了兩人,其中之一是聯邦調查局的律師Kevin Clinesmith,他被告竄改電郵,以竊聽川普身邊的人,並已經在八月中認罪。上面這些資料美國媒體都知道,部分還是CNN最先報導,但是他們就是不在新聞中報導,(只埋藏在網頁中),你必須事先知道再去搜尋,才會發現。

杜倫是川普任命的獨立調查員,不過他現在隸屬於司法部,而司法部現在受控於拜登。拜登隨時有權下令終止調查。只希望以後不再節外生枝,讓他好好調查下去。

據圈內人說,杜倫會在未來幾個月起訴更多人。這些都不是小魚,而且都證明了所謂川普通俄,完全是民主黨的「杜撰」。我希望大家多多跟進這些新聞。否則就是中了民主黨跟媒體的計。

 

 

XXX

其實薩斯曼不是唯一被起訴者,早在去年八月,已經有聯調局的一個律師被起訴,他被控竄改證據,以達到目的竊聽川普身邊的人,(也就是竊聽川普)。這人當時已經認罪。下面是當時的報導:

08/14/2020

美國司法部調查聯邦調查局調查川普通俄的一連串非法行為,終於有了第一個被起訴的「罪犯」。聯邦調查局的一個「前」律師Kevin Clinesmith今天向法庭認罪,承認竄改文書(其實是竄改證據)。

 

 

 

 

這個律師就是我以前提起過的,當聯調局FBI的一夥人準備竊聽川普過度小組的一名顧問Carter Page卡特佩吉時,為了找藉口,就說他跟俄羅斯人有密切聯繫。但其實佩吉是中央情報局CIA的一個線人,他與俄羅斯特務聯繫是工作需要。當時FBI的探員就去電郵詢問CIA是否有此事,CIA的回郵說:「是的,佩吉是我們的線人。」但是這位律師Clinesmith卻將電郵裡面的「是」改成「否」,然後用這個電郵作證物,向情報法院申請竊聽卡特佩吉。

如果說這不是「竊聽川普」的最明顯證據smoking gun,我不知道還要等甚麼。

他的律師在聲明中說「他深深遺憾竄改電郵,但那不是他的原意(去誤導法院及同僚),他認為那訊息是正確的。他了解他做的是錯的,及接受責任。」由這聲明可以看出,他承認法律上責任重大,必須這樣才能減刑。

這也是司法部長巴爾William Barr任命的檢察官John Durham杜倫進行調查一年以來,第一次見到實質結果。將來會不會有更多人被起訴?巴爾昨天說,他們會循序漸進,不會因為大選在即而有大動作。有鑑於去年十二月,司法部總調查員Michael Horowitz提出的報告IG Report中,列舉了FBI對川普團隊的調查中出現17項重大違規行為,杜倫可以起訴的人應當是更多。(詳情見:美國司法部調查報告IG Report說明甚麼 )

我們都知道,Kevin Clinesmith不是整肅川普的主要策畫者,整件事有更多的黑手,只是到現在對方大規模的掩滅證據,所以直到現在才捉到這樣一條小魚。隨便舉個例子,司法部每次要調閱一個文件,FBI都不交出來,到現在,他們派人去白宮「調查」川普的國家安全顧問弗林Michael Flynn的問答紀錄,都拒絕交出來。不僅如此,由主持調查的一名探員史托克Peter Strzok一封電郵顯示,他已經把這報告內容都改了,所以如果得到這份紀錄,他也是要坐牢的。要知道,這紀錄不僅是證物,而且是國家公物。

到目前,司法部蒐集到的都是一些支離破碎的證物,主要證物都被隱藏,掩埋。例如另一個證物是,一名FBI探員開會時紀錄的小紙條,他在上面寫:「(我們去調查弗林)目的是要他說謊,還是要他丟官?」這些小紙條都是司法部上天下地找出來的,但最主要的證物都被有計劃地隱藏了。

你可以想像,如果這樣的事是川普團隊做出來的,他們會有甚麼樣的下場?但是今天,這樣一件大新聞被主媒故意忽視。一直到最近,我還聽見ABC,CNN等主持人說「川普又(沒有證據的)重複說,他的辦公室被竊聽」,還要甚麼樣的證據呢?

如果你有跟蹤這事件,奧巴馬,拜登,以及前任中情局長John Brannan,國家情報局長James Clapper,聯邦調查局長James Comey他們都有分策畫、參與「非法」調查川普。但因為他們是民主黨,都可以繼續躲在媒體身後,沾沾自喜。

 

Click: 606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